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by author

“电车难题”不是防疫一刀切的借口

电车难题,或许是知名度最高的思想实验之一:电车失控了,有两条轨道,一条轨上有五个孩子,另一条轨上有两个孩子,因为种种原因,他们都躲不开,如果你是司机,你会开往哪一边? 由于新冠疫情,电车难题在社交网络上被更频繁的引用,引用的目的,大多不是为 …

read more

zf、gj、qj……请不要侮辱自己的语言

因为种种原因,许多人在网上发言都会有意无意使用一些缩写、谐音、甚至直接用图标代替,比如“zf(政府)、郭嘉(国家)、mz(民主)、qj(强奸)……” 审查固然严厉,但这种对语言的改造,反应的是我们内心的恐惧,在他 …

read more

都爱谈政治,到底什么是政治?

和几个朋友聊过年,大家都吐槽每到年夜饭的时候,家里亲戚坐在一起,男人们就喜欢一边碰杯一边指点江山,一口拜登打牌,两口武统台湾,三口荡平日本,好像大家都很喜欢聊政治。 都说政治政治,这几乎是我们最熟悉的一个词,很多人说中国人不关心政治,也有不 …

read more

其实我最近并不开心……

对于任何一个写作者而言,自己的文字被更多人看到,有更多关注,或许都是值得高兴的,但我实在高兴不起来,非但不高兴,最近还总是提心吊胆。 尽管1月1日以来我并没有每天推送,但推送的几篇文章,阅读量对比之前,几乎都呈几十上百倍增长,一篇文章下面收 …

read more

还要为西安狡辩到什么时候?

​关于西安的防疫,以及各种不幸的社会事件,不少人都会从两个角度辩解。 一个是认为,这属于突发状况,或者是“天灾”,所以无论发生在哪里,都会手足无措,不要太苛刻。 另一个也是很常见的观点,觉得“当局做得好的要表扬,做得不好的要批评,不能只抓着 …

read more

看5分钟微博,少活20年

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在当下,对话是多么困难,无论在网上还是线下,我们都很难与观点不同的人理性平和地交换意见,讨论的结果,轻则不欢而散,重则互相拉黑。 导致如此现状的原因,固然非常复杂,但我们也能试着做一些分析。首先,对话的困难,很大 …

read more

赢麻了,真的赢麻了

最近看了乔治奥威尔的一篇文章,关于他对民族主义者的分析,收录于《政治与文学》。 奥威尔对“民族主义”的定义比较宽泛:一个人对一个国家或一个团体产生了认同感,并将其凌驾于善恶之上,认为除了维护它的利益之外再无其它责任,就是民族主义。 重点不在 …

read more

需不需要援助,是瑞丽老百姓说了算

前脚原副市长发文,为瑞丽百姓求助,后脚现任市长就宣布原副市长的文章资料已过期,瑞丽不需要外援。 而在相关微博的评论区,全是瑞丽百姓的呼救。还有什么比这更魔幻的? 至于原因,我们不得而知,唯一知道的,就是瑞丽百姓需要切切实实的帮助。 想起前不 …

read more

被吃的欧金中,杀人的欧金中

或许你已经听说谁是欧金中,55岁,莆田平海镇上林村人,10月10日,持刀走进邻居家中,砍死两人,砍伤三人,至今下落不明。 警方发布通缉令:如发现欧金中的踪迹,悬赏两万元,如发现欧金中的尸体,悬赏五万元。 2017年9月,当地政府同意了欧金中 …

read more

【病媛】也要被批斗?放过女人行不行?

以前骂女人是“婊”,心机婊,绿茶婊,装纯婊……现在骂女人是“媛”,拼单名媛,佛媛,病媛,女人干什么都要被批被斗。 前不久流行批斗“佛媛”,什么叫“佛媛”? 指那些在寺庙、茶室礼佛、抄经、喝茶,尽管对佛学没有什么了 …

read more

死去的那些学生

毕业三年,今天才知道许多高校都已开学一周,提起高校,提起学生,就想起《记念刘和珍君》,不知这篇文章如今是否还在中学教材里。 刘和珍生前,最爱看鲁迅的文章,定了全年的《莽原》,因参加北京女子师范大学自治委员会,在新校长杨荫榆上任后,被开除。 …

read more

此时此地,如何避免政治性抑郁?

近来听一些朋友倾诉,有的在体制内,有的还在深造,或多或少都陷入了政治性抑郁。 在体制内的朋友,专业是汉语言文学,工作却是写些自己都不信的东西,但他不能离开,父母在农村,年迈多病,一旦辞职,很难找到薪水福利同样丰厚的工作。 亲戚眼中,他是全家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