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涿州人,我来给大家复述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虽然人在日本,但作为土生土长的涿州人,我始终关注着我的家乡,并透过村里建的微信群了解着村里的一举一动。那些大事小情,对于漂泊在外的人来说,更是有一层思念的涵义在其中。

这次的洪水自然也不例外。

在讲述所有的细节之前,先交代一点作为涿州人从小就知道的基本信息:涿州境内最大的河是拒马河,这条河的上游正是这次降雨受害影响最严重的北京市房山区。拒马河在涿州境内蜿蜒曲折,经过很多村庄,其中也包括我的家乡,并擦着市区的边缘而过…

7月30日,受台风影响,京津一带连续暴雨,这时候,处在拒马河下游的我们村,河道内开始普遍涨水,水质浑浊,一看便知是上游携带泥沙而下的洪水。

但这时候,大家的心态普遍还是看热闹,认为没什么大不了。2021年,涿州已经发生过一次水情,当时水沿着拒马河淹过了桥面,但并没有进入村内,所以当时的人们心想,最严重也就是和当年旗鼓相当而已了。

晚上,有村民分享了市区内涝的信息,并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但并没有人关心,大家显然并没有想到这将是一场灭顶之灾的源头。

7月31日,大雨依然在继续,但情况发生了变化,早上村里开始停水停气,同时出现一些墙头因暴雨倒塌的情况。

到中午,村长在通知大家迅速转移,但上面安排的转移点距离非常远,达到17公里,同时该村所处海拔与我们相差并不大,所以转移计划显然不现实,无法迅速执行。

中午,镇里继续发转移通知,但只是要求转移,并没有透露泄洪量和时间等信息,所以绝大部分人依然轻视转移信息,认为没有危险。同时,村里通知开始停电。

下午3点左右,水位迅速上涨,逐渐进入村内街道,但此时原定转移的大巴车还没有消息,村长号召大家赶快自行转移,但由于水位上涨过于迅速,很多人反映汽车已经开不出去。此时水位总体依然没有威胁到人们安全。人们还可以出家门拍摄水位视频。

晚上7点20分,村长十分焦急地通知洪峰将在9点到达,此时留给人们的时间只剩40分钟。但由于没有水位相关信息,人们并不知道哪些地区是危险到必须转移,哪些地区可以暂时避险,人们只能依靠多年居住在这里的经验自行判断。

深夜,水位上涨非常快,有村民反映不到20分钟就淹没一块砖。人们开始在群里互相分享水位信息,同时提醒大家不要睡觉,观察水位。这时,村内低洼地段的积水预估已经达到2米。有的村民开始自发转移到高处的邻居家居住。

同时,有村民询问洪峰的具体信息,但村长也无法提供准确信息,只能笼统说非常猛烈。

但前半夜,大家总体的心态还比较放松,村民群内还时不时的有玩笑话,并且在询问明天是否能够来电。绝大部分村民日常生活还没受到影响。

进入后半夜,水流越来越猛烈,洪水开始进入部分村民家中,村民的恐慌情绪开始上升。但村长在凌晨3点依然和大家同步最新消息,镇上已经安排了两艘皮划艇,明天一大早就立刻去取。

8月1日早上5点开始,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反映手机信号问题,很多在外打工的人联系不上家内老幼,开始陆续拜托同村人转达平安。同时洪水还在上涨,流速也很快,村内地势低洼的地带洪水已经迅速淹没屋顶。

当时的水位情况

早上7点,焦急的人们开始询问救援队的去向,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救援队联系信息被转发进群,但人们普遍反映联系不上。

早上8点,人们开始@村长解决问题,但村长可能由于手机信号问题已经失联。

早上9点,水位上涨速度没有减缓,地势低洼的人家屋顶已经被洪水淹没。群内人们开始互相联络,组织自救,对于被困的老人,村民们互相联系积极想办法。

早上10点,不知源头的消息称下午还将有一波洪峰到达,同时抢险队伍已经进入涿州。但此时,村内没有救援队到达。

群内有人甚至想到拨打北京市长热线,反映北京的泄洪问题。

村内一开始发现被困的老人此时已经被解救。

中午,越来越多的救援信息到达,但由于水位过高,水面上存在电线、牌楼等等遮挡物,所以救援队的进展并不快,只能到达一些距离镇中心较近的村落。

一点左右,有人反映洪水渐渐退去。此时,村内仅有少数几台手机可以对外联系,大部分群里活跃的人都是人在外地、打探家人的村民。

整个下午,由于信号问题,村里的消息越来越少,只有身在外地的村民无休止的互相询问,但谁也没有确切的答案。四点左右,村内有消息称,水位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晚上7点,开始有村民求救反映缺少食物和药物,避难的幼儿发烧但没有退烧药。

几乎同时,越来越多不知真假的消息传来传去,多处不知位置的大坝被传决堤,我家在市区买的楼的小区群传来消息,市区的水位快速上涨,大家全部要做好防洪准备。

整个晚上,只剩下身在外地村民在群内不知疲倦地询问,但依然,没有任何答案。这个小村庄,救援队到了没有?食物物资够不够?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我身在日本,尽一切可能关心着家乡的信息,目前我叔叔一家以及奶奶,都还被困在村中,因为提前准备了食物和水,他们在二楼短期避险的问题应该不大,但如果洪水超过明天还没退去,被困的人能否安然无恙?谁也不敢判定。

涿州只是一处不知名的小城而已,我在上一篇文章里也有过抱怨,抱怨我们离天堂太远、离北京太近,但牢骚终究是牢骚,和北京、天津等等地方一样,我们也是有情有血的人,此时,话到嘴边也不想再多说,只愿洪水能早日退去吧。也希望,我们今后虽然地处京畿,但永远也不用再当保护首都的那个“代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直击江西洪水:留守村民楼房成孤岛,每天划船运回必需品

▲留守村民居住在三楼、四楼,到了晚上就睡在屋顶。 (南方周末记者 李在磊/图) 全文共2572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洪水袭击后选择留守的张家坂村村民还有两三百人。村子被大水浸泡后,小楼房成了一座座孤岛,只得划船出去搬回基本生活物资勉强 …

洪水围困,小城涿州在呼救

**澎湃新闻记者 钟煜豪 吕新文 ** 实习生 邵容 田思 李欣怡 “目前救援一线马上进入夜间,时间很紧,急需照明设备方便夜间救援。此外,一线传来消息,救援船只也不够。”8月1日17时50分许,河北涿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涿州公安网络发言人发 …

河北涿州被困暴雨,当地警方发微博求援又删除……

收录于合集 #为他人写作 4个 河北涿州,一下子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因受极端强降雨和上游行洪的影响,涿州多条河流的水位暴涨。 7月31日晚,“涿州发布”消息称,涿州市所有河流启动红色预警,并宣布所有河流防洪进入紧急状态。 …

看看涿州的水灾吧

收录于合集 #社会热点 299个 文/魏春亮 我的微信,防失联 要不是因为这次水灾,我可能不太会注意到涿州这个地方。 这个古老的地名,通常出现在中国古代史课本的开头,上古轩辕黄帝大战蚩尤于涿鹿之野,涿鹿就是涿州(说法之一,您认为是哪就是 …

洮南农民搭浮桥被判刑事件,众多报道哪家强

开栏的话 新闻报道本质上是信息服务产品,一经发布就要接受受众的审视和评判,公众有权要求媒体不断提高新闻报道的质量,一个健康、活泼的业务氛围也有助于报道质量的提高。 即日起,本号推出“优秀报道周榜”,梳理、点评一周以来的优秀报道。我们的评判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