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驳小粉红认为粮票对平民是好事?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咸鱼之体 提问于 8/26/2020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TEZWsQG_d.webp?maxwidth=640&shape=thumb&fidelity=medium

品葱用户 thewayback 评论于

不要反駁,支持就完了。

品葱用户 重傳媒 评论于

~已删除~

品葱用户 理念是刀槍不入的 评论于

大力支持開倒車

品葱用户 無紋水仙盆 评论于

為什麼要反駁?資源不足需要由國家分配的時候,糧票就是好東西沒有錯R
就好像有些化學物質,在你健康的時候是毒,但在你生病的時候是藥一樣

品葱用户 Daredeer 评论于

哇喔,所以他們承認現在中國缺糧食就是了。

品葱用户 中华合众国 评论于 2020-08-27

一群智力未开化的人反驳他们做什么? 他们还觉得毛时代是中国人民最幸福的时代呢。

品葱用户 knifee 评论于 2020-08-27

从加速主义角度考虑,这种问题并不需要反驳,而是需要推动,大力赞扬粮票的优越性。

但是作为觉醒者,我们要有清晰的事实认知,到底是什么驱动了粮票的出现?

简单来说,粮食问题在进入工业时代后就已经不再是问题。全球粮食产量在二战后一直处于过剩状态。那么为什么中国和朝鲜会发生饥荒乃至人相食的惨剧?为什么全球还有部分地区粮食供应有问题?那么就要从粮食生产来说起。

在农耕时代,粮食生产效率低下,社会稳定对于粮食生产有着决定性因素,所以一旦发生了社会动荡,粮食生产部分停止,短缺问题随之出现。

进入工业时代,机械、化工、生物科技进入粮食生产中,极大提高了粮食单位面积产量和耕种适应性。理论上粮食已经不再短缺,一个地区缺少粮食的主要原因变为无法购买粮食。

在没有户籍管理制度或者类似限制人员流动制度的国家中,一旦饥荒发生,我们可以默认当局政府已经无力协调粮食供应。那么,首先市场会介入,解决该地区收入较高者的粮食问题;接着大家最“痛恨”的白左会介入,无偿援助粮食,其实这也是在消除社会动乱,降低社会矛盾;接下来,如果问题短时间内无法解决,人员会迁徙到别处就食。以上三管齐下,就算处于无政府状态,大规模饿死人乃至饿死人口百分之五到十(1960年左右发生在中国和2000年左右发生在朝鲜)的情况就不会发生。

粮票是一种完全的食物配给制度,一般来说只会发生在战争时期。很好理解,战争时会抽调大量劳动力从事战争物资的生产和补充兵员,以及征用土地作为工厂和防御工事,那么相对来说粮食生产就会受到影响,才用配给制度无可厚非。

在和平年代,采用食物配给制度只会有一种可能,就是国家或者地区的战略重心已经到了需要牺牲居民口粮才能满足的地步,这种措施背后的危险性是目前国内的青壮年无法理解的,只有傻子才会愿意在今天这种物质极大丰富的局势下还想着通过粮票来实现全民温饱。

计划经济是违背人性的,不可否认人类中是有一部分人有着牺牲精神的,大量的NGO组织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人还是逐利的。强行让所有人接受分配制度是天方夜谭,也是无以为继的,这个已经证明了无数次,我只希望共产党倒台以后,中国这片土地上再也不要有这种乌托邦主义出现。

品葱用户 potatoking 评论于 2020-08-26

一群井底之蛙吃著泡麵在替中南海操心。
糧食又不是芯片,國際又沒禁運,短缺了就買啊。
隔壁印度眼看都要人口世界第一了,還是那麽貧窮,這邊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糧食竟然還不如印度多?

有了糧票是讓大家都能平均一點挨餓罷了。

品葱用户 Luke 评论于 2020-08-27

在资源短缺的时候实行某种程度上的配给制,这种做法在许多国家都可见。

你自然可以说粮票是好东西,但你为什么不问问自己为什么会闹到资源短缺的地步呢?我们恐惧粮票,恐惧的不是粮票本身,而是其背后的饥饿。论证粮票是个好东西,不过是在用顾左右而言它的方式模糊重点——这就好像在说化疗是个好东西一样。

另外茅台酒厂是不是该全部关闭了?粮食不够酿什么白酒。

品葱用户 二百斤扛麦郎 评论于 2020-08-26

赵家人拉的屎在它们眼里都是香的跟它们反驳个什么劲…

品葱用户 weerqop 评论于 2020-08-27

说真的,我们都懒得反驳,时间宝贵,多做点人事,去跟蛆较什么劲,就让它们在坑里自娱自乐得了,干嘛还一本正经的站在茅坑周围围观啊,不嫌臭吗

品葱用户 鸥鹭茫茫 评论于 2020-08-27

限制人们生活水平的是生产力,而不是粮票?但为什么饿死三千万人的前期,人们听到的都是亩产大丰收的喜报呢?

极端的时侯,爱国=饿死,不爱国=生存,墙国铁拳的威力可是无上限的。

品葱用户 离坚白 评论于 2020-08-27

跟粉红争论无异于跟弱智和傻逼争辩为什么1+1≠3。不要争辩,当我们遇上傻逼,要赞同他们的一切言论,争取把他们培养成大傻逼。

品葱用户 青年 评论于 2020-08-26

最底下那个回复真他娘的纯粹一傻逼,鸡巴玩意,看的只想吐

瞎鸡巴他妈吹啥配给呢,还不知道挨饿是什么滋味,这傻逼还没饿够

品葱用户 支人支面不支心 评论于 2020-08-27

我也感覺有些支人太慘了,對於他們來說,餓死確實比活著好。

品葱用户 统统提头来见 评论于 2020-08-27

人死有好处,可以当肥料。建议小粉红死一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农业建设,贡献出宝贵的力量

品葱用户 理性客观不中立 评论于 2020-08-26

粮票是给平民分配的,可权贵不用少吃一口,军队储备粮也不会给你分,还要给外国送,剩下给你们你们穷逼的就这么多,你们自己每个人少吃吧。

品葱用户 JohnDoe 评论于 2020-08-26

让他们自己回去问他们爸妈粮票时代是什么感受

品葱用户 justjiji 评论于 2020-08-26

你要去反驳小粉红,你已经输了
另外看这截图好像是知乎,在知乎里反驳小粉红,尤其是时政上观点,你又很大的概率会被删帖禁言,得不偿失。

品葱用户 别割我韭菜 评论于 2020-08-27

有啥好反驳的,反正他们就吃个饭,粮票确实是好事。听党话,党叫他们吃什么就吃什么,多好。

品葱用户 三千冬雨 评论于 2020-08-27

最根本的問題是,沒有考慮到市場經濟的作用和後續發展。

沒有制度是完美的,都短缺並且可能犧牲部分人的情況下,
市場經濟餓死的是沒錢買糧的人,配給制餓死的人則由分配者決定。

但是,在後續發展方面,兩者有很大的不同。

市場經濟最直接的效益是,付出可以較大程度上地轉化成報酬,從而刺激人們投入生產和研發,
像自媒體 Leonard 這個影片介紹的還不錯,雖然拉斯維加斯和杜拜的崛起有其他原因,但在水源的問題上確實受到市場經濟的影響,
https://youtu.be/36ilE0eNCxQ
除此之外,政府的資源雖然很多,但並不是無限的,遭遇突發性災難時尤其如此
如果開放市場,無可避免地會有人趁機哄抬物價,但在這個過程中,除了能夠刺激資源從個人身上釋出,也可以刺激人們創造、開發新的技術和資源。
過程中,政府在早期的作用是鼓勵生產、研發及協調資源技術的分配,以及在產能爆發的同時做好流程和品質把關,避免質量下降到會出問題的程度;
後期則通常需要做出一定制約,以免所有的資源向單一項目傾斜,導致單一項目產能過盛供過於求,其他項目卻又過於匱乏的窘境。

以疫情和口罩為例,口罩作為資源,如果十分嚴格地將口罩限制在低價,即使某人擁有戴不完的口罩,除非倉儲成本太高,否則恐怕也不會願意將口罩釋出。
同時,廠商因為無例可圖,所以也會變得不願意投入口罩的開發和生產;
相對來說,如果口罩的價格交由市場決定,那也許一開始會出現天價口罩,但是超出人們容忍極限的部分會因為滯銷和倉儲成本,而不得不壓低價格,
同時因為口罩是具有價值的投資,使資者和生產者願意將產線和資源轉為口罩的生產,並隨著時間的發展,使價格和生產量達到平衡。

附帶一提,台灣的做法是,與口罩的生產者協商及利益交換,以及供配給的便宜口罩(提供60億NTD增設產線,以後產線歸廠商所有);至於民眾持有的口罩則不加限制,但因為有政府發配的便宜口罩,所以價格也不會暴衝上去。
根據我接觸到的資訊,疫情早期中國的口罩價格,其實也算是市場經濟的結果,只是有幾點差異:
.疫情爆發太快太猛,偏偏重災區還是口罩的重要產地,時間也卡在春節,導致產量跟不上,更糟的是隨著疫情延燒和封城措施,即使想要擴增產線,也無法調動這些技術人員。
.普通人沒有穩定取得口罩的管道,同時還出現許多政府徵收口罩的消息,導致口罩的需求量激增,價格進一步飆高。
.隨著復工復產的推動,許多人轉而投資口罩的生產,但是技術不足、資源不足加上政府把關不夠,導致出現許多不合格的口罩。
.並且因為嚴厲的封鎖措施,使疫情趨緩,兩者又進一步導致口罩需求量降低;而海外戴口罩的比例不如預期,部分品質低劣使購買慾望降低,更重要的是政府沒有適時限制廠商數量(一貫地集中力量辦大事),結果導致價格進一步崩盤,大量工廠倒閉。
除了第一點沒啥辦法,後三點可以說是政府職守有缺。
這部分是以個人接觸到的訊息分析而來,也許有錯漏和不完整,還請多多包含,畢竟雖然和專業有關但當年被當過w

口罩說著說著跑題了,回到配給制。
配給制能在一定程度上支援生產不力者,但相對而言努力生產者的報酬都會相對被剝奪。
報酬的種類很多,產品、金錢或是成就感,如果人數並不太多(家庭或家族),人們彼此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
也許一定程度上的共產和配給沒有問題,比如父母賺錢撫養子女,等父母老了以後子女俸養父母;
然而當體制被放大,大到十四億的規模…我努力了,但幫助的人…是誰?我的勞動成果,真的有幫助到該幫助的人嗎?有沒有無意義的浪費?如果沒有,為什麼我還要繼續努力?如果有,那麼是那人應得的嗎?他和我是什麼關係?他有我努力嗎?如果他不努力,為何我還要幫助他?如果不努力也能有所得,為何我還要努力?
如此。

先不論容易發展為極權和發生貪腐等問題,單就生產力而言,共產和配給制度在經濟上容易產生的問題是,降低生產者的意願;總體生產力降低,進一步使配給額度降低,生產者所能獲得的報酬越來越少,逐漸發展成惡性循環。
(題外話…從這個角度來說,口號治國的缺點暫且不提,至少在配給制這點上還算配套,將缺乏市場經濟導致的生產意願降低,用各種精神口號給彌補了,但是在資訊和教育普及的現代還能有多少效果猶未可知,尤其這要治的不是「反」而是「懶」…)
並且糟糕的是…和市場經濟相比,兩者雖然都有降低生產意願的可能,但對象卻存在致命性的不同:
在市場經濟中,人們會追逐可以獲益的目標,資源分配的結果,那些並非大部分人感興趣的事物,便會失去資本並被拋棄淘汰;
在共產和配給制度中,人們由於得到相同的配給,而使勞動意願和生產力降低,偏偏在計劃經濟下,大多數人生產的資源都是民生相關,於是最終形成了災難。

…以上,個人淺見是:
在短期方面,市場經濟和配給制要考量包括體制大小、技術、資源、人文等諸多因素,各有長短和優缺,
但是長期來說,兩者雖然都有機會出問題,市場經濟的發展性和創新能力更強,更有機會通過技術手段彌補問題;而配給制會不旦沒有這個機會,還更容易在要命的項目上出問題。

品葱用户 叼盘侠 评论于 2020-08-26

俺老胡生活的年代还有布票。一年一家五口人积攒的布票,还不够买做一身成年人衣裳的布料。小粉红们真是脑子锈了。建议发配他们去1959年,体会一下三年大饥荒中的“饥饿感”。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自从上品葱后我感觉自己越来越魔怔了,这是正常的吗?

品葱用户 ggguuuoo 提问于 6/17/2020 我知道品葱快一年了,潜水一段时间后才注册了账号。 刚上品葱时,我按这里的标准可以说是一个爱国不爱党的反贼,觉得墙内人民都是无辜的,只是受了洗脑而已,同时拒绝反华,当反共和反华绑定在一起 …

张杰:郝海东揭竿起义 四路人马集结 中共措手不及

郝海东6月4日公开挑战中共,与郭文贵、班农共同宣布成立“新中国联邦”。郝海东宣读“新中国联邦宣言”,指责“中共极权统治无视人权,摧毁人性”,他说:“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中共是共产国际资助的,颠覆了中国合法政府的恐怖组织。其在中国的极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