Post by author

我们人生中的限制,往往来源于我们自己

文/ 呦呦鹿鸣 昨天凌晨写完《两件小事》后,睡眠不好。只睡了两个小时,因为总是被噩梦惊醒。这个梦里,我偶然闯进了一帮衣冠歹徒的楼里,意外看到了他们的犯罪行为,立即撤退隐藏,但后来他们很轻松就找到我的住处,来小区搜查。我左顾右盼,双手空空,无 …

read more

许多年后,我们仍会惊讶于这个巧合:那一刻,俸远禧直面电网崩溃

“时间再拖长一二十秒,这事的后果和性质就完全变了。” Photo by Matheus Bertelli from Pexels 文/ 呦呦鹿鸣 这几天,东北突发拉闸限电,用电安全牵动人心。限电、限产还出现在江苏、广东、浙江、山东等十几个省 …

read more

精神穷人批量上线

3月1日,上海肯德基第一个“食物银行”上市,地点在杨浦区嫩江餐厅。这是一个免费自取冰箱,里面有原味鸡、辣鸡翅、黄金鸡块、华夫、可颂等余量食物,写有如下字样:“厉行节约、珍惜粮食、物尽其用、合理拿取”。 余量食物指的是临近过期但仍可放心食用的 …

read more

房间里的大象

世界如此喧闹,但我们至少可以做自己的英雄 文/呦呦鹿鸣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在朋友圈留下遗书,自尽于河底。10月17日,成都大学发布了讣告。 当地组建了规模庞大的调查组,结论还没有公布,我们分析,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毛洪涛一身正气,在成 …

read more

下属接锅

不认错还能勉强理解,甩锅给下属就过分了 文/呦呦鹿鸣 今天呢,国家体育总局通过人民网发布了一个新闻,属于对体测事件的回应。 前面我写了《继重新定义世界一流大学之后,我们将重新定义“一流运动员”》,是对总局文件的学习心得,现在,我们继续逐段学 …

read more

继重新定义世界一流大学之后,我们将重新定义“一流运动员”

这几天,天天都挺奇妙的。 9月26日,“洪荒少女”傅园慧在2020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达标赛女子100米仰泳预赛中,以59秒48的成绩排名第一。 可惜,由于体能测试成绩不够,无缘决赛。 第二天,9月27日,女子1500米自由泳预赛 …

read more

国家不背这个锅

岁月是一个黑洞。 我们可以感觉到它在流动着,摸过去,却什么也没有。 没人确定地知道,未来的中国人,将如何评价2020年这样一批中国大学校长们和长官们。 不过,我们今天的中国人,要给出一个评判:在2020年的这场“双一流”考试中,一大批大学校 …

read more

皇冠积满灰尘

文/呦呦鹿鸣 行政法里,有一条原则——比例原则(也称均衡原则、平衡原则)。台湾地区当代法官陈新民先生将其称为“帝王条款”。 很厉害吧。 不过,我更喜欢另一个称呼——“皇冠原则”。来自1924年8月8日去世的现代德国行政法鼻祖、经典作家奥托迈 …

read more

邓世平案中案:​有些人,心中毫无敬畏

文/呦呦鹿鸣 去年,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被曝光,举国震惊。随后,中央督办,彻查,当地一大批责任人被严肃处理。今天,听到了一个案中案,同样震惊: 一名纪检监察干部在办理邓世平案时,盗用被调查者的银行卡、支付宝、信用卡,冒充身份在多个平台贷 …

read more

我们,为什么就是管不住一条狗?

每年1500万人遭罪,本可避免,然而…… 文/呦呦鹿鸣 昨天讲了贵州一个喂养流浪狗被判赔7万元的故事。文后所遇不同意见之多,为我在呦呦鹿鸣写作以来少有。(《让好心人如此受伤,好吗?》)今天继续讲的,也是一个真实的、有关流浪狗的故事。 话说, …

read more

我们是战胜国

那次牺牲了几千万国人的抗战,给我们换来什么? 文/呦呦鹿鸣 9月3日,这个日子很特别。 1945年9月2日,停泊在东京湾的密苏里号主甲板上,日本正式签字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此结束。中国举国庆祝3天。此后,9月3日被确定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 …

read more

法律不强人所难

对好人太苛刻,而对恶人太宽容,正是当下一大社会症结。 可以确信,正发生在湖南永州的“踹伤袭胸者”案,将成为中国社会一个经典故事。 这个故事的经典性在于:它向我们申明了一则常识:法律不强人所难。过去,这则常识,一直被我们刻意忽视,甚至被某些群 …

read more

“网络外来人口”从何处来?

文/呦呦鹿鸣 昨天参加了一个活动,学习到了不少新名词,颇有所获。比如,中国青年报首席评论员曹林先生提及的“网络外来人口”一词,令我印象深刻。 以前只听说是“北京外来人口”“上海外来人口”“外地来沪务工人员”,没想到还有“网络外来人口”。 曹 …

read more

反对“麻木司法”

这片土地不应该成为罪犯的乐园,而应成为守法者的庇护所 文/呦呦鹿鸣 昨天文章已阵亡,不便再发,感谢后台留言的朋友。日拱一卒,来日方长,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守一寸有一寸的价值。 今天继续千字打卡,说几个最近发生的小故事。 第一件事,是杭州上城 …

read more

好消息:一年过去,“见义勇为反担责”的老人侯振林,得到了一个说法

今天要向大家汇报的这个好消息,等了我足足有一年之多。 让我们按照时间线说。 2019年3月9日,一个四岁小女孩,独自一人,站在103国道路中间。车水马龙,她懵在了路中央。 这是河北香河入京检查站,京塘线金三角路口。她本想穿过马路去对面超市。 …

read more

反对“麻木司法”

这片土地不应该成为罪犯的乐园,而应成为守法者的庇护所 文/呦呦鹿鸣 昨天文章已阵亡,不便再发,感谢后台留言的朋友。日拱一卒,来日方长,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守一寸有一寸的价值。 今天继续千字打卡,说几个最近发生的小故事。 第一件事,是杭州上城 …

read more

迷失京东:两肋插刀的帮主,过河拆桥的江湖

王利君案是一个测试,仅仅10万元,那些花团锦簇、那些兄弟情深,就被一一戳破。 这些天,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京东帮“帮主”王利君,一位在县城负责京东大家电配送的人,和我讲述了一个百味杂陈的故事。 京东帮、帮主,很有江湖色彩的名字。 “求告无 …

read more

大隐隐于帝都,武林绝世高手藏身华润置地?

闫芳、雷雷、马保国……最近几年,中国传统武术界的遮羞布被一片片扯下,可以说是已经毫无颜面了。相比那些在各大官方场合用不入流的“舞术”来欺世盗名的各路大师们,真敢上擂台拳拳到肉(脸)的马保国、雷雷,反而已经是时代楷模、武林标兵,不得不令人多加 …

read more

时至不行,反受其殃:不再放过“王振华们”

文/八月 编辑/鹿鸣 水,汇入大海,无论卷起多大的浪花,泛起多大的涟漪,海面终将归于平静。但是,它并没有消失,只是成为了海的一部分。 案件进入二审,王振华在性侵案中的个人命运尚悬而未决。但无论结果如何,在经过6月份的全国热议之后(见6月17 …

read more

时至不行,反受其殃:不再放过“王振华们”

文/八月 编辑/鹿鸣 水,汇入大海,无论卷起多大的浪花,泛起多大的涟漪,海面终将归于平静。但是,它并没有消失,只是成为了海的一部分。 案件进入二审,王振华在性侵案中的个人命运尚悬而未决。但无论结果如何,在经过6月份的全国热议之后(见6月17 …

read more

固若金坛

7月8日,江苏常州金坛区教育局发布《关于对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调查处理的通报》,全文如下: 针对家长和网友的反映,经查,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存在违规违纪行为。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二十三条、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 …

read more

​他所唱的,从来都是自我;他心里所装着的,从来都是他人

今天一直在听Beyond的歌,听黄家驹。 27年前的今天,1993年6月30日,黄家驹在日本一家电视台录制节目时,因舞台搭得不稳,坠落舞台,不幸身故。 别的歌星唱歌,是唱别人词曲作者的感想,或者迎合听众粉丝的感想,但黄家驹唱的,全部是自己的 …

read more

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申纪兰也守住了一个

6月28日凌晨,申纪兰因病逝世,享年91岁。 获得了“共和国勋章”,得到了“改革先锋”荣誉,同时,也是一个自带话题的人物,在互联网时代处于漩涡之中。比如,她会认为不是谁都有资格“上网”。 申纪兰最大的标签是:唯一一位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三届的 …

read more

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申纪兰也守住了一个

6月28日凌晨,申纪兰因病逝世,享年91岁。 获得了“共和国勋章”,得到了“改革先锋”荣誉,同时,也是一个自带话题的人物,在互联网时代处于漩涡之中。比如,她会认为不是谁都有资格“上网”。 申纪兰最大的标签是:唯一一位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三届的 …

read more

请不要把红领巾分成三六九等,谢谢

今天这个题目,本来不该写。冒某些大领导之大不韪了。这很危险。虎须摸不得。最终还是开始写了。这个理由说服了我: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一年级就陷入歧视的泥潭。 来自不同省份的家长告诉我说:最近,一年级的孩子返校复课了,才返校一个月,学校就组织了“ …

read more

一项切瓜技术的丢失

“人间烟火”下,满街疼痛 文/呦呦鹿鸣 那些年,镇街上火急火燎、南来北往的司机们;脚步匆匆往返稻田烟叶地的农民们;嘴角上扬进出镇政府大门的干部家属们;路口猪肉铺、牛肉铺、杂货店里咚咚锵锵的小老板们;大都对一个路边少年印象深刻。 这个少年,是 …

read more

“赞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

昨天写的《杨公此去,世少一直》,是为杨维骏先生写的祭文。 我自2013年开始在呦呦鹿鸣写作,这是第一次写讣闻。试图记下杨先生,是因为这位几十年来不惜押上一切与大贪官对垒、为底层草民呼天喊地的老人,很容易被遗忘,即便他曾是一位副省级干部。 说 …

read more

那是良心的价格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合乎法律与公共信息规则,但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2019年6月29日,一个长期吸毒的妇女,周燕芬,将两个幼女,一个9岁,一个12岁, …

read more

为什么这个“缪可馨事件调查组”总让人觉得心里不踏实?

缪可馨是江苏常州金坛河滨小学5年级学生。她的不幸坠亡事件,我一直跟进关注着,写了3篇文章,只是,总有一种失衡感:袁老师这边,信息太少。 1、6月4日事发之后,缪可馨的家长询问袁老师发生了什么,直到今天,十几天后,也没有回应与解释,当然也就没 …

read more

13分钟的永夜:在性侵幼女案甩出“嫖娼论”,为什么比王振华更可恶?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一个人的良心,能不能卖?卖多少钱?怎么卖? 上一篇《那是良心的价格》引起众议,当事人陈有西同志、受害人代理律师计 …

read more

王振华案中最朴素的正义:“社会性死亡”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关于王振华性侵9岁幼女案,我已经连写两篇文章,目标直指为王振华做无罪辩护、提出“嫖宿论”的代理律师陈有西、李肖 …

read more

北京听到了呦呦鹿鸣,并作出了改变

6月22日深夜,我写了《冠状病毒可不分京籍非京籍哦》:在当天疫情确诊病例通报中,人民网、新京报、大众网等媒体在新闻标题中刻意凸显“均为外省户籍”属于户籍歧视,是身份歧视的一种。 该文认为,新冠肺炎与户籍无关,在惜字如金的疫情新闻中关注户籍信 …

read more

让改变就此发生 | 谁说王振华上诉不可能加刑?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这是关于王振华性侵案的第四篇文章。 通过前三篇文章,我们重建了三点共识: 1. 保护幼女,是任何一个国家良知的底 …

read more

让改变就此发生 | 谁说王振华上诉不可能加刑?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这是关于王振华性侵案的第四篇文章。 通过前三篇文章,我们重建了三点共识: 1. 保护幼女,是任何一个国家良知的底 …

read more

北京听到了呦呦鹿鸣,并作出了改变

6月22日深夜,我写了《冠状病毒可不分京籍非京籍哦》:在当天疫情确诊病例通报中,人民网、新京报、大众网等媒体在新闻标题中刻意凸显“均为外省户籍”属于户籍歧视,是身份歧视的一种。 该文认为,新冠肺炎与户籍无关,在惜字如金的疫情新闻中关注户籍信 …

read more

13分钟的永夜:在性侵幼女案甩出“嫖娼论”,为什么比王振华更可恶?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一个人的良心,能不能卖?卖多少钱?怎么卖? 上一篇《那是良心的价格》引起众议,当事人陈有西同志、受害人代理律师计 …

read more

王振华案中最朴素的正义:“社会性死亡”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关于王振华性侵9岁幼女案,我已经连写两篇文章,目标直指为王振华做无罪辩护、提出“嫖宿论”的代理律师陈有西、李肖 …

read more

13分钟的永夜:在性侵幼女案甩出“嫖娼论”,为什么比王振华更可恶?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一个人的良心,能不能卖?卖多少钱?怎么卖? 上一篇《那是良心的价格》引起众议,当事人陈有西同志、受害人辩护律师计 …

read more

为什么这个“缪可馨事件调查组”总让人觉得心里不踏实?

缪可馨是江苏常州金坛河滨小学5年级学生。她的不幸坠亡事件,我一直跟进关注着,写了3篇文章,只是,总有一种失衡感:袁老师这边,信息太少。 1、6月4日事发之后,缪可馨的家长询问袁老师发生了什么,直到今天,十几天后,也没有回应与解释,当然也就没 …

read more

那是良心的价格

【阅读警告】 本文涉及未成年人性侵案,合乎法律与公共信息规则,但可能引起心理不适或受害回忆,18岁以下读者敬请自行退出,不要阅读。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2019年6月29日,一个长期吸毒的妇女,周燕芬,将两个幼女,一个9岁,一个12岁, …

read more

“赞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

昨天写的《杨公此去,世少一直》,是为杨维骏先生写的祭文。 我自2013年开始在呦呦鹿鸣写作,这是第一次写讣闻。试图记下杨先生,是因为这位几十年来不惜押上一切与大贪官对垒、为底层草民呼天喊地的老人,很容易被遗忘,即便他曾是一位副省级干部。 说 …

read more

杨公此去,世少一直 | 祭杨公维骏稿

by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at 11 June 2020, tag :

2020年6月9日18时03分,杨维骏先生逝世于云南昆明家中,享年98岁。 杨维骏,杨蓁之子。杨蓁父为挑水工,母为缝衣工,但杨自幼学习刻苦,考入云南讲武堂,加入中国同盟会,参加云南重九起义,和朱德元帅结为兄弟,曾任护国军支队长、靖国联军总参 …

read more

请不要把红领巾分成三六九等,谢谢

今天这个题目,本来不该写。冒某些大领导之大不韪了。这很危险。虎须摸不得。最终还是开始写了。这个理由说服了我: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一年级就陷入歧视的泥潭。 来自不同省份的家长告诉我说:最近,一年级的孩子返校复课了,才返校一个月,学校就组织了“ …

read more

锣女一刀 | 习惯这个世界的忘恩负义,把转发的朋友放在心里,是我们生而为人的修炼

在粗糙的日常中磨砺自身勇毅之气 去年,大约有一百万人在微信里看过我写的《哭女一刀》。 现在,又至少有一百万人在微信里见证“敲锣女”的撕咬。我的一位中学生读者,称之为“锣女一刀”。 事实梗概是:2月8日,疫情期间,武汉床位极度紧张,一位名叫李 …

read more

几千年来,正史中从未记载本文提及的这些现象:2020版“何不食肉糜”

文/呦呦鹿鸣 前天我写了一篇文章《7.17亿》。讲的是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贪腐7.17亿元,以及陕西靖边县马乐宽活埋生母案。“马乐宽的人力车,万万拉不动8.6吨百元大钞,却足以拉动79岁的老母。” 这篇很短,只有一千字出头。 因为不忍心写下 …

read more

谁来补天?

这是一篇延宕了一个月的报告。 4月3日,呦呦鹿鸣写了一个故事,《我为国霞且一哭:全国办案标兵不堪重负坠楼;朋友们,请注意工作的度》。介绍的是颇受当地人尊敬的全国法院办案标兵、甘肃酒泉肃州法官周国霞。 写完后,呦呦鹿鸣收到数千条留言。仿佛从那 …

read more

每个时代都说对年轻人充满期待,为何世界仍然一代又一代地重复着种种愚蠢和卑劣?

一些所谓中老年,之所以肉麻地吹捧年轻人,是因为他们总想让年轻人充当炮灰。 什么是青春? 青春是反叛。拥有青春的人,反对这个世界里看得见或看不见的一切糟糕透顶。他们是批判者,而不是顺从者。 他们嘲讽,他们否定。对社会现实,他们保留着作为一个人 …

read more

最懂我们的朋友,总是忘了他自己 | 隐藏的杜甫

去年此时,我曾经写过一篇《杜甫:无处不在的善意》。今日,念及呦呦鹿鸣读者后台留言诸君,忽有所感,遂将该文重写一遍: 我们常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那么,真正的知己,是怎样的呢? 让我们从杜甫的一首诗开始读起: 游龙门奉先寺 杜甫 已从招提 …

read more

十年一问

建一个坝,不是想让它冲走自己的亲人 这是一篇迟交多年的作业 十年之前。 2010年8月5日,我的同事,《瞭望东方周刊》调查记者王立三与《南方周末》调查记者朝格图,正在东北某个新闻现场采访。 王立三常驻东北三省,听闻吉林桦甸大河水库发生了洪 …

read more

谁踹了大衣哥家的门?

2011年,“大衣哥”朱之文参加《星光大道》,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火了之后,上了春晚,成了独树一帜的草根明星。然后,商演不断,实现阶层跃迁——从一个年收入不到五千块的农民,成为一个一场演出几十万的有钱人。 出乎很多人意料,他没有离开农村老 …

read more

我为国霞且一哭:全国办案标兵不堪重负坠楼;朋友们,请注意工作的度

水平如镜之下,每每是暗潮汹涌、舍命狂奔;多少荡气回肠,多少折冲樽俎,每每只在淅淅寂寂、万籁无声之中。 我这里,经常有来自甘肃的事。这两天,甘肃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法院法官周国霞的弟弟周明杰,和我说了一个消息:姐姐走了。 周国霞才35岁,在刚刚过 …

read more

请不要轻易“代表国家”,这不好

前两天,我写了《神医再见》,好家伙,一伙子人上来专文围攻,“让呦呦鹿鸣在骂声中哀鸣吧!”“不是数典忘祖的汉奸就是境外敌对势力的爪牙走狗”,云云。 今天,又有一伙人,打上门来:“你看新闻了吗?李跃华医生接受韩国邀请,代表国家出征,看你还怎么 …

read more

为什么独独李文亮调查组迟迟没有结果:它站在一个关节点上

文/呦呦鹿鸣 从2月7日至3月12日,就疫情期间热点事件,中央共派出四个调查小组。 其中,后面几个调查组——山东任城监狱疫情事件调查组、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黄某英感染后进京事件调查组、泉州欣佳酒店坍塌事故调查组,都很快公布了结论,并对相 …

read more

每临大事有静气

“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 这是清朝翁同龢先生的一副对联。每遇大事都沉着冷静,我不相信如今没有古代的圣贤。意思是古今的贤者,都具大气度,遇重大事件时,沉着淡定,举重若轻,应对裕如。 从“静气”这个角度看,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的表现, …

read more

谁是一线?| 防疫补助发放,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我们所要激励的, 并不是他们身体遭到病毒侵袭, 而是他们为族群、为集体、为他人挺身而出的勇气。 3月24日,我为医护人员写了一篇呼吁文章《一线医护的遭遇,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是一篇热文。当日,以呦呦鹿鸣微信公众号为主,阅读人 …

read more

疫情照亮了我们的眼睛,希望一切都是值得的

谈一些私人感想。 今晚听到一个消息,虽然早已屡见不鲜,仍有一些心理不适。 有一个医院,先不点名了,院长召开会议,点评李文亮医生。院长说,李文亮的死,是活该,因为他没有经过医院的允许,就自己对外部泄露信息。 我的不舒服,并不是在这么一个院长。 …

read more

专家不是专宠

最近有一则新闻,很热,“专家组未见到湖北主要领导”,一度上了热搜榜第一。 细看来源,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在《人民名医》直播节目上说的。原话是:“这次疫情发生时,当时我们到武汉,没有见到省市主要 …

read more

不让他们下山摘桃,他们就把桃全毁了:一线医护的遭遇,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他们不仅在抵抗冠状病毒, 还在抵抗精神病毒。 将来会不会秋后算账? 我不禁为他们担了一百个心。 您好!我是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前段时间,陕西安康医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疫情补贴发放表上,医院主要领导拿一万二,只在发热门诊值了一天班的科室主任 …

read more

投桃报李 | 对那些为我们拼过命的人,怎样的报答,才是恰如其分?

3月25日,武汉之外的湖北各地市解封,4月8日,武汉将解封。现在,346支援鄂医疗队、4.2万名医护志愿者,正陆续离开湖北。 很多眼泪,很多感谢。我看到一个视频:在贵州医疗队撤离湖北鄂州时,一位市民,面向缓缓驶过的大巴,跪谢致意。他一家11 …

read more

坐地涨租 | 这一次,CEO说话算话集体请辞吗?

对不起,诸君,今天我有点忍不住,可能要口吐芬芳了。 先说背景:2018年9月开始,我发起了“租房900个故事”计划。这个系列传播量很大,各平台阅读量累计有几十亿,比如“阿里员工租自如甲醛房身故”“出租屋里的摄像头”等案例。此后,又组织了公益 …

read more

终曲李文亮:我们的世界里有星星,它没有光明,但它有希望

今天,中央派出的“李文亮”调查组,发布了通报。举国瞩目的调查,有了结果。 后台很多呦呦鹿鸣的读者朋友问我:怎么看?昨天凌晨的这个时候,我写了一篇《为什么独独李文亮调查组迟迟没有结果:它站在一个关节点上》,文章希望大家“不要着急,拭目以待”。 …

read more

我们互相疗愈

让生者有那永恒的爱,让逝者享那不朽的名 现在凌晨0:02。 有两个真实的事件,在今天的所有新闻中,它们都不是热点。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而我恰好知道了,恰好认为很有必要告诉大家。 在万千小事里,这实在是与我们休戚相关的大事。 首先是来自一位贵州 …

read more

试玉要烧三日满,外国人永居草案还欠点火候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华夷之辩”“夷夏之防”。好嘛,这几天,司法部《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就像一枚炸弹,把朋友圈炸黑了一圈。 有人颤巍巍地问:华夏会因此“陷落”吗?就我来看,这显然是想多了。但是,为什么朋友圈会有这么多人忧虑呢? …

read more

后真相时代,镰刀飞舞

“我所佩服诸公的只有一点,是这种东西也居然会有发表的勇气。” 信息最多之日,也是信息最糟之时。 信息判断能力,是在信息社会基本生存技能,攸关生死。那么,普通人如何判断、筛选信息?本文提供信息素养锦囊6条。 昨天早上,湖北资深媒体人、策划人吴 …

read more

分肉难,难以上青天

大家好。我是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昨天有一件事:中央指导组实地探访武汉的几个小区,小区的居民在楼栋里喊道:“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直指社区和物业制造假象。 关键时刻,武汉人这么喊一嗓子,中央指导组听到了,立即就安排了大批工作人员入户调 …

read more

成为一个不可替代的人,“张文宏式耿直”才显出可爱来

这几天,数以百万计的人在为张文宏医生鸣不平。 三部门表彰“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506人大名单,为什么偏偏张医生没评上?他不优秀吗?他没有在一线吗?他不努力吗?他去哪了?是不是被欺负了? 大家很可能是误会了。 我第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