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木不仁,是时候给他们解解冻了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给武汉市民发放平价肉、爱心菜,特别是空巢、独居、重症、高龄、残疾等弱势人群,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关爱政策!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充分体现了国家对武汉市民的关心和照顾。

可是具体执行起来呢?成了这样:

3月11日20时38分,武汉市青山区钢都花园管理委员会通报:由于工作失误,使用一辆环卫车运送了1000份集中购买的平价肉,其中530份已发放,“没有严格落实食品清洁运输的有关要求,对居民群众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不良影响。为此我们真诚地向居民表示道歉。”随后,成立6个工作组上门致歉,收回已发放的平价肉,并保证次日上午将同等份量的平价肉安全清洁地送到居民家中。

当晚,钢都管委会党委书记徐增堂,管委会副主任周磊被免职,并立案审查。今天早上6点,武汉市府发布消息,对青山区副区长骆蓉党纪立案审查。

引发关注的是上面那张照片,但**如果我们以为仅仅是一个个案,就大错特错了。**昨晚,武汉的朋友还给我发来这些照片,来自各个渠道的都有,有的已经在微博发布,有的没有:

运肉不算,还有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说,自己被解除隔离之后,也是坐着垃圾车回去的。只不过里面还有座椅。

**这件事情的真正问题在于:层层链条,这么多人看到,但是,没有一个人提出说:用垃圾车给老百姓运平价肉不对。直到肉到居民手上之后,在某个特定的微信群里触发关注。**大家都视而不见,坐等局面不可收拾,结果,终于走到了一个各方都觉得很尴尬的局面。

有的人说,非常时期,有肉就好了,什么车运送,不都一样吗?别挑三拣四。

此言大谬!

1988年,上海爆发甲肝疫情,感染者35万。当时的局面,比今天我们遭遇的还要严重。一些医院拥挤过度,有人排队排到一半,就晕了过去,咕咚一声,栽倒下来。到了发病高峰的1988年1月18日、19日,上海每天新增病例竟然高达1.8万人,而当时上海所有医院的床位合计只有5.5万张。那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来自上海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北京“享受”了点特殊待遇:食宿都和其他地区的代表委员分开,近乎“隔离”。原上海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俞顺章,多年后还记忆犹新:“在上海的公交车上,几乎人人都带着纸巾或戴纱布手套,以免沾染扶手上可能带有的病菌;最极端的是,飞机上一些标有‘上海制造’的食品,都会被乘客当垃圾扔掉,唯恐避之不及。”

那么,这次甲肝是如何造成的呢?原来,上海人喜欢生吃毛蚶(中医又叫瓦楞子),放在水里浸泡两小时,吐出泥土之后,用开水过一下,配上酱油、姜丝以及醋一起,就是一道下酒菜。这个过程,消毒并不彻底。

本来,上海人吃的大多是山东养殖的毛蚶,但那一年,在上海的隔壁,曾经的肝癌高发区南通启东,在疏通长江口航道时,挖泥船偶然挖到一个野生的毛蚶矿藏。于是,启东全县的农用船、机帆船、拖拉机、农用车等都来运,送到上海销售。可是,这里是长江入海口,大量城市污水排放到这里,毛蚶吸附了大量病毒。在运输过程中,许多农船,甚至是运粪船,刚刚运过未经处理的有机肥料,没有消毒,就直接上阵运输毛蚶。甚至,为了保持毛蚶的鲜活度,运输者往往用新鲜大便兑成粪水泼喂毛蚶。

甲肝爆发后,当时的上海政府,动员了全部力量来应对。最终,根据时任上海市副市长谢丽娟的数据,上海的35万患者之中,最后有28个死亡病例,最终死亡率是万分之八,按照国际标准来说是非常非常低的。这次经历,给上海留下了应对疫情的宝贵经验,上海人也养成了更好的卫生习惯、洗手、公筷、清理死角、谨慎处理粪便等。

难道今天我们还要重复一次吗?

其二,武汉是一座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我们绝对不会相信,这个城市的运输资源,已经到了只能用垃圾车来运肉的困窘地步。公交车去哪里了?皮卡去哪里了?公务车去哪里了?事实上,武汉也有一些地方是采取正常方法运送的。比如这个公交车+手推车:

我们退一万步说:武汉真的没有车了,只能调用垃圾车了。那么,主持分肉的人,也可以发布一个通告,告诉大家,现在没办法,只能这样,但是,我们把车都进行了认真的消毒,而且我们这些分配肉的人,同样吃的也是这个肉,大家一视同仁,请大家谅解,或者一起想更好的办法。

然而,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这说明什么呢?麻木不仁,脱离群众。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分肉难,难于上青天》,我能想到历朝历代分肉过程之难,但我万万没想到,如今我们竟然在运送过程中出这样的幺蛾子。这完全不是技术难度高低、资源丰裕与否的问题,而纯粹就是一个最基本的将心比心的问题。人世间的悲欢并不相通。有些人的心门对其他人已经关闭,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别人的难受和苦痛。

我也注意到武汉有一些干部做得就不错,用自己的私家车来运肉(也导致后备箱里一堆血水):

有的人会说,人家也不容易,从年前忙到现在,几十天,多辛苦,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让人家前功尽弃。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又没有什么坏心,这样连夜把人免职,未免过分,让干事的人心寒。

此言也是大谬!他们的所有功劳苦劳,是连他们的基本职分都无法做好,是连基本的恻隐之心都做不到。这些人所干的事,与我们普通人不同,他们在地方上掌握有资源分配的权力,疫情期间是这样的表现,碰巧被我们注意到了,放在平时,恐怕更是心中没有想着别人,作出的决策会造成什么结果可想而知。这样的人,如果只是做一个“自了汉”,我们且不去顾他,继续在负责“分肉”的重要岗位上,就不合适,对自己危险,对上对下也危险。**留着等下一次疫情吗?**如今免职两个管委会的人,而不是撤职,实在是留了很多“情面”。

对待疫情,我们不仅要注意身体上的病痛,更要注意心理上的伤害。**这些平价肉,都是冻肉,而我感觉到,这些用垃圾车运肉的人,心也已经被什么冻住了。**是时候给他们解解冻了!

最近重要文章,可点击:

陈院长火速被免  |  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

长按识别上图,关注,得到推送

了解鹿鸣君:《理想再温和,也是理想》《千山万水一群人

共读长文,做鹿鸣君的好朋友:《洞庭江湖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京沪保卫战

随着复工陆续开启,控制疫情传播的焦点正逐步转到北京、上海等超级大城市的身上。它们是否拥有和体量相匹配的防御力? 2 月 9 日,正月十六,李璃用了近 15 个小时回到了北京——他工作的城市。 早上 7 点多就出门的李璃先从老家福建东南沿海的 …

“发哨人”遭全网删除:却以史无前例的方式复活

2020-03-11 13:25 一场全网的接力赛 “接相关投诉,此内容违反《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这句话在中国的互联网平台上并不陌生,随处可见。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像是一场掰手腕大赛,被删和重生,这时并不完全是一种对立面, …

新冠“发哨人”引发反审查战, 中国人用创意接力反击

云昇 BBC中文记者 Lutiaoyao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首次视察武汉,当天外界开始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是否接近尾声,同时一篇关于武汉医生的文章在中国网络上引发了一场反抗言论审查的“骚动”。 3月10日早上,具有官方背景 …

新加坡凭什么成为全球抗疫典范?这是一份无人能抄袭的作业

请点击上面免费关注本账号! ◎东南亚掘金(ID:asia-gold) | 震谷子 疫情最初爆发的时候,新加坡“佛系抗疫”成为焦点。 转眼间,一个月已经过去,新加坡抗疫成功了吗? 答案是,不仅成功了,还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中国境外的抗疫“ …

西班牙流感——五千万人丧生带来的经验教训

斯蒂芬·道林 (Stephen Dowling) Getty Images 100年前,造成2000万人死亡的一次世界大战才刚刚结束,突然之间人们又必须面对另一场更致命的危机:流感大爆发。 被世人称为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的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