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by author

有恶意的,其实是故乡

去年大年三十,我回了一趟老家,第二天就离开,草草写了这一篇,原本是付费阅读,现在重发一下。或许,没有跋扈的县长,这返乡,也大可不必。 那一刻,我确定:在故乡,我成了一个异乡人。 我站在翠绿的麦地里,一时找不到我家的祖坟。附近的沟壑平整了很 …

read more

我为什么不同情劣迹艺人?

六年前一个夏夜,我在距朝阳区不远的北京蜂巢剧场看了一场话剧,《蝴蝶变形记》。 有句台词震到我了,剧毕我就在朋友圈赶紧分享,王五四跟帖说,那是《蝴蝶变形记》原作《老妇还乡》的话,出自瑞士戏剧家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 “这个世界把我变成了妓女, …

read more

关于郑州,我可以说的不多

by 孙旭阳, at 25 July 2021, tag : 体制 城市 愚钝 安全感 自救

作者:孙旭阳 阿伦特说,官僚体制实质是 “无名之人” 的统治。人人有责任,体制有责任,就意味着人人都没责任。 除了署名签发预警信息的气象局长外,你不会再多看到一个有具体名姓的人,以任何形式承诺对 “天灾” 负有应对之职责。 所以,自救就成为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