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工作者:既自由,也不安|新型劳动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收录于话题 #新型劳动 3个

‍‍

导读

随着传统企业的逐渐平台化、中介化,传统的人力雇佣方式也在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替代性职业选择”出现,包括临时工、按需来访的工人、自由职业者或数字平台的零工等。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参与独立工作是出于自我选择,还有一类可能是迫于无奈,例如被挤出了传统的工作行列。

无论如何,独立工作意味着要放弃组织通常会提供的许多保护,包括稳定的工作、明确的薪资和保障。因此,这类工作者必须努力拼凑出那些常规的高质量岗位所提供的稳定性和安全网。

有许多创新者已经在为这一挑战而努力,其中投入最多的努力集中在增加获得福利的渠道,提高劳动者及其家庭的财务和经济稳定性,本文介绍了三个充满前景的创新案例。

议题顾问:陈龙

议题编辑:刘水静

作者:阿比盖尔·卡尔顿(Abigail Carlton),蕾切尔·科尔伯格(Rachel Korberg),丹尼尔·派克(Daniel Pike)和维拉·塞尔登(Willa Seldon)    

译校:梅小萌、陈雯欣 

在美国,我们犹如一个紧张的厨师烤制火鸡般研究和测试着经济。我们确切地知道失业率何时从5%下降到4.9%,也追踪国家每个月增加(或减少)的工作岗位的准确数量。哪怕工资只是略微上升,我们也会立刻有所察觉。

然而,就我们对经济现象的所有分析和审计来看,许多人都忽略了当今美国国内工作性质的深刻转变。据劳动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Lawrence Katz)和阿兰·克鲁格(Alan Krueger)估计,在过去十年中,美国所有的净新增就业都来自于“替代性职业选择”(“alternative work arrangements”)中的工作者,即临时工、合同工、按需来访的工人、自由职业者或跑腿兔(TaskRabbit)和优步(Uber)等数字平台的零工。所有这些工作都不属于传统的“雇主—雇员”模式。

我们最近完成了一次为期四个月对美国独立工作(independent work)的研究,重点是识别这一工作类型的脆弱性,以及发现那些具有前景的创新和变革机会。我们的调查包括对现有研究的综述。我们还采访了对向更多独立工作转变这一趋势有不同看法的研究者和从业人员。

显而易见,独立工作现在是经济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我们的最佳估计表明如今在美国至少有3600万独立工作者(independent workers)——大约占劳动力总数的四分之一。到2020年,他们占劳动力市场的份额可能会从33%增长到50%。(编者注:本文首发于2016年,据Freelance Forward 2020数据显示,当年美国共有独立工作者5900万,占全部劳动力的36%)

当我们研究为什么独立工作的数量在增长时,我们注意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故事。首先是高技能、高收入工作者的故事,他们希望在独立工作中获得比大多数企业工作更多的自主权、控制力和灵活性。

麦肯锡(McKinsey)最近对8000多名独立工作者的一项调查发现,大多数人参与独立工作并非迫不得已,而是出于选择;且与传统的全职雇员相比,大多数独立工作者对他们工作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更加满意。像大多数独立工作者一样,高技能工作者(比如独立顾问或自由职业的应用开发者)也可能会经历收入不稳定的情况,但他们较高的收入水平可以缓和意外挫折带来的的冲击。

以切尔西·里克(Chelsea Ricker)为例,她曾经是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The International 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等蓝筹非营利组织的官员。(译者注:蓝筹通常指在全国范围内被认可的、财务健全的公司。蓝筹一般销售高质量、被广泛接受的产品和服务)她和一些同事最近以独立顾问的身份自立门户,成立了一家名为“火炬之光”(Torchlight Collective)的社会企业。现在,切尔西对她的工作有了更多的掌控力,也因此对她的生活有了更多掌控力。有些事情变得更困难了,比如找到质量过关且可负担的医保服务。但她仍然在为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工作,而且她每小时的收入比她过去在全职受薪岗位上的收入要高。

然后是收入较低的工作者的故事,这类型工作者找不到合适的全职工作机会,或者被挤出了传统的工作行列。也许是机器人或应用程序取代了他们,也许是工作时间太难预测,或者工作条件太不安全。又或者是他们的公司认为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全球经济中需要更多的灵活性,因而将大部分劳动力从雇员转为临时工。无论出于何种原因,结果就是这类工作者的收入往往不易预测,而且比起一般雇员,他们能得到的健康保险和病假等福利也较少。收入不稳定是这些工作者和他们的家庭面临的一大严峻问题。

比如说,法希尔·特卡(Fasil Teka)生活在西雅图,每周花40个小时开优步网约车,此外还策划派对和驾驶班车。正如他对《连线》杂志(Wired)所说的那样,他很享受在几份工作之间游刃有余的灵活性,而且他为自己是一名创业者而感到自豪。但他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没有保障,难免受到各种意外影响。如果他因流感而生病,他就有一天不能挣到收入。去年新年前夜,他的车被撞坏了;保险索赔的过程让他精疲力竭,且成本高昂。他努力攒钱以应对生活的起伏。如果优步不要他了,他很可能没有失业保险可以依靠,因为根据法律他并不是优步的雇员。

01

一个缺乏保障的就业模式

无论他们是出于选择还是迫于需要而从事独立工作,这类工作者都必须努力拼凑出那些常规的高质量岗位所提供的稳定性和安全网。这包括病假、因生育或照顾老人、病人而需要的家庭休假、工伤保险、退休储蓄、像样的医疗保健服务,以及可减轻压力的每两周发一次工资。

美国国内保护劳工安全与稳定的制度——包括工伤赔偿(worker’s compensation)、病假、最低工资和免受歧视的保护——是围绕着传统的就业模式而建立的,而这对于独立工作者来说基本难以触及。同样,要获得合理的贷款,往往需要有来自传统雇主的固定收入证明。

随着越来越多的劳动者独立谋生,我们需要一个能提供更多稳定性和安全性的新系统。

02

塑造一支稳定的独立工作者队伍

幸运的是,独立工作的问题不涉及党派之争。慈善家、政策制定者、政治家、非营利组织和私营企业都有机会,甚至被要求必须帮助塑造独立工作者的队伍,使其既为经济体提供价值,又为稳定的家庭和社区作出贡献。

有许多创新者已经在为这一挑战而努力,其中投入最多的努力集中在增加获得福利的渠道,提高劳动者及其家庭的财务和经济稳定性。以下是我们在探索过程中所见到充满前景的创新成果中的三个例子。

1.随工作变化转移的福利:Care.com

Care.com是一个连接数百万家庭与保姆和其他护理人员的在线市场,它开创了一个新颖模式,帮助提高其平台上独立工作者的稳定性。Care.com为工作者提供每年500美元的现金福利,由家庭(客户)通过小额附加费作为“护理人员福利”支付。工作者可以灵活地将这500美元中的部分或全部用于医疗保健、交通或其他与工作有关的开支。该举措的创新之处在于,无论独立工作者为谁工作,这笔现金福利都是他们自己的。与一个客户提供福利不同,是许多客户每人贡献一小份共同提供了这笔钱。

一些城市和私营部门正在关注更多的方式,通过叫做“可携式福利”(译者注:portable benefits,是指那些在雇主赞助的计划中已经支付、或在其中累积的福利。可携式福利可以转移到新雇主的计划中,或者转移到无法再劳动的个人身上)的东西,为那些不与单一雇主挂钩的工作者提供福利。劳工倡导者们正在争论这是否会在法律上迫使企业和其他实体将独立工作者视为雇员。但是,包括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和易集(Etsy)在内的组织的领导人都正在倡导“可携式福利”解决方案,这些方案可能对雇主和独立工作者都适用。

2.为独立工作者提供针对工作场所意外和伤害的保险:Car Fund

无数的独立工作者因为无权获得赔偿而失去了收入。工伤赔偿保险可以替代损失的工资,并为因工受伤的工人提供医疗福利。艾斯特是旧金山的一名家政工,她在搬运一桶很重的水上两层楼的时候伤了腰。她受的伤迫使她离开了工作岗位。由于她是独立工作者而不是雇员,她没有资格获得赔偿。一个已经历时15年的创新项目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可以帮助和艾斯特有类似遭遇的劳工的途径。

非营利组织Black Car Fund于1999年根据州法规成立,为纽约州的豪华轿车司机提供工伤赔偿。虽然出租司机是独立承包方(独立工作者),但该法规将他们纳入了工伤赔偿保险的覆盖范围。乘客在车费上支付2.5%的附加费,从而使该基金可以向因工伤事故而受伤的司机进行赔付。该基金只针对工伤进行赔偿,不提供医疗保险,也不包括司机在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事故。现在,它已经在现实运作中经受住了考验,我们也许能将它的一些运作原则应用于其他的独立工作行业。

3.一个“智能”储蓄账户,以确保在“枯水期”仍有收入来源:Even

2015年,美联储发现,近三分之一的美国家庭经历了重大的收入波动。这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工作时间的不稳定,这困扰着独立工作者。这个问题是:自由撰稿人、优步司机和临时工的收入往往(在一定时间内)井喷,在几个星期内收入激增,然后在生病或无法安排下一个任务时收入下降。他们可能会刷爆信用卡来填补缺口,但要付出高昂的利息费用,并承担与日俱增的压力。

一个名为Even(意为“平衡”)的软件应用程序旨在平衡不稳定的收入流。《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解释了它的运作原理:当用户的收入超过他们预计的周薪时,该应用程序将额外的现金存入Even管理的储蓄账户。当用户经历了一个不景气的星期,收入减少时,他们仍然可以得到工资,因为Even会从过去的盈余中进行提取。用户每周为这项服务支付3美元的费用,这笔钱与信用卡利率相比可能是一个合理的交易。

03

积蓄变革的势能

我们的研究发现,独立工作者是一个多样化的群体,他们不一定会认为彼此之间有很多共同点。乍一看,西雅图的优步司机与纽约的家政工似乎没什么关联。

然而,不同地方、不同行业、不同角色的独立工作者都有着许多相似的经历,他们面临收入不稳定(economic instability)等挑战,但他们也由衷享受各个类型的独立工作所带来的自由和创业精神。随着政策制定者、慈善家、私营企业和独立工作者本人都逐渐认识到这一点,新的合作和创新机会将成倍增加。

来源: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官网,原文首发于2016年12月27日

原标题:The Freedom, Insecurity, and Future of Independent Work

作者:阿比盖尔·卡尔顿是洛克菲勒基金会(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的常务董事;

蕾切尔尔·科伯格是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副主任;

丹尼尔·派克(Daniel Pike)是纽约布利吉斯潘集团(Bridgespan Group)的案例组长;

维拉·塞尔登(Willa Seldon)是布利吉斯潘在旧金山的合伙人。

本文呈现了布利吉斯潘集团和洛克菲勒基金会战略洞察部最近进行的研究。作者们要感谢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阿利森·怀斯(Alyson Wise)、克劳迪娅·觉赫(Claudia Juech)、劳拉·戈登(Laura Gordon)、凯文·奥尼尔(Kevin O’Neill)和瑞安·惠伦(Ryan Whalen);贝恩公司(Bain & Company)的克里斯·布拉姆(Chris Brahm);以及布利吉斯潘的傅丽丽(Lily Fu)、奥利维亚·皮珀兹(Olivia Peoples)、尼迪·萨尼(Nidhi Sahni)和编辑比尔·布林(Bill Breen)对这篇文章的贡献。

【新型劳动】专题一览

_1**_._**_自动化、无人化、智能化正加速劳动者技能的“两极分化”

2.  自动化浪潮冲击劳动力市场,慈善部门可在四方面助力转型

_3._ 独立工作者:既自由,也不安(见本文)

4. 短工时代的财务安全

5.  优步作为新经济的象征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为什么我感觉新加坡相当一部分老人晚年很凄惨?

知乎用户 密斯塔 发表 !!!!! 编辑:因为我是外国人,没有帐号实名制认证,所以最近不能使用提问、回答、评论、点赞等功能,只能编辑以前的回答。很多私信我的朋友们,我也没办法回复你们,抱歉。 所以私信我要问我问题的朋友们,可以直接在这里问。 …

为什么许多人会认为公务员有灰色收入?

知乎用户 文册​ 发表 孙悟空说他有火眼金睛,能一眼认出妖怪。 一开始唐僧根本不信,毕竟作为高僧,唐僧认为自己才有认证妖怪的资格。 可事实一次次狠狠抽了唐僧的脸,每次他认证对方是人而孙悟空认证是妖的时候,总是证明孙悟空是对的。 为了证明孙悟 …

“卸磨杀驴”上演,英雄欲哭无泪

今年7月的河南水灾中,许多平民英雄的壮举,成为灾难中的一抹亮色,让人难以忘怀。 勇叔至今还记得那一幕,7月22日晚,卫河鹤壁段决堤,值此危急关头,鹤壁浚县货车司机李永祥、李文峰、段永康等7人,开着自己的卡车冲入决口,在最后时刻跳车逃生。 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