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新名词:桌长制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大家好,我是魏春亮。

身为中文系毕业生,我常常因为无法理解这个时代的新词而自惭形秽。

就比如,上了热搜的上海最新名词:餐饮桌长制

就在昨天,上海市商务委指导行业协会发布《本市餐饮服务业复商复市疫情防控指引》(第三版),对餐饮企业开展堂食重点明确六个方面要求

其中第五条提到,倡导餐饮新风尚。按照《上海市公筷公勺和分餐制服务规范》做好餐饮堂食服务,鼓励实行餐饮桌长制,就餐时间一般掌握在1.5个小时左右。

市有市长,省有省长,桌有桌长,都那么威武霸气!

农业有联产承包责任制,工业有经济责任制,餐饮有桌长制,都那么庄严肃穆!

虽然不明白桌长到底是个啥,但是为了防控疫情,我坚决支持。

但在落地之前,还是要弄明白一些问题,否则不好执行啊。

桌长的作用是什么?是防控疫情吗?不防控疫情为啥要设置桌长呢?可设置桌长就不会传染了吗?难道病毒会掐着表非得要等1.5小时人都走之后才传染吗?

如果设置桌长的目的是为了掌握时间,提醒大家用餐时间到了,那么如果其他人不听怎么办?所以桌长的权力有多大?可不可以拘留违反规定者?能不能罚款?如果都不能,那么谁会听他的?

桌长干系重大,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当上的吗?疫情那么严重的事情,相关权力必须交到有资质的人手上。所以,要不要考试?要不要政审?谁来组织考试,谁来政审?

桌长干系重大,要不要享受公务员待遇?市场经济,没有白让驴子拉磨不喂草的道理,何况还有那么大的责任要承担。那么该给多少?只发工资还是带五险一金?这笔钱从财政出还是医保出?

桌长干系重大,要不要有问责机制?如果是一个吊儿郎当的桌长,不准“桌员”(应该是这样说吧)吃某道菜,而破坏了堂食的大好形势,要承担多大责任?如果是一个吊儿郎当的桌长,没能履行好自己的责任,造成疫情的传播,那么他又要承担多大责任?

哦对对对,既然是餐饮桌长制,那是不是桌长负责制?换句话说,出了事是不是就是桌长背锅?那如果真的要追责,“桌长”这个身份有没有保护作用?也就是说,是不是只需要开除桌长而不用负法律责任?

还有,就1.5小时也很奇怪啊。限定时间,就是为了减少病毒的感染率,可难道不是吃饭时间越短,翻台越快,人员流动越大,密接就越多吗?如果规定一顿饭必须吃3个小时,那么店里的人一次就能少一半,那么可能的密接就能少一半,不是更好吗?

还有,地铁上前胸贴后背,不是比堂食更危险吗?厕所里人来人往,流动性更大,还有人的体液,不也很危险吗?既然有“餐饮桌长制”这么棒的经验,是不是推广开来,也设置(地铁车)“厢长”和“厕长”呢?

以上,就是我对于“桌长制”能够真正落地执行,提出的一些小小的建议。

如果谁有途径,请麻烦转给上海官方,尽早制定具体的执行措施,赶紧搞起来。

如果没办法执行,请以后不要闲得蛋疼没有麻烦克服困难也要制造麻烦。

如果不想让我们堂食,其实是可以直接说的,不必这么麻烦。

—The End—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餐饮失血:反复封控下,总有一根压垮企业的稻草

消费预期减弱才是餐饮业的最大麻烦6月1日,北京市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相关区域因疫情采取封、管控措施,外卖快递车辆无法进入,地安门邮局在鼓楼西大街东口和西口设立快递中转站。社区志愿者接收物品后对外包装进行消杀。摄影/本刊记者 贾天勇 “后疫情时 …

如何看待刚刚上海宣布打赢大上海保卫战?

知乎用户 Dean 发表 你等他道歉,他等你感恩 知乎用户 没事撸黑汪 发表 我以前很看不起小日本,一旦出了事情,他们只会开发布会,鞠躬道歉,思咪麻赛!我说一个民族玩成这样肯定是没希望了,连个修改办法都没提,就会鞠躬道歉。 …

上海餐厅老板已经在尽力自救了

01. 不出所料,前几天写的文章已经没了。 好吧,这下真成游击队了。 不让堂食说的容易,但复工营业后随之而来店铺租金、服务人员等各项成本却不会因此减少,解决了这些问题,大家也不会冒着在灰色地带边缘反复试探的风险去做“地下工作”,你说是吧? …

请别再说上海餐饮老板躺平了

今天上海的餐饮业,又上了个热搜:👇 不得不说:专家不愧是专家,真是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上海的餐饮业,从3月底开始就已经开始受到封控影响,至今解封近1个月了,虽说各行各业都全面复工,但大部分餐饮仍然禁止堂食。 即便极少数在低风险地区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