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边界太荒谬”:瑞典颇受争议的冠状病毒策略背后的流行病学家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 | Marta Paterlini

上月,由于欧洲大部分地区对公共生活施加了严格的限制,以阻止冠状病毒的传播,这让一个国家“脱颖而出”。

瑞典没有采取封锁措施,也没有实施严格的社会隔离政策。相反,它推行的是自愿的“基于信任的”措施:建议老年人避免社交活动,并建议人们在家工作,定期洗手和避免不必要的旅行。但是边界和16岁以下青少年的学校仍然开放,包括餐馆和酒吧在内的许多其他企业也是如此。

这种方法受到了尖锐的批评。其中有22位知名科学家上周在瑞典报纸《每日新闻》(Dagens Nyheter)上写道,这是公共卫生当局失败,并敦促政客们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他们指出,在养老院中,冠状病毒的死亡人数很高,瑞典的整体死亡率也高于北欧邻国,即每百万人中有131人死亡。相比之下,丹麦每百万人中有55人,芬兰每百万人中有14人,他们均采取了封锁措施。

该策略的架构师是瑞典公共卫生局的流行病学家安德斯·泰格内尔(Anders Tegnell)。瑞典公共卫生局是一个独立机构,政府需要遵循其专家建议。泰格内尔向《Nature》介绍了这种策略。

《Nature》:你能否解释瑞典控制冠状病毒的方法?

Anders Tegnell:我认为这种方法的独特性被夸大了。与其他许多国家一样,我们的目标是使曲线趋于平坦,并尽可能降低传播速度,否则卫生保健系统和社会就有崩溃的危险。

这不是可以终止或根除的疾病,至少直到生产出有效疫苗为止。我们必须找到长期的解决方案,以使感染的分布保持在适当的水平。除瑞典外每个国家采取的措施是将人们隔离开,利用已采取的措施和执行这些措施的传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最终做法上略有不同。

瑞典关于传染病的法律主要基于自愿措施,即基于个人责任。它明确指出,公民有不传播疾病的责任。这是我们开始的关键,因为使用现行法律关闭瑞典城市的可能性不大。可以考虑对人或较小区域(例如学校或旅馆)进行隔离,但是(法律上)我们无法封锁某个地区。

**《Nature》:该方法基于什么证据?**

Anders Tegnell:谈论这种类型疾病的策略的科学依据非常困难,因为我们对此知之甚少,而且我们每天都在学习。关停、封锁、关闭边界—我认为没有任何历史科学依据。我们检视了许多欧盟国家,查找他们在这些措施开始实施之前是否发表了任何有关这些措施影响的分析,但我们几乎没有看到任何(资料)。

我认为关闭边界是荒谬的,因为COVID-19现在在每个欧洲国家中都存在,我们对瑞典境内的流动更加关注。

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会更加努力:不断提醒人们采取(防疫)措施,并在需要调整的地方做出改进。我们不需要完全关闭一切,因为这会适得其反。

**《Nature》:瑞典公共卫生局如何做出决定?**

Anders Tegnell:该机构的大约15个人每天早上开会,并根据数据收集和分析更新决策和建议。我们每周与地区当局进行两次对话。

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争论是针对老年人的护理机构,我们在这些地方记录了非常不幸的冠状病毒爆发情况。与我们的邻国相比,这导致瑞典的死亡率更高。调查还在进行中,因为我们必须了解哪些建议未得到遵循以及原因。

**《Nature》:这种方法被批评过于宽松。你如何应对这些批评?你认为这会给人们的生命带来不必要的威胁吗?**

Anders Tegnell:我不相信有这种风险。该公共卫生机构已按地区发布了详细的模型,在住院率和每千次感染中的死亡人数方面,得出的悲观结论比其他研究人员要少得多。尽管有所增加,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造成伤害。当然,我们正在进入流行病的另一个阶段,在接下来的几周中,我们将看到更多的病例—重症监护病房中会有更多的人—但这与其他任何国家一样。在欧洲,没有任何地方能够大幅度降低传播速度。

关于学校,我有信心他们将在全国范围内保持开放。我们正处于这种流行病中,我认为,科学表明在现阶段关闭学校是没有道理的,必须在流行病很早就关闭学校才能取得效果。在拥有瑞典大部分病例的斯德哥尔摩,我们现在已经接近曲线的顶端,因此在这个阶段关闭学校毫无意义。此外,年轻一代保持活跃对精神和身体健康也有帮助。

研究人员批评该机构没有完全承认无症状携带者的作用。你认为无症状携带者有问题吗?

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无症状可能会传染。但是与表现症状的人相比,传播量可能很小。在钟形曲线的正态分布中,无症状者位于边缘,而曲线的大部分被有症状者占据,这是我们真正需要终止的。

**《Nature》:你认为该方法是否成功?**

Anders Tegnell:很难知道,真的为时过早。每个国家都必须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实现“群体免疫”(当很大一部分人口对感染免疫,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在无法免疫的人群中传播),而我们将以不同的方式实现。

有足够的信号表明我们可以考虑群体免疫,考虑再次爆发。到目前为止,全球鲜有再感染病例的报道。我们不知道群体免疫能持续多久,但是肯定存在免疫反应。

*《Nature》:如果是现在爆发,*你在做法上会有什么不同?**

Anders Tegnell:我们低估了养老院中的问题以及如何采取措施,我们应该更彻底地控制养老院中的疫情。相比之下,承受巨大压力的卫生系统应始终比疫情先行一步。

**《Nature》:你对策略满意吗?**

Anders Tegnell:是的!我们知道,COVID-19对老年人来说非常危险,这当然很糟糕。但是从大流行来看,还有比这更糟的情况。我们目前面临的大多数问题不是由于疾病,而是在某些情况中没有适当的措施可采取:老年人的死亡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我们正在努力。

此外,我们的数据表明,今年流感和冬季诺如病毒数量持续下降,这意味着社交距离和洗手等措施是有效的。在谷歌的帮助下,我们看到瑞典人的流动急剧下降。我们的自愿性策略产生了实际效应。

2020年4月21日

原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1098-x?utm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瑞典找到应对新冠病毒的好办法了吗?

**来源 | National Review ** 与其他国家都不同的是,到目前为止,它既避免了隔离,也避免了经济崩溃。 如果COVID-19全球疫情在未来几周内渐渐销声匿迹——远早于恐慌者们声称的几个月时间,这些人很可能会立即转向,并为自 …

方舟子:“群体免疫”不等于放任自流

文 | 方舟子 不久前我写了一篇文章《遏制新冠病毒只能靠“群体免疫”》,澄清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对“群体免疫”的错误理解,科普了“群体免疫”这个概念。不料这篇文章引起了一场风波,连累发表该文的微信公众号被销号。饶毅本人没有公开回应,倒是有一 …

纽约州近14%居民有新冠抗体,美国群体免疫还有多远?

尚无证据表明血清检测可以证明人体对于新冠病毒的免疫力,获得群体免疫的前提是50%-70%比例人群呈现隐性感染或发病 文 | 《财经》记者 信娜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 | 王小 在全球抗击新冠疫情过程中,“群体免疫”一直是个有争议的热词。较 …

方舟子:可怜的稀粥——评网红医生的粥论

文 | 方舟子 王蒙写过一篇小说《坚硬的稀粥》,那是以稀粥作为政治隐喻,并非真与稀粥有仇。网红医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却是真的与稀粥有仇,最近至少在五个场合呼吁中国人不要喝粥。他主要是针对三个群体: 对中国小孩:“绝不要给 …

王亚军:“印度”人口死一半,还照样是人口大国。

人类演化的历史进程中,要面对的灾难里最恐怖的不是地震、洪水、火山爆发和龙卷风,而是瘟疫。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敌人每次降临都能够把无数条鲜活的人命收割掉,令人类毫无反抗之力。 盖因受制于医疗水平与科技手段,原始人类社会面对恶性传染病就只能用人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