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政府部门,有哪些重要的 KPI (关键绩效指标)考核?它们对官员有多么重要的影响?

by , at 04 August 2020, tags : 考核 指标 官员 权重 提拔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chenqin​ 发表

谢谢邀请。
首先,这个问题不太会有直接的来源可以参考,我也不知道组织部在选择人选时会参考哪些指标,有没有固定的一套程序等等。所以,下面的分析都是一些间接的经验研究。
第一,省地级的官员晋升考核必定包括 GDP 增长率。许多人已经证明了 GDP 增长率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考核标准。李宏彬和周黎安(2005)http://web.cenet.org.cn/upfile/115170.pdf 发现,任职期间的所在省的经济发展平均速度越快,省级政府官员的升职概率越高。
对这种研究一个常见的怀疑是:经济增长不仅有省领导的作用,这个地区本身是不是富庶也有很大影响。所以,如果组织部晋升的程序是把一个看中的官员放到一个经济增长较快的地方,那么晋升的故事就不是考核 GDP 了。于是一些人(包括周黎安自己)也做了一些后续的研究,一方面把经济增长中的地方效应和个人能力效应区分开来,另一方面把省级研究扩展到地级市研究(http://observer.nsd.edu.cn/cn/userfiles/Other/2011-122011122215162654986173.pdf),进一步确认了 GDP 增长确实是省地级政府官员晋升的考核指标之一。
第二,县乡级的政府考核可能包括一系列较复杂的、持续变化的指标。北京大学的刘明兴副教授在 2000、2004 和 2007 年对全国 6 个省 60 个乡镇和 120 个村进行了跟踪调查。他以全国若干地区县、乡政府使用的干部工作文件作为基本依据,要求被访谈的干部在备选的考核任务之中,选择县政府或乡镇政府领导班子考核最重要的五项指标,并按照考核权重的高低排序。他有以下发现:

以上两表列出的分别是该指标为该地首要考核指标的比例和属于前五重要指标的比例。不难发现对于乡镇级政府来说,招商引资是不变的主题。这其实契合了在省地级的 GDP 考核,也是一种对于经济发展的追求。另外,社会综治在前五项中出现的比例逐年上升,社会综治这个指标不仅包括当地治安,更包括了信访数量等因素。这也是乡镇政府频频出马截访的原因。

第三张表是所谓的 “一票否决” 项目,也来自于干部调查。其中,计划生育、社会综治和安全生产是乡镇干部晋升的“红线”,远远超过其他的指标。触及到这根红线的干部,比如出了安全生产事故、超生数量超标或者是漏截了几个上访的,该乡镇的干部仕途就走到头了。从这里,我们似乎可以理解一些看起来十分令人费解的政府行为。
最后再次强调,以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经验研究的推测以及干部的主观报告,没有任何途径(至少我没有)可以知道来自于组织部的确切的考核指标体系。结合省地乡镇级官员的考核体系以及一些难以理解的行为(比如一个运动员先加入了哈萨克斯坦籍再加回中国籍据说是要准备全运会),对于其他部门,比如公安、教育或者体育等,我相信也会有类似的考核指标。就像省地级官员追求 GDP、乡镇级官员抓招商引资一样,负责各个部门的官员也会孜孜不倦地追求他们应该追求的数字。
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用各种指标加上一票否决的考核项目来选拔官员,到底好不好呢?如果不好,要怎么改?这个问题其很难回答。这等于在问:用分数定终身的高考,和让教授组成招生委员会进行自主招生,到底哪个好?

知乎用户 Warren Lu 发表

基于我自己的经历来回答一下 GDP 这个问题好了
谢谢

[@chenqin]()

的回答,周黎安教授在 05 年提出晋升竞标赛这个名词,基于周黎安的研究,也有许多学者把晋升竞标赛当做一个公理(如许成钢),目前比较出名的晋升锦标赛的研究都是基于 2002 年或者之前的省级官员的数据。当然其观点也不乏反对者,陶然苏福兵陆曦朱昱铭的研究《经济增长能够带来晋升吗》重新评估了省级官员的晋升轨迹,发现省级官员任期内的 GDP 和其提拔并没有直接联系。
我不觉得真的有人可以毫无争议的证明 GDP 和官员提拔之间的关系,因为有太多的变量参杂在其中,根本没有办法单独的考量 GDP 和官员的提拔,所以这方面的研究才有如此多的分析,为什么很多人都会想当然的把 GDP 和官员的提拔联系在一起呢? 因为大家认为中央强调经济建设,当然会倾向于通过以提拔作为激励来开展地方政府间对于经济增长的竞争,这种方式确实带来了中国经济很多年的高速增长。但是在现如今中央政府已经把目标从经济增长转为了一个更为多元化的目标,按照相同的思路,地方政府并不会把经济增长作为一个唯一的目标 (近几年省级政府纷纷调低经济增长目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且省级官员的提拔涉及太多的政治因素,所以我的研究是从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角度切入的
具体的研究过程就不赘述了,我的研究结果是,GDP 这个数字和地级市市委书记的提拔并没有直接的联系
为什么地级市角度的分析会和之前那么多学者的研究有如此大的差异呢?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当然是中央转换了经济增长的方式,一个多元化的指标会让中央更加关注可持续发展而非经济增长。第二个也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在提拔过程当中,上级政府在很多时候往往会选择 “适合的” 而非“有能力的”,在官员提拔之前的后备干部选拔过程当中,后备干部的选拔都是有一定的标准的,每一次选拔后备干部的时候都会通过一些标准,比如年龄,性别(一般党政领导队伍中必须有一位女性),任职经历(比如副市长常常会要求区长和区委书记的经历)等等,这一些标准会筛选掉一些 “任职表现好” 但是没有达到硬指标的官员(所以有时候会存在从市长直接到副省长的破格提拔,比如铜川和雅安的两位女市长都直接从市长为止提拔到了副省长甚至省委常委)。第三点,有些官员其实是事先被选中,然后放入一个快速提拔轨道的,所以大家会觉得有的人在政坛上简直是“平步青云”,在被选中以后,他们的任职等等都是被规划好的,为了满足第二点所说的一些标准,对于这些官员来说,只要别犯大的错误就好了。(有一个概念叫“ Sponsored Mobility”, 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下相关的资料)但是我并不是说 GDP 就一点都不重要了,GDP 重要,GDP 依然是衡量经济发展最为显著的一个指标,也关系着城市对于大项目和跨国公司等的吸引力。但是 GDP 这个数字本身和官员的提拔关系并不大,现在也不存在官员拼命刷 GDP 的情况。地方政府最为关注的是两个点:1. 财政收入,高的财政收入不仅可以让一些官员实现其政治野心,财政收入高了政策的灵活性也会大很多。2. 就业,就业涉及社会稳定。

知乎用户 shen 发表

1、有哪些关键指标。
政府部门的考核指标很多,主要分经济类指标和民生类指标,但比较重要的还是经济类的指标。(有删减)

2、指标对领导干部的意义。
首先,它是实施政府内部管理的有效手段。政府目标任务的下达、官员和部门的考核等都是通过它来实现的。同时,很多指标的价值在于通过与兄弟地区进行比较,一旦相关指标落后于其他地区,或者有较大下降,领导会面临上级较大的压力。

其次,考核成绩对官员的奖惩和升迁也有很大影响。中国政府从古至今历来非常重视绩效考核在关于奖惩和提拔中的作用。一般认为,相同资历背景的官员,政绩在官员升迁中起的作用比较大。对于总体来说,政绩从来只是官员升迁一部分因素,甚至不是主要因素。因为,虽然表面上看那些经济发达地区的官员升迁较快的原因是地方经济发展速度较高,但究其原因,政绩的好坏主要和天时、地利影响较大,那些能去经济发达地区的官员,往往都有较强的政治资历和背景,政绩往往是他们升迁因素中起锦上添花作用而已。

综上所述,类似考核指标这类政绩,对于官员而言重要,但不是最重要。

知乎用户 巨蟹先生 发表

维稳。现在比 GDP 还要重要,谁要是不稳定,就会下课。

知乎用户 张海燕 发表

1 月 12 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在月度例行宏观数据发布会上表示,近期印发的多个涉及到生态文明指标的考核,对生态环境质量等体现人民获得感的指标赋予很高的分值和权重。

这些办法强化了地方党委和政府生态文明建设的主体责任,要落实 “一岗双责”,将考核结果作为各省区市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干部奖惩任免的重要依据。

这将使得各地发展成果的考核,出现导向性的变化。

“通过这些指标设计、制度设计,引导约束地方党委政府把绿色惠民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质量改善。” 赵辰昕在上述发布会上说。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五大发展理念,将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放到突出的位置,明确了到 2020 年中国环境质量总体改善的目标。

上述考核指标中,关于 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权重远远低于环境等指标,这意味着从 1949 年以来 GDP 至上的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将发生根本性变化,环境因素的考核首次置于比 GDP 更重要的位置。数据转看荐

知乎用户 东叶寺小沙弥 发表

我觉得题主思维方向有问题

政府部门最关键的绩效指标是执行力和创造力,他一定不是考察你能看到的东西。

比如最重要的是讲政治。这种东西看似很难量化,但实际上讲政治又无处不在。

这种东西是日积月累的,是在一件件大事小事中证明和凸显出来的。绝不是所谓统计数据,而是你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来的政治形象。一般某个部门汇报工作,都会挑选对自己最有利的数据,北京的数据不高,但只要比上海高就好了呀

知乎用户 张晓华 发表

中国经济增长的指挥棒发生重大变化,在对地方政府以及地方党政领导考核中,有关环境、能源资源的权重,远远超过了 GDP。

比如根据绿色指标考核体系,资源利用权重占 29.3%,环境治理权重占 16.5%,环境质量权重占 19.3%,生态保护指标权重占 16.5%,增长质量权重占 9.2%,绿色生活权重占 9.2%。其中 GDP 增长质量权重不到资源利用、环境质量权重的一半,占全部考核权重不到 10%。

具体而言,人均 GDP 增速权重仅仅占 1.83%,但是单位 GDP 能耗权重达到 2.75%;PM2.5 指标达标权重占 2.75%,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权重为 2.75%;地表水劣五类水体比例、森林覆盖率等权重也为 2.75%。

国家统计局原司长黄朗辉指出,这是中国发展方式的重大变化,近期雾霾加重,社会反响较大,反映出目前环境污染加重已经影响到人身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问题。社会已经有了共识,即单纯为了追求经济增长而导致环境质量下降,这样的增长没有任何意义。

“新的考核体系说明,未来各地要更多地确保环境质量改善,实现综合发展,而不是单纯追求经济增长。”

重大改变! 官员考核环境成重中之重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前几天回家看县里面的电视台,季度考核,各单位电视大擂台,现场直播,给定时间,各单位上去演讲,然后根据各单位的平时考核打分,重点来了,最后考核最次的一二三名上台发言检讨,考核好的最后发奖发钱

http://newpaper.dahe.cn/hnrb/html/2017-08/03/content_172774.htm
算是效绩考核新方式,看某些单位灰头土脸上去检讨,大快人心

知乎用户 「已注销」 发表

稳定程度,gdp, 最主要的是上面有多少使劲的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美中走向新对抗时代,双边关系恐难逆转

美中走向新对抗时代,双边关系恐难逆转 记者:黄安伟, STEVEN LEE MYERS 2020年7月25日纽约时报 华盛顿——美国和中国正在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地瓦解几十年来建立起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联系,让双方最强硬声音主导的新对抗时代成 …

做题家的官场指南|大象公会

对于初仕官场的平民做题家,钻研了半辈子的八股文和圣贤书都不能给他带来真切的行政经验。一本干货满满的官场指南能救他于水火吗? 文|海下 康熙四十四年(1705),康熙帝南巡,驻跸仕江宁行宫。一位退休多年的中下层官僚黄六鸿被皇帝特地召见,亲赐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