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by author

2021,我不想怀念你

这个世界的纷繁复杂,升降沉浮,似乎都与我们无关。或者换一种更加悲观的说法,我们都无可奈何,连旁观,都已然心力俱疲。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连清川 先说一点冰川的“家事”。 临近年末的时候,冰川最早的合伙人,我们的领导魏英杰,从《钱江晚报》辞职, …

read more

我不知道该怎样怀念左方,以及钢铁为什么终于没有练成

前一天晚上我赶稿,睡迟了,正在迷迷糊糊之间,跳跳发了一条微信给我,是左方的讣告。 没有什么震惊。他已经86了,是时候了。老同事群里转达了他女儿的话,说他是含笑走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喜丧呢? 我只是有一点的麻木。那天晚上我和一群老朋友聚 …

read more

认真听听钟南山张文宏的话吧,瑞丽伊犁都已经忍受不了了啊

收录于话题 #瑞丽 1个 周三晚上,我在河南嵩山少林寺附近看了一场表演,《禅宗少林·音乐大典》。 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东西,实在不是我的菜。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大多数人如果到少林寺来玩,一定会喜欢这个表演。声光电,美少女,武术,奔跑的羊 …

read more

李云迪嫖娼事件的报道过程,玷污了新闻专业主义

前几个月我就已经写道,再也不关注各类八卦,以及左右之争。或者说,我只想关注公共事务,不想再掺和各类争辩。 所以李云迪嫖娼的事情,我本来不应该写。而且,它的时效性大约已经过了。 只是,我认为,它已经是一个公共事务。 昨天还看见一篇奇文,《李云 …

read more

莆田的欧金中自杀了,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网红”杀人嫌疑者欧金中在被追捕的过程中拒捕,自杀了。 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10月18日的警情通报中是这样写的:“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某中与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这不是什么好莱坞情 …

read more

爱国生意不但不休,而且还会越做越大

节日之前,共青团突然发了一篇文章,题目叫《“爱国生意”当休矣》。 我本来以为说的是卢克文、陈平、周小平之流。 但点开一看,原来只是一些网红。 他们统一用了一个“我们没有生在和平年代,而是生在了一个好国家”的文案。 都是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小网 …

read more

南京人都是新冠感染者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处处被歧视和驱逐?

by 连清川, at 28 July 2021, tag : 南京 疫情 疫区 绿码

我很敬重的一位南京人,曾经在南京大学执教多年,现已移师浙江大学的杜骏飞老师,昨晚在他的公号“杜课”中发了一篇文章,《把段子送给疫区人民》。 其中有一个段子是这么写的:在一个群里讨论学术问题,大家七嘴八舌,一分钟都安静不下来。我沉声说道:“我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