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中湖北黄岗一家相信政府后的遭遇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武肺中的我家
送交者: [我是一只小宝宝]( “https://home.6park.com/index.php?app=home&act=chatnew&uname=NTIxNjE4Mjc%3D")[[品衔R1](https://home.6park.com/index.php?app=home#selfg")] 于 2020-02-23 0:29(原文:[https://club.6parkbbs.com/life5/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3372020](https://club.6parkbbs.com/life5/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3372020"))

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黄冈的一位大二学生。我在德国读书。我的家人就是版主之前发文说的一家都留在了这次武汉肺炎里。也不知道怎么说。分享一下我家里人的救治经历吧。希望对各位网友有所帮助。毕竟逝者已矣。活下来的还要继续生活。能帮一个就算一个吧。 

我因为要和朋友们去巴塞隆纳旅游所以想在二月份回国。其实我家人意思是让我在春节前就回去。为了这件事我还和爸爸吵了一架。爸爸本身就是一个脾气倔强的人。为人刚正不阿。平时和父亲也没少发生矛盾。自己在心里也曾几次恨他。现在回想起往事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泪水。自己总是想要是平时能够多陪陪爸爸该多好。爸爸和大多数湖北人一样爱吃辣椒。每年十月份左右爸爸就去老家拿一堆辣椒回来。自己穿成串然后晒干。等到风干之后就做成辣椒酱。各种口味。我记得15年出国的时候爸爸亲自给我炸了一罐辣椒酱。放在行李箱里。可是到了德国被海关拦下。没能吃上。到了宿舍我给爸爸去电话告知辣椒酱的事情。他低沉的说没事的辣椒酱等你回来了我再给你炸。人没事就好。那次电话我还抱怨他多事。那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爸爸没有和我吵起来。只是一味的承认错误。说自己没想到德国不让带。寥寥几句我们结束了通话。此后爸爸再也没让我带去德国辣椒酱。记得上一次回国是在2019年的春节。他在临走前给我在电脑包里塞了一小瓶辣椒酱。说留在飞机上拌饭吃。这也是我今生最后一次吃到他的辣椒酱。  

在2019年底我看网上说武汉爆发了sars当时我没太放在心上。因为这是一个老病了没什么危害。而且主要是在广东一带流行。误认为武汉会很快过去。后来我同家里人微信视频。家里人告诉我黄冈也在传有这病了。我问妈妈说严不严重。妈妈说这病不是sars是一种新病。不传人。我还问妈妈要不要给家里人寄口罩过去。但是爸爸告诉我别在外面瞎听。国内好的好。这病没事。当时我想爸爸在政府上班消息比我灵通。前几次房价上涨前他都能得到消息。并且还可以买到低价房。这样灵通消息的人说没事肯定是国外反华势力在造谣国内了。所以我就没再关注。直到一月19号那天我妈妈给我发微信问我在不在。当时我在上课没回复。等下课之后给妈妈回信息妈妈也没回我。到了德国夜里妈妈回信息说妹妹发烧很烫。医院说是肺炎。让我自己在外面注意别淋雨着凉。我就草草的应了下来。然后不聊了。 

到了21日我和同学请假了准备第二天一早去巴塞隆纳。妈妈又来和我视频让我快点回家吧。别在德国了。我还和妈妈说我已经和同学约好了机票都买了。明早就要去了。我执意不肯。妈妈把微信给爸爸。爸爸还和我吵了一架让我24日前必须回家过年。我草草答应下来毕竟也就七天的行程。在二月1日我肯定能回家了。所以我们也就没在意。  

到了23日妈妈给我发来微信告诉我别回来了。黄冈封城了。回不来了。而且确认这次爆发的就是sars。小妹现在检测之后确定不是感染。而且家里都很好。让我自己在外面好好呆着。等疫情过去了再回去。当时我还问妈妈要不要口罩。妈妈告诉我已经有人问给家里送了三盒美国口罩了。不需要了。我当时觉得很放心。还想的很美好。觉得国内疫情应该不严重。  

可是就在27日我得到爸爸的消息。爸爸说小妹走了。肺炎没治好。我当时还在巴塞隆纳真不知道怎么好。只有哭。爸爸倒是安慰我让我别难过。爸爸问我钱够不够。我说不是太够。他说过几日叫他朋友给我从德国给我一些钱。让我拿着在外面好好生活。多吃些营养的别感冒。好好读书别挂科。我问小妹的丧事咋办。他说这个不用我操心了。让我好好在德国呆着。现在全家就我一个希望了。我答应了。于是我提前改签机票回到了德国。好好看书。 

就在微信视频的隔天姑姑传来消息。说爸爸确诊了是武汉肺炎。已经住院了。我当时真想回去。可是家里人都劝我说现在这病太危险。千万别回来。如果我也染上了一家就完了。所以我再次妥协了。这时候的我已经开始怀疑官方的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也怀疑小妹的死因是不是与武汉肺炎有关。于是乎我就在网上搜索消息。上了网我才发现原来我知道的官方消息都是谎言。Twitter上说早在12月初就在武汉人传人了。一直隐瞒到了春节。同时我也在积极搜寻这个病的解药。在Google结果里看到了版主的武汉肺炎治疗方案。之后我顺着版主发过的帖子看下去。发现一切都是按照版主说的在发展。我哭了。我既哭我那可怜的小妹,也是哭我自己蠢。也是后悔自己无能。心里百味杂陈。不知道如何描述。如果我要是没有听信谎言而是及时回家我一定可以见到小妹。我记得小妹在临走前让我给他带巧克力和ipad回去。我当时还心里很气。总是觉得家里把一切好的都给了她还来和我要。现在小妹走了。这是我一生中无法忘记的。多么简单的事情我没办到。不知道小妹会不会怪我。我也是气自己怎么那么蠢。分不清谣言和真相。我也恨,恨那些该挨千刀的官员。怎么祸害的这样。  

于是乎我按照版主的建议找remdesivir。这个单词也许是我一生中永远不会忘记的单词了。我打电话发邮件下课之后跑遍了药店。得到的消息都是没有。一位药剂师告诉我这药还处于测试阶段没有对外发售。我就想沿着线索找。找到了gilead。人家没回我邮件。我就打电话过去。人家说这个不对外卖帮不到我。就在我一路找药的时候爸爸走了。二月四日。爸爸也走了。是我的姑父告诉我的。我得知消息后病倒了。真想飞回去。奈何回不去了。我放下电话找妈妈。妈妈微信和电话都不接。我最后给妈妈微信留言说一定要坚持住。我在找特效药。已经知道名字。可是依旧没回复我。我问了姑姑。姑姑告诉我安心读书你妈没事。在上班。我当时信以为真。就继续找药。我问了版主。版主也是拖了好久。到了二月三日才告诉我说上海有一家公司有。我于是乎按照消息去电话。和邮件。一个手机号码打通了。对方说他们是做的试剂。我说我是德国的大学。就是需要试剂做体外实验。对方说可以发货。得到这个消息我就下单买了一克。可是就在当晚对方发来邮件告诉我说没货了。要等复工之后才行。我真的好绝望。感觉天都要塌了。旋即发站内信问版主是否有其他办法。版主倒是推荐了其余两个药。可是也没找到。我心里空落落的又很着急。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家里的妈妈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就在二月十三日妈妈也走了。最后还是没能挺过来。 

姑父和姑姑用妈妈的微信和我聊说让我别难过。男孩子要坚强。我当时觉得这就是一场梦。我还和姑姑说没事。我会照顾好自己。姑姑让我等疫情过去了回去处理一下财产。顺便给家人磕几个头。我平静的答应下来了。可是放下手机我就哭了。哭的很伤心。  

现在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的一个家。原本我还想着二月初就可以回去。原本我还以为爸爸会没事。可是这一切都是这么转眼即逝。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去过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传染的。我只是觉得很无助。我今天上来发文主要是想倾诉一下。这几天我都快憋死了。如果给我再活一次的机会。我一定选择投胎到德国。再也不想投胎到中国了。这辈子我是真死心了。一个小小的肺炎居然演变为人间灾难。我真是没办法了。12月就已经开始爆发了。直到春节才通报。我觉得这时候的中国应该出来给我一个说法。至少给我全家人一个交代。

品葱用户 北美carl 评论于 2020-02-23

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做护旗手我自豪 (伯曼兒 李文亮并感 )

摘下口罩堂堂正正做中国人

下辈子不做中国人(诚恳)

品葱用户 Cisleithania 评论于 2020-02-23

“这样灵通消息的人说没事肯定是国外反华势力在造谣国内了。”
出了国还抱着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观念,实在不想说什么

品葱用户 金恩王 评论于 2020-02-24

一死死一家,如果他没去德国,他也肯定挂了。

品葱用户 onmygod 评论于 2020-02-23

“但是爸爸告诉我别在外面瞎听。国内好的好。这病没事。当时我想爸爸在政府上班消息比我灵通。前几次房价上涨前他都能得到消息。并且还可以买到低价房。这样灵通消息的人说没事肯定是国外反华势力在造谣国内了。所以我就没再关注”

得不到病情的详细信息,说明基层黄冈的基层。
看起来这种小官的孩子也是一门心思的往国外送啊。
你们不都是一直疑惑为什么既在墙外,又支持共党吗,这不就是典型的例子。

品葱用户 金恩王 Cisleithania 评论于 2020-02-23

“这样灵通消息的人说没事肯定是国外反华势力在造谣国内了。”出了国还抱着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观念,实…

那是他老爸说的,不是他

品葱用户 Cisleithania 金恩王 评论于 2020-02-23

那是他老爸说的,不是他

“当时我想爸爸在政府上班消息比我灵通。前几次房价上涨前他都能得到消息。并且还可以买到低价房。这样灵通消息的人说没事肯定是国外反华势力在造谣国内了。所以我就没再关注。”

品葱用户 脚踏车 评论于 2020-02-23

看这措辞就没法觉得这货可怜,再看他知道有肺炎之后的想法,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家人死绝之后的反应,他下辈子也脱不了支,我很希望他回去挨一发“灭门人员情绪稳定”的赵弹

品葱用户 kk9315 评论于 2020-02-23

心酸,和早前那導演一家一個樣子啊……這次由唯一的幸存者留下紀錄。
但願來世不做中國人。

品葱用户 巴斯克维尔柴犬 评论于 2020-02-24

有点疑惑,文中他爸爸说在政府上班,如何能生他和妹妹两个孩子而不被开除

品葱用户 北美carl 脚踏车 评论于 2020-02-23

看这措辞就没法觉得这货可怜,再看他知道有肺炎之后的想法,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家人死绝之后的反应,他下辈…

这个清醒的代价已经很大了 基本是家破人亡

品葱用户 Hker 评论于 2020-02-24

生死有命,只能祝他們來生不要再生在中国了。

品葱用户 习奥塞斯库 评论于 2020-02-24

他的遭遇诠释了什么是徳匹下:
信共产党,全家进火葬场
上Twitter,上品葱,说不定可以在武汉肺炎中捡回一条命

品葱用户 Deatholder 评论于 2020-02-23

逝者安息,希望作者能因此得到一些人生感悟。

品葱用户 金恩王 巴斯克维尔柴犬 评论于 2020-02-23

有点疑惑,文中他爸爸说在政府上班,如何能生他和妹妹两个孩子而不被开除

他跟他妹妹年纪差距应该不小,可能是后来生的二胎,很多地方不是绝对一胎化的,生两个孩子的不少,见过好多。

品葱用户 咸鱼老李 北美carl 评论于 2020-02-23

没有了祖国你什么也不是(周带鱼并感)
楼主好人,下辈子美利坚(祝福)

品葱用户 咸鱼老李 巴斯克维尔柴犬 评论于 2020-02-24

赵家人不受计生政策影响,只有体制内小卒才受此政策印象,稍微有点含赵量的体制内领导计生委根本不敢惹

品葱用户 北美carl 巴斯克维尔柴犬 评论于 2020-02-24

有点疑惑,文中他爸爸说在政府上班,如何能生他和妹妹两个孩子而不被开除

有关系花钱咯 或者去香港生

品葱用户 脚踏车 北美carl 评论于 2020-02-23

这个清醒的代价已经很大了 基本是家破人亡

我觉得他还是混沌谈不上清醒,看他最后那段就说明他既不会反思是谁害的人也不会直球报仇,可能十年后他也就会感慨一下生死有命全家死绝是老天对他的考验一类的屁话

品葱用户 咸鱼老李 北美carl 评论于 2020-02-24

仔细看看,人家都能在房子涨价前用关系买低价房了,肯定不是基层干部,估计是含赵量较低的中层干部,虽然有一定含赵量但是没能得到内幕消息,计生委根本惹不起这种人,反而还要给这种人上贡

品葱用户 anonymousLiu Deatholder 评论于 2020-02-23

逝者安息,希望坐这能因此得到一些人生感悟。

这家就别讲什么逝者安息了:这不是一家无助平民,而是一家当官信共的!他们贪腐出了送儿子出国的钱,送出一个爱国留学生。自己在国内,继续相信魔鬼,相信中共,有各种警告消息全不停,最后被双杀。这两个下地狱,死的活该,还差不多。

就看他们的儿子,能不能大彻大悟,得到救赎了。
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心理路程:

“这样灵通消息的人说没事肯定是国外反华势力在造谣国内了。”
“我既哭我那可怜的小妹,也是哭我自己蠢。”
“我今天上来发文主要是想倾诉一下。这几天我都快憋死了。如果给我再活一次的机会。我一定选择投胎到德国。再也不想投胎到中国了。”
“我觉得这时候的中国应该出来给我一个说法。”

虽然有所醒悟,知道中国不好,但大体还是挺软弱的。他所谓的醒悟,就是知道投胎要投别的国家,但这只是鸵鸟岁静心态而已。真的醒悟,是要赎罪,知道自己父母当官是多么罪恶的事情,为还被中共奴役的十四亿人痛苦。

品葱用户 北美carl 咸鱼老李 评论于 2020-02-23

仔细看看,人家都能在房子涨价前用关系买低价房了,肯定不是基层干部,估计是含赵量较低的中层干部,虽然有…

活的过初一 活不过十五(拉清单)

品葱用户 lemontea 评论于 2020-02-24

~已删除~

品葱用户 咸鱼老李 anonymousLiu 评论于 2020-02-23

确实是这样的,有点体制内呆过的经验或者和体制内打过交道的人简单的看一下描述就知道这种人不值得同情,这位的父亲至少也是个中层干部(市级领导),含赵量还是有的,只是消息不灵通没能得到高层赵家人(省级领导)的消息罢了

品葱用户 grantyang lemontea 评论于 2020-02-24

有原链接吗

文中第一行即是

品葱用户 naocan看门的 评论于 2020-02-23

不管怎么睡,在中国省会城市做了一个小官(感觉官也不会小),能送儿子出国留学,爸爸在德国还有朋友能给儿子送钱,姑姑叫他回家处理遗产,姑姑姑父应该也不是等闲之辈。
只是疫情中共不止是瞒了国人,也瞒了政府人员。其实应该还是开始阶段对疫情的重视不够,都没想到传染性这么严重,造成这么大的后果,大家的印象里,萨斯时期已经是最严重的情况了,没想到还有更狠的。

品葱用户 Coral19 评论于 2020-02-23

在牆國,愈是體制內的條件好的人,愈覺得牆國好。因為他們享受到了好處。直到大廈傾倒,家破人亡,或許能幡然醒悟。

品葱用户 仲长若谷 评论于 2020-02-24

死不足惜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21地0增长(武汉肺炎),怎么看?

品葱用户 lemontea 提问于 2/23/2020 美国已经定调? 破罐破摔?数字来点零星增长不是更逼真一点吗? 下一步会怎么发展? 数字肯定是假的。但是直接归0就让人奇怪了,中宣部也没动作了。 政变或者生物武器实锤了? …

武汉肺炎复发实锤,朝向恐怖的方向发展了

这两天普遍感觉周围人放松了,都认为疫情过去了。但看到下面两个证据,真的感觉这病毒会滑向我之前认为的恐怖方向: 1.武汉确定有治愈后解除隔离的病人复发的例子,而且我如果是治愈病人,大难不死肯定会更加小心别人传播的风险,宁愿一个人呆个个把月。但 …

各地复工失败——从pm2.5管中窥豹

各地复工失败——从pm2.5管中窥豹 习主席从2月10日开始要求各地复工,并表示各地不能过于紧张,需要放松全力配合复工,新闻联播也在强调要防疫和经济兼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那事实呢? 由于很多工业生产和交通工具尾气都会产生PM2.5,也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