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中科院求是论坛与马扬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也说中科院求是论坛与马扬

作者:Jeff

方舟子先生:

您好!

新语丝6月28日发布的《求是论坛官僚惹笑场 党庆大会庄严变诙谐》一文不太准确,文中提到“蔡晨曦带领大家宣誓,中间卡壳不说,结尾说宣誓人的时候,正常流程是参与宣誓的新党员每人报自己的名字,但由于缺乏起码事前沟通,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人报自己名字,在笑场的气氛下无奈又重新再来。轮到马杨常务副书记致辞时,把建党96周年说成了69周年,把中央党校的主讲老师张志明博导介绍成硕导,主任介绍成副主任,结果都被当场纠正,现场一片乱象。”

我当时就在会场,事实是中科院分院党组书记马扬仅仅把建党96周年说成了69周年,至于主讲老师的介绍错误问题,是北京分院的纪委书记倪宏把中央党校的主讲老师张志明博导介绍成硕导,主任介绍成副主任,在网上百度了一下,既没有跟老师确认,也没有认真查看,把人家网上十多年前的简历就给介绍了,党校老师很生气,当场就开起了玩笑,估计中科院严谨务实的形象在中央党校老师的心目中从此就崩塌了吧?他可能想的更多的是,中科院一个求是论坛,从处长到纪委书记再到党组书记,没一个真正重视的,中科院的院风很差,所谓科学严谨纯属欺世盗名。

马扬领导下的北京分院党建工作如同求是论坛一样笑料百出是必然的,说到马扬此人,我倒是忍不住想说几句。

马扬酒量很大,能喝一斤多白酒,善于在酒桌上搞定人,搞定问题,可以说是一路喝上来的好干部。马扬说话有点结巴,说话没有水平,每次到所里开过考核和换届的大会,说话打磕绊不说,特别啰嗦,说十几分钟反复说的还是那几句话,北京分院和他一起出去的干部都觉得不好意思,“将怂怂一窝嘛”,可下来还得拍他马屁。

马扬在北京分院系统负责干部选拔和考核工作,可谓位高权重大权在握,但他却看到研究所的同志就打官腔,从来都对党的事业不负责任,不敢真改革遇到难题就绕道走,还把重要的位置拿来去拍领导马屁或者搞裙带关系搞小团体,经营多年,利用手中职权把自己的不少熟人和好朋友都栽培到了所局级领导岗位,不少研究所的领导班子建设搞得稀里哗啦怨声载道,最让人愤怒的把秦伟给弄到力学所当所长,秦伟人不错,但根本不懂力学所的学科,他本人是搞化学的,到力学所干了几个月最有显示度的工作就是花了几十万把单位楼上的名牌灯弄得更亮了,而现在的书记刘桂菊原来也是院里的干部,原来是搞材料的,都不懂力学所,马扬是怎么考虑的?不知力学所老所长钱学森地下有灵作何感想?真是让我们一帮吃瓜群众唏嘘不已,更为力学所的未来担心。据说秦伟和马扬是亲家,不知真假。

据分院内部人士说,马扬从来不真正触及改革硬骨头,深水区,居然在多个场合说自己还有一千天多一点就退休了,这种言论可以说明多少问题?不过马扬的溜须拍马屁的功夫倒是炉火纯青,无人能及,作为何岩的第一副手,工作上做着表面文章,从来不真正对何岩负责,和何岩都是正局级干部,可是经常在北京分院吹捧何岩,甚至在京区党委各种公开的会议上公开吹捧,可是每次吹捧之词都一样赤裸裸地,诸如“何岩同志站位很高”,“要认真学习何岩同志的重要讲话”,“每次听完何岩同志的重要讲话都有新的收获,。。。”,在工作上不帮何岩分忧,他干所有工作都浮于表面流于形式,其实,中科院内部人士都知道,何岩在中科院资历很深,能力很强,对自己人也很义气,帮助过很多人,但选错了阿谀奉承的马扬做副手,把自己的大好前程也给耽误了。但马扬这种不干事不得罪人溜须拍马的功夫给自己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何岩把自己的北京分院党委书记让给了马扬,这恐怕也是很悲哀的事情,马扬到底是害了何岩还是帮了何岩?

吃瓜群众不禁要问,让马扬这样的人担任中科院北京分院党委书记这样重要的角色,北京分院下面管着几十个个研究所,占了中科院的很大一部分,中科院的率先行动计划怎么完成呢?全面从严治党更是一句空话吧!

(XYS20170728)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从中科院植物所的评审会看中国科技界的乱象

从中科院植物所的评审会看中国科技界的乱象 作者:见证者 近年来,中国科技取得了瞩目的成就,值得欣慰。但同时也存在很多问题,有的达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程度。 去年12月底,我参加了中科院植物所举办的一个项目评审会。会上,项目的承担单位逐个汇报了 …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唐宏违法违纪行为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唐宏违法违纪行为 唐宏于2015年底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调到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巴所)任所长,至今有近三年。自他来后,巴所每况日下,许多PI、研究人员纷纷离职,其原因在于唐宏的自身品行、素质以及管理能力等方面都存在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