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的医护人员,请不要“自愿”放弃补助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在3月10日,云南昭通彝良县150名医护人员自愿放弃了申领补助。他们所放弃的是财政部、卫建委所下发的文件中的临时性补助,文件中说直接参与疫情防控的一线医护人员,均可以申报临时性工作补助。

150名医护人员自愿放弃了申领补助

彝良县人民医院的护士长对着镜头念着承诺书,说“理当积极为国家抗击疫情做贡献,我自愿放弃新冠肺炎疫情临时性工作补助的申报权利”,我不禁心头一紧,既然将付出当作理所当然,那就应该把回报也视为理所当然。

且不论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一线医护人员承受的压力,也不论申请临时性补助是国家规定的正常权利。虽然这样可能暗合主流所认可的“只求付出,不谈回报”的自我牺牲精神,但就论在镜头前放弃回报,并被媒体大肆报道,本身就是一个有害的示范。

春秋战国时期,鲁国有一个规定:如果有鲁国人在外国沦为奴隶的,若有人出钱把他们赎出来,则此人可以到国库中报账。 孔子的一位门徒,叫子贡,有一次真的赎了一个沦为奴隶的鲁国人,回来后拒绝去国库报账,人们都夸他品格高尚。但当孔子知道了之后,就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以后若有人赎了奴隶回来,想去国库报账,也害怕别人议论自己品格如你,鲁国人就不肯再替沦为奴隶的本国同胞赎身了。而你向国库报账,也不会损害你行为的价值 ,为什么要开这样不好的先例呢?

问题的关键在于,子贡真的品格高尚,认为去国库报账有违自己的修为,但他的行为无意中却提高了做好事的标准。如果今天有一线医护人员自愿放弃了申请补助,那么其他需要申请补助的医护人员就会进退两难,申请本身来就是正常的行为,可在这样的宣传下,道德上似乎就比同行矮了一截。

当然也会有人说,这些人出于自己的行为没有做错,你不应该批评。我批评这种行为,是因为他们完全可以采取另一种道德上等价的行为,即正常的申请补助,然后用私人的名义进行捐献,而不是站在“一线医护人员”的身份上放弃申请。而在宣传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线医护人员”的身份,而不是个人的身份。

道德崩坏就是从道德标准被无限拔高开始的。庄子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其中的含义之一,就是不要刻意提倡所谓的圣人,因为圣人的存在无法对社会行为形成约束,道德标准的提高会让很多人觉得无法达到,索性不去做好事。一个可怕的后果就是,既然不求回报就是高尚的,是被赞扬的,那么索性下次我就不去奉献了,从而避免了道德风险。

更可怕的地方在于,这在社会中形成一种道德绑架。如果再有一线医护人员申请的话,可能会面临着有些脑残的质问——“人家彝良县的护士就没有申请补助,你凭什么申请”。

而这种道德绑架已经出现了,据微博爆料,云南省的一个医院的领导已经利用了彝良县的“不申请补助”来绑架该院的医护人员。

图片来自于微博@急诊夜鹰

领导的心思与“甘肃省妇幼保健院为援鄂队伍护士集体剃光头”一样,提倡不申请补助也成为了集体意志的表现。这些领导作为集体的管理人员,他要做的不是守护这个集体的每个成员的利益,而是向外界展现他“有力的领导”,“高尚的品格”。

庄子的“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还有另外一层含义,那就是当圣人作为道德标杆被推崇的时候,出现的最多的不是圣人,而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因为这些人会利用圣人的旗帜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甚至会伪装成一个圣人来迎合外界。最终,他们盗窃了高尚。

“自愿放弃”的背后可能隐藏着一种不正常的心态——奉献光荣,索取可耻。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虽然说也热爱自己的事业,可最高兴的时候还是数钱的时候。“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励志警句,它常常被用来提醒自己要想得到收获,那么就需要付出努力。但其实它也在提醒我们,当我们付出努力之后,寻求收获是正常的权利。

胡适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一个肮脏的社会,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的正常社会,道德也会自然回归。一个干净的社会,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那么这个社会最终会坠落成一个伪君子遍地的肮脏社会”

所以请一线的医护人员,请不要放弃本就应得的补助,你们的不放弃不仅有益个人,而且会让社会变得更讲契约精神,最终会反馈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从我的私人角度来说,无论你们是否出于“自愿”而放弃,你们已经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英雄本就是从凡人中走出来,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们见证了你们的努力和敬业,而这份尊敬与“自愿放弃”无关。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鱼眼观察 | 抗疫护士坠楼,背后隐藏着什么?

7月29日,武汉协和医院心内科一名护士,从医院大楼一跃而下。疑似坠楼护士朋友圈显示,其之前曾与护理部主任起冲突。媒体报道,坠楼护士是独生女,有个不到两岁的孩子。 镜头前,父母哭得悲痛欲绝。 [武汉协和医院]( …

方方日记,是老公知们最后的哀嚎

我讨厌公知,因为我是90后,而90后恰恰是被这帮人在思想上荼毒,言语上污蔑最厉害的一代。 我讨厌方方,因为我看过方方的日记,当她肆意造谣,把80、90后归类为极左的时候,我也将其归类为了老公知。 鉴于“下作”这个词太文雅含蓄了,我觉得用“下 …

案例征集丨这些疫情中的行动和面孔,都应被记住……

你是否还记得,武汉封城期间一直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为居民运送生活物资的车队司机和社区志愿者们…… 你是否还记得,给医护人员捐赠防护用品,把各地需求信息、疫情信息和辟谣信息搜集整理成文档的无名网民们…… 图:疫情期间,来自各地的网民自愿组成了 …

世间竟有这般家长?

昨天写了一篇长文《关于性骚扰,三场破局之战》,推送完后,注意到上海一位妈妈的微博: 写昨天文章的时候,看了不少关于性侵、性骚扰的资料,若干年目睹之怪现状也不算少;我能接受一些作恶者无底线的程度,甚至,我也对一位10岁小孩做出如此无耻行径有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