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一死,家长就成了敌人!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沟通的嘴巴

被塞满泥巴

是泥,是土,是血痕,覆盖在齐齐哈尔三十四中学11个停止了呼吸的孩子脸上。

在那个今天广为流传的视频中,站着的家长们,拿着手机,围成一圈。一位女士哽咽:八点半跟我说抢救呢,其实五点多人就没了。

陈诉的男家长愤怒而不失克制,在长达6分半的视频里,反复诉求:沟通!沟通!沟通!

从下午14时56分,体育馆楼顶坍塌,成了只有四面墙的废墟;直到深夜十一二点,没有一个负责人站出来跟这些家长沟通。

这些家长所在的医院,下午陆陆续续送来五六个孩子。过程中,传来消息,第一个孩子魏雨欣没了,男家长着急了,他对JC说,你们跟医生、跟我们沟通一下!

不跟他说。

后来,家长自己进去了。几个人对着医生,男家长说:我求求你了。我孩子什么情况,你告诉我一声!哪怕是没了,让我提前有个心理准备,让家里老人有个心理准备!

不告诉他。

人来了,谁也不做声,谁也不说话。

JC来是执勤的,他们的职责就是维稳,防止有人闹事;政府来的工作人员,另有重任在肩——

一位男家长说:我进去之后,马上有一个政府的女同志跟我进去了。她不是去帮助我跟医生沟通的,她看看我们要干什么。把情况随时向领导反馈。

领导来了总该对话了吧?省里的不来,市里的不来,直等到深夜11时30分,来了区里人大的领导。结果说,没有医生的电话,沟通不了!

玩呢?!

男家长反复强调沟通,但实际上,在****事发的第一时间,这11位死亡学生的家长,就成了「敌人」。

于是,一整套维稳预案迅速展开:

  • 隔离兴奋源,让家长见不到尸体。

  • 骂不还口,不使矛盾升级。但也拒绝沟通,免得说错话,后期难以挽回。

  • 人盯人、背靠背,每个家长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握。

  • 分割家长,各个击破。

但实际上,最后一条未能实现,才导致这个视频中的情形流出。一开始还奇怪,后来一想,这些孩子都是一个球队的,本来就是一个熟人群体,想分割也一时难以做到,这才导致经典维稳机制出现了一个小纰漏。

不管是小孩出事,还是保护私产,还是什么原因,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陷入这套维稳术的围困之中。

最接近的,大概是两个月前自杀的武汉母亲。

她的小孩被老师校内驾车碾压去世,有个叫zhoujun的JC,负责她的维稳工作,最终压垮了她的精神。

齐齐哈尔的家长,明明,都很镇定。明明,理智表达。明明,连道歉都没有要求,只是要沟通。

但社会已经毫无弹性,非友即敌。你受了伤,肯定有怨气,肯定就是敌人。

几十年前,尚有西域克拉玛依的名言「让领导先走」,而如今,湖南几十名学医的大学生陈埋在自建房的废墟下,事情被如烟淡化。

过去总觉得,不要让孩子乱跑,在学校总是最安全的。

结果,恰恰是最安全的地方,要了孩子的命。

在一个四处漏风的「校园」里,没有人是吹不到的。

又或者只是幸运者偏差,正好没有锤到你身上而已。

还是那句话,身为中国人,生得侥幸,死得随意。

11位学生家长,保重写下这篇文字,是我所能做的惟一一件事。

点击下方名片,关注我

◆  推荐阅读

打赏鼓励,万寿无疆

转发分享,永远健康

**点赞在看,****比较健康 **

投诉****举报,毛主席请你去一趟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中国式的父亲,被克制的愤怒

一、 知道吗?人是可以愤怒,也应该愤怒的。为血亲报仇,连上帝都允许。 作为一个曾经跑过各种现场的前媒体人,我见过人间形形色色的愤怒,也知道一个人,处于极度愤怒时,大概是个什么情形。世间最痛,莫过失去至亲。而如果那个至亲,是自己的孩子,人是很 …

谁有权让齐齐哈尔家长控制情绪?

收录于合集 #社会热点 297个 文/魏春亮 我的微信,防失联 齐齐哈尔的事,看得我现在还胸闷。 11个年轻生命的逝去,让她们的亲朋好友痛不欲生。 有位去世女生的妈妈哭喊: **我每活一秒我就痛苦。 ** 另一个妈妈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痛 …

厌童症到底是谁的问题?

“我非常不喜欢别的孩子。成年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厌恶所有人。但是在我长大以后,我才意识到我只是不喜欢小孩子。一旦你开始接触成年人,生活就变得愉快多了。小孩子很可怕,是不是?一群自私、喧闹、残忍、粗鄙的小野人。” 英国诗人Philip …

“厌童症”这顶帽子,年轻人不认

“厌孩”情绪真的普遍存在吗?实际上,在公共空间中,“萌娃”一直是人群中的焦点。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未婚未育与“厌孩”有直接联系。当年轻人说“厌孩”时,他们厌的是那些对“熊孩子”吵闹心安理得的“熊家长”。 作者 | 刘车仔 编辑 | 晏 非 …

知名辅导机构跑路背后:中产家长追捧的“少儿编程热”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疫情后的“跑路”机构又新增一员,主要提供少儿编程课的“贝尔机器人”。它最早成立于2011年,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是上少儿编程赛道里的头部公司。这样一家在全国二十多城市都有分店的大型培训机构,一旦停止营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