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披露的乌克兰“生物武器实验室文件”到底讲了啥?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这两天简中网络上最火的热点应该就是俄罗斯缴获了一批据说来自于乌克兰“生物武器实验室”的文件,而且还放到了网上让大家自由免费下载。这种能看到一个国家“绝密计划”的机会不多啊,赶快下载看看。下载地址https://disk.yandex.ru/d/62hsNB8kC7MXPQ?ncrnd=802,点击那个下载图标就行。

感谢诸多发达的在线翻译网页(尤其是DeepL,不到一个小时就把里面乌克兰语和俄语的文件翻译了,翻译版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7NelC2B9rsjtK6qG1GjB-g

提取码:fsvt

内容概述:

这次披露的文件包括6个主文件夹,分别是

1.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о с другими странами(与其他国家的合作),里面包含了两个文件夹,分别是与德国和美国的项目交流。

2. Передача биоматериалов (生物材料的转让),里面包含两个文件夹,分别是向澳大利亚运输人血清样品和向德国运输蝙蝠体外寄生虫样品。

3. Проект по изучению летучих мышей (蝙蝠研究项目),用一个海报来展现对于蝙蝠携带病原微生物的研究计划。

4. Проект по изучению мигрирующих птиц UP-4 4(迁徙鸟类研究项目UP-4),里面两个文件夹,一个用PPT报告了开展的对可能携带禽流感、新城疫病毒的迁徙鸟类的研究,另一个是鸟类样品的采集记录。

5和6分别是对27种和12种研究用病原微生物的销毁记录。

根据我国官媒描述,这批文件表现了以下内容:

 官媒报道

那我们就打开来看看是不是这样。

1、 “美方计划于2022年在乌克兰开展鸟类、蝙蝠及爬行动物病原体研究,并逐步转入研究这些动物携带非洲猪瘟和炭疽病毒的可能性,实验目的是‘为致命病毒病原体的隐蔽传播建立机制’”

这个内容应该来自于披露文件中的

1.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о с другими странами 与其他国家的合作\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о с США UP-8 与美国的UP-8合作\Письмо дальнейшие планы 下一步计划\Оригинал.rtf这一文件。翻译后内容如下:

文件机翻

 嗯?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劲爆嘛。如果不说是乌克兰的,但看文本还真像我国农业、畜牧业大学申报国自然的本子——因为本身就是一个“疫情和病原微生物监测体系”的建立。

其中,1、4、5项提到的口蹄疫、蓝舌病、块状皮肤病、羊痘、炭疽以及非洲猪瘟,都是中亚大草原一直流行的畜牧疾病,相信其中一些各位在新闻上都听说过。这种监测系统,尤其是跨国的沟通系统很重要,因为更容易造成疫情在畜牧业中的扩散——例如非洲猪瘟就是由俄罗斯传入我国的。不过,这些疾病主要感染反刍动物。能感染人类的主要是口蹄疫和炭疽病,这也说明建立监测系统的重要性。这些都是世界很多国家正在做的事情。

和人类健康关系更大的是2、3提到的鸟类传播疾病和潜在的人畜共患疾病通过爬行动物的传播。这也很好理解,因为来源于鸟类的高致病性禽流感等的确是实实在在的威胁,而乌克兰本身所处的黑海、亚速海沿岸和草原又是鸟类迁徙的热点区域,这当然要进行深入研究。而另一方面,爬行动物因为生理特征类似鸟类,但生活习性又不同,而爬行动物充当传播媒介的研究并不多,因此这的确也是一个有趣的研究方向。

这里着重讲一下鸟类传播。在此次披露的文件中,有一个文件夹专门描述了迁徙鸟类研究项目,文件位于4.Проектпо изучению мигрирующих птиц UP-4 4.迁徙鸟类研究项目UP-4\Презентация 介绍中,是一个PPT。打开以后本生物狗泪目,这个浓浓学术报告风的PPT不就是一个很好的鸟类疾病传播的科普材料嘛,英文的,不是很难,希望大家都能看看,对于鸟类传播疾病会有更深入了解。

报告标题:乌克兰黑海、亚速海区域钻水鸭种低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流行、亚型多样性和迁徙联系(注:钻水鸭指的是不全身潜水,而只是头部钻入水中取食的鸭类,包括最常见的绿头鸭、赤膀鸭等)

乌克兰21世纪以来遭受过四轮高致病性禽流感(HPLIV)疫情,分别是2005-2006的H5N1、2008的H5N1、2016-2017的H5N8,以及2020年的H5N8. 但是低致病性禽流感尚未有报告

鸟类的环志,了解野生鸟类的迁徙路径,以便更好的进行疫情监测。生物狗常做的野外项目。注意左上图表示了环志记录位置。

GPS监测数据

结论

综合起来看,这些文件表明的内容并非“为致命病毒病原体的隐蔽传播建立机制”,而更像是“研究重要病原体的隐蔽传播机制”,毕竟机制不是建立的,而是研究的。例如低致病性禽流感的传播模式、爬行动物的传播模式,都是尚不了解的需要研究的新领域。这是不是俄语的翻译问题,就不得而知了。

2、 关于“同时美方也曾在乌克兰实验室进行过将蝙蝠作为生物武器载体的项目,经证实140多个装有蝙蝠体外寄生虫的容器已经从哈尔科夫生物实验室被转移至国外”。

关于蝙蝠研究的内容位于3. Проектпо изучению летучих мышей 蝙蝠研究项目\Оригинал.rtf。其实就是一页海报,还是浓浓的学术报告风,标题、目标、方法和应用的写法是标准的poster做法。这里给出全文翻译:

标题: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境内来源于食虫蝙蝠的新发传染性疾病的风险。

目标:从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蝙蝠中鉴定对人类和动物健康具有重要意义的新的病毒(冠状病毒、丝状病毒、副粘病毒、正粘病毒、溶血病毒)细菌(布鲁氏菌、钩端螺旋体、耶尔森菌)病原体;研究生物多样性图景的变化如何影响蝙蝠种群中地方性病毒和细菌病原的构成,并评估其与人类和家畜疾病发生的生态进化关系;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协调系统,从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蝙蝠种群中早期检测危险病原,并进一步对其进行基因组描述。

方法:整合来自公共卫生和兽医研究所和大学的多学科机构间联盟,这将有助于建立一个区域性的自给自足的多国团队,对病原体进行早期检测和分型,同时建立一个复杂的分析框架对其进行充分评估。

应用:该项目将通过国家科学中心 “实验和临床兽医研究所”、国家社区卫生和疾病控制中心、疾病控制中心与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和美国地质调查局的协调工作来实施和整合。科学发现对于细菌和病毒性传染病的演变、早期预警系统和全世界的人类和动物健康以及生态学都有帮助。

参与人员:来自美国、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60多名具有不同学位和经验的科学家将参与实地研究、诊断、分子分型、Sanger测序、下一代测序、生物信息学、生态位模型和数据可视化。

出版物和会议:我们希望每年至少有一份同行评议的出版物,并积极参加每年的两个科学会议。

第一年:安全使用蝙蝠诱捕器的标准操作程序,取样,准备鉴定、分型、测序和生态位模型;现场和实验室工作。

第二年:继续进行野外和实验室工作;开发比较基因组和生态位模型的分析框架;对已实施的算法和问题的解决进行质量保证和质量控制。

第三年:可持续性评估和实施完成阶段,分析最终信息及其可视化,提出进一步工作方向。

资金来源:乌克兰和格鲁吉亚2020-2023年总额为160万美元,其中IECWM每年20.7-39.8万美元,NTPC每年17.8-25.7万美元,STC每年5.3万美元,CDC总额为1,554,519美元(每年512-527万美元)。

联系方式:D. Music博士(dmuzyka77@gmail.com,+380673855798);L. Urushadze博士(lelincdc@gmail.com,+995599245434);Andres Velasco-Villa博士(dly3@cdc.gov,404 639 1055)。

内容如何,相信各位都有自己的判断。但可以说,类似的项目,世界各个大国包括我国都在进行,并且我国对于蝙蝠病原微生物的研究处于世界领先水平。饱受攻击的石正丽教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这是我国科研界的荣耀。

关于“蝙蝠生物材料的转让”来自于文件夹1Передачабиоматериалов\Германия\Оригинал.rtf。内容主要是一个大表格,详细记录了寄往德国的采集自5种蝙蝠(褐山蝠_Nyctalus noctula_、高音伏翼_Pipistrellus pygmaeus_、沼鼠耳蝠

Myotis dasycneme、大耳蝠_Plecotus auritus_和库氏伏翼_Pipistrellus kuhlii_)的147个体外寄生虫标本(包括100份夜蝠蚤_Nycteridopsylla_ cf. Eusarca 和47份蝙蝠锐蜱_Argas vespertilionis_)。根据转让备注,这些样品用于病原体的检测。从“测序结果归接收者所有。双方同意在未经另一方事先书面同意的情况下,给予对方将材料和研究成果用于研究和教育目的的权利。”的约定看,似乎是**德国弗里德里希-洛弗勒研究所(这是德国一个很著名的微生物研究中心,和法国巴斯德研究所比肩)委托乌克兰采集这些寄生虫样品用于研究。**很遗憾,这个项目里没有美国啥事。

文件内表格(部分)

事实上,纵观整个披露的文件,内容都是合作进行动物疾病、人畜共患疾病的调查和研究,很多还是基础和田野研究。因此,但从这些披露的文件中,无法得出这些内容涉及“生物武器”的结论。更进一步说,更无法得出这些内容和新冠病毒具有相关性。要论证这些研究在“研发生物武器”,需要进一步的决定性证据。

那么,什么是决定性证据呢?很显然,研究一个地区已经存在甚至已经流行的疾病的传播方式,这个叫流行病学研究而不是生物武器研发。后者的关键因素是:**以破坏为目的,蓄意将某种病原微生物投放和扩散至本不流行的地区。**采用野生动物作为“生物武器容器“实际上是一种效费比很低的方式,因为野生动物的自由迁徙是有规律的,是可以通过科学研究而被掌握的——这也正是野生动物流行病学调查和监测系统建立的意义所在。更不要说自然界也在不断产生新的对人类具有威胁的病原。至于某些人说的“直接将野生动物带入城市”从而作为“生物武器”,这的确是生物战行为,但是好像这一行为还有另一个名字:走私和运输野生动物活体或制品。

走私和非法运输野生动物是最常见的“直接将野生动物带入城市”

再聚焦一步,对于新冠病毒的来源问题,事实上也不断有新的进展,例如在老挝发现了基因组序列与原始新冠病毒更为接近的冠状病毒。而这也进一步接近了我在2020年初就发出的亚洲南部起源的假设(当然,我的微博也因为这一假设而被炸)。事实上,科学界的主流一直认为新冠病毒是自然起源,而**我从19年底开始就一直对攻击武汉病毒所和石正丽教授、鼓噪所谓“疫情来自于病毒所泄露”谣言的诸如武小华、徐波之流进行批判(相关文章见https://mp.weixin.qq.com/s/x9d0uYlwNjtK-A3egknGAQ)。我****也始终认为,新冠病毒是自然产生和流行的。**事实也证明,充分的科学调查研究能够起到关键性作用。而结果是否水落石出,要看各方是真的想弄清真相,还是各怀鬼胎。

最后,给出一个个人建议:真要打信息战,还是相互打着嘴炮最好,没有十足把握不要贴出原始文件——毕竟还是有人会去仔细看内容的。要是自己觉得贴上去是“实锤”,结果内容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个武器的“效力”就大打折扣了。

————————————分割线——————————

在这篇文章就要写好的时候,有好友给我发了这样一个俄罗斯的新闻:

事实上,我对这个消息并不吃惊。毕竟正如我上文所说,类似的项目世界各个大国包括我国都在进行,并且在疫情之前有很多的国际间合作。这并不能说明我国拿了资助做研究就有问题,但同理对于他国也一样。阴谋论用起来很爽,但也定会被反噬。唯有坚持科学的态度,才能在茫茫之中把握好方向。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北京称奥密克戎首例或因国际邮件 专家指误导源头恐引起反效果

北京称奥密克戎首例或因国际邮件 专家指误导源头恐引起反效果 2022年1月19日美国之音 记者:林枫 华盛顿 — 中国卫生官员表示,北京市的第一例本土奥密克戎病例源头可能来自一份从加拿大寄出的国际快件。但对于新冠病毒通过邮件或其它物体表面传 …

中国追求“清零”将把国家置于灾难之中

中国追求“清零”将把国家置于灾难之中 作者:EZEKIEL J. EMANUEL, MICHAEL T. OSTERHOLM 2022年1月25日纽约时报 随着3000多名运动员、随行人员和媒体人员聚集在北京,中国政府采取了非同寻常的措施, …

疫情持续了 2 年了,后面会怎么样?

知乎用户 日月盈昃​ 发表 个人对新冠疫情的前景感到悲观。 整整两年过去了,全球真正做到规模化控制新冠病毒传播、变异、致死的国家,只有朝鲜和中国。(其实单从这方面来看,有朝鲜这样一个邻居帮我国顶住了陆地边境线的东大门,如果旁边的是韩国或者日 …

西安防疫“全面消杀”有道理吗?

没有科学道理。 《自然》杂志登过一篇文章,主要谈国外过度消毒的问题,文章包括了一张2020年1月石家庄在室外喷雾“全面消杀”的照片,作为没有科学防疫的例子。 疫情以来全世界都花了大价钱消毒各种物体表面,2020年全球表面清洁剂的销售达45亿 …

疫情什么时候能彻底结束?

知乎用户 打火机也没了​ 发表 你以为是故事模式,其实是无尽模式。 知乎用户 药明康德​ 发表 或许未来在谈论新冠变种时,我们不应简单问,它们的传染性是否变强,或是它们是否能发生免疫逃逸。 我们应当关心,新的新冠变种是否让疫苗失效了。 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