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的乌托邦——记属于“弦子朋友”的夜晚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编者按: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开庭,以“休庭”结束。庭审结束后,回声计划邀请“弦子的朋友们”,写下属于那一天自己的经历与感受,希望与大家一起共同创造历史。

以下是该征文系列收到的投稿文章。

愿你也能从这些记录里获取力量。

写下这篇文章时,距离12月2日站在丹棱街(海淀区法院地址)支持弦子诉朱军案开庭,已经过去了48小时。在这48小时里,我经历了非常多的情绪:激动、感动、兴奋、悲伤,到后面的愤怒和苦闷。我因为看到的年轻人感受到希望,又为当下所处的现实环境感到伤感与无奈——就像是在一个不断升起浓浓黑雾的世界里,一群人在缝隙里想要寻找一丝丝光亮,光亮是那么亮,而能照到的黑暗既深又远……微博上有人说,那些未能达到的,不敢看,也不敢想。

而此时此刻,身体以及记忆带来的情绪依然在那10个小时丹棱街的冲击中久久不散,回味悠长。

Part 01

相遇

我到的时候发现丹棱街上已经站满了很多人,到了大门的时候,保安要我们大家走,于是一大排人(估计有几十个),开始从正门绕到了侧门。到了侧门发现人其实更多,早已有人高举着标语在那里,这些标语包括”陪弦子等一个答案”,“我们一起向历史要答案”等等。

图:庭审当天法院门口

很快,弦子出现了。

她一出现大家就开始喊了起来:“弦子加油!”“弦子我们支持你!”随后是一阵非常热闹的掌声响起。大家把弦子围住了,弦子说了一番振奋人心的话,非常坚毅和有力。她说:“(如果结果不好)希望大家不要把我个人的挫折当做整个社会的挫折,我们要相信,虽然历史会反复但一定会向前走的。”

一个叔叔从人群中探出了一个头,扯下口罩大喊了一句:“弦子你要加油啊!”弦子看到叔叔眼眶又湿了,过去握住叔叔的手说:“叔叔你也来了。”之后,人们知道这位叔叔的女儿也是一名受害者。

Part 02

年轻的女孩子们

弦子进去法院之后,保安以阻碍交通为由要求大家都到对面路边上等,还是有很多人(女性为主)举着她们的牌子,于是又有个大高个变一景茶,穿着黑色外套高举着证件说(大意):你们来这里表达诉求是你们的自由,但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限你们三分钟之内收起标语,否则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然而,让我惊讶又动容的是:竟然没有人理会他。旁边有个中年男性说:“同志你来给我普普法,如果不举标语我们怎么表达诉求?”

第二次,变一又来了,依然举着证件要求在场的人收标语。然而,她们还是站在那里,带着口罩,举着牌子和手写的纸张,有的用牌子挡住了脸,不说话,沉默但没有动,也没有离开。

其中一个女孩子追问:“你和我说下到底是违法了哪条具体的法律?”她没有得到回答。我过去问女孩,你不担心安全吗?女孩说:“我就想问清楚到底依据什么法律,我问了两遍了都没有人回答我,没有答案我不会收起来的。如果我真的收起来,那是因为我的手太冷了。

我的朋友圈记录截图

其实举牌的人也互相并不认识,一群人在我过去询问的过程中开始攀谈起来。“恐惧的沉默不是我愿意”说:这个要求根本没有法律依据,现在法律的滥用实在太多了。“米兔图片”问:“是真的吗?” “我是学法的,根本没有这个规定。”

Part 03

“谁是弦子的朋友?” “我们都是!”

本来以为5点多就能有结果,谁知道过了6点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天黑了起来,有人说还有很多人在丹棱街站着等,于是我也过去了。

真的很多人,比想象的多很多。有人送了暖宝宝给我,于是我过去问站着的人需不需要暖宝宝?“不用不用,谢谢。”我笑着想,那时的声音和语气真的很像路边卖光碟的。

到了七点多,开始有人定了50杯奶茶;再后来,来了一个外卖员问:“谁是弦女士的朋友?这是送给弦女士和她的朋友的。”我回答道:“我们都是。”

当外卖一批又一批被送来的时候,现场的气氛开始了微妙的变化:从原先的各自站立渐渐变成了一个欢乐的现场,甚至微信群里还有人在PK,“隔壁群点了红茶送来,我们这个群要不要安排点别的?”

我当时发的朋友圈

远道从江西来的大哥开始张罗着给大家分发食物;闲着没事的人们开始了闲聊,询问各自背景和工作;三个男生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三个小凳子,我路过的时候,听到他们在聊艰深的黑格尔哲学……而每一次外卖到来,都成了有趣的“开箱”现场,有人高喊:“送来了关东煮,有谁需要的过来拿!”“这里还有奶茶有人要吗?”

这些内容被发到社交媒体上,又引发了新的外卖浪潮。更多种类的东西被送了过来:烧烤、咖啡、湿纸巾、关东煮、暖宝宝(多到用不完)、围巾乃至羽绒服……互联网和丹棱街上站着的两拨人,迅速通过外卖变成了一个友善、有趣又一致的共同体:弦子的朋友们。有一次的外卖小哥都惊到了:“这么多人都是?!”

我看着这样热闹的场面,忍不住走到街角默默哭了半分钟。天上是一轮明亮的圆月,照着这一群素不相识的“弦子的朋友”。

Part 04

公民社会的乌托邦

夜更深了,11点左右起了冷风,已经到了零下几度。冷风吹了好几轮,我有点担心大家会不会因为冷而离开。但是,几乎没有人动也没有人想要离开,只是有人开玩笑说:“能不能隔空送来点烤火的东西呀?要是现在有个炉子就好了。”还有人说:“要不咱们喝点酒吧,旁边就是7-11。”是啊,想想要是多一个音响和一些酒,这里都可以开party了。****或许,这已然是弦子微博上说的“朋友们的聚会”了。想起来开庭前一天,弦子收到友人的花,上面写:“于我们已是胜利。”

最后清场的时候,物资都被分发掉了,奶茶也被提走了,所有的垃圾都被处理,地上干干净净。两个站岗的人聊天的时候说:“散场的时候就可以知道当代大学生的素质了。”

我那天最后一条朋友圈(视频很快看不了)

当天晚上回家后,现场人们临时建立起来的群里整整齐齐的队列说着:下次见!

还有人说:昨天带走了两杯奶茶放办公室冰箱,同事纷纷要分一点“公民参与的奶茶”,有人带着“公民参与”的围巾回到了江苏……而我,带着“公民参与”的暖宝宝和手套,于4号清晨坐飞机回到了广州。

而后我得知,我朋友圈里的一名心理咨询师看了我的朋友圈直播后,给现场点了那晚的KFC咖啡外卖。我告诉他:“你的咖啡我喝到了一杯。”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看待奶茶店女老板开色情直播还房租?

知乎用户 张心欣​ 发表 年度最佳新闻,现实罗生门。 为了还奶茶店的房租不得不做色情直播 => 实体经济不如色情直播。 一开始做直播不赚钱,开始做色情直播才赚到了钱。 被举报是因为还房租后不继续做色情直播了被网友举报。 最后 奶茶店的 …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 海淀法院声援纪实

2020 年 12 月 2 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 一案历时两年后终于开庭,从下午 1 点半到深夜 12 点,无数人在法院门前和网络的另一段守候,等待弦子归来。 开庭前的小插曲:天降 “必胜” 中午 12 点,我和几个伙伴来到海淀区人民法 …

「凡尔赛」是什么梗?你如何看待朋友圈那些「凡尔赛花式炫富」?「凡尔赛」是什么梗?你如何看待朋友圈那些「凡尔赛花式炫富」?

知乎用户 博物馆长吴力 发表 凡尔赛炫富:没钱买奔驰还是宝马。 乌托邦抉择:智商 20 和 100 万选啥。 潘多拉难题:被蜗牛追给 20 亿干吗? 知乎者钓鱼:大学生必须用电脑吗。 打工人展望:一千万够我花一生吗? [博物馆长吴力:如果买 …

如何看待 10 月 30 日「外卖员等餐崩溃砸东西被店主殴打痛哭」一事?反映了哪些问题?如何看待 10 月 30 日「外卖员等餐崩溃砸东西被店主殴打痛哭」一事?反映了哪些问题?

知乎用户 简在我心 发表 打工人打打工人。 打工人被打工人打。 打工人把打工人打。 枯燥的现代汉语语法转换,在这个场景中转换出戏剧性、讽刺性和悲剧性。 打工人是来打工的,结果变成打人的了。 到底是人把工来打,还是工把人来打? 这其中隐藏着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