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形記】中美雙面諜主角曝光! 海外民運前領導成中共間諜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獨家●中美雙面諜】主角曝光! 海外民運前領導成中共間諜 - 蘋果日報](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0825/V64X5SSBHFEFLDH2J2P4E6YQJU/")

「港產雙面諜」案,除了被告馬玉正,尚有一名同謀曾派駐香港,隸屬反共組織,是國安當年接觸馬玉正的真正目標,惟此人因患上認知障礙而未被起訴。《蘋果》根據控罪書資料追查,發現其年齡、出身、工作履歷、以至刑事紀錄,均指向90年代海外民運組織核心人物、活躍於美國華人社區的移民顧問馬大維。

根據聯邦調查局取得的資料,馬玉正2001年在香港一間酒店與中國國安人員會面,並點算對方提供的5萬美元,同場向國安提供機密資料的就是馬大維。曾與馬大維共事的民運人士魏京生表示,一向知道海外民運人士中有中共間諜。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fHRKZ32.jpg

《蘋果》根據雙面諜案中控罪書對「同謀1號」的描述追查,發現該同謀極有可能是前中國民主陣線副主席、華人移民顧問馬大維。 自由亞洲電台圖片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YkJZnoF.jpg

馬大維(右二)在90年代初屬海外民運核心成員,圖為他與秦晉(右一)、楊中美(左二)、趙南(左一)3位民運人士於1993年合照。 網上圖片

美國當局在馬玉正的控罪書指,他與一名和他有血緣關係的親屬串謀犯案,並在控罪書中稱該人為「同謀1號(co-conspirator #1)」,但就未有公開其名字。

控罪書指出,「同謀1號」在中情局任職時擁有「最高機密(Top Secret)」的權限,他的參與不下於被告,例如曾一同於2001年在香港一間酒店房間,與中國國安人員會面,收取了對方5萬元美金(約39萬港元);另外亦曾應國安要求,辨認5名中情局綫人的身份,更曾在2009年親赴雲南,與國安接頭人會面。

根據控罪書的描述,該名同謀已年屆85歲,在上海出生,1961年到美國,1967年加入中情局(CIA),並在1971年至1982年出任情報人員,經常派駐海外。至1983年,「同謀1號」因被發現利用官職助中國公民到美國而辭職,返國在洛杉磯居住至今。

記者根據控罪書對「同謀1號」的描述追查,在一個懷疑屬於馬玉正的Facebook賬戶(見另稿),發現他的一位居於美國洛杉磯的親屬、華人移民顧問馬大維(David Ma),與同謀的背景有多處脗合。

馬大維本身活躍於美國華人社區,曾創立華人權益及參政團體,不時接受當地中文媒體訪問,在網上亦有發表政論。綜合網上的資料及其本人的自我介紹,馬大維在1934年出生,年齡約85歲,同樣是在上海出生,1950年舉家移民香港後,約1957年再隻身到美國,與馬玉正一樣落戶夏威夷。

他稱自己畢業後獲邀加入美國國務院工作,1970至1983年間先後被派駐緬甸、東京、香港的美國領事館;由於中情局人員通常會以另一身份派駐外地,其工作履歷亦與控罪書的描述脗合。馬並無提過自己有否利用官職助華人到美國,但有提及覺得自己「不適合官場」而在1982年辭職,返回洛杉磯後隨即成立「美亞法律事務所」,專門經營華人移民美國的業務。

此外,控罪書亦提到,「同謀1號」在1998年曾經被控向貸款機構提供虛假陳述罪成;記者翻查管轄洛杉磯的加州中區法院紀錄,發現當年確有一名年齡相若的「David Ma」,被控同一罪行,認罪後被判監5個月。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krRMqKf.jpg

馬大維在洛杉磯的華人社區活躍,有主持中文電台節目,並不時在網上論政。 Youtube截圖

**
「同謀1號」是美方真正目標**

除了背景脗合,「同謀1號」身份最矚目之處,在於馬玉正向假扮中國國安的美方卧底披露,國安起初接觸他的真正目的,其實是接近「同謀1號」,因他是一個反共組織的成員,被中國政府視為威脅。翻查資料,馬大維在90年代初正正是海外民運組織「中國民主陣線」的成員,先後擔任過副主席及監事會主席;1998年有份籌組「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擔任外交工作委員會主任,曾與會議主席魏京生一同外訪。聯席會議目前仍運作,去年在華盛頓舉行了會議。

根據民運人士齊墨的《我的民運路》一書,中國民陣在1994年曾籌組一個EAAA(歐、亞、美、澳的英文縮寫)基金,以投資收入支援海外民運人士生活。加州公司註冊紀錄顯示,當年有一家名稱接近的「EA3 Management and Consulting Inc.」成立,董事就包括馬大維及因六四事件而流亡海外的民企老闆萬潤南,可見他屬早年海外民運組織的核心人物。

馬大維後來亦有參與中國民主黨的籌組工作,到1997年再成立「中國民權黨」;資料顯示,直至2008年,即控罪書指案中同謀與中國國安在香港進行情報會面後7年,馬大維仍有以中國民陣元老的身份,出席洛杉磯的民運活動,曾與王丹、楊建利等人同場。

暗收中共錢 公開撐佔中

雖然暗中與中共合作多年,但馬大維對外仍維持支持民主的形象。2014年香港發生佔領運動,馬在一個時事論壇曾指,港人以和平方法抗議政府無視基本權利,對他們表示敬意,並批評政府「動用黑社會的暴徒」攻擊和平示威者,令人髮指。同年他有份編輯的《南加華人30年史話》在美國出版,他亦對記者稱編委沒有勇氣加入支援民運的歷史,對此表示遺憾。

根據馬大維家人的社交媒體,馬大維近年患上腦退化症,需要入住安老院舍,情況與當局指他患有認知障礙疾病的講法脗合。記者先後以電郵向馬大維本人及其家人查詢,但都未有獲得回覆。

曾經與馬大維共事的民運人士魏京生向《蘋果》表示,已經十多年沒有與馬大維聯絡,指馬自1998年起代表中國民陣參加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但在2003年前後,他得知馬大維有在其他組織工作,擔心有角色衝突,馬之後就宣告脫離聯席會議,開始其他慈善工作。

魏京生指,他一向知道海外民運人士中有中共間諜,因此對今次案件不感驚訝;但由於難以取得足以起訴的證據,他們無法公開,只能「私下告誡同道,不要上當受騙」。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ec0exUt.jpg

馬大維無論在年齡、出身、工作履歷、刑事紀錄、以至現況都與美國當局對案中同謀的描述高度脗合。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QTAk0PL.jpg

馬大維在自己創立的「美亞移民國際事務中心」,亦有介紹自己在1970至1983年間被美國政府派駐緬甸、日本及香港工作。 網頁截圖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sS5oQBQ.jpg

馬大維一度擔任中國民主陣線的副主席,曾與因六四事件而流亡海外的民企老闆萬潤南及民運人士杜智富兩任民陣主席籌組公司。 美國公司註冊文件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cNgtJ42.png

馬大維無論在年齡、出身、工作履歷、刑事紀錄、以至現況都與美國當局對案中同謀的描述高度吻合。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joZkZ8M.png

品葱用户 Tashkent 评论于 2020-08-27

#反共不反華
#不割席
#團結一切反共力量
#不支持我反共的都是匪諜

不排華,行嗎 (๑◔‿◔๑)?

品葱用户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Tashkent** 评论于 2020-08-26

[url=/article/item_id-481784#][/url]

[#反共不反華#不割席#團結一切反共力量#不支持我反共的都是匪諜 不排華,行嗎 (๑◔‿◔๑)?]( “/article/item_id-481784#“)

[url=/article/item_id-481784#][/url]
干!一不小心按错了刚打的字都没了
所以说芝麻人没有一个是蘑菇的,只有豆沙了

品葱用户 萨格尔王吃冰棒 评论于 2020-08-26

所以说中美开战在美华人被关集中营不是不可能,真就人均匪谍太哈人了。

品葱用户 **Attackontitan

萨格尔王吃冰棒** 评论于 2020-08-26

[

所以说中美开战在美华人被关集中营不是不可能,真就人均匪谍太哈人了。

]( “/article/item_id-481795#“)
华人最不无辜,日本人当年可没有被祖国迫害,华人真正做到了人均匪谍,哪怕是被中共追出去的

品葱用户 **Tashkent

萨格尔王吃冰棒** 评论于 2020-08-27

所以说中美开战在美华人被关集中营不是不可能,真就人均匪谍太哈人了。

帝國主義比過去更仁慈了,華人在甄別營一樣好吃好穿,好過夾邊溝 (๑◔‿◔๑)

品葱用户 **江泽之民

Tashkent** 评论于 2020-08-27

[

帝國主義比過去更仁慈了,華人在甄別營一樣好吃好穿,好過夾邊溝 (๑◔‿◔๑)

]( “/article/item_id-481799#“)
想起来姨讲的上海的白俄间谍了。。
地下党带着一包钱扔给你,要了你就乖乖当间谍,不要你也是”对象“。
这里还有白俄人认同上的因素,不过忘了是哪期访谈了

品葱用户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Tashkent** 评论于 2020-08-26

[

帝國主義比過去更仁慈了,華人在甄別營一樣好吃好穿,好過夾邊溝 (๑◔‿◔๑)

]( “/article/item_id-481799#“)
帝国主义以前其实也没怎么样 加入华勇营的待遇比义和团好多了

品葱用户 gratesque 评论于 2020-08-26

民运们又能把一切怪罪到「共产党害的」了。

品葱用户 习大伟人 评论于 2020-08-26

劉仲敬訪談 019 @ 2019-0110 論匪諜帶路黨,論如何反制,論陷害自己子孫,論香港的末日,論小共同體的力量。

\[02:24\]主持人:之前您說過,帶路黨有一定的工作模式和行為特徵。最近習近平對臺灣發了一些講話,蔡英文也做出了回應。第一,我們看到,有一個東西叫白狼的統一促進黨,它就出來說,習近平講出了我們要講的話,中華民國需要被消滅。這個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他們會怎麼樣。可是另外有一群人,像是郭倍宏,他是喜樂島的發起人,他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為了救臺灣,必須要民進黨毀滅。這個聽起來也很像帶路黨。您對帶路黨應該相當熟悉,可不可以跟我們解釋一下,到底什麼樣的特徵是屬帶路党的行為和思維模式?  
  
\[03:15\]劉仲敬:你不能夠看他的派系,假定說是某一派是紅統就是中共的人或者綠獨就不是。實際情況是,每一派內部都有中共的人,都有匪諜在內。他的用途不是說搞輿論宣傳,而是在關鍵時刻擾亂你,使你採取對自己不利的行動。不利的行動也包括採取過於冒進的行動,使你的政治力量遭到重大的損失。因此,表現得最積極的人反倒特別有可能是匪諜。我們經常所謂的匪諜指的是宣傳上面帶輿論的那種人,那種人其實都是不重要的,文宣部門的人都是不重要的。真正重要的人是不搞文宣的,而且多半他是一個很能幹的幹才。我舉一個具體的例子說,他大概就是馮勝平那種人。我在剛剛開始舉辦大蜀民國的時候就曾經考慮過,恐怕有朝一日,我的左膀右臂、我認為最能幹的人就是馮勝平那樣的人,就是匪諜。當年王炳章在紐約準備搞活動的時候,他招來的人大多數都是出於各種各樣亂七八糟、雞毛蒜皮的理由想要罵一罵共產黨,但是除了罵以外什麼也不會幹,而且根本不打算讓自己冒一點風險或者承擔一點代價。這種人跑過來以後也就是跟你開會和吹水,什麼用處也沒有。真正能幹活的人極少極少,真正能幹活而且又不業餘、很專業的人又是極少極少(馮勝平就是這樣的人)。這樣的一個人深得王炳章的信任,最後把王炳章出賣了,而那些看上去沒有用處甚至公開罵王炳章的人反倒沒有這方面的問題。真正的間諜工作是這樣搞的。  
  
\[05:02\]什麼樣的人能夠被輿論帶著走呢?那就是吃瓜群眾。吃瓜群眾按人數永遠是最多的,但是他們是最容易被牽著走的。而且把他們牽走了以後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到關鍵時刻他們還是會跟風行事。迪倫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曾經有一篇小說很諷刺地描繪過:有一個瑞士的警察官員在三十年代狠狠打了一個納粹官員的耳光,於是當時周圍的人說這個人野蠻得不像瑞士人;然後等到1945年他們又面不改色地說,這是一個瑞士人能夠採取的唯一行動。這時候你再問他,你們在三十年代戰爭還沒有爆發的時候不是覺得這種事情很野蠻嗎?他們會理直氣壯地說,從來沒有這種事情,我們瑞士人怎麼可能跟納粹同流合污呢?他們已經把他們的記憶重新編輯過了。本來那個人在當時是一位很孤獨的先驅者,但是戰後他並沒有享受到先驅者的榮譽,因為當時那些什麼都不明白的吃瓜群眾等到希特勒已經死以後就面不改色地站出來說是,我自古以來就是正義人士。人類就是這樣的,吃瓜群眾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這樣的人,包括神話當中被自己的文宣說成是從來沒有出過叛徒的波蘭照樣也是這個樣子的,因為民族神話或者任何政治神話都是經過編輯處理的,而大多數老百姓都是像孔子所謂的風行草偃的。  
  
  
\[06:30\]有些匪諜是文宣人員,就是在帶這個節奏的,但是他們帶了並沒有什麼用處。到關鍵時刻,比如說到最後關頭,希特勒失敗了或者畢蘇斯基成功了以後,大多數牆頭草都會自然而然地重新發明一遍自己,說我自古以來就是站在正確的一邊,所謂正確的一邊就是當時已經取得勝利的一邊,儘管最初的時候我的情況完全不是這樣。就像是魯迅小說裡面的阿Q,在辛亥革命發生以後,他就很奇怪地說,為什麼大家不知道我早就想投降革命黨呢?但是反過來說,革命党根本不認他。革命黨要認什麼人呢?就是趙老太爺,他是本地的大地主,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把總,他是前朝的軍官,手裡面帶著兵;還有假洋鬼子,他好歹是讀過幾本西洋書的,還認識黎元洪,照現在的話說他是一位大V,是一位輿論領袖。這幾個人雖然不是我們革命黨,但是他們是舊社會遺留下來的有一定統戰價值的對象,所以我們就統戰他們一下。他們說他們早就參加革命了,雖然實際上沒有這回事,但是我們還是認了。你阿Q算老幾,你一個流氓無產者,什麼用處也沒有,你也跑來學他們,給我滾。於是阿Q就被革命黨人趕了出去。大多數吃瓜群眾到最後的下場也是這樣。真正操縱吃瓜群眾的人對這一點也是很清楚的,你們的用處只有這一點,你投資多少就得到多少,也就是這樣。  
  
\[07:46\]真正關鍵的人不是這個樣子的,真正關鍵的人必須是真正能幹的,而且多半是左膀右臂,是你離不開的人。他在關鍵時刻在背後戳你一刀或者是誤導你一下,就把你整個給搞垮了。但是這樣的人你是判斷不出來的,你不可能通過他的言論來判斷出來,因為它包含著任何一種言論。所有可能發揮影響力或者在某一天會發揮政治作用的團體內部都會有這樣的匪諜安插進去,因為共產黨唯一超過世界其他政治組織的就是匪諜這方面,它是全世界特務工作的鼻祖,世界上任何人搞特務工作都不像它這樣肯投資和規模大。投資的意思就是說,有很多投資是浪費掉的。有一位美國廣告公司說過這句話,我們知道我們的廣告有一半是浪費的,但是麻煩在於我們不知道哪一半是浪費的,如果知道的話我們就只花有用的那一半,就不去白花錢了。匪諜工作也是這樣的。你必須在所有可能的潛在威脅或者是有潛在作用的團體內部安插匪諜,但是你事先就知道85%或者95%的錢是浪費掉的。但就是這樣,你還得安插進去。共產黨的優點和弱點都是在這一點,在這方面它花的錢和投資特別多,用的人才特別多,這意味著它在其他方面的人才特別少。世界是平衡的,如果比如說你在偷技術方面用的資金特別多,那你在開發技術方面用的資源就相應少了,反過來也是一樣。能創造的人總是免不了被人偷的,錢多的人總是要被人惦記的;反過來,去偷別人、惦記別人,自己的錢是不多的。這其實都是具有內在亞穩態的階級策略,所謂的窮人的戰爭和富人的戰爭就是這個樣子的。  
  
\[09:32\]比如說像我從小就長在的機關單位裡面,這種機關單位總是有兩種人存在。一種人是男性,他永遠會說,中國不民主,世界太壞了,領導不斷地迫害他,而且這些話往往是有一定依據的。但是他是用真話來說假話,他實際上是在掩飾他自己由於性格乖戾、業務能力低下以及對工作根本不感興趣,因此是一個永遠沒有出息的人。但是由於他說中國不民主以及社會黑暗這些又是事實存在的,他這麼一說以後,比較外行的人就會覺得他可能是無辜、受迫害的,本來是很牛逼的人物,於是他就很廉價地獲得了這方面的滿足。但是時間長了以後,如果你足夠聰明的話,你會看到他一年、兩年……十年全都在幹這一件事情,就會懷疑他到底真正是什麼樣的人。就像是奧威爾說的那樣,大衛·科波菲爾如果長大了以後就會看出,米考伯先生其實只是一個混飯吃的小混混,根本不是什麼可愛的人。另一種人是女性,她的全部精力都是在找各種各樣的壞女人和狐狸精,不斷地去說她們的壞話。這兩種人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好像有無限的時間,他們的時間全都用來說話了。然後你會以為說話說得最多的人顯然是影響力最大的,然而不是。  
  
  
\[10:50\]單位裡面真正重要的人是那種,平時在領導的辦公室和單位根本不出現,偶爾行色匆匆、突然出現一兩下以後又飛快地跑掉,平時也不大說話,別人也不怎麼知道他是什麼人。那種人才是領導的心腹,而這些說話說得特別多的人都不是真正重要的人。社會上的情況也是這樣的。那麼我們反過來說,為什麼他們採取了不同的行為策略呢?答案就是,有winner的行為策略也有loser的行為策略。winner的行為策略的目的在於獲得高額利潤,是利潤導向而不是成本導向的。如果可以獲得高額利潤的話,他不在乎投入極大成本,甚至甘願冒輸光的危險。而loser的行為模式是怎麼樣呢?他為了避免重大的風險和過高的投入,總是選擇把無限的時間投入成本極低甚至沒有成本的事業上面來,這樣他即使是輸了也不會有任何損失。當然意外事故總是有,但是撇除意外,大概率的現象就是,兩種策略造成了兩種不同的人。一種人甘願犯法違規、幹各種各樣的不正當的事情,但是他可以使領導少不了他,在各種江湖人物中間牽線,他總是時間極其珍貴,瘋狂地跑來跑去,根本沒有時間去做什麼誇張的動作;另一種就是永遠說他自己對而社會不對,但是他永遠是失敗者。  
  
\[12:17\]共產黨為什麼採取大外宣策略和匪諜策略呢?因為它是消費者而不是創造者。創造者的策略者不是這樣的。像我在我這一行就等於是創造者,我是不斷發明新的範式的。如果我不斷停下來跟這個質疑者吵一架跟那個質疑者吵一架,那就完蛋了。這些人的數目比我要多出幾萬倍,我一天就是有4800個小時也不夠用,我再也不能幹其他事情了。或者我也不能跳出去說,施展說的某一句話其實是我說的,誰誰誰說的話其實是我首先提出來的,那就沒完沒了了。這樣做的效益還不如我自己索性寫一本新書,讓別人偷一點就偷一點吧。以前意大利人、西班牙人和奧斯曼帝國打仗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的。奧斯曼帝國的海軍大將和炮兵大將都是基督徒的叛教徒,但是羅馬教廷也像後來冷戰時期的巴統(巴黎統籌委員會)一樣下各種禁令,痛苦地譴責萬惡的基督徒貪圖財寶和美色,背叛了我們基督教世界,但是這樣的事情還是永遠沒有辦法停止。但是最後土耳其人還是不能贏,因為偷總是不如創造的多。而創造者如果停下來專門去封鎖偷,那是得不償失的,因為創造需要有一種開放的環境,有開放的環境就容易被人偷;但是如果你害怕被別人偷、自己把門關起來的話,你在產出方面受到的損失是超過你減少被偷而得到的利益的。這個道理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13:46\]窮人的戰爭有窮人的打法,富人的戰爭有富人的打法。共產黨打的是無產階級的戰爭,所以你看到的匪諜戰術和大外宣戰術都是無產階級特色的。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當五毛或者是可以大量地洗版呢?答案是,稍微識幾個字又什麼活也幹不來的人在中國實在是太多了,他們多多少少得派一點用場。但是真正能起作用的匪諜,像馮勝平那種人,那是不多的。他必須真能幹活,而真能幹活的人又是不一定非給你幹不可,在其他地方他也能夠撈到一定的好處,你必須給他以相當大的好處,才能夠穩定他的忠心。而且這樣的精英骨幹像軍隊或者警察裡面的技術骨幹一樣,是非常珍貴、不能隨便損失的。可以用大量的在外圍引導輿論的匪諜去犧牲來掩護他們,但是他們不能輕易出現,他們在平時的時候甚至是根本不做任何事情的。  
\[14:43\]我舉一個例子,這是一個真實的例子,是由後來叛逃到西方的斯大林本人的政治秘書巴讓諾夫(Boris Bazhanov)逃到英國以後向英國情報部門披露的。蘇聯有一位間諜是伊朗國王的朋友。伊朗國王原來是袁世凱那種人,在前朝當新軍的統帥,後來天下大亂以後他就篡了位,只是比袁世凱成功,他就真的當上國王了。在他還沒有發跡以前,他有一位銀行家朋友曾經資助過他,發跡以後那就是苟富貴勿相忘。蘇聯專門去收買了這個人,不讓契卡、克格勃和格別烏這樣的專業情報機關去接觸他。所以,你即使是滲透到克格勃裡面,你也不知道他是間諜。他一輩子不做任何事情,平時都在忠心耿耿地為伊朗國王服務,而且他跟伊朗國王是最可靠的朋友,蘇聯不讓他做任何事情。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的只有斯大林、季諾維耶夫、布哈林和斯大林本人的秘書這幾個人,雅戈達那一撥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然後他在蘇聯和伊朗建交的關鍵時刻在國王身邊說了一句話,於是這件事情就辦成了。他一輩子總共就為蘇聯辦過這一件事情,只有這一件事情。以後可能遇上重大事件他本來也會辦的,但他沒有機會了,因為後來巴讓諾夫叛逃以後就把他揭發出來,揭發出來以後伊朗人就把他做掉了。他只做這一件事情,一輩子隻做一件事情。  
\[16:12\]這種人在孫子兵法中往往叫做死間,世界上是有這種一輩子隻幹一件事情或者幾件重大事情而長期潛伏的間諜的。這種間諜,除非你真的像巴讓諾夫那樣掌握內幕,否則你不可能從他的言行上分析出來。假如這個人現在就存在的話,我不可能從他的言行上辨認出來,而且他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可疑的或者對你有害的言行。另外一種比較差勁一點的、比剛才的級別低的間諜,那就是像傳說中米蘭·昆德拉或者瓦文薩曾經當過的那種人,比如說在團結工會這樣的組織裡面我是很能幹的左膀右臂,或者是東正教會裡面的一個重要神父,但是實際上我平時不斷把秘密消息提供給克格勃。這樣的人只有在蘇聯倒臺以後檔案公佈的時候,大家才發現,原來民主運動的主要領袖其實就是匪諜。這兩種人,你都不能通過他在網上或者在公開場合的言行來判斷他,這些言行跟其他有同樣的言行、但是沒有背景的人是完全相同的。所以,你從言行上來判斷的話,你只能判斷出非常外圍的那種匪諜。  
\[17:26\]真實的情況,要看你自己的目的是什麼。假如你的目的就是為了引導輿論的話,最經濟的辦法就是根本不要考慮。你在引導輿論的時候,某些匪諜是你最得力的幫手,他比那些沒有經驗的外圍群眾更內行,做工作做得更好。如果你的目的就是要引導群眾,但是你也要清楚地知道,在關鍵時刻,隨風倒的群眾是不管用的,你需要精英突擊隊員。你平時引導一下輿論,算是聊勝於無,在這種情況下你不必顧忌那些匪諜,那些匪諜甚至可以是給你幫忙的。甚至你以為是匪諜、你覺得特別討厭的那種人,可能只不過是一個被匪諜引導的吃瓜群眾,因為傷了你的自尊心,你才會惡意地說他是匪諜,但是實際上他根本就不是。這也就說明為什麼引導輿論是一個很無聊的、階級地位很低的活兒,是適合業餘愛好者或者階級地位很低的人,你如果專業幹這一行的話是不合適的。自古以來,自人類有歷史以來,輿論引導這一行,即使是非常成功的人,他的階級地位都是很低的,都是用過即扔,像手紙一樣。但匪諜有一個重大用處就是,假如你的周圍有匪諜活動的話,其實你可以欣慰地說你已經有一定的重要性了,因為你是屬那種在將來可能發揮破壞作用、因此有必要插一個暗樁在你身邊暫時不用的那種人。  
  
\[18:50\]例如,就拿我來說的話,其實現在我心目中就有疑似匪諜的對象,但是我一點也不打算去揭發他們或者想搞他們,因為我現在的實際能力還不如王炳章當時。假如到了王炳章當時那種情況,再做這方面的打算不遲。在那以前,有馮勝平這樣的人在我周圍替我搞機構的話,我是求之不得的,哪怕他是匪諜也沒有關係,因為實際上現在我起的作用等於是一個情報分析員,還有附帶引導一下輿論,真正的政治動作全是搞的空架子,不存在實際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假如有匪諜進來的話,那就說明其實儘管我的空架子現在是不值一文,但是將來有極大的發展餘地,因此有必要先下手防範一下。這從反面就證明我原先的推論是正確的,這等於是一個有效的反饋,證明我選擇的這個打擊方向是對的。如果打擊方向是錯的、沒有價值或者跟其他人選擇的方向是重疊的、可有可無的話,那麼沒有必要派這些人來。所以這是一個可靠的測試。這是我所在的生態位,所以我根本不說謊,因為說謊對我沒有好處,我就是要製造一個類似李承晚一樣的空架子。因為這個空架子現在還沒有製造出來,是有法統而沒有實際的空架子,而製造出來以後也還不涉及任何具體行動,在這個階段,匪諜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

品葱用户 一個港青 评论于 2020-08-26

坐等統派進來洗白,倒計時開始⋯⋯

品葱用户 **jiuqiupeng

gratesque** 评论于 2020-08-26

[>>]( “/article/item_id-481824#“)民运们又能把一切怪罪到「共产党害的」了。

我去现在已经可以这么直白的给共产党洗地了?这个站看来是要完蛋了

品葱用户 無紋水仙盆 评论于 2020-08-27

我怎麼想到蔡霞
言詞上反共誰都能做到,而共產黨員演出一副真心誠意的樣子也只是一塊小蛋糕
有的人搞不好大中華膠上腦,都不覺得自己是間諜,只覺得自己在幫助同胞

常看到有蔥友呼籲「中共不等於中國人」
但是我們要怎麼知道一個中國人到底是不是在跟你講真心話?
我看測謊和身家調查對於中國間諜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吧

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要把中共當作全體中國人意志的體現
一個中國人到底能不能被稱為是反賊,搞不好都要等到蓋棺才能論定

品葱用户 **矢作萌夏

無紋水仙盆** 评论于 2020-08-27

[>>]( “/article/item_id-481844#“)我怎麼想到蔡霞言詞上反共誰都能做到,而共產黨員演出一副真心誠意的樣子也只是一塊小蛋糕有的人搞不好大中…

其实现代西方社会过度强调了人们的不同,而淡化了社会的作用。实际上在传统土著社会中,同质化才是正常现象,思想不同百花齐放反而是异类,只有开化的欧洲和中东内亚波斯有这样的现象。1847年的英国人就意识到了中国人的同质性,英国作者认为绝大多数的中国平民实际上没有任何不同,无论在思想还是文化上,反而是日本人非常civilized,社会风气百花齐放。目前看来中国人依然跟帝国时代没有啥区别。

品葱用户 **矢作萌夏

無紋水仙盆** 评论于 2020-08-26

中国人的狡猾奸诈无知冷漠,各种劣根性都体现在他们高度同质的社会中,当时中国在南洋海峡殖民地的商人也是如此,更别谈现在海内外的华人”匪碟“了。

品葱用户 miule236236 评论于 2020-08-26

只要認同中國為祖國,就有服務中國政府的動機。
所以#不排華行嗎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前中情局人员被控为中国充当间谍而被捕

美国司法部星期一(8月17日)说,一位前中央情报局的人员被控与他同为中情局人员的一位亲戚合谋,把包括最高机密在内的秘密信息提供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情报人员,他于8月14日被捕。 现年67岁、檀香山的马玉清(Alexander Yuk …

前中情局人员被控为中国充当间谍而被捕

美国司法部星期一(8月17日)说,一位前中央情报局的人员被控与他同为中情局人员的一位亲戚合谋,把包括最高机密在内的秘密信息提供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情报人员,他于8月14日被捕。 现年67岁、檀香山的马玉清(Alexander Yuk …

向美國FBI舉報中國學術間諜

這是我的第四篇關於向美國舉報中共的文章了。前三篇在這裡。 信息戰,蔥油可以做很多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1947 善於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