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女孩决定不来月经

by 李点, at 02 November 2022, tags : 池娜 月经 激素 手术 医生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

26岁的池娜决定在体内放入孕激素避孕环,以此在5年内把月经送离自己的身体和生活。每月一次的月经,是女性与生俱来的生理特征。女性来月经的身体感受不同,感受强烈的,甚至可能因剧痛晕倒、呕吐。

决定驱逐月经之后,池娜遇到许多人提出了异议。手术生效之后,故事还在继续。

驱逐月经

对着池娜那张颇似年画娃娃的可爱的脸,医护人员了解到她从未受孕,不解地问说:为什么要来做这个手术?

“因为我不想来月经呀!”池娜简洁地回答。

26岁这年,池娜把自己送进了手术室。在杭州这家妇产科医院的计划生育科,池娜准备把一枚白色的孕激素避孕环放置到体内,通过一台无创手术,10几分钟就可完成。

之后,那枚放在手上掂不出重量的小小激素环,会被放置到池娜的子宫深处,让月经从池娜的身体里消失。5年后,这枚节育环会抵达它的安全时效极限,到时池娜要到医院把它从身体取出来,同时做一个决定:是继续放置新的激素环,不来月经,还是不再放置新的节育环,回到与月经共处的生活,拥有受孕的可能。

孕激素避孕环本质上说是一枚节育器。此前,在这家医院妇产科接受这一手术的,都是受孕过、因为各种原因来做手术绝育的妇女。因此,从看诊到准备手术的过程中,出现的医护人员们不解地过问池娜为何要做这个手术,也就不奇怪了。

图|孕激素避孕环

手术当天,一个平常的上午,男友照常去上班,朋友们在微信群里发来加油打气的问候,聊了几屏消息。

池娜暂别月经的计划开始实施。她早上11点钟独自抵达了医院,拿着化验单去诊室。

确认可以按计划手术后,医生对池娜说:“你去外面的药店买一个激素环。”于是,她在诊室志愿者的指引下,到挂号机旁扫了一个特殊的二维码,从互联网平台上下单了一枚孕激素避孕环。

和医院合作的药店,立刻派骑手往医院送这份订单。池娜买激素环花了1300元,其他的费用可以进医保,只有这枚激素环的费用无法走医保,需要她自费。

过了几小时,快递员把一个长度超过30厘米的包裹递到池娜手上。包裹超出想象的大,她有些害怕,又怕污染里面的器具不敢打开盒子。于是把盒子装进书包里带给了医生。

后来池娜才知道,这个包裹中的大部分是辅助手术用的器具和材料。

图|孕激素避孕环全套用具

这是杭州当地有名的妇产科医院,手术室宽敞明亮、干净整洁。手术区外,还有一个很大的休息区。在休息区等候期间,池娜闻见空气中有股奇怪的味道,说不上臭,但就是温温吞吞地弥散在空气里。

操作池娜手术的主要有三名医生,一名医生负责用超声波监测宫内状况,一名负责将节育器放置进池娜的子宫,还有一名医生负责记录。

等池娜在那张平日见证过大量流产、妇科病治疗手术、节育器放置术的手术台上躺好,周围响起窸窣准备器材的声响。医生麻利而温柔地给池娜铺上尿垫,由麻醉医生给她上了麻药。

不久后,池娜的身体改造开始了。医生耐心地安抚池娜紧张的情绪。聊天是池娜的长项,她总有办法让对话变得轻松有趣。刚躺上手术台时,大家还说说笑笑,等节育器塞进阴道,池娜就笑不出来了。

“痛!”池娜急促地连呼几声,流出眼泪,感觉体内有连续的钝痛在击打她。医生告诉池娜,她有些子宫后位,正顺便帮她调整,让她忍一忍。

10几分钟后手术结束,池娜被医护人员搀下了手术台。持续的疼痛难熬,让池娜感觉至少过了20分钟。

慢慢地走出手术室,池娜瘫软地躺到了休息区的床上。闭上眼,不敢动弹,等待疼痛散去。

一个轻柔的声音跟她搭话。是另一位接受节育环放置术的女人,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女人在等候手术时,听到了池娜在手术室内的喊叫,出来后,又目睹了池娜的虚弱。或许是经历过生育,她对池娜对疼痛的剧烈反应感到不解,笑笑说:“还好啊,跟生孩子比完全不疼。”

池娜心情沉了下去,她想起手术时里那股粘稠的味道,意识到那应该是病患们在手术台上失禁时,尿液和其他体液混合的味道。妊娠后子宫脱垂和接受流产手术的女性身上都会带着类似气味。

女人在休息区躺了一会儿,就起身走了。池娜躺了近一个小时,疼痛感也没有减轻,本打算再歇会儿,女人“完全不疼”的状态又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只觉得时自己承受力太弱了。等疼痛缓了些,她起身拖着疼痛的身体往家去。

她和月经

要采取一些行动,让自己真的不来月经——这个念头,在池娜脑子里筹谋了大概3个月,最终做了决定。

来月经的女孩状态各式各样,有的人会焦虑烦躁,有的人会便秘低烧,有的人会腹痛腹泻,有的人会恶心呕吐,有的人会周身乏力。最坏的情形大概是池娜认识的一位女孩,她常因痛经痛得昏厥在地,被送去医院吸氧。

小学二年级之前,池娜就知道“女生都会来月经的”。当时她还不到10岁,母亲郑重其事地告诉她。这句话帮她给月经定了第一印象:生理上不可避免的、每个女性都要经历的平常事。母亲还给她看过一本科普读物,里面详实地介绍了男女生理构造,得益于此,她不会因此觉得羞辱。

母亲提前灌输的认知,帮池娜免受了许多女孩在月经上受的委屈。月经来潮之后,一次两个同班的男同学从她包里翻出卫生巾,一面起哄、一面在教室里挥舞,想羞辱她。池娜不觉得理亏,拍桌子呵斥他们: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声响引来了老师,三个人一起被叫进办公室训了一顿。

池娜气愤自己东西被拿走。而在男同学的理解中,她按理说应该为自己来月经的事实被揭露,而感到害羞甚至羞耻。这也是池娜部分同龄女孩儿年少时所体会到的。

十二三岁,女孩初潮的年纪,班里总会出现这样的时刻:神情紧张的女同学突然消失在教室,问起,便说请假了;在课间,有女孩从书包里迅速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揣在兜里,脚步匆匆地奔向厕所;还有就是课堂上,有女孩趴在课桌,咬牙切齿,这时没有老师会点名让她回答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

有女生遮遮掩掩,羞于谈论自己的月经,池娜会安慰对方:没事,大家都会来。有男生对来月经的女孩起哄,她会站起来说:你妈妈也会来,这是常识。池娜对月经的坦荡,成了她保护自己尊严和权利的护城河,没人能在月经上伤害得了她。

每月一次的粘稠血液覆盖之下,是一种以往很少被具体描述和讨论的身体体验。

实际上,女性月经来潮时的身体感受轻重不同。最好的情形是除了流血之外,身体和情绪都不会产生负面效应。池娜就属于相当幸运的这类。她的月经没有带来过很大麻烦,只是出血量大,来得频繁。

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喜欢月经。

池娜的月经周期是20天,比普通女孩短十天左右。夏天到来,她喜欢吃冰激凌。来月经时,吃冰会让她下腹隐痛,她便会在这段时间戒冰。等来完月经,忙完手头的事,再想起要吃个冰激凌犒劳自己,月经又来了。就这么的,好几个夏天没吃成冰。

再来就是困倦。池娜喜欢看星星,大学时曾担任天文社社长。一次她去云南丽江的高美古天文台参加活动,他们爬上海拔3200米的铁甲山巅,那里的空气、光污染极小,大气宁静,是一次绝佳的观测机会。但池娜睡着了。那天她刚来月经,体力较之平时大幅下降,在天文台附近的沙发上坐下,便昏睡过去。等醒来,大家已经拍完星星,准备返程。

没有疼痛,没有剧烈的生理反应,月经仍会用细微的不适让池娜感到难受。池娜月经时出血量很大,每隔几个小时就需要更换一次卫生巾,这意味着月经期间她必须保持时刻警惕。月经总会弄脏内裤,需要上手用力搓洗,这同样会费神费力。

工作时,月经带来的疲倦和低落总是影响着她的产出,在这段期间,池娜的生理和心理都难以支撑自己拼搏的愿望,她常常感到自己是个失败者。

“要是不来月经会怎样呢?”她想试试无忧无虑吃冰,没有后顾之忧地追梦,不被粘稠血液打扰的日子。

10岁那年,当母亲告知月经是每个女人的必修课时,她就想逃。月经来潮之后,20天一次的粘稠血液,给了池娜诸多不便。

能感受到,池娜的这种需求,听到他人耳朵里显得幽微——不过是小腹坠痛让她没完没了地错过冰淇凌、错过难得看星星的机会而已。像是每个人都感受过的瘙痒,让人不适,但忍一忍也就克服了。

忍一忍就可以克服,不是吗?只需要在忍受坠痛和错过重要的喜好之间做选择就行。池娜没有选择忍受坠痛去享受她想要的冰淇淋、观看她热爱的星空,只是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而已。她自由地在两者中选择了一样,无可抱怨。

大部分人都会这么想。

但为什么一定要忍耐呢。如果可以把这些细微的痕痒从身体里拿掉就好了。更何况,一个女人此前来月经都不痛不痒,不代表她永远不可能承受那种剧烈到让人呕吐晕倒的眩晕。

月经是为受孕准备的。这样一来,如果短期内没有受孕的计划,用安全的手段把月经暂时从身体里驱离,也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可以把这些细微又不可言明的痕痒从身体里拿掉,就好了。现在有了收入和决定自己人生的底气,池娜想跟月经分开一段时间。

没有月经的生活起效之后

2019年中旬,池娜无意间看到一篇发表在妇产科医生科普公众号的文章。那篇文章主要介绍了短效避孕药对调整月经周期的功效。

“一包避孕药里共有21片激素药片及7片不含激素的安慰剂,如果跳过安慰剂药片,直接开始吃下一包,月经就不会来了。”医生撰文时写道。

“月经不会来。”这句话让池娜眼前一亮,“好东西。”她默想。抱着能否靠短期避孕药回避月经的想法,她继续读了下去。

吃短效避孕药需要每天同一时间服药,连续服用21天,停药7天后,又继续服用。这意味着,她必须每天计算用药的时间。池娜觉得自己是个“懒鬼”,觉得让自己每天坚持在同一时间服药而不疏漏,几乎不可能。

一个在她身上不可行的计划,池娜很快把它抛诸脑后。直到一天在沙发上刷手机,脑子里反刍出那篇文章的只言片语,她突然灵光一闪:既然避孕药可以影响月经,那么其他避孕手段,有没有可能达到不来月经的目的。

她点开搜索引擎,沿着这个思路,还真找到4个可行的方法:切除子宫、避孕针和皮下埋植避孕药(皮埋)、子宫内放置节育铜环——也就是上环。

她先排除了切除子宫和避孕针。

很快也排除了上环。“上环”这个词牵动的是许多中国人记忆中一段无奈的记忆和情绪。池娜也一样。初中的一天午休,池娜放学回到家中,发现姥姥正厨房做饭,母亲面色憔悴坐在餐桌旁,嘴唇煞白。她没有正面回答池娜的询问,略带愤怒地说了一句:“以后找男人不能找这种。”

后来她知道,那天母亲是去做人工流产了,之后不久,母亲又做过一次人流。也就是那时,她从大人的抱怨中获知了铜环的避孕效果——在上环的情况下,母亲还是有了两次身孕。

回想起母亲吃过的苦头,池娜排除了上环。

接下来是皮埋,一种较为新近的避孕方法。池娜看完资料,了解到这种方法要先在手臂上挖个小洞,把孕激素放进去,让身体误以为怀孕了,以此来达到不来月经的效果。

目前国内已经有不少人做过皮埋手术,在豆瓣、知乎等互联网社区可以查到受术者记录的手术攻略。皮埋属于有创手术,药物植入部位会出现淤青。池娜看到过一张淤青严重的照片,青紫色的手臂吓了池娜一跳。除此之外,这个方法它还有激素类副作用,包括情绪低落、体重增加等等。池娜一想,大不了取出来呗,这是当时她最能接受的方法。

借着冲动的劲儿,池娜挂到了杭州唯一一家可以做皮埋的妇产专科医院。她没打算征得任何人的同意,只是相恋9年的男友回家时,她轻描淡写地告知了自己在下午做的决定。

男友是会把避孕措施做得相当齐全的男性。他渴望孩子,池娜的决定意味着未来5年,生育一事将不会被提上议程。男友知道池娜的性子,只是说:“这件事我不看好。”并未继续阻拦。

一位与池娜年龄相仿的医生接诊了她。上来就问:你小孩生了几个了?池娜笑着向她解释。医生听了问她:那你为什么要做皮埋,激素环不好吗?

激素环?怀着对上环的排斥,池娜最初没有答应,不过本着好奇,她还是在排队抽血时,用手机查了查医生提出的方案,发现激素环与铜环有本质上的不同。铜环是通过杀死精子达到避孕目的,不会造成闭经。激素环却是通过释放孕激素来达到避孕的目的,可以减少月经量。

相比皮埋,激素环的作用范围仅在子宫,激素不会参与全身血液循环,理论上副作用更小,又和皮埋一样效果完全可逆。快速权衡利弊后,池娜折回诊室,让医生把方案改成了激素环。

激素环手术是为健康女性的正常子宫大小设计的,子宫太大或是有妇科疾病都不能做这个手术,因此需要经过层层检查。这些检查要在一个月经周期内完成,所以术前的一个月,池娜密集往返医院。久而久之,她获得经验,带上游戏机、穿裙子、下午去。

图|池娜做过的检查

她对医院日渐熟悉,不过还是有很多事刷新了她的认知。

激素环需要从阴道塞进子宫,因此阴道的清洁度尤为重要。

一位年长的医生为池娜检查阴道清洁度。她听了池娜的故事,非常委婉地提醒池娜应该做皮埋,而不是上环。池娜追问原因,医生解释道:激素环超声波检查时会被检查出来。这么小就上环,别人看到可能会不好。

池娜纳闷:谁会没事看自己的超声波检查记录?医生无奈一笑,又提了两句,池娜这才意识到,医生是在担心她以后婚检,男方会把她的上环记录理解为“不检点”。

池娜对医生的思路感到震撼,转念一想,又很感激,毕竟医生是真的在为她着想。

图|池娜做过的检查

无分性别的真问题

从手术室出来后的半年,池娜感到自己的状况比来月经时更差了。

原本不会痛经的她,在这半年里时常感到下腹酸酸胀胀,几乎每天,内裤上都会出现褐色分泌物,畏寒,大夏天也需要裹个毛毯。妇科检查依旧密集,一个月、三个月、六个月都要去医院复查,似乎占用了更多时间。

在漫长的忍耐中,池娜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再不行就把环拿出来。

图|术后健康教育处方

半年后事情有了转机。出血的状况间隔越来越久,两个月、三个月,到了第二年,她再也没出过血。随着身体逐渐适应体内的激素环,池娜如愿过上了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冰的生活——她强调这一点,如同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你们都不知道有多爽!”

不久后,母亲终于在电话里知道了她的女儿在身体里植入激素环,以此驱离月经的经历。

起初是生气,她认为一个女孩子怎么能不来月经。气氛逐渐不可控,池娜挂断了电话,把一路走来看过的科普的文章发给母亲,辩驳说:“谁规定的女生一定要有月经?”又拍下自己的双手发给她,“你看!我手指甲都没那么紫了!身体也变好了!”

母亲没再激烈反对,池娜猜,母亲是接受了既成事实。

月经不再降临之后,池娜把这段经历写成公众号文章。她恨不得告诉身边的每一位朋友自己的爽快。有的人受到池娜的感召,真的跟着实施了手术,比如为池娜开单的年轻医生,之后自己也做了一个。

不过说多了,她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自己的举动。在一些人看来,自己在体内植入激素环的举动甚至是一次冒进的壮举。多数时候,朋友们只是祝福她,话锋一转,又尴尬地暗示,还是担心激素环影响生育的可能,“我还是想要孩子”,这样的担心往往会被提及。

一位朋友曾经有跟池娜有相同的愿望,不来月经,池娜恢复过后立即联系她,想把手术安利给对方,结果对方听了她的故事后,想了想,最后说:女生还是要来月经的。

她想辩驳:月经不应该成为界定女人的标志。“难道40岁以后绝经的女性就不是女性了吗?”话到嘴边,做罢了。池娜觉得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

之后再有人问起手术的事,池娜会用另外的说法:我就是给月经放了个假,让它take a little vacation。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自由,也是基于跟男友还没结婚生子的打算。激素环的有效期是5年,如果要继续不来月经,还需把旧的取出来,放置一个新的。5年后,他们很可能已经结婚,到那时激素环才会成为两人之间真正严肃的话题。

- END -

撰文 | 李点

编辑 | 温丽虹

往期回顾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怎么躲开谋财害命型医生?

网红刘翔峰火了。 什么,你还不知道他? 去知乎上的热帖看一看吧,各种匪夷所思的事迹,各种突破底线的操作,各种谋财害命的手段,简直罄竹难书。 什么完全无视手术指征,使用恐吓、煽情、道德绑架等低劣的手段忽悠病人做手术。 什么各种没有底线,利用机 …

如何看待湘雅二医院急诊外科 / 普外科刘翔峰教授?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结束一天的工作,继续补充。 听说开始搞清查湘雅二医院的职工不准发帖了,很好,说明确实打到痛处了。 我感到非常惋惜,我一直在湘雅医学院从本科读到研究生毕业离开,至今还有很多同学在湘雅二院读博。当初我就是网红刘教授身后 …

如何看待西安国际医学中心郭树忠教授发文,称 117 位小耳畸形患者手术或因医院停业整顿无法按期进行?

知乎用户 郭树忠教授​ 发表 接到通知,上级同意我可以给这些孩子在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做手术了。据悉,昨天西安市卫健委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领导就此事进行了深入的沟通,本着救死扶伤的精神,同意我为这些患儿手术。作为这些患儿的主治医生,我由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