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岗事件看五毛和小粉红的下场

by 伊什塔尔, at 16 September 2020, tags : 小粉红 五毛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逛本论坛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发帖还是第一次。这次发帖,我会不像主流的帖子一样谈时局,也不去批驳诘难,而是要从深层次的角度,把我对一些当下普遍现象的本质规律的研究分享给大家。这一点,也是我一直认为本论坛内所相对欠缺的内容。
  本来这一次我是想专门写一篇分析小粉红和五毛思维根基的文章,不过转念一想还是先放下为好。因为现在的进步人士大都还年轻气盛,不太愿意看长篇累牍的理论分析,而喜欢看一些大快人心的结论。我这样说到没有贬低各位网友的意思,因为历史上的进步群体往往都是如此,既然知道了规律,我们就要尊重而不是去违背。因此思来想去,我最终决定写一篇分析小粉红和五毛下场的文章,这样既能让大家有兴趣阅读,不至于太长不看,也有一定的理论基础,不显得太肤浅。
  分析小粉红和五毛的结局和下场,我的切入点是中共党史上的高岗事件。原因如下。第一,高岗事件是最符合当下政治环境的历史事件——既不像文革整人那样腥风血雨,也不像林彪事件那样秘而不宣,而是以一种相对和平、公开的方式解决。第二,高岗事件同现在的五毛小粉红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无论是从动机还是从具体形式上看。这样就使得高岗事件对于今天的我们有着非常高的参考价值。我这样做并不是想给大家灌输一些无聊的党史资料,而是以史为鉴,方便大家更好的展望未来。
  首先,我简要地概述一下高岗事件。高岗事件全称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是中共夺取政权后的第一场重大政治斗争,也位列毛一生中”十大路线斗争”之一。按照中共官方说法,该事件是高岗等人意图取代刘少奇和周恩来的位置,谋权篡位,破坏党内团结的一场阴谋。可实际上,高岗事件的本质是毛和刘的政治斗争。即1953年斯大林去世后,赫鲁晓夫等人否定了斯大林的个人独裁和个人崇拜政策,而这种反个人独裁的风气传到中国之后,以刘少奇、周恩来为首的一批老干部深受其影响,担心毛成为中国的斯大林,因此对毛的权力展开了各种方面的制约。不过对于毛来说,一方面他不甘心自己大权旁落。另一方面,他在土改的政策、对待资本家的态度和新民主主义过渡时间的问题上跟刘和周已经有了一定的分歧。双方的政治斗争就此展开。但是双方都知道对方实力雄厚,不太愿意亲自出马,所以就玩起了代理人战争,而毛选择的代理人,就是高岗。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在高岗奉毛旨意反对刘少奇的过程中,毛深感党内人心求稳,倒刘的阻力太大,且高岗政治手段不成熟,没有完成毛的任务,还破坏了毛的政治部署。在这样的背景下,毛干脆翻手为云覆手雨,直接联合刘少奇和周恩来等人将高岗拉下马,而高岗之前奉毛旨意所进行的反刘和反周的言行也被说为是他个人的政治野心和篡权阴谋。最终,在1954年8月17号,高岗在家中自杀身亡。
  需要说明,我不是什么党史专家,如果感兴趣,以下是我推荐的一些研究高饶事件的书籍和资料,供各位参考,不感兴趣的可以略过。
1,《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岗在北京》
2,《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
3,《高层恩怨与习仲勋——从西北到北京》,此书作者现在油管开设频道,名为“温相说党史”。
4,油管频道“明镜历史台”其中的“伐林追问”专栏。此外,明镜出版社也出版过一些关于高饶事件的书籍,我前一个所列举的书就是明镜出版社所出版。
5,油管自媒体“江森哲”,在2017年5月至6月所讲的多期节目。

  讲完了事件的大致概述,我先来说一下高岗事件和现今的五毛小粉红在大致框架上有何相似之处。但在分析二者相似之处前,我们必须要先了解中共宣传系统。中共的宣传系统等级森严,每个等级都有自己能说的话和不能说的话,都有自己的明确分工。从给人民洗脑的角度,我对这些宣传机构进行了一定的归纳总结,把宣传系统分为五个层级。最高层级是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求是杂志、新闻联播、外交部等权威机构或者官媒,这些机构的言论虽然偶尔会泼妇骂街,但总体上却保持一定的套路,不会过于言出不逊。第二个层级则是环球时报、光明日报、海峡两岸、新闻30分等二线媒体机构,这些媒体说话就不是那么好听了,往往造谣生事,挑拨是非,粉饰太平,但总的来说,这些媒体还会保持一定的底线,不会过度的人身攻击,以及报道一些过于离谱的谣言。第三层级则是一些较大的网站、自媒体机构,微博微信大V,例如观察者网、共青团中央,各大左派网站、侠客岛,周小平,占豪,红德智库,熊老六,张忽悠局,司马南等等。这些媒体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做人的底线,无端造谣,混淆是非,对他国文明和种族进行肆无忌惮的攻击,宣扬极端言论等等。但这些媒体唯一的底线是拼命装出一副客观公正的样子,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声称骂某国不等于骂某国人民,中国必须以和平的方式领导世界等等。而最后一个层级就是自干五和小粉红了,这些层级的人相比于前三个层级,跟政府没有太多直接的联系,而且对自己言行的相信程度也普遍比前三个层级高,做事说话也毫无底线。他们声称要脚踏东京,核平四岛,要让“打到中华帝国”这一口号响彻全球,要把红旗插遍世界,“有生之年,看你君临天下”,还要把英勇无畏的香港民主人士“处以极刑”等等。
  也就是说,总的来看,中共宣传系统的限制是逐级递减,越往下,说的话就越脏、越狠。许多五毛小粉红想破脑袋都不明白,为什么中共的官媒总是不如他们预期的强硬。这就是因为他们不懂得中共的权力运作的规律。中共宣传系统之所以会这样,既是因为考虑到国家形象的问题,维护他们光荣伟大正确英明、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君子”形象。第二则是凡事留一面,日后好相见,不把话说绝,避免惹怒对方,也给自己更多选择的余地。例如在正式确立文革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政治老狐狸康生一方面拥护毛的路线斗争和林彪的接班人地位,但同时也不忘了检讨自己历史上反对刘少奇的错误,给刘一个面子。这就是因为他吸取了高岗事件的教训,不敢把赌注全部押在毛的一边。再比如毛在文革中打倒刘少奇之后,并没有亲自给他判罪,而是安排了一个专案组审查,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此人该杀。但是毛却假装仁慈,放过刘一命,只是开除党籍,留作反面教材。
  前面我说过,高岗是毛反对刘的代理人,他的任务是做一些毛想做但又不好亲自做的事情。这样一来毛是进可攻,退可守,事成了自然皆大欢喜,万一不成则声称与我无关,推卸责任。五毛小粉红也是如此,他们帮中共说一些官方不方便说的话,做一些官方不能做的事,在国内搞网络暴力,在国际上丢人现眼,以此博得主子的喝彩。但是若有一天他们的主子改变了政策,那他们就只能充当可怜的政治牺牲品,而当初他们那一切所谓爱国言行也会被说成反革命机会主义,破坏中国国际环境的罪魁祸首,充当他们主子的犯错误后的挡箭牌。古装电视剧中经常有这样的情节:一些地方豪强搜刮百姓,横征暴敛,皇帝派人来查时,他们则说这些坏事都是家奴和仆人私自做的,与我无关,于是丢卒保车,把家奴交给朝廷处理,而保住自己的高官厚禄。现今的五毛小粉红不就是这帮家奴吗?
  类似的例子在党史上也屡见不鲜。众所周知,文化大革命自始至终都是毛发起的政治运动,四人帮这些只是他的跟班。但是事后平反冤假错案时却说主要负责的应该是林彪、江青等反革命分子,以及地方的极端文革分子,而不是毛本人。再比如文革发动初期,毛先是发动地方群众和学生打倒当权派,炮打司令部,砸烂公检法。但是几年过后,毛的夺权基本完成,这些“嗨到停不下来”的红卫兵们就成了毛的累赘,因此毛干脆发动上山下乡,把这些人全都下放到穷乡僻壤。林彪集团的《五七一工程纪要》载:
  “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
——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现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羔羊”
  这就很好地说明了五毛小粉红的下场。因为中国的当权者从来就是多变的,为了达成生存与称霸的目的,他们可以不顾一切。今天是座上宾,明天就成了阶下囚,今天是亲密战友,明天就是叛徒卖国贼,今天播上甘岭,明天播黄河绝恋,今天号召打倒帝修反,明天声称中美友好。一个简简单单的陕北肃反问题,因为政治斗争闹了几十年,中央定的结论像翻烧饼一样翻来翻去,把严谨科学的历史问题当儿戏。前些天在油管上看崔永元的视频,小崔说到有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但这些人连历史都不知道,还谈什么虚无主义呢?为了自身的利益,打倒一批人,叫另一批人把它们拥护起来,然后再打倒这一批,再叫另一批人把他们拥护起来,中国统治者几十年来就是在重复这个循环。井冈山时期利用了山上的地头蛇袁文才和王佐,随后马上把二人害死;延安时期利用知识分子在白区宣传统战,结果后面反右运动一棍子把知识分子打下去;革命时期利用老干部,文革时期利用学生红卫兵,改革开放利用企业家和外资,现在又利用五毛和小粉红。林彪集团的《五七一工程纪要》中还写道:
  “从几十年的历史看,究竟有哪一个开始被他捧起来的人,到后来不曾被判处政治上死刑?”
  以史为鉴,五毛和小粉红怎么可能有好下场呢?
  从另一个主要方面分析,也不难发现五毛小粉红的一大致命缺陷,这就是容易打乱中央的战略部署,给主子帮倒忙。先不急着分析,我们再来看一看高岗事件。
  在1953年4月,毛泽东派机要秘书给高岗看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是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安子文私自拟定的中共八大政治局委员名单,高岗阅后发现里面有薄一波而无林彪,因此史称“有薄无林”的政治局委员名单。毛在事后的会议上严厉批评了安子文,称其私自拟定名单的行为是违反纪律的错误行为,但同时告诫他人到此为止,不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但高岗却不当回事,他认为这是自己的好机会,于是在去南方度假的过程中把这件事告诉了许多地方大员。一些地方大员认为中央在搞鬼,来北京时顺便向毛打听此事,使毛大为恼火,这样一来就打乱了毛的政治部署,也成为了高岗日后垮台的一大原因。
  小粉红和五毛现在就正在重复着高岗当年的错误。台大名誉教授明居正说过:“中共对权力有着病态的执着”,在城市能管到车间,在农村能管到田地,所谓爱国言行也不例外。但很明显五毛小粉红不懂得这个道理,他们觉得只要我爱国,那就是有了核保护伞,爱国无罪。因此他们常常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比如澳门赌王的儿子在微博上号召网民翻墙爱国,这实际上就犯了大忌。因为翻墙在中国是灰色地带,除了一些大外宣的工作需要,本质上是违法的,公开说这种话更是不妥当。再者,中共之所以建墙,之所以搞新闻封锁,就是怕老百姓觉醒。毛在林彪出逃后把搜出的《五七一工程纪要》公之于众,声称是反革命的证据,叫大家批判,但结果很多人在看了这份文件之后,反而还觉醒了,思想解放了,这样一来就让毛适得其反。所以说五毛公然号召翻墙爱国,在外网上建立自己的频道,对于中共来说,是一件容易带来麻烦的事情。再比如,今年三月份,中共在疫情上甩锅全球,声称病毒发源于美国,但随后遭到了美国的强烈指责,中共一看形势不妙,马上偃旗息鼓。但是,很多五毛和小粉红还是抓着不放,硬是死缠烂打。极端五毛分子白云先生就声称病毒源自美国,而且美国还把病死的人做成汉堡,因此被封号。小粉红的政治敏感度太低,根本无法把握风向,中共官方不说的时候,他们硬抓着不放,不但不能让主子赏心悦目,反而打乱了中共的好算盘,给中美关系制造了许多麻烦。
  著名的党史研究专家高华教授曾经讲过一个例子:
  在三年大饥荒时,刘少奇为了向全党全国解释经济为什么会搞的这么遭,在党媒上发表了自己过去的一篇文章,名为《人为什么会犯错》。但他这样做就触犯了毛的大忌。因为按照党内潜规则,理论家和思想家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毛,其他人只有学习和实践毛思想的份,而不能另起炉灶。而刘的这一篇文章从题目上看,就属于柏拉图式的宏大哲学问题,理应不属于刘应该涉及和探讨的范围。康生死后,官方评价其中之一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但是他并没有在党媒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而只是号召人们学习毛思想。(高华教授的原话我没法一字一句记下来,以上只是大致概述)
  因此,如果想做一个真正能让主子喜欢的小粉红或者五毛,要做的很简单,那就是学习中央精神,传达中央指示,而不是擅自行动,提出一些中共官方没有提及的说法,做一些官方没有号召的事,给一些官方没有定调的人扣上一些不该扣的帽子。但是目前,小粉红和五毛根本看不透这一潜规则。例如2018年的修宪,许多五毛就忙着给维尼辩护,但实际上按照官方的调子,除了少数官媒可以解读外,其他人就只有“坚决拥护”的份,而不能擅自解读,因为这样就很容易造成麻烦。在美国之音上,五毛司马南就跟民运大佬陈破空和夏明教授开展了一场围绕修宪的辩论。先不说这个辩论的内容如何,司马南这样做明显就是自找麻烦。因为在美国之音上为修宪辩护,那是准备给谁看呢?给外国人看,意义不大,因为外国人很难被洗脑,而且那一期节目也是用中文说的。给中国人看,不管你辩赢辩输,对方的反驳都或多或少地使老百姓对修宪产生质疑,因而造成像毛公布《五七一工程纪要》那样的后果。例如司马南以华为做例子,说华为老总干的好,所以华为员工就欢迎他继续干下去,因此维尼也可以这样。结果夏明教授马上反驳到,华为终究是企业,股东对企业享有所有权,而国家不是为某群人所有的,因此不能相提并论。在去年香港抗议运动如火如荼之时,一些五毛也在墙内外私自传播抹黑香港人的视频,但是这些视频无意中也使得许多人看到了香港抗争的真实面目。许多人触景生情,感叹自己在生活中遭遇的不公,也感叹没想到有这么多人走上街头表达诉求,因而转念认为官方的报道不合理,抗议的百姓不全是坏人。
  高岗垮台的原因,从他个人的角度上看,就是不懂独裁体制政治斗争的残酷,而把政治斗争看成自己的一种“光辉神圣”的使命。高岗曾经对陈云说道:
  “看来,毛泽东与刘少奇的分歧已不是一般的思想认识问题,而是对刘少奇的革命品质发生怀疑,这可是事关党和国家命运的大事呀。”
  高岗头脑中根深蒂固地把毛叫他反刘升华为一种神圣的使命,即毛叫他这样做就是信任他,他再不挺身而出国家就要面临危机,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他并没有看到他在毛的眼里只是用完就丢的工具,因而最后败走麦城,名利尽失。
  反观五毛和小粉红,历史真的是惊人的相似。五毛总是危言耸听,妖言惑众。他们声称网络上有大量外国代理人,这些人受雇于国外势力,专门忽悠中国人的舆论,这些人势力庞大,通过各种各样的非政府组织控制了中国的方方面面,不少官方媒体和名人都被他们渗透或者买通,例如新京报、知乎、网易新闻、高晓松、柴静等。著名五毛周小平就说过,网络上百分之八十的言论都是骂政府的。按照他们的说法,中华民族已然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再不挺身而出就要灭亡,而他们这帮五毛就是在为国家和民族做贡献,以此要求转发点赞打赏,支持他们就是爱国。虽然每次看到这些言论就令我作呕,但是我不得不感叹这些人不懂得独裁政权的残酷,而把统治者想象为活雷锋,把自己的三言两语想象成拯救世界的史诗大战。他们不懂得统治者培养他们的用意就是维护自身的权贵统治,而不是放任他们恶犬伤人,坏了主子的好事。五毛小粉红说北大教授厉以宁是美国代理人,他们不知道厉以宁是李克强的老师,他们说刘鹤是投降派,殊不知刘鹤是维尼的亲信。他们骂李锐等一批党内进步派被“颜色演变”,可他们不知道中共的大忌是党丑不可外扬,中共既然没开除这些人的党籍,这些非赵家人的五毛就不应该多管闲事 。去年九月份,五毛大肆吹捧一篇关于中美贸易战文章,可他们不知道文章的作者黄奇帆当年曾是薄熙来的左膀右臂,甚至在王立军出逃后带领装甲车杀到成都领事馆差点擦枪走火。所以说五毛小粉红无论是在党内党外,都是无法成大器的,如果有,那也只能是因缘巧合,天无英才,使竖子成名。因为他们这一套死板无知的思维和理论根本无法适应社会的瞬息万变。看似人多势众,但也只不过是一群黄毛小儿,一旦失去了统治者的政治保护伞,他们就会不攻自破,如鸟兽散。
  决定高岗前途命运的最后一件大事是1953年12月15日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该会议讨论毛不在时,党务工作由刘少奇主持还是由各书记轮流主持。毛此举是为了削弱刘少奇的党务大权,会议之前,毛也安排高岗事先游说各路诸侯,以便取得多数人的支持。原本高岗信心满满,以为毛会取得胜利,结果会上彭德怀和陈云突然反水,转而支持刘,这样就使得毛的如意算盘落空。并且这还使得陈云和邓小平在几天后去毛家里揭发高岗,直接导致了他的垮台。高岗本以为自己和陈云是多年的老朋友,但他没有想到,在独裁体制下残酷的斗争之中,党性总是要压过人性。陈云在事后批判高岗的大会上说:“高岗可能觉得我这样不够义气,但我把他的事情讲出来是党的原则,不讲出来是歌老会的原则”,这就典型的体现了中共政治斗争中的虚伪和无耻。
  五毛和小粉红就像当年的高岗一样,总是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自以为胜券在握。他们看了几条被筛选出的新闻,就自以为是地觉得全世界都支持他们,美国节节败退,而中国倍受欢迎;他们觉得香港只是小部分人捣乱,而绝大部分都拥护港府。他们甚至天真地认为“天下何人不通共”,声称民主国家领导人很向往中共的独裁制度,只是碍于国内利益集团无法实行而已。这些东西本是统治者自己都不信的思想糟粕,但是到了他们手里,却变成了“宇宙的真理”,可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未来会因为这些言行而被自己的主子当成历史的罪人,砍下头颅。
  一位思想家说过,爱国主义就是一堆能被野心家点燃的垃圾。在漫漫长夜中,这堆垃圾五十多年前被一个叫毛泽东的人点燃,而现在又被另一个人点燃,并燃起了熊熊大火。有些人惧怕这火焰,有些人厌恶这火焰,有些人不想看到这火焰,但更多的人选择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可是,终有一天这火焰将会熄灭,漫漫长夜也终将迎来划破天际的第一缕阳光,燃尽的垃圾将会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而给众人带来光明的,一定会是黎明时分的耀眼光芒。

品葱用户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评论于 2020-09-16

你说的没错
义和团 高岗 蒯大富等一干人等
都一样 支那人叫不醒
只会被拿来当枪用
当完就丢

品葱用户 三零一小护士 评论于 2020-09-17

所以按照文章最后一句话

加速壬就是把小粉红往火坑里推的人

品葱用户 **三零一小护士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评论于 2020-09-16

[>>]( “/article/item_id-497212#“)你说的没错义和团 高岗 蒯大富等一干人等都一样 人叫不醒只会被拿来当枪用当完就丢

这个和支那不支那的没有关系

世上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那么清晰的认知,大部分人最终都是无意间被政治势力利用的对象罢了,自古以来哪个地方都是如此

品葱用户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三零一小护士** 评论于 2020-09-16

[>>]( “/article/item_id-497214#“)这个和不支那的没有关系世上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那么清晰的认知,大部分人最终都是无意间被政治势力利用的对…

你说的对,抱歉我没有表达清楚
我想说的是支那人容易被煽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普遍现象没错
但是在支那那种能够在自己不得利的前提下被煽动起来的并不多见

品葱用户 预言者 评论于 2020-09-17

文革那些打老干部的,最后都拉倒云南,秘密枪毙了。

江鬼2004年,要下台前,要给法轮功平反。那些打死人的军警,特务。可以枪毙一些。但是不能起诉它了。

所以,结果也看见了。2004年,大纪元推出社论《九评共产党》,开启一个新局面。并且告诉人,凶手一个也不会放过。

五毛这些人,属于别人把驴偷走了。他去充当拔橛子的人。

品葱用户 **三零一小护士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评论于 2020-09-16

[>>]( “/article/item_id-497221#“)你说的对,抱歉我没有表达清楚我想说的是人容易被煽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普遍现象没错但…

其实还是有利可图的。放在正常社会,利益的分配是按劳所得,利益受损则有民主的监督手段来维系基本的社会平等。

但在中共国,一直以来政治上的不平等是直接和经济地位挂钩的。文革之所以能够煽动那么多人,就是因为只有比别人更红,才能占有更多的资源和利益。而到了现在,利益依然被中共的党的机器所把控,那么这些五毛头子们,也一样是利用这种政治不平等来换取经济上高人一等的利益倾斜。哪怕是得不到利益的那些粉红学生,背后也是一个如此政治不平等与地位不平等挂钩的教育体系。更不用说还有很多生活不幸的人更要抓住这种东西来报复比自己有更高地位和社会资源的人了。

品葱用户 樋上至 评论于 2020-09-17

是的,所以我一直建议品葱成立洋葱新闻板块,写一些小粉红看了会喜不自禁地往墙内转,实则是犯了大忌的洋葱新闻。加速主义者利用楼主指出的粉红与官媒的言论差别,让小粉红和铁拳互相内耗,岂不美哉?

品葱用户 反清复明2019 评论于 2020-09-17

你这就不懂党史了。高岗的问题是,他是斯大林在中国的代理人,说白了甚至算是中共的太上皇。所以斯大林一死,高岗就立刻被干掉了。

品葱用户 **伊什塔尔

反清复明2019** 评论于 2020-09-16

[>>]( “/article/item_id-497242#“)你这就不懂党史了。高岗的问题是,他是斯大林在中国的代理人,说白了甚至算是中共的太上皇。所以斯大林一死…

你这样看很明显是不对的,从高岗的身世看,他没出国留学,也没什么文化水平,不爱读书,马列主义水平不高,更不懂外语,因此后人总称他为草莽英雄。斯大林怎么可能利用他当代理人?就算是代理人,那也应该是莫斯科中山大学的一批留学生,例如王明等人,而绝不可能是他。斯大林是1953年4月份完蛋的,而那时高岗担任计委主席,恰恰是一生中地位最显赫的时候,而毛正式决定要搞掉他也是那一年12月份,完全是两回事。我这些论述都是来自他的秘书的回忆和比较正统的史料,绝不是我一家之言。

品葱用户 黑丝 评论于 2020-09-17

想起了之前因天气原因飞机无法起飞,其他国家的人都在耐心等待,中国人大闹机场,大唱国歌,结果被人民日报痛批为巨婴.这些人被当作弃子也真是可怜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17

其实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毛腊肉还是支共,都算得上是上帝之鞭了。
当然这既不表示鞭子正确,也不表示鞭子代表了上帝的意志,仅仅只是表示,支那人所遭受的灾难,很大部分都是自找的。

品葱用户 **坦克俠

伊什塔尔** 评论于 2020-09-16

[>>]( “/article/item_id-497345#“)你这样看很明显是不对的,从高岗的身世看,他没出国留学,也没什么文化水平,不爱读书,马列主义水平不高,…

五馬進京,高崗離開東北的時候,他已經在政治上死去了。高崗沒有把滿洲變成蘇聯的衛星國,這一點是他最大也是最嚴重的失敗。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看待YouTube上开始泛滥各种小粉红自媒体的现象?

品葱用户 韭菜馅饺子 提问于 8/23/2020 简直不要太恶心,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也没给小粉红自媒体点过赞啊,突然给我推送了一大堆战螂粉蛆自干五在油管做的自媒体,一个个脏话连篇,张口公知闭口恨国党,评论区还一大帮傻逼东西跟着叫好……怎 …

如何看待YouTube上开始泛滥各种小粉红自媒体的现象?

品葱用户 韭菜馅饺子 提问于 8/23/2020 简直不要太恶心,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也没给小粉红自媒体点过赞啊,突然给我推送了一大堆战螂粉蛆自干五在油管做的自媒体,一个个脏话连篇,张口公知闭口恨国党,评论区还一大帮傻逼东西跟着叫好……怎 …

如何评价将一切爱国者污名为小粉红、五毛的行为?

知乎用户 李北方 发表 我记得关于爱国最让我生气的一次,就是一个丑陋的女人在巴基斯坦士兵的保护下拿了商店老板两件衣服沾沾自喜,那次给我气的够呛,当时我骂的非常难听。不过大多数人对这类事情都是抵制的,会为这种压迫行为感到骄傲的只有一小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