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by author

新闻不能跑到前边,流言就会跑到前边

今天有些兴奋,丰县事件真相就要浮出水面了。 昨晚转发“偶尔治愈”的那篇报道时,我说到: 这是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报道。既有对她老家福贡县亚谷村的探访,也有对她日后生活方式的探索,还介绍了2005年实施的“解锁”工程。 第二篇报道来自“路的另一 …

read more

讨论丰县事件,为什么我们需要残障视角?

前天谈了丰县事件之后,微信后台收到很多“问候”,那我们就继续敞开说一说。 关于此事的讨论,要么是基于女权或性别平等角度,爱憎分明,杀伐果断,要么是基于公民的监督权,掷地有声,义正词严,这当然解气,但未必能真正“解救”。 上述声讨不可或缺,但 …

read more

河南灾区回访:让我落泪的六个瞬间

洪灾过去四个多月,灾区,就像是一块伤疤,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伤口虽隐隐作痛,但这些伤痛,人们却不想触碰,不想提 及,受灾群众也咬着牙关故作正常。 面对外人,即便是志愿者,他们也想展示自己充裕的一面,坚强的一面,体面的一面,乐观的一面,有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