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by author

鄂尔多斯又被点赞、病毒绕着柳州走,下雨的权力不能给卖伞的

明日寒潮,停做核酸。谁要结果,此图上传。 这是11月28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区在官方公众号“康巴什发布”推送的一个图文内容。这篇简单至极的文章,很快就获得了大量阅读和点赞。 当天,康巴什的最低气温为零下18度。这种严寒天气下,出去排队做 …

read more

为了伊朗女人的一根头发

by 边城蝴蝶梦, at 22 November 2022, tag : 伊朗 卡塔尔 女人 世界杯 唱国歌

卡塔尔世界杯,是独一无二的,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在北半球的冬季举办。 过去的三年,是无数人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黑暗时光。世界人民太需要一场盛会来提提气鼓鼓劲了。这个重任,只有足球才能承担。 卡塔尔世界杯举办时,这场大疫正走向尾声。 这是一个关键的 …

read more

河南内蒙甘肃三省同时发声,这是一个转机信号吗?

by 边城蝴蝶梦, at 02 November 2022, tag : 富士康 郑州 封控 10th 无差别

这些天,不断有朋友关心地问我,有没有出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见写文章。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三年,见过的怪现象,荒谬的,无耻的,蛮横的,离奇的,超过之前半辈子的总和。在如此短时间内,承受这些事情的冲击,恕我无能为力再保持正常。怀疑,抑郁,麻 …

read more

从大庆榆林到上海,从芹菜土豆到面包,中小微企业为何纷纷被重罚?

by 边城蝴蝶梦, at 03 September 2022, tag : 贝甜 巴黎 处罚 培训中心 法律

最近,在上海发生一件事。看起来平平无奇,但你往下看,可能会拍案而起—— 岂有此理? 今年4月,上海艾丝碧西食品有限公司(巴黎贝甜)未经许可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的违法行为被上海市场监管部门曝光。近期,因为涉嫌未经许可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上海 …

read more

包机从三亚“撤侨”,南京该不该花钱更狠一点?

by 边城蝴蝶梦, at 10 August 2022, tag : 南京 包机 滞留 纳税人

昨天,很多朋友都在转《致在海南南京游客的一封信》。虽然行文措辞非常口语化,还有不少粗疏之处,不像政府部门正式公文,但从内容上看,我初步判断这封信应该是真的。为求稳妥,我特意向南京有关部门的朋友求证。对方告诉我,这是初稿,昨晚和今天上午一直在 …

read more

史上最爆文章《上海人的忍耐已到极限》死而复活,希望沪上官民互动更良性

by 边城蝴蝶梦, at 15 April 2022, tag : 上海 抗疫 文章 自媒体 头条

今天有两篇爆文,都是关于上海的,一篇是《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一篇是《上海逝者》。后者推出数小时后已经打不开,前者则坚持到了16时47分左右,同时创造了微信公众号推出10年来的一个奇迹:不但“阅读”、“在看”、“点赞”,都是10万+, …

read more

两个“无赖记者”和徐州“黑色漩涡”

这段时间,一篇尘封已久的报告文学《黑色漩涡》,被很多人关注到。《黑色漩涡》讲述的上世纪80年代徐州的拐卖妇女现象。文章两万多字,用大量真实案例和数字,揭露了当地的罪恶产业链。 1988年,这篇文章刊发于江苏省作协主办的《雨花》杂志的第十 …

read more

贾平凹不妨再续《废都》,敏感处用框框代替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因为扑朔迷离的疫情处理手法、超过1500例的确诊者,以及种种乱象,西安现在成了武汉之后最受关注的城市。 西安现在的情况,当地媒体上只报道了正对着我们的一面。月球背面的样子,只能从零星的自媒体报道上看到。其中的真实性,有 …

read more

李田田发文报平安,上百万阅读数十万打赏,说明了什么?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寒潮卷着雪花,自北向南,呼啸而来。即使在广州,气温也已降到了个位数。一片冰冷肃杀中,李田田平安回家的消息,让很多人感到了一些轻松和温暖。 12月26日傍晚,湖南省湘西州永顺县乡村女教师李田田,在自己公众号上发了一篇文 …

read more

27年前那场带走288个孩子的大火,今天还有几人知道?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这是去年今日的一篇旧文,不过推出之后数小时即遭删除,原因不明。 这篇文章我关在屋内不吃不喝写了一整天,中间几度落泪,当年的场景太虐了。哪怕过去二十多年,一点点翻开那些尘封的史料,还是受不了。 今年年初,本来想着去一趟 …

read more

乞讨家庭的孩子考上重点大学,这事只能出现在善良的广州

一个在广州乞讨十几年的残疾人家庭,竟然可以培养出一个大学生。一个报社摄影记者,偶然遇上这家人,从此跟拍六年。 十几年中,一家人尝尽所有我们可以想象的难堪、委屈、绝望、屈辱、卑微,即使这样,他们仍如巨石下的种子,拼尽全力顶开头顶的重压,探出头 …

read more

重庆最老的一个棒棒,他的生活你难以想象

77岁的杨云华,可能是重庆最老的一个棒棒。 这天中午,刚下过雨,地上还是湿漉漉的。我看到杨云华时,他正靠着路灯杆等生意。粗糙的手里,握着一根不粗的木棒和两根青色的尼龙绳。 这是我第一次到重庆。之前以为重庆已经没有棒棒了,但到了之后,大街小巷 …

read more

看了最近的几起特大车祸,我为底层女性的命运掬一把泪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从小区往菜市场的路上,有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家,靠收纸箱、报纸、书籍为生。他吃的也很简单,经常是一个馒头对付一顿。 有时,我会把一些没用的旧书报纸等,特意送给他。老人家是河南山东那边的人,也不知来广州多少年了,这边还有没有 …

read more

遇难者父亲郑州地铁站前“还想接妞妞回家“,一张图一首诗让我泪流满面

by 边城蝴蝶梦, at 27 July 2021, tag : 邹德强 沙涛 白敏 妞妞 地铁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 那场暴雨已经过去整整七天, 郑州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只是有些家庭, 再也无法完整, 他们的亲人, 永远消失在漆黑的水下。 沙涛是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研究生毕业以后,他在郑州一家金融机构工作。再过几天,就是他 …

read more

谁想让北京鸟不拉屎?

北京丰台的那只鸟儿万万没想到,仅仅因为拉了一泡不合时宜不分地点不识车牌的屎,就会被抄家连坐,害得左邻右舍三亲六戚被强拆。 昨天,北京丰台区东高地梅源里小区,某单位的家属院里,据说因为鸟屎掉在某人的车上,于是鸟巢就遭殃了。不知谁调来绿化队,干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