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by author

张雪峰正在毁掉那些最美好的孩子

by 连清川, at 30 December 2023, tag : 雪峰 孩子 考研 巫师 考公

有一个母亲,有三个孩子。 老幺,女孩子,严重偏科,高考500分,语文140分,差不多是山东语文状元,可数学只能考30分。但她是武术特长生,全国性的那种。 老二,男孩子,哈工大学土木工程。清华同济哈工大,最好的土木工程专业。 老大,男孩子,已 …

read more

阿克萨大洪水,冲垮了巴以和平的虚假幻想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2013年《僵尸世界大战》中的场景。在耶路撒冷城,僵尸大军突破了高高的城墙,在转瞬之间,整个城市火光四起,尸横遍野,人们四散奔逃,但是世界末日如约而至。 巴勒斯坦人从各个方向涌进了以色列。在地面上,他们乘坐推土机,挖开以色列 …

read more

城里看海

by 连清川, at 03 August 2023, tag : 基建 城市 我们 海绵 狂魔

央视前天发了一个视频,告诉我们,当你的汽车被淹的时候,你应当采取怎样的方式逃生。CG做得很详细。 非常感谢央视如此关心我们的生命安全,煞费苦心普及逃生知识。不过,说真的,这种知识我们大概有十万八千种方式可以获得。能不能劳烦央视问一下,北京为 …

read more

我美好的孩子们啊,你们都去哪儿了?

by 连清川, at 26 July 2023, tag : 她们 宿命 美好 这个 City

今天,本来计划写一些别的。 但是昨晚临睡前,在朋友圈里,却刷到了齐齐哈尔34中学排球队的照片。她们中的大多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都已经消逝在人海之中。 我不忍心谈论别的事情。 她们青春靓丽,英姿飒爽,笑容纯洁美好得如同仙子。如果我们这个世 …

read more

网络匿名制之死

by 连清川, at 14 July 2023, tag : 匿名 知乎 互联网 机制 周源

在所有的社交媒体中,我从来不使用网名。在写作稿件的时候,除非情势必要,我也几乎不使用笔名。 我基本上也从来不相信匿名的人所传播的信息,除非这一信息得到了我所信任的权威媒体的确认。 更加极端地是,我大多数的时候,也不愿意购买那些使用笔名写作的 …

read more

川大女生的事件,不过是“互害社会”的一个小样本

by 连清川, at 23 June 2023, tag : 张薇 川大 一个 伤害 社会

已经闹腾了一个月的“广州地铁偷拍事件”,6月21日以四川大学的通报做了一个总结。 川大的决定是给张薇两个察看:留校察看和留党察看。一个行政处分,一个党内处分。处罚轻重各有分说,并且都有一定的道理。 认为轻了的人认为张薇所造成对社会的恶劣影响 …

read more

年轻人到底是太废还是太卷,答案其实只有一个

by 连清川, at 27 May 2023, tag : 年轻 时代 他们 偶像 诺拉

想要让年轻人不要太废,或者不要太卷,其实有的是机会。但是这是另外一个话题,简要地说就只有几个字:让机会重新流动起来。 这有点刷新我的认知。我当然没有不食肉糜到不知道有青旅这个东西,也不是不知道旅馆的床位价格可以低到70块这个层面,但是这个稿 …

read more

“盐镇”其实只是当下的一个微缩版

by 连清川, at 09 April 2023, tag : 她们 家暴 野草 女性 离婚

▼ 撰文 | 连清川 那段时间,小荷不在上海。她偶尔会回到这个繁华现代的魔都,在某个种满法国梧桐的小酒馆里和我们相聚,然后不咸不淡地告诉我们关于她在家乡小镇的一些见闻。我们彼此之间以此逗趣,在一些充满着后现代元素的都市背景之中。 如今想起 …

read more

调查记者的黄金年代,曾经有无数个李微敖

by 连清川, at 05 April 2023, tag : 记者 一个 我们 报道 新闻

有一点失望。 说真的,无论如何得先表达一下对《不止不休》剧组和投资者的感谢和敬意。尽管我并不能代表这个职业,但是作为一个从业多年的记者和编辑,这个行业已经行将就木,这个题材显然并没有票房大火的可能性,投拍这部电影基本上也就是出于情怀与热爱, …

read more

如果辉瑞P药不能进医保,能不能敞开供应呢?

by 连清川, at 11 January 2023, tag : 辉瑞 疗程 医保 按照

昨晚刚刚发出来,注明来源是“浦东发布”的一个视频,张文宏在浦东社区卫生中心指导。就像上一次在闵行社区卫生中心流出来的录音一样,他不断在强调,要用“小分子药”。 有几句话,上海人听着会放心,但外地人听着会扎心。“我们现在药不缺的,你不要像宝贝 …

read more

今年最火的战争片,是对好战者的精准防控

by 连清川, at 17 November 2022, tag : 战争 无战事 西线 保罗 雷马克

《西线无战事》所极力塑造的,恰恰是原作者雷马克想要传达的意义:在绞肉机一般的战场上,所有的崇高、理想、热血、勇敢、爱国……一切与战争紧密联系的义正辞严,在战争中都殊无意义。 在一处深藏于地底的洞穴中,狐狸一家相拥而眠,静谧而美好。洞穴之上, …

read more

大象的退却,腾讯的退缩

by 连清川, at 20 August 2022, tag : 腾讯 美团 财报 退缩 大象

撰稿丨连清川 腾讯发了财报,遭殃的却是美团。短短几年时间,可谓时移世易。在过去的多年时间里,腾讯财报的发布,总是能带来“腾讯系”整体的飙升。如今烙饼却翻了过来。 8月17日,腾讯发布了新一季的财报。 △图/网络 该公司第二季度营收 1340 …

read more

小镇做题家最可怕的不是被嘲讽,而是加速没落

过了三十年,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们依然是一个小镇做题家的世界,只是所有人都变得更加现实,更加稳定,更加缺乏对未来的期望。 我母亲在她即将告别中年步入老年的时刻,声名到达了人生的巅峰。“潭边阿钦”的名气在我们镇里几乎家喻户晓,无人不知。 那一年 …

read more

风声|“进过方舱的不要,阳过的不要”:警惕“万无一失”思维蔓延

** 凤凰网原创**我们许多年奋斗得来的反歧视成果,不能在一场世界性的传染病中,被消灭殆尽。 作者|连清川 知名媒体人,现居上海 无锡扬名街道,黄码转绿的人,都要在手上臂上盖章,三天内不得消除。 据知情人说,这个章遇水即化。从图片上看,敲章 …

read more

怀念海鹏,以及这一代新闻人的宿命

杨海鹏生得膀大腰圆,人高马大,方脸大口,声若洪钟,笑如鸣雷。活脱脱是一副我们想象中东北人的形象。但是他偏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每每听见他讲吴侬软语,有丈八大汉唱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滑稽感。 _摄影:雍和 _ 认识海鹏,自然是在他进入南方周末的欢迎 …

read more

李稻葵们被骂,一点也不冤

by 连清川, at 16 May 2022, tag : 知识分子 萨义德 太史 宫崎 崔抒

萨义德认为知识分子应当是一个社会永远的边缘人,既不屈从与权势,也不讨好于大众。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地保有自己,发出真实的声音。 流亡于美国的巴勒斯坦人爱德华·萨义德是最著名的“异议分子”之一,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他的家乡巴勒斯坦都是。 …

read more

2021,我不想怀念你

这个世界的纷繁复杂,升降沉浮,似乎都与我们无关。或者换一种更加悲观的说法,我们都无可奈何,连旁观,都已然心力俱疲。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连清川 先说一点冰川的“家事”。 临近年末的时候,冰川最早的合伙人,我们的领导魏英杰,从《钱江晚报》辞职, …

read more

我不知道该怎样怀念左方,以及钢铁为什么终于没有练成

前一天晚上我赶稿,睡迟了,正在迷迷糊糊之间,跳跳发了一条微信给我,是左方的讣告。 没有什么震惊。他已经86了,是时候了。老同事群里转达了他女儿的话,说他是含笑走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喜丧呢? 我只是有一点的麻木。那天晚上我和一群老朋友聚 …

read more

认真听听钟南山张文宏的话吧,瑞丽伊犁都已经忍受不了了啊

收录于话题 #瑞丽 1个 周三晚上,我在河南嵩山少林寺附近看了一场表演,《禅宗少林·音乐大典》。 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东西,实在不是我的菜。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大多数人如果到少林寺来玩,一定会喜欢这个表演。声光电,美少女,武术,奔跑的羊 …

read more

李云迪嫖娼事件的报道过程,玷污了新闻专业主义

前几个月我就已经写道,再也不关注各类八卦,以及左右之争。或者说,我只想关注公共事务,不想再掺和各类争辩。 所以李云迪嫖娼的事情,我本来不应该写。而且,它的时效性大约已经过了。 只是,我认为,它已经是一个公共事务。 昨天还看见一篇奇文,《李云 …

read more

莆田的欧金中自杀了,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网红”杀人嫌疑者欧金中在被追捕的过程中拒捕,自杀了。 福建省莆田市公安局秀屿分局10月18日的警情通报中是这样写的:“在公安、武警围捕下,犯罪嫌疑人欧某中与平海镇上林村附近一山洞拒捕并畏罪自杀,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这不是什么好莱坞情 …

read more

很遗憾,朋友圈帮不了山西

到了昨天晚上,朋友圈里的山西大雨终于爆发了一波。 但是时间很短,几个小时后,朋友圈里又是一片莺歌燕舞…… “无人问晋”这个典型street smart的词语短期流行,充分说明了社交媒体时代的特征。 社交媒体取代不了媒体。朋友圈救不了山西大 …

read more

爱国生意不但不休,而且还会越做越大

节日之前,共青团突然发了一篇文章,题目叫《“爱国生意”当休矣》。 我本来以为说的是卢克文、陈平、周小平之流。 但点开一看,原来只是一些网红。 他们统一用了一个**“我们没有生在和平年代,而是生在了一个好国家”**的文案。 都是一群名不见经传 …

read more

南京人都是新冠感染者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处处被歧视和驱逐?

by 连清川, at 28 July 2021, tag : 南京 疫情 疫区 绿码

我很敬重的一位南京人,曾经在南京大学执教多年,现已移师浙江大学的杜骏飞老师,昨晚在他的公号“杜课”中发了一篇文章,《把段子送给疫区人民》。 其中有一个段子是这么写的:在一个群里讨论学术问题,大家七嘴八舌,一分钟都安静不下来。我沉声说道:“我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