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低估了QAnon阴谋论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乔治亚州第十四国会选区位于亚特兰大的西北部,自2013年以来一直被共和党参议员汤姆.格雷夫斯(Tom Graves)所代表。作为一个在南方腹地,白人占据接近85%人口并且高度农业化的地区,这里一直是共和党和保守主义最为稳定的票仓之一:在2016年,特朗普在这里获得了75%的选票,而希拉里只有22%。2019年,格雷夫斯宣布将会退休,不再继续参与选举。在共和党的初选中,神经学家约翰·考恩(John Cowan)和商业经营者玛乔丽·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进入了8月11日的决选,在8月11日的共和党决选中,格林以14.9%的优势击败了考恩,并在第二天收到了特朗普的推特祝贺。这意味着,格林进入国会并且成为议员几乎是板上钉钉。

格林的胜利和特朗普的贺信没有让国会内部的共和党人感到丝毫的欣喜;恰恰相反,因为她的崛起,这些迫切想要夺回众议院的元老保守主义者们心急如焚。他们迫不及待地谴责了格林和她的一系列言论,对这些说法表示“零容忍”,“令人作呕”,“以最强力度谴责”。

为什么?从表面上看,这一切源于格林在Facebook上面发表的一系列骇人听闻的视频。在视频中,格林认为穆斯林没有资格任职于美国政府;黑人“被民主党蓄养为奴”;犹太裔慈善家索罗斯是“纳粹余辜”,“人民公敌”,“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资助者”;如果她是黑人将会对“代表内战以来的进步”的邦联雕像感到骄傲;因为奴隶制的结束,种族之间的区别已经完全不存在。

然而,在这一份份谴责声明之中都被忽略或一笔带过的,是这些国会共和党人最为担心的事情:格林是一名坚定的QAnon阴谋论拥护者。

在特朗普于2017年不知所云地在一场晚宴中说这是“暴风前的平静”之后,这些网络阴谋论者开始逐渐寻找到了一个证明自己想法的契机。在他们的认知中,特朗普正在和政府之中阻挠他揭露这场大型阴谋的对抗之中遇到了许多的阻力,所有针对他的负面新闻和对于他的批评都是这些"深层政府"对他泼的脏水。

在4chan上,一个自称 “Q “的匿名人士,自称是特朗普政府的高层,开始用 “暴风雨前的平静 “来暗示特朗普即将宣布拘留大批高级政要,以揭开他们崇拜撒旦,参与人口贩卖,儿童性虐待,甚至是在宴会上食用这些孩子的铁证。之后,这个理论除了发展到了8chan,8kun等游离于暗网的论坛之外,也在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TikTok, Reddit等主流社交媒体上形成着各种小组,尝试着以自己的形式理解Q一次次如同谜语的推送。

在2018年8月,在特朗普举行的一场支持者集会中,到处都充斥着QAnon的符号,和他们的支持者最热爱使用的一句口号:“我们一个人走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走(Where we go 1 we go all, WWG1WGA)”。一名记者在尝试努力报道新闻时被后面挥舞QAnon标志的支持者们不断挑衅和羞辱的照片,成为了新闻界初步开始理解这场“风暴”的开端。

对于格林而言,接触QAnon似乎只是一个保守主义特朗普支持者必须要去做的一件事情。在NBC新闻记者发现的在线记录之中,他们在格林的个人网站上发现她是一个十分积极的在线媒体作家。她所发布的机构全部位于位于主流之外,其中包括曾经被史蒂夫.班农长期管理的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和发布过“瑞典禁止强制疫苗接种”和“尼克松隐瞒外星人证据”等阴谋论的假新闻网站YourNewsWire。

早在2017年9月,格林就坚定地认为,自己在这些网站中发现了民主党从事一系列恐怖行动的铁证。在一篇给右翼论坛“美国真相探求者(American Truth Seekers)”的文章中,她这样评价自己所搜集的一系列似是而非的信息:“我们都愿意称之为阴谋论,并选择相信这些东西并不存在。那些纯粹的邪恶,没有人愿意相信的事情正在发生。我们再也不能回头了。”

很快,她发现Q和她一样似乎迫不及待地在寻找着这些有关民主党的不安信息。她很快就全盘接受了这些信息,其中包括所谓“克林顿杀人名单”,“拉斯维加斯枪击案是自导自演”,甚至“9/11恐袭是内部操作”等十分危险的思想。至今为止,每一次面对质疑的时候,她都会坚定不移地把指责面向对方,认为对方要么是“深层政府”的支持者,要么是“没有看到真相”。

两年过去了之后,当全美国意识到这个与真相为敌的女子即将进入华盛顿的时候,才明白QAnon已经早从一个边缘的疯狂理论变成了主流思潮和政治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让人感到悲哀和恐惧的是,这场浪潮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根据Axios的报道,截止到7月13日,11名共和党国会提名人公开支持或捍卫QAnon阴谋论运动或其某些信条。在科罗拉多州第三国会选区,打败了现任众议员斯科特.蒂普顿(Scott Tipton)的劳伦.贝博特(Lauren Boebert)公开表示,她希望QAnon是真实的,因为这只意味着美国越来越富强,而人民正在回归保守的价值观。在索马里裔穆斯林民主党议员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的明尼苏达州第五国会选区,她的共和党竞争对手丹妮尔.斯泰拉(Danielle Stella)除了大量转发QAnon的内容之外,甚至令人作呕地发布了一条推特,号召奥马尔被绞死。因此,推特关闭了她的账号。

和疫苗阴谋论一样,QAnon有着一个看似高尚的目的:为了孩子。从这一概念正式形成之前的“披萨门”之中就可以看出这一似乎永远不会改变的主题。一首歌词,一张照片,甚至是完全虚假的信息,任何一个被他们视作敌人的对象都在无时无刻地暴露着这些人是“秘密娈童圈”的成员。就在8月,英国哥特摇滚乐队The Sisters Of Mercy的一首名为“肾上腺素红(Adrenochrome)”的歌曲,成为了他们最新关注的重点。在这首歌的评论区和相关搜索之中,许多QAnon的相信者都认为这首歌的名字和它所代表的那种物质是希拉里,索罗斯和好莱坞所参与虐待儿童的最新铁证。在7月31日,他们甚至煞有介事的以“孩命攸关(Child Lives Matter)”的名义在好莱坞举行了一场小规模的抗议。

自从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后,有关于肾上腺素红的谷歌搜索就疯狂地增长着。这种产品本身是一种很容易找到的化合物,通常以淡粉色溶液的形式出现,由应激激素肾上腺素氧化形成。它没有被FDA批准用于医疗用途,但是研究者可以以低廉的价格购买这一合成物。在一些20世纪的研究中,曾经存在过对于这种物质是否能够引发精神病的探索,但是全部无疾而终。早在QAnon形成之前,就已经在许多角落中存在着肾上腺素红只有通过折磨儿童来获取他们的氧化荷尔蒙恐惧才能形成的说法。身为知名作家和反乌托邦主义者的赫胥黎和亨特.S.汤普森都是这一理论的相信者。在有关于他们讨论肾上腺素红的作品被发送到4chan上后,这种物质很快就与光明会,犹太长老,秘密协会,蜥蜴人等阴谋理论扯上了关系。他们认为,通过抢劫孩子,夺取肾上腺素红,这些长老们能够获得永生。事实上,The Sisters of Mercy的那首歌原本的歌词中,也是对于大量源于汤普森对于这一物质在天主教学校中被修女用于控制学生的一系列推测。

大约在2018年,这些社区已经几乎完全转型为全职QAnon的传播者之后,网络上出现了大量有关于这种物质的离奇推测。一部自导自演的“纪录片”认为社会精英们正在用肾上腺素红来炒作数字货币的价格;因性丑闻被FBI调查的纽约政客安东尼.维纳(Anthony Weiner)的电脑上,被推测藏有举行肾上腺素红提取仪式的视频;在Reddit上,人们在r/adrenochrome的论坛上大肆散播着这一离谱的理论,直到它于7月被关闭;在Facebook上,一个有关肾上腺素红的小组首页推送着一份内容庞杂的介绍,其中包括了许多令人熟悉的阴谋论,其中包括贾斯汀.比伯的Yummy视频和被未知凶手绑架杀害的儿童模特琼本内.拉姆塞(JonBenet Ramsey)。

在这个至今开放,成员超过2.2万人的小组,在介绍中说到:“肾上腺素红的使用在我们的社会中很普遍,是时候让我们对这些事实有一个大规模的觉醒,并开始对其原因进行教育了。WHY、HOW、WHEN、WHO、WHERE和WHY,我们应该从上到下对我们的社会更加’睁大眼睛'…”

记者Tarpley Hitt认为,QAnon的痴迷有一个方面类似于汤普森和赫胥黎的文学批评:每一个时事都有隐藏的意义,全球罪犯急于通过符号来表明他们的罪行,就好像有数以百万计的信息急切等待仔细读者来准确解读它们。QAnon的支持者们迫不及待地拥护和支持几乎所有的现有成型阴谋论,并坚定不移地认定这一切都是集合出的阴谋,是特朗普总统和极少数“爱国者”在无尽的压力下需要对抗的邪恶势力。先前的漂白剂Plandemic事件中,都存在着Q的幽灵。

传播学研究者Britt Paris和Joan Donovan认为,类似于这种因为过于离谱而被大众广泛忽略的阴谋信息,具有可怕的“隐藏病毒性”。在一篇有关于虚假信息的研究报告中,他们认为在线社区惯用的内容分类集中了这些危险的想法,也阻止了记者和社会组织能够更及时地发现并报告这些信息。这种现象可以自如地存于暗语、emoji和单词中,常见到再严格的用户协议也不在其控制和禁止的能力范围内。即使在Twitter、Facebook和TikTok关闭了一些群组,并删除了成千上万的视频和讨论之后,收集肾上腺素仍然是一些网络社区的主要话题。

由于肾上腺素相对不重要,科学家、记者或学者对它的报道并不多。这就产生了一个数据空白,一个没有权威来源的可靠信息的真空。在一个数据空洞中,搜索算法显示的是可用的内容,而不是精心策划的本地、及时和相关的内容;这一切都是沾染错误信息和阴谋论的完美条件。当毒性的社会态度和虚假信息一起像病毒一样传播的时候,肾上腺素红就会和其他阴谋理论一样被极右翼归咎于“撒旦”和“全球主义者”们。现代对肾上腺素的痴迷,是一种血液诽谤(注:中世纪时认为犹太人会用基督徒小孩的鲜血进行宗教祭奠仪式的谣言)的时代置换。

在谷歌中搜索“adrenochrome”,会提示一个知识面板,这是一个来自维基百科的自动生成的信息框,上面有对化合物和一些学术研究的描述。然而,维基百科那篇文章的编辑历史显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编辑们一直在删除添加虚假信息的企图。在谷歌图像节目中,观众将面对大量关于失踪儿童的信息图表、被篡改的名人和政治家的图片,以及如何进一步寻找“证据”的指导。DuckDuckGo和其他搜索引擎会在最初的搜索结果中反馈更离谱的结果。真正的科学元素被合并成事实上不连贯的框架,导致文档的宝库很难在主流搜索引擎中找到。这些都是支撑那些毫无根据的想法的隐藏病毒性的基础。这些新的阴谋通过标签和评论在各个平台上毫不费力地传播。

与保护孩子截然相反的是,QAnon的相信者在洗脑下无数次伤害着孩子。在马萨诸塞州,一名29岁的年轻父亲Alpalus Slyman坚信深层政府的成员将会派出警察来绑架自己的五个孩子,所以他强行将他们放在了车上,以接近每小时180公里的速度疾驰,并且将自己和警察的飙车在社交媒体上直播。

在这一过程中,Slyman和自己的妻子就是否存在一个涉及好莱坞、民主党政客、索罗斯和希拉里的绑架、虐待和吞噬儿童的秘密集团,以及这个集团是否此刻就要用警察抢走他们的孩子而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眼看着自己无法说服丈夫,Slyman的妻子跳车逃生并且迅速报警。在车上,Slyman不停地给自己8个月到13岁不等的孩子们教育QAnon的意义,并且一次次恳求特朗普和Q保护自己。Slyman的女儿告诉她的父亲,她在为这些神秘的阴谋家工作,试图让他停下来,但是失败了。最终,Slyman的车一直从波士顿开到了新罕布什尔州,直到撞上了一辆警用巡逻车才停下。

在此之前,一些QAnon的积极成员曾经多次号召自己的支持者们给孩子服用漂白剂或者“奇迹矿物溶液”来治疗自闭症和COVID-19。而Slyman的疯狂行为背后也存在着一股类似的力量:这一小组的首领是Timothy Holmseth,一个自称“五角大楼恋童癖专案组”代言人的中年男人。事实上,因为违反了人身限制令,他现在是一名司法部的逃犯。为了避免被发现,Holmseth每次都会去提供免费WiFi的快餐馆里直播,号召民众支持这个专案组。

五角大楼当然没有什么“恋童癖专案组”。然而,这并不能停止他的成功:运用着反政府阴谋思想中极其常见的“儿童运输隧道”一说,他声称“专案组”在纽约市地下监狱救出了数万名受虐的 “鼹鼠儿童”。虽然这一说法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甚广,但是所谓的 “鼹鼠儿童 “或其父母都从来没有出现或者作证过。

从历史的角度回溯,新兴的QAnon不断利用儿童作为宣传主题的行为,正在继承并且发扬着一些反动的内核。

许多有关于儿童虐待的传闻由于存在着强烈的刻奇视角和满足着对于未知的本能恐惧,也就不难被广泛地运用于谣言之中。但是除此之外,这种阴谋论火爆的另一原因,则是社会发展途中对于性别平等的积极对抗。随着女权主义思想在六七十年代的崛起,许多女性开始不再担任家庭主妇,全职进入不同行业的工作。大力推广家庭价值和保守主义价值观的里根成为总统之后,出现回潮的保守主义对于女性所获得的新身份存在着强烈的犹疑。

女性当时占据绝对主流的日托服务,成为了这场思潮攻击的首要对象。早在1971年,尼克松总统就否决了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日托系统的《儿童综合发展法案(Comprehensive Child Development Act)》。在否决的信息中,尼克松使用了他的特别助理帕特.布坎南(Pat Buchanan)敦促他的“红色诱饵”措辞,称该项目将把国家的道德权放置于个人家庭之上。反对强奸和邪教的一系列运动中所流行的无条件相信指控者和“受害者”的运动也造成了这种恶劣的影响:在加州爆发了恶名昭彰的麦克马丁学前班事件(注:两名运营学前班的麦克马丁家族成员被指控性虐待儿童,该案最终因缺乏证据被法官驳回)之后,全美国的媒体都似乎在报道着有关于日托班的性虐待,但是这些传闻从未成为现实。

在性别认同运动成为社会斗争重要话题的当下,网络阴谋论自然不介意将自己同样存在芥蒂的性少数包括为这一阴谋的一部分。这也正是为什么,尽管Q自己并没有特地提及过LGBTQ群体,他们的支持者却对于这些问题表现出了无尽的焦虑。为此,QAnon的社区中曾经传播过类似于“LGBTP(注:P指的是Pedofile,即恋童癖)”,“认为自己是小孩的成年人意识不到自己是恋童癖的‘四叶草性别’”,“恋童癖自我定义为‘年龄流动’”等污名化性少数群体的险恶谣言。

当这些污名化开始大规模传播的那一刻,QAnon的野心和政治性就拥有了新的定义。任何有关于儿童的新闻和信息都可以被利用来制造恐慌,而当权者可以通过这种道德恐慌来阻挠有价值的变革的发生。一个玩具的声音,一个家具店的标价,都可以被没有相关背景的人像野草籽一样四处传播,而这时候,参与者甚至不需要自己成为QAnon的相信者,就已经替Q做了他自己恐怕都想不到的事情。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量,QAnon在宣扬有关于儿童的一系列谣言的同时,将真正付出努力打破恋童链条和阻止人口贩卖的力量排挤到了边缘。

在其CEO扎克伯格坚持下坚决不做“真相仲裁者”的Facebook成为了他们大量引诱新人的乐土。在那里,QAnon的支持者们可以加入不同的育儿群组,通过传播一系列骇人听闻但是真实性存在疑问的绑架儿童问题和#Savethechildren的标签来吸引入世未深的读者的关注。这一标签的英文,正好与国际儿童组织“救助儿童会”的英文名称相同。这也意味着,在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搜索这一标签时,将会不可避免地大量阅读到数量浩瀚的“恋童邪教”,“肾上腺素红”等虚假信息。

该策略的反常之处部分在于,儿童性交易是一件真实而可怕的事情,一些有政治关系的人,包括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已经被可信地指控剥削未成年女孩。无论你的政治立场是什么,公开反对剥削儿童都不是一个令人反感的立场。有些时候,他们则会将事实信息描绘成符合自己预设的形态:当美联社的一篇关于特朗普政府向关押人口贩运幸存者的组织提供3500万美元资助的文章出现的时候,它成为了Facebook上分享最多的故事之一。此前,QAnon小组就频繁的将这篇文章拿来作为特朗普总统正在秘密打击精英恋童癖的证据。

任何与事实相去甚远的信息都可以被人们的道德恐慌所主流化。在6月和7月,在线家具网站Wayfair因为橱柜的价格比正常认知昂贵数倍,而被指控参与地下儿童交易。QAnon虚假地声称,Wayfair的一名员工曾被拍到与为爱泼斯坦提供未成年女子的社交名媛吉斯莱恩•马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在一起。在QAnon小组之外渗透入其他社交媒体小组的成员炒作了这条谣言,从而引发了更为广泛的关注。在Instagram上,到处都是并不了解QAnon的生活博主关于Wayfair贩卖儿童的担忧。到了最后,就连特朗普的竞选团队都开始在推特上大量转发有关于反对人口贩卖的内容。数据显示,有关于#Savethechildren的互动在这一过程中增长了500%。

这样的事情一再地发生着:在请愿网站Change.org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有关于要求调查玩具公司孩之宝所出品的魔发精灵(Trolls)玩具的需求。根据孩之宝的产品介绍,这个12英寸高的娃娃主要面向4岁及以上的儿童,“当她被挠痒痒时,会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咯咯笑”。它唱的是梦工厂动画电影《魔法精灵2》中的歌曲“Trolls Just Want to Have Fun”。一名犹他州的母亲发现当按下接近玩具的隐私部位的时候,它也会发出咯咯笑的声音。这名母亲在一段短视频中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你们都知道,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关于儿童的性交易还有一些事情被扔在我们的孩子的脸上来修饰他们,让他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有点视而不见。”

在一份声明中,孩之宝认为,这个功能是为了在娃娃坐着的时候做出反应而设计的,但是传感器的未知可能并不恰当。然而,在QAnon的论坛上,如获至宝的阴谋论者们却坚定地认为,这个娃娃就是社会精英常态化儿童虐待的又一铁证。

关于人口贩卖和未成年性剥削的内容本身是无可厚非的。然而,关注人口贩卖的组织也对《纽约时报》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因为QAnon所传播的这些新闻,他们在热线电话和邮件中收到了大量的虚假投诉,要求这些组织尽快调查孩之宝,好莱坞,希拉里和Wayfair。

对于民主党和主流媒体而言,不去及时地阻止一套成型的偏激理论似乎是一种奇特的惯例。在2009年,奥巴马担任总统一年之后,民主党逐渐发现有一部分新的共和党参选人对于经济问题,特别是税收和国债情有独钟。很快,这些人组成了规模宏大的抗议,用尽了一切政治手段来制止税率的上升,并且号召缩减美国国税局的经费。2010年和2014年的选举中,这些自称为“茶党”的保守派们陆续登上了政治舞台,为日后特朗普的登场埋下了伏笔。现如今,共和党的多名高级政要,包括得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众议院少数党党鞭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犹他州参议员麦克.李(Mike Lee),国务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都是这场运动之中崛起的重要成员。

如今,QAnon的势头比茶党运动只会更可怕:Facebook向NBC新闻提供的文件显示,排名前10的QAnon群组共有超过100万名成员,其中来自更多热门群组和页面的成员总数和关注者人数超过了300万。共同算下来,Facebook现在共有1000个活跃的QAnon小组。

除了社交媒体本身的特性和特朗普的放任纵容之外,COVID-19的疫情也让信息在这场真相与谣言的战争中变得愈加不为透明。

自从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以来,拒绝接受政府支配的极端分子开始了一场规模浩大的关于持续封锁的抗议。许多身着民兵服饰的男女老少耀武扬威地走到各地政府和医院的门口抗议强制佩戴口罩和商业无法开放的需求,并且认为这一切都只是尝试阻挠特朗普的一场阴谋。在俄亥俄州,抗议者们骄傲地打出了QAnon的标语,要求该州持续封锁政策的共和党州长迈克·德瓦恩(Mike DeWine)立刻下台。

这些突如其来的抗议者从何而来?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都是社交媒体的影响者,他们在大流行期间开始接触和参与社交媒体上的健康社区、宗教团体和新时代团体,然后被算法一步步以交流能量,宗教或者治疗的名义引入QAnon这样的极端主义团体。当一个人正常和他人出门社交的时间被限制令所阻挡,而且很有可能因为疫情失去了原本的工作时,社交媒体上的无底洞可以满足花费时间的绝对需求,一步步侵蚀着一个人的正常思维。由此,一个崭新的QAnon相信者诞生了。

这种现象的普遍从谷歌搜索之中就可以看出:有关于QAnon的记录,在疫情全面爆发之后激增了数倍。

除了支持特朗普,号召调查恋童癖这些相对政治化的话题之外,QAnon阴谋论最让这些人感兴趣的原因在于他们是推进停止封锁,让生活“重归正规”的主要力量。在他们看来,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一名为了公共卫生安全贡献了接近50年人生的医生,才是这场危机的元凶首恶。在社交媒体上,有大量的人开始从3月份就在号召解雇福西,而他们并不都是右翼特朗普支持者。福西成为攻击集中点的直接原因,就在于相比于特朗普,对于公共健康问题有专业训练的他并不对这场疫情乐观,也不会用“功夫病毒”,“中国病毒”等带有种族色彩的词汇来形容这场灾难。

QAnon小组的首领和有影响力的视频博主往往会号召自己的支持者来用最极端的方式证明病毒的虚假。在加利福尼亚州,一名拒绝佩戴口罩的女子将其他遵守防疫规定的顾客称作“民主党的猪”;在蒙大拿州,一名女子在直播中故意不戴口罩向路人咳嗽;然而更常见的,还是他们在网上不断扩散和传播的一条条有关于否认病毒存在的荒唐谣言。这其中最险恶的莫过于声称福西曾经和希拉里,奥巴马一起参观过武汉病毒研究所,在那里谋划了这场大流行的发生。

除了封禁了几个小组之外,Facebook对于这场因为自己的平台得以枝繁叶茂的危险理论并没有什么更为合理的动作。早在6月,扎克伯格就面对过他的员工的集中抗议,希望他能够成为真相的实际仲裁者。在没有外界合理纠正的情况下,不作为也变成了一种作为。为了保证自己的“中立”,BuzzFeed News的报告表明,据报道,Facebook删除了针对读者众多的右翼账号的错误信息警告,并解雇了一名收集Facebook给予此类网页优待证据的员工。

在疯狂的阴谋论以比病毒更快的速度传播到每一个人的社交媒体上的时候,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对于这个支持自己的邪教给予并不缄默的助推,支持格林的那条推特就是一个铁证。8月14日,当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有关于格林和她所坚定支持的QAnon的问题时,他选择了躲避,声称自己只是在支持一个获得了巨大成功的政治候选人而已。

当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Adam Kinzinger选择保持自己的良心,不遗余力地谴责QAnon运动时,却在推特上遭到了特朗普选举团队通讯部副总监Matt Wolking的质疑:“你什么时候会谴责民主党人捏造的斯蒂尔档案(注:内容遭到质疑的一份涉及特朗普负面新闻的情报报告)和阴谋论?这才是俄罗斯的实际宣传。”

Tom Brenner / The New York Times

QAnon最早的一批观察者,作家和播客主播特拉维斯.维尤(Travis View)提出,特朗普从上任一开始就固执地在坚信自己不能成功正是因为不断地在受到教条而古板的深层政府的不断阻止。当国内局势因为新冠疫情和反种族歧视抗议而逐渐焦灼的时候,没有什么比一个坚信自己永远都不会犯错的阴谋论更能够让自己不自责。

特朗普在2017年所引用的“风暴”一词,成为了这些人一个不变的信条。但是风暴究竟是什么?维尤认为,这不过是宗教之中末世论的一个变形。在这一末世论中,对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原有评判最终被推翻,核心家庭被恢复到它应有的位置。他说:“‘风暴’过后,他们经常谈论的一件事是,他们想象经济将会恢复,这样一来,一个人的收入就可以再次支撑一个家庭。他们想象传统的性别角色和规范会得到维护,孩子们的成长方式会回归到过去的样子。”

  1. Breland, Ali. “Epstein Is a Real Pedophile. Why Are QAnon and Pizzagate so Focused on Fake Ones?”Mother Jones, 18 July 2019, www.motherjones.com/politics/2019/07/why-are-right-wing-conspiracies-so-obsessed-with-pedophilia/.

  2. Breland, Ali, and Sinduja Rangarajan. “How the Coronavirus Spread QAnon.”Mother Jones, 23 June 2020, www.motherjones.com/politics/2020/06/qanon-coronavirus/.

  3. Brown, Michael F. “Marjorie Greene, the QAnon Anti-Semite Gun Fanatic Who Loves Israel.”The Electronic Intifada, 8 Aug. 2020, electronicintifada.net/blogs/michael-f-brown/marjorie-greene-qanon-anti-semite-gun-fanatic-who-loves-israel.

  4. Bump, Philip. “Analysis | Trump’s Quiet Acceptance of QAnon Has Become Something Bigger.”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12 Aug. 2020, 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0/08/12/trumps-quiet-acceptance-qanon-has-become-something-bigger/.

  5. Collins, Ben. “How QAnon Rode the Pandemic to New Heights - and Fueled the Viral Anti-Mask Phenomenon.”NBCNews.com, NBCUniversal News Group, 16 Aug. 2020, www.nbcnews.com/tech/tech-news/how-qanon-rode-pandemic-new-heights-fueled-viral-anti-mask-n1236695.

  6. Collins, Ben, and Brandy Zadrozny. “Twitter Bans 7,000 QAnon Accounts, Limits 150,000 Others as Part of Broad Crackdown.”NBCNews.com, NBCUniversal News Group, 23 July 2020, www.nbcnews.com/tech/tech-news/twitter-bans-7-000-qanon-accounts-limits-150-000-others-n1234541.

  7. Crawford, Blyth. “Chan Culture and Violent Extremism.”GNET, 31 Dec. 2019, gnet-research.org/2019/12/31/chan-culture-and-violent-extremism-past-present-and-future/.

  8. Friedberg, Brian. “The Dark Virality of a Hollywood Blood-Harvesting Conspiracy.”Wired, Conde Nast, www.wired.com/story/opinion-the-dark-virality-of-a-hollywood-blood-harvesting-conspiracy/.

  9. Hananoki, Eric. “QAnon Candidate Marjorie Taylor Greene Is a 9/11 Conspiracy Theorist Who Claimed That There’s No Evidence a Plane Crashed into the Pentagon.”Media Matters for America, 13 Aug. 2020, www.mediamatters.org/congress/qanon-candidate-marjorie-taylor-greene-911-conspiracy-theorist-who-claimed-theres-no.

  10. Hitt, Tarpley. “‘Adrenochrome’: QAnon’s Imaginary Drug Hollywood Is ‘Harvesting’ From Kids.”The Daily Beast, The Daily Beast Company, 14 Aug. 2020, www.thedailybeast.com/how-qanon-became-obsessed-with-adrenochrome-an-imaginary-drug-hollywood-is-harvesting-from-kids?via=twitter_page.

  11. Knutson, Jacob. “11 Republican Congressional Nominees Support the QAnon Conspiracy Theory.”Axios, 12 July 2020, www.axios.com/qanon-nominees-congress-gop-8086ed21-b7d3-46af-9016-d132e65ba801.html.

  12. LaFrance, Adrienne. “The Prophecies of Q.”The Atlantic, Atlantic Media Company, 22 June 2020, 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20/06/qanon-nothing-can-stop-what-is-coming/610567/.

  13. Link, Devon. “Fact Check: ‘Clovergender’ Isn’t Part of the LGBTQ Community.”USA Today, Gannett Satellite Information Network, 30 July 2020, www.usatoday.com/story/news/factcheck/2020/07/30/fact-check-clovergender-not-lgbtq-gender-sexual-identity/5504085002/.

  14. Mogensen, Jackie Flynn. “To Celebrate the Fourth, Michael Flynn Posts a Pledge to Conspiracy Group QAnon.”Mother Jones, 5 July 2020, www.motherjones.com/politics/2020/07/to-celebrate-the-fourth-michael-flynn-posts-a-pledge-to-conspiracy-group-qanon/.

  15. Mutnick, Ally, and Melanie Zanona. “House Republican Leaders Condemn GOP Candidate Who Made Racist Videos.”POLITICO, POLITICO, 9 Aug. 2020, www.politico.com/news/2020/06/17/house-republicans-condemn-gop-candidate-racist-videos-325579.

  16. Paris, Britt, and Joan Donovan. “Deepfakes and Cheap Fakes.”Data & Society, Data & Society Research Institute, 18 Sept. 2019, datasociety.net/library/deepfakes-and-cheap-fakes/.

  17. Parker, Paul Edward. “Hasbro Removes Doll after Complaints It Grooms Children for Abuse.”Providencejournal.com, Providencejournal.com, 5 Aug. 2020, www.providencejournal.com/news/20200805/hasbro-removes-doll-after-complaints-it-grooms-children-for-abuse?utm_source=web_push&utm_medium=referral.

  18. Roose, Kevin. “Think QAnon Is on the Fringe? So Was the Tea Party.”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13 Aug. 2020, www.nytimes.com/2020/08/13/technology/qanon-tea-party.html.

  19. Roose, Kevin. “QAnon Followers Are Hijacking the #SaveTheChildren Movement.”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12 Aug. 2020, www.nytimes.com/2020/08/12/technology/qanon-save-the-children-trafficking.html.

  20. Rosenberg, Matthew, and Jennifer Steinhauer. “The QAnon Candidates Are Here. Trump Has Paved Their Way.”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14 July 2020, www.nytimes.com/2020/07/14/us/politics/qanon-politicians-candidates.html.

  21. Rosenberg, Matthew, et al. “Marjorie Taylor Greene, a QAnon Supporter, Wins House Primary in Georgia.”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12 Aug. 2020, www.nytimes.com/2020/08/11/us/politics/marjorie-taylor-greene-qanon-georgia-primary.html.

  22. Sen, Ari, and Brandy Zadrozny. “QAnon Groups Have Millions of Members on Facebook, Documents Show.”NBCNews.com, NBCUniversal News Group, 11 Aug. 2020, www.nbcnews.com/tech/tech-news/qanon-groups-have-millions-members-facebook-documents-show-n1236317.

  23. Silverman, Craig, and Ryan Mac. “Mark Zuckerberg Says Facebook Doesn’t Want To Be The ‘Arbiter Of Truth.” Its Fact-Checkers And Employees Say It Already Is.”BuzzFeed News, BuzzFeed News, 13 Aug. 2020, 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craigsilverman/facebook-arbiter-truth-fact-check-mark-zuckerberg.

  24. Silverman, Craig. “Facebook Fired An Employee Who Collected Evidence Of Right-Wing Pages Getting Preferential Treatment.”BuzzFeed News, BuzzFeed News, 6 Aug. 2020, 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craigsilverman/facebook-zuckerberg-what-if-trump-disputes-election-results.

  25. Solender, Andrew. “Trump-Backed Candidate Marjorie Taylor Greene Promotes 9/11 Conspiracy Theory.”Forbes, Forbes Magazine, 13 Aug. 2020, www.forbes.com/sites/andrewsolender/2020/08/13/trump-backed-candidate-marjorie-taylor-greene-promotes-911-conspiracy-theory/#4eebc7d4f0c3.

  26. Sommer, Will. “QAnon Promotes Pedo-Ring Conspiracy Theories. Now They’re Stealing Kids. .”The Daily Beast, The Daily Beast Company, 15 Aug. 2020, www.thedailybeast.com/qanon-promotes-pedo-ring-conspiracy-theories-now-theyre-stealing-kids.

  27. Sommer, Will. “QAnon Incited Her to Kidnap Her Son and Then Hid Her From the Law.”The Daily Beast, The Daily Beast Company, 16 Aug. 2020, www.thedailybeast.com/qanon-incited-her-to-kidnap-her-son-and-then-hid-her-from-the-law.

  28. Stanglin, Doug. “Fact Check: Troll Doll Button in ‘Private’ Area Not Intentional or Part of Kids ‘Grooming’.”USA Today, Gannett Satellite Information Network, 7 Aug. 2020, www.usatoday.com/story/news/factcheck/2020/08/07/fact-check-troll-doll-draws-fire-giggle-button-private-parts/3307417001/.

  29. Stanley-Becker, Isaac. “How the Trump Campaign Came to Court QAnon, the Online Conspiracy Movement Identified by the FBI as a Violent Threat.”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2 Aug. 2020, 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how-the-trump-campaign-came-to-court-qanon-the-online-conspiracy-movement-identified-by-the-fbi-as-a-violent-threat/2020/08/01/dd0ea9b4-d1d4-11ea-9038-af089b63ac21_story.html.

  30. Stanley-Becker, Issac, and Rachel Bade. “QAnon Supporter, with Georgia Primary Victory, Is Poised to Bring Far-Right Conspiracy Theory to Congress.”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12 Aug. 2020, 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0/08/11/marjorie-taylor-greene-georgia-qanon/?utm_campaign=wp_post_most&utm_medium=email&utm_source=newsletter&wpisrc=nl_most.

  31. Thomas, Phil. “Republican Running against Ilhan Omar Banned from Twitter after Calling for Her to Be Hanged.”The Independent, Independent Digital News and Media, 28 Nov. 2019, 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americas/us-politics/ilhan-omar-danielle-stella-twitter-ban-hanged-treason-squad-congress-a9224016.html.

  32. View, Travis. “Perspective | How Conspiracy Theorists Taint the Justice They Seek.”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10 July 2019, www.washingtonpost.com/outlook/2019/07/10/how-conspiracy-theorists-taint-justice-they-seek/.

  33. View, Travis. “Perspective | For Trump, Every Enemy Is Simultaneously Terrifying and Incompetent.”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22 June 2020, www.washingtonpost.com/outlook/2020/06/22/antifa-conspiracy-theory-trump/.

  34. Warzel, Charlie. “The Week QAnon Went Mainstream.”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15 Aug. 2020, www.nytimes.com/2020/08/15/opinion/qanon-marjorie-greene-congress.html.

  35. Wong, Julia Carrie. “Down the Rabbit Hole: How QAnon Conspiracies Thrive on Facebook.”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25 June 2020, 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20/jun/25/qanon-facebook-conspiracy-theories-algorithm.

  36. Zadrozny, Brandy. “House GOP Candidate Known for QAnon Support Was ‘Correspondent’ for Conspiracy Website.”NBCNews.com, NBCUniversal News Group, 15 Aug. 2020, www.nbcnews.com/tech/tech-news/georgia-congressional-candidate-s-writings-highlight-qanon-support-n1236724.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殷之光:一场21世纪的“叫魂”危机 | 文化纵横

欢迎读者点击上方蓝字“文化纵横”进入公号主页, 再点击右上角“…”,在弹出选项里将公号设为星标★ CSSCI**《文化纵横》365天畅读电子刊优惠上市**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在微店订阅**** ✪ 殷之光| 英国埃克塞特大 …

将病毒政治化比病毒本身更可怕

将病毒政治化比病毒本身更可怕 作者:保罗·克鲁格曼 2020年3月4日纽约时报 我们仍然不知道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会造成多大的损害,但对此担忧是合情合理的。毕竟,它似乎具有很高的传播能力,而且致命性可能高于普通流感。 但是,右派专家 …

美国理性衰微史

美国是从何时起与现实脱节的? 我最初意识到我们国家开始陷入奇谈怪论的泥潭是在2004年。那年,总统乔治·W·布什的政治操盘手卡尔·罗夫(Karl Rove)创造了一个惊人的词汇:“基于现实的社会”。他对记者说,在这些“基于现实的社会”里,人 …

你给我下来!

源自微信公众号:第三乌托邦 作者阴阳怪气有一手的,不知道粉蛆看完是啥想法 大家看完顺便去微信公众号第三乌托邦点个关注吧  以下所说的他都指特朗普,没别人。  人啊,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有点最起码的自知之明。自己能干的事情就干,不能干的事情就让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