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1000以下的六亿人才是中共统治的根基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起初我也为利卡酱的话感到震惊,泱泱墙国竟有六亿韭菜月入不足千???这岂不意味着革命成功就差一步之遥?

但是你只要结合墙国的现实思考一下,你就会发现这六亿甚至更多的低收入韭菜,才是墙国危而不倒、死而不僵的中流砥柱。

六亿低收入人群正好契合六亿中国农村人口,但凡你对中国农村有一些了解,你就会发现他们依然维持着相当强韧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

我们只看到了他们微薄的收入,但却忽略了他们更少的支出。

前院种粮、后院种菜、再养两只鸡鸭鹅,食品支出这一项基本归零(除了可能买点猪肉);
他们更不可能买那二十块一杯的奶茶、上那五块钱一小时的网吧,娱乐支出基本归零;
孩子上的都是镇上的公校,每年学杂费几百块,读个几年就出去打工,教育支出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住的都是自家祖屋,有条件的攒点钱翻新或者盖新房,没条件的继续将就,但也绝不可能露宿街头,所以住房支出可能是最大的一块,但不是刚需;

现在支共还会给农村老人每月发钱,根据不同年龄从几十到二百不等,葱油们不要笑话,这点钱真的可以支撑一个老人在农村的全部生活。

所以哪怕外贸、投资、消费全凉了,哪怕中美爆发热战,哪怕所有国家都断绝跟支共的经济联系或者支共被踢出美元结算体系,甚至哪怕人民币成废纸了,这些人靠着以物易物受到的影响也非常有限。

他们不会听我们反贼的这一套、甚至不会听共产党的那一套,他们关心的只是今年收成如何,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就像进攻纽伦港这样的城市,你把电厂炸了他就举白旗了,但你进攻阿富汗或是当年的越共,结果只能是你自己深入泥潭不能自拔,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骑驴的不怕开车的。

换个例子来说,欧美经济一波动,街上就满是示威者(我认为现在的BLM示威跟疫情造成的失业有很大的关系),但你什么时候见过印度、巴基斯坦、甚至更穷的非洲人因为经济问题上街?因为什么?因为这些人压根就没经历过欧美人的富裕日子啊。

所以好多葱油反贼感觉中国人挣这么少,快起义了吧?其实恰恰相反,正因为穷,才有了更强的耐受力,正因为标准低,才有了无限下降的可能。

所以我所能想到的、唯一能对支共统治造成根本性威胁的,就是农业的自然灾害、或是共产党把耕地都收了去搞房地产(狗头),除此之外,中共治下的中国,最多南美化。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以上为未经调查的个人生活经验,欢迎任何形式的补充、纠正)

品葱用户 決不再做奴隸 评论于 2020-06-12

我很同意您說的這些生活在小農經濟體下的6億人是中共統治的根基。

當然,在成熟的時候他們也會造反。這種小農經濟環境下的男丁數量並不少。晚清的反清抗爭運動就是靠深入農村傳教、召開「講道理大會」。這些人是有道德觀念和正義感的。當時就靠「仁義之師」的原則和傳播信仰,很多農民人家都送男丁入伍,然後留守後方的大多數則為抗爭者義務提供補給和糧食:

「八月桂花滿村香,天軍待我勝爹娘。割雞我送雞胸肉,釀酒我送甜酒釀。」——1860年代的廣西歌謠。

後來抗爭力量籠絡了7千萬信教民兵。這樣數量的人就是從這些小農經濟環境下的農村發展出來的。今天,我們對自發秩序和社會建構的理解比晚清更先進。按照長槍黨的模式將農村民眾組織成教團、民團、再成軍團,某一天,抗爭的反共義士將會成為海嘯之勢。

品葱用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评论于 2020-06-12

這麼說來,如果倒退到毛時代,閉關鎖國,對延續黨的統治不是壞事

品葱用户 后入习明泽 评论于 2020-06-11

所以如果你想要革命,就得像共产党当年干的一样,破坏这些农村人的自给自足的经济,破坏他们的共同体,让他们没饭吃,从而不得不“推着小推车上前线”

品葱用户 onexzoo 评论于 2020-06-11

为什么自古农民饿死最多?因为没饭吃的时候都找他们征粮。除非把粮食种床底下,不然形势不好的时候死的就是他们,自给自足只是有饭吃的时候的幻觉

品葱用户 润之的忏悔 评论于 2020-06-11

很独特的观点,确实如果中共的执政目标是让6亿甚至14亿人有饭吃,那我必须承认你的观点完全正确,这6亿人是纯粹的自然经济,尽管闭关锁国会让城里打工的那一部分人口不得不回到农村,减少部分收入,但还不至于到揭竿而起的程度。

但是从全国的角度,这6亿人也基本没有更多榨取的空间,不可能指望剩下8亿人口的财富创造能力急剧下降之后,能够在这6亿人榨出足够的油水,维持供养现有的财政支出。所以除非一尊放弃他的秦皇汉武梦,或者各级军政大员能放下待遇组建新的生产建设兵团,不然多半还得靠这6亿人从牙缝里省出圣上的辽饷和九千岁们的锦衣玉食。

品葱用户 咸鱼之体 评论于 2020-06-11

当我听说中国月入1000以下的六亿人的时候,我对推翻中共彻底绝望了,中共依靠这些人统治到世界末日都毫无问题。

反贼们要明白一件事:中共绝对不会因为贫穷而崩溃,只会因为富裕而崩溃

品葱用户 **咸鱼之体

润之的忏悔** 评论于 2020-06-11

[

很独特的观点,确实如果中共的执政目标是让6亿甚至14亿人有饭吃,那我必须承认你的观点完全正确,这6亿…

]( “/article/item_id-410259#“)
这六亿人不是用来榨取财富的,而是用来維稳的

品葱用户 **咸鱼之体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评论于 2020-06-12

[

這麼說來,如果倒退到毛時代,閉關鎖國,對延續黨的統治不是壞事

]( “/article/item_id-410247#“)
事实上我在2010年就已经看到预言说中共会闭关锁国退回毛时代

品葱用户 Dk2s 评论于 2020-06-12

貧窮是共產主義的溫床
是社會主義的土壤
所以為了統治  ,  必須貧窮
商鞅的理論一直在這片大地被執行著

品葱用户 xhblxyz081 评论于 2020-06-11

说的挺好,而中国现在在山东搞撤村并居,就是为了眼前的收入刨了自己的根基

品葱用户 红冬里的青鱼 评论于 2020-06-12

关于这个问题,我提一个我发明的概念:“毛泽东陷阱”

\=======================================

弱民之术是法家多年的心得:
让民众维持在最低的生活水平上,好处就是题主所说的,民众去竞争统治者分给民众的一点好处。就不会去造反了。

而且,这个最低生活水平,不是一直维持不变。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这个最低生活水平,也会逐渐提高。这样就显得整个国家欣欣向荣。

我之前就分析过专制施行弱民之术的BUG:在经济下行阶段很容易崩溃。

由于民众大多生活在最低水平,专制国家也没有政府福利。意味着中底层社会应对外部风险能力很差。

那当全社会由于外部风险,导致经济长期下降,一年不如一年。
底层社会,由于抗风险能力太差,会迅速崩溃。
[b]说白了,韭菜被割完了,没有人给统治者干活了。[/b]

这里的崩溃,不是指民众起来起义,而是指底层社会失去经济造血功能,无法提供充足的劳动力,和适当人力资源。统治者想做任何事情,都发现做不成。

比如:发洪水想修水利,没有足够的工人,有工人也没有足够人给这些工人提供后勤。

同时,由于缺乏民主机制,统治者不知道应该提供给民众什么东西,社会才会改善。
这时候统治者也只能陷入被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暴力维持内部稳定。

更这时候即使有民间集体情愿,也会被朝廷视为造反,错失改善的机会。

比如香港就是典型例子。

如果中共肯给香港普选,反而会提升国际形象,有利于经济贸易等往来。但是习近平等专制者的思维里,他们觉得集体情愿是剥夺我的权力,无论民众反应什么诉求,都必须反着来。

最后当社会经济衰退到连暴力机关都无法维持的时候,只要一次偶发事件,就可能造成无政府状态,整个国家就会迅速破碎,瓦解最后发生大洪水。

我把这种:

底层社会水深火热,上层官僚却拿不出办法;
即使老百姓说出问题,也会被视为造反,而更加不作为的现象

称之为:“毛泽东陷阱”

因为毛泽东就是这种:“你指出我的错,我偏不承认,而且我就一定要反着来”的人
比如庐山会议,大家说是大跃进饿死人,他偏不承认,还想办法把指出错误的彭德怀打倒。后来7000人会议毛还想继续跃进,被大家反对,他就发动文化大革命,我偏要革命到底,把你干掉。

\===========================================

而今天,习近平明显已经陷入了”毛泽东陷阱”。

李克强说6亿人不足1000元,说明:中国底层社会惊,正在衰退。

习近平后来在求是上发文章,硬是要说中国已经实现了小康社会,大家一点都不穷。
死不认错,也没有提出任何改进民生的措施,甚至连地摊经济都给否了。

这不是他愚蠢,而是他真的不知道做什么。
这事儿在民主国家就很简单:大家说自己想要什么,然后政府花钱去办事就完事了。

而在中国,民众没有言论空间,说不出自己想要什么,为民发声、集体情愿又都被视为造反。最后大家就一起末路狂奔。

品葱用户 Don_Qwerty 评论于 2020-06-11

实际上伊朗的情况也是这样的——广大的、未受教育的农村人口,构成了反动政权的基石。

品葱用户 pcuser123 评论于 2020-06-11

楼主的看法退10年之前都还是成立的,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信息科技的普及,给越来越多的赤贫人们更多的信息,因为这些信息,年轻人会想方设法脱离小农经济。所以现在的农村基本上剩下的就是老人和孩子了。14亿人口,我不太相信农村还有6亿老人和孩子。更何况农村的老人和孩子根本不是维稳的对象。中国最不稳定的因素是农村青壮年,其次是城市里的低级白领,然后才是中产。
所以李中堂的地摊经济也是稳这第一二梯队的人。包子觉得地摊丢脸,他对自己太自信。

品葱用户 **润之的忏悔

咸鱼之体** 评论于 2020-06-11

[

这六亿人不是用来榨取财富的,而是用来維稳的

]( “/article/item_id-410261#“)
他们不会放弃榨取这六亿,就像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牺牲农村保城市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6-11

6亿人以下的基础只能维持支共不垮台,这个基础最多就是让你支当个朝鲜的基础。
但你支想要渗透全球,搞一路一带金币外交,想要搞蓝金黄搞大外宣,这6亿人以下的基础可支撑不起来。

品葱用户 地球联合国 评论于 2020-06-11

不对的。这群人根本不是什么根基。因为这群人甚至在中国的社会里不算人。
在我的观点里,你要把中国人分成两种东西:低端人口和高端人口。受益于优良的中国传统文化,这些低端人口根本没有自我意识,只会服从高端人口的命令。
在正常国家,低收入者看到别人要抢走自己的钱,哪怕是通过金融等手段偷偷的抢,只要数额超出了承受能力,在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下他们就会搞游行示威。
但中国人不一样。你就是要把他们杀了,他们也不会反抗的。“自己的命都是皇帝给的”可以说是低端人口的心理写照,不然饥荒时期,正常国家政府早玩完了,但东亚洼地的中共国没事,旁边搞死四分之一人口的高棉没事。
那么,就像任何经济原理在中国都不适用一样,在中国任何政治原理也不适用,因为中国是一个内部殖民的系统,可以看作中国政权就像朝鲜政权一样,有一个庞大且稳定的外部输血器。
总的来说,这群人对中国政治状况没有任何影响。是被日本统治还是被美国统治还是被俄罗斯统治,他们都不会任何反应的。你要去屠杀他们,他们只会跑而不会反,甚至村口架个机关枪,他们跑都不会跑。
什么农民起义,搞清楚,那是一群奴隶里诞生了一个奴隶主,他还没来得及变成高端人口,现政权已经撑不住了,于是情况变成了两个奴隶主各自带领一群奴隶争夺对所有奴隶的控制权。在这个过程中,奴隶们既不关心是谁统治他们,也不关心奴隶主让他们干什么。
理解了这个情形,你就会发现,中国政权的交替这完全取决于现有的奴隶主能不能很好的把诞生的具有奴隶主潜质的人消灭掉或者招安掉。不管是因为现有奴隶主太残暴诞生的奴隶主更有机会反抗,还是有外来实体影响,只要能控制所有精英就可以了。
古代,手段是门阀家族,后来发现对最大的奴隶主皇帝不利,于是变成了科举用以筛选精英。现在,我们知道苏联是限制人口移民出国的,为什么ccp“来去自由”?你想走走呗,不影响我继续剥削奴隶,我才懒得理你。
总之,底层人口毫无影响,自然也不算是什么基本盘。

品葱用户 Acca0429 评论于 2020-06-12

农业的自然灾害、或是共产党把耕地都收了去搞房地产—第一跟第二已經開始了,效果最快要等今年底到明年上半才看得到。

而且如果傳說中年底的災區會來的話⋯⋯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月入1000以下的六亿人才是中共统治的根基

起初我也为利卡酱的话感到震惊,泱泱墙国竟有六亿韭菜月入不足千???这岂不意味着革命成功就差一步之遥? 但是你只要结合墙国的现实思考一下,你就会发现这六亿甚至更多的低收入韭菜,才是墙国危而不倒、死而不僵的中流砥柱。 六亿低收入人群正好契合六亿 …

谈下中共为何经济崩溃的几个原因

品葱用户 tony231 提问于 9/23/2019 关于中国是否会迎来经济崩溃,向来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我无意搞一个涵盖各个领域的研究报告,花费时间的确过长 也无法做一个只分析宏观/微观经济的深入报告,个人能力和背景都不符合 只能 …

小说《少女前线之香港》片段:中共空袭香港

各位葱友们大家好本人目前的笔力有限,关于这部作品《少女前线之香港》将会不定期以片段来写,望各位葱友们理解 《少女前线之香港》片段:中共空袭香港  南海,香港以南200海里。  山东号航空母舰正在加航行,它沿着预定的区域在绕着香港周边海域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