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新冠死亡案例多为接种科兴疫苗群体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马来西亚新冠死亡案例多为接种科兴疫苗群体

作者:李威霆

一周前的9月10日,马来西亚著名的独立媒体《当今大马》刊出了一则标题耸人听闻的新闻:Covid-19 deaths among vaccinated rare, mostly Sinovac recipients ,中文直译为“接种疫苗后依然染新冠病毒死者属罕见,主要死者多为科兴疫苗接种者”,这是马来西亚国家卫生部正式发布的信息。此闻一出,大马舆论界一整哗然。

马来西亚是大中华文化圈以外华人人口最多的国家,自然难免成为中共影响力渗透的重灾区。除了本地华人社会大众整日里沉浸在CCTV、抖音、面子书等等中共大外宣视频内容,还有大量的民间社团、商界集团,都与中共有著千丝万缕的关系。

伴随著卫生部所发布新闻而来的,是各方势力对数据不同的解读。本地华社更是在隔日就连续的推举了多位专业医师,透过网路在各大媒体发表社论和声明,提出种种“理由”,包括说 “接种人群存在年龄的差异”、“接种人群存在收入的差异”、“接种时间的差异” 等等理由,来为科兴疫苗进行辩解。

大马华人社会有如此激烈反应,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早在疫苗采买的初期阶段,大马华人社会就存在大量抵制“西方疫苗”的呼声。这是因为受到各种来自墙内的虚假宣称的影响,疫苗问题在马来西亚民间早已不再是单纯的科学问题,而是被高度“政治化”,成为选择支持美国或支持中国的敏感课题。

可以说,这场疫苗之战早在证实开打之前就已经在民间的舆论界打响。这些来自广大华人社会和商会的巨大舆论压力,或多或少也对政府的疫苗采购决策起到影响。

然而在最近的新数据出来之后,无论华人舆论圈用何种方式进行辩解,其结果都没有改变马来西亚卫生局的公告结论。这是由于注射科兴疫苗的群体对比注射其他疫苗的群体,其确诊后的死亡率明显高了数倍(不同统计方式所得结果有差)所致。

事实上在马来西亚的全民疫苗接种计划中,注射科兴疫苗的人数接近人口的一半,主要用于施打年龄在60岁以下,无严重慢性疾病的群体。而辉瑞疫苗疫苗则是优先用于施打年龄较大及高危群体。然而即便在这种有利情况下,完整注射科兴疫苗后发生“突破感染”死亡率仍然高于注射辉瑞疫苗与阿兹利康疫苗者。

此一对照放在笔者所居的砂拉越洲(东马来西亚,婆罗洲岛上)表现得更为明显。就在今年的4月29日,砂拉越防疫灾难委员会提出种种理由,拒绝了马来西亚卫生部提议的阿兹利康疫苗购买计划,转而订购科兴疫苗,致使砂拉越洲成为全马十三个州属中科兴疫苗施打率最高的州属(77.3%注射科兴疫苗)。

也就在最近的四天,仅有260万人口的砂拉越洲,确诊人数飙升至单日5300人,竟比拥有580万人口的雪兰莪州高出一倍, 此间每日确诊人口也维持在2500 至5300 之间。实在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一结果与砂拉越州大比率施打科兴疫苗相关。

从马来西亚国家卫生局官网公布的数据来看,目前全马各品牌疫苗施打比率为;辉瑞疫苗45.7%,科兴疫苗46%,阿兹利康疫苗8.0%,还有最近才加入全民注射计画的康希诺疫苗1.1%。中美疫苗分布相对平均,是一个极佳的对照样本。

尤其马来西亚在防疫后期Delta病毒传入后,每日确诊人数以每日一至二数万增加,累计病例至今已逾200多万例,是目前世界上疫情最为严重前五名的国家。在这种条件下,各家疫苗真实发挥的优劣表现也更为明显。因此大马卫生局所公布的结论,说完整注射两剂疫苗后突破感染死亡多为科兴疫苗注射者,应该是毫无悬念的事实。

我们还可以从与马来西亚只有一水之隔的新加坡疫情对比来看这个问题。新加坡目前是全球疫情控制得最好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是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新加坡八成以上人口已经完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接种的是莫德纳与辉瑞两款疫苗。直到八月之前,新加坡政府都未将科兴疫苗纳入全民疫苗接种计画,甚至连私下到私人医院接种者都将不被纳入统计。

新加坡政府忠于科学的这种做法除了普遍在获得国际上获得好评,也在抗疫的实战中为自己赢取了亮眼的成绩。但这一政策也不是在完全没有压力下推行。早在今年的2月份,新加坡就爆出新闻,指未经批准的科兴疫苗被“直接运达新加坡机场”,更有新加坡卫生专家指出,如果不批“恐怕会得罪北京”。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印尼、泰国、菲利宾等地。由此可见中共的“疫苗外交”早在各国疫苗计画开打之前就已经渗透,并影响东南亚各国政府的防疫决策。

参考资料连结:

当今大马新闻连结: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590779

数据来源马来西亚卫生局网页:https://github.com/MoH-Malaysia/covid19-public

砂拉越洲拒绝阿兹利康新闻:https://dayakdaily.com/sarawak-turns-down-astrazeneca-vaccine-cites-3-months-dosage-gap-ineffectiveness-against-variants-as-reasons/

砂拉越洲疫苗计画统计官网:https://covidnow.moh.gov.my/vaccinations/swk/

砂拉越疫情成榜首:https://hotspootmy.com/hotspot/covid-0913-63631

新加坡成为全球完全接种率最高国家: https://www.dw.com/zh/新加坡成为全球完全接种率最高国家/a-59018351

中国疫苗未批准就抵达,新加坡专家:不批恐会得罪北京:https://www.cincainews.com/news/singapore/2021/02/26/singapores-first-chinese-covid-19-vaccines-arrive-ahead-of-approval/1953071

(XYS20210922)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由打疫苗想到的

由打疫苗想到的 作者:黄明红 昨天听一个朋友说她刚打了辉瑞疫苗,因为她想打的科兴疫苗始终没有被新加坡政府批准使用,所以只好打了辉瑞。听她说得这么无奈,我倒也不吃惊,因为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说了。我在新加坡一宣布开放给45岁到55岁的人打的四月 …

打完疫苗后,你们有什么不良反应吗?

知乎用户 安然自处 发表 接种第二针新冠疫苗的感受 5 月 17 日下午 16 点 45 分接种完第二针新冠疫苗,在 30 分钟观测期内玩手机没感到不适,但 38 分钟后(17 点 23 分钟)在食堂吃饭,仅吃了一口,突发心慌,恶心,有濒死 …

如何看待中国疫苗全民免费?

知乎用户 陆闻悦​ 发表 这个事情,外网也讨论过,标题是对于中国免费接种新冠疫苗,你怎么看?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e free covid-19 vaccine in China? 我来摘录国外网民的看法: …

欧美各国选择与病毒共存:放开了,会怎样?

我们曾经经过的还不是最艰难的 更艰难的是需要长期与病毒共存的智慧 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未来的风险一直会有 世界如何与病毒共存? 本刊记者/ 彭丹妮 发于2021.8.9总第1007期《中国新闻周刊》 7月中旬,黄严忠一家人终于实现了今年的旅 …

从蒙古到塞舌尔:获得中国疫苗后,新冠病毒并未远去

从蒙古到塞舌尔:获得中国疫苗后,新冠病毒并未远去 记者:黄瑞黎 2021年6月22日纽约时报 蒙古向人民承诺会有一个“没有新冠的夏天”。巴林表示将“恢复正常生活”。小岛国塞舌尔着眼于重启经济。 这三个国家——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都寄希望于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