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作者胡赛尼发推:阿富汗人民不应该这样被对待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自从外国军队开始离开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经历了几个月的流血冲突,8月15日塔利班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几个小时后,《追风筝的人》作者、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赛尼(Khaled Hosseini)在推特上说,阿富汗人民不应该面临这个国家目前的局面。

卡勒德·胡赛尼在推特上说:“阿富汗人民不应该这样被对待。”

在8月15日这一天,胡赛尼在推特和脸书上连续发文,表达自己内心的失望和悲愤,他发推称:“美国已经做出了决定。阿富汗人担心的噩梦正在我们眼前展开。我们不能抛弃一个寻求了四十年和平的民族。绝不能让阿富汗妇女再次在锁上的门和拉上的窗帘后受苦。”

file

file

8月15日,在脸书上,卡勒德·胡赛尼发了一篇长文,他写道:

“我有一个表亲住在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市,20世纪70年代,我们一起长大。我记得我们曾经一起放着唱片跳舞。我有将近50年没有见过她了。在我的记忆中,她是一个明亮的年轻女子,有着绿色的眼睛和雀斑,笑容温暖而富有感染力。

我昨天给她打了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害怕。她告诉我,她所有成年的孩子都逃离了赫拉特,逃往喀布尔,至少那里现在是一个安全的避难所,她和儿子独自生活在一个塔利班旗帜下的城市。

我感到心碎和无助。我担心我的表亲。我为数百万逃离家园的阿富汗人感到担忧,他们正在为生存问题而挣扎。他们会去哪里?他们会怎么样呢?没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我最担心的是我的阿富汗姐妹们。妇女和女孩遭受的损失比其他任何群体都要多。

塔利班上次统治阿富汗时留下了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公开殴打、手被砍断、体育场内的处决、对历史文物的野蛮和毫无意义的破坏。但对我来说,20世纪90年代左右的塔利班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画面是,手持棍棒的塔利班殴打一个穿着罩袍的妇女。塔利班有组织地恐吓妇女。他们剥夺了她们行动的自由、工作的自由、受教育的权利、佩戴珠宝的权利、留指甲或涂指甲的权利、在公共场合笑的权利,甚至露脸的权利。

这就是我表亲的下场吗?以及她的女儿?还有无数勇敢的阿富汗妇女,她们为了获得一定程度的自主和尊严而奋斗了20年,而现在阿富汗妇女又要被关在家里了吗?她们会在街上挨打吗?妇女将不再被允许工作吗?女校的教室会变得空荡荡吗?阿富汗电视上的女性面孔和广播里的女性声音会消失吗?阿富汗会再次失去其一半人口的有意义的贡献吗?

有人说,也许塔利班已经改变了。但是她们呢?在接下来的几天、几周和几个月里,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我允许自己保留的一点点希望——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一厢情愿的思考。事实上,赫拉特最近的照片显示,塔利班士兵拖着‘小偷’在城市中穿行,他们的脸被涂成黑色,脖子上挂着绞索,这掩盖了这种微弱的希望。这些照片酷似1997年曾经发生过的场景。

所以,如果塔利班没有改变,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把野蛮和不人道的法律强加给长期受苦的人民,我们该怎么办?那里的妇女和女孩将会遭遇什么?她们需要获得的帮助将从哪里来?我不知道答案。我今天绝对不知道。今天,我忧心忡忡。今天,我心碎了。今天,我为阿富汗同胞失去的希望和理想而哀悼。

美国已经做出了决定,许多阿富汗人,包括我自己所担心的噩梦正在我们眼前展开。然而,尽管事情现在看起来黯淡无望,世界也绝不能忘记阿富汗。它绝不能抛弃这些40多年来一直寻求和平的人民。世界必须与普通阿富汗人,特别是妇女和女孩站在一起,采取必要的措施,迫使塔利班尊重她们的基本人权——假设塔利班很快将控制整个国家,这看起来是不可阻挡的,世界必须尽其所能,确保数百万阿富汗妇女不会再次被迫在紧闭的大门和拉上的窗帘后受苦。这些女人是我遇到过的最勇敢、最坚强的人。我的表亲就是一个光辉的例子。像她这样的女性一次又一次地激励过我,让我自愧不如。她们已经忍受了多年的艰苦和斗争,现在又要受苦,这实在是太不光彩了。

她们,以及所有阿富汗人民,理应得到更好的待遇。

最后要说明的是:随着塔利班的继续扫荡,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的数量将继续上升。自今年5月以来,已有30多万人逃离家园。他们迫切需要食物、住所和紧急救济。请考虑支持难民专员办事处等任务是保护流离失所者的组织。”

卡勒德·胡赛尼以畅销书《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群山回唱》而闻名。

卡勒德·胡赛尼的第一部小说《追风筝的人》讲述了喀布尔富家少爷阿米尔和仆人哈桑的故事,将阿富汗君主制的终结、塔利班当权、“9·11”等政治事件融合在小说生活背景中。书中的主人公在成长过程中见证了战争、宗教、爱、愧疚、赎罪等人类永恒话题。第二本小说《灿烂千阳》被认为是“女性版《追风筝的人》”,讲述了两个阿富汗女性如何在婚姻暴力、干旱和贫穷中挣扎求生。《群山回唱》讲述了一对兄妹在60年间因贫穷和战争铸成的故事。围绕父母、兄妹,甚至表亲和继母,他们如何去爱,如何被伤害,如何相互背叛,如何为彼此牺牲。

卡勒德·胡赛尼出生于喀布尔,1980年移居美国。他的父亲是阿富汗外交部的一名外交官,母亲在喀布尔的一所高中教授波斯语和历史。1976年,外交部将胡赛尼一家迁往巴黎。1980年,他们准备返回喀布尔,但那时他们的祖国已经见证了一场血腥政变和苏联军队的入侵。胡赛尼夫妇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并得到了批准。1980年9月,他们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圣何塞。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请成为我们在阿富汗以外的声音

喀布尔街头正在刷掉带有女性形象的广告 图片:twitter@lnajafizada 8 月 15 日,塔利班攻占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喀布尔街头已经开始用油漆刷掉女性露出面部的广告,至此,塔利班全面接管阿富汗。 自 7 月 8 日美国政府宣布阿 …

塔利班赢了,你高兴个啥?

我一般不敢对国际政治置喙,怕说外行话,被人耻笑。这回对西邻阿富汗局势的巨变,想饶舌几句。说得不对的,祈求各位原谅且指正。 今天早上起来,打开手机,推送的新闻多是“阿富汗变天”之类。阿富汗政府军兵败如山倒,塔利班已经攻入首都喀布尔,占领总统 …

“僵尸第三世界主义”与大众舆论中的阿富汗

2021年8月15日晚,阿富汗塔利班攻陷喀布尔的新闻横扫了中文互联网。无论在中文还是在英文世界,关于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的发展、组织、政策与近况的分析与讨论已经连篇累牍,其中不乏细致与周到的见解。在这种背景下,本文希望将关注点从动荡的阿富汗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