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到底是画家还是个作家、评论家、牢骚家或是其他什么家?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刘斯坦 发表

画家是肯定,另外至少也是艺术理论家,他的退步集很值得一看,很好的艺术理论文集。出完退步集,他就算隐退不再出现了,地位也是牢固的。最近搞出来的局部,还算不错的,但也是走下坡路了。

知乎用户 庄泽曦​​ 发表

陈丹青先是一位知识分子,再是一位画家。尽管陈丹青否认自己是公共知识分子,但他从没有否认自己是知识分子。他做的事,发表的言论,写的书,制作的视频节目,都具有知识分子气质,以至于这种气质甚至掩盖了他的绘画作品。如果不是圈内人,谁会知道陈丹青在大名鼎鼎的《西藏组图》和《毛泽东像》之后发表过什么作品呢?即便是学美术的,可能也很少有人能细数他的作品。这和徐冰、蔡国强、张晓刚一类职业艺术家不同。陈丹青不只靠艺术作品说话,他也靠自己的文字说话。

为什么说现在的陈丹青首先是一位知识分子,再是一位画家。只需看看我们对他作品的看法就清楚了。把神化了的领袖还原到凡人的做法,在今天无可厚非。可是,结合陈的言论,就会出问题,以至于在我写这个回答时,必须打码。


这个话题不能多说,评论区已关。

知乎用户 安尼迪​ 发表

隔了许久才回复这个问题,

期间也有过一些思考的反复,

总是愿意从客观的角度去理解这个问题,

或者说,客观的去理解提问中提到的这位人物。

(图多,慎入)

所以 ,客观的说,

陈丹青先生是位 杂家

无贬义

杂家,意思即 杂学家

  所谓 杂学家,是指一个在多方面学识领域均有涉猎且涉猎程度不浅的人。

  鲁迅先生就是一位优秀的杂学家。

  杂学家可以是艺术家,可以是评论家,可以是思想家,可以是哲学家,也可以是某些专业学者,比如物理、数学、天文、医学、文学、音乐、历史、社会学、新闻、经济、政治、建筑、宗教信仰…… 等各种学术领域。

  杂学家在哪些领域有专门的深入学习与研究,就会在这些领域方面有个人思考结论,表达出一些非常个人化的价值理念。

回到问题——

  之所以说陈丹青先生是 杂家,是从他在多领域中凭借自己钻研的深度与广度所获得的思想结论而言。即得之于其个人作品。

  在艺术方面,陈丹青前辈有个人独到见解,这取决于他自身的艺术修为。他以现实主义绘画作品为公众熟识,早期代表作《西藏组画》在艺术界依然有影响。他的个人历史背景也决定了他对艺术的了解与理解与常人有所不同。从他的作品中能体现出的,是他对艺术的热爱。他也是在众多艺术家开始倚赖照片进行创作时候还坚持倚靠写生来创作个人作品的画家。他笔下所绘的,是他所看到的一个真实的世界。同时,他也是一个能够不断思变的美术工作者,敢于大胆尝试新创作手法的绘画者。他多年来对艺术的探索与思考以及因之创作的作品即为佐证。

  文学方面,陈丹青先生则是将自身对整个社会的细致观察与深入思考分析,作为写作的素材,用艺术工作者特有的眼光与头脑对自己所获知的一切信息进行个人思辨,并将之记录纸上。他的作品主要为人文思考,是对于社会、文化、教育、历史、政治、艺术、新闻等多角度多领域的观察与反思。尤其是反思。许多人很可能就是因为陈丹青对许多问题的 反思 结论有异见,因而认为陈丹青是在发牢骚。比如对于他多年前关于英语成绩拦住报考博士生一事的愤怒,大众看到的是他 “对英语的轻视”,但几乎没有多少人质疑过国内英语考试的形式、内容与制度是否合理(哑巴英语 是中国英语教育多年来的弊病,英语考试的模式化、标准化、刻板化等问题存在并不是一年两年)。与此同时,陈丹青又将自己所见所闻所思作为杂文付诸文字,展现了他作为 思想者 的多重文化思维能力。

  教育方面,从专业教育来说,陈丹青先生拥有美术专业技能教育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从他自身的艺术发展道路来看,他是那种能够鼓励学生寻找并创立自身独特发展的导师。他曾在一次教学访问讲座中对学生提到,不要鄙视命题创作,也不要轻视自由创作,因为无论哪一种创作,都能够带出好作品,让学生自身获得提高,并且,命题创作难度与自由创作的难度是相仿的,并不存在哪一种创作更高级的区别。

  至于陈丹青先生在其他领域的理解与认识,也能从他的杂文中窥见。

  之所以陈丹青先生能够在这样多的领域中有个人见地,与他个人成长背景是分不开的。

  身为右派子女,在那个年代所经历的事情和思考,都会与大众很不同。因为父辈的遭遇,陈丹青经历过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等变迁,使得他从十几岁就开始思考历史与社会的真实。各种生活窘迫并未磨去他对文化、艺术的热爱,也未中止他学习绘画的热情。

  尤其是陈父(陈兆炽)也是个文化人(当年大多右派都是文化工作者,这也是 W.G. 之所以发起的主要原因),那个年代的很多文化人都以杂学为主,自然也鼓励子女务必了解多领域的文化知识与信息。艺术绘画只是陈丹青家文化背景中的一部分而已。这也间接促使陈丹青先生对多领域文化均喜爱并钻研。当时很多出身于此类家庭的人都有这方面的特点。所以陈丹青不仅有卓越的独立思考能力,能够在任何环境下找到适合自己生存的方法,并且勤于思考善于学习。

  也因为这样的背景,陈丹青先生看待任何问题并不人云亦云,常会用多重角度去思考并评论。这样的思维结论更容易被视为 牢骚。有人喜欢看他的文章,是因为他说出了自己没想到的话,或是敢于说出自己不敢说的话,不喜欢他文章的人,多是因为他的话戳中了自己的软肋,或是看不懂他说的话。这一点不仅能从他的文字中看出,也实实在在体现在他的艺术作品中。

那么,

如果我们想要了解一个全面的人物,想要理解他到底是什么,

还是让他的作品来说话——

(图片摘自网络,非商用,不删)

就这样吧

以上

2017-12-03

知乎用户 甄昊元​ 发表

陈丹青是职业画家。

但是他的人生轨迹和一般画家不同。

他出生于上海,但是在他青年时,9 年时间辗转乡村做了知青。是在知青期间习画,成为当时知名的知青画家。作品入选全军和全国美展。78 年 25 岁以初中文化考入中央美院研究生班,80 年留校任教。82 年离职赴美做职业画家。2000 年回国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做教授。几年后再次离职。

陈丹青不是那种专业美术学院按部就班培养出来的人,也不是那种在事业单位按部就班工作的人,体制内的工作加起来也就那么六年。

但是陈丹青早年在艺术学习和艺术创作上极为用功刻苦。有人亲眼看到陈丹青一边看电视一边画速写,两个小时能画完半本。这种速度、效率、能力,绝非常人可比。大量训练令陈丹青拥有了扎实的造型功底,常年海外生活大量研习古典原作,又令他拥有了更丰富的技巧。加上少年成名和在中国美术界的地位(美术界基本上是靠实力排座次的,拳头大的可能不一定能当美协主席,但是实力会被认可,专业领域的评论会被人很认真研究),陈丹青保持了相对的个人自由。这是他后期言论上比较直接、爽快的主要原因。

至于文学上,中国近代史表明,很多从绘画入手的人,转行文学成就都还不错。包括你们知道的艾青、闻一多和郭沫若。我看过很多美术家写的散文和日常文字,都很清丽优美,那不是文学训练的结果,是艺术训练的结果。

至于陈丹青在公共领域的一些言论、评论乃至牢骚……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那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他自然有权说,他的一些看法我未必同意,但是我觉得这个国家或者这个社会有人来说这些话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反倒是那些不让人说话、或者只会照着领导的台本来说话的,我觉得好奇怪。

知乎用户 刘冠南就是大庆 发表

早年成名经历让老一辈人都对他比较关注,毕竟在那个时代,他是个体化表达的先驱者。

在美国时期,由于他来纽约比较早,后来的人没钱没饭吃都去他那蹭饭,广交豪杰。艾未未刚去的时候就在他那住了几个月。
艺术上,纽约改变了很多人,但陈丹青却没怎么变。

所以我们能看到,有些人不是岁数大了不做艺术了,而是他画什么真的没人关注了。

作为上海老知青,总还是有些话不吐不快,写书这项活动让不熟悉新中国美术史的人知道了他。

甭管别人叨叨啥,陈丹青还是那个看啥都不顺眼的老知青。

知乎用户 刘演 发表

很多大佬答主都在回答、关注这个问题,可能整个圈子都对陈丹青无比感兴趣吧,竟然都凑过来了。

看这个问题我突然想到几年前于小冬与其一位师友的对话,他们在对造型艺术进行充分讨论,几次都谈到陈丹青——

因为有人质疑陈丹青的艺术成就并不显眼,认为他仍是个老知青毫无进步,所以列了一列来讲陈的造型功力如何。当然,论当代性之类如何如何就不好论了,放下不表。这是节外生枝的题外话,就想给大家看一眼。

回来回答一下问题,陈丹青先生是个什么家?陈丹青先生是个艺术家。画家、作家都是艺术家的分支。他以绘画立业成名,后来的牢骚、臭骂都是先生基于对艺术的责任和自认为对社会的责任做出的选择。
陈丹青先生经历过文革、上山下乡,经历了八五新潮、办过星星画展,后留美数十年,与木心等一众艺术家为师为友,不断研习磨练才有了今天的赫赫声名。
今天的我们于陈丹青先生都是晚辈,在其眼里就是小屁孩。很多回答妄加非议,令人发笑。

希望陈先生看不到我们的回答包括我,要不然他得笑死我们,之后大度的说几句还好还好、不错不错。

最后借用一句,这句本来应该就是出自陈丹青 “附近”,哦我想起来了,这好像是木心的一位读者参加木心追悼会的时候说的——“他在我心中就是一位老人家。”

知乎用户 艺术观察与写作 发表

他的身份的确很奇怪。但我觉得其实没有必要纠结这一点,后现代本身就身份流变而且多元。陈丹青作为艺术家的一面暂且就不提了,我们都很清楚他对当代艺术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贡献,但因为历史原因,所以他的作品一定会在中国美术史里有一个位置,但是我很欣赏他的一点是,陈丹青不会和今天许多艺术家一样用艺术 “处理时代”,我认为这是他的自知之明,也是他的诚实和聪明之处,我以为他对自己在美术史的这个位置是有清醒的自我认知的。其他方面他有段时间更像一个知识分子,在公共话语空间内更多地就艺术相关的问题进行著述,言说。但是如果完完全全从学识上对他进行考查,他的学问当然还是很不够的,陈丹青并不学术。这几年他的身份更多转向为一个类策展人,美术馆顾问等,木心美术馆我去过,格调不低,就像他俩本人一样干净,利落。其实我个人很喜欢陈丹青,因为周围出身画画的人很多,但大多除了画画以外,学问上没什么灵气,陈丹青属于那种画和文上都可以的人,虽不是顶级,但这样可以融汇的人已经不多了,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他承接的是过去文人的大传统。所以他会和木心彼此欣赏,因为他们俩都是那种对艺术的世界没有 “分别心” 的人。但这一点如今真的真的真的已经很难,姑且叫做文艺复兴人吧。陈丹青最厉害的一点还在于他的口才,他可以用慢条斯理的国语,用书面语流畅地表述问题,极少卡壳,所以你愿意听他说,喜欢和他交谈。
极聪明的一个人,对于他那一代人来说,能这样已经极难。

知乎用户 艺术呓语 发表

陈丹青是艺术家。或者说他什么家都不是,那就是一个人,一个比很多人都真实的人。一个真人。一一懂画,懂艺术理论,懂写作,会演讲,还有一个你不知道的,他能听懂音乐。他这写作能力在学校时就是被公认的好。

单纯的画家,其他的都不会,只会画画。

单纯的作家只会写作,不会画画。

单纯的演说家,不会画画也不一定会写作。

他是目前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化批评者

敢于公开表达自己思想与观点并大声疾呼的公众人物,也是被很多人认可的一位现代中国,以自由主义精神深刻思考的坚定先行者

所以陈丹青是学者型艺术家。

知乎用户 bluetie 发表

我觉得

陈丹青首先是个画家,因画成名。他的画看过一些,不敢说懂。虽然我不是搞艺术的,但是我相信专业领域的同行评议。陈丹青能被聘为清华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要是没有真功夫,浪得虚名,还真不行。

其次陈丹青是个有骨气和侠气的人,为了招生英语分数问题,辞去了清华美院教授的职务。这种风骨,敢问现代知识分子能有几人?功名利禄和价值观相悖能拂袖而去,大赞。有些专家学者读到头发花白,为了一点点利益虚名把腰弯到 90 度,以头点地,浑身没有一根硬骨头,见到权贵谄媚阿谀,恨不得把最后一点良心都拿出来作价。跟陈丹青比,那是云泥之别。

陈丹青是个有良知的人,他看到问题,敢于发声,敢于直言。不论他的观点对错,深度,格局。他愿意提出自己的见解和思考。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所有人口径一致就变得更美好,更不会因为有不同的声音而变得更糟。应该是反过来,因为有不同的声音才会更美好,因为所有人口径一致会变得更糟。中国人吃这个亏还少吗?

陈丹青即使什么家都不是,也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人。

知乎用户 孔雀 发表

我还是愿意称呼陈丹青先生为先生,他是一个有良心的人。至于给他扣一堆帽子的,反倒是有点居心叵测了。

知乎用户 章愳​ 发表

早间 无疑是中国最优秀的画家

知乎用户 凉拌刺头 发表

不赞同,陈丹青先生还是个画家,要是一个军车司机师傅,会烧菜会修电脑,他不能被称为杂家,得所有的都差不多,而且都得算得上好,这才是杂学家,陈丹青先生属于兴趣爱好广泛的画家,木心先生算是吧

我还是觉得欧阳中石朱家溍这些老先生算杂家,琴棋书画吹拉弹唱都那么好

鲁迅先生不是杂家他只是写杂文的

知乎用户 jiejie 发表

首先是个画家啦!看他是什么人,首先看他做了啥事了

7、80 年代创作过西藏组画的一个作品,因为溯源西方油画源头的特色。全国知名。

后面 80 年代去美国留学,据他书上写,在美国那段时间是先去艺术学校学习,天天去大都会博物馆画画或者看画,然后住在地下室,那时候很多现在知名的导演和艺术家在那;

0 几年回国在清华美院做教授,然后抨击现行的招生体制,全国知名了。上了央视对话节目;

后面做过一个艺术作品,是用油画画董其昌的字画,有点装置意味的艺术作品,中间也画了很多写生,他本人很提倡画家写生,看他很喜欢刘小东就知道了。

写了很多书,我最爱看的是《纽约所记》。书大部分是谈论艺术和教育或者绘画之类的言论,因为抨击了很多现行教育体制在网络上引起很多讨论,所以很多黑子和喷子;纽约琐记纯粹谈论绘画了,对于绘画谜来说很过瘾;

介绍了现在知名的作家木心在国内,参加了很多讲座电视节目都在介绍木心,我也被成功安利;

后面来木心去世,他在乌镇帮他弄了个木心美术馆,做馆长;

做了一个谈论美术史上画家《局部》视视频节目;

陈丹青先生还是很有魅力的,如果你看过他的书和电视节目的话!至于他是什么家,你看下他做的事,大部分还是和绘画艺术有关的。大家想咋定义就咋定义把!

知乎用户 太昊悦和 发表

在某画家村,有数位艺术品投资人吹牛逼时,我旁听了一下:

某位画家走投无路,连房租也无力负担时,某艺术商与其约定价格,多少时间多少多少幅。其后,投资人开始操作,十年间,盆满钵满。画家有名气了,可以买机票归国了。

原始资料,述而不作,并无任一倾向性观点。谨供参考。

知乎用户 莫贤峰 发表

我个人很喜欢陈丹青,还画了一副他的肖像。读过他几本书,看过很多他的视频。我眼里这是位很有涵养,知识丰富且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有极深厚功力的一个人,硬要分出来是个什么家的话那大概是个文章写的相当好的艺术家吧!不过这种分类其实没什么意思!另外,我看到回答里面有些回答像是没有读过他写的书的情况下胡乱喷人!这样不好!

自己的拙作奉上,不喜勿喷,谢谢!

知乎用户 甜蜜商店 发表

斜杠家~

知乎用户 图伦加利亚 发表

投机家。

知乎用户 113 号 发表

我也歪个楼,就随便说一下。对陈丹青了解不多,也是因为师从木心觉得不会太差。
说是画家是可以的吧,至于是 “知识分子” 或者“文人” 或者成了“家”,我不好说,有些方面可能没有那么精通,但是过誉的前提还是值得赞誉吧。
就是说,不至于被太过贬低。一直想不通这些把陈丹青黑的一无是处的人是什么心态。

知乎用户 tracyxiao 发表

看了几个有的没的答案,真受不了现在的逼乎了,不装逼会死么?

这种问题也是恶意满满,别人说的话,你觉得有道理的就听,没道理就不听,跟他到底是什么家有半毛钱关系么?

我今天要是能捡几个陈丹青言论中的漏洞就可以彻底否定他说的所有话,要是证明他的画也有缺陷他就不配发表艺术类的公开评论?

现在的人,说到底真是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看认证的标签,陈寅恪先生也不是每一句话都是真理,请就事论事,就言论言,不要明里暗里搞看麻衣相这套,谢谢!

知乎用户 宫彧 发表

陈丹青是个画家,他的作品足够到画家的水准。

其次他是一个知识分子,他富有争议不过是因为他有平台说出一些话,做出一些事,见过一些东西。对于其他一些知识分子有些不愿说有些不能说。这与成长的经历和所处的立场以及背后的底气都有很大关系。所以我认为陈丹青是一个画家,是一个有平台可以发声的画家。他的有些话能起到的积极作用是激励更多的人,埋下更多的 种子。

但,我们评价一个人,不能只看他说了什么,还要看他做了什么。

我个人很尊重并敬仰陈丹青先生。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在画家里差不多是最会写文的,批判性很强,恰好符合彼时的时代口味,以至于在大众中,文名掩盖了画名。因为一般人欣赏不了绘画,但能够欣赏文章。其实他的绘画水平,就单纯的绘画技巧而言,至少在中国是一流水平。某些当代艺术家名气比他大,但不过就是玩艺术风潮玩得好而已。以陈丹青在文章里表现的灵思,可以判断,他如果要玩艺术风潮,一样可以玩得不错的,只是个人口味不同,他更喜欢传统。陈丹青悲哀的是,在大众中以文出名,时代变化后,又为文所累。因为那个批判社会的公知时代退潮了,某一部分公知,虽然不包括陈,以前发力太猛,透支了公众信用,导致公知成了过街老鼠,引起大众逆反心理,连带陈丹青这样其实还不错的公知都被拖下水,以至于在知乎都成了群嘲对象,不少人不加拣择地黑他,甚至连文章写得好都变成画画得不好的依据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

咦,奇怪。我没关注此话题呀。

陈丹青在我这里,此刻回望,至少有三个面相。

一、

第一是 1953 年到 1981 年,这一个时间段里关键词是逃离。从陈先生的集子和访谈里有以下一些消息:

逃离上海——逃离乡村——逃离国家

1、陈祖父是黄埔生,49 年后在台湾。陈父是知识分子。在右派之列。集合当时的历史背景,就大概有这样的印象:上海解放前,陈祖父随军去了台湾,陈父因种种原因,留在大陆,根据陈先生屡次提到的我军一夕之间解放上海,而与民一无所扰。陈父的倾向应该是亲 G 的。上海在最初几年,仍是有几分国际大都市气派的。尽管与此同时,在清理妓女,青帮,国民党地下遗留等等。陈先生出生的环境总不至于太过紧张。据说小时候在弄堂里玩耍的伙伴,也是各类人等的子女。再大一些,除了铺天盖地的毛主席的宣传画,嘎达角落里总还有一些羊派的残留,譬如教堂建筑,绘画雕塑,酒店餐具之类。时间的网慢慢收紧,陈父划到右派之后,生活渐渐窘迫,开始拐弯的联系香港的亲戚借贷或者探寻消息,再来就是大事件正式打响。轰轰烈烈,每一个人都被裹挟在其中,这里面的种种乱象,相信陈先生多少是会见到一二的。到了知识青年下乡,已经算是很好的事情了。这欣喜一方面是少年人的冲动,一方面也隐约有逃离的意味。至于以后的磨难,远远超过了每一个少年的想象。

2、下乡之后的情境,可以从其他知青小说和材料之中窥见,一个村分配一两个人,两村要走十里乃至几十里的路。劳动量大,食物又不充足,还有农村的各种勾心斗角野蛮生长,相信如果能力足够,没有一个人不想逃离。于是陈先生开始抽空画画,拼命的画,尽可能的画,能借调到县城去画骨灰盒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到了县城,有了一个差不多的事情做,也就有了合理安排时间的空余,自然也就可以更多的通信,阅读,乃至发生一些微妙的感情。17 岁到 25 岁之间,这里有过深沉的绝望,绝望之后又慢慢一点一点似乎找到了那么微弱的光亮。终于,画画的技能得到了更大的认可,借调去了西藏。于是有了后面的西藏组画,另外则是有了恢复高考的消息,这消息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再来就是努力,想尽一切办法,终于考上了。

3、大学生活是另外的新天地,这里将少年的种种加固拓深,最为关键的是,确认了国门之外还有更美好的世界,至于其间的师生情谊,陈先生有专门的文章提到,这里不必私下猜测。准备出国事宜,最后终于出国。

二、

第二是 1982 年到 1999 年,这一时间段的关键词可以概括为生活。生活是千姿百态而又极其日常琐碎的,从陈先生的一些访谈和文字里捕捉到如下细节:

破碎——坚持——重建

1、最初刚到美国时,语言不通,只能事事靠一个亲戚翻译,片刻不能离开。在家时只能不停的画画,从早到晚,这种训练最终转换成一个技能——凭借光线近乎精准的判定时间。这是无用又尴尬的印记。由于没有工作,只能尽量节省,一天仅凭几块面包和牛奶果腹。这样的生活是日常而又煎熬的,离艺术看似很近,又时刻面临饥饿的风险。

2、生活是漫长的,一时的救济和欢喜终归无助。即便美国有无数的博物馆可供包揽,可以和祖父相见,可以从亲戚朋友中得到一定的支持救济,可以趁着国内的名气办一场个展有一点收入。然而世界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停止转动,这些之后是漫长的失望和虚无。一个中国画家到了美国并没有好过那么一点点,就像别人的酒宴你只能站在门外,并非主人失礼,而是这是两套审美的对立。你想进入,必须得确定你在哪里。讽刺的是以上种种全是自作自受,燃烧之后只剩下灰烬。

3、必须找一个事,勉强维持最低的温饱。同时,要为了进入美国的艺术体系而疯狂补课,这不仅仅限于爱好而要成为专业的能力。不停的打临时工,有长有短,不停去博物馆看画作笔记,不停的写生用最低的价格卖出去,一直等到终于有画廊愿意收购,这个过程可能是几年乃至十年。

4、家庭的琐碎,是外人看不见而又事实存在的。陈先生也不在是一个刚刚 30 的年轻人,而是渐渐走入中年。这里面有生老病死,有父母妻女。每一个中年人的一切,艺术家也无可幸免。值得庆幸,有一位木心先生逐渐走入并影响到了陈的生活,这不只是一个会说上海话的民国前辈,还是一道光亮——原来还可以这么生活,这么做艺术,这么写作。破碎的东西又一点点捡起来,去芜存菁。文学回忆录当然重要,木心当然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指引。

5、生活终于又渐渐有了起色,朋友圈和木心门下的同学圈产生作用,有人约稿,于是有了老实诚恳的《纽约音乐琐记》。

知乎用户 吕夏 发表

我有幸去油画院上过他的课,讲中国近代美术史的,我微信搜的相关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clYYXiTsSldPw_iqAgko_Q 这是文字版
听他说话觉得他这个人当然是很可以的,那天过得很高级

这我拍的,拍两张丰富经历了,很多人怼厕所找他签名,我同学就排上队签了。并没有网上媒体说的如何,没有架子很耐心讲话很考究也接地气的一个画者学习者读书人
评价一个人当然从他的说话、他的行为他的作品说起
国内大佬,无可厚非,敬佩之至,学习了
希望大家努力学习,少听现代媒体网络乱耳之丝竹

知乎用户 余英武​​ 发表

画家。

写作就不多说了,现在人人都要写作了,但是他的《退步集》很不错。

评论、牢骚 是因为他是敢说实话的人(真正的艺术家就是在说实话),由于不满艺术教育体系 辞掉了清华博导的教师,(他看上的学生英语不好考不上,他看不上的由于英语什么都考过线,他又不想收)。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我看过陈丹青所有的书,也听过一些他的节目。

虽然不敬,但我得说:他是个文人。

文人就是:琴棋书画,无一不晓——无一精到大师级。

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也就到关心的程度。

老觉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老看其他人都是愚昧众生,要拯救要唤醒。

为何不能算知识分子?没有系统受过教育,没有一套严密的知识及学术体系。野路子出来的文人,创作力下降,又已经下了高台下不来,就变成这样。

不仅他,那个时代的一批作家、画家皆如此。

有知友答疑,不免查查资料:

1987 年陈丹青在纽约移民局获得绿卡,

1989 年陈丹青申请去台湾探望其祖父,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改为 “中华民国” 护照。(···· 两周后,领到一本簇新的“中华民国”“护照”,繁体字,深蓝封套 ···《荒废集》P265)

1994 年在同一所移民局获取公民护照,成为美国公民。

2000 年 2 月正式报到,清华园陈书记、美院王院长、张书记及诸位副院长热情接待,清华外办陈红老师,院外办张主任、苗老师一周内携带我办妥外籍人员驻京手续。《退步集》P412.)

2006 年陈丹青 53 岁,在北京获得公安部颁发的外国侨民永久居留证。

成年人,确实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国籍与身份,身为美国人民及台胞,还这么热衷于评论中国事,只能说:远道而来的国际友人,你们辛苦了。

知乎用户 牧野姜子牙 发表

就凭一本《退步集》,我想叫他一声

先生

知乎用户 之乎者也 发表

歪个楼 说个有趣的

有次请陈丹青上锵锵三人行,文涛说陈喜欢聊什么咱们就聊什么

陈丹青说要聊 非诚勿扰(当时非诚勿扰还是骂声一片的时候),后面观点非常朴实客观 聊得非常耳目一新

知乎用户 北斗绿星星 发表

一个没有麻木不仁的知识分子,一个对社会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不论画评还是话评,有内容有视角,有态度,想唤起众人而不哗众取宠。

知乎用户 冯炎承 发表

不太了解陈丹青,只读过几本他写的书,看过几部视频采访,我是写书法的,油画不懂,不知道陈丹青是个什么水平,反正感觉很牛逼的样子。我当年是在乱找艺术评论的书来看的时候找到陈丹青的。第一本买的是《退步集》,阅读速度时快时慢,原因是书里面涵盖了太多的知识,很多艺术史或文学方面的东西被提到我就必须停下来把他提到的东西百度出来了解一下,或是找别的书来看让我能明白他的意思。当然他关于教育方面所做的文章或是随笔读起来就轻松许多。所以我其实不建议对艺术或文学了解不多的同学去读他有些看似随笔但专业性太强的文章,读懂的难度太大。我觉得陈丹青之前在公众的视野里很多时候被塑造成一个勇敢的抨击中国教育体制的人其实是太过于片面,而且有的报道感觉是故意把他塑造成一个哗众取宠的喷子的形象。究其原因也许是他专业方面的文章不如这些文章观点好懂,并且普及率高。我觉得会真正买他的书来读并有所收获的人绝对不会认为他是一个牢骚家。
好像扯远了。在我看来,陈丹青是个绝对的作家,最起码我是看了他这么些书而不是他的画而对他产生敬佩。不管是他的视频采访还是书里,他基本都只对自己喜欢并了解的领域内作出自己的思考和见解。而且语言非常的朴实中肯,让人感觉非常的率性洒脱。记得有一次看到他和蒋方舟的一个视频,当中提到他自己写作从来是不打草稿的,脑子里想到的即是文章。假如他所说的是真的,那真的就牛逼大发了,文章的好坏我不懂,我只知道里面的知识量实在是惊人。我个人觉得他要是能带几个他喜欢的研究生,大家画画之余抽抽烟聊聊天,讨论艺术方面各自感兴趣的问题和见解。作为学生肯定能受益匪浅,他也绝对是一个好老师。虽然这样好像培养不出什么研究型人才,但总会出几个艺术家吧。
码字能力太差,只是说说我自己的想法,大家凑活着看吧。

知乎用户 千里马 发表

陈丹青,我对他的最初印象一直是一个德高望重的清华教授和社会学家,这个印象来自于他写的退步集和退步集续,他在书中比较推崇木心和艾未未,对考研的选取方法和大学的制度吐槽了不少,还对当代的缺乏美感,千篇一律的城市建设极度批评,书中脏话不少,当时我是高中生,反叛心强,只觉得说的太对了,这个画家画很棒又有个性,又有社会责任感,我们的城市建设和大学制度的很糟糕,如今看来他的想法有些地方有点天真了,因为我的专业对城市建设有了些了解,才觉得他对城建的想法只遵从与他的美学眼光,对经济,社会发展,城乡规划等方面都欠佳考虑(其实很大部分文学家,画家都对当代的城市不满,觉得没有中国元素,但真像他们那样想的建设,估计就开倒车了,里面很多问题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话语间的脏字有点文痞的感觉,很能引起愤青的共鸣,对现代中国的社会状况也有几许嘲讽,现在看来我觉得他更符合一个批评家,但我真的希望批评某个领域的时候能好好了解一下其中的所以然,不要一股脑的黑,给不明群众们带节奏,就算以一个愤青公知的角度讲话也多少负点责任吧。

知乎用户 你脑有洞 发表

你们又不认识他。只是认识网上那个陈丹青。

知乎用户 芷睿与瘞鹤铭 发表

他是一位画家

知乎用户 脱乎 发表

老人家

知乎用户 鱼子不是酱 发表

陈只能算是画师 (绘画师傅),不能称其画家。要问为什么? 单纯不喜欢他的装逼样,这条够不够?

知乎用户 真啸风 发表

首先是画家,想到美国打开一片天地,结果,却被美国人洗了脑回来,江郎既已才尽,便以发言为生了。为谁发言,人尽皆知啊。

知乎用户 黄锐 发表

我猜他个人不大愿意人家以什么什么家定义他,就是个用直觉说话办事的喜欢活动的健康的老同志。

知乎用户 工部尚书 发表

不是什么家,他是个人

我指的是和你和我一样的那个人

知乎用户 aaron792 发表

敢讲真话 画作不懂 我觉得还行

知乎用户 唐立 发表

谢邀,丹青老师是画家。

知乎用户 ken yang 发表

要看一个人是什么家,每个人都有其评判标准,

我觉得有一个标准大家看看是否合适 – 他靠什么生存。

显然丹青先生是个不折不扣的画家,对这一点,我相信他也不会反驳。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当你有一天可以唱歌跳舞演电影电视剧舞台剧,且都会尽情享受在不同角色的时候,你可能觉得对于别人要给你贴什么标签这件事,有一种无力感。

反过来,每个人的生命发展路途不一样。有些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有些人一辈子没找到 ta 要做的那件事,有些人一辈子做很多件事。与其关注怎么归类 ta 放在什么抽屉什么标签,个人感觉关注一个人对你有过影响的那部分内容,比较核心,和有益于自己。也有一些人,一辈子有一个标签,但其实在不为人知的那部分,ta 还可以胜任很多什么什么家。

知乎用户 车轮 发表

谢邀,不认识这个人不发表评论

知乎用户 卯锚​ 发表

可能答主觉得陈比较聒噪吧,提了这么一个问题。
实事求是讲,陈的确是一个优秀的美术家,好的作家,不错的艺术评论家。事实上,艺术领域是相通的,除了有答主所说的绘画转写作的大师,很多中外大作家也对美术有相当精到的评论。答主可以搜搜陈的绘画与文字,不济也可以看看他在优酷上的一个系列《局部》,点评绘画名作、也是很见功力。
至于牢骚,一个自由主义者,还经历过十年,能没点牢骚?搞艺术的人本来就尖锐,不尖锐也别搞啥艺术了,我共那个最艺术范儿的大神不也是炮打司令部么?当然,牢骚合情合理,容忍牢骚也是合情合理,不忍牢骚自然还是合情合理。
不过貌似现在是牢骚不合情理,容忍牢骚就是政治不正确,不忍牢骚才是正义。这么辉煌的时代,发什么牢骚?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是个 rapper
陈丹青留起了头发,扎起了脏辫,开始了他的说唱事业

知乎用户 青年画苑 发表

非要分个什么家这件事本身就颇为无聊。

知乎用户 连山博 发表

君子不器

知乎用户 特落一 发表

都是吧,感觉现在当个家不是那么的难

知乎用户 winderee 发表

艺术已广大至极,足以占据一个人
换句话说,提这种问题的人,不懂艺术

知乎用户 菊针针 发表

在中国油画院听过陈老师的讲座,如果说他是画家的话倒不如说是文人更贴切。人头涌动的现场,拿着他的书去找他签名的人更不少,除了圈内知道他的作品之外,更为人所知的就是他的文字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至少陈本人不希望这个问题有个结果。
文字来源,艺术变得好可怜。

不过南方周末在之后的采访中同样认定他是艺术家。

知乎用户 Prescience 发表

是个画家罢了,知识分子应该也算得上吧

知乎用户 杜鸿 发表

陈丹青不是作家,评论家什么的。他是思想家。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如果陈丹青只是一个画家,那他出现在知乎的提问中的概率就极小了。正因为他做了许多 “公共知识分子” 的范畴的事,所以他才在绘画圈之外的普通人中获得了这么多的关注和声望。

1. 跟普通人讨论他的画技,其实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因为看似讨论的热烈,其实大家都不懂,说得出感受,说不出专业性的见解。对于普通人来说就看画作的拍卖价格吧,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个公允价值。

2. 跟受他的文艺理论与社会评论影响的文学青年讨论他的属性时,容易陷入掐架的怪圈。这是文艺青年的通病,是文人与学者的差别。

3. 属性只是他的外壳,怎么定义并不重要,喜欢的人甘之如饴,不喜欢的人也能说出一大堆道理。以好恶和感受评论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是做不到客观的,那就都心平气和一点。

4. 多年来,目测许多质疑陈丹青的话题后,有许多拥趸他的人,言辞过激甚至辱骂,如果他的观点和理论最终是影响了这样一批人,那真是他的悲哀。

想表达出自己的偶像或者喜爱的人是优秀的高级的,那么请先让自己高级一点。

知乎用户 一个 sydney 发表

几个月前看了关于木心的几个纪录片,整条叙事线都是根据陈丹青口述延伸出来的,或许是出于对老师的尊重,视频里的陈丹青更多流露出来的是对老师的而怀念、尊敬和爱戴,让我完完全全看到一个和之前那个什么都敢说的陈丹青不一样,他是画画的,那些他的文学作品在我看来是画画的延伸,或许是因为师从木心,木心先生的文笔是不一般的,在纽约给陈丹青他们 一行人讲课之前,随随便便做的备课笔记就是密密麻麻的两万字,在纽约的十八年对陈丹青文学上的造诣是有很大的积极影响的,但他并没有停止画画 并没有停止发表他的言论,总的来说 他就是一个艺术家,非要细说就是一个会写文章的画家。

知乎用户 废旧汽车 发表

为什么他是画家就不能是其他家了?这个逻辑我理解不了啊。

知乎用户 C 小姐 艺术维 C 发表

认为一个人只能有一种身份是什么年代的思想呢

知乎用户 答案在身上飘扬 发表

画家。小知识分子。

带着他的视角与经验诉说人世,受限于自身经验。虽然过于理想化,有些落地,有些不接地气。

但活到这把年纪了,敢说,也还是有一份心!

知乎用户 弁袭君小迷妹 发表

歪个楼
其实我并不了解陈丹青,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家,但是他师从木心(木心是我最敬佩的大家)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他的画还是文学人品都不会太差

知乎用户 隋逸美 发表

艺术家、哲学家、社会学家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他的画曾经很左,如今又拼命为右派唱赞歌,为了表明与过去的切割甚至做出一些令人恶心的言论和动作。一幅大彻大悟和劫后余生的嘴脸,实际上就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小丑。这种乐色在历史上太多,以至于历史垃圾桶都冒尖,于是它们如尘芥一样露出来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陈大师是彻头彻尾的时代的受益者, 虽然不能否认《西藏组画》的艺术性,然而在那之后,他还有什么??美帝混了半天,鸟都没混出来,披着光环回国忽悠,各种过激的言论,把自己装扮成艺术的卫道士,然而呵呵了。。

如果我是陈大师,我就偷着乐得了,才不会笑那么大声,逼装大了也会扯到蛋的,时间问题而已,还没盖棺呢,拭目以待吧。。

知乎用户 易美星 发表

陈丹青是个语言家,是个会说话的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看待共青团中央批判当代艺术的言论?

知乎用户 杨书翔 发表 这就很尴尬了,毕竟马克罗斯科不管从作品还是个人经历来看都是妥妥的反资先锋啊。 当初资本家出巨资想要买罗斯科的画挂在酒店里招揽生意,罗斯科画了一半硬是把钱退回去了,理由是不想让自己严肃的艺术作品和商业挂钩。按照伟大的共 …

规划一个更好的世界:新冠冲击下当代艺术的脆弱与可能性

北京798,SPURS Gallery,看艺术展的游客 图/本刊记者 姜晓明 “病毒在生理学上作用于人的身体,而不会考虑你是不是‘艺术家’或是‘首相’等等什么社会角色。人类抱有的既定的角色感,在病毒面前都会显得可笑。我不知道这次我们经历的 …

陈丹青:我难以得知,木心对自己失去的岁月如何抱憾

90年代,木心和陈丹青在纽约 1982 年,陈丹青、木心,先后赴美,在纽约地铁相遇,此后亦师亦友,近三十年。 1984年,客居纽约的木心恢复写作。2006年,木心的书首次在大陆出版。2011 年,木心去世,陈丹青开始书写木心,八年过去,集结 …

许章润:践踏斯文 必驱致一邪魅人间

继“驱低”恶行之后,两年来帝都窳政持续癫狂,尤以庚子春夏发作之格外歇斯底里。到处强拆,雅曰增加土地储备,而实则指向土地增值,再于上下其手中倒腾牟利。“一房东 ”、“二房东”,权钱之间,勾肩搭背,环环相扣,盆满钵满,苦的是万千住户。其间,既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