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已经和疫情共存,那么他们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by , at 23 April 2022, tags : 疫情 口罩 共存 疫苗 清零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小早川​ 发表

坐标日本。

大周末的,本来是不想回答问题的,看到这个问题下一堆匿名的在各种阴阳,真的是不吐不快。

我先说明,写这个目的不是为上海洗白,上海现在的乱象,怎么骂都不为过,其他地方防疫政策上的一些问题,同样,骂了才能改,我也支持发声。我写这个,只是看不惯有些在海外的,甚至搞匿名的在说谎,在双标,吹所在国家抗疫多好,自己活着多舒服,还要居高临下讽刺国内的那群人。

一堆喷子可能都忘了,武汉疫情后到上海疫情之前,中国绝大部分地方根本没有封过城,甚至连一例阳性感染者都没出现过。长达 2 年多的时间里,很多地方根本没人戴口罩,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出去旅游的都爆满。

为什么我能记这么清楚,因为这 2 年我都在日本,看着国内的朋友同学到处耍,听着我爸妈说家乡早没任何影响了,而日本却一轮又一轮的紧急状态,一轮又一轮地限制饮食店营业时间,感染人数一轮又一轮暴涨,出门必戴口罩,更不敢去搞什么旅游,我是真的又气又害怕。

而现在呢,看看网上一堆人的抱怨和不满,不知道的还以为中国已经封城 2 年多了呢!其实即使到今天,很多地方都没有封过城,大家还是过着最日常的生活,甚至我家乡那边还是没多少人戴口罩。国内 2 年多都过得很舒服,国外却难受了那么久。上海这么难不到一个月,这堆人又开始了?

人的本性就是这样,会在有意无意中不断放大自己身边环境的缺点,而总喜欢 yy 远处的彼岸是世外桃源。

你看着这些回答下一堆人说的那么淡然,自己现在在海外是多么多么舒服,生活是多么多么的惬意,还要动不动讽刺国内多惨多惨,合着早忘记自己曾经有多么恐慌和害怕,曾经自己多么羡慕国内的朋友亲人可以自由地玩耍了。

在国外的一些屁股早歪了的羔华更是这样,他们为了证明自己出国的选择是对的,证明自己比国内的亲戚朋友同学过得更好,证明自己在海外生活有优越感,真的会无下限忍受在所在国家的各种不好的一面,而疯狂地夸张鼓吹好的一面,让国内的人,认为他们活在了世外桃源。

其他国家我不知道,就说我在的日本。

上海疫情开始严重以来,一直不敢出声的那部分人又回来了(因为之前日本防疫都太烂了),开始无下限鼓吹日本抗疫有多牛,自己在日本的生活有多舒服。这群人早把自己去年的恐慌忘在脑后了,也把日本最紧张时因为医疗崩坏造成的电话不接、急救车无法及时来、无医院接收等原因造成的死亡案例装看不见,更假装忘记了日本那些因居家隔离而病情恶化甚至死亡的病人。

有些人又得说了,日本共存政策下,才死了多少人,这种人就是典型的驰名双标。上海哪怕去世了一位有基础重病的老人,一堆人都要同情可怜愤怒,要痛批国内的防疫政策和制度,日本光居家隔离就死了快 2000 人了,到了这些人嘴里就又变成了只是冰冷的数字。

今年 2 月份,出生 10 个月的日本婴儿因感染新冠后死亡,无任何基础疾患。婴儿确诊后出现很多症状,父亲给日本保健所打电话求助,却没能及时找到可以看病的医院,第二天才受到诊治,但第三天就去世了。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国内,当事人会在网上写多少文章来哭诉,会有多少人愤怒痛骂,会有多少人痛批这个吃人的制度。

然而在日本,这个宝宝的死,甚至没有一点涟漪。

反正只要死不到自己的家人亲人,大家都感觉这个疫情没啥问题,共存挺好,该吃吃,该喝喝,小日子过得多舒服。

我也不想跟大家吵到底是共存好还是清零好。我就拿日本来说,

日本人可以做到感染后发烧身体难受,也乖乖在家隔离;家里孩子老人高烧失去味觉非常难受也可以继续让他们在家隔离,不去疯狂打急救电话和市长热线,不占用社会公共资源,也不会去半路拦截救护车,求医生先救自己家人;家人重症后打急救电话,急救车不能及时来,来了也找不到接收医院的时候,平静对待,安静等待,不会去网上写小作文绑架舆论,求大家救救自己的家人,更不会自己驱车飞奔到医院,给医生下跪,让医生救救自己家人;居家隔离过程中家人不幸去世后,也不会去哭去闹带节奏去向制度开炮,平静地接受现实和命运的安排,抹掉眼泪,迅速火化办丧事然后继续生活,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就问你,你能做到么?你认为大部分人中国人能做到么?如果能保证也像日本人这样温顺,这样听话,那你说共存就共存,你说清零就清零。

要知道,这些事情的大前提可是日本医疗体系要比中国好得多的多的情况下。

去年日本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出现了孕妇因为无法找到接收医院,导致只能在家生宝宝,然后宝宝死亡的事件。

类似的事情在中国也发生了,但在两国的舆论,却完全不同。反正只要发生在国内,那就是中国人冷血,制度有问题;发生在海外,那就是虽然很可怜,但也真的没办法,人家的医院和医生已经很努力了,让我们祝福宝宝一路走好吧!

国内网络上经常有人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我也挺认同这句话,但是放在很多双标的人那里,就变成了国内是这样,但一旦放到国外,时代的一粒灰,只要不落在自己头上,那都不是灰,是蜂蜜,很甜很甜。

日本从前年 3 月到今年 1 月,全国居家隔离过程中,因病情恶化无法及时医治等原因死亡的人,至少有 1107 人。

中国人口总数大概是日本的 10 倍,如果这个死亡数量乘以 10 发生在中国,可以想象,网上夸张造谣的、哭诉的,各种小作文和热搜都用不完吧!

但是发生在国外了,大家就看不到了,也不愤怒了,甚至在日本的很多人都还会在网上说,你看,日本搞共存,一点事情都没有啊,我家现在活得可开心。

那只是因为死的人,不是自己亲人而已。

分享疫情下在海外的真实生活挺好的。但是为了自己那点优越感或者出于什么原因,故意美化,还要玩双标讽刺国内的,就真的没啥意思了。

当年几万人民币都要抢回国机票,华人看到医院已经瘫痪,自己害怕到成立华人自助小组自救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就这样。

知乎用户 sunny136 发表

仅限中美直航航班。

美国赴华,美航经济舱平均 8000 刀,中航提供大概三个月以上预订的经济舱约 3000 刀,正常订票约 13000 刀。而且价格还在攀升。国内隔离价格未知,从美国自我隔离加 rapid 四次检测,每人估计 3000-5000 刀。即使如此,仍然一票难求。

同等次数的中国赴美航班,1000-1500 刀。免费疫苗加廉价检测。

我就很奇怪,一群鼓吹自由放开的人是文盲吗?不懂市场经济吗?这种差价一看就知道相当一部分是旅行的选择倾向原因。退一万步,即使完全放开,这种差价也不会完全抹平。

另外,说这个是供需关系的人自己去查,美国其实也有类似十四天洗白之类的航行限制的时期的,自己去查那时候的旅行价格,看有多大差价?

再另,美国最近公布了旅行指南,中国大陆为一级最低风险地区,部分人觉得的和美国直航的放开躺平国家,基本都是中高风险区。某些良心专家要学习的香港和韩国全部在三级高风险区,这叫世界恢复正常?


开小号私信过来张嘴闭嘴这是政策原因的学生娃太可笑了,核桃仁大的脑子空空如也,就装了点反主流就是独立思考的流量垃圾。政策是群体意志的体现,也是市场利益的群体共同决定,你要有有本事,你可以去改变中美任何一方的群体意志。碰到点事就哭喊着找 zf,说好听点是巨婴,说难听点你就是奴性未改,纯奴才。


再另,一群国家跟着美国进行所谓解封后,美国自上周开始,开始恢复防疫措施,首先舆论准备,福奇在 CNN 吹风说群体免疫面对 covid 很可能无效。其次,部分地区开始恢复口罩令。再次,发布地区旅行风险警示,对香港韩国等三级高风险地区的旅行者增加除打疫苗以外的活动限制措施,包括强制核酸检测和数天的居家隔离等措施。

你笑美帝要躺平,美帝站在大气层笑你看不穿。

YQ 就在那里,不要再当鸵鸟了。


现在房价房租双暴涨,不少小区已经开始更改租房规则。原先规则是收入三倍于房租才可以租房。但如果按照这样的规则,能租单人间的门槛就从两倍于当地平均工资变为三倍于当地平均工资,各方面都有很多不便(是的,美国各地工资差异很大)。

美国自来水不能饮用,当然你不怕结石的话还是可以的,所以瓶装水是刚需,1 加仑的水从 66 美分涨到了 5 美元 3 加仑。

放一张我常去的会员制超市的货架图片,价格自己看。这个价格在特总时期是 0.99。

其他的我就不列举了。我只能说,原来 J1 过来的博后,省点的话,三年免税期下来,能攒个五六万刀很常见。两个 J1,单人间加车,能攒十五万刀也不难,这无论在中美,都是一笔不错的生活启动费了。现在,你攒个蛋不倒贴就不错了!

至于美帝人民,只能说如果真像糕华说得那样,MAGA 不会卷土重来。


事实上中美还算好的,中国有外贸,美国有金融。其他国家则是难受到爆棚,说白了,大毛但凡有一点经济手段,也不至于那么急着去当火中取栗的陈胜吴广。


人一旦有了皈依者狂热就真的狗了起来。真说起来,有很大便利的留学生包机事实上是留学生中的部分小作文高手骂取消的,同样作为留学人员,我觉得部分留学生养成的居高临下心态非常可笑,比如部分留学生一会要求免费往返,一会要求免隔离,一会要求保护隐私不进行检测。更有甚者,某些留学生回国后还会隔离期私自回家。而且面对劝说,则以个人自由为回应,某些留学生家长还上网发文拼命刺激舆论,甚至把包机回国这一便民措施炒作为外国政客为民服务从而施压我国才有的措施,不断对外国政客表示感恩,而且不断指责咒骂国内不提供更多便利。使领馆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争取了包机,长期这样作,是个人都会觉得难以应对。最终,你感恩谁,那我就用谁的方式对待你呗。你喜欢市场化,那你就用市场化的往返工具呗。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虽然也是留学人员,但我和我身边大部分留学生都保持了相当大的距离,事实上,留学期间和中产本土人士保持更健康良好的关系,当然和上层人士能建立关系则更好,实在不行多看看正版的英文门户网站,也比和留学生以及润学耗材厮混在一起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养成更健康的心态。

知乎用户 小五毛辣条 发表

不知道非洲这些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算不算知乎网友说的国外?

春节之后,我有 2 个客户跟我讲感染了新冠。一个是西非贝宁的,一个 60 岁的老头。去年 12 月客户收到了我司样品,说准备测试。一周之后客户失联了,直到今年 3 月初才重新联系上。客户告诉我他圣诞前出差到尼日尔,坐了一趟国际航班,回来后就感染了。一直在医院住院到了 2 月中,出院后一直在静养。3 月初觉得恢复了可以开始工作了,才联系我。然而从 3 月初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是很能集中精神工作。如果长期这样,他很可能会砍掉业务。这都是客户自己说的。

另外一个客户是家中国公司,他们在当地开门店。3 月初开始有中方员工确诊,然后就基本开不了工了。店从 3 月初到现在还一直处于半关闭的状态。因为几家店都必须要有中方员工管理黑人才能正常运作;售后几乎只有中方员工能做,黑人只能做个登记。疫情以来他们销售额锐减到疫情前的 40% 左右了,谨慎又谨慎的熬了 2 年多,竟然出现了中方员工感染。想开门做生意,但根本运转不起来。

我有时候觉得知乎上的共存派是不是都魔怔了。明明这一两年来大多数城市生活都还算正常,跨省流动也正常,非要学共存。真共存,我们不是发达国家的生活,我们是第三世界国家的惨状。还有防不住的上海,到底是方向错误,还有上海有问题。不要装傻!

还有最重要的是财力,我上面说的 2 个客户秒杀这里 99% 的网友。尤其一些经济条件不好的网友,搞不懂你们为啥跟着蹦达。现在清零封锁政策只是影响工作,共存之后感染了,你猜资本家允许不允许你去上班?还是打算到时候靠劳动法?该努力的方向是呼吁政府普遍的发放纾困的救济金啊,而不是没头脑的跟着喊共存!

知乎用户 阿源老师​​ 发表

国外生活,就要看你问哪种人的生活了。

如果你问通过知乎与大家保持联系的人,大概率现在生活基本已经不受影响了。

如果你问 Sian Griffiths,那么她会告诉你:

她经历了 18 个月的脑雾,一直没去上班,她现在的目标是过上正常的生活。

如果你问 Chimére Smith,她会告诉你,现在她很痛苦。

如果你问 Maria Rodriguez,应该是不高兴的,因为她丈夫在 2 月感染后去世了

新闻里还如此描述:

弗吉尼亚州农村的两兄弟在几天内相继住院,他们的呼吸道发炎了。华盛顿东南部的一名理发师因肺部和肾脏衰竭而继续维持生命。马里兰州郊区的一位祖父,他的大移民家庭坚忍的养家糊口,当医护人员把他带走时,他哭了。

而在加州奥兰治县,我想有三个家庭大概率也是不开心的:

而对于要去看病的人来说,也有人是不开心的,这个我在之前的回答里说过。

但其实大多数人与医院的交集是非常少的,尤其是欧美那种预约制度。所以即使医院崩了或者预约不上,他们也是无感知的,是可以正常生活的。

对于工作真的完全没有影响吗?显然不是的。

我以前就说过,轻症不代表毫无影响,也不代表你具有工作能力,只是代表你不需要住院罢了。举个例子,如果没有肺炎,39℃你也是轻症的,但从医学上讲,没有必须住院的指征(平时为了安全,这个度数我们还是会建议去门诊看看)

奥密克戎是真的会造成缺勤的,以下是关于制造业的来自不同的统计口径。国内制造业可是很多的。

我举的例子,以及知乎上告诉你国外恢复正常了的回答,都是真话。

生活是多面的,那么国外共存之后到底如何,也要多多吸收多面的信息。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去年我英国最好的朋友打电话时候哽咽,说一位好友去世了。他的好友 50 多,没有基础病,打全了疫苗,几周之前还和大家一起出去玩,后来自测确诊,因为轻症医院不收在家隔离,结果症状轻可能掩饰了实际的器官损伤,确诊不到一周就去世了,最后叫了救护车也没有用。这应该是奥密克戎之前的毒株。

我的法语老师在巴黎,说她最好的朋友感染,没打过疫苗,10 天几乎下不了床,好了之后三四个月连洗澡都觉得心慌气短,上班都觉得很辛苦。

另一个英国好友母亲癌症晚期,控制的很好但是需要定期复查。这个朋友是个孝子,辞职在家照顾母亲,两年多几乎没有出过门,所有物资网购。偶尔出门采购,回家洗澡,所有包装消毒。后来因为英国公立医院同时收治新冠和癌症,他妈算高危人群,不敢去医院,他带着他妈开车 2 天去了罗马尼亚自费复查拿药。估计人民币花了大几万的样子。本来以为罗马尼亚消费医疗应该和中国差不多,没想到还是贵挺多的。

另一个英国同事肾结石疼的很厉害,打了急救电话等救护车等了接近 2 个小时,然后在急诊又等了 7 个小时,疼的死去活来求医生也没用,最后到她了,只给了强力止疼片让回家多喝水,不行改天再来。

还有个朋友一家最近确诊,老婆和孩子都是轻症三四天好了,老公难受了一个多周,恢复之后一直很容易累。他附近的邻居有去年早些时候得病去世的,具体状况不清楚。

还有个朋友的弟弟打过疫苗,确诊之后 4 天就好了,但是嗅觉和味觉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快 2 个月了)。

另一个朋友的舅舅近期感染奥密克戎,60 多有糖尿病,打过疫苗,血氧掉的很厉害,去医院吸了一周氧,现在还是很虚弱,算比较严重的。

还有个朋友 25 岁,没打疫苗,一直正常上班聚会,至今已经重复感染过三次,一次比一次轻,和打了疫苗差不多的状况。

周围还有几个近期感染咳嗦了三四天就好了,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的。

大部分周围的朋友同事都基本正常生活,但是工作允许居家工作的还是居家工作。这边对生死态度不同,过一天算一天,病了死了算自己的,儿女亲人不会特别难过,也没人怪医院怪政府,网上发帖哭诉的。所以除了年纪大的,有细菌恐惧症的(有一个朋友 2 年基本不出门不见人,洗手洗到褪皮),家人身体不好的之外,别的人都早就正常生活了。

我自己打全了疫苗,偶尔去公园见朋友(我的朋友们大多年纪比我大,万一见我得病出个三长两短我会很自责),去超市也只有我一个人戴口罩,基本在家办公,出门回来会洗衣服洗包装洗澡。

但是我 2020 年英国封城的时候大约 6 个月除了每周下楼丢一次垃圾之外,没有出过门,一开始也是抢不到亚马逊的送菜预约,有两天断粮了只能冲蛋白粉喝,能买到的也就是鸡蛋酸奶香蕉苹果胡萝卜西兰花酸奶土豆洋葱这么几种,肉类就抢到过一次还没送,6 个多月没吃过一次肉。并且当时发现了胸部有个小肿块,公立医院接诊新冠不敢去,只好花了 650 镑在私立医院做了 b 超,医生建议活检,但实在太贵了,只好又拖了两个月辞职回国做了活检,谢天谢地不是癌症。

真要国内共存,除非现在这些连上海医院都没进去的人,接受全国医院爆满的以后也进不去的现实;死在家里的接受死在家里的现实;病人接受去医院和阳性患者一起排队 7 小时感染你就是高风险的现实(去医院的大都有基础病),用英国首相的话说,做好失去所爱之人的准备,然后就可以放开了。现在癌症晚期尿毒症的患者情况危急,但是和西方一样放开的话,公立医院新冠阳性一起收治,你还敢冒风险去看病吗?英国美国的人均医疗资源比中国多一倍,还是医疗紧张。美国数据死亡比例 45 岁以上就大幅上升,和 65 岁以上没有明显区别。今天 22 年 4 月 16 日英国新冠死亡一天 650,英国人口 6 千多万,医疗资源是中国 2 倍。。。上海封城水深火热了这几个周每死一个人就上热搜全国开骂,全放开了新冠死亡热搜榜都不够用的。

知乎用户 军狼 Z 发表

看评论区的各位外国地区好厉害:该吃吃该喝喝,不用戴口罩,80% 已经阳过回家休息一两周就可以了

坐标四川我好羡慕啊:为什么我平时也该吃吃该喝喝,为什么我平时也不用戴口罩(医院以及有空调的地铁和商业体会戴),就因为我没有阳过,所以我们 80% 的人都没有享受回家休息的资格吗(除了第一年)?剥削太严重了,为什么会有 80% 以上的中国人要站在清零政策的背后,继续打工?要抗议

要不是上海违背政策,要是提前半个月局部封控,会有现在大面积封控的局面还拖连外地?**如果上海一直认真落实防疫政策,最多也就管控几万人,**上海这波以前,哪次影响范围不是区域性的?去看看武汉人,目前日常生活有啥区别,问问他们是愿意在清零的背后吃吃喝喝还是在病毒身边吃吃喝喝

别瞎扯什么经济下滑,你敢说,你家美爸经济在上升?全球哪个国家经济目前不是一塌糊涂?

知乎用户 一袋米要扛几楼 发表

个个都说国外如何安居乐业,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我都怀疑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公布死死亡数据是中国伪造抹黑的了。

个个都说国外能正常去医院、能叫救护车,结果超额死亡数喜迎新高。不仅新冠死亡数节节高升,非新冠死亡数也不遑多让,比非新冠年份高十几万。

个个都说国外不失业、能开工,结果世界第一发达国家美国人均寿命跌得比中国还低,难道天天牛排大 house 呼吸香甜空气对健康伤害这么大?

个个都说奥密克戎致死率低,结果美国 2022 年月均死亡 6 万,远超 2020 和 2021 年月均死亡人数。

个个都说不拿新冠当回事,结果美国 2022 年新招聘的员工中,要求居家办公人数是不要求的 2.5 倍。

再这么下去,可能下一步话术就真要改成死了比活着强,宁在美国自由地死,不要国内憋屈的活了。

知乎用户 李劼 发表

又有人 @我了。

你不就是想出我这个清零派的丑嘛。

好吧,你赢了。

这个问题我还真回答不好。

因为,我不在国外,真没办法亲身体验一下。就连在国外的亲戚都早就回国了。我是真没有可靠的信息来源。

不过呢,我也想提醒你一下,你的重点肯定放在 “共存” 以及“生活状态”。

可是,我的重点却是放在 “国外”。

非洲是不是国外?

我一直觉得,非洲是执行共存策略最好的地方。

第一,执行得最早。

第二,目前来看执行得最和谐,我从来没看到过非洲产生过有关共存和清零的争论。

第三,执行得最坚定。从原始毒株,到阿尔法,到贝塔,到德尔塔,到奥密克戎,一直都是共存,从来没有过一丁点仰卧起坐(这点连欧美都做不到)。

所以,我觉得,非洲一定有非常先进的共存策略,先进到针对清零派而言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我还是那句话,你们真不应该招惹我。我早就说过,我是清零派里面战斗力超强的。某种程度上,我甚至比你们共存派更懂共存。

伟大导师教导我们,农村包围城市。

那么,我建议你们共存派不要只盯着新加坡,英国等等这些 “大城市”(相对世界而言)。你们更应当把眼光放在世界的农村——非洲。格局要大。

非洲何止是跟新冠共存得好,这方热土还跟霍乱,疟疾,艾滋,病毒性肝炎,埃博拉等等一切来自五湖四海的热血分子打成一片,鱼水深情。

非洲就是根据地,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可以说,只要立足非洲,何止是新冠,简直是一切病菌的共存论都立于不败之地。只要立足非洲,《论病毒持久战》,《病毒的传播政权为什么能存在》,“病毒割据” 等等经典理论还不是信手拈来?

你看,我一眼就发现了共存得最好的典型——非洲。而且,是毋庸置疑的好。你要是不信,你拿我告诉你的非洲的例子去怼清零派(甚至是怼那些还不够彻底的共存派),保管他们无法反驳。

所以,我劝你对我态度好一点。你三天两头把我当狗一样 @,那是我脾气好,并不意味着我蠢。

你别看我现在站清零派,就凭我的水平,哪天跳反到共存派,那也是共存派的核心人物,理论高手和宣传旗帜。搞不好到时候我还是你上峰。

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是你们共存派的导师。

知乎用户 Osteroza 发表

人在英国,从本周开始不强制要求戴口罩

服务业和旅游业全面火爆,全英国人报复性消费,酒吧和旅行社爆满。

爆满的原因有两点:1,需求大,过去两年大家都憋坏了;2,招不满人。各行各业都缺人,没有一家店能全力运转 。

缺人的原因有两点:1,很多人得了新冠,或正在得新冠,无法出来就业; 2,很多人没有得新冠,但疫情期间 “大彻大悟” 了,宁可过吃低保救济的佛系人生也不出门干活。

服务业已经是开工率较高的。其它各行各业缺工和一周只营业几天是普遍的。从大公司到小作坊,大家都处于欣欣向荣和惨淡经营并存的奇特状态。

欣欣向荣是因为需求巨大,两年来积累的业务突然井喷式爆发。

惨淡经营是因为全面短缺。人招不到,供应链断裂,再加上通货膨胀叠加原料涨价和疫情后恢复高税收,即使今天业务火爆,明后天也因为断货断款突然倒闭。

新冠对餐饮,旅游,园艺,零售等简单服务业的影响很小,因为这些行业的普通员工从业门槛低,拿的大多也是社会底薪,病了一个再招一个很简单,所以这些行业都很欢迎社会放开,放开后业务很好。高端服务业,比如金融和 IT,是不用碰面办公的,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商业地产的面子,其实可以一直远程办公,至于一些观念上必须要到现场的工作,比如现场调试等等,其实都可以远程完成。以前不这么做的原因一来是效率低,二来是授权带来的管理问题,疫情正好是一个机会,把一些以前就准备好但一直没有实施的高度自动化流程给运转起来。 比如吧,我们做了个大致的推测,疫情居家办公以来,项目进度竟然比去办公室坐班快了 15%。

受新冠打击比较大的是需要高技术从业又不得不到现场的行业,比如制造,开采,建设,医疗等等。现在建筑工人缺口很大,很多实体施工的项目都处于停滞,外国投资方催得很急。建筑工人和卡车司机等蓝领工人他们自己倒是不太在乎得病不得病,在我看来这些体力工人是最早不戴口罩的群体。他们中很多人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很有自信,而且觉得在户外堆砖头比在室内办公空气通风好,得病几率低。但现在很多大企业还是要求每周自测,即使政府真不要求测了,测出来阳性的工人必须在家隔离一周。 我夫人的海上油田受疫情波及很大,在油井这样的密闭环境里一旦有一个人是阳性,等于所有人都是阳性,而石化企业一旦运转是不可以中断的,出问题带来的成本很高。但大多数工人自己觉得身体没问题,而且轻症和无症很高,除非是天天自己捅,仅仅凭身体反应是无法判断阳性与否。

这里插一句,现在包括自测和 PCR,对于奥米克荣的判断率并不高,官方称是 60%,实际上看只有 30%,能不能被测出阳性已经是玄学了。比如,有很多现场工人,在试验对他们每天测试后,出现一次阳二次三次阴,第一天阴第二天阳第三天阴,这让社会上很多人对新冠测试毫无信心,觉得只能做个参考吧。我看见加拿大方面的同事表示那里的政府认为大家每次测试要至少捅三次,但加拿大发自测盒的普遍程度又不如英国,大概每天每户只能领到两次测试的用量,所以实际上无法操作。

制造和设计行业对人工短缺的解决方法是上超高度自动化。因为英国国内需要堆人工流水线的组装行业很少了,自动化可以覆盖的程度理论上可以很高,我们内部认为理论上高到现在雇佣的人 80% 可以裁掉也不影响。很多系统是已经调试很久了,但疫情前只在节假日上线, 怕普及开来后难免会被大老板问,“既然自动化跑得那么流畅,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你们统统都裁掉 ?” 我们现在知道,业内一位同行,先锋性的把 3000 人的规模减少到了 140,产出短期看不受影响,大家得知后都是两股战战啊。

最惨的是医护行业。一边是因为疫情造成减员,现在大概全英国的医护人员有一半正在得新冠。 和其它行业已经对得不得新冠无所谓的态度不同,医生得了新冠是一定要在家隔离不能去上班的,这就造成医疗行业缺编非常厉害。没有医生造成看病难,很多人现在看不上病,因为诊所不收新病人,而且急诊送进去等七八个小时是正常的。新冠对其它普通疾病造成的医疗延误目前还在增加,积累下来的病例大概要几年才能解决。 不谈公立医疗,现在连 1000 英镑门诊一次的私立医疗都看不上,一是因为排队的人多,二是因为医生们都佛系了,一个个请假辞职跳槽。

不过因为我是有慢性病,又有不少同学做医生和药品,对医疗行业比较关注。大多数英国人不那么关注医疗。英国不是仅对新冠是共存态度,而是对大部分疾病都是如此,只要不影响生活质量就不进行过度治疗。我倒是觉得这不是英国政府的全责,而是民间和科学界长期以来的舆论就是这样。这里癌症病人自己都不愿意治疗,觉得与其躺病床上奄奄一息不如乘能跑能跳的时候开心每一天。放大了说,不仅仅是疾病,很多生活中的问题,现代英国人的态度也是共存态度,如果解决问题本身会影响生活质量,那就不如不解决问题,过好眼下每一天,能用能凑合就行。

我上个月和邻居老太聊了一下,从她口中得知,英国在二战后每隔十到十五年就会有一次大流感,最近一次是在 1990 年。在每一次流感疫情间,医护和患者的死亡率确实是比这次新冠还高,得知这点我还是很震惊的,事后去查了查 wikipedia 好像确实如此!邻居老太表示这么几十年都熬过来了,而且 90 年后再没有大型的流感爆发,新冠死亡的比率还不如她年轻时经厉过的流感,说明社会还是向着进步的方向发展的,没什么好怕,而她一个 87 岁的老太都不怕我们这些年轻人有啥好怕的?

我后来出于好奇查了些资料,又和医疗行业的同学聊了聊,觉得英国现在对疫情的应对措施可能真的是基于 90 年的大流感。90 年流感爆发后,当时还是梅杰当首相的政府组织了应对下一次大流行的研究。基于英国人的拖沓尿性,这个工作 94 年立项,拖到 98 财年才全面开始,布莱尔末期才成型 ,当时是想着拿预测中 2010 前后可能到来的大流行试运行一下。但 2010 到 2012 奥运周期,英国没有爆发大流行,可能是因为就是没有,或者可能是因为方案中某些基层的措施起效了在早期就遏制了大流行,没找到什么后续研究,没官方对外的下文。2016 年时,苏格兰和威尔士的地方公共卫生部门以这个模型作为基础应对 2017 冬季可能出现的中小规模流感疫情,但好像流感又没爆发……

也许是长期的社会文化,也许是真被疫情搞得麻了,我觉得大多数英国人现在不仅仅是对疫情,连带对生活和对工作的态度已经全面佛系了。夫人每次开视频会议时,大概都有三分之一的同事正在得新冠。现在绝大多数英国人,可以说百分之九十几吧,得了新冠确实没有任何症状,发烧流鼻涕已经算重的。因为不像中国动不动能大数据追查,大部分人是想不通自己怎么被传染的,所以大伙已经完全不在意自己有没有被传染了。我们华人,还有印度人及一部分东南亚裔,对疫情和个人健康可以说是英国各群体中普遍最重视的了。但即便如此,我们在伦敦和曼彻斯特等大城市的华人朋友全都被感染过至少一次,大部分人想不通在已经非常注意的情况下如何被感染的。我们行业里面很多印度和拉美地区的员工是很惨的,在上一轮印度变种和拉美变种流行时,他们所有人在老家都有亲人死亡。印度同事中死全家真的不少见,同组的两位印度码农,一个是父母加姐姐死了,一个更惨,父母姐妹兄弟和侄子外甥全挂,天天接死讯到最后已经麻木了,徒留恐慌。他二人对防御疫情极为重视,坚持居家决不出门,润到乡下小院,孩子不敢送学校让老婆辞职在家教,除了送吃喝用品不接触外人,但最后还是阳性,所以他们不明白 wtf。

但反之,身边还有很多人是完全相反的例子,天天和外界接触,从未被感染。我夫人的一个上司就是,从亚洲回来,疫情期间不停的出差,坚持来办公室,餐馆照去。这位上司也是奇人,他就是想测试一下哪个环节最容易被感染,但从未得病,从未阳性。英国这里最近出了个新闻报告,说一项 2000 名志愿者的实验显示,大概人群中有 15% 是永远不会得新冠的,把高浓度的病毒培养液滴进他们的鼻孔和喉咙也不引发任何感染! 神奇不神奇? 厉害不厉害?上次讨论到新冠人造论时,周围一群英国人都倾向认为新冠不是人造的,就是自然界的大筛选器,resistance is futile, we merely delay the inevitable,嗯,天启,天启。对抗天启也许会成功,但代价………… 所以一众理工人里不少最近变得神神道道的。

总之呢,大家更关注活在当下,对事业等身外之物佛上加佛。比如朋友所在 IT 大厂的女 CFO,决定辞职回家奶孩子,再也不出来工作了。 帮我们家修栅栏的师傅说现在招不到小伙子帮忙,之前在带的几个经常翘班不来,他也没办法。我的牙医一周上班两天,她觉得像以前那么努力工作没意思。我牙医的秘书一周上三天班,每次上班四小时,要想打通电话约一次看牙犹如过蜀道上青天那么难。世界前 100 强,办公室一周只开三天。咖啡店的老板主动关门不想做生意了,觉得以前赚得钱下半辈子省着用也够了。还有印度工程师,疫情前是干两份工作的拼命三郎,现在辞职了去开 Amazon 快递,而且每天只跑一趟,加钱也不多跑。对门家的一户女土豪,因为疫情期间学校经常停课,她自己在家教了几个月,后觉得学校教的内容毫无意义,两个女儿干脆不用上学了在家录视频做美妆网红,有空时帮她打理下生意,就挺好。

至于疫苗。周围普遍三针辉瑞和莫代纳,但依旧感染多次的例子不在少数。大家对疫苗的意见是确实管用,但也就管一两个月。至于轻症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疫苗带来的保护,可能是因为病毒变温和了,可能是自己得过病后获得天然免疫力了,哪一个是真正的主因,不知道,也懒得知道。

知乎用户 王尔东​​ 发表

坐标纽约,这里已经基本开放,和疫情前差不多了,实现了和病毒的共存,也就是国内说的躺平。

但是所谓的躺平,共存,还是要说明一下:

  1. 这是建立在大部分人已经打完三针疫苗的基础上。没有疫苗凭证,不得进入室内的娱乐场所。比如篮球场,音乐厅,会议中心等等。这是我们去卡内基音乐厅时,进门要查疫苗证然后要强制带口罩。除了吹长笛,小号的,其他人包括所有的观众,都带口罩。我有不到 2 分钟,口罩露出了鼻子,工作人员立刻过来提醒我。

2. 当地学校政府发了十多管 Covid 抗原检测包。有个喉咙疼,发烧的,就拿一根测测。如果是两条杠的,直接去附近的药店拿药,不需要交钱。免费的或者是保险包了,不清楚。抗原检测包用完,可以去当地的市政厅拿,免费的。

3. 去年年底,单位要求所有人打疫苗。不打疫苗的就辞退。这是死命令,很多人因此退休或离职。我们组的一个工人,以前是坚决反对打疫苗,觉得稀宗是中国派来推进美国社会主义的。他在截止日的前一天,乖乖的去扎了一针。

4. 医院对重症 Covid 治疗效率很高。我前老板的老婆是十多年的癌症病人,各种慢性病。上上星期得了 Covid 的奥密克戎变体,症状非常严重。Covid 的口服药没用,以为快不行了。然后直接进了医院 (不是 ICU), 打了两天的 Convalescent plasma therapy,第三天出院,第五天恢复,一星期转阴。

5。 四月初开始,我们开始去实验室上班。每个办公室配备了消毒剂,洗手液。每天下班前,要求擦干净桌子椅子再走。

室内聚会已经对所有打过疫苗的人完全开放。这群孩子里估摸着有一半都是在前两年得过 Covid,他们都打了两剂疫苗,现在大家愉快得聚餐。

所以打疫苗,才是国外共存,躺平的基础。疫苗开发之前的 2020-2021,美国一片拉胯,我们待在家里,非必要不出门。在疫苗刚开发出来的那几个月,那些政治家们都出来打疫苗,说他们是作秀也好,是抢疫苗也好,客观上让大家不那么顾忌。联系最近的所有上海重症,都是未接种疫苗的新闻,确实魔幻。

知乎用户 nesmto​ 发表

一、几个美国普通人的故事

原标题:First They Got Long Covid. Then, It Made Them Homeless

他们患上新冠后遗症,随后就无家可归了

It’s estimated that millions of Americans have developed chronic illness as a result of Covid-19 infection. For some — especially those in the gig economy — it’s made them unable to support themselves

据估计,由于新冠感染,数百万美国人患上了慢性疾病。对于一些人来说,特别是那些在零工经济中的人,这让他们无法养活自己。

原文链接:Long Covid’s Cruelest Symptom: Homelessness - Rolling Stone

Cold weather is brutal for Wendi Taylor. After living with long Covid for two years, she knows that when the temperature drops, the pain and discomfort increases. This is especially true because of the severe arthritis in her hands, which only developed following her initial Covid-19 infection.

寒冷的天气对温迪 · 泰勒来说是残酷的。在患有新冠后遗症两年来,她知道当温度下降时,疼痛和不适会增加。这尤其正确,因为她手中的严重关节炎是新冠后遗症。

Taylor, who lives in Houston and is among the estimated millions of Americans living with long Covid, says that doing dishes during cold weather is probably the hardest part about living in the makeshift cabin she built from tarps and an 8×8 metal pop-up awning frame she found in the garbage.

住在休斯敦的泰勒,是数百万有新冠后遗症美国人中的一员。在她用防水布和她在垃圾中发现的 8 英尺 ×8 英尺框架建造的临时小屋中生活时,寒冷的天气里洗碗可能她最困难的时间。

“I heat water on the stove, but when it’s below freezing, it cools down quickly, and contact with the water causes extreme pain in my hands,” says Taylor. “It feels like being burned and smashed with a sledgehammer at the same time, and takes a long time for the pain to stop. Even just going outside can cause my hands to turn red and swell and have pain like that. It has made me curl up on my bed and cry more than once.”

“我在炉子上加热水,但是当温度低于冰点时,它会迅速冷却下来,与水接触会导致我的手极度疼痛,” 泰勒说。“感觉就像同时被大锤烧伤和砸碎,疼痛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停止。即使只是出门也会导致我的手变红,肿胀,疼痛。病痛让我蜷缩在床上,不止一次地哭泣。

At the foot of her twin mattress, atop a small table, sits a small green camping stove she uses both to cook and heat her 64-square-foot living space. A row of plastic storage cabinets is situated at the head of her bed. “Arranging it this way leaves room in the center to sit in a folding chair, or stand up to change clothes, or set groceries down when I come in from the store,” Taylor explains.

在她的双床床垫脚下,在一张小桌子上,坐着一个小的绿色野营炉,她用它来做饭和加热她 64 平方英尺的生活空间。一排塑料储物柜位于她的床头。“以这种方式布置,可以在帐篷中心留出空间,让我坐在折叠椅上,或者站起来换衣服,或者在我从商店进来时整理物品,” 泰勒解释说。

After riding out last year’s historic ice storm — which left at least 246 Texas residents dead — in a previous camp, when Taylor found out about the major winter storm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month, she went in prepared. She reinforced the tarps that function as the walls of her cabin, and ensured that the poles of its frame were firmly anchored into the ground.

在在之前的一个营地里,经历了去年的历史性暴风雪之后 (造成至少 246 名德克萨斯州居民死亡)。当泰勒在本月初发现冬季大风暴来临时,她做好了准备。她加固了作为小屋墙壁的防水布,并确保其框架的杆子牢固地固定在地面上。

One of Taylor’s biggest concerns this time was having the propane she needed to operate her stove. “Power outages matter little to me, but ‘they’ will buy all the propane if their electric heat goes off,” Taylor, 41, tells Rolling Stone, referring to housed individuals. “This is one of the biggest issues we face: Supplies we depend on daily become unavailable when they’re hoarded for emergencies.”

泰勒这次最大的担忧之一是炉子所需的丙烷。“停电对我来说无关紧要,但如果他们的电取暖无法工作,‘他们’会购买所有的丙烷,”41 岁的泰勒告诉_滚石_。“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我们每天囤积以备不时之需的物资在紧急时可能变得不可用。

Fortunately, 2022’s storm ended up being far less severe than the one in 2021. Instead of having to go weeks without propane, stores near Taylor’s camp in Houston were restocked within days. “That made it far easier to stay warm,” she explains. “I could just hole up inside and avoid opening the door at all, for the most part.”

幸运的是,2022 年的风暴最终远没有 2021 年的那么严重。不像之前那样缺货几周,泰勒在休斯顿营地附近的商店在几天内就补充了库存。“这使得保持温暖变得容易得多,” 她解释道。“在大多数情况下,我可以钻进里面,完全避免打开门。

This isn’t what Taylor’s life was like prior to Covid-19. In fact, things were starting to look up during the first week of March 2020. She was working steadily as a day laborer in construction and landscaping in the Houston area, and was living in an extended-stay motel, saving up to get an apartment. “I was one paycheck away from being able to do so when I got sick,” Taylor says, noting that her first Covid-19 symptoms (a sore throat, fever, and hacking cough) began on March 7.

然而,这不是泰勒在 Covid-19 之前的生活。事实上,在 2020 年 3 月的第一周,情况开始好转。她在休斯敦地区的建筑和园林绿化部门担任临时工,并住在一家长期住宿的汽车旅馆里,努力攒钱买一套公寓。“当我生病时,我离实现目标只差一次薪水,” 泰勒说,并指出她的第一个 Covid-19 症状(喉咙痛,发烧和咳嗽)始于 3 月 7 日。

Although Taylor still felt run-down weeks later, she wasn’t initially alarmed by her lengthy convalescence: After all, it took her several months to recover after she contracted the H1N1 flu in 2009. “I figured this would be the same kind of thing,” she says. “Lots of comparisons were being made to that pandemic.” But nearly two years later, Taylor is still sick.

虽然泰勒几周后仍然感到疲惫不堪,但她最初并没有对她漫长的康复感到震惊:毕竟,在 2009 年感染 H1N1 流感后,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康复。“我以为这也会是同样的事情,” 她说。“人们正在与那场大流行进行大量比较。但近两年后,泰勒仍然感到不适。

“One day I saw a list of ‘common’ long Covid symptoms that numbered over 200 — and I’ve had most of them,” she says, noting that like many people living with long Covid, her symptoms are neither consistent nor constant, varying in combination and intensity over days and weeks.

“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份’常见’新冠后遗症症状清单,数量超过 200 种 - 我有过其中的大部分,” 她说,并指出像许多患有长期新冠后遗症的人一样,她的症状既不一致也不恒定,在几天和几周内的组合和强度各不相同。

And while fatigue, rashes, and neurocognitive issues are among her most persistent and disruptive symptoms, it’s the severe, sudden-onset arthritis that makes coping with daily life the hardest. “Because my hands are particularly affected, I had to learn new ways of doing simple tasks like tying my shoes or buttoning clothes,” she explains. “And since [getting Covid], I haven’t been able to work for more than a day or two at a time.”

虽然疲劳,皮疹和神经认知问题是她最持久和最具破坏性的症状之一,但严重的突发性关节炎使应对日常生活变得最困难。“因为我的手受到的影响特别大,我不得不学习新的方法来完成简单的任务,比如系鞋带或扣衣服,” 她解释道。“自从感染新冠以来,我一次工作的时间没法超过一两天。

Without an income, Taylor had no choice but to move out of the motel and into a tent behind the dumpster of the local doughnut shop. She estimates that over the course of the spring and summer of 2020 she stayed in at least two-dozen different places, ranging from a cardboard box to friends’ couches to motel rooms.

没有收入,泰勒别无选择,只能搬出汽车旅馆,搬到当地甜甜圈店垃圾箱后面的帐篷里。她估计,在 2020 年春季和夏季,她至少住在二十几个不同的地方,从纸板箱到朋友的沙发再到汽车旅馆的房间。

By the fall of 2020, the constant moving was too much for Taylor, so she built the first of her longer-term camps. “At that point, my neurological symptoms were getting progressively worse and, in retrospect, I think I was subconsciously building a place to die,” she says.

到 2020 年秋天,不断的搬迁对泰勒来说太多了,所以她建造了她的第一个长期营地。“在那一刻,我的神经症状越来越严重,回想起来,我认为我正在下意识地建造一个死亡的地方,” 她说。

Taylor has spent the past year living in her makeshift cabin under a sprawling oak tree on a dead-end street near the Astrodome. “I’m basically a hermit these days,” she says. “Covid trashed my immune system, so I mostly keep to myself and stay at my camp as much as possible.”

在过去的一年里,泰勒一直住在 Astrodome 附近一条死胡同里,一棵巨大的橡树下的临时小屋里。“这些天我基本上是一个隐士,” 她说。“新冠破坏了我的免疫系统,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独居,并尽可能多地留在我的营地。

But Taylor is one of many people whose Covid-19 infection morphed into a chronic illness that unraveled their lives: first taking their health, then their financial stability. For some, the multiple burdens of living with long Covid resulted in losing their housing. And for at least one person, long Covid was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events that ended in their death.

但泰勒是众多新冠感染演变成慢性疾病的人之一,这种疾病破坏了他们的生活:首先要夺走他们的健康,然后是他们的财务稳定。对于一些人来说,与长期新冠后遗症一起生活的多重负担导致他们失去了住房。对于至少一个人来说,长期新冠后遗症是以他们死亡告终的一系列事件中的第一个。

“We are only beginning to scratch the surface of [understanding] the effects of long Covid on folks’ financial well-being — including their housing security, or lack thereof,” says Megan Ranney, M.D., the associate dean for strategy and innovation at Brown University, and co-leader of the School of Public Health’s Long Covid Initiative. “Unfortunately, for much of America, living with long Covid is enough to put folks over the edge financially, with very limited safety nets.”

“我们才刚刚开始触及 [理解] 长期新冠后遗症对人们财务状况的影响的表面 - 包括他们的住房保障,或缺乏住房保障,”他说。梅根 · 兰尼,医学博士布朗大学战略与创新副院长,公共卫生学院联合负责人长期新冠倡议.“不幸的是,对于美国大部分地区来说,长期新冠后遗症足以使人们在经济上处于边缘,安全边际非常有限。

One thing we do know about long Covid is that it encompasses a wide range of symptoms and severity. So while some people living with long Covid are able to continue working without a problem, others — especially those with physically demanding gig-economy jobs — don’t have that option.

关于长期新冠后遗症,我们确实知道的一件事是它包含广泛的症状和严重程度。因此,虽然一些长期新冠后遗症的人能够毫无问题地继续工作,但其他人 - 特别是那些对体力要求很高的零工经济工作的人 - 没有这种选择。

“Our country does not do a great job of supporting people in ways that allow them to continue to work and take care of their families while living with chronic medical conditions,” Ranney explains. “There’s obviously a knock-on effect: If you can’t work and can’t get disability, at some point you’re going to lose your house.”

“我们的国家在支持人们方面做得并不好,使他们能够在患有慢性疾病的情况下继续工作并照顾家人,” 兰尼解释说。“这显然是一种连锁反应:如果你不能工作,不能认定为残疾,在某个时候你会失去你的房子。

Last August, in a Missouri state park about an hour north of Kansas City, Amanda Finley was starting a campfire, getting ready to heat a frozen meal for a late dinner, when her phone buzzed around 9 p.m. It was a text from her friend Ashlee Bryant, who went by Jake. “I’m about to break,” he wrote. “Broke, homeless, I weigh 92 lbs, in more pain than I thought was possible. My life’s ruined.”

去年八月,在堪萨斯城以北约一小时车程的密苏里州立公园里,阿曼达 · 芬利(Amanda Finley)正在点燃篝火,准备为晚餐加热冷冻餐,这时她的手机在晚上 9 点左右嗡嗡作响。这是她的朋友阿什莉 · 布莱恩特(Ashlee Bryant)发来的短信。” 他写道:“坏了,我无家可归,体重 92 磅,比我想象的更痛苦。我的生活被毁了。

Though she was keenly aware of the severity of his condition, this update hit Finley hard. They had both been living with long Covid for more than a year, but his health began to rapidly decline when he developed pneumonia in May 2021, and spent most of the month on a ventilator. His clothing — purchased when he was at his normal weight of 170 pounds — no longer fit his emaciated frame. “It was like watching a train wreck in very slow motion,” Finley says. “And this was preventable.”

虽然她敏锐地意识到他病情的严重性,这条消息对芬利造成了沉重打击。他们都患有长期新冠后遗症一年多,但是当他在 2021 年 5 月患上肺炎时,他的健康状况开始迅速下降,并且整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在呼吸机上度过。他的衣服——在他正常体重 170 磅时购买的——不再适合他消瘦的身材。“这就像在非常慢的动作中观看火车失事一样,” 芬利说。“这是可以预防的。

Less than three weeks after sending that text, Bryant died in a Beaumont, Texas, hospital at the age of 40, with his fiancee, Carrie Savage, by his side.

在发送该短信不到三周后,阿什莉 · 布莱恩特在德克萨斯州博蒙特的一家医院去世,享年 40 岁,他的未婚妻凯莉 · 萨维奇(Carrie Savage)在他身边。

“One day I saw a list of over 200 ‘common’ long Covid symptoms — and I’ve had most of them.”
“有一天,我看到了 200 多种’常见’长 Covid 症状的列表 - 我有过其中的大部分。

“It wasn’t supposed to be like this,” Savage, 40, tells Rolling Stone. “That day [he died] he told me he wasn’t ready to leave me. We were supposed to spend the rest of our lives together. I hate Covid. I hate what it took from me.”

“不应该是这样的,”40 岁的萨维奇告诉_滚石。_“那天(他死了),他告诉我他还没有准备好离开我。我们本应一起度过余生。我讨厌新冠,我讨厌它从我身上拿走的东西。

Prior to the pandemic, Bryant and Savage were living in a comfortable two-bedroom trailer in Vidor, Texas. He worked as a bartender, and took side jobs installing flooring. She worked as a server at a local restaurant. When he wasn’t on the clock, Bryant always managed to find people who needed help — whether it was a neighbor whose car wouldn’t start, or communities on the Gulf Coast cleaning up after the most recent hurricane. Savage often joined him. “Jake was very active, and liked fishing,” Savage says. “He always had this goofy-ass smile on his face, and loved making people laugh. Anybody who met him liked him.”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布莱恩特和萨维奇住在德克萨斯州维多尔的一个舒适的两居室拖车里。他是一名调酒师,并承担了安装地板的副业。她在当地一家餐馆担任服务员。当他不忙时,科比总是设法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 无论是汽车无法启动的邻居,还是飓风后清理墨西哥湾沿岸的社区。萨维奇经常加入他的行列。“杰克非常活跃,喜欢钓鱼,” 萨维奇说。“他脸上总是挂着傻乎乎的笑容,喜欢逗人发笑。任何见过他的人都喜欢他。

Then in March 2020, Bryant and Savage both lost their jobs. A month later, Bryant tested positive for Covid-19. Initially, they lived off their unemployment benefits and savings, but by October 2020, they could no longer pay their rent. To make ends meet, Bryant worked odd jobs in construction, and they took out a small loan on their car. That still wasn’t quite enough, so they both did some landscaping work in Louisiana — that is, until Bryant contracted Covid again in November 2020. And this case was more severe than his first.

然后在 2020 年 3 月,阿什莉 · 布莱恩特和萨维奇都失去了工作。一个月后,科比经检测呈新冠阳性。最初,他们靠失业救济金和储蓄生活,但到 2020 年 10 月,他们再也无法支付房租。为了维持生计,科比在建筑行业打零工,他们借了一小笔钱买车。这还不够,所以他们都在路易斯安那州做了一些景观美化工作 - 也就是说,直到阿什莉 · 布莱恩特在 2020 年 11 月再次感染了新冠。这次感染比他的第一次感染更严重。

With Bryant now physically unable to work, and no money for rent, he and Savage moved out of their trailer and into their car — a 20-year-old four-door Chevy Impala — at the end of November. “Jake would say things like, ‘You know, it’s not going to be that bad,’ because he was always trying to be optimistic,” says Savage. “Every time I felt like we had no options, he would always say, ‘It’ll work out somehow.’”

由于阿什莉 · 布莱恩特现在身体无法工作,也没有房租,他和萨维奇在 11 月底搬出了他们的拖车,住在车里面——一辆 20 岁的四门雪佛兰黑斑羚。“杰克会说这样的话,‘你知道,情况不会那么糟糕,‘因为他总是试图保持乐观,” 萨维奇说。“每次我觉得我们别无选择时,他总是会说,‘它会以某种方式解决。

But by Jan. 1, 2021, Bryant had developed pneumonia and his health began declining fast. ”Having to stay in our car — that’s what really made him go downhill,” Savage explains. “Last year, Texas had a very hardcore winter. And it just happened to happen when we were staying in our freaking car. I could not believe how cold it got.”

但到 2021 年 1 月 1 日,阿什莉 · 布莱恩特患上了肺炎,他的健康状况开始迅速下降。“不得不呆在我们的车里 - 这才是真正让他身体走下坡路的原因,” 萨维奇解释道。“去年,德克萨斯州度过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冬天。它只是碰巧发生在我们呆在我们破旧的车里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它有多冷。

With Bryant’s health worsening, and some financial help from family and friends, the couple lived in a series of hotels from mid-February until they received some long-overdue unemployment back-payments in April. “We also had a little help that allowed us to get into housing again,” Savage notes, “but by April, Jake was in very, very bad shape.”

随着阿什莉 · 布莱恩特的健康状况恶化,家人和朋友提供一些经济帮助,这对夫妇从二月中旬开始住在一系列酒店里,直到他们在四月份收到一些迟来的失业补发金。“我们也得到了一些帮助,使我们能够再次进入住房,” 萨维奇指出,“但到四月份,杰克的状态非常非常糟糕。

Prior to the pandemic, Nathan Barse was a preschool teacher in Seattle. But after Covid-19 infections in March and November 2020 left him with long Covid — including debilitating exhaustion, pain and pressure in his ears, and constant tinnitus — he no longer had the stamina required to return to teaching. Unable to pay his rent in Seattle, Barse moved back to his home state of Idaho, and has been staying with different friends and family members until they tell him that it’s time to move on. “I have until the first of March to find a place to live,” Barse, 45, tells Rolling Stone. “So again, [I’m] on the verge of being homeless.”

在大流行之前,Nathan Barse西雅图的一名学前教师。但是,在 2020 年 3 月和 11 月的新冠感染使他患有长期后遗症之后 - 包括虚弱的疲惫,耳朵疼痛和压力以及持续的耳鸣 - 他不再具有恢复教学所需的耐力。由于无法支付他在西雅图的房租,Barse 搬回了他的家乡爱达荷州,并一直与不同的朋友和家人住在一起,直到他们告诉他是时候继续前进了。“我必须在三月一日之前找到一个住的地方,”45 岁的 Barse 告诉_滚石。_“所以,[我] 再次处于无家可归的边缘。

And though Barse is eager to find at least part-time work, he’s concerned that his lack of endurance and frequent long-Covid symptom relapses may make it difficult, or even impossible, to hold onto a job. “I have a lot of anxiety about that,” he says. “One of my worst fears is that I will go through the effort of getting a job, and end up liking it just in time to get sick again with Covid or another relapse, be out of work for a week or two, and then get fired from a job that I actually wanted.”

尽管 Barse 渴望找到至少兼职工作,但他担心自己缺乏耐力和频繁的后遗症症状复发可能会使他难以甚至不可能保住工作。“我对此感到非常焦虑,” 他说。“我最担心的事情之一是,我会努力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但再次因新冠或其他复发而生病,失业一两个星期,然后被解雇,失去我真正想要的工作。

Others living with long Covid share Barse’s concerns about returning to work — also questioning whether they have the stamina to make it through a day at the office, and worried about living up to their manager’s expectations. And it doesn’t help that it’s still unclear how employers will handle requests for reasonable accommodations through 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 (ADA).

其他长期患有长期新冠后遗症的人也分享了 Barse 对重返工作岗位的担忧 - 也质疑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耐力在办公室度过一天,并担心不辜负经理的期望。目前尚不清楚雇主将如何通过 “美国残疾人法案”(ADA)处理合理便利的请求。

Although long Covid can qualify as a disability under the ADA, the application of the law and its protections are determined on a case-by-case basis by a person’s employer. “Employers may have more leeway here, as they traditionally have been given discretion to determine which job functions are essential,” Elizabeth Pendo, JD, a professor of law at St. Louis University and an expert on employment-and-disability law, ef="https://www.rollingstone.com/culture/culture-features/long-covid-19-office-disability-1237587/">told Rolling Stone in October.

虽然根据 ADA,长期新冠后遗症可以有资格成为残疾,但法律及其保护措施的适用范围由个人的雇主根据具体情况确定。“雇主在这里可能有更多的回旋余地,因为他们传统上被赋予了自由裁量权,以确定哪些工作职能是必不可少的,” 伊丽莎白 · 彭多,法学博士,圣路易斯大学法学教授,就业和残疾法专家,ef="https://www.rollingstone.com/culture/culture-features/long-covid-19-office-disability-1237587/"> 十月份告诉滚石。

But if the challenges people living with other chronic conditions — like 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ME/CFS), fibromyalgia, and chronic lyme disease — have faced attempting to get workplace accommodations are any indication, those living with long Covid are in for a bumpy ride. “The disability system in this country has been slowly eroding for a long time now,” says Emily Taylor, vice president of advocacy and community engagement for #SolveME — a research and advocacy organization focused on ME/CFS and other long-term chronic illnesses — and a senior staffer at the Long Covid Alliance. “I, as an ME/CFS advocate, want to apologize to all the long-Covid folks and say, ‘If we had made more progress, you would be in a better place right now.’”

但如果考虑患有其他慢性疾病的人 - 如肌痛性脑脊髓炎 / 慢性疲劳综合征(ME / CFS),纤维肌痛和慢性莱姆病 - 都面临过试图获得工作场所照顾的困难,那些患有长期新冠后遗症的人会经历一段颠簸的旅程。“这个国家的残疾人系统已经慢慢腐化了一段时间,” 倡导和社区参与副总裁 Emily Taylor 说。#SolveME— 一个专注于 ME/CFS 和其他长期慢性疾病的研究和宣传组织 — 以及长期新冠联盟.“作为 ME / CFS 的倡导者,我想向所有长期新冠后遗症的人道歉,并说,‘如果我们取得了更多进展,你现在会处于一个更好的位置。"

“One of my worst fears is that I will go through the effort of getting a job just in time to get sick again.”
“我最担心的事情之一是,我会努力找到一份工作,但会再次生病。

Unaccommodating employers aside, the underlying problem is that people with long Covid and other chronic conditions have no choice but to navigate a system that wasn’t designed to include them. “Some of the [existing] disability structures have been helpful, but the challenge is kind of like a square-peg-round-hole situation,” she explains. “You’re trying to squeeze a person with ME/CFS, long Covid, or other invisible illnesses into the disability holes that are defined for people with more visible disabilities.”

撇开不适应雇主不谈,潜在的问题是,患有长期新冠后遗症和其他慢性病的人别无选择,只能试图适应一个对他们不友好的系统。“一些 [现有的] 残疾辅助措施是有帮助的,但挑战有点像方形钉圆孔的情况,”她解释说。“你正试图将患有 ME / CFS,长期新冠后遗症或其他隐形疾病的人放入为具有更明显残疾的人定义的框架中。

And with an estimated 56 percent of Americans living paycheck to paycheck, and 47 percent having no formal savings plan, experiencing a loss of income without personal or social safety nets can be financially devastating. This is especially evident among workers in the gig economy.

估计为 56% 的美国人靠薪水生活,以及 47% 的人没有正式的储蓄计划,在没有个人或社会保障的情况下经历收入损失可能会在经济上造成毁灭性打击。这在零工经济中的工人中尤为明显。

While it’s unclear exactly how many Americans depend on these short-term contracts and/or freelance jobs to make a living, according to a December 2021 report from MBO Partners, the overall number of independent workers increased by 34 percent during the first year of the pandemic, jumping from 38.2 million in 2020 to 51.1 million in 2021.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美国人依靠这些短期合同和 / 或自由职业者工作谋生,MBO Partners 2021 年 12 月报告,在大流行的第一年,独立工作者的总数增加了 34%,从 2020 年的 3820 万跃升至 2021 年的 5110 万。

Those numbers didn’t include Bryant’s friend Amanda Finley, who made the decision to stop taking delivery-gig jobs after she got Covid-19 in March 2020. “I know this was a personal choice, but I thought, ‘Oh, my god, I can’t work if I’m dead, [or] if I get something else on top of this,’ ” she explains. “Plus, I didn’t know how long I’d be contagious, and I wasn’t going to give [Covid-19] to someone else.”

这些数字不包括布莱恩特的朋友阿曼达 · 芬利(Amanda Finley),她在 2020 年 3 月感染新冠后决定停止从事送货工作。“我知道这是个人的选择,但我想,‘哦,我的天哪,如果我死了,我就不能工作,或者如果我在上面得到其他东西,'” 她解释道。另外,我不知道我会传染多久,我也不会把新冠传染给别人。

An anthropologist with training in archeology — and a former life as an opera singer with the St. Louis Symphony Orchestra — Finley, 45, tried to find a way to make a living without exposing herself, or anyone else, to Covid. “I started teaching online STEM classes for kids, but it wasn’t enough,” she says. “And this really gets to the crux of why long Covid has impacted so many people: When you are working in a gig position, you don’t have benefits. You work, or you go homeless and you go hungry. It’s almost predatory the way that we rely on these people to literally put their lives on the line.”

45 岁的芬利是一位受过考古学训练的人类学家,以前曾在圣路易斯交响乐团(St. Louis Symphony Orchestra)担任歌剧演唱家,她试图找到一种在不让自己或其他任何人感染的情况下谋生的方法。“我开始为孩子们教授在线 STEM 课程,但这还不够,” 她说。“这确实触及了为什么新冠后遗症长期影响了这么多人的症结所在:当你在零工职位上工作时,你没有福利。

你工作,或者你无家可归,你挨饿。

这几乎是掠夺性的,将他们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Researchers have come to similar conclusions about the gig economy. For example, a paper published in JAMA Cardiology in February 2022 argues that working in the gig economy should be considered a social determinant of health. Along the same lines, a report by the 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 and the Urban Institute, also published this month, found that because gig workers lack the benefits and protections associated with traditional full-time jobs, it could put their health and well-being — as well as their family’s — at risk.

研究人员对零工经济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例如,发表在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4985492/">2022 年 2 月的 JAMA 心脏病学认为在零工经济中工作应该被认为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 沿着同样的思路,一个罗伯特 · 伍德 · 约翰逊基金会和城市研究所的报告本月还发现,由于零工工人缺乏与传统全职工作相关的福利和保护,这可能会使他们的健康和福祉 - 以及他们的家人 - 处于危险之中。

This was the case for Finley, who lost her home on July 31, 2020. “It wasn’t an eviction,” Finley explains. “They didn’t renew my lease. And there’s no way you can fight that: It’s the end of a business contract.” She temporarily moved into a friend’s basement, and continued to bounce between friends’ houses until May 2021, when she got Covid for the second time. At that point, she was staying with a friend who had four children — all unvaccinated — and grew increasingly fearful of getting sick again, or making anyone else sick. That’s when Finley started camping as much as possible.

芬利就是这种情况,她于 2020 年 7 月 31 日失去了住所。“这不是驱逐,” 芬利解释说。“他们没有续签我的租约。你无法与之抗争:这是商业合同的终结。她暂时搬进了朋友的地下室,并继续在朋友的房子之间辗转,直到 2021 年 5 月,她第二次感染了新冠。那时,她和一个有四个孩子的朋友住在一起 - 都没有接种疫苗 - 并且他们越来越害怕再次生病,或者让其他人感染。

就在那时,芬利开始尽可能多地露营。

By August 2021, she was camping full time, living in a tent at Weston Bend State Park. Finley had been going on camping trips there for 26 years, and refers to the park — with its sweeping views of the Missouri River — as her “happy place.” “Even though [moving into a tent] sounds like a rather ridiculous option, I just couldn’t keep getting sick again and again,” she explains. “I didn’t want anybody breathing my air. And actually, I quite like camping. I’ll gladly take the turkeys over the humans.”

到 2021 年 8 月,她开始全职露营,住在韦斯顿本德州立公园的帐篷里。芬利已经在那里露营了 26 年,并称这个公园 - 密苏里河一览无余的景色 - 是她的 “快乐之地”。“尽管[搬进帐篷] 听起来像是一个相当荒谬的选择,但我不能一次又一次地生病,”她解释道。“我不想让任何人呼吸我的空气。

实际上我更想填饱肚子,而不是去社交。

But as the leaves turned, so did Finley’s health. “It just got too cold,” she says. “It started snowing in October, and by the end of the month I had pneumonia again. And that’s when the campground’s bathrooms are locked until they open again in the spring. It got to the point where camping was no longer a feasible option.”

但随着树叶的脱落,芬利的健康也随之改变。“天气太冷了,” 她说。“十月份开始下雪,到月底,我又得了肺炎。那时,露营地的浴室被锁上了,直到它们在春天再次开放。它已经到了露营不再是一个可行选择的地步。

So starting in November, Finley embarked on another leg of her tour of friends’ couches, spare rooms, and basements, while applying for spots in different apartments. But if it gets to the point where she no longer thinks this living arrangement is safe, she hasn’t ruled out a return to her tent. “If I had to, I would,” she says. “I would polarize up, but what a terrible choice: Do I freeze to death? Or do I get Covid again?”

因此,从 11 月开始,芬利开始了她朋友沙发,空余房间和地下室辗转,同时申请不同公寓的名额。但是,如果到了她不再认为这种生活安排是安全的程度,她并没有排除回到帐篷的可能性。“如果我必须这样做,我会的,” 她说。“我会两极分化,但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选择:我会冻死吗?还是我又会再次感染新冠?

For the past eight years, Bilal Qizilbash of Jackson, Mississippi, has served free hot meals to local residents in need through his nonprofit organization R U Hungry? Working primarily with unhoused individuals, Qizilbash has seen the toll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had on the community — including those now living with long Covid. In addition to the usual barriers to health care, most unhoused people have no evidence of their initial Covid infection.

**在过去的八年里,**密西西比州杰克逊的 Bilal Qizilbash 通过他的非营利组织为有需要的当地居民提供免费热餐,R U 饿了吗 。Qizilbash 主要与无家可归的个人合作,已经看到了新冠大流行对社区造成的损失 - 包括那些现在长期生活在新冠后遗症中的人。除了有通常的医疗保健的人以外,大多数无家可归的人都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最初感染了新冠(未参与检测)。

“That’s where it gets a little challenging,” says Qizilbash, who is living with long Covid himself. “A lot of homeless people are experiencing long-Covid symptoms, but no one’s taking them seriously because they don’t have insurance or proof of infection. Several of them told me that they went to get tested but were turned away because they couldn’t pay.”

“这就是它变得有点挑战的地方,”Qizilbash 说,他自己也长期生活在新冠后遗症中。“许多无家可归的人正在经历长期新冠后遗症,但没有人认真对待他们,因为他们没有保险或感染证明。他们中的一些人告诉我,他们去接受检测,但由于他们付不起钱而被拒之门外。

On occasion, Qizilbash will notice that unhoused individuals living with long Covid or other illnesses stop showing up for the meals he serves each Friday, and it can be hard not to assume the worst. “They’re basically the invisible people,” he tells Rolling Stone. “When you’re poor and you don’t really have a track record, you just go missing. And no one’s going to notice unless you’ve left the state or you end up dying on the streets and someone finds your body.”

有时,Qizilbash 会注意到,患有新冠后遗症或其他疾病的无家可归者不会出现在他每周五提供的饭菜中,并且很难不假设最坏的情况。“他们基本上是看不见的人,” 他告诉_滚石。_“当你很穷,你没有真正的记录时,你只会失踪。没有人会注意到,除非你离开了这个州,或者你最终死在街上,有人发现了你的尸体。

That feeling of invisibility is something Taylor has experienced firsthand, as a result of both living with long Covid and being unhoused. “Medical care for long Covid is nearly nonexistent, and symptoms are often dismissed as mental illness,” she explains. “Medical care for the homeless is also nearly nonexistent, and homelessness itself is too often treated as a mental illness.”

这种隐形的感觉是泰勒亲身经历的,因为长期生活在新冠后遗症并且无家可归。“新冠后遗症的医疗护理几乎不存在,症状经常被当作精神疾病而不予理会,” 她解释说。“无家可归者的医疗护理也几乎不存在,而且无家可归它本身经常被视为一种精神疾病。

When unhoused individuals do have the chance to see a doctor, instead of appropriate medical attention and care, Taylor says, they’re given an unsolicited, uninformed lecture. “We’re told to try harder, patronizingly ‘educated,’ referred to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nd given unhelpful advice to make lifestyle changes — which are often the result rather than the cause of our position,” she explains. “And then, when all that fails? [We’re] written off as choosing to be in this situation.”

泰勒说,当无家可归的人有机会去看医生,而不是适当的医疗护理和护理时,他们就会得到一个未经请求的,不知情的讲座。“我们被告知要更加努力,更需要’接收培训’,提到心理健康服务,并给出无益的建议来改变生活方式 - 生活方式通常是疾病的结果而不是我们贫穷的原因,” 她解释说。“然后,当这一切都失败了吗?[我们] 在这种情况下得不到关注。

Bryant’s attempts to get medical care in Texas were also futile. Though his health got progressively worse throughout 2021, Savage says that the doctors wouldn’t take him seriously — especially when he said he had long Covid. “Every time he went to the doctor, he’d have to explain why he was there,” she recalls. “It was so frustrating. Couldn’t they look at his records and see that it was something he had been dealing with for the past year? But since it was a 40-year-old guy coming in, they’d just assume it was another [opioid] overdose.”

阿什莉 · 布莱恩特在德克萨斯州获得医疗护理的尝试也是徒劳的。尽管他的健康状况在整个 2021 年都变得越来越糟,但萨维奇说,医生不会认真对待他 - 特别是当他说他有长期新冠后遗症时。“每次他去看医生,他都必须解释为什么他在那里,” 她回忆道。“这太令人沮丧了。难道他们不能看看他的记录,看看这是他过去一年一直在处理的事情吗?但是由于这是一个 40 岁的家伙进来,他们只是认为这是另一个吸毒者。

When Bryant came in with severe pneumonia — or, in one case, carbon-monoxide poisoning — the hospital would keep him overnight and release him the following day. “He didn’t have insurance, so he didn’t matter,” Savage says. “They could have taken better care of him. They had every opportunity. But I feel like unless you’re an unborn fetus, they don’t give a shit about you.”

当阿什莉 · 布莱恩特患上严重的肺炎——或者,在一种情况下,一氧化碳中毒——医院会把他收治,但第二天就被要求出院。“他没有保险,所以他不重要,” 萨维奇说。“他们本可以更好地照顾他。医院有救治的机会,但我觉得除非你是一个未出生的胎儿,否则他们不会对你关注。

While Medicaid would eventually become an option for Bryant, in order to be eligible for coverage in Texas, he first had to qualify for disability benefits: a process Savage knew would take several months. “I wonder all the time, if we had moved, would Jake still be here? Could I have gotten him better care?” she says. “I know at least in West Virginia, there are a lot of poor people, and that if you’re poor, they take care of you. But you can’t be poor in Texas. If you’re poor in Texas, you have no worth.”

虽然医疗补助最终将成为阿什莉 · 布莱恩特的一个选择,但为了成为有资格在德克萨斯州获得保险,他首先必须有资格获得残疾福利:萨维奇知道这个过程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搬家了,杰克还会在这里吗?我能给他更好的照顾吗?“她说。“我知道至少在西弗吉尼亚州,有很多穷人,如果你很穷,他们会照顾你。但是在德克萨斯州,你不能贫穷。如果你在德克萨斯州很穷,你就没有价值。

For Savage, Bryant’s last few months were a blur, between caring for him both in and out of the hospital, dealing with dismissive doctors, and trying to scrape together the money to buy a few days’ worth of his medication at a time — or whatever she was able to afford. And after back-to-back bouts of double pneumonia, “his lungs filled up with so much fluid that it started getting hard on his heart, and he went into heart failure,” she explains.

对于萨维奇来说,阿什莉 · 布莱恩特的最后几个月是模糊的,在医院内外照顾他,与不屑一顾的医生打交道,并试图凑钱一次购买几天的药物 - 或者任何她能够负担得起的东西。在连续发作的双重肺炎之后,“他的肺部充满了太多的液体,以至于他的心脏开始变硬,他进入了心力衰竭,” 她解释说。

Bryant died before sunrise on Sept. 4, 2021. Later that day, Savage got the call saying he was approved for disability benefits.

阿什莉 · 布莱恩特于 2021 年 9 月 4 日日出前去世。那天晚些时候,萨维奇接到电话,说他被批准获得残疾福利。

Living with long Covid while dealing with housing insecurity is a “vicious cycle,” says Taylor. “The most mundane daily tasks you take for granted — like washing your face or drinking a glass of water — become major chores when you are homeless, requiring effort and planning,” she says. “This is completely at odds with the need to rest and pace yourself [when living with long Covid]. You are constantly forced to push yourself too hard, which makes you sicker, which makes it even more difficult just to exist, which causes you to have to push yourself even harder. And it’s never enough.”

泰勒说,在处理住房不稳定的同时长期受到新冠影响是一个 “恶性循环”。“你认为理所当然的最平凡的日常任务——比如洗脸或喝杯水——在你无家可归时就会成为主要家务,需要努力和计划,” 她说。“这与长期新冠后遗症中休息和调整自己的需要完全不一致。你总是被迫把自己逼得太紧,这会让你更恶心,这使得你更难生存,这导致你不得不更加努力地推动自己。这永远不够。

While it’s no secret that the American health care system is broken, many people are still unable to let go of the toxic “bootstrapping” mentality: that anyone who works hard enough and sufficiently contributes to society is able to access the medical care they need.

虽然美国医疗保健系统已经崩溃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许多人仍然无法摆脱有毒的 “自力更生” 心态:任何足够努力工作并为社会做出足够贡献的人都能够获得所需的医疗服务。

And, in addition to the disbelief that people living with long Covid continue to face from those who don’t acknowledge they’re actually sick, people who are also unhoused have to deal with endless judgment from others questioning how it’s possible to end up in that position when there are places like shelters, food banks, and free clinics providing assistance.

而且,除了长期新冠后遗症的人继续面临那些不承认自己实际上生病的人的怀疑之外,那些也没有住房的人还必须面对其他人的无休止的判断,质疑当有庇护所,食品银行和免费诊所等地方提供帮助时,怎么可能最终处于这种境地。

“Unless you’re an unborn fetus, they don’t give a shit about you.”
“除非你是未出生的胎儿,否则他们不会重视你。

“You’re constantly bombarded by advice to go to a shelter — which, even in the best of circumstances, can’t adequately meet the needs of people living with long Covid,” Taylor says. This is especially true for people like Taylor and Finley, who are immunocompromised. Crowded indoor spaces — including tightly packed rows of occupied cots in emergency shelters — put them at high risk of contracting another illness, and therefore are not a viable option.

“你不断受到建议的轰炸,去避难所 - 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无法充分满足长期新冠后遗症的需求,” 泰勒说。对于像泰勒和芬利这样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来说尤其如此。拥挤的室内空间——包括紧急避难所里拥挤的一排排床——使他们面临感染另一种疾病的高风险,因此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Finley has received similarly well-intentioned but misguided unsolicited advice from people who think that there are an abundance of safety nets in place for someone in her position, which are easily accessible and adequately meet their needs. “People think all these resources are available,” she says. “And yes, there are some, but they’re also very strapped. Everyone is hurting right now.”

芬利也收到了同样善意但被误导的未经仔细考虑的建议,他们认为为处于她这个位置的人提供了丰富的安全网,这些安全网很容易获得并充分满足他们的需求。“人们认为所有这些资源都是可用的,” 她说。“是的,有一些,但它们也非常紧张。现在每个人都在受伤。

She also points to Bryant’s death as an example of what can happen when long Covid leads to a loss of income, then housing. “It was a snowball effect from lack of access to health care [and] lack of access to basic necessities,” Finley says. “People just assume, ‘Oh, you can go to a shelter and get that.’ Well, if it were that easy, he wouldn’t be dead.”

她还指出,阿什莉 · 布莱恩特的死就是一个例子,说明当长期新冠后遗症导致收入损失,然后是住房损失时会发生什么。“由于缺乏医疗保健 [和] 无法获得基本必需品,这是一个滚雪球效应,”芬利说。“人们只是假设,‘哦,你可以去避难所拿生活必需品。好吧,如果这么容易,他就不会死了。

The continued lack of understanding and awareness of the devastating and wide-reaching impacts of long Covid is why Savage decided to share her and Bryant’s story. “I don’t want anyone to have to go through what we did,” she explains. “And I want people to know that long Covid is real, and it’s changing a lot about people’s lives. Sometimes, it’s so overwhelming that you can’t bounce back from it, especially when it all comes at once. You can lose your job, your health, your sanity, your social life — and your dignity.”

对长期新冠后遗症的破坏性和广泛影响一直缺乏理解和认识,这就是为什么萨维奇决定分享她和阿什莉 · 布莱恩特的故事。“我不希望任何人经历我们所做的一切,” 她解释道。“我希望人们知道,长期新冠后遗症是真实的,它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有时,它是如此压倒性,以至于您无法从中反弹,特别是当它同时出现时。你可能会失去你的工作、你的健康、你的理智、你的社交生活——以及你的尊严。

And though there’s still a lot to learn about what causes long Covid and how to treat it, Ranney says that those currently living with it need — and deserve — support right now. “We can’t wait for all the information to be accumulated [from studies] before we do something to help people who are experiencing its financial impact,” she says. “And it’s going to require some leadership on the part of the government, insurers, and forward-thinking employers to get there.”

尽管关于导致长期新冠后遗症的原因以及如何治疗它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了解,但 Ranney 说,那些目前生活在长期新冠后遗症中的人现在需要并且应该得到支持。“我们迫不及待地想从研究中积累所有信息,然后再做些什么来帮助那些正在经历其财务影响的人,” 她说。“这将需要政府,保险公司和具有前瞻性思维的雇主的一些领导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In the meantime, Taylor is working through a list of life goals she made before the pandemic, then adjusted to reflect the realities of living with long Covid. Despite everything that’s happened since she first made that list, she’s still on track for accomplishing her goal of building good credit. “But the best credit score in the world is useless if you have no income and are unable to work,” she says.

与此同时,泰勒正在制定她在大流行之前制定的人生目标清单,然后进行调整以适应长期新冠后遗症的现实。尽管自她第一次做清单后很多事情都变了,但她仍然在实现建立良好信用的目标上。“但是,如果你没有收入,无法工作,那么世界上最好的信用评分是无用的,” 她说。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Taylor knows that what happens next will largely depend on her health. “I want to have a place to live, a car to drive,” she says. “I want to work. I want to live. Getting well — or at least knowing what’s wrong with me so it can be managed — is step one.”

最重要的是,泰勒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她的健康状况。“我想有一个住的地方,一辆车可以开,” 她说。“我想工作。我想活下去。好起来——或者至少知道我出了什么问题,这样才能得到管理——是第一步。

二、疫情对境外经济的其他影响

1. 在美国,疫情影响了产业链和供应链效率,制造业生产力回退,高通胀下普通人薪资反而下降

美联储宣布加息 25 个基点,为 2018 年 12 月以来首次加息,将产生哪些影响?4085 赞同 · 13 评论回答

2. 英国卫报报道,新冠更可能导致感染者财务状况恶化

大家有没有感觉,2022 年关于防疫的舆论风向变化了?130 赞同 · 19 评论回答

3. 越南 “共存” 后面临劳动生产率下降的问题

2022 年疫情能否结束?实体经济会好转吗?

4. 受疫情影响,境外农机配件供应困难,美国农业明显减产,全球粮食供应将越来越紧张

2022 年中国是否有可能开放入境?

知乎用户 小 D​​ 发表

题目是国外生活怎么样,我回答了国外生活怎么样,连 “中国” 这两个字都没出现… 结果一群在国内的人说我在“撒谎”….? 这么想讨论国内防疫建议去对应问题底下讨论,在我这超纲会被删评论的哦。

懒得和你们辩了… 一个个上来就是 “中国防疫 xxx”“你希望中国 xxx”,想虚空打靶想疯了是吗?题目问的国外,我答得国外,你自己的玻璃心非觉得我是在暗指国内什么,怪得了谁呢?


坐标美国亚利桑那,能怎么样,万里无人、行尸走肉?没有啦… 生活基本上回到日常,离 A.D.(After Disease)时代不远了。

1)医疗体系

我天天在医院上班,这个最了解。上个月在姑息治疗组,天天蹲在 ICU。基本上可以明显的感觉到 ICU 病人的减少。2 月份的时候我们一个住院医夜班时管 18-20 床 ICU 病人,这个月的时候一个住院医管 2-4 个病人。同时 ICU 的患者也不再像是以前那样全是新冠,现在又回到了 B.C.(before COVID)时代的酮酸中毒,心衰,肾衰,慢性肺气肿,心梗,脑梗这种常规疾病。总体来讲可以说是从 2020 年以来最轻松的时候了。不过最近发现,由于大家都不戴口罩了,甲流又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了(我们所有病人都会测新冠和流感,所以不存在把新冠当流感或流感当新冠的情况)。

2)身边的人

我的室友、同事、好友基本上已经一大半阳过了。但由于都打了 2-3 针疫苗,且都是 25-30 岁左右的年轻人,所有人无一例外要么是无症状感染,要么是感冒症状一周后核酸转阴后恢复健康。认识的最严重的是我们医院的一个肾病专家,78 岁的老人家了,在 ICU 住了三个月,最后做了肺移植活了下来。后遗症在我的朋友同事中还没有发现。

3)日常生活

大街上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样子了(怀念疫情初期时大量的人被要求在家上班,道路通畅无阻…)。该吃饭吃饭,该看电影看电影,该泡吧泡吧,也没什么人戴口罩了(除非在医院里,医院要求必须戴)。我个人不喜欢太喧闹的地方,所以有时间还是野外跑的比较多。不过娱乐设施开放了,终于可以学学打枪射箭什么的了。

总的来说大家的态度都是 “翻篇吧”。虽然明知道新冠仍然存在,但政府给大家发了自测包也就懒得天天去数多少人感染了,媒体也懒得播报了,医院遇到新冠也不那么大动干戈了,病人也知道轻症在家呆呆就好了,重症再去医院。

4)经济情况

由于疫情期间发了太多补助,那会股市又涨的很好,很多人在那段时间炒股炒币赚了不少钱(我室友去年炒狗狗币赚了 20 多万美金…),所以反而很多人都不愿意去上班了。于是蓝领阶层人力严重短缺,几乎所有的麦当劳肯德基新巴克都在招人。

但由于通胀严重,俄乌战争,个人感觉吃喝上的支出上涨了 10-20% 左右,我基本上一个月吃喝钱从 400 涨到了 500 多。油价涨的就厉害了,以前一个月 100$ 够了,现在 250$ 都勉强。

当然了,医院的工资也相应涨了不少,去年加薪差不多 15% 的样子,要知道平常可能就 2-3%。毕业后的 offer 也涨了,去年基本上应届的内科医生可以拿 24 万左右,今年光 30 万的 offer 就拿了 3 个…

嗯…. 生活基本上就这样吧…… 没啥很特别的

知乎用户 纯属凑热闹 发表

太搞笑了,坐标东南沿海小城市,整个 2021 年我也是该吃吃该喝喝,一次核酸都没做过,工资一分钱不少拿,因为冬天养成了戴口罩的习惯,一整年连感冒都没得过,如果不是爱丁堡这一波迷之操作,今年我也大概率能这样生活,这和润出去那些人的 “美好生活” 有区别?我还不用提心吊胆,毕竟我身边一个阳人都没有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4.18 更新

你们加拿大人没有自己的论坛吗?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别特么还说自己是中国人。

入籍宣誓词:

我宣誓:我将忠实地效忠加拿大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陛下、她的后嗣和继任者;我将切实遵守加拿大的法律,履行作为加拿大公民的责任。


以下是原文


评论区一堆妖魔鬼怪

有些回答乍看是很自然的

因为有些人确实在国外,完全代入的国外视角,和这些人较劲你就输了

之前看过一个美版的长津湖纪录片,普通的士兵描述的非常自然,他们就是 “正义之师”,他们想帮助朝鲜半岛统一,毛主席在他们眼里是“疯子” 一样的存在,想要不惜一切消灭陆战第一师的有生力量。

杜鲁门:这是对自由国家的直接挑战

“大家认为毛 (指毛主席) 是邪恶疯狂的共产独裁者”

侵略战争的视角尚且如此,新冠不是一个道理吗?那帮长期在国外生活的曾经的中国人,在知乎上崇洋媚外的,他们爱代入外国人的视角让他们代入呗。除了有中国人的一部分基因,这批人哪有一点还是中国人。某些崇洋媚外的就是能看懂汉字的外国人罢了,不管他是否已经放弃国籍。

要是放开了,这帮人又会和外国人那样,发 “防疫笑话”“中国崩溃论” 了。

别把知乎上崇洋媚外的当中国人了。国外的月亮再圆,也不是我们的。走好自己的路,不是什么都要学国外的。

钟南山:国家这么困难,还送我们出去留学,从来没想过不回来

都是去过国外的,有些人想着为祖国建设,有些人心里早就没有了祖国。

但凡心里还有祖国,应该看到的是我们走的和国外躺平不一样的路线,我们在积极探索。而不是在那阴阳怪气:国外共存多舒服啊,国内清零就是蠢。

国外国内走的不一样的路,那些国外定居的人,想跟着外国人走他们的路,自己去走,外国有外国的论坛,大可不必在中国的平台吹嘘国外的共存大业,适合国情的路才是最好的路。

我们没有时光机,共存和清零哪个是最合适的路,或者哪个都不是最优方案,现在没有人知道。没必要非往国外的方案贴在这贬低国人。

知乎用户 陈必红​ 发表

国外和疫情已经共存是谣言,德国决定 5 月 1 日解封,因此现在没共存,韩国 18 日才去除聚会限制,但是室内要戴口罩。英国决定 7 月放开,那就是现在没放开。新加坡规定室内必须戴口罩,所以没放开。深圳并无室内必须戴口罩的规定,但是深圳不和疫情共存。昨天我去星巴克喝咖啡,屋里几乎是空的,并非政府限制,不然我一个无权无势的退休老人怎么能自由进去?星巴克几乎是空的,只能说明深圳市人民决心和病毒斗到底的意志强大。人民盼望着把病毒清零。也就是我这样的落后分子才去喝咖啡,我当然没在里面戴口罩,不然怎么喝咖啡?一些反复宣传国外已经躺平的人是有计划的造谣。下面是我昨天在星巴克喝咖啡的视频,显示时间和经纬度,任何造谣新加坡已经放开且声称自己在新加坡的人,有种你就拍有时间有经纬度的视频,文字描述我不相信。

知乎用户 仙无心 发表

4.20 更,当初有感而发写这个,可能是脑子一热,也可能是看到太多鼓吹共存的声音,什么清零就是让你封城封到死之类的,所以就随便写了一下,复制黏贴就发了几个回答,答不对题实在抱歉了各位。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回复点赞,在此感谢!

我们不否认有防疫过当的个例出现,但只盯着个例去猛烈抨击整体,忽略这三年来所有人的努力,其心可诛。

前些天有看到过一句话:共情个体悲剧,同时希望出现大规模悲剧。这不就是那些鼓吹立即开放那些人所想看到的吗?

鼓吹奥密克戎是大号流感的人,不会去看美国去年秋冬季流感感染 250W,死亡 1500-4500 人,今年 1-3 月,奥密克戎感染近 2500 万,死亡 15 万的事实。十倍感染率,百倍死亡率,这流感太大号了。

鼓吹奥密克戎是大号流感的人,抨击治疗方案,歪曲误导一些药品的作用,却又对价格百倍的 2300 进口神药奉若神明。

那么,为什么要鼓吹现在共存呢?当然是利益相关了。

当初疫情早期的时候,被国内公知、大 V 等吹捧成神药的某药,50 毫升价格 24750,翻了整整 820 倍,后来被证实该药只是安慰剂,屁用没有。

马克斯曾经说过,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控制不住疫情,国内大面积感染,医疗资源开始极度缺乏的时候,国内崇洋媒体在那鼓吹某某神药怎么怎么好,公知再带带节奏,某个他们口中文明灯塔的国家,是会翻数百倍,还是数千倍的价格卖药?

再想象一下,如果是疫情初期我们就没控制住,他们那个 820 倍的神药,会掏空我们多少家底?

最后再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没有自己的疫苗,他们的疫苗会以什么价格卖给我们?

最后的最后,说一句,我们疫情没蔓延、没爆发,他们就少了一个 14 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啊~


共存:

你上了一天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中。

” 咳咳咳咳……“

还没开门,你便听到了门内隐约传来的咳嗽声,那是你的母亲,她感染了新冠。

打开门,咳嗽声戛然而止,你的母亲竭力克制住了咳嗽,她的眉眼间露出了笑容:“回来啦,快先去洗手消毒,你的饭菜我让小翠单独做了一份,放在你的卧室里了,记得吃。”

“好的,妈。” 你看着距离自己数米之外的母亲,转而问道:“小翠和孩子怎么样了?”

母亲的笑容僵了一下,“小翠已经转阴了,孩子高烧两天了,到还没退下来,刚刚才哄睡着。”

母亲犹豫了片刻,有些犹豫地开口问道:“小明啊,医院那边怎么说?预约到了吗”

“没…… 没有。” 你狼狈的躲进了卫生间。

洗了把脸,消了毒的你坐在桌前,桌上摆着精心制作的食物,而你,却毫无食欲。

你在心里问自己: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想起来了,几个月前,你支持了与新冠共存。“不就是大号流感嘛。” 那时的你心里如是想着。

但后续的发展,却超出了你的预料。即便是在严格的共存防疫政策下,新冠的传染也如同野火一般燃烧到了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

从数千公里之外,病毒离你越来越近,直到你的朋友、同事、楼下便利店老板,最终,到你的家人。

你叹了口气,随意扒拉了几口饭,躺在了床上,登上围脖。

热搜排行榜映入眼帘。

《截止至今日下午六点,全国新增新冠患者 356755,其中重症 6521 人,轻症 125635 人,累计患者 85456751…………》

选择性无视那刺眼的数字,你看向了其他热搜。

《老人与孩子,疫情下最危险的人群,请保护他们!》

《各地医患关系已攀升至极度恶劣,多家医院被无法就医的患者打砸!》

《据统计,全国近半医护患病缺岗,61% 患者将面临无医可治的危险境地,医疗系统被彻底击穿!》

《漂亮国 XXX 发言:东方某国毫无人权可言,我们欧美先进文明将会制裁它!首期制裁项目三万余条。》

《圆圆: 人在漂亮国,新书:<时代的沙尘暴,压垮东方国度的脊梁> 荣获诺奖提名,该书将全球出版,预购送一袋漂亮国空气。》

《XX 知名专家: 去医院看不了病,为什么不请私人医生?》

…………

你的脑子很乱,这和你想的不一样!

他们之前不是说,只要选择共存就能回到 19 年吗?只要支持共存,我们就能重新过上正常的日子吗?

房门外又传来了咳嗽声,还有隔壁孩子的哭声和妻子温柔的安抚声。你却不敢走出去,你不敢面对妻儿父母那渴求的目光,她们病了,只想得到医治而已。

而现实却是,医院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停摆,楼下的垃圾都已经没人清理了。

在焦虑不安中,你渐渐被疲惫所笼罩,缓缓睡去。紧握在掌心的手机在深夜突兀亮起,一行字浮现了出来。

老板:小明,你旁边的小李确诊请假了,你这几天居家观察一下,暂时不用来上班了。

夜深…… 人静……

黑暗的房间里,传出了轻微的咳嗽声……

动态清零:

你上了一天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中。

“哈哈哈哈……”

还没开门,你便听到了门内隐约传来欢笑声,那是你的孩子,他 / 她今年三岁了。

打开门,入眼所见,是你的家人,母亲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到你的时候,她的眉眼间露出了笑容:“回来啦,快先去洗手消毒,饭菜都准备好了,饿了吧?”

“好的,妈。” 看着母亲的笑容,你心头的疲惫消失了不少,转头看向正陪孩子玩闹的妻子,“老婆,孩子怎么样了?”

妻子笑了一下,“中午还有点烧,已经去医院看过了,医生给开了药,只是普通感冒,只是有时候还会咳,让人揪心。”

你松了口气,即便是知道对于孩子来说,感冒发烧绝大多数都能居家自愈,但作为父亲,你仍然是坐立不安了一整天。

没事就好……

坐在餐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吃着新鲜可口的食物。

电视上正在播放当下实时新闻。

新闻播报:今日多地发现新冠阳性患者,已实施定点隔离,由于疫苗接种率持续升高以及检测力提升,除阳性患者外,绝大多数密接将会在 24 小时后取消隔离观察。

由于此前多次过度防疫以及防疫不力的教训与经验,当地已第一时间详细统计了隔离群众的相关数据,其中老人 658 人,孕妇 48 人…… 我们将严格遵守人性化防疫政策,并落实隔离群众的一切生活所需。

另插播一条特讯:多地开设防疫投诉通道,因疫情隔离被公司开除、歧视、房贷等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

……

吃完了饭,你帮忙收拾了桌子,抱起孩子和妻子一起逗弄着他 / 她,听到他 / 她开心的笑声,你们也由衷的发出了笑声。

夜晚,你打开了围脖。

热搜排行榜映入眼帘。

《截止至今日下午六点,全国新增新冠患者 12,其中重症 0 人,轻症 3 人,无症状 9 人,累计患者 51…………》

你看向了其他热搜。

《多地有序展开老人孩子的免费医疗体检,疫情下最危险的人群,让我们一起保护他们!》

《各地医院正常运营,医疗资源充足,请患者有序就诊,切勿听信谣言盲目恐慌!》

《据统计,今年各大高校医护生报名人数达近年新高,让我们,成为你们!》

《漂亮国 XXX 发言:东方某国毫无人权可言,我们欧美先进文明将会制裁它!最终由于 XXX 染病,取消了制裁计划。》

《圆圆: 人在某都,新书:<时代的沙尘暴,压垮了东方国度的脊梁> 荣获诺奖提名,该书将全球出版,预购送一袋漂亮国空气。。》

《XX 知名专家: 被家庭抛弃的未成年,为什么不开私家车做网约司机?》

…………

你关上了手机,在黑暗中抱紧了妻子。

夜深…… 人静……

黑暗的房间里传出了你轻微的呼噜声……

以上均为虚构……


父母感冒咳嗽,听在耳中都尤为刺耳难受,为什么要在现阶段选择共存而增加他们的患病风险?

让国外的培养皿继续培养下去不好吗?

病毒持续减弱,我们再一步步开放共存。

病毒突然变异,我们也有时间构筑屏障保护自身。

不是吗?

知乎用户 到岸读行者 发表

从去年十月起,我就出国出差,到现在也回不去,原因是回国机票熔断回不去,再说国内舆论也坚定地认为出国的都是坏人,坏人把病毒带回了国内,所以索性就在外面继续漂。

先后去了迪拜、伊拉克、墨西哥、阿尔巴尼亚、意大利,现在又辗转回到墨西哥,说说这些地方的疫情管理。

先说下,我感觉中国人真的好累,总有很多话题一谈起来,就站队就吵来吵去扣帽子。现在是一聊起病毒起源,有的说是大自然的,有的说是老美的,两方观点不一样就开始互喷;然后就是防疫,是否该坚持清零和共存的,也是互喷;再就是俄乌战争,不同观点,也是互喷互相辱骂。这人世间就没有绝对真理,只有适合当地情况与否。

就说疫情吧。很多中国人都骄傲地问,为何别国不 “抄作业”。但是问题是,世界很多地方根本用不着,也没有必要,更做不到。

首先,迪拜,都是年轻劳动力,纯粹的打工城市,没老人,本地居民和外来户加一起也就 200 万人,所以疫苗接种快,接种率也高,所以三下五除二就恢复正常了。我们也有同事得过,但是因为打过疫苗,有的甚至混合双打,就是国内疫苗和辉瑞疫苗都打了,得了新冠后,很快就好了。从人口基数和老年人数量看,中国没法与迪拜比。

第二,伊拉克已经彻底放弃了,基本全民感染了一圈。他们民众对政府就不抱啥希望,夏天地表温度 50 度高温,家里还没有电没有空调,不满意就游行示威,闹闹也没起色,所以,指望他们的政府组织大家隔离分发食物?那种情况下,只能自求多福,死了就死了,反正平时也有爆炸袭击啥的,也会死,就不当回事了。这点上,我想中国人没法和伊拉克这种地方比吧?你们想要这种自由,尽可以去。

第三,阿尔巴尼亚,一个欧洲小国。之前让他们宵禁都没有人服从,因为大家都要自由,既然如此,那就随便吧,现在已经都不戴口罩了。欧洲不管穷国富国,老百姓脑子想的不一样,不听政府号召,而且以此为荣,既然爱死,那就去死呗。再说,他们也是从来不对政府有啥期望的。

第四,意大利。因为这个国家指望着旅游业,也恢复正常了。同样,意大利人也以对抗政府为荣,还说他们受够了各种条条框框的管理,要自由,让他们在家隔离,他们就游行闹事。他们也只是骂骂政府,从来不抱希望。而中国呢?大家什么都指望政府,管的少了,怪国家 “怎么不管管”,管多了,又骂国家了。意大利人的确死了不少,也对政府骂骂咧咧,但一直都这样。再说,意大利经济不行,高福利养了不少人,把老年人清除掉,对他们来说是个好事,只是,这种思维,在中国这里不能接受,中国人非要将道德放在首位,那就没办法了。

第五,墨西哥。墨西哥早就不用核酸检测了,去年,入境还需要填一个健康表格,现在这个也放弃了。所以墨西哥入境是自由的。但是社会上都要求戴口罩,进饭馆,已经没有纸质的菜单,都是刷码的了。服务员都是戴口罩。其实也是扯淡,毕竟吃饭要摘下口罩。但是墨西哥只能做到这些了。目前已经死了 30 万人了,再咋样都要做做样子。他们总统也得了两次。之前墨西哥也想过抄作业,首都才封城几天,市长就被毒贩突突了。

所以,大部分国家,人数少,政府管控力度弱,民众对政府期望低,老年人财政负担重,趁机会清除掉减轻负担,这些因素,中国一个都不具备。之前我就说过,如果从理性角度,把我们社会 50 后 60 后趁着这个机会,都扫干净,尤其是职场上的 50 后 60 后的领导们都扫个光,我是举手赞成的!但是,中国人动不动就道德第一,谁能接受这种做法?谁敢喊出来这种想法,都能被一顿道德教育,要么就是 “你缺老德了” 这种辱骂,更别提实施了。

德国总理之前可以说出 “大家都做好失去亲人的准备”,而民众也没说啥,因为大家对政府没有啥期望,如果咱国哪个领导说这样的话,请问,会不会骂声一片?一定是 “不负责任!”“狗官!”,光是唾沫星都能淹死他了。

我也想过,用不用来个大胆点的尝试,在网上发起全民投票,分两个观点,一个是放弃,共存路线。一个是继续封控。

前提条件是,选前一个的,当眼睁睁看着自己家老人亲人或朋友被病毒带走,可不许去医院挤兑医疗资源,更不要对国家抱怨什么 “国家怎么不管管” 这样的话,也不要在网上叽叽歪歪抱怨,因为这是你们自己选的路线。

就问问有几个敢投前一个票的?

从我自己角度,我也是自私的,我只希望自己家的老人没事,别人家的,跟我没有关系。至少,我希望我们公司 50 后 60 后的老东西赶紧被扫进历史垃圾箱去。只是,大家都是希望这些事情发生在别人家,而不是自己家。

中国人真能做到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而不是巨婴般的怨天尤人么?

所以,从我们的国情和文化来说,我们现在的政策,只能说,只是符合我们自己文化和思维方式的方法,别人家啥样,你想学, 你也未必敢承担那个后果。

知乎用户 rairyu 发表

首先,死人不会上来给你回答的。

第二,我向你保证,如果我们搞共存,大部分人也不会有明显的感觉身边死了多少人。只不过数字会非常吓人,最终可能以死亡 500-3000 万收场。会有很多人在社交平台哭诉自己如何一夜之间重症,亲人如何一夜直接走了。会有不少的儿童死亡的报道。但这些都是别人,多半跟玩知乎的你关系不大,因为你是青壮年。

第三,你会很愤怒,因为你感觉你吃了两种亏,前半场你吃了清零的亏。你会格外愤怒,因为之前你觉得经济不好是因为清零,你觉得国外共存了经济好,虽然你从来不看经济数据,之后你会发现共存了之后经济也不好,甚至更差了!果然你国真的不行啊,同样是共存,怎么你就那么差?

第四,你出离愤怒了,因为玩知乎的你感染了,只是轻症,但是你如同往常去医院的时候,要先做核酸,阳性就不能进医院了,门口的喇叭和告示让你回家吃你最讨厌的连花清瘟,以免挤占医疗资源。旁边那个流感患者却进去看病了,还打了吊瓶。

第五,经过两年,你上网看到有人快乐了起来,有人继承了一两套房子,有人拿到了几万块到几十万的遗产,长辈的音容笑貌印在了清明节,这新冠,能处!你看他这么爽叹了口气,数数自己账上的钱,打开手机看了看淘宝,他妈的东西怎么这么贵!?你已经麻木了。

知乎用户 null 发表

各位把 ip 地址显示一下呢?

知乎用户 辛夷 发表

这个问题等于在火车上问你买到票了吗

能来回答的肯定是国外还活着的啊

知乎用户 高安路老实人 发表

hhh

出国的人平均道德水平普遍大幅降低

虽然确实有人说实话,或者应该说,比较有同理心

但大多数回答你们看看就好


真实状态就是工资不涨物价涨(当然垄断 it 企业的既得利益者们并不这么想)

遍地都是后遗症(哈哈你以为呢)

老人去世的或者生活质量大幅下降的不胜枚举(一是给老人消极治疗或者不治疗,二是没大事就不让你进医院治疗,老人要是早期不下手,后期就更难,三是真正有用的治疗方案不让使用,用那种类似打激素等下几把弄的方案年轻人还撑得住,老人直接就带走了)

各行各业用人都受到了巨大影响(死了,生病不能上班的,上班了因为后遗症效率大幅降低的)

消费能力实际上大幅衰退不知道放大水打兴奋剂还能撑多久(不用多解释吧)

农副食品开销急剧上升(供应链出问题,成本急剧上升,俄乌战争外加气候)

穷人变破产,中产变穷人,高收入中产撑不住面子开销的比比皆是(不用解释吧)

医院里医生护士的道德水平急剧下降,邪教属性邪教成分急剧上升(不好多解释,懂得都懂)

过去那种医学界内尚能有话语权的反对声音的情况将不复存在(懂得都懂)

看病排队时间加长(当然知乎精英只会挑点别人选出来的数据 po 出来告诉你所谓 icu 空置率高)

公检法等公务系统愈发的混账,基本都开始极尽可能的推卸责任(人家知道的多,见得多,心凉了,害怕了,毕竟公务员们基本都还是正常人,丢了工作全家老小都没饭吃)

大量人口脑子变差反应变慢,日常生活服务都受到影响(副作用)

基础疾病免疫疾病患者数量急剧上升,心脏病心血管疾病比例急剧上升,各类基础性疾病数量急剧上升,流产不孕不育急剧上升(懂得都懂)

工业品供应普遍紧缺(工厂停工破产,大企业挤兑小企业,垄断加剧,工业毫无活力,供应链出问题)

不至于买不到但一定让人大受影响而且价格水涨船高

家庭结构逐渐崩坏(针对男性的起不来,和针对女性的生育问题脱发问题,外加其他社会压力和社会家庭问题)


概括一下就是你有钱你无所谓你无牵无挂没心没肺(以上缺一不可)

硬说一切安好也暂时勉强成立

但是我相信这样的人只会在知乎相关问题下面大量出现

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不是这样的


注:以上说的都是无可争议的发达国家的情况

知乎用户 lance 发表

别说写文字记录了,你就算发视频,纪录片又能怎么样?

只相信自己想看的东西,看到了东西也只会得出自己想得出的结论。

知乎用户 刘昕凝 发表

有感染可能的人都赶回家隔离。

很多人经历了亲朋逝世的痛苦。

不断有人生病死亡不断有人感染让人们的心理产生了疲劳。

瘟疫是灾难,共存意味着瘟疫造成的影响接近了尾声。这里的人的心态和经历过地震火灾洪水等自然灾害一样,有庆幸有哀伤有损失有希望。唯一不同的是瘟疫带来的伤痛是持续不断的,而其他自然灾害的急性期最多也就 1 个月。

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假设国外共存国内就也应该共存的。国外的共存,是瘟疫肆虐后的尾声,该死的能死的都死了。但是国内,相当于瘟疫未能染指的净土。我们选择共存,就要重新经历一遍国外的人经历过的痛苦。

同一个地区短时间内经历大地震的可能很低。那么一个地区刚经历过大地震,那么这个地区的人就可以短时间内不再考虑地震带来的危害。但是如果一个地区有强震预期,但是地震还没来,那么这个地区的人放弃对地震的预防政策减灾措施就是傻。

中国大陆生活在强震预期下,她还没经历大地震。

如果我国也经历了人均预期年龄减少两岁,那么我们也可以共存。

知乎用户 Dr.Song 心理学​​ 发表

坐标美国中部大农村。红州。经济在全美垫底,但是和 COVID 关联的死亡人数,却一直遥遥领先。

我们这个州,除了在 2020 年 3 月份 COVID 爆发时,实行了一小段时间的居家防疫外,就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全民性的行政防疫命令。就算在最严格的居家防疫时期,也只是学校停课、酒吧和饭店不开、大型活动不办,等等吧。老百姓可以到处跑,根本没人管。

口罩令?那是不存在的。州政府在防疫这件事上,一直就是和联邦政府对着干的态度,死活不肯强制戴民众口罩。后来州长大人自己得了新冠,很快就康复了。这下好了,他压根不觉得 COVID 是多大一回事,更是坚决不支持口罩令。

可以说在疫情爆发的两年多里,本州人民一直都是和病毒共存的,可病毒却没能和不幸逝去的人共亡。

我们州在防疫这事儿上一直很魔幻。大概在 2020 年六月份的时候,川普来我们州进行竞选集会。你懂的,绝大多数到场的支持者都不戴口罩。结果,后面几天的新增就蹭蹭的往上涨。不过和现在比起来,新增人数还是少多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会儿每天也就三四百人的样子吧。

虽然原始毒株的传播率不算高,但致死率的确不低。特别是老年人和身体有基础病的人,那会儿染疫的,进 ICU 的概率还是很大的,而且一旦进了 ICU 上了呼吸机,挂掉的概率更大。

因为担心疫情,我家两个孩子在 2020 年秋季,在家上了一个学期的纯网课。老大把自己的学习安排的井井有条,一切都进展顺利,但是老二就混乱了,特别不适应没有老师和其他同学互动的学习环境,很难集中注意力进行自学,所以学习效果不好。

在 2021 年一月的时候,我们顶着圣诞节后每天三四千的新增,把两个孩子都送回学校上课了。这当然不是个无头脑的决定,是在考虑和衡量了各种因素之后,做出的适合自家情况的决定。那会儿老二每天放学回来就和我说,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觉得学校是如此得好玩。他每天早睡早醒,上学成了像度假一样让他期待的事情。

2021 年三四月的时候,辉瑞和 Modena 疫苗上市了。打了疫苗后,明显地感到很多人的紧张情绪得到缓解。起码对于我来说,不再那么焦虑了。转眼到了暑假,那时候每日新增已经降到一百以下了。孩子们开始去夏令营了。

老二参加了一个月的游泳夏令营,每周四天。要说其他夏令营,孩子还可以戴口罩,但是游泳那就真没可能了。 家长还得在泳池边陪护着,人挤人的,但是大家似乎都默契的不戴口罩了。不过整个暑假,没有听说任何认识的人里面,有得病的。

2021 年 8 月,我所在的大学恢复了线下教学和科研活动。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曙光在前的时候,Delta 开始横扫千军了。我的一个好朋友的孩子,在 8 月底刚开始上了三天幼儿园的时候,在午饭时间被感染了。后来在家隔离了一周,头两天发高烧,退烧后就又生龙活虎了。去不了幼儿园,净在家折腾折腾爹妈了。

Delta 虽然比原始毒株传播性强,但依然是可以通过戴好口罩和勤洗手来有效控制的。 在整个 2021 年秋季学期,虽然我家两个孩子都有几次密接发生,不过因为口罩戴的好,都所幸没有被传染上。

2021 年 12 月底,我和孩子坐飞机去洛杉矶探亲,前后玩了七八天。虽然全程都戴好口罩,但是在外面吃饭什么的,完全避免不了。而且洛杉矶人口密度很大,更别提迪士尼、环球影城这样的人挤人的地方了,社交距离都是空谈。

那时候,奥米克荣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气势,在北美攻城略地了。速度之快,超出所有人的预期。

1 月 15 号那天,儿子在老大生日那天,也就是在开学两周后,被确诊新冠了,我随后被他传染了。染疫和康复的大致过程,我都放在下面这个回答里了,我就不再多唐了。

得过新冠的人现在都怎么样了?新冠治愈后有什么后遗症吗?

我只想强调一点,我和儿子都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几十年以后会不会有,没人知道。反正,我这个高强度脑力劳动者,一直没有任何脑雾,注意力和记忆力与以往也没有任何不同。

我和儿子自从康复之后,就开始放飞自我了。我去上班他去上学,都不再戴口罩了。我俩又恢复了去饭店堂食、去听音乐会、去逛书店…… 回归日常了。

自此,新冠疫情对我俩来说,就算结束了。

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再得病,而是亲身经历过后,不再那么恐惧了

回首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都在与病毒抗争。有的人跑赢了时间,打了疫苗,保护了自己;有的人战胜了病毒,最终没被病毒带走。但有的人,就没这么幸运,撒手人寰。

虽然人类在时空的长河里,犹如蝼蚁,但是对每个鲜活的生命而言,人生只有一次。此刻不管你是自由的,还是受限的,都请怀抱希望 —- 人类终有一天,会同过去的一样,渡过这段艰难和困苦的。

世间空前的团结场面总是到了最危急的关头出现。

——斯蒂芬 · 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时》

知乎用户 晨 · 曦光之星 发表

上海的问题究竟是严格防疫造成的,还是消极怠工阳奉阴违造成的?我相信上海人民和全国人民心里都有一本账。 ​​​

知乎用户 舟舟 发表

坐标巴黎

本人情况:在法国读法学博士兼工作,因为 covid 已经三年没有回国了

去年在法国公司实习,基本每周公司都会有人是密接,然后大家就会淡定地去街角的药房捅鼻子做测试。比如有的同事会说,我去做个测试,等会儿回来继续开会。

现在换了个公司上班,上周有个同事阳性,他本来还在斋月,因为生病也不用斋了。我就在知道他感染当天,去街角药房做了测试,阴性。法国现在很多药房都可以做测试,不用预约,到了以后填表就可以测了,现场等的话 15 分钟就可以出结果,因为那天药房的人就让我出去散一圈步然后回来取结果。为了鼓励大家接种疫苗,打了三针的人都可以免费做检测,没打疫苗的人做测试就要付钱了,我没有付过所以不清楚价格。

我有很多次密接经历但是没有感染过,季节流感倒是得了两次,到了发烧咳嗽一整晚的程度,我觉得身体不好的人,可能得了普通流感也会很不好过,因为本人算是身体好又皮实的人了,连续一周咳嗽都吃不消。男友因为是医生,新冠疫苗和流感疫苗都有接种,所以他一点事也没有。我现在就觉得可能疫苗确实还是很有用的,个人是接种的辉瑞。

上周五和朋友在外面喝酒,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好像疫情已经不存在了。这周是复活节假期,巴黎满街都是欧洲游客,走在路上就能听见德语英语,也听到美式英语。景点区附近更是人挤人,感觉像国内的庙会。

不过公共交通上还是需要带口罩的,大家也比较自觉,基本在地铁和车站里,都还是把口罩戴好的。

我是出来留学的,家人都在国内,上个月妈妈在医院做了个小手术,跟我说住院部的床都快摆在过道里了,补充:我家的城市并没有新冠疫情,就是平时医院的状况,还是三甲公立。所以我个人是感觉国内,至少我家乡的医疗条件不允许开放共存。

还是希望国内的大家平安,也希望能早日正常,我都三年没有回国了,之前在法国封城我也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长的时候一个星期都没见过活人,也熬过来了。时代背景下的每个人都只是一粒尘埃,所以,就放平心态该干嘛干嘛吧,超出自己操控范围的事想多了也只是劳神费力

-——- 我尽量最客观的描述自己看到的东西。

说了那么多也只是自己的个人感受,毕竟我周围也都是同龄的年轻人,样本太小,不能体现法国整个社会的情况。

继续说说我看到的情况吧,同一办公室有同事已经得过三次了,周围的朋友也有不少已经得过两次的,现在都基本恢复了。也听说过同龄人感染然后重症的,但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只是朋友的朋友。

说法国人完全不在意 covid,是也不是。比如之前在学校见到朋友,她说自己昨天晚上见了很多人,可能会有风险,所以和大家保持距离比较好。另外现在见面也不用贴面了,碰碰拳头就行。不过大概就是谨慎到这种程度,也不会再多了。

另外法国最近大选,大家都知道 macron 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加强抗疫。本地人现在关心的就两件事,乌克兰战争和选总统(也许还有 psg 圣日耳曼的比赛?)总之 covid 已经不是热门话题了,新闻也没版面报道 covid,每天大选的瓜都吃不完。

我采访了医生男友,他说医院还是很重视 covid,上周还搞得挺紧张的,连着两天开会讨论。不过现在也就医务工作者还在持续关注这事了。

和法国同事谈 covid,他们很好奇上海的状况,我说国内是零容忍,他就开玩笑说法国就是 100%容忍,没有夸法国的意思,100%容忍也不是褒意噢。我老板法国人,说现在法国就是人人都要求权利,要这要那,完全不谈自己的义务。唉,就不同社会环境有各自的无奈吧。

知乎用户 小鸡腿​ 发表

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基本上回到了 80% 新冠前的状态。

坐标新加坡。

现在出门已经可以不戴口罩了。室内大家还是都带着口罩。

餐馆也爆满了。

疫情期间倒了不少店,现在那些店面也都活起来了。

政府通报重症监护室数字还在下降,不足 100 人了。

同事 80% 阳过了,基本上在家休息一周到两周,也就都回来上班了,并没有听到有人抱怨有后遗症。

医院照常接待所有病人,即便是新冠最严重期间,一个救护车十几分钟,甭管你是不是新冠病人,都可以拉走。

每个人都有自测试剂,大家发现阳性了就都自觉待在家里,吃喝点外卖。

政府还给发了测血氧仪器,基本上一户一个,如果不舒服或者血氧过低直接打 “120”(这边是 995)。

政府表示,如果重症继续下降,会进一步开放。

最后,这个问题里那个写自我感动文的真的给我看笑了,我想到了当年的我们初中自己写的小说,写了半天感动了自己。


给大家说一下我家阳性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吧。

那时候还是去年十一月底,我丈母娘很早就来帮忙带我不到一岁的孩子。

当时病毒毒株还是德塔。

我丈母娘和我儿子基本上不出去,每天就戴口罩去小区遛弯。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传染的。

我丈母娘是在某个周六说不舒服,有点发烧,因为当时还有肩周炎,所以觉得没多大事,自测试剂也测的是阴性。

那时候我老婆生孩子有点别的病,不舒服,还没去上班,于是周一就带丈母娘去看了医生,按照新加坡当时惯例去只要有症状就要做核酸检测,拿了药,就回去了。

当时新加坡就是半开放状态,管的松了,也没人通知,丈母娘周三还是不舒服于是又去看医生,诊所人很惊讶,说你们没有接到通知吗,阳性,赶紧回去,回家之后,给儿子也测了一下,阳性,马上打电话政府部门求助,问问看流程,因为阳性其实理论上是不让出去的 我们也没有私家车,当时没有报多大希望,结果意外的很快接通了,那边建议打车去医院,因为孩子小(当时 10 个月),所以允许打车,虽然不是很理解阳性为什么允许打车,这个好像对司机有点不友好,但是还是照做了,于是赶忙去了医院,丈母娘就自我隔离在次卧。医院检查一圈表示我儿子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症状,但是以防万一开了点药就回来了。

接下来就是自我隔离,孩子肯定是不能自己一个人住的,也不能和我丈母娘住,于是只能和我老婆住卧室,我在客厅。

大概到周五,丈母娘其实当时应该是吓坏了,睡不好吃不好,大半夜突然说觉得有些呼吸不上来,于是我们赶紧打了急救,不多会救护车就来了,拉着她去了医院,检查了一通之后开了些药被送回来了,说是各项体征正常。

同时我儿子周四开始发烧,38-38.5(不吃药的情况下),没有其它症状,但是得按时吃退烧药基本上是按照遗嘱到点吃防止烧太厉害了。当时还有个小意外我儿子从床上掉下来了,摔到嘴巴,流了不少血,看上去很严重,也是半夜,马上又叫了救护车,救护车也是十几分钟就到了,去医院外科检查了一圈发现其实不严重就带回来了。

之后就是大家隔离的隔离,吃药的吃药,等着转阴,我儿子大概第四天退烧,之后就没有给他测了,因为小孩子测起来太费劲了,我丈母娘第 10 天症状褪去,但是没有转阴,然后不出意外的我老婆又阳了,我老婆阳了以后,我们把卧室重新消毒,儿子就和我睡卧室,老婆睡客厅,那时候大概是我儿子刚退烧,奇迹般的我一直没有被感染。

接下来就是丈母娘症状消了过了两天就转阴了,出来帮忙带孩子,我就正常去上班了,老婆已经没有症状但是还是阳就在次卧继续隔离。

她们两个当时都有部分味觉失灵,但是现在已经全部恢复。

至少我经历过的疫情期间,新加坡真的算是井然有序了,救护车随叫随到,而且分级明确,什么情况下的病人在家,什么情况下住院,并且我儿子在带新冠情况下看外科,也是安排的井然有序,没有人把新冠当洪水猛兽,避而不及,工作人员也完全没有嫌弃的样子,只是当做普通病人看待。政府那时候也是安排了上门送口罩,自测试剂,以及一些药。

好了,不能再深入说了,过多展开可能号都没了。希望国内的各位各自安好,身体健康。如果真的不幸感染了也不要慌张,多喝水,备好退烧药,多休息,吃饱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摸鱼来更新一下,评论区真的很有意思啊,题主问的就是国外生活,我答的也是国外生活,顺带分享了一下自己的新冠经历。没问题吧?

你说国情不同,所以国内做不到新加坡这种开放共存。我接受并且承认。

你说我一个人的事例不能代表所有患者,我也同意。

你说我心真大,小孩发烧都不在意,说明你生活的并不好,我不同意但是我接受你批评,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事情不同的看法。

但是那些上来就报坐标然后强行拿自己地区不用戴口罩,生活一点都没有影响的来对比,然后嘲讽我 “就这?” 的,我是看笑了,我好像从头到尾我的回答都没有拿来和国内对比吧?

为什么你们就高潮了?

这个回答我还刻意回避了一些让你们这种人高潮的点呢。

我不会告诉你我认识的做 IT 的拿着几万的高薪一年全部在家办公都快忘了办公室在哪。

我也不会告诉你,即便是宣布封城当天超市被抢光了,1-2 天内货柜就被补满了。

我不会告诉你即便是这种情况,医院或者政府也没有要求员工凌晨两点回去加班给人做核算,医院工作中基本上能正常时间上下班。

我同学的母亲,我们在过年,她除夕和我们视频的时候还在说很多同事现在都还在外面给人做核酸。

我在这边感叹,国内付出的血汗太多,希望大家正视新冠而不是妖魔化它。

然后你就拿着国内那些人用血汗为你打造的环境在这疯狂秀优越。

如果有那么一天,疫情蔓延到你的城市,城市被封锁,希望大喊大叫受不了的,不是你们这批人。

当然,为了你城市的其它人,我希望永远不会有这一天,但是,万一,如果非常不幸,这一天真的降临到你头上了,我会在评论区嘲讽回来的。

知乎用户 实在哥 发表

文章最后,我将提出一个完美的病毒解决之道,既不影响经济生产,也能最大限度降低死亡率,堪称完美。

不论如何,我们都必须面对一个客观事实:

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采取了共存政策。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我们的清零政策,永远也不可能保证病毒的根绝,除非我们与国外断绝一切往来。

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番五次的清零、再清零、再再清零,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新冠病毒不可能会是世界上永远会对人类创造持续重大伤害的病毒。

从概率上来讲,人类文明史数千年,经历了无数瘟疫的洗礼,在古代医学水平,社会组织能力那么落后的情况下,也没有任何病毒能够对人类创造持续性巨大伤害一直到现在。

一个都没有。

从逻辑上来讲,现在的医学水平要比以前高得多的多的多,以前那么困难的时光,在完全没有防疫措施的情况下,都挺过来了,何况现在。

更先进的疫苗和特效药,还在不断研发中,与此同时,病毒的毒性还会继续减弱,因为进化的规律就是这样。

人类的努力,和病毒的弱化,正在相向而行,当它们碰撞的那一刻,就是我们战胜它的时候。

我相信假以时日,我们一定会等到那一天。

现在的问题在于,在那一天之前,我们是坚壁清野,还是共存求生。

我个人建议,应该在有一定防范措施的情况下,逐步放开防控,至少不能过大的影响人民群众的工作和生活。

奥密克戎的特点是传染性超强,但致死率非常非常低,并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无症状感染。

韩国有一组数据:奥密克戎的致死率为 0.09%,相当于季节性流感。但对于未接种疫苗者来说致死率为 0.6%,是季节性流感的 6 倍。

未满 60 岁且完成第三剂疫苗接种者奥密克戎死亡 0 例。

如果按照这组数据来分析,那么防疫措施完全可以比现在更松动一些。

我提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

第一,当然是普及三针疫苗,最好到达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第二,采取防控的年龄分层模式。

中青年人,我们彻底放开,但是必须严格规定他们出入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当然健康码监控也要一直进行。

在疫区,对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我们重点防控,对他们的出行情况进行更严密地管理,尽量做到他们除非不得不出门,一般情况下少出门。

这样做,既保证了年轻人的工作需要,不拖累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又保证了老年人的安全。

很完美的方法。

知乎用户 从猿到汪 发表

人在意大利。

确实已经如很多其他答主说的那样,大部分疫情限制已经解除了。

更直观的说,和国内那些没封控的城市差不多的生活状态。和今年 3 月之前的上海一样的生活状态。

当然也有点不一样,这边解除限制是破罐子破摔,仗着年轻力壮和疫苗,打算用身体硬刚病毒。国内是真的不需要。

室内场所,公共交通,都还要求戴口罩,也有一些场所查绿码。不过很快下个月就可能取消了。

最近米兰的公共交通人流终于恢复到疫情前水平。餐馆商店生意也都恢复了,只不过还是不是疫情前那家店就不一定了,过去两年商铺倒闭易主非常频繁。

物价上涨,感知明显。常买的牛奶鸡蛋面包肉类食用油,全都在涨。至于电费气费啥的,勇敢面对就好了。

前几天复活节假期,都疯了一样出门旅行。还记得 2020 年国庆中秋双节假期吗?当时国内 “报复性” 出游,还引来外媒一片 yygq,甚至 “预测” 中国疫情会死灰复燃。今年复活节的意大利就跟那时国内状态差不多。

只不过每天都还稳定地死亡一两百人。

只不过当时外媒预测国庆假期后疫情卷土重来,没有成真。今时意大利也有专家预测复活节会带来疫情小高峰,会不会成真,拭目以待。

现在新感染的确实死的少了。毕竟,前面几波疫情里,最可能被病毒杀死的人群,已经被 “优胜劣汰” 到所剩无几了。

今天意大利的 “自由”,建立在 160000 条被“淘汰” 掉的人命之上。


现在意大利解除限制,又恰逢国内上海疫情,两相对比,似乎意大利的月亮更圆。

不过来算算总账。以米兰为例,过去两年多,从 2020 年 2 月底开始,到五月份,封城三个月;2020 年秋第二波疫情,11-12 月封城 2 个月(用意大利说法叫 “红区”);2021 年初 1-4 月,第三波,米兰断断续续被列为“红区”,加起来封了也有两个月。至于“橙区”、“黄区” 这种半封城状态,加起来就更长。

过去两年一共封了至少七个月。

过去两年国内有几个大城市总共封了七个月?

不光封了七个月,还丢了 160000 条人命。

所以他们为什么要 “共存”?所有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什么尊重科学,什么崇尚自由,全都是扯。“共存” 唯一的动力,就是因为长时间封城,整个经济社会已经在崩溃边缘,无奈只能用人命换经济。

最近有些新留学生,2021 年秋天,甚至今年年初才来意大利,没有经历过过去两年的封城,死亡,和恐慌。

他们到意大利的时候,限制已经解除了大半。他们没有经历过全程,没有看过全貌,却偏喜欢摆出一副 “开了天眼”、要“启发民智” 的圣人姿态。

这部分人最喜欢各处宣扬 “国外” 现在多么好,“国外”的防疫政策多么好,说些什么“建立在疫苗基础上”,说些什么“这才是尊重科学”。

只是一个无奈之举而已,可远称不上 “科学”。

而且众所周知,新冠死亡,大多是老弱病残。

我身边有些意大利同学,家里有老人因为新冠去世。像中国人一样,意大利人也有非常温馨的祖孙感情,nonna 做的饭,一定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但我这些同学,再也吃不到 nonna 做的饭。

但是,对于大多数说中文、用知乎的中国留学生,以及在意大利打工的青壮年群体来说,他们,或者说我们,并没有老弱病残的亲戚朋友在意大利。

他们家里的老人,在国内被保护的很好,没有肆虐的新冠。入境的严格把控,也让他们不必担心自己亲自带去病毒,间接亲手 “毒杀” 自己的亲人。

所以这些人,尤其那些新来的留学生,当然感受不到疫情死亡的悲痛,他们只看到身边年轻人的歌舞升平。

类似地,留学生大多合租、独居,平时只负担自己的生活开销,本来数额就不大。更不需要养家糊口,上没有老下没有小,没有贷款没有多少税费。所以尽管物价正在实实在在上涨,但很多留学生却会告诉你没有感觉到。

毕竟意大利的留学生群体真的鱼龙混杂。有些孩子在意大利头疼脑热,却由国内的父母出面在微信群里咨询如何在意大利买药。他们怎知柴米贵!

但只需要设想一下,只是设想,大可不必让它成为现实。如果今天我们也学意大利,导致留学生们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在国内因为疫情大量去世了,知乎又会是怎样的场景?

现在意大利疫情已经在低位,每天死亡一百多位老弱病残;换算 20 多倍人口的中国,每天两三千人。前段时间意大利 Omicron 疫情高位时每天死亡三四百人,换算 20 多倍人口的中国,每天七八千人。

今天上海一个老人,西安一个孕妇,令人惋惜地去世了,知乎上是何种场景!倘若真的每天万八千人,留学生们,知乎 er 们,真还能坐得住吗?


回到问题本身,今天意大利什么状态呢?

除了每天因为新冠额外死亡一百多人。

其他基本恢复疫情前的状态。就像国内所有那些没有封控的地区一样。

算是浴火重生,带着未愈合的伤口。

但如果只看到浴火重生,却忽视火烧的痛苦和伤疤,以至于想要烧把火把自己也点了,那怕是非蠢即坏。

知乎用户 JZZ 发表

身在美国,以下回答是我在 12 月底,1 月初美国奥米克隆最厉害的时候(大约一天感染 50 万加)写的一个回答,在知乎存活了一天,被屏蔽了。再贴一次,试试这次能存活多久。


说说我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只记录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去判断是非,并非提倡主动接触,也无从得知自然免疫是否有效)。

邻居 A,辉瑞新冠疫苗研发组的科学家(本人参与新冠疫苗的开发),自己和太太已打完三针,两个孩子打完了两针。趁圣诞假期,出去度假。我问他们疫情期间出去玩担心吗?他们说,担心啊,但是尽量做好安全措施(戴口罩)就好了,该玩还是要玩的。(1/2 更新,度假回来了,一家人都没事,正常上课上班)。

朋友 B,中国人,先生打了三针,太太打了两针,两个孩子未打针,圣诞假期去坎昆度假。出发前太太发朋友圈,做好准备了,挑个时间,去主动接触病毒,如果测试出阳性,酒店免费提供 2 个星期的住宿。” 一周后果然测出阳性,一家轻症(一个孩子还是无症状),目前在坎昆的阳光沙滩,豪华酒店里,头痛脑热中………(1/4 更新,除了妈妈还有点鼻子堵,偶尔咳嗽。全家都差不多没有症状了,目前在吃吃喝喝,远程上班学习中)。

朋友 C,今天在朋友圈 po 出 “用一个冬假完美获得 Omicron 免疫” 看样子,也在冬假里去“自然免疫” 去了。(1/3 更新,利用刚病好的抗体,她们一家去佛州度假去了。)

邻居 D,他测出新冠的时候,他家女儿还在我家里玩。他太太打了电话给我,告诉了情况,并让他女儿立马回家隔离。我们全家也做好了隔离的准备,第二天,他女儿的核酸检测为阴性,我家也做了核酸检测,全阴,又关了 2 天(前后 5 天)我们没有症状,就出来了。(1/4 更新,他家孩子无症状,大人已经痊愈,核酸阴性)

我家在 2021 年年初得过原始新冠的轻症,我和先生发烧两天,我喉咙痛,失去味觉,女儿无症状。1 个星期后自然痊愈,味觉恢复(除了 OTC 退烧药,未服用任何处方药),一个月前去做了健康检查,特意询问了关于新冠后遗症的问题,我的医生说我很健康,完全没有后遗症,还叫我放轻松。(1/3 更新,知乎网友隔空诊断我后遗症严重,病毒应该已经遗留在我脑部和全身,所以我神经被破坏,没有痛觉,胡言乱语了)。

目前我们全家就是该干嘛就干嘛,能怎么办呢?杀不掉它,就只能去适应它,日子还是要过啊!


更新 4 月 19 日

说说现在我身边的情况。

  1. 学习 - 学校基本恢复正常了,学生可以不必戴口罩上学(口罩是自愿佩戴,而不是强制性佩戴)。我们学区恢复一切体育,艺术的比赛和展览,汇演。孩子的学习生活基本恢复到了疫情前。
  2. 娱乐 - 餐馆,演出,酒吧,商店基本恢复到疫情前。(这里说基本是指在某些室内大型演出,还是需要观众戴口罩,或者座位隔一个)。
  3. 工作 - 金融,科技等行业(泛指只要一台电脑就能远程上班的行业)可能是一个星期去 1-2 天办公室的频率。其他的行业(泛指制造,餐饮等必须有人干预的行业)基本恢复到疫情前。

无意和评论区争论是防疫还是躺平,就我看来,美国从来就没有躺平过,只是没把重点放在核酸检测和封城上。就我和邻居 A 的聊天,他们一直在埋头研究疫苗和药物,所以 2 年前的主要防疫手法(封城)和 2 年后的主要防疫手法(在超市里买到新冠自测和治疗的药物)有了质的区别。

上个星期是我们这里的复活节春假,邻居基本上全出去度假了。发张我在动物园门口拍的照片。希望家乡上海能抓住 2022 年春天的尾巴。

最后更新一下,

评论区一直在说的,所谓 2300 的辉瑞的药,在美国确实是免费的。可以去了解一下 拜登政府的 Test-to-Treat,测得新冠后免费发放的药品包含并不仅只有辉瑞的 Paxlovid 。所以我不懂,免费发放疫苗和药物不叫抗疫,只有把人封起来做核酸才叫抗疫。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过上普通的生活。

知乎用户 汉土人​ 发表

问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容易有偏向:死去说不了话,养老院的高危人群一般不上网,在国外的中国人大多是年轻力壮、老人不在身边的,所以你说他们的意见会偏往哪个方向。

知乎用户 举宝爱好者 发表

坐标澳洲

早就正常了 没什么值得说的

我家邻居卖房 来了好几波说中文的看房

你猜他们都是哪来的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如果你现在在国外,你可以去采访你在街头看到的任何一个国外人。

他们一定会回答你,过的还不错。当然,可能会因为国外的一些轻微的防疫政策造成些许不变,不过总体来说是过的相当不错的。

因为死人你采访不到。

知乎用户 M3 小蘑菇 发表

一群牛羚在快乐地吃草。

突然一只狮子从草丛里窜出来,扑向牛羚群。

牛羚吓得四散而逃,狮子瞄准一头年迈的牛羚,追上咬死,大快朵颐。

幸存的牛羚躲到安全区域,漠然看着同伴的尸体,庆幸被吃的不是自己。

狮子离开后,牛羚们又快乐地吃起草来。

知乎用户 fackUS 发表

坐标加拿大,24 岁,是留学生。

商场,餐馆等已经基本恢复往日的客流量。口罩许多人也带着,但因为不是强制了,所以不戴的也很多。大学则全面恢复线下了已经。

认识的已经有 3 位感染(都是老外)。都是轻症,在家自愈。

基本上除了消毒水和还能看见的口罩外,跟疫情前没啥区别了

—————

鉴于找茬和中文太差不会读题之人太多,关闭评论区。

如果有人只想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你可以在看到我的答案后在导航里选择 “不看此答主文章” 和“减少此类话题”推荐,相信知乎的大数据不会让你们失望。但你让我改变这答案,非说这边老外咋惊慌失措,抢病床,那不好意思我办不到。

我也希望知乎赶快出 ip 地址显示功能。

谢谢

知乎用户 洛克李 发表

水深火热,躲在家里,瑟瑟发抖,不敢出门买东西,怕被感染,不敢出门工作,怕感染,火葬场已排队到 36 个月后。

这是清零者需要的答案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坐标美帝。

恢复正常的线下工作和学校课程。

恢复正常的餐饮娱乐。

强制口罩令取消后公开场所大部分人仍然戴口罩

几乎所有公共场所均提供免洗消毒液(美帝在疫情前就较为普及,疫情后更为常见)。

大型会议要求与会者提供三针完整的疫苗接种记录和三天内新冠病毒阴性检测报告

确诊新冠阳性患者(轻症)自行在家隔离

确诊阳性患者本人或社交活动组织者 / 工作单位通知所有密接者,密接者(无论是否有症状)自行在家隔离直到检测结果阴性。

(部分)大型社交活动要求登记所有参与者名单与联系方式,确保其中如有人确诊可以通知到所有密接者。

免费、非常方便的疫苗接种

部分地区提供新冠病毒自测包

部分会议 / 活动转为线下后长期保留线上模式,线上线下并行,给参会者更多自由选择——尚不确定是否会永久保留。

会议 / 活动中提供的食物 / 饮料减少或取消,减少需要取下口罩的社交活动

公司 / 学校为员工大量提供口罩、洗手液、酒精等防疫资源(视具体公司而定,不强制使用)。

部分公司(较少)允许员工永久转为线上 / 居家工作

部分学校课程(较少)永久转为线上授课

我不负责评价国内和美国哪种方式更好。我并没觉得美国现在这种共存方式就比国内更优越更先进,所以不用跑到我这儿来跟我争论扣帽子。

我想说的只是——

即使被公认为 “躺平” 最彻底的美帝,也不是 “共存”=“彻底躺平啥也不干” 爱怎么感染怎么感染爱怎么死人怎么死人。

出了非洲,或许加上印度等少数国家(也是非不愿为,不能为也),没有哪个国家如 “极端清零派”or“极端躺平派” 嘴里说的那样,共存 / 放开就是一切和疫情前一样,完全彻底的不作为什么也不管了。

既没有某些人幻想的,和新冠前完全一样,彻底放开没有任何疫情的阴影了,人们继续拥抱接吻不受任何限制随意狂欢,经济完全恢复蓬勃发展,也没有人因为疫情躺在家里、医院里痛苦挣扎,完全和感冒一样小病小痛没人当回事——那不可能。

也没有某些人幻想的,彻底躺平就是什么也不管了,所以阳性患者不戴口罩满街乱窜,所有人都反复感染痛苦不堪,社会秩序崩塌医疗体系击穿,大量新冠病人无助等死,哀鸿遍野——那也不可能。

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

知乎用户 黑手 发表

但凡 B 站上关注几个海外 UP,也说不出 “生活跟以前一样” 的话来。

比如就说邻国日本吧,山下智博,矢野浩二,应该很多人都知道这二位,他们在日本拍的出去吃饭的视频,虽然很多看起来都还正常,但那是剪辑后的呀!而且即使是剪辑后的,也能看到他们会经常提到,因为疫情原因不给堂食,或者只能进几个人,等位要在外面等,营业时间改动,吃饭的时候不允许交谈,甚至矢野浩二有时候在咀嚼的时候都要戴上口罩或者用手遮住口鼻,等等等等。

还有飞社长,说一堆一堆经营了几十年的电玩店、娃娃机店啊什么的,因为疫情冲击关门的。别说什么游客,这些店没了不影响日本人的生活状态吗?

国内呢,只看到最近一个多月上海封控,可是过去的两年内绝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非常自由的,是真的不需要担心的,除了需要扫码和进入人多的地方戴口罩以外,绝大部分时间我们跟疫情前没有明显的差距。(直到最近的猪队友)

还有生活在海外的人,说,学校和公司永远不会满员,少了人十有八九是新冠了,然后一堆最近接触过他的人都去做核酸,学校和公司都怕大量人一起病假会影响教学和生产任务。他有同事两年间感染了三次了。大部分感染了也就是发烧一个礼拜,然后家里其他人发烧一个礼拜,好了之后就慢慢恢复。就像买彩票一样,小奖就是发烧一周,大奖就是人生重启。每天所有人都提心吊胆,但是为了 “自由” 又不敢说。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众所周知,死人不会说话,再加上知乎的基本都是年轻人。所以国外肯定是一片祥和。

知乎用户 我不做镰刀很多年 发表

水深火热,导致瘟疫横行,看不上病,买不到菜,自杀的也很多,韩国买不到棺材,棺材涨价,尸横遍野,尤其是印度,尸体都烂在大街上,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个一年半载,全世界人类都死完了,中国就无敌了,一定要坚持,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难熬的,加油,中国

知乎用户 雨花​​ 发表

游轮重回悉尼港,国外旅客入境不再需要核酸。国内在争论要不要隔离阳性患者。

昨天去了城外一处海岸

第二天又去了一处

知乎用户 开四驱福克斯的 K 发表

坐标土澳.

新冠对我最大的影响就两点.

第一, 前一阵老婆生孩子, 如果我感染新冠了无法陪产.

第二, 不论回国还是家里人过来都不那么方便了, 耗时耗力. 所以好几年都没和家人见面了.

对了, 还有一点. 因为之前在家上班感觉挺好, 大老板允许我们每周在家上两天班.

老婆在怀孕期间打了两针辉瑞. 目前为止对宝宝没有什么影响.

我们找了私人的产科医生. 第一次见面护目镜口罩防护服, 还要在两个屋子里通过电话交流. 后来就带个口罩, 甚至给我们讲解婴儿表情的时候口罩也摘了. 她手上的孕妇感染新冠的没有一例对母亲或者胎儿有严重影响的.

身边的同事基本上都得一遍了. 没听说谁有什么后遗症的. 亲近的人里面我弟的女朋友前一阵也得了. 然而有趣的是我弟和他们的室友自始至终是阴. 而且我弟和她一直一个屋睡.

在可预见的未来, 我会依然在公共场所戴口罩; 也依然不可能回国或者让父母过来. 除此之外, 一切生活照旧.

知乎用户 DT 财经 发表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DT 财经(ID:DTcaijing),作 者 | 金花鼠、张晨阳、编 辑 | 王朝靖、设 计 | 郑舒雅。

新冠疫情,正在从现实空间和互联网两个途径影响人们。

文字、图片、视频、录音,与疫情相关的消息通过社交网络不断传播,科技把人们本来肉体直接感受到的 “附近” 转化成数据化的 “附近”。于是,人们不仅要面对现实生活中的难题,还要密集地、频繁地为远方的哭声忧郁愤慨。

根据 DT 财经的《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互联网上疫情相关的消息正在影响人们的情绪,越年轻,受到的影响越大。百度指数显示,今年 3 月以来,上海居民对 “心理咨询” 的搜索激增。最近一个月,“心理咨询”的热度大概同比上升了 250%。

在当下,心理 “自救” 似乎也成了一件紧急和必要的事情。

我们找来了 4 位在上海生活的年轻人,隔离时间从 22 天到 38 天不等,在居家的日子里,他们都有过不同程度的 “情绪失控”。最后,有人选择和负面情绪共存,有人通过培养爱好缓解焦躁。我们通过可视化还原了他们的居家生活日程表并通过采访,试图了解他们如何重新找回内心的秩序。

为了不让同情心崩溃,学习分配注意力

在疫情坏消息满天飞的互联网上,许多年轻人都在沉浸式关心 “远方的哭声”,他们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共情力,但也会为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而情绪崩溃,进而产生对掌控命运的无力感。

DT 财经的《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数据显示,超过六成的 95 后(62.9%)和 00 后(65.6%)因为互联网上的疫情负面新闻、情绪式发言心情变差。

对此,新闻传播学者方可成认为,“合理分配自己的注意力,是这个年代每个人都要学会的事情”。

@李四美 女 上海浦东新区 封控 29 天

对于做传媒工作的李四美而言,比起买不到物资,疫情对生活更大的影响是她主动被动地接收互联网上的负面消息。

最初是一些数字,然后是更为具体的报道、视频、聊天记录、对话录音…… 图像和声音把远方的个体的痛苦带到眼前、耳边,一次次冲击着李四美的情绪。有一次,李四美看到一位患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的新闻,瞬间就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奶奶。“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我会真的崩溃。”

“我好像陷入了旋涡,一边难受,一边忍不住检索那些令人痛苦的新闻,然后转发、愤怒、最后失落。”

最初,难以集中精神的李四美选择通过分泌多巴胺暂时逃离现实世界。“我开始做点能让自己专注的事情,比如沉迷健身和打游戏,不是为了锻炼身体和获得游戏快感,而是想让自己有点可以全心全意投入的事情做,暂时不被打扰。”

另一方面,李四美也有矛盾的点:“看了难受,不看也难受。闭上眼关掉手机不看可能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但是,你清楚地知道这些事情真实发生着,并不会因为你不再关注就不再发生。所以,这是不是也算是一种逃避?”

这几天,李四美在沉浸式看消息和沉浸式转移注意力之间来回平衡。她仍然会关注互联网上的信息,但是会有选择的关注那些立场客观、报道全面的中外媒体和自媒体,她还搜索了一些社科知识,试图找到缓解情绪的方法。

她和我分享了一句话——我有时会自我安慰:盲目的快乐,也是属于蒙昧无知的快乐,“走出幻象” 后的痛苦,却是清醒者的痛苦。

建立连接,关心具体的人

DT 财经的《年轻人疫情影响报告》数据显示,因为疫情 / 封控,有 46.4% 的人和邻居的关系变好,有超过 44.2% 的人开始关注自己小区的构成和社区工作。

或许正如陀思妥耶夫斯基说的那样,要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人。比起因为各种数字、各种概念而难过,我们可以做的,是首先和现实中具体的人,建立起连接。

@卷心菜 男 上海静安 封控 24 天

卷心菜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和朋友面对面聊过天了。居家隔离带给他的,除了生活条件被迫降级、工作效率变低等烦恼,还有迫切的和人交流产生联结的渴望。

“主要是没人跟你说话了突然。以前在公司,同事之间还能聊天,再不济点外卖你起码还能张嘴跟外卖小哥电话一下。现在足不出户,你连张嘴说话的机会都几乎快没了。这就太可怕了。” 目前卷心菜和两个室友一起合租,但大家平时在各自房间,彼此不认识,所以交流也不多。

隔离大概一周的时候,卷心菜感到聊天需求爆发。“我其实理解为什么很多人要阳台唱歌、或者开着窗户大喊一声。张口说话算是自我情绪的一种调节吧。” 为了不总是对着墙、对着阳台外的马路发呆,卷心菜还报名了志愿者,负责所住楼栋的物资分发工作。“这样起码可以下楼活动一下,跟其他志愿者也能说上话。”

因为居家封控,卷心菜开始与过往素不相识的邻居们建立起连接,比如把自己的食材送给有需要的人。“一个看起来很体面的老爷爷,死活不肯免费拿我们送的东西,最后塞给了我 300 块钱,还在小区群里说: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大家远亲不如近邻,有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上海会更精彩。”

卷心菜告诉我们,住户群里互相帮忙的氛围让他很感动。前几天,小区出现了阳性确诊,住户群里都在提醒小女孩要准备什么物资,如果有缺的,大家还会把东西放在门口,有个小姐姐统一拿好放到女孩家门口。“为了让小女孩不要害怕,大家就在群里说,等她回来记得帮我们带油盐酱醋。等女孩上车后,大家又开始时刻问女孩是否有到方舱,直到她安全到达,大家才结束。让她无聊的时候,给邻居们同步方舱生活。”

最后,卷心菜分享了最近两件令他感到快乐的事情:

第一件是,这两天他跟一个室友说话比以前多一点了。“我看到室友平时会在家做肉圆子,今天我把我的肉糜给了我室友,我室友今天晚上做了肉圆子,给了我一份。我觉得这件事比我自己做饭要开心。”

第二件是,由于冰箱放不下那么多菜,卷心菜在小区群里问,谁家冰箱能放下一只鸡,我送他一只鸡,到时候给我来碗汤就行了。“有个阿姨就回应我了。当天晚上她就送给我了,我都没想到。她申请加我好友,申请的备注是:鸡烧好了。”

克服 “信息错失恐惧”,反思 “什么是重要的”

美国作家帕特里克 ·J. 麦金尼斯在书中提到当代人普遍具有 “错失恐惧症(FOMO)”——一种总在担心失去或错过什么的焦虑心理。

而疫情期间,时刻更新的新闻动态、政策消息、小区群里时不时就冒出来的团购消息,不断着放大着人们对信息 “错失的恐惧”。

在书中,帕特里克提出一条建议:你可以把你所有的事情按照目标排序,按照重要度去安排。

@捏捏 女 上海浦东新区 封控 38 天

身处疫情最严重的浦东新区,捏捏是上海最早一批居家隔离的人。

以前,捏捏觉得小区群家长里短的,有消息从来都划走,但现在,反复看手机、不放过任何消息已经成为捏捏的生理本能。

“每天睁开眼睛,先把上海官方每日发布的阳性清单看一遍是固定安排。吃饭、洗碗、工作的间隙拿起手机,刷刷疫情新闻,看看团购情况和群消息也成为习惯。我还会去了解病毒,去搜索香港、美国的数据,看看传播情况,就想知道这个病毒到底有多厉害。”

与此同时,大量的消息让捏捏的生活变得碎片化,频繁切换 App、切换各种团购群之后,捏捏开始对海量的信息进行反思。

之前,看到什么新动态消息都想点进去看看,看到别人买东西也想跟着买。总是担心错过了什么。但是,到底什么才是需要的、重要的?这是需要筛选的。

捏捏说,“在各种消息上的时间会有一种破碎感,我反而对工作这件事有很大的改观——工作很大程度上给我一种规律感和在路上的感觉,是整块的东西,时间上、内容上都是线性的。”

她还捡起了断了半年多的手帐,反思了自己的消费习惯,准备以后过极简生活。“因为在家其实花不了什么钱,我就开始想,是不是之前买的无用的东西太多了。比如我会买很多和自己的兴趣爱好沾边的东西,也会囤日用品。很明显囤的日用品比兴趣爱好的东西实用很多,兴趣爱好的东西手帐、游戏、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需要,但是一两个就够了。”

已经居家了一个月的捏捏,现在还是会焦虑,不过,她正在努力和这种负面情绪共存,“负面情绪避免不了,就和之前失恋一样,它总是需要某种方式的妥协或者改变一些外在环境吧。但如果外在改变不了,就只能共存。你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虽然存在但没有那么重要的,控制自己不放大那些负面的,也不要产生外部性就好。”

降低预期,制定可以完成的小目标

疫情的反反复复,在某种程度上正在摧毁人们的希望。令人产生负面情绪的,不仅是因为 “疫情可怕”,也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心理学教授吴正言认为,人本身有急性应激调节机制,哪怕现在处境再苦再难,但如果能预期某一个大致时间点处境会改善,忍受力也会大大增加。

所以,如果外部危机暂时无法解除,那就只能想办法让处在未知中的个体增加 “心理耐受力”,建立一些更可控的预期。

@耶耶 上海青浦区 女 封控 22 天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耶耶的生活被 “抢菜” 包围:6 点和 8 点半抢叮咚买菜,10 点半去每日优鲜,再过 20 分钟是山姆,下午还有社区团购……

时间被精密切割成 N 个小块,每一小块都有要完成的目标:提前 10 分钟打开 app、加购物车、提前一分钟手指放在购买按钮上蓄势待发,然后手指不停地点;结果大概率是失败,所以还要再花 10 分钟来懊恼叹气。

“抢菜完,转头就忘记自己刚刚在做什么工作了,经常是晚上要开始赶白天落下的进度。虽然待在家里,但每天都感觉特别累,睡得早,睡觉中途还要醒过来。不知道这种令人疲惫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转折仍然来源于抢菜。

有一次,耶耶终于成功抢到了菜,囤了很多蔬菜。男朋友对她说,“你当时双臂高举,简直像申奥成功了。” 她发现,如果适当降低心理预期,或许自己会更容易变得快乐。

尽管这可能是一种被动的 “预期降级”,但如果能通过小事就获得积极情绪,何乐而不为?

她开始给自己制定一些更容易完成的小目标:一天吃一个鸡蛋;一天有一顿吃水果;同一种菜品,尽量用不同的方式烹饪;成功学会烤鸡……

同样是抢菜,也可以把 “没抢到好失败” 的概念,换算成 “没抢到也 ok,抢到了安全感就加一分” 的想法。

这两天,耶耶的男朋友要过生日,她努力搞到了一个蛋糕,在两个人都忙碌的工作日紧赶慢赶,做了一顿大餐,然后把蛋糕通过无接触的方式分享给几个邻居,让大家都解解馋,吃一下久违的甜品。

她说,“外面的世界不平静,我就想做点身边力所能及的小事,把握住我能把握的。”

(题图来源:《花束般的恋爱》)

知乎用户 Tang Phil 发表

父母在加拿大渥太华,本人在国内工作。

从疫情开始就在国内,转述一下父母的看法:

  1. 打满疫苗之后对于患病后转重症不是很担心
  2. 会关注疫情相关的新闻,如果报道有新毒株或者入院数提高会加倍注意
  3. 去公共场合还是会戴口罩,chinatown 戴口罩的比去 downtown 的人要多不少

总体来说除了要带口罩外和疫情前区别不大。


不过我个人目前对国内清零还是持支持态度,原因是加拿大脆弱的人群经过这两年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国内这些人还在,而且疫苗接种率整体不乐观,所以现在就躺平是有可能会造成医疗挤兑的。到时候就是把国外前两年死过的人我们也死一遍,这个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另外就是毒株仍然在变异,近期美国英国的重症率死亡率又上去了,清零没个尽头很绝望,放开了新毒株层出不穷,毒性传染性不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总之如果想躺平,先呼吁提高全民疫苗接种率吧。这个越低,放开出的问题可能就越多。

知乎用户 内涵小骚年​ 发表

在新加坡,

最高一天 3 万人感染,三个月就感染了 50 万。

新加坡人口 600 万左右。


天天水深火热的,受疫情影响严重,

社会基本已经完蛋了,

你看 KTV 都没开:

地铁已经几乎没人了,社会完全停摆:

餐馆,商场因为没人统统倒闭:

昔日的网红旅游景点称为野生动物的天堂:

你看看这人说的是人话吗?

前不久听说某 HDB 的阿姨感染了,症状严重到 38 度高烧加咳嗽,打了 995 叫救护车,救护车压根不理她,就差让她润远点了,听说那几天哭得老伤心了。

这几天好了,还在骂骂咧咧呢!

相比之下,中国多好,无症状都拉走,对新冠的重视程度之深,让新加坡感到汗颜。

不要相信其它回答的岁月静好,美国都死一百多万人了,中国要放开岂不是要 1000 万,你怎么保证你不是这 1000 万分之一。

任何人以任何目的共存,绝不容忍!

更不要相信其它新加坡回答者的话,他们只是虚构新加坡光鲜亮丽,企图让你们一起共存,拉其它人一起水深火热!其目的性不纯,坚决不能相信!

你问问他们,现在新加坡是不是堂食人数受限,室内还得戴口罩,去商场还需要用 “Trace Together” 辅助追踪行程扫描才能进入,感染了还是得居家隔离?

他们回答肯定是:是。

“是” 就对了,就证明我的回答没骗大家,新加坡根本就是在严格防疫,其实证明新加坡根本就是共存失败的。

但他肯定要解释什么,解释就是掩饰。

这些人大多数是工作准证持有者,根本不地道!

我一个 S 开头证件的,会有什么坏心思呢?

清零不绝对,就是绝对不清零!

请大家不要学习新加坡,不惜一切代价,

坚决清零!


PS:这篇回答下,我有绝对的信心,没有任何一个在新加坡居住的人敢跟我对线。

知乎用户 千寻百度​ 发表

不好意思,我支持清零政策。

一、我还没感染过新冠。

二、我也不想感染新冠。

三、防疫带来的诸多不便,我觉得可以接受。

四、新冠有诸多后遗症,建议共存派出国感受一下。

相比于诸位轻描淡写地谈什么感染新冠,没什么大不了,轻症不影响生活,我更相信《柳叶刀》的数据和分析。据《柳叶刀》披露新冠感染者普遍具有后遗症,涉及诸多方面,包括运动神经系统、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神经系统、生殖系统等。而且目前并没有统计出治疗新冠后遗症所致慢性病的医疗支出,但可以想见的是由患者个人支出。

英国人口约 6.72 千万,现累计确诊 21,747,638 人,累计死亡 171,396;美国人口约三亿,现累计确诊 82,309,113 人,累计死亡 1,015,441。

我并不觉得国外有先进的防疫措施和理念 值得的我国引进并学习,也不觉得相较于国外我国的防疫策略有什么值得嘲讽的。

我国 14 亿人,累计确诊 526,072,累计死亡 14,602。我相信我国绝大多数人民都没有感染过新冠,也不愿意感染新冠,我相信我国中央政府推行的清零政策是得到绝大多数人民支持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话题下阴阳怪气嘲讽的团伙是针对谁的?

知乎用户 毛宁​ 发表

自己看 NBA。

知乎用户 Saiyi 发表

再更,精彩在最后。(辛苦回复你,最后你一删了事,这可不是成年人该做的事。我尊重你,把你名字隐去,希望你能学到些什么。)

———————————————————

最上更新

我只是写下了本人从感染奥密克戎,到康复的经历。

对于里面的敏感话题作以下解释:

1、莲花清瘟,这个药是在 2021 年 6 月在家备用,不感染新冠,基本不会用到。

首先,因为本人在日本从事医疗相关行业的工作,对医院对待新冠的各种制度比较了解(大部分是,只要不是重症,别来烦我的心态)。所以,如果家人感染新冠,不能就医等极端情况下,最起码能用莲花清瘟先缓解一下咳嗽发热等症状,等待救援。本人并不是把莲花清瘟当作治疗药或者特效药来看待,只是单纯的当作缓解症状药来备用。

其次,本人是无症状感染者,日本医院不提倡开处方药给我,毕竟抗生素吃多了伤肝,让我回家自己调养。当时孩子身体无异样,精神状况很好,也没有做核酸,虽然第一时间隔离了出现症状的老婆,但是,我毕竟也属于新冠阳性患者,不能大意,毕竟每一声咳嗽都有把病毒传染给孩子的可能。所以坚持吃了 11 天的莲花清瘟。

2、苹果 watch 和华为手环 B6,里面的心率检测数值,血氧饱和度检测数值,只是当作参考,并没有当作医疗器来看待。毕竟事发突然,我不可能身带病毒,四处溜达去买医疗用血氧饱和度检测器。从感染到康复,全家一直居家隔离,只有我一人在第一天去了一趟超市。所以,如果感觉到呼吸困难,还是要第一时间叫救护车。

———————————————————

以下为原回答

@小早川

坐标日本

大阪

新冠奥密克戎感染康复者经历

2022 年 1 月 20 日周四夜 19:00

本人老婆体温飙升至 39 度,当即采取隔离措施,并给大阪保健所打电话,无人接。给周围各家诊所打电话寻求新冠快筛,无人接听或者快筛试剂没货。

让老婆戴上苹果 watch,单独隔离在一个房间后,进行全屋酒精喷洒消毒。本人先吃三粒莲花清瘟。由于两个孩子还小,还离不开父母的眼线,遂找一个大房间,两个孩子一张床,本人一张床,中间用高背沙发隔开。全家人居家带口罩。

安顿好家人,本人去超市购买大量水果(主要是葡萄,柠檬,橘子等)和各种维生素片。在超市期间,全程带口罩,带一次性手套,远离其他人。(当时已过晚上 8 点,超市人少。)

1、给老婆戴苹果 watch 是因为有测心率和血氧饱和度的功能,主要是监控血氧饱和度(全程)。

2、本人和老婆已经各打 2 针莫德纳疫苗,根据经验,只要没有基础病可以抗过去,购买大量水果和维生素片是为增强自身免疫。

3、本人带华为 Bland 6,有心率检测和血氧饱和度监控

2022 年 1 月 21 日周五早 9:00

本人老婆自行去医院做核酸,10:30 分结果称阳性,医院开具一些退烧药,止疼药,止咳药,下载日本防疫 app,输入信息。回家等待大阪保健所电话指示。(到转阴了,也没等到大阪保健所电话)

本人和孩子也想去做核酸,电话预约,建议孩子先不要去医院做核酸。因为当时是奥密克戎高峰期,到医院做核酸的人多,怕传染给孩子。所以结论是等孩子有了症状再做核酸,本人下周一一早去做核酸。

1、本人一天三次莲花清瘟(全程)。

2、本人老婆吃医院拿的药,感觉像甲型流感的组合药。

3、顿顿吃水果,菜里多加柠檬汁,少吃肉,鸡蛋和面食。不放盐,只放酱油(全程)。

4、老婆血氧饱和度正常,体温 38 度上下。

2022 年 1 月 22 日,23 日周六周日

本人在一边照顾老婆起居住食,一边等大阪保健所电话,一边忐忑孩子的健康中度过。

1、老婆血氧饱和正常度正常,体温维持在 37.5 度左右,偶尔窜到 38 度。

2022 年 1 月 24 日周一早 10 点

本人老婆退烧,本人核酸结果奥密克戎阳性(无症状)。想带孩子做核酸,还是被告知等孩子有了症状再做核酸。

回家接着照顾老婆住食,戴口罩,全屋消毒,远离孩子。等大阪保健所电话。唯一欣慰的是,老婆烧退了,但开始轻度咳嗽。

1、本人远离孩子,所到之处必消毒。

2、老婆体温在 37 度以下,偶尔 37.2 度。

3、本人无症状。

2022 年 1 月 25 日,26 日周二,周三

本人老婆完全退烧,停药。偶尔咳嗽,血氧饱和度正常。

本人无症状。

2022 年 1 月 27 日,周四

本人喉咙发痒,发炎,变声沙哑。

本人老婆从核酸阳性已经是第 8 天,可以不用单独隔离,看老婆的状况已大部好转,无大碍。所以本人和老婆交换职能,场地。继续居家抗疫。

1、本人隔离在另一个房间,血氧饱和度正常。

2、老婆的隔离房间,老婆负责通风,打扫,消毒。

2022 年 1 月 28 日,周五

1、本人流鼻涕,打喷嚏,头疼。

2、流鼻涕以鼻塞的感觉为主。

2022 年 1 月 29 日,周六

1、头疼好转。

2、鼻塞,打喷嚏,流鼻涕

2022 年 1 月 30 日,周日

1、鼻塞,打喷嚏

2022 年 1 月 31 日,周一

一觉醒来,感觉像做了一场梦。身体状况恢复感染新冠以前。

后遗症

1、本人至今没感觉到身体不适。

2、本人老婆转阴后,有几天无味觉,之后味觉回来了。感觉身体免疫力不如从前。但不影响生活。可能需要锻炼。

结果,

1、两个孩子,可能被感染了,但是没有症状。或者,没有被感染。一直很健康,也很乖。提前和孩子说明了严重性和危害性。所以孩子一直没有和我们有过亲密接触。

2、本人华为手环 B6,老婆苹果 watch,这两个都有监测心率和血氧饱和度的功能,在很大成度上,确保了我需要下一步怎么做。(新冠病毒,入肺,血氧饱和度从 95% 降到 90% 只需要 2 个小时。需要上呼吸机。)

3、疫苗有用,自身免疫力,抵抗力需要维生素加持。本人水果和莲花清瘟。本人老婆水果和医院处方药。

不可原谅的是,

1、本人全家居家隔离,大阪保健所全程至今无电话。

2、本人 4 口之家,如果全家感染,新增感染人数只能算 2 个人。

3、奥密克戎虽致死率低,但它毕竟不是大号流感。新冠是新冠,流感是流感。

4、本人生活水平在日本属于中上,个人缴税超过日本 70% 的个人。社会贡献和受福利,服务不成正比。所以,考虑正考虑回国发展。

另,上海疫情,不可洗。

本人医疗相关行业从业者,如果想知道日本社会与病毒共存的现状,我会加更。

———————

知乎用户 西日韩留学吕老师​​ 发表

太多了,因为我涉及到的是西班牙和韩国,所以基本上当地的情况是有一定的了解。只能说学生在那边也都是自己防护,因为相当于当地的民众都会知道,虽然是已经取消了戴口罩,虽然可以随便的出行和没有聚集和这种出行限制,还有人数的聚集要求,是自己都不会放松。

然后,进入到学校线下授课,教室里面也都是自己带好口罩的。虽然有的人不带,但是我觉得就是一般咱们的学生,现在还是自己的防护的意识还是会到位的。

另外,虽然检测抗原不需要,或者是说现在也都没有任何的必要去必须检测。但是一般社区医疗和社区管理还是在的,都会要求你感染之后出现症状都要去治疗或者是服用口服药,并且做好居家隔离的措施。

所以,当地的民众的生活对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要求,或者是必须要去建立起来一些自我的意识才行的,并不是咱们想象的过程中的每一个人到了那边之后都是无所谓的。

随着一些韩国或者是西班牙这些地区的物价现在还是比较高,或者是上涨,尤其现在能源短缺导致的问题,所以这方面的就是每一个人可能都在生活当中会选择节俭一些

现在的生活来说压力是有,但是也能够支持。只不过就是可能现在更加倾向于的是把自己的生活和学习都尽量减少这样的活动范围,让自己能够处在安全线

[

分享一个微信群里在西班牙某家长拍摄的视频,真实现在的巴塞罗那

西日韩留学吕老师的视频

 · 1045 播放

](https://www.zhihu.com/zvideo/1430210168689229825)

[

韩国中央大学具体的介绍,也是学校的官方宣传片。

西日韩留学吕老师的视频

 · 637 播放

](https://www.zhihu.com/zvideo/1480291153703002112)

[

新冠影响留学吗?有新冠就不能出国了吗?海外还能正常去吗?

西日韩留学吕老师的视频

 · 1.5 万播放

](https://www.zhihu.com/zvideo/1493282715458187265)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我这里不是国外,只是境外

就是躺平的香港,但我更愿意称香港为躺平式清零

政府下了严格的禁堂食令和限聚令,造成大量餐饮业从业人员失业,但港府给失业人员派发了好几轮失业补助,每轮数千到数万元不等

为了稳住低收入人群,政府没有让民众把闲置住房租出去,而是给雇主发补助金,并要求领取了补助金的雇主只能给员工放底薪假而不得解雇

同样为了稳住低收入人群,政府给几轮补助,减免水电燃气费用,减免政府公屋租金,给业主发补贴要求领取了补贴的业主减免旗下物业租金

为了应对疫情造成的消费低迷,连续两轮给全港市民发放价值 1.5 万港币的消费券以刺激消费

港府一直不做全民禁足检测,但是保持对全港主要屋苑的污水检测和市民的行程追踪

港府没有选择一有病例就封城,但是为了控制疫情对污水检测阳性、多病例集中地实行区域性围封,并派发围封期间物资

这样的结果是,从 2020 年伊始,本港共经历 5 波疫情,除了本轮最严重的 Omicron,每一轮疫情最多不超过每日一百左右确诊,而且不会超过半个月就能控制下来。

而本轮 Omicron 疫情由于传染力极高,初期造成大量医疗挤兑和物资匮乏,但是港府也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将疫情从每日 6 万确诊控制到如今三位数以内。

另外,三月初香港发生了和上海一样的物资不足,但是在广东的物资提供和港府的协调分发下,很快生活基本物资就恢复了正常供应。这让我实在想不通,一向以执行力著称的内地城市,在同样有来自全国其他地方的海量物资供应情况下,上海对物资的管理分配居然做得不如香港,上海对倒卖、囤积的打击力度甚至不如小政府大市场的资本主义香港

两年多以来,我个人认为,港府是在清零和经济之间,在防疫和尽量不影响人民生活的之间努力选择了相对最佳的平衡点。

在没有疫情的大多数时间里,除了户外室内都必须要戴口罩这一点之外,和疫情以前没有什么区别,该吃该喝该玩都照常。

毕竟香港不像内地,弹丸之地,没有办法和外部完全断绝,即便内地都有大量对外国人的隔离豁免清单,更何况香港,不得不豁免隔离的清单只会比内地更多,所以未来可能有第六波也说不定,但是在自身条件限制下,其实港府算是做得不错了。

P.S.: 我只是介绍香港的防疫政策和防疫下的生活现状,并不讨论香港人的政治取态,病毒不会只感染特定的政治光谱,以上政策都是由港府推行,而且获得了绝大多数无论黄蓝的香港市民支持和遵守。

关闭评论了,即便我已经好声好气了,还是抵不住小粉红非要来 YY 一下香港给市民的财政补贴都是靠大陆给钱。

注意这是在讨论疫情政策,和香港的饮水食物是否来自内地没有任何关系,北京的水电食物也不靠北京自给自足。香港买大陆水电没给钱?香港进口的宁夏菜心广东猪肉没给钱?东江水成本都要比自己海水淡化还要贵了,白纸黑字买卖市场行为,还弄出优越感了。我本来不想谈政治的,深圳好棒棒,那为为什么大陆每年近七成的外资是来自香港而不是深圳?为什么国安法之后外资外逃是去了新加坡而不去深圳?为什么港币能以人民币 0.7% 的货币存量完成人民币六成的国际结算?大陆和香港明明是互相需要的关系,非给一群小粉红 YY 成好像大陆在单方面出血养香港。

香港疫情之下确接受了很多广东的物资,上海没有吗?上海来自全国的物资百倍之于香港了,香港至少没有嫌弃送过来的东西产地不对吧?上海接受了全国各省的几万援沪大白、农民工、自杀式快递小哥。香港有这些吗?还有啊,香港发钱全部都是用的自己的库房,香港的确不上一分钱的税,但是非必要也不拿国家一分钱。请不要再 YY 什么香港发的钱都是中央给的这种愚蠢至极的剧情了。

可笑!整个抗疫和陆港政治生态明明没有任何关系,但还是耐不住看到香港两个字就血气上涌非要踩一脚,抱着新殖民主的心态 YY 的粉红们自我高潮,你们甚至不如香港的黄尸,至少他们还知道遵守防疫政策时暂时放下政见。

知乎用户 无名小卒 发表

基本没啥异常。

国外能开放是基于 mRNA 疫苗和特效药。

资本家不是傻逼,如果开放带来的利益低于封闭的,那国外一定会继续封闭。

同样的资本家把持的政府也不是傻逼,虽然他们做的事情很多是傻逼。但是只要明白资本主义运行的逻辑,就没有那么多疑问了。

1. 资本主义国家也是推荐疫苗,但是他们并不强制疫苗。

2. 打不打疫苗是个人的事情,政府不强制 (但是很多政府单位,大学大公司都是要求的)。

3. 疫苗打的差不多了,也有特效药了,就可以开放了。

4. 剩下那些不愿意打疫苗的傻逼,和没钱打疫苗以及医治新冠的人,对政府来说是负资产,如果能被新冠一波带走就挺棒的。

5. 最好新冠能把领养老金的也一波带走。

6. 剩下才是政府需要保护的人。

辉瑞的疫苗 (国内交复必泰),在半年后体内还能剩下约初始值 67% 的抗体。国内的加强针在半年后还有约初始值 7% 的抗体,所以我一直在期待第四针。

辉瑞的特效药在漂亮国十几美元一盒,国内进口了 4 万盒,2300 一盒,进医保,但是我不确定万一自己得了新冠能不能用上,至少目前抖音上我没看那个患者说自己用了特效药,所以药呢?

辉瑞这个新冠特效药,没有三期,是特批产品,有没有副作用很难受,但是这个药的最佳使用时间是轻症的时候,而且是在抗原刚上升的五天内。

国内不能搞开放,除非有自己的特效药和 mRNA 疫苗,否则开放以后,大家等着排队烧吧。

电视上不会告诉你的是西方国家躺平是基本疫苗都打了 70% 左右,有些国家打了 90% 的人口才开始躺平的。国外可以选择的疫苗有 AZ,辉瑞,Novawax,辉瑞的疫苗,光副作用就写了九页。同时作为效果最好的辉瑞有效性也只有 95%,如果注射后没有异常,那么 6 个月后疫苗抗体还有峰值的 40%,如果是加强针还有 70%,灭活疫苗虽然安全,副作用小,但是注射 6 个月后,抗体残留只有峰值的 7%,而且某个国家的灭活疫苗对现在流行的变异株无效。

知乎用户 未来宇宙巨变 发表

究竟应该如何正确的应对新冠疫情,既不能情绪化的应对新冠疫情,也不能用运动式的方式应对新冠疫情,唯有用正确的方式应对疫情才能在历史上写下正确的一笔。

新冠疫情可能最先在中国大规模爆发,当然也确实无法排除外国躺平即使是爆发了新冠疫情也装作不知道的情况出现,新冠疫情发生到现在,具体先在哪一个国家率先爆发已经搞不清楚了,最起码现在全球还没搞清楚事实究竟如何,这应该是比较真实的情况,因为有太多的疑团无法解开。

现在全球出现了两种极端的防疫方式:

一种是最新的韩国几乎要取消所有防疫措施为代表的应对新冠疫情的方式,因为它们经过数据统计发现,现在的新冠病毒比正常的流感病毒对人类的危害性还小,而两者都同属于传染性疾病。一些人也确实在互联网上公开的表达自己确诊后的症状 — 几乎没有任何的症状、或比感冒的症状还要轻微的多。

一种是中国坚持的动态清零的、坚壁清野的应对新冠疫情的不断加码的方式,大家都在国内自然都会有亲身感受,尤其是这次的上海疫情的应对方式引起了大家激烈的辩论。

我们要知道,感冒现在对人类来说已经是非常常见的人类疾病了,虽然感冒同样是传染病,但你要说现在的人类对于感冒非常的恐慌那就是明显的造谣了。

韩国的情况我在认真的关注相关的新闻资料,如果韩国的数据统计是完全绝对真实的,那么,你一个新冠病毒都比感冒病毒弱爆了,我还怕你干啥呀,我还搞什么防控封城的,那不是闹了天大的笑话了嘛。所以,对新冠疫情的数据统计必须要搞了,看看新冠病毒的危害性现在还大不大,如果真的像韩国数据统计那样的话,新冠病毒对人类的危害性已经小于普通感冒对人类的危害性了,那么再一味的坚持严厉的防控措施就显得别有用心了。

新冠疫情重症率和死亡率的最新数据统计应该不难,感冒的死亡率和重症率的数据统计原来就有,这两者的数据对比应该是很轻易就能做到的,希望大家认真地搞一搞这方面的数据统计,对比一下,看看韩国做的究竟对不对,如果对的话,大家必须都得按照正确的方式调整对新冠疫情的应对方式,别再另起炉灶,穷折腾、瞎折腾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评论区有些朋友让我说什么好呢,我不是金融经济专业的,您有此类问题知乎多的是专业答案,书店也有的是常识类书籍。另外,正如我知识的缺乏并不能证明你的优秀一样,欧美的疫情再失控并不能证明朝鲜的社会制度优越性,能证明它优越的只有朝鲜人民的幸福生活,所以该做什么明白了吧?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幸福些比成天诋毁邻居穷酸更重要。

我也只是讲讲一个普通人目前的见闻而已,事实如此我也不能撒谎。你如果想听不好的,那我也见过,2020 年一个朋友的老公感染新冠去世了,现在她还没完全走出来。这也是事实。除此以外其他人感染后迅速康复也是事实。题主问现在我就只答了现在,仅此而已。如果你们不满意,请自便。


坐标美帝小城,基本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状态。孩子学校和我们公司都不要求戴口罩了,学区建议孩子们继续戴,医院还普遍要求就诊者戴口罩。其它就没区别了,没有任何出现限制。之前带孩子去华盛顿特区,在酒店饭店遇见的绝大多数人也都不戴口罩。

当然,物价比疫情之前涨了很多很多,油价就不说了,早翻番了。韩国面粉价格翻番了,从国内进口的蔬菜零食也贵了很多,今天发现连星巴克胶囊咖啡一箱都涨了 5 块钱。小老百姓又能咋滴?继续勤俭持家开源节流好好过日子呗。

知乎用户 CD C 发表

老实人:

疫情后物价上涨,供应链出问题,吃不起大牛排了(牛排价格是原来的两倍以上)

流浪汉明显变多了,更不安全了

除高薪行业,工资 -(房租 + 生活费)后留不下来多少,工资疫情后基本没怎么涨,之前不炒股的话这几年其实很亏

知乎用户 像条小蛇 发表

有认识的人在日本和英国,所以只说这两个地方~

日本每天确诊几万,但一切正常,阳性的无症状感染者或者一些轻症可以戴口罩上班,不过也有很多人居家办公,居酒屋和娱乐场所不能像以往那样开到深夜,通常晚上八九点就关门;日本经济增长本就很一般,现在也差不多,没有明显增加失业人数,民众有的也很担心,怕自己感染,但说这话的人天天在外面玩;同时假期出游的人没有减少~

英国同学,孩子已经阳性,在家等痊愈,很多人阳性但医院不收治,社会整体正常,生活秩序正常,经济不如往年,阳性的人转阴后再上班,其他没啥~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所有的答案都那样

我问几个关键点,希望能做解释

1. 你们经济起飞了吗?

2. 你们在应死尽死的情况下,已经不死人了吗?

3. 你们医院急救效率提高了吗?

4. 你们新冠治疗免费了吗?

5. 你们的医疗资源恢复了吗?

别左右而言他

美国,英国,欧盟都是有公布数据的哦

我喜欢看数据

突然想起来

与其和你们对线

不如关闭评论,气你们

经济不见气色,人不见得少死,医疗效率大幅下降,更不用说那些没法支撑新冠高昂治疗费用的平民

真刺激啊

国内已经大部分恢复常态啦

说的好像国内都出不来门一样

知乎用户 silvester 发表

人在日本

经历了几次紧急事态宣言(类似国内的半管控)之后,基本日本人都已经麻完了,现在已经准备彻底把这个当普通传染病了

生活状态就是出门还是需要口罩,酒精消毒,基本大家口罩还是没摘的,偶尔有几个老人或者年轻人不戴口罩,也算正常现象

所有店的营业还有上课都恢复正常了,但是病例也是维持在之前的水平

偶尔也是听说有国人感染,前些天同研究室有人感染,在家呆了三天就好了,活蹦乱跳继续来做实验,别人怎么样我们管不了,现在只能说是管好自己,做好防护这样子

知乎用户 Jimmy 发表

应对肆虐的新冠疫情,人类是应该 “共存” 还是“清零”?这是一个全世界都在广泛争论的话题。

美国从去年 6 月份开始就提出了和新冠病毒 “共存”的策略,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在美国的带头下,手握大量医疗资源的发达国家纷纷走上了 “共存” 之路。

“共存” 策略简单来说就是放弃社会层面的防线,将医疗系统作为应对疫情的主要力量。“共存” 策略下的社会防疫措施不能说没有,但其强度很低,已经完全无法阻挡疫情的扩散。

这些国家既然要张罗着 “共存”,那么他们的社会防疫强度自然就是在不断往下躺的,不过有趣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又会时不时的支棱起来一下。

比如说德国一度打算从今年 5 月 1 日起废除新冠阳性病例强制隔离政策,但在 4 月 5 日的时候他们的卫生部长又反悔了。

该部长表示废除阳性病例强制隔离的政策发出了一个 “错误和有害” 的误导信号,让人误以为新冠毒性很低,随后德国卫生部决定延续强制隔离政策。

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

无独有偶,英国也开始在 “共存政策” 上摇摆,他们刚刚在 4 月 1 日取消免费的新冠检测,仅一个星期后其首相鲍里斯就表示视情况不排除再次进行严格封控。

“共存” 带头人美国则是在 4 月 13 日宣布再次延长新冠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这种一下躺下一下又支棱起来的行为看起来很像是在做仰卧起坐,那么为什么他们要这样来回折腾呢?

其实不管是各国在政策上的摇摆还是普通人对防疫政策的争论,本质上都是对疫情风险认知的不同造成的。

执行严格的防控政策,建立和维护社会层面的疫情防线,这本身就需要支付高昂的成本,如果政府觉得风险不大,没必要为此支付太多成本,那自然就躺下了;但如果躺着躺着又发现风险好像比预想的大,那么就又会想着支棱起来一下。

所以我们今天就先把争议放一放,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看这个疫情的风险到底是个什么水平,为什么能让一些国家频繁的 “仰卧起坐”?

到底死了多少人?

虽然疫情的死亡率并非衡量其破坏力的唯一指标,但它肯定是大家最关心的一个指标。人们对疫情影响的直观感受就首先来自于 “这个疫情会死多少人?”。

所以我们就先研究一下死亡率。

这里首先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死亡率和病死率并不是一个概念,针对新冠疫情而言:

病死率可以理解为个人感染新冠后死亡的概率。

死亡率则是指一个国家因新冠死亡的人数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

所以疫情的死亡率除了和该疾病的病死率有关,还和病毒的传播力有关,传播力越强,感染者的数量就越多,总的死亡人数和死亡率自然也就越高。

比如说病死率更低的奥密克戎毒株造成的死亡数就比之前的德尔塔更高:

(2021 年四季度新冠死亡主要由德尔塔毒株造成,2022 年一季度新冠死亡主要由奥密克戎造成)

其实新冠对人类社会的主要威胁一直都不是它的病死率,论病死率它跟很多疾病相比都只是个弟弟,那么为什么新冠疫情对世界的破坏力能够 “鹤立鸡群” 呢?

这主要靠的就是它超强的传播力了。

也就是说新冠病毒的能力是低病死率 + 高传播力的组合,这样的病毒特性就导致了这么一个局面:

如果你生活在一个疫情扩散的环境中,那么你被感染的概率就很大,但当你被感染后,最终因为这个疾病丧命的概率又很小。

所以即使在一些被疫情反复冲击的社会里,依然有很多人可以岁月静好。这些地区的人们也很容易会根据自己和周边朋友的经验,得出疫情并不可怕的结论。

但是这样的岁月静好是有前提的:

首先是社会运行能够保持稳定。

第二是社会生产力不会出现坍塌。

而这两个前提存续与否,并不取决于个体数据,而是取决于全局数据。

也就是说无论个体在一次感染中遭遇致命危险的概率有多小,只要疫情造成的全社会总死亡人数(以及其他影响)达到一个阈值,社会就会出现动荡,生产力也会开始坍塌,而这又会反过来降低该社会的医疗救助能力,进而导致死亡人数的进一步增加。

那么如果中国出现了疫情的全面扩散,会造成多少人死亡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只能先拿其他那些疫情已经全面扩散的国家来进行参考。

下图是 4 月 13 日当天英国的数据,这一天英国新增病例 35836 例,新增死亡 651 例:

目前英国累计新冠死亡总数已经超过 17 万例。

英国的总人数是 6700 多万,那么按照这个数据计算可知,目前新冠疫情在英国造成的全国死亡率大致是 17 万 / 6700 万 = 0.25%。

我们再看看韩国的数据,他们在 4 月 13 日一天增加了 148417 例阳性病患,死亡 318 例。

韩国到目前为止疫情的总死亡数是 2 万多人,该国人口大致为 5200 万人,因此目前新冠疫情在韩国造成的全国死亡率大致是 2 万 / 5200 万 = 0.04%。

同样的,根据各国的官方数据我们还可以了解到:

美国的新冠全国死亡率是 98.5 万 / 3.3 亿 = 0.30%

越南的新冠全国死亡率是 4.28 万 / 9730 万 = 0.04%

印度的新冠全国死亡率是 52.1 万 / 13.8 亿 = 0.04%

看完这几个主要国家的全国死亡率,我们会发现一个特点:不同国家之间的死亡率差异很大。

如果按里面的最低水平 0.04% 套用到中国的人口基数上,那么会得到总死亡数 = 14 亿 X0.04%=51 万人。

如果按最高水平 0.30% 套用到中国的人口基数上,那么会得到总死亡数 = 14 亿 X0.30%=418 万人。

这个巨大的差异可以说是非常不靠谱了,而且更让人觉得不靠谱的是:全国死亡率这个指标居然跟国家的发达程度没多大关系。

强如美帝大英,他们的死亡率居然远高于越南印度,而且是高出一个数量级的那种。

那么为什么这个指标会让人感觉这么不靠谱呢?

因为它确实不靠谱。

首先,在统计疫情死亡率的时候有个技术上的难题:如何确定病患的死亡与疫情相关?

关于这个问题,不同地区的执行标准并不一样。

比如说如果某个地方规定只有做了肺部 CT,发现肺部有症状后才认定为确诊,除此以外的其他任何症状都不算数,那么这个确诊数实际上就受限于 CT 检查的数量。

而一旦出现疫情扩散,那么数量众多的患者自然不可能都去做 CT。于是这个标准下的确诊数就必然失真,在该确诊数的基础上计算出来的重症率和死亡率当然也就会和实际情况相差甚远了。

这就是数据出现巨大差异的第一个原因:不同地方的认定标准不同。

第二,各国统计数据的全面性也很难保证。现在全球范围内能做到对本国居民 “应检尽检” 的地方很少。

就比如说印度吧,按照他们的官方数据,该国到目前为止累计确诊的人数为 4200 多万。

但是根据印度去年 10 月份在新德里做的新冠病毒血清抗体检测结果,90% 以上的样本都是阳性,这表明已有九成左右的人曾经感染新冠病毒。

印度的九成人口就是 12.5 亿。

如果连基本的感染人数都是错的,那疫情死亡数就更谈不上准确了,这类情况在落后国家非常普遍,他们的数据的参考价值都非常有限。

即使是发达国家,在疫情扩散后,因为感染人数过多,也很难做到准确的统计。

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实际的疫情死亡率很可能高于他们公布的纸面数字,再加上各国政府在主观上本来就不希望数据过高影响民众心态,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积极性去查证,甚至不排除人为干预压低数据的情况。

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规避这些误差呢?

死亡率的另一面

3 月份的时候世界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提出了观察超额死亡数的方法。

什么是超额死亡数?

简单的说就是拿一个国家每年的总死亡数来进行对比,看看他在疫情年份的总死亡数比正常年份的总死亡数多多少。

这个数据的优点在于统计方法简单,不需要设定详细的判定标准,技术上不容易出错。

而且因为该数据统计的是所有原因的死亡,并不针对疫情,所以数据本身受到的外力干预的情况也比较少。

不过也正是因为该数据不针对疫情,所以它并不能直接代表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

那为什么《柳叶刀》要建议观察这个数据呢?

这是因为各国每年的死亡数基本是稳定的,它虽然会因为包括老龄化在内的各种因素而出现波动,但如果不发生特殊事件,这个波动幅度是很小的。

因此一旦某些年份的总死亡数出现了远高于平时的波动水平,那肯定是和这些年份发生的特殊事件有关,比如说大规模战争,大规模自然灾害,以及现在的大规模疫情。

可以说超额死亡数比较全面的反映了特殊事件对社会整体死亡数的影响。

那么 2020 年和 2021 年这两年各国的超额死亡数相比之前有什么变化呢?

我们看一下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的数据

https://www.cdc.gov/nchs/nvss/vsrr/covid19/excess_deaths.htm

下图是从 2018 年至今美国的每周死亡人数,其中每个小蓝柱就代表一周的死亡人数,红色曲线代表的是往年的平均数

我们可以看到,从 2018 年到 2020 年初,美国每周的死亡数变化一直处在一个平稳的波动曲线中,而从 2020 年 4 月份开始,突然就出现了明显高于往年水平的大幅波动。

这意味着死亡人数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不正常的大幅提升,比往年同期多死了很多人,也就是说出现了巨大的 “超额死亡数”。

这个异常的波动在 2020 年 4 月份,2021 年 1 月份,2021 年 9 月份,以及 2022 年 1 月份分别达到了几个高峰。整个变化的时间节点和新冠疫情的发展节奏强相关。

所以我们基本可以确定,美国 2020 年 4 月份开始至今的这波超额死亡数主要是由新冠疫情造成的。

从这个图表上我们可以发现疫情发展的一个特点,它对人类社会的攻击并非一直持续进行,而是以一波接一波的节奏进行冲击,对应到现实中就是一个接一个出现的新毒株。

图中的最高点是 2021 年 1 月的第一周,这一周比往年同期多死了 2 万 6 千多人,超额死亡率高达 43%,是疫情爆发以来的最高峰。

美国是从 2021 年 6 月开始采取 “共存” 政策,紧接着就受到了德尔塔和奥密克戎的连续暴击,并很快迎来了第二高的高峰,也就是今年 1 月份的第三周,即奥密克戎的冲击波

这一周比同期多死了 2 万 2 千多人,超额死亡率达 36.8%。

值得一提的是,2021 年底和 2022 年初的这两波高峰是连着的,2021 年底的这一波是德尔塔,2022 年初的这一波是奥密克戎。

很明显,奥密克戎杀的人更多。

顺带说一下,美国流感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数是 3 到 6 万人,仅相当于奥密克戎一个月的水平。不知道某些向公众暗示奥密克戎 = 流感的专家是怎么想的?

如果想还看其他国家的超额死亡数,可以看这里:

https://mpidr.shinyapps.io/stmortality/

我们还可以拿美国和中国的历年死亡数做一个对比,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出现疫情大规模扩散的大国,美国则是世界上仅次于印度的 “新冠乐园”,二者的数据都非常有代表性。

美国在疫情前,其历年死亡数在 280 万左右波动;但是疫情爆发后,该数字就急剧上升至 330 万左右,等于是每年多死亡了 50 万人。

相比之下,虽然中国的每年死亡数也在缓慢提升,但这主要是跟老龄化的因素有关,所以其提升的幅度很小,每年死亡人口的变化幅度在 3% 以内,没有出现美国这种年变化幅度突然超过 15% 的情况。

我们把这两个国家的死亡数换算成每万人口死亡数来进行对比,这个曲线的区别就比较清晰了。

蓝色的是美国每年每万人口的死亡数,黄色的为中国:

可见美国这两年的每万人口死亡数有一个大幅度的跃升。

算下来美国在 2020 年和 2021 年这两年里总共多死了 100 多万。这和美国自己公布的新冠死亡病例数还是比较接近的。

但是其他国家就没有美国这么老实了。

比如说印度的官方数据是他们这两年因为疫情造成的死亡总人数为 50 多万。

而实际上他们这两年每年的超额死亡数就超过 400 万,算下来两年超额死了 800 多万。

全球官方公布的疫情死亡人数是 600 多万。

知乎用户 可达鸭不头痛​ 发表

坐标枪击每一天的芝加哥

目前来看,大部分时候感觉不到新冠疫情曾经来过。上个月吧大概,口罩令已经完全解除,基本上 9 成以上的场所都会贴个 “不强制,但建议带口罩” 的标识。对于老白老黑老墨来说,等同于“别特么戴口罩了起飞吧”。

原先散步时还会看到有位戴着口罩跑步然后搞得口罩湿漉漉的妹子,见了面还会挥挥手。最近看到她也把口罩摘了,嗯,摘了也好;天气暖和了,相信不会止步于口罩的,啧。

比较特别的是 ctown 和 ktown 有些地方还是会有不戴口罩不许入内的规定,不过也宽松了许多。你可以带个口罩挂在下巴上选择相信魔法防疫,店员也不太管了。

超市里的货架没出现什么缺货断货的问题,日常买菜去 Costco 的人流量基本也恢复到疫情前了。比较奇葩的是一个可以升降并且桌面是擦写板的桌子居然反倒断货了,打了电话给店员抢到了一个,开心啧。

Michigan 那条街上的人流量的确是少了,哪怕在周末也能感觉到。但这个情况疫情前就有了,老美的经济的确不如十几年前了,monster 那个时候做广告还会免费发大罐装呢,现在一瓶要好几刀了,啧。

前几天收到了州里发的新冠测试纸,但基本没用武之地了。因为身边该阳的基本也阳了,滚回窝里休息个一个礼拜就没啥事了,至少我认识的也没出现啥后遗症。

因此,之前买的 500 个黑口罩也白囤了。暂时放着,哪天不想洗脸了就戴着上街。

写到在这才想起来,一会儿应该也出去散散步,楼下那些松鼠几日不见应该挺想我了,我打算假装去喂,然后再假装没东西,等它们走了再把吃的拿出来。让它们也体验下人生无常,感恩下有好吃的真好。

今天天气不错。

更新

松鼠喂了,喂的是之前吃饼干剩下的渣揉成团。不过有好大一部分被其他的麻雀抢走了:

知乎用户 喷喷最健康 发表

今天刚去了后院是这个画风的朋友家聚会捡蛋……

知乎用户 跋涉万水攀千山 发表

一定是经济倒退、平民大规模失业,交通紊乱,地方各自为政,婚丧嫁娶亦无法顾及,小生意人受疫情影响没有收入,医疗挤兑、抢不上床位、以致尸横遍野,水深火热、变成了一副人间地狱的模样

最后送一幅图给封城爱好者

知乎用户 烤羚羊 发表

人在上海,实质性的自闭在家差不多有一个月了。

没有切身在国外,但看到一批在国外读书的学生的朋友圈,我是很酸的。

随手截了 6 个人:

难道不知道复活节春假之后就是期末考试吗!不知道好好学习,就知道玩!

我们这群每天只能卧室 – 客厅 – 厨房 – 厕所来回游的人情何以堪!

知乎用户 蔓小草 发表

上周我带的一个本科学生死于奥密克戎,男性,按照学校要求只有接种了三针疫苗才能复课。这事让我不太舒服的一点在于之前身边死的都是至少是中年人这个年龄,要不就有基础病。

顺便再说一句,我带的本科生里可没有死于流感的。

知乎用户 SeeyoKing​ 发表

我猜一定是水深火热的

别墅后游泳池为水深

别墅前烧烤架为火热

知乎用户 美移海外房产资讯 发表

谢邀~ 小编是在国内,给大家分享三个来自我们栏目《移民故事》的嘉宾分享的故事。

美国的嘉宾:

纽约伊星妈妈:

我们说疫情的数据来说,其实数据就是一样的,你所看到的国内报的那些数据和美国这边可以查到的数据是一致的。
我的孩子他班上都已经出现很多例子。
如果你说严重的话,大部分孩子是无症状的。因为大家现在开始打疫苗,然后我家哥哥也打了第一针疫苗。
美国这边可以给你选择,你可以选择去学校,也可以选择网课。
怎么说美国社会像拿这次疫情来说,其实我们也看到关于疫情就可以看到美国和国内就两种制度的不同。
这疫情其实影响我们的生活肯定是影响的。
然后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家里工作了整整两年,像我是老师,我从去年 3 月份到 12 月份,然后差不多两年时间都是在家给学生上网课的,然后明年 1 月这应该是现在 1 月份,我准备就回学校上课,但是我们也就是给你选择。
如果你不想回去,或者你觉得家里有没有打疫苗的宝宝,或者你觉得很危险,你可以自己去调整。

Karen:

疫情的话就跟大家看到了一样,这边已经基本上完全放开了,出门也不需要戴口罩了, 慢慢的在恢复正常。
旅行 travel 现在也越来越恢复正常化了。
我个人的建议要做好防护的。如果打疫苗好的,大家记得及时打疫苗,因为疫苗这个东西是真管用,所以说一定要及时打疫苗。

加拿大多伦多—阁阁:

我对加拿大疫情这边的处理其实是比较失望的,我们这边日增应该还是上千,而且周围阳性的人真的是很多。
我们公司前两天招了一个新人,我就去公司培训了两天,然后第三天这个新人就告诉我阳性了。
而我怀孕了,我当时真的是非常恐慌,虽然我全程带着 n95 跟他说话,但我一直在培训他,我肯定会喝水。
当然最后结果是我没感染,我们公司剩下两个人都被他感染了,当然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因为他们都很年轻,所以他们现在基本都快好了。
的确目前还没有什么严重的后遗症,但是你要说加拿大疾病管控得多好,我真没觉得。这边你如果阳性了的话,除非喘不上气儿了,就要不行了,这种你可以去医院 ICU 住院。
其他的就是回家隔离,自己隔离。你隔不隔离?其实政府也不知道,也许这个人转头就去一家超市,转头就去一家餐厅吃饭了,也是有可能的,因为政府也管不了,他没有这个管控,我们没有绿码。
其实面对疫情,我说不出哪个国家做得就特别好。
加拿大这边我只能跟大家说是一个共存的状态。如果你能接受现在日增几千例,还依然开放,想怎么逛超市就怎么逛超市,你接触的那个人可能已经阳了两三遍了。
如果你觉得可能我的身体还扛得过去,正好我家里人也不在这儿,我老人也不在这儿。
你觉得这样更自由的话,那我觉得加拿大这个防疫你还是比较适合你的。
但是我因为因为怀孕了,就觉得好害怕,因为阳性的人特别多。

知乎用户 房住不炒科技兴国 发表

这你得问谷爱凌,老百姓咋知道

吃尽中美福利 - 谷爱凌,成为国家英雄


2022 年一季度展望:从汽车、房地产、外贸看三驾马车,深挖洞、广积粮应该早做准备

我国汽车行业 - 2:新车零售开始下跌,消费萧条需要经历几个步骤?

3 月长沙、重庆、青岛、太原、天津、成都新房销售面积,准新房与期房的价格博弈结果是什么?

杭州 - 3:楼市分水岭即将出现,3 月份中签率出炉给我们什么启示?

家电 - 1:3 月份家电市场线上、线下消费下跌意味着什么?家电消费与结婚率、商品房空置率有什么关系?

消费水平变迁:从智能手机出货量看中国消费的发展趋势

2014-2022 年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2022 年 1-2 月智能手机出货量为何暴跌?

外贸:2020-2022 年 2 月我国进出口趋势是什么?为何 2021 年人民币升值,外循环优势丧失意味着什么?

西安 - 1: 十六次万人摇号买房到底是什么情况,西安楼市是否特立独行长期看涨?西安与杭州楼市摇号的异同点

2022 年 4 月,太原、天津、青岛房价走势,全国房价月度环比走势说明了什么?

我们从汽车、房地产、外贸三个角度分析了我国一季度的经济前景,一季度家电消费 1430 亿,低于 2021 年的 1609 亿,同比下跌 11.1%,其中线上同比下跌 7.5%。

一季度末美团、京东等企业纷纷开始裁员,美团全年亏损 235 亿,其中社区团购等新业务亏损 384 亿,餐饮佣金率 4.1%,灵活就业人群 - 美团骑手当年合计 527w 人(包括离职骑手)。

其中 2021 年美团外卖金额达到 7021 亿,收入 963 亿,美团骑手支出 681.83 亿,2021 年全国餐饮收入为 46895 亿,美团占比为 14.97%,餐饮行业堂食与外卖比例为 5.67:1,已经接近顶部。骑手数量据官方统计为 527w,而骑手配送成本为 681.83 亿,意味着每个骑手年均收入为 1.29w 元,按照三个月招一批员工的速度,每年置换 4 批员工,实际员工工资为 5.17w / 年。为何美团每年置换四次员工呢?

熟悉富士康用工模式的都知道,一线制造业、服务业员工的离职率非常的高富士康忙时招人,闲时裁人,特别喜欢用大学生、中专生。而美团不同于富士康,美团想长期用工,但是一线餐饮服务业、配送业工作环境恶劣,工作时间较长,很多人只是把送快递作为过渡性工作,老板也不会珍惜员工,用完用尽一个再换一个,因此我们从其用工数据就可以看到年均一线离职率非常的高。基本上美团快递员处于长期招工的态势,难道就没有人愿意长期干吗?

如果大家了解服务业的发展生态,类似于海底捞、KFC、星巴克,就可以发现留住员工需要一系列的公司晋升渠道和行业文化,而美团作为简单的配送中间商,现在是做不到的。

-—

通过对美团业务简单的拆解,大家可以看到真实的底层收入及艰难的生存环境,我们永远不要过度消费和盲目乐观。

-—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今年一季度开始已经失效,因此我国只能从部分商品的线上零售额增速判断我国互联网企业真实的线上零售额。

电器作为消费升级的一种低价格产品,销售额同比下跌,不仅说明房地产消费开始回落,更加说明我国互联网经济已经进入到存量时代。

外贸增速也开始回落,整个国内的经济周期已经进入到下行初期,即便 4 月份降准 0.25% 也无法扭转趋势。

2022 年全年就是中国经济的一个大周期的顶点,没有人能够阻挡住这个趋势的发展,居民的手机消费是对就业最敏感的数据,就业情况向好,手机销量较高,就业情况恶化,手机销量会马上降低。

[1] 家庭消费看家电,个人消费看手机,行业兴衰看房地产,经济周期看货币,这就是未来 1-2 年内我们的微观研究指标。

参考

  1. ^2022 年一季度展望:从汽车、房地产、外贸看三驾马车,深挖洞、广积粮应该早做准备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1MjE5MDAzNw==&mid=2247487833&idx=1&sn=3dd32a7219aedbf4844c2272f4bc7f57&chksm=fb84b863ccf33175f0a208e31f4c98ffc50c120cc5c062e7188723fd8a4e5717fe8ccd9ced0a&token=1870439766&lang=zh_CN#rd

知乎用户 青田日本留学​ 发表

我觉得你们说的都有道理

那些说国外疫情共存死了多少人的,确实,没毛病

那些说中国封城让多少人病死自杀破产的,行,没毛病

我一直觉得没有一个国家是完美的,别什么中日韩,美澳新,什么什么玩意的,没劲没意思。都是统治阶级在为自己谋利,反正一声令下下面去战场送死的又不是他本人。

国外和疫情共存,属实对老人小孩伤害很大,但我的朋友在迪拜得了新冠,一周几片维生素就好了,医院没住,药也没吃,还不如重感冒给力。或许对年轻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老人和小孩来说可不是,这就让他们所谓的人权,民主就像个笑话,老人小孩不是人了?

国内你看看那些哮喘死的,跳楼死的,流产的,各种自杀的,报复社会的,110 块的大白菜,正常么?也不正常,除了新冠其他病都不是病。你可以各种死,但不能新冠死,这对么?也不对。

但谁有更好的办法么?谁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么?既不影响年轻人生活,也不影响老人和孩子的健康的,谁能?谁都不能

所以你们也别各自在评论区里争来争去的,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一直都认为,咱们做人,无论你爱国还是恨国,光靠一张嘴是没用的,得看他的行为

那些说国内怎么怎么不好的,好办,你润就是了,现在润的方法有的是,有钱的润英美澳新加北欧,没钱的也有的是地方给你润,知乎上搜日建魂,学他,你一万块钱都能润日本,别一天到晚只知道动嘴,结果一问就连个五十音图或者连个成句的英语都讲不出来。就会在网上感恩,赢麻了,润润润,结果第二天还是顶着老板的脸色 996。太平洋顶上真没加盖,你想润,你有的是办法润。就知道自己在哪块一缩,天天下了班就回家敲键盘口嗨,润出去也得饿死。

至于那些说别的国家怎么不好的,嘴上一直在爱国的,没问题,你是不是日籍?美籍?你孩子哪国人?你老婆老公哪国人?来,统统回国,回来给你的祖国交税,来中国买房 996 建设祖国。不是爱国么?不是觉得你现在住的国家垃圾么?不是觉得他们和疫情共存你接受不了么?我有几个朋友在美利坚的,接受不了和疫情共存直接回国了,现在在国内靠着爹妈混的也不错。你这么爱国,国家现在生育率也不行了,中日韩倒数了,房产也蚌埠住了,你不回国做贡献你在哪用嘴爱国?天天别的国家政策不行,人家疫情发 50 万,疫情了也能继续治病。你相信我,你回国了,你老婆孩子绝对不会是哪些没法及时就诊然后去世的人的。毕竟你那么爱国,到时候拿出你在网上的爱国证明,他们会给你的老婆孩子看病的对不对?

而且顺带一提

日籍美籍,骂日本美国属于不爱国,你辱骂了你的祖国,你这个日 / 美奸,吃里扒外的不好看哈

所以

看不惯,你润啊

看不惯,你回啊

结果两拨人,一个一问就是没钱没时间,一个一问就是不回

然后两拨人分别在评论区里干个几百条,谁也说服不了谁

好玩么你们?

知乎用户 白映秋 发表

美国疑似人均阳性,家人藤校医学院教职工,学校口罩不停发,基本足不出户,上班有实验室专用电梯,实验室也就自己一人,不与外人来往,所以目前没得过。

朋友坐标日本,前阵子我拍了朵山茶问她日本山茶开的咋样,她说除了买菜基本没出过门,跟我说户外行走多注意防护,尽量减少外出。

同学中美洲某海岛,打过三针疫苗,其中两针辉瑞,最近自测阳了。

知乎用户 光追不上我​ 发表

我在抖音上看到海外博主拍摄的躺平国家共存之后,经济恢复、人民载歌载舞的美好画面。

还有他们对中国也躺平的殷切期望,以及对不躺平的深深担忧。

一时间令我感动到都快忘了平日里他们是一群幸灾乐祸,只有国内同胞过得不好才能彰显他们选择之正确的鳖孙。

知乎用户 Ron.L 发表

说真话会来电警告,我还是说我水深火热能骗一点赞。

知乎用户 三天科研两天在躺 发表

坐标英国。

首先说下英国的共存不是美国的无脑共存,因为在两年前疫情初期英国已经为无脑共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最近这半年,英国在达成了一定的指标后公布了共存路线图,在逐步解封解禁的几个月中现在开始了共存的尝试。但考虑到病毒的变异的风险,目前也保留事态严重后再次封锁的备案。

回到问题问的。老百姓生活基本恢复常态,当然大众对疫情还是有一定的警惕(比如口罩等一些防疫措施是部分人依旧坚持或者说习惯的)。最近春假,感觉和欧洲非洲之间的旅游也不少。经济还是需要一定过程才能恢复,而且疫情之外经济现在也受到东欧战争的影响,甚至主要的压力来自于战争。其实现在在疫情方面,英国的共存也算是在一定科学指导基础上的摸着石头过河,还是需要实践去检验。一些英媒对共存后的一些变化表示担忧,这也变相起到了一定的舆论监督作用。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我反正靠着检测剂和隔离酒店已经跨越了 3 个阶级。

加油中国人!再抗疫抗个 10 年,我就能富可敌国了。

对了,我一辈子是中国人,国外都是水深火热,罔顾人权。

但是叫我回国,对于我这种在国内也就是普通人的人,我只能说,你要不先读个本科我们再细聊?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两个亲戚在美国,没有回来,偶尔网上聊聊,觉得挺惨的,至少是回不来了。

第一个是个老年人,70 多了,老公已经过世,她拿着老公的退休金收入还是可以的,有个女儿在国外但不一起住,一个儿子在国内,她是两头跑跑,疫情后这两年没回来了。 2020 年 2 月疫情期间她刚好在国内,最后美国撤侨的时候把她带走了,临走前喷了一通国内什么吃野生动物,隐瞒什么,深信圆圆那些东西,高傲的走了,后来发现小丑居然是美国人自己。 她其实是怕的半死,一个人躲到乡下去了,偶尔嘴炮抨击一下国内,但也难以掩饰她的孤独与恐慌,在国外有大房子花园又有什么用呢,没人在乎她是否还活着,或者她活着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吧,她算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出去的人,几乎已经是和国内决裂了,只是生活自己的世界吧,偶尔在家族群里有点争吵,我们偶尔又觉得她很可悲,她已经是一个美国人了,那就过好在美国剩下的日子吧。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另一个是,大我几岁的老婆那边的亲戚,早年理工博士,留洋后就在美国定居了,年入在 14 万美金这样,不过老婆是个家庭主妇,有 3 个孩子,平均下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人到中年也是挺惨,上司是个印度人,他回国一趟还得给这个印度佬带礼物,看着就活得不轻松。他努力的活着吧,不敢失去工作,因为失去了一切都玩完了。 居家办公还算轻松,周边不少认识的人新冠死了,老婆也生病,不过康复了。 物价飞涨,原来和国内还有些经济交流,现在因为疫情也断了。有一阵子没有联系了,希望他一家在美国过得好些。

另外说一下自己吧,和第二个亲戚读的同校,他是博士,我只是本科,当年很羡慕他出了国,而我留在了国内的二线城市当个普通的上班族,转眼毕业 20 年,人到不惑,工资算是这边普通水平,夫妻两个一年税前 60w 这样,两套房子,疫情对我们只是上班和不能远行的差别。有老有小,每天宅着也算很无聊,不过也就这样吧,感觉比去美国的那两位好很多,虽然没有大房子(要回去也有)但是那样的生活真不是我现在想要的,也许再过 10 年吧,如果能财务自由了,孩子也读了大学,我应该能休息了,好好去玩,希望疫情能够过去,大家都能回到从前一样快乐的生活。

知乎用户 付鑫源 发表

冷知识:在上海抗疫一团糟的今天,在国内共存派和清零派吵得一团糟的今天,在西方国家全部选择共存,民众恢复 “自由生活” 的今天,美国每天仍有大约五万人确诊,将近一千人死亡。

是的,每天。

有人说要共存就要有代价。但请注意,这不是代价,这是结果。

美国的代价是八千万确诊,一百万死亡。

我们用最乐观的估计,假设中国拥有和美国一样的医疗条件,人口密度和生活水平,考虑到中国是美国人口的四倍,

那么中国选择共存的代价是 3.2 亿确诊,四百万死亡。

当你付出如此高的代价之后,生活终于 “恢复正常了”,再也没有封城了,也没有动态清零了,所有人都认为这就是个“流感” 了,

此时每天的日常生活是 20 万人确诊,四千死亡。日复一日。

知乎用户 李昀 发表

这个话题应该去国外各国自己的论坛去看。

在知乎上你得到的只会是片面的。就像你问我国内疫情怎么样了。我现在人在东莞,如果我只根据我自己的来说,那东莞现在没什么影响啊。平常出门我都不戴口罩。逛街啥的都没影响。

知乎用户 胱氨酸片 发表

其实我想在这个下面说个暴论。。。

那就是

我们对疫情次生灾害下的小作文

以及动不动 “还在防疫是让世界看笑话” 的心态

正是我们不能共存的重要原因

我们就是这么个爱共情本国陌生人的集体主义国度

我们就是这么个想当什么天下之主(还得名正言顺)的国度

“爱死不死”“你算老几” 在这是不存在的

认了吧 刀刃不管向哪 集体主义 自我反思 和 “教化” 思维都离不开我们

许多争吵只是一种思维的两种表现

知乎用户 地摊妹 发表

坐标英国。

国外岁月静好的表象是因为 1. 不测了(英格兰从 4.1 号开始彻底停止发放免费测试包,公司也无需再将新冠当成风险);2. 没有媒体大幅度报道惨状 + 主媒宣传新冠常态化,只是流感(除非你去官网特地查,没有人会告诉你英国因为新冠一周还死 1000 人以上)。

办公室永远有人病怏怏,几乎隔三差五被告知你的同事某某某又新冠了,此起彼伏。身边有人得过每一种变种,最后优胜劣汰活下来。疫苗的严重副作用没有地方承认,也没人知道持续感染会不会影响一代人的体质。

最近上海没菜上热搜,方舱条件差上热搜,大爷要做 CT 也要上热搜。反观英国,这里封城时候,我从午夜 12 点到临晨 5 点,每个时间点都起过床抢过菜,抢不到是多数;伦敦方舱南丁格尔整个疫情只接了 40 多个病人,最后折腾一通关门大吉;这里 NHS 就算不是新冠特殊时期,想做 CT 也得排几个月队,除非万分紧急。但是没人报道,或者说报道过了,但网友的记忆只有三秒。

疫情之初的惨状,什么 “留学生因新冠发烧发到昏迷濒死没人管”,什么 “医疗系统全面崩溃”,什么 “西班牙老奶奶哭着说医院只救年轻人”,那时候网民都是国内管控好,大国有物资,我们给 90 多岁老人换肺,开心骄傲。

但现在上海封城不到一个月,天天看到朋友圈微信文章刷屏,说要学国外躺平。我那天看一个作者还怪全国援助上海,说 “上海都准备下水了,全国援助却来了。。”。我不知道在作者眼中上海是不是等于全国,是不是上海准备下水,全国都要去陪葬。我也不知道作者有什么资格谈新冠,他的家人有没有因为新冠死去,我想应该是没有,所以才能这么轻描淡写,“虽然【国外】淹死不少人”。

这些鼓励躺平的文章最大的问题,就是总是一笔带过因为新冠死去的人,然后大谈现在封城的乱与不便。却忘了因为清零,他们过了两年多吃吃喝喝自由自在的正常生活。我还见过有人说,国外现在是阳关道,上海在走黄泉路。我不懂,上海现在也是一周死 1000 + 人吗?

**国外现在的 “春光明媚” 是死了一大批人实现的,国外的躺平是躺在 “万人坑” 上的躺平。**你和你的家人,准备好赴死了吗?当你身边在乎的人因为新冠倒下了,你还能坦然从容地说,这是为了开放必要的牺牲吗?如果做不到,你还叭叭说个什么呢。

国内肯定不会一直这么下去,但人口基数这么大的国家,任何决定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要谨慎再谨慎。或许在等疫苗和特效药的普及,或许在等证实新冠的变种真的毒性越来越弱,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看数据,我们死亡率确实比其他国家少,我们也确实比很多国家在乎百姓的生命安全;看感受,我父母待在国内我确实更放心(我妈要来看我,我一直不敢让她来),我知道他们如果在国内真有什么事,救护车分分钟就拉走了,而在这里,他们这个年纪和体质,我非常非常害怕。

知乎用户 LittleNaturalist​ 发表

坐标美国,去年 4 月份新冠中招,并且感染了新冠肺炎。在医院躺了 7 天,从小到大没输过液的人扎扎实实输液了七天,回到家调休了一个月,其间经历了肌肉痛和心率不齐,几个月后身体机能已经基本完全恢复了。

今年一月奥米克荣风行的时候再次中招,一开始是记忆力下降,四肢无力,后来是发热(非发烧)、咳嗽(猛烈的咳),没去医院没吃药,一周后自己痊愈了。(但是注意我第二次感染是打过疫苗之后!!疫苗了依旧可以感染啊亲们!!不要掉以轻心

我身边那些得了新冠的人都怎么样了?有些康复了(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有些因为并发症去世了(常见于 85 + 的老年人,真的扛不过这个),有的因为新冠去世了(少数,真正因为新冠而不是其他并发症去世的,我已知案例都是中老年人)。

现在的生活状态可以说我已经躺平了,平时该上班就上班(逐渐口罩成了 “选择性佩戴”),该去买菜就买菜,该去游泳就去游泳(我最喜欢的运动项目,新冠康复后依旧可以潜泳很久,看来康复的很好对肺活量没影响),平时我喜欢去小公园荡秋千,老公把我推的很高很高,我也没有任何不适…. 基本目前除了坐飞机硬性要求戴口罩之外,大家工作生活中很少碰到一定要求戴口罩的情况了。

* 答主坐标佛罗里达中部小城市(人口 10 万),亚洲人我不看镜子压根见不到的那种。美国很大一个,可能有不同的情况,

知乎用户 南洋浪客​ 发表

生活如常,前提要打疫苗

要打 mrna 疫苗,不然也是危险

现在大家都是去旅游了

其实不管舆论怎么说,疫情都两年半了,一个好学生大概知道如何学习,如何把自己和人民放在最优解的状态

知乎用户 AXEL​​ 发表

2022 年 4 月 20 日星期三,在经历了两年的疫情后,西班牙正式 “摘口罩”——除公共交通和具体情况外,人们在室内和室外都不被强制要求戴口罩。

对此,国家官方公报(BOE)正式发布了第 286/2022 号皇家法令,该法令于昨天获得部长会议的批准。

星期三当天,西班牙王位继承人莱昂诺尔公主(Infanta Leonor)在莱加内斯儒勒 · 凡尔纳学校(IES Julio Vern)参加经济事务和数字化转型部下属的国家网络安全研究所(INCIBE)通过数字化和人工智能国务秘书组织的培训课程开幕式时,完全没有佩戴口罩,似乎已经表明了恢复常态化的坚定态度。

从禁足,到封闭边界,到安全距离,到室外口罩,到室内口罩…… 表面上,一层层的放松似乎象征着封锁的结束和自由的到来,然而面对这项措施,西班牙的社会意见却产生了分歧。

根据西格玛二号(El Panel de Sigma Dos)调查透露,多数西班牙人表示反对——

53% 支持不摘口罩,直到发病率继续下降,并希望保持高警惕

43.3% 支持立即摘下口罩

病毒面前,人人平等,可死亡面前,并非人人平等,面对该问题,存在一个非常明显的代沟——新冠对老年人及免疫系统最脆弱的群体造成了严重危害,但是对年轻人来说,可能 “仅是一场感冒”。

因此——

近 70% 的 65 岁以上的西班牙人拒绝摘口罩

近 60% 的 18 至 29 岁的年轻人和近 50.3% 的 30 岁和 44 岁的成年人强烈赞成摘口罩

45 岁是一个年龄界限,在此之上的大多持反对意见(58.9%)

这无疑也体现了对待工作、休闲和社会互动的不同方式的态度,对年轻人来说,有广泛的需求,因此口罩无疑是一个障碍。

男性和女性之间也有差异。女性赞成等待更长的时间(57.5%)

联合我们能(Unidas Podemos)的选民外,所有派别都希望再等一会儿。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极左翼联合我们能(Unidas Podemos)的社会基础比左翼工人社会党(PSOE)的要更加年轻。工人社会党(PSOE)有 52.8% 的人反对摘口罩,但联合我们能(Unidas Podemos)却有 53.3% 的人支持。由此可见,年轻人对于摘口罩的政策是感到皆大欢喜的。

最令人意外的是,对摘口罩持最保守态度的是右翼**人民党(PP)**的选民。支持者 64.8% 对反对者 33.2%,差距几乎达到了两倍。这个主张自由、开放、发展经济的派别在惜命这个问题上还是很认真的。

政策实施之后,是否摘口罩都属自愿行为,一些人觉得更方便了,一些人觉得更危险了。

健康与自由孰轻孰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衡量和选择。

知乎用户 水白 发表

劝国内共存派一句。别误导群众。

有人举例说新加坡共存了,社会秩序还好。

楼主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你们有没有仔细看?

新加坡好吧。新加坡那几个人,平均医疗资源比国内高多了。

文中也提到,新加坡政府给每个人都发了什么什么仪器。国内有这条件吗?

就国内这条件,套用新加坡躺平的方式?达到新加坡的效果?

不要跟我说,你在帝都,你在深圳,你在杭州,甚至你在上海?

然后其他国内的城市和乡村都不算数???

国内所谓的高端人士,发达城市,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跟全国各地群众一同努力是分不开的,只是你们恰巧分到了利润丰厚的环节而已。

你共存了,底层人民完了以后,只能你们高端人士中间分解出来一部分人做低端工作。

良心坏了,但是脑神经不能坏。

知乎用户 666666​ 发表

坐标澳洲,早都恢复正常了,新洲口罩令解除后外出已经基本无人口罩,室内除了华人也没有人口罩了,华人街的餐馆天天排队。

医护人员压力还是比较大,偶尔罢工一两天,但是大抵上比天天测核酸好些。如果我们这让医护人员测核酸,估计第三天就要撂挑子了。

就酱紫。

知乎用户 采臣老书生​ 发表

这事就是意识形态差异,国外在有计划的让病毒杀老年人,减轻社保医保负担。

这种事我们干不出来,从 3000 年前西周时期开始,我们的文明就敬老尊老,讲究孝道。没有这些,我们的文明早消亡在历史中了。

忍忍吧。

知乎用户 亜恵恵阿由 发表

座標日本東京都、茨城縣。

除全民戴口罩、施設入口有酒精自願噴之外,已與平時沒有什麼差別。

工作場所逐漸從遠程辦公向部分時間出勤 + 部分時間遠程檢討。辦公樓發現陽性時會封鎖辦公樓,人員撤離,消毒後翌日回復運轉。

菜價受俄烏戰爭影響前幾日略有上漲,10% 的程度,現已基本回復。日常飲食、移動、工作已無影響。

前日正值櫻花滿開,但民眾自覺避免聚集,東京石神井公園、水戶偕樂園今年無坐定賞花行為,僅有零散遊客邊走路邊賞花。在無人疏導的情況下,遊人之間亦有數米之間隔。

知乎用户 东方月初​ 发表

地铁上人挤人的,当然大家都戴着口罩。

商场正常营业,正常堂食,人来人往人挤人的。堂食肯定没有戴口罩了,不然怎么吃饭呢。

不像国内,所有人都封在家里出不来,缺衣少食饿肚子得病了没法医治的。

当然,图是在深圳拍的。

知乎用户 杨大毛​ 发表

不要求戴口罩的新闻一出,三分之一的人就不戴口罩了。

如果你没死没挂的话,你的生活真的是正常了。防疫抗疫这些年,大部分人都倦了。

我跟老外一起生活了 7,8 年,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的处事原则了。老外对于 “天灾” 是很认命的。你看他们新冠死一片片人,他们就 “认命”,根本不会觉得“政府如果再多做一点,我可能就不会挂”;但他们不认可“人祸”,政府稍微多管一点,他们马上就忍不住了。如果中国这一套“封城,清零,关人” 实施在自己头上,那就是天大的事,这个管控过程最好不要伤及一条人命,但凡伤到谁,那就是天大的灾祸。这个管控过程也最好不要损害我的金钱,不然我还是要对着干。

我公婆,长期反复横跳在美加之间,新冠的强烈不屑者,老朋友因为新冠挂了两个,俩人还在美国参加了其中一个的葬礼,回来谈起逝者,语气非常平淡:真的很不幸,但这就是命。我回头偷偷的问我老公,我说这要挂的是你父母,你怎么想?我老公非常自然的回答我:能做的都做了,病毒非要来,能有什么办法呢?我说那你们就不怪政府不出台措施之类的?我老公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跟我说:不,我不愿意政府限制我的自由。我逼问:你这么说是因为觉得新冠致死率不高,如果有一种病毒,致死率是 100%,得了就死,你也不希望封城吗?我老公摇头:那就不一样了。

自 20 年起,我对老外的抗疫措施一直抱着 “恨其不争” 的态度,直到今天,22 年了,我才慢慢觉得——你说老外政府是真傻吗?不,他们不作为才是真作为,他们要像管中国人一样的管老外,早被砸了。你说老外对新冠也是真的不在乎吗?不!他们有的不在乎,更多的也是很在乎,不然不至于现在多半人还是戴口罩,去哪儿都用酒精洗手消毒,但他们就是不认可像我们国家一样的清零模式,他们认为风险他们自己可以承担,国家不用抱着为我好的想法限制我的自由。说实在的,我已经有点懵逼了,我不知道哪个是对的。是我们国家不计一切代价替我们国民保命是对的,还是希望国家尊重个人意识放手不管是对的。

我有些迷,不过生活还在继续。今天下午刚刚接到学校通知,我女儿班上有个小朋友确诊阳性,已经回家自我隔离了。我跟老公非常默契的连提都没提这茬——不想提是一方面,提也没意义是另一方面。女儿不上学,就必然要求我们两人有一个请假。我们作为普通的工薪阶层,根本无法承受这样密集的请假。是的,我宁可承受新冠 5% 的死亡率,不愿面对在家隔离 100% 的饿死率。唉,我真是中国人里的叛徒,新冠的投降者,不那么坚定地共存派…

知乎用户 饼当 发表

NHS 报告,2 月。

https://www.nuffieldtrust.org.uk/news-item/nhs-performance-summary-january-february-2022#consultant-led-treatment-waiting-times

知乎用户 真话是那么刺耳 发表

国外就是不隔离不知道隔离的香,

不封城不知道封城的甜,

不管制不懂得管制舒服

不饿肚子不知道生活的如此惬意

把国内新闻转发到国外去,让他们知道这波我们在大气层!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坐标多伦多,刚看到这个问题的此刻,周末上午,我刚买完菜回家在沙发上刷网,老公正要出门打球,孩子正要出门和朋友聚会,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状态。

知乎用户 探险精灵 发表

坐标枫叶国卡尔加里,只叙述我看到的,想骂街,干架,练习远程读心术,发野生台胞证的另寻别处。有随地吐痰,大小便者一律黑名单。

疫情之初,以前社区里军人疗养中心的轮椅老军人逝于新冠感染。

现在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白人们认为大流行拉倒了。华人去哪儿依旧带口罩。没有水深火热。

超市供应充足,肉蛋菜奶齐全,价格涨了些。

疫苗免费打,辉瑞和莫德纳可以选。个别过敏体质的人打完胳膊起大包半年不退,只能动手术取出。

试纸免费去药房领,一次 5 份。要提前预约。

要是感染,经实验室检测阳性的,可以打 811 评估,有重症风险可以去药房免费领辉瑞药。

要是血氧低于 95%,赶紧去急诊,免费治病。

西人超市目测一半不戴口罩,华人超市几乎全员戴口罩。

去医院学校诊所,依然戴口罩。

我属于过敏体质,有偏头痛,无法打疫苗,出门回家马上洗手,除了必要的购物,人多的地方一律不去。天气好的时候带着孩子在社区的山谷里遛弯。

等到和美国一样,凭阳性证明不经评估就可以领药的时候,可以考虑去儿童游乐场玩。

这两年没有任何聚会,朋友邀请都谢绝了。逢年过节打语音问候一下,承诺疫情拉倒后再聚。

周围 20 多个人感染,小的 8 个月,大的 60 多,全部自愈。都是娃娃从幼儿园学校带回来感染的全家。奥密克荣来袭以后,很多人给孩子退园回家。

还有一部分人根本不发热,仅仅有上火,着凉的感觉,稀里糊涂感染,稀里糊涂自愈。要不是做检测,都不知道已经感染过。

什么时候华人们都摘下口罩,回国的航班恢复正常机票价格,回国不隔离,不检测核酸,才算真的拉倒。这边官方认为的拉倒不算真拉倒。

知乎用户 脱腻屎塔克 发表

你看不到也没真实的了解渠道,就算了解了你也觉得是虚假宣传,就算是铁一样的事实,你也不屑,就算你开始抱怨你也不敢发上网,就算你发上网也只有你自己看,所以别再问了

知乎用户 阳离子 发表

坐标日本神奈川,先上图

管制基本取消,仅有基本的消毒措施,该吃吃该喝喝。樱花季公园里都是拖家带口的来看花。旅游业也逐步恢复了。今年开始上班前政府还给发了十万日元的补助,刚刚对工作的来说也很不错了。

工作方面能家在尽量在家工作,我公司出勤人数大概三成,每个人一周平均去 3 天吧。工资当然也不会少,在家工作超时了也是有加班工资了。

目前唯一想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回国一趟,三年了。

知乎用户 米咖啡 发表

实名反对这个 hc 的回答,原因很简单,本来在评论区反对的,结果被他拉黑了。

本人逻辑,不应该以以机票价格作为论据说明国内外差异。因为这个论据是有问题的,众所周知现在回国困难。因为在国内坚持清零的情况下,清零后病毒来源只剩人流和物流,对国外回国人员进行严格限制是有必要的。而隔离设施又不是无限的,对回国人员数量进行严格限制是很有必要的。国外排队的人多,必然造成价格高。而国内的人很多都会因为回国不方便,因此不出去了。这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一点,现在有规定,有直飞航班的,回国不让转机。这句话啥意思呢,你可根据需要选一个便宜的路线,直飞也行,中转也行,或者去走香港再飞出去也行,哪个方便便宜选哪个。

知乎用户 ddd 发表

这是因为疫情被隔离么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知乎用户 那微光 发表

你可以看下那个郭杰瑞的视频,国外并没有共存很多人带口罩,他们政府放弃了但是民众并没有放弃。

知乎用户 老鬼 发表

全国有几个地方在做封城或者清零?

有几个地方在要求社交距离和带口罩?

凡是有这些要求的,都是防疫做的不好。

比如上海!

一开始就严防死守,现在早就开放了。

说来说去,就是不按规矩办事。

至于为什么?天知道,他们知道。

国外躺平,死人多,经济下滑。

国内清零,死人少,经济状态比国外好很多。

这些都不看,就想着共存。

事实上,共存已经失败了。为什么还要跟着学?

不外乎是一些居心不良的人在搞风搞雨。

搞到中国也是一片狼藉他们就满意了,就把中国拉下水了。。。。。到时候,高喊共存的人,你家的父母亲人新冠了怎么办?因为规模扩散,又封闭就不是 14 天了。那时候有怎么办?

现在喊不自由,到时候更不自由还没有办法吃饭就很爽?

长下脑子吧,对比一下这几年的政策导致国内外防疫的结果吧。

共存的 XXX 们。

知乎用户 张何止 发表

中国的防疫措施明显更高一筹,却被某些城市搞得拉胯了,现在还要拉全国人民陪葬。中国其他的城市防疫都做的好好的,没有出现大问题,凭什么要跟你们一起死?

知乎用户 Sovie-1028​ 发表

我这么说,我 pyq 里面留学生遥哪乱逛不受阻的比较舒服的,不是英国,不是美国。

是前期疫情抗击力度比较大的意大利,前期疫情抗击力度也挺大本来合计放开又撑不住反悔的德国。还有俄罗斯(前期也是积极抗疫的直到奥密克戎才放开)。

全世界哪怕是共存,也不止一种共存模式。今天的清零,是为明天更好的共存创造前提。

盲猜再过两轮到三轮变异会逐步推进共存。现在说实在人民对疫情以及疫情的次生灾害害怕的程度是差不多的,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内各有轻重缓急。看关聊们怎么处理吧。

现在讲真是人民群众逼着关聊就像逼蒋抗日那样抗疫,打持久战,就像把日本鬼子拖死一样把病毒变异毒性拖低咱就胜利了。就像现在日本最起码还是一个国家在,这也叫 “共存” 吧。而不是那种昭和 1.0 状态就共存。

知乎用户 It Dam 发表

坐标美国。实在看不下去了。

表面看起来没有影响,跟以前一样。

实际呢?

餐饮业:

家门口的 popeyes 因为人手不够,关门了。

以前最爱去的越南餐厅,牌匾都卸下来,也没有新的安装上去了。

认识的华人餐馆老板说,现在只有谁能进货谁能开餐馆。想吃羊蝎子,得等新养的羊长好。

自己的行业(health care):

跳槽简直不要太简单,每天都可以排一个面试。因为人死了不少,新的人在国外还进不来。

刚刚恢复上班的时候,一个组里面每周都有人病倒要请假几天。

十二月想预约体检,约到了最早的是三月份的早上七点。

其他行业:

买车,得等,不想等可以有啥买啥,都是溢价。

买房,参观都要排队,排到你的时候可能已经卖完了。

托儿所,排队。因为倒闭了一批,老师也跑了。合适的老师也招不到,毕竟麦当劳都可以给交 401k 了。

卖苦力的行业,人少了,价全面上去了,效率更低了。墨西哥人死的最多,新的人还没进来。

行业巨头:赚麻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我一个同学在加拿大,室友两个已经确诊,打电话,医院不咋管,让你自愈。自从加拿大解除一些禁令后,大街上基本没人戴口罩,那些人就像没有疫情一样活着。

我还有个朋友在德国,情况也差不多。两口子现在更担心的是难民涌入和能源物价上涨。

他们身边没人死亡主要是因为他们接触的都是年轻人,也比较有钱,不容易感染,感染了也医得起。

咋说呢,外国人本来就对生死看得比较淡,就算身边人死了,也就伤心然后完事儿。还有国外觉得新冠带走一批高危人群(老人),省了养老金的钱,那些治不起病的人死了也无所谓

知乎用户 悭臾 发表

看了一大堆各国高档华人华侨描绘的国外共存景象,我想说,这特么不就跟国内各地这两年没有发生疫情的时候完全一样吗?

该吃吃,该睡睡,歌照唱,舞照跳,口罩还得戴,阳性了还得隔离,有啥区别了?

在严格防控的情况下,各地少量散发影响范围很小,时间也很短。除去这一丁点疫情封控的情况,大多数时间,大多数地方,实际跟国外所谓的共存的生活状态都是一样的啊。

如果不是上海躺平防疫导致自己爆了,又辐射全国,如果仅就之前正常防疫封控那点时间那点范围,对全国经济能造成多大影响?

共存的国家,经济就很好了吗?除去美国这个印美元吸血全球的,其他国家哪个经济数据经得起看了?英国?德国?法国?印度?日本?

别扯淡了,国内现在经济不好是因为疫情以前全球经济就还没走出危机,大环境就不好,这才是根本!跟防疫措施的选择没几毛钱关系!

目前没有任何对比证据可以证明共存能保证经济更好。躺平共存的国家,没有哪个的经济比疫情前明显好的。

知乎用户 安静的逗君 发表

我就贼好奇,都已经 run 了还要在国内互联网吹是个什么心态,好好过日子不就得了,中国人的事轮得到 run 来做主。

知乎用户 小春 发表

现在国内共存的声音越来越多,但是我发现这些人从来不会说共存后会是什么情况,我来大概的推测一下吧。首先前提是新冠轻症会有 3-5 天的发烧,流鼻涕等类似感冒的症状,那么共存后,我们主要行业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首先医疗系统,医生感染出现轻症了,肯定是会居家休息的,因为一个发烧的医生给别人看病不现实,而且医生更知道休息的好,免疫力才强,也就不容易变成重症,所以基本上感染后的医生都会居家休息,那么就会出现医院没有足够的医生来维持正常的医疗工作。另外按国人的习惯,按感冒季医院人满为患的现实情况,共存后,医院的病人会成指数级的增加,一方面医生减少,一方面病人急剧增加,医疗系统会是什么情况可想而知。

第二,运输行业,不管是货物还是人员流动,都是要司机的,这个司机包括飞机火车,为了交通安全,司机发烧不能工作,那么轻症的司机只能休息,司机少了物流和人员流动会减少,如今的社会,人员物资流动不起来会是什么后果可想而知了,这边商品急缺,那边厂家产品运不出去,商品各种涨价,工厂有东西却卖不掉。还有各种车票机票一票难求,堪比春运等等一大堆问题会出来。

第三,城市快递行业。这是物流最后一公里。快递员大多是年轻人,为了生活,估计轻症也不会下火线,发着烧跑快递的估计大把。那么这些轻症的快递员因为过于疲劳,免疫力下降容易变成重症,其次送的快递也会被感染,网购的人为了不让自己增加感染风险,会减少网购或者不网购,那么消费下降,快递业务减少,快递员的收入就会少,有部分快递员就会失业,造成的恶性循环后果可想而知。

还有普通公司员工时不时因感染请假影响工作啊,大家减少出门的欲望,各城市商业受影响等等。所以共存对各行各业来说,影响几乎是全面的。而且新冠是会反复感染的,那么这些情况就会成为常态。

经过推测很容易看出来,共存后,最受伤的就是底层的人,医生可以休息,穷人看病会难上加难,物流司机不能上路就没收入,快递员失业,打工人失业或收入减少等等。所以那些嚷嚷着代表底层老百姓要共存的人,不过是一群别有用心,绑架道德的人罢了。

知乎用户 知了 发表

远的就别看了,就看看越南和香港就一目了然。

越南原本是防疫模范生,一度被世卫点名表扬,后来大多数国家躺平,越南受到了国际,国内双重压力,加上自身经济严重下滑,越政府无奈选择了放宽政策,只是放宽,那时候还没选择共存,结果短时间内,疫情全面失控,然后就是一会收紧,一会放宽,来来回回的骚操作,在经历一年多的折腾后,疫情失控再也无法挽回,直接躺平,关键是经济并未因共存而得到改善,2021 年越南 GDP 仅增加 2.58%!要知道 2019 年,越南 GDP 增长可是 7.02%,即使 2020 年,经历了一年的疫情洗礼,这个数字也有 2.91%!为啥全面复工复产,全面开放共存的情况下,经济反而更差了?因为共存论是个伪命题,所谓的病毒屏障根本就无法形成,病毒不断变异,人们反复感染,连健康都无法保障,怎么保障生产力?尤其越南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的国家,共存论完全是巨坑!

香港是中国的一朵奇葩,属于被西化了的中国城市,他们对内地普遍有一种谜之优越感,而对西方则是暧昧的偶像崇拜,他们的思维始终停留在上世纪,即使今时今日,东升西降已如此明显,依旧无法改变港人自负又自卑的畸形认知,所以香港疫情失控几乎就是必然,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他们一直在排斥东方,模仿西方模式的路上。最近,从数据上看,香港疫情似乎大幅度缓解了,但这跟西方一会好一会坏是一回事,当大多数人都刚刚感染过一波,自然就会短时间内产生抗体,直到下次变异来袭,再次经历一番折磨,如此往复循环,那些老弱病残的人们就可怜了,根本没有生存权,不断被淘汰,西方宣说的人道主义在哪里?

现在,中国也面临跟越南,香港一样的困境,上海一旦失守,会拉着全国一起接受共存论,接受物竞天择的自然淘汰大法,届时,人将不人!西方需要上海失控,需要莲花清瘟消失,他们最希望看到的画面是,中国人成为只能靠 2300 一盒的西方神药来维系生命的东亚病夫!

知乎用户 雪梨子 发表

反正不管说啥,评论是一律 “死人不会说话”,“轻微新冠也有脑损伤”。如果大家只是想看看外面世界很惨,证明自己现在的牺牲是值得的,那还是别问了,靠自己想象就行了,有一个高赞答案想象的可好了,还到处问这种已经预设答案的问题有啥意义?

如果是真想知道,那就问问自己在国外的亲人朋友,因为他们和你应该是同一个阶层,可能最能代表你的生活状态。

如果说一个外面的亲人朋友都没有,自己对外面的世界也不感兴趣,那外面的世界啥样和你也没关系,更不用问了。

疫情之后美国各行各业都缺人,但不是因为怕病毒,排名第一的原因是提前退休了,排名第二的原因是神秘的 “其他”。

我们办公室也有一个总裁助理提前退休了,她说已经工作了这么多年,接下来想跳舞、画画、旅行。

还有疫情初期很多企业为了节省成本裁员了,现在再想用同样的价钱招回来不行了,于是各行各业都涨工资了。不想涨工资的地方就没人干活。

疫情三年不能回国,只能去别的地方玩了,意大利这边坐火车居然要求戴 N95,我在美国好几个月没戴口罩了。这两天复活节假日,街上人很多。

每次天灾人祸之后死人都不能说话,都是活着的人继续前行,太阳照常升起,悲喜不同步也不相通。

可能我脑子被新冠烧坏了,谁知道呢,也没人给我们检查后遗症,反正你说坏了就坏了吧。

知乎用户 翻滚吧猫小呆 发表

刚拍的。

坐标澳大利亚。什么样?那自然是民不聊生,尸横片野,医疗崩溃,老人看不了病,小孩上不了学,豺狼当道,朽木为官,黑无常锁门,白无常滥权,超市里空空如野,商店中门可罗雀。

从达尔文到荷巴特,华澳两届无不翘首以盼天朝入关南下,箪食壶浆,北迎王师。

明明我们有独立研发的全球顶级灭活疫苗,技术远远优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欺骗民众的 RNA 疫苗,还有祖宗传下来的特效连花清瘟,为什么防疫措施还这么严格?一定是因为爱民如子以人为本,舍不得让人当韭菜电池牛马耗材吧。

知乎用户 阅读修身​ 发表

火车上采访到的都是买过票的,

现在能回答的人都是活下来的。

不信的话你看看新冠死亡数据。

另外对于外国人的生死不介意。

我现在只在意上海的亲人能不能吃上菜,以及上海日增破万的阳性,不知道我的亲人们会不会不幸感染,这种煎熬只能看一天熬一天等消息一天,目前上海的疫情还没有看到拐点。

说真的现在外国疫情对于我国一点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上海的疫情和乱象。

我只希望上海的买办和投机倒把者被彻底消灭干净。这些人不消灭上海的疫情就无法控制。这才是重中之重。

知乎用户 Evi. 千帆 发表

既然问题下真正在国外生活的人用白开水一样的方式描述事实,也能被要么被当成清零派批判,要么被当成共存派批判,那就只单纯用数据描述情况好了。

欧盟国家

2022 年四月 18 日


西班牙

总人口:4736 万

七日平均日感染人数:6976 人

七日平均日死亡人数:51 人


法国

总人口:6739 万

七日平均感染人数:12.8 万

七日平均死亡人数:124 人


葡萄牙

总人口:1031 万

七日平均感染人数:7472 人

七日平均死亡:17 人


德国

总人口:8324 万

七日平均感染:10.92 万

七日平均死亡:175 人


比利时

总人口:1156 万

七日平均感染:8176 人

七日平均死亡:24 人


荷兰

总人口:1144 万

七日平均感染:6244 人

七日平均死亡:11 人


意大利

总人口:5955 万

七日平均感染:6.024 万人

七日平均死亡:135 人


奥地利

总人口:892 万

七日平均感染:9866 人

七日平均死亡:28 人


丹麦

总人口:583 万

七日平均感染:1940 人

七日平均死亡:14 人


捷克

总人口:107 万

七日平均感染:2760 人

七日平均死亡:14 人


荷兰

总人口:1144 万

七日平均感染:6244 人

七日平均死亡:11 人


波兰

总人口:3795 万

七日平均感染:1024 人

七日平均死亡:29 人


希腊

总人口:1072 万

七日平均感染:9643 人

七日平均死亡:66 人


匈牙利

总人口:975 万

七日平均感染:1639 人

七日平均死亡:21 人


数据来源:JHU CSSE Covid-19 Data

知乎用户 水轻言​ 发表

还是那句老话,屁股决定脑袋。

清零还是共存,都是坐的位置不一样。

我呢,主观上是支持清零的。

现在我困在上海两个多月了,吃的用的有些不太方便,但家庭收入虽不高但还算有保障,居家办公也对我们的工作基本没影响,整体来说我和我的家庭受冲击不大。

但我觉得共存后,家人万一感染,万一医疗资源挤兑,我可没有关系门道去疏通这些资源,对我的家庭可能会有不小影响,所以我还是希望回到之前的生活。

前两天,刚和我一个朋友聊,他支持共存,因为他公司形势不好,他工作时刻有丢掉的风险,而他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而且他做销售,因为物流受影响,他谈的好几个单子也可能飞掉。

朋友圈里还有个定居美国嫁给老外的女教师,她支持共存,她讨厌中国不民主不自由,她爱给她丈夫、财富和自由的现在的国家,她认为美国政府里有全世界最优秀的各领域精英,他们的决策一定是最合理最文明的。

武汉、西安、天津等各地疫情爆发时,整体的舆论还是清零派居多,而上海疫情爆发后,共存派一度非常盛行。

我想一个原因呢,是内地其他地方的人的观念还是集体主义和中式观念较重,而上海的教育内核和精神本色都是非常西化的地方,这里 “自由主义” 盛行,“维权意识”浓厚,“个人主义” 突出,“独立思考” 的人很多……

我没那个高度去评判好坏,但这种西化的城市文化或许就是西方国家躺平以及上海疫情失控的一大原因。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同教室有感染的,但同样一起上课,因为请假要扣学分,老师还不让我们戴口罩说是不尊重老师。

坐标俄罗斯,圣彼得堡。

有的同学感染好几轮了,没什么影响,没人太当一回事。

生活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疫情基本已经结束,很少有人再讨论疫情了,倒是因为战争物价涨了不少,虽然人民币可以兑换更多卢布了,但物价翻倍,也没捞到什么好处。

我自己没测过,不知道是否感染过,因为买试剂盒要 100 多人民币折合,舍不得花这个钱。

没敢给老爸说,说了巴不得马上接我回去……

知乎用户 王宝 发表

答主不在国外,不过工作原因认识不少老外,我跟一个意大利人关系一直不错,常有联系。从 2020 年初疫情开始到现在,我们经常讨论中国和欧洲的疫情。

以下就截取这 2 年多的聊天信息给诸位直观看下这两年多来的疫情对国外人生活状态的影响,算是管中窥豹吧。

以下长图预警!

2020 年初,武汉刚刚暴发疫情时,我们一家正在外地旅游,看到新闻后便火急火燎赶回苏州,家都没回,先去了超市抢口罩,那时候欧洲也在报道中国疫情。

紧接着一个月后,欧洲新冠肺炎从意大利开始发迹,彼时意大利政府还处于只是倡导民众减少外出,建议戴口罩出行的阶段,自由惯了的意大利人大部分无法接受这种束缚,于是疫情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意大利确诊人数很快飙升至全球第二,死亡率全球第一。

![](data:image/svg+xml;utf8,)

![](data:image/svg+xml;utf8,)

欧洲的疫情爆发是从意大利开始,2020 年 3 月下旬意大利开始封城,之后整个欧洲被疫情沦陷。到了 8 月份,当疫情贵国内已经基本没什么影响,欧洲仍然深陷疫情泥潭。尽管如此,朋友的公司始终处于运营状态,没有关停过 1 天

10 月份,意大利疫情第二次大爆发,每日新增 2 万 + 政府开始第二轮封城,整个欧洲又又一团糟。

2021 年 1 月份,疫情一年,国内虽然很多人响应国家号召,就地过年,但至少大家的生活基本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商场饭店电影院都赚得盆满钵满。此时的欧洲疫情仍然不乐观。

2021 年 3 月,意大利疫情防控依然一团糟,人民似乎已经开始麻木了。好消息是意大利开始优先给年长者接种疫苗。

这里插播另一条信息,我之前一直比较疑惑,欧洲为了保经济,工厂企业正常运行,那么那些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餐饮业岂不是损失惨重吗?直到另一位在法国开餐饮店的华人找到我说要请教我一些炸鸡配方时,我才知道,欧洲针对受疫情影响关停的餐厅是有非常可观的补助的!

好了说回这位朋友。

时间来到 2022 年 1 月份,朋友发信息告知他太太和他先后确诊感染了新冠。我一开始还很关切,但是朋友却表现得比较平静,毕竟他好几个朋友都已经感染过了,全部都是在家自愈的,而且他所知道的感染者们也没有出现过一例病重或死亡的。唯独一个朋友短暂失去了一段时间的味觉和嗅觉,但两个礼拜之后就恢复了。

我特地问了朋友,意大利对于阳性案例的管控是:抗原自测阳性 –> 主动报备给政府 –> 政府派人上门检测,确认你阳性 –> 给你开点药,告诉你在家好好待着,转阴之前不要出门了(你要非跑出去也没人拦着你,不会给你贴封条)–> 抗原转阴,告知政府,政府派人上门检测,正式通知你转阴 –> 你可以出门了。新冠检测阳性上不上报全靠自觉。换句话说,如果你自测阳性,你不主动报备,你可以随便瞎跑。

3 月份,朋友开始出远差去土耳其参加展会,还说自己是整个展会唯一一个戴口罩的…… 他后面干脆把口罩摘了,晚上跟一群人在酒吧里嗨,然后超级开心地说:新冠在土耳其根本不存在!因为 NOBODY CARES!

3 月 - 4 月,意大利阳性人数每天基本上都在 5 万 +,大概也只有 CCTV13,乐此不疲地一遍遍滚动播放这些确诊数字了吧,意大利本国人都不去关心每天阳了多少,工厂餐厅娱乐一如从前,一片歌舞升平,朋友还去蹭跑了一个马拉松。

然后就是 4 月,上海疫情的消息扩散到全世界,整个欧洲开始批判中国不应该还固守 2 年前的政策,新冠的危害已经远远降低。

不好意思跑偏了……

说回正题,综上,大家自行判断吧……

知乎用户 lvdonglai​ 发表

坐标坦桑尼亚,去年 11 月份出来的,迄今为止 5 个月。算是有资格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本回答不涉及任何对国内政策的评价,请不要因此攻击我。我只叙述我亲眼看到的。

简单的概括一下,这个国家没有任何新冠的防控,目前民众的生活、工作、医疗,企业的生产和贸易一切正常,社会秩序井然。

2021 年 11 月来到达累斯萨拉姆以后,一开始也比较紧张。在与当地老同志的交流中得知,坦桑尼亚之前的总统马古富力,公开宣称新冠病毒不存在,即使存在也不用防控,祷告就行了。请不要觉得马古富力就是一个很荒唐的人,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抉择,其实是出于对坦桑尼亚国情的现实考量。清华大学有专门的文章分析。

他是近几十年来坦桑尼亚民众支持率最高的一个总统,在坦桑尼亚独立以后除了开国总统尼雷尔(相当于坦桑的毛主席),就是他最受支持。他反腐,做事只从利益出发,左右逢源,但对华其实没有之前那么友好,推翻了和中国之前的不少合同,比如巴加莫约港,从新讨价还价,从中国人得角度来看,他不如前任,造成了我们的利益损失。结果疫情席卷非洲大陆的时候,这个国家有不少感染,也死了一些人,主要是德尔塔毒株。马古富力本人也在 2021 年 3 月去世,对外宣称是死于心脏病,但是小道消息是死于新冠。到 2021 年 7-8 月的时候,据说在坦华人也不少感染,去世了七八个。

2021 年 11 月我们抵达坦桑以后,正好赶上奥米克戎流行,从南非开始席卷全世界,这个时候我还有些担心。结果发现,奥米克戎真的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这个国家基本不检测,属于真正躺平的,所以你无法知道确切感染数字。但是接触的本地人,有一些就是感冒一样,几天就好了。唯一一个倒霉蛋,给我们修车的老板(中非混血),明确跟我说他 21 年 7 月份感染了德尔塔,1 月份感染了奥米克戎,都是发烧咳嗽了几天,奥米克戎后味觉减退,半个月后味觉恢复,一切正常。我跟本地的医生聊天,他们也并未反映有医疗挤兑。这个国家老百姓一般发烧就自己挺挺过来了。这边的华人现在也没人在乎这个了。除了我们公派任务的,出门还戴口罩,现在连华人都没人戴口罩。

另外,我观测了我驻地附近的一个墓地,看是否有大量的人员去世,但事实上也没有,跟这边医生跟我沟通的情况也符合。反映出奥米克戎确实毒性很低,在非洲真的只能算个弟弟,这也符合流行性强的病毒致病力下降的规律。这边的人担心它还不如做好疟疾的防控。

总的来说,过来 5 个月,生产生活秩序一切正常,这个国家担忧的主要是原油涨价和粮食涨价,但是目前来说,都还稳定,老百姓日子还过得下去。另外多说一嘴,因为海外公派机构,也受国内的防疫方针指导,所以很多交流合作也中断很久了,这时候西方国家就会填补这个空白,导致之前的一些投入大打折扣。我们为此也很担忧。还担忧的就是防控政策不改,我们回不了国,现在一张机票普遍涨到接近 10 万,并且核酸结果要求是 12 小时,变相拒绝回国。希望年底的时候,能放松。毕竟我们也是出来为国服务的。在外期间,主要靠大量吃鱼虾来增强抵抗力,避免新冠感染。莲花清瘟带了,但我们没人吃。

最后强调一下,本文不涉及任何国内情况的评价,也拒绝讨论国内的情况。我只真实的记录和描述我在这个国家所看到和经历的。

知乎用户 一个简单的人 发表

不知道这种问题底下开了 IP 后会是什么情况,先插个眼

知乎用户 IcaLuiz​ 发表

坐标英国某网红旅游城市,留学生

相比曼城利物浦这种比较头铁的城市——曾经在利物浦街头戴医用口罩被当地老哥劝摘口罩,说戴这对肺不好,巴斯因为老年人口众多,虽然没有国内严格,倒也算还过得去。

巴斯大学在山上,校区离城区三四公里,且山路坡度很大,所以上学得坐校车。目前来看校车还是不戴口罩不给上,而且建议带医用口罩。虽然还是有很多打扮得花花绿绿的本科生每周二周四坐公交下山蹦迪(铁定人均密接),好在公交司机都是狠人能镇得住他们乖乖戴口罩。

至于影响嘛,最近英国超市大棚蔬菜有些短缺,西红柿生菜这类价格涨了不少,但是和新冠关系不大(和天然气关系更大),而且街边集市早上去总是有卖的,所以还好。

对于我自己的影响——目前只有一个,我的研究对象都在国内。虽然现在在线采访已经完全普及,但是能实地面对面采访终究还是好一些。目前的机票和隔离政策实在是没法考虑回国,特别是机票,看着像有票但其实根本买不到——连 csc 现在都要求先订票再报销了… 订不到票,票全在黄牛手里。

和导师聊过机票价格,导师:这够我当年飞十几趟了,你还是先写点别的吧

所以现在的工作重点也放到了文献综述上。

至于以后的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知乎用户 rogersun 发表

口罩不强制,生活逐渐恢复正常。想一想也两年多了,口罩是本体的日子也不能一直过。打好疫苗,锻炼身体。

知乎用户 刘正经 发表

他们都在笑话在上海的我…

知乎用户 陈琦 发表

共存派的天真在于:

认为病毒一定会向高传播力低毒性的方向变异。认为不可能存在高传播力高毒性的变异方向。

实际上呢?病毒是没有智能的,高毒性病毒之所以会同时不具备高传播力,不是因为技能点不够用无法同时点传播力和致命性,而是因为过往一旦出现这种病毒就会很快造成【应死尽死】的局面,即病毒杀人的速度超过人类社会的交流速度,从而在物理层面隔断病毒的传播。

不是病毒仁慈放过人类一马,而是不仁慈的病毒会逐渐的失去寄生的土壤!

但是在交通发达、人口密集的现代社会,这个逻辑已经失效了。**病毒杀人的速度再快,能有现代物流快?**真的【应死尽死】到物流断绝的程度,世界人口怕是要回到上世纪五十年代。

很多人喜欢口称奥密克戎的毒性只是区区流感,却刻意忽略,没打疫苗的奥密克戎感染者,死亡率是不下于初代毒株的。

也就是说:

**奥密克戎就是一个事实上的 “高传播力,高致死率病毒”,一个 r0 值高达 10 的非典!**致死率低是疫苗的结果,根本无法作为 “新冠正在往毒性低的方向进化” 这一论断的佐证!

另外,病毒变异的方向再怎么随机,几十亿的培养皿还养不出一个史无前例的毒王?什么时候点出空气传播的艾滋,空气传播的肝炎,或者老鼠传播的肺炎,大家就一起喜引末日废土吧。

知乎用户 晓寺 发表

在美东,生活只要你愿意算是彻底正常了吧,其实去年四五月开打疫苗后基本上大多数你想做的事就都恢复了。我们这里今年三月开始取消了口罩令和社交距离令,理论上任何公共场所都不需要戴口罩,但超市和电影院凭自觉,还是有一半人戴着,街上是真的没有,随着天气转暖,跑步的遛狗的街边喝酒的都多了起来,给人一种恍惚感,仿佛疫情真的已经过去,但毕竟日增八十万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就随他去吧。

医院的话我最近没去过,朋友有些去做体检产检的,雪季摔断腿去手术的,似乎都正常,就是这边医院一贯的样子,慢悠悠的,很多预约和排队检查。

很多在这边的人都对国内措施不屑,尤其是受上海这次拉垮表现的影响,弄得没吃没喝不说,还因为耽误治疗走了好些急病患者。在这边读书和刚参加工作的人都是年轻人,正是一生中的黄金时代,谁也不愿因为一个感冒一样的病被锁在家里。但话又说回来,能这么潇洒也是因为就自己一小年轻在这边,不沾亲不带故的,说难听点,美国人死了一百万,god bless 他们但关我吊事,我来都来了,你不让我到处看看逛逛那肯定是不乐意的,肯定是放开了好。但要说到国内,我还是坚持用更科学严肃的态度去处理疫情,总结上海经验,避免再弄成这鸡飞狗跳的模样,评估疫苗的效果,去努力提升老年人接种率,完善急病患者就医绿色通道,建立物流保障预案等等。但如果什么平时功夫都不下,就指望着运动式封城和核酸,那就不晓得还得受多少茬罪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国外是那么多的国家啊,为啥都只有欧美新加坡???欧美新加坡人均多少?谁给你的自信可以学欧美新加坡?

墨西哥土耳其黎巴嫩埃及巴西印度,来人回答一下。

其实很多人拿欧美举例,国内清零派一看,更加坚定了清零的决心,死了一百万人社会不出事,在中国是不可能的,没有这么大的接受度和媒体舆论控制力。信不信死 10 万就要网络亡国?

而且很多人暴露了自己要求好高,说得都是恢复到疫情前,然而数据表明并没有啊,这说明共存党的要求,清零派即便妥协也达不到。

共存派应该给清零派看下: 国外某人死了爹妈,但是他们一点都不在意,也不怪政府。多宣传这个角度,证明死了无所谓才是对的。或者办公室有人阳性了,大家自然跟他淡定地在一个办公室里,并且接自己家小孩老人去,表示就是个感冒。

还有对于上海,都在说保障不够,都再说死人了,这才死几个人就这么热闹,这不把清零派吓死。你们应该说,老人死了就算了,反正放开死更多,早去完去一样的。目前中国人必须接受死 1000 万无所谓才行。

现在各方面的共存派所表达的信息很恐怖: 要恢复生活还要恢复经济,太吓人,做不到。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坐标西班牙,政府已经定了四月二十号解除室内强制带口罩的规定,医院里还是要强制带口罩,如果阳性是无症状或者轻症已经不强制隔离,基本上生活恢复 90% 了,夜店餐馆酒吧全部无限制,欧洲旅游的话,据我所知只需要出示疫苗接种的电子证明就可以入境了… 除了不能回国好像生活和疫情前差别不大了。

知乎用户 杨傻大 发表

水深火热的加州民众不堪新冠困扰 纷纷跳入太平洋准备游向对岸

失败了 还是回终点喝酒吃串吧

知乎用户 薛定谔的小花猫​ 发表

我偏不

今天刚逛的巴黎歌剧院

知乎用户 七之老祖 发表

怎么现在说法全变了啊,两年前不是这样的啊。

知乎用户 猫头真不错​ 发表

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问题,咱们是小赢、中赢还是大赢?

知乎用户 远山曲​ 发表

坐标澳洲昆士兰大学某农村校区,omicron 自愈,小镇 6k-10k 人口,离最近的城市开车半小时(32km)。先上结论,**经历过阵痛之后,这个小镇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现阶段疫情政策:完全接种者(两针)入境无需 pcr 和隔离。阳性者自我隔离七天。

答主今年年初来的澳洲,墨尔本入境,那时候人心惶惶,pcr 排三四个小时常态自测盒比黄金都难买还是发小带我一路开到 calyton 才排到 (大概是这个名字吧莫纳什主校区),所以和我一起来的小伙伴直接飞昆州隔离去了。在墨尔本昼伏夜出 14 天(1.4-1.19),排了两次核酸,一次三小时,一次 40 分钟(周日)。一次室外堂食,一次和发小一起蜀大侠,其余外卖度日。到了布里斯班后,因为当时昆州一直锁州,新冠新增很少,开启州边境了之后开始激增(也是我来之后,瘟疫传播者了属于是)。在布里斯班的第一周也很小心,自己做饭,每天换口罩,出入了几次 club 和 jbhifi 都是全称口罩。后面几周开放飞自我,进入公园动物园都不带口罩了,安全等到开学。在元旦之后各种物资开始慢慢恢复,刚来的时候 kfc 没鸡翅吃是真的 5555。

到了学校住宿舍,oweek 的时候全程不带口罩,因为都是跑来跑去的活动。问了身边的同学他们觉得:来这里的都是注射了两针疫苗的(当时学校的政策就是这样,所有成员不打完两针不给进学校)并且很多人都得过了,怕啥?确实这帮阳过的人跑的比我快,吃得比我多,喊的声音还比我响,那时候昆州大概是 30w-40w 确诊,平均下来 100 人里 8 个确诊者并且还没算上不报的。oweek 之后校区宿舍内确诊激增(大约是因为有两次派对之夜),400 不到的住户大概 50-60 人中招,我侥幸没事。这之后昆州经历了一次洪水,但是生活基本回复正常节奏了。

再后来(22/02/2022),州长振臂一呼 “Smiles are back!”(04/03/2022)口罩令解除,我也是那个时候不再带口罩,上课,买车,食堂都没有再带口罩,只有在公共交通和校车上才带口罩。但是医生和服务场所的人大部分都会继续带,图书馆的口罩令多持续了一周,在那之后你想带还是可以的,很多老人现在依然在公共场合带 kn95 或者 p2 级别口罩。这个阶段就感觉新冠已经和我很远了,偶尔会有某位讲师或者 tutor 发来邮件说自己确诊了,教学计划延迟一点。有的时候都会觉得新冠结束了。有大 lecture 的课程还是网课,但是 pratical,tutoria,workshop 都是线下。

讲下我的确诊吧,我的第一辆车在 4 月初撞坏了,原因是 failed to give way at T intersection 走了保险去看新车,在旁边的图文巴,提车之后和两位朋友,在图文巴市中心吃了一顿来澳洲之后最难吃的一顿中餐。然后去 DamMurphy’s 买酒,应该就是这几个时间段我们三个和某个小阳人接触了,都中招了,因为我们都没带口罩。Good Friday 之前的那个周四人太多了,在图文巴的那个 kmart 排队排了 10 来分钟。那时候也没带口罩。Easter 前后校长发邮件后面校园不在需要疫苗证(因为 tmd 大家都打过了 OK)。

在 Good Friday 早上我开始有咳嗽症状,当时没在意以为自己只是晚上睡觉没盖被子,前一晚喝多了哈哈哈。周六下午开始出现头重脚轻,我发觉不太对,做了一次快测阴性,觉得自己草木皆兵。周日早上从宿醉中醒来发现自己浑身是汗,快测转阳。

转阳之后因为是假期,宿舍没啥人,给当班的 ra 打电话,说明情况,发邮件给宿舍管理处安排我的饮食和我自己用的卫生间。这里宿舍卫生间淋浴隔间都是一层的男女住户混用,所以要给新冠阳性人员专用的上标签。和之前 oweek 一样,唯一不同,一日三餐我可以带好口罩自己出去拿,ra 有给我口罩垃圾袋手套,让我用。

我基本没啥症状没有腹泻,偶尔咳嗽,味觉嗅觉正常,三针科兴真的有用,发烧自己也没感觉,一觉起来就退烧了。每天食堂给我塞很多东西,我不得不写邮件给他们请他们减少食物投喂。RA 前三天有在晚上给我门口放水果。

在周二中午我自己驾车出去买自测盒和一些速食(全程 kn95,drive through)因为是在假期,同学都走了,能靠的只有自己。周二周三我的两位朋友也分别阳了,我又驾车出去给他们买东西自测盒和蔬菜牛奶鸡蛋啥的。那两位症状和我差不多,只要一个人有轻微的腹泻。

现在是周四我自我隔离的第五天,基本痊愈,自测盒 T 的那边很浅很浅的一条杠杠。半夜会有很强烈的咳嗽感,大约持续一小时。

那方面功能正常,已经自测过,等出了隔离有机会实操一下(bushi)哈哈哈。

以上就是澳洲农村的现状,和大流行前的生活基本一致了。

加个虚构创作,狗头保命。

别喷我别举报我只是讲出来自己的经历,5555。

对了这个台湾的花雕鸡面太好吃了干!

被基友拍到在早餐时间去拿食物哈哈哈。

再补个停车场偶遇的视频哈哈哈 含 量有点高哈哈哈

知乎用户 山见 发表

不支持一刀切与全面放开,但支持逐步放开和增强人民自我健康意识和全面自测。

换句话说,你以为大部分人反对的是疫情管控,其实我们反对的是官僚主义。

知乎用户 爱护肤的少女 发表

非常好

已经和没有疫情的时候一样了

我在英国

知乎用户 程小瓦 发表

这是一个幸存者偏差问题。在这里的答案都是正常,另外一部分的答案在丧葬流程中,或是在医疗流程中……

知乎用户 Sinhaya​ 发表

emm,是这样的

知乎用户 李红薯​ 发表

坐标菲律宾达沃,这边因为 1 月份奥密克戎的一次高峰,出门逛超市或者去餐厅需要查接种证,但现在基本回归正常了,学校面对面授课,坐飞机也不用查核酸或者接种证

这边防疫完全是靠民众自觉,自觉戴口罩,自觉用消毒液,感染了自觉在家隔离,而且这边居然还有很多人不相信有新冠,只是当做感冒处理,身边起码 90% 感染过,可能我也感染了,但是没有做核酸,感觉是普通感冒,以为昼夜温差大着凉了,那段时间身边认识的几乎都 “感冒” 了,总之这边差不多恢复到正常状态了,只是每个人出门还带着口罩,因为这次疫情很多人的卫生习惯也改变了很多,出门都带个小瓶的消毒液挂在腰间,餐厅用餐也习惯性的用消毒液洗下手。

知乎用户 脑瘤鸭嘴龙 发表

非常可怕,这些白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之后大脑受到损害,竟然幻想自己生活在纳粹德国!现在他们天天在大街上成群结队大喊 “Sieg Heil! Sieg Heil!”,见到我们有色人种就要把我们抓到集中营里去。我现在已经被抓到集中营里了,由于这些人大脑受到损害,无法有效组织物资供应,我们已经很多天没有什么食物供应了,天天就只有一些不知道有没有问题的 blue cheese 吃,很多了吃了这种东西发病也没有医生,导致大量的人饿死,病死,还有更多不堪凌辱自尽的人,真是好惨啊!

知乎用户 等风来 发表

国外现在过得好是有人替他们付出过代价了。我到现在一直很奇怪,上海政府所谓防疫过度究其原因是一开始的防疫不力,我们应该批评的是上海政府,让上海政府拿出解决办法。而不是想着拉其他人下水,想着我不好过干脆大家一起不好过算了,本来大家对上海都特别同情,非要搞得大家都特别反感。

知乎用户 硫离子 S2 负 发表

自由自在

知乎用户 啦啦呀 发表

新冠病毒的影响是巨大的,或将重塑全球格局。根据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止 4.16,美国已经累计确诊了 8000 多万例,累计死亡 100 多万人。美国可是号称头号强国,其确诊与死亡病例竟如此之多,由此可见,国外所谓的 “共存” 是有多么的恐怖,多么的无脑,“共存”只不过是一些西方政府不作为、“躺平”的借口而已。

如今,西方一些国家在奥密克戎毒性减弱的情况下开始考虑进一步放开,其实只不过是一些政客打着所谓 “民主”、“自由” 的幌子,无视人民群众基本生存权利的政治喧嚣罢了。在奥密克戎的传染性急剧提升的背景下,还是希望大家能坚持一下,互相理解、包容。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再坚持坚持,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加油!

知乎用户 Kloze 发表

坐标 uk, 伦敦。

(写这个回答之前已经做好被扣帽子,被硬怼,以及被从各种角度批评的心理准备,无论怎么评论,估计对我现在的生活不会有什么影响,随他们去吧,反正日子还得过下去。)

现在的状态基本就是躺平了,所有的 restrictions 都取消了,这几天 uk 政府刚刚宣布新冠死亡率已经稍微低于流感,所以大家都已经不在乎了。

说实话,情况不乐观,我也不是什么政府人员,也没资格左右现在的政策,作为一个留学生,我就把现在的处境如是说下。先是食物供给出现问题(最近好像英国已经三周没有番茄了),然后就是 energy bill 直线上涨,这个支出实在是太多了(幸亏工资还涨了点,多少够糊口)。

最近赶上复活节,感觉太累了。首先是 10 号去了趟法国考察,想看他们是不是已经乱了,果然情况确实不容乐观,都已经放弃口罩了。

13 号来到意呆利,人们聚集随处可见,可见他们已经完全沦陷,任由病毒肆虐了。

后来回到了英国曼城,跟着一起看了场半决赛,看着满坑满谷的观众,大英帝国也不行了,为病毒变异准备好了温床。

今天下午(17th/Apr) 来到了卡萨布兰卡,这个城市还可以,聚集不多,看样子摩洛哥是个相对比较注重防疫的国家。点赞。

根据我的经历,这些国家入境竟然不要求去指定机构做天价核酸和各种行程码,所以我觉得他们国民早晚会被后遗症 / 并发症统治,亡国是早晚的事儿。

最后祝大家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感恩,支持。

知乎用户 独奏者 发表

看了这么多没有一条因为感染新冠而死去的外国高龄友人的回答。为啥呢。哦。原来死人不会说话。死去的老外不是老外。你们活下来的都是天选之子。嗯。很不错。

知乎用户 Laniakea​ 发表

身边的老外都抢着跟我要连花清瘟胶囊。

知乎用户 温柔的玉米 发表

坐标意大利,一切正常。

之前学校门口还有人检查绿码,现在也没人检查了,但是在图书馆自习室等公共场所依然需要戴口罩。

学校外的日常生活也没啥影响,餐馆吃饭要绿码(现在不知道还要不要)。下面是我前几天随手拍的。

如果题主想得到的答案是国外水深火热,国内风景一片独好那恐怕你就要失望了,而且现在来看恐怕还得反过来。说实话,就算是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大概是 20 年 4 月),我当时在法国,也没有感受到网上流传说的 “大规模混乱”,时不时能听到周围一些人确诊了,但社会秩序依然稳定。

法国当时的封城和国内还是有一点区别的,法国封城后你还是可以在自家一公里范围内进行活动,一公里外出示证明,但是购买必须的生活物资时是不需要出示证明的,所以不会影响正常生活(超市除了刚封的一两天以外也从来没有缺过货)。而且由于我个人本来就习惯宅在家,所以疫情爆发后基本就是由宅⇒宅 (~ ̄▽ ̄)~。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国外从来没有 “躺平” 过(至少我在的地方如此),进学校要出示绿码,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只是没有像中国一样严格封城而已,说国外放任疫情不管纯属扯淡。去理发店理发全程都得带口罩,剪到不方便的地方理发师要求你就是用手扶着口罩也不能摘下来……

疫苗接种都是免费的,只要出示相关证件就能打,学校还会组织预约,优先给学生打疫苗。话说打完辉瑞的副作用是真的大。

对中国留学生而言,影响最大的大概就是机票价格起飞,回国困难?

所以说不要妖魔化国外了,疫情当时确实造成了较大影响,但是目前已经基本回归正常生活了。

更新:

知乎用户 周末​ 发表

说共存好好的没问题的人,家里没有老人吗

一个个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知乎用户 漂流的船 发表

2020 年的时候有个德国医生看了新冠死亡病例的平均年龄后做了个推断,虽然 20 年会因为新冠,死亡人数大幅上升但 21、22 年会变回正常甚至下降,因为本来该在 21、22 年死的人都在 20 年死了。

时间来到现在 2022 年 4 月,德国医生预测对了吗?以美国 19 年为基准,20 年多死了 20%。21 年还是多死 20%。22 年一季度呢 0%?-10%?-20%?都不是,正确答案是 30%。看来那德国医生推理完全错误。

目前病毒还在变异但对病毒的研究也有两年之久了。有人说叫新冠为肺炎病毒完全不合适,因为它攻击的地方太多了。

它攻击肺,导致肺纤维化,肺还是不可再生。

它攻击生殖系统,严重的会导致不孕不育。

它攻击神经系统,导致味觉嗅觉变弱甚至消失,严重的导致记忆力下降脑萎缩。

它攻击心血管系统,严重的导致血栓心脏病甚至猝死。

它攻击免疫系统,导致免疫力下降,号称小号艾滋。

它攻击肾,导致肾功能下降,让人容易疲惫,让人感觉瞬间老了几岁。

这种病毒给我一种感觉就得一次扣一定时间的预期寿命,如果不够扣那自然就挂了。老年人普遍预期寿命快耗尽了,所以自然也死的最多。那么这病是得一次或打疫苗就高枕无忧了吗?或者说群体免疫存在吗?

时间再回到 20 年,那时的我是认为得一次挺过去或打上疫苗,一切就结束了。这不能怪当时的我无知,电影游戏都是这么说的。瘟疫公司,失败条件就是研究出疫苗。我是传奇,疫苗也是很重要的内容。传染病,故事也是疫苗出来就结束了。

但 20 年那段全国静默时期,我的求知欲爆棚。于是开始学习传染病相关知识,然后我知道了 ade 效应、血清型、rna 病毒的高效变异,疫苗的有效时间。我不知道大家什么时候意识到群体免疫根本不存在,疫苗也不是救世主,我是 20 年 3 月知道的。

当时知乎上有个回答让我印象深刻,大意是最差情况病毒会不断变异,疫情会一波接着一波,所有人会反复被感染,一次、两次、三次直到死亡,最后幸运的话会剩一些天选之子,这就是个末日病毒。

21 年 9 月左右,有个英国科学家说高至死高传染的毒株 100% 会出现。但没掀起什么水花,毕竟不利于经济的话不要讲。今年世界各地爆发一种跟新冠肯定有关的肝炎,美国航母上莫名其妙猝死几个水兵(平时也这样吗)。20 年之前的世界是不是已经回不去了,我心里一直有这种想法,只是太悲观了,不想说而已。

知乎用户 月球背面有什么 发表

是否与病毒共存。从来就是个政治问题,而不是医学问题。

中国如果放开管控与病毒共存了。执政合法性都会受到社会质疑。

因为中国的体制下,默认执政党对人民的生命健康富有道义上的责任。任何人,不论高低贵贱。在医院都应该受到同等救治。而不是像美国,没有人认为政府应该对个人健康负责,一个美国人在医院受到怎样的治疗,完全取决于他用什么保险。

如果中国开放。不可避免,病例大幅增加。而客观上,由于医疗资源就那么多。必然在治疗上出现厚此薄彼的现象。必然有人有病床,有人排不上。出现类似去年印度那种灾难。

不患寡而患不均。

前面说了,美国人不认为政府对个人医疗负责。所以美国再多病例也闹不出社会问题。而中国刚好相反。出现医疗资源不公,必出现社会问题,美国再添把火。。。

后果不堪设想。

知乎用户 玖 號 发表

今早的 NBA 东部凯尔特人对篮网

昨晚的 C B A 总决赛

对比一下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坐标东南亚某岛, 目前生活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唯一的区别在于戴口罩,和进公共场合扫码,以及居家办公两年多之后,虽然公司已经允许全体回归公司,但大多数人还选择赖在家里一段时间不来公司(挺好,人少,清净)。

说实话过去两年感觉疫情对个人的影响不是特别大,除了最初一段时间公司出一例就全体居家有点折腾人之外,其余时候都是该咋咋,反正疫苗政府免费让打,3 针自觉打完就听天由命了,整整两年,发的核算棒就用过一次。

我也不怕人给我扣帽子,但我觉得国内的大趋势应该是有计划地实现共存,现有清零模式肉眼可见的不靠谱。防不防的的住不说,聚众核算检测,抢菜乱象,除新冠其余病都不算病,上海和其余内地空前的矛盾等等,挺迷幻的。我更担心这样的内耗持续下去,中小实体业主要灭绝了,新晋毕业生又一年惨淡求职季,考研考公卷到人麻,这几年发展刚冒头又一夜回到解放前,之后西方围堵中国将更加无能为力,毕竟一步慢步步慢的事情清朝我们就经历过了。如果最后依然无奈放开,相当于丢了里子,表子也没拿到,唉,太难了。

当然,个人而言清零共存我无所谓,我工作的地区不受影响,我父母在国内是事业编制,正常上班,影响较小,图个 zzzq 我也可以毫无现实负担支持清零 100 年不动摇,但人总得先说服自己。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人在北美,支持大力清零

在上海封城之前,周围国人基本都完全支持清零

不管上海封的多么有问题我依然坚定的支持国内清零

对我和朋友来说这个问题其实很好选择:

优点:

  1. 国内怎么封都封不到我头上,影响不到我们
  2. 父母基本体制内 / 带编 / 大学教授,旱涝保收,还能有个几套房收租不愁收入
  3. 老人在国内,年纪大了有基础疾病打不了疫苗,万一开放感染了危险,不如封在家里

缺点:

  1. 回国机票贵而且流程复杂

  2. 解决方法:爹妈自己过来了,几万块的机票偶尔买买也不是不能接受

  3. 万一出现上海的情况让人难以接受

  4. 解决方法:作为武汉人,我对家乡的防疫水平充满信心

综上我希望国内保持清零政策不动摇

至于我现在的生活状态,水深火热吧

知乎用户 蜗牛在奔跑​ 发表

这样,坐标法国……

知乎用户 小小脚色零零八 发表

开放后的新世界规则能否先定下来

我也不反对放开,但这不是一句话就明天放开即可的。

放开之后,公司工厂,阳性要不要隔离?

你有症状了,要不要去医院?现在告诉你,不能去大医院,只能社区诊所,因为你不是重症。你能接受吗?乖乖的,社区医院加居家。

糖尿病高血压等,有病要不要去医院?去医院感染了别抱怨。

重症人员多了,抢救吗?什么程度的抢救?尽力即可行不行?你懂的。

这么多重症抢救,他们可不全是新冠导致的,是并发症导致的,这抢救费用这么高,医疗保险的钱够吗?地方财政补贴吗?身体健康的纳税人同意吗?

什么时候,什么程度会停了免费医疗,或者降低免费医疗。

或者,重症用中药抢救。

奥密克戎病毒是可以反复感染的。医生护士就面临着这个危险。

那么,“新世界” 中,他们感染之后,可以隔离休息几天?3 天还是 14 天?

他们如果申报身体强烈不适,心理强烈恐惧,那是否允许用政策、社会舆论,规劝他们必须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新加坡是 100 万死亡 540 人,这个数据全球最佳,无人能及。我们也肯定做不到。

上面说的这些问题,大家在谈开放的时候要谈到,要面对。我不期望找到解决方法,但也要宣传到这一方面。

如此一来,百姓有了低预期,开放时才不会怨天尤人,医疗挤兑。

如此,开放路线的宣传也起到了正面作用。

我也知道开放路线天然是在道德低谷的。因为你不能明说 “我实际上是要放弃一部分人”。

没关系,不用说,直接说自己的政策即可。然后把规定立住了,把一切问题推给规定。

比如,上海的复工复产。我觉得,开放性的思路是如下的。

你都复工,复产了,正确的节奏不应该是如下所示吗。

员工,大多数都是青壮劳动力,然后正常工作,保持封闭(有人觉得封闭是限制员工自由,* 罒▽罒 * 那就有限的封闭吧,把几百万老人隔离开来就行)。

隔个三四天全员核酸检测一次,阳性的带出去隔离一段时间,转阴后继续工作。如果核酸检测时阳性的人太多,那就出去隔离个三四天,身体发热反应稍微恢复,不用转阴就可以回来继续工作。

密切接触者,仍然继续工作,不受影响。

这个其实就是主动可控模式下的,有策略地缓慢地开放。

这才是复工复产。不能连这个程度都接受不了吧。

我在非洲项目工作的朋友,现在可是感染了一轮又一轮了(身强体壮,无明显症状、无严重后果)。他们的工资可没多少,他们可是三年多没回国、没回家了。

既然各位讨论呼吁开放,就不要口号式的。我们要建立规则。

你可以不用 “传染性、病死率、对预期寿命损害率 ”之类的指标来说话,但是你要说出 “新世界” 的规则,各种场合的规则:医疗、物流、学校……

没有对错,说清即可。毕竟国外都能面对,但谈论开放问题时不要避而不谈。

其他

全国范围,许多人房贷、创业等压力很大,物流、旅游等工作难进行,地方加码、工作粗暴。对这些问题,可以怒骂要求其改善,但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 “我们要开放” 就可以解决的。

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大众看到自己阶层的难处,这是必须的。

但开放与否不能只是一个口号。

来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8783790/answer/2446497434

知乎用户 大王叫我来巡山 发表

在英国的朋友跟我讲的。

他的小伙伴去探望他的爷爷。

没想到顺便把他爷爷送走了。

嗯,小伙子身体倍棒。

好几轮新冠下来,啥事儿没有。

他爷爷八十了。给传染了。然后就没了。

用躺平派的话,八十了,喜丧啊!

别的不说西方的精神境界还是值得学习的。

死道友,可。死贫道亦可。生死之事对他们好像不是啥大事儿。

不知道国内那些躺平派能不能做到。

家里老的小的万一出了重症,会不会骂完医生骂政府。

又上网上哭天抹泪写小作文。

建议躺平派别光喊着躺平。

政府最担心医疗资源挤兑。和社保资金透支。

既然想开放就拿出诚意来,以自己家庭为单位签个承诺书。新冠自费,重症没床位不叫唤。

这样也能加快开放的步伐不是?

对了,有一次旅游,经过一个十八线小城市。

队友拉肚子,去县城医院急诊。经过住院处,楼道里竟然还有床位。在输液。据说就那样。能住楼道里就算不错了,好歹住上院了。几十万人口,就一个县医院正规医院。当地医疗构成就是一个县医院加无数小诊所。还有个私立医院,但是消费也挺私立的。

不知道中国有多少地方是这医疗条件。新冠来了,他们够不够用。毕竟哪怕再加百分之十的住院病患,病床就得排大马路上去了。

知乎用户 而今迈步从头越​ 发表

真是劣币驱逐良币的典范,疫情之初看一看是怎么吹国外的

现在呢?中国管控住病毒了,想一想去年 4-11 月份将近半年时间,路上很多人口罩都不戴了,餐馆也是人满为患,完全像是正常生活。我就在今年年初还去了一趟云南丽江和大理。

为什么就因为国外摆烂控不住,就要反过头来抨击一个能够控制消灭病毒的政策?都你 的什么歪门邪道。

知乎用户 叶晨恋依​ 发表

虽然问的是国外,但是我也想说说我国内普通市民的生活。

19 年武汉隔离开放后,我以及我周围的朋友,每天过的是什么日子。

就是 19 年之前的生活啊,该吃吃该喝喝,该上学就上学,该上班就上班。唯一区别就是到室内的公共场合需要戴口罩。口罩买了几百个吧,10 块钱 100 个。比原来的生活一年也就多支出 50 元最多了吧。

中间 2021 年年底,我所在的县城出现了一例。我们马上弄了封锁区(全员居家隔离,全员核酸检测),封控区(所在区域内,不能进出,停工停学,可以在区域内出门活动,但不能聚集,只有部分生活超市可以继续营业,全员核酸检测),管控区(所在区域内,不能进出,但正常生活,全员核酸检测)所有的区加起来大概就一个镇的地方。其他人我们啥也没影响,就是每天广播要播 3 次新冠防范的宣传。

我回顾一下整个过程。

第一例检测出来的时候大概是下午 2 点,3 点各村镇接到通知要关闭菜市场,各种经营厂所。晚上 7 点网上各种消息满天飞,确实人心惶惶。11 点官方发布新闻以及 1 号阳的流调,同时公布封锁区,封控区,管控区。

第二天起来发现商店一样开,然后就是大家一起聊天八卦了,有在封控区,封锁区的,管控区的亲戚的,都打电话问情况,然后分享出来。因为第一例阳就是公司家两点一线,所以影响的地方比较少,只有几个村而已。当时的感觉就是没啥大不了,甚至也想体验一下。第三天出现第二例阳,所有区域扩大范围,一下紧张了…… 因为第二阳去赶集了,密接人员一下就没法确实了。然后只要那天去过那个地方的人,全部都需要居家隔离,这里要求自主报到村里,然后通过大数据,去过的人全部变黄码,发通知不主动上报,视为违法。这里面甚至我的邻居家也被要求居家隔离。又是人心惶惶,全市有 1/4 的人黄码,你开车白天路过这个镇的都黄码,1 人黄码全家居家。是黄码的,马上被要求居家隔离,家门口帖封条,出不去,没囤物资,忧心忡忡。不是黄码的,邻居就是黄码,如果他阳,自己是不是会被感染。

第四天新的通知要求黄码人员到各村指定地点检测核酸,其他人不要前往,全市要求出门必须带口罩,每个村的党员干部出门巡逻,看到不戴口罩就过来发口罩要求戴起来,戴不规范也过来要求戴规范,全市停学,住校生不允许回家。超市,菜场,大家都开始囤物质。连续检测 3 天,全阴,黄码变绿码,解除隔离居家。

第 7 天,邻居都出来了,而且没有出现第三例阳。现在主要就是跟其他县的亲戚朋友打电话八卦了,没事,我们这正常生活,店都开的啊,我正常上班的,孩子正常上学啊,没影响,不担心。

每天的封控区,封锁区,管控区,都有变化,每天会发布新闻。中间还有封锁区内什么党员干部,自掏腰包给村里孤寡老人送物资的新闻。还有那些高血压,基础病是怎么统一上报,购买药品。孕妇产检上门服务,急症开绿色通道送医院做手术这些宣传新闻。

反正我们特别的安心,即使疫情已经在我们隔壁村了,在政府管控下,我们的心情更多的时候就是八卦,好奇…… 当然偶尔当政府的信息还没公布的时候会有紧张害怕,基本上睡一觉,醒来,你就清楚了。

所以疫情 3 年,我每天过的生活跟 2019 年无啥区别。

我相信在国家清零的政策中,大部分的人都是不受影响的。只有少部分的人影响了几天几十天的生活。

我再说下上海的问题,我只想说这是他们不坚定清零政策的后果,是屁股歪了的后果。

如果出现一例,他们就认真防疫,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而且后面就算封控,政府政策也不明确,数据不透明,不及时,才会有后面一系列的问题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我和我周边人疫情后到现在的情况:

2020 年 2-3 月,极度害怕,出门在室外都要戴 N95 + 透明面罩,去超市买完东西先用酒精全部喷一遍,彻底不去办公室里了改为在家工作。杜绝了室内娱乐,改为每周爬山。租客开始晚交房租,开始担心断供。滑雪场提前关门。

2020 年 5 月:出门在户外的话只戴医用口罩了,餐馆改外卖或者 drive through。租客持续的在交房租,我们的工作也没受到影响,身边有人搬走去别的地方住了。

2020 年 9 月:知道的身边已经有 5 个左右的感染了,都是关系很普通一面之缘,或者朋友的朋友,同事的朋友之类的关系,有一例死亡。出门在室外人不多的时候已经不戴口罩了,室内改为医用口罩,去超市基本不在用酒精喷了。

2020 年 10 月:开始疫情期间的 quarantine DIY project,频繁去 Lowes 和 home depot 进货。

2020 年 12 月:赶在房价暴涨之前买了套房,升级了家里的办公室。正常开始滑雪,滑雪场要求所有人带面罩,椅子上只能坐同行的,“live together, ride together”,节假日队比较长。

2021 年 4 月:接种了两针疫苗,疫情后首次进餐厅吃饭和电影院看电影,原先经常去的一家韩餐没有了,其他餐厅似乎都在。好几年了第一次冬天没得流感(原先平均一年一次,也打流感疫苗)。

2021 年 5 月:雪季结束,拉了几个小伙伴去夏威夷玩,连做两次核酸被捅鼻子(夏威夷要求),也是疫情以来唯一做过的两次核酸。朋友圈里也有一堆在夏威夷和阿拉斯加的。

2021 年 8 月:被历史罕见的 Caldor 野火困在了 Tahoe,据说是历史首次翻过 Sierra 山脉并进入 Tahoe basin 的火灾,赶上了全球最高 pm2.5,出现了几天天上下灰的末日景象。

2021 年 10 月:打了加强针,首次去了办公室,朋友圈中开始有去欧洲的了。

2021 年 11 月:去欧洲玩,回美时赶上 Omicron 爆发,各国开始改变入境政策,临时改了行程提前回来的。

2021 年 12 月:由于 omicron 肆虐,再次不去餐厅和电影院了。继续开始滑雪,滑雪场完全正常运行,不要求戴面罩(70% 都有各种各样的面部遮挡),不要求椅子上都是同行的,队还是很长。同时赶上了历史上创纪录的大暴雪和创纪录的大堵车又被困在了 Tahoe。

2022 年 1 月:有经常玩的朋友得了,打得是 Johnson 疫苗,也有同事得了,在家休养了几周。

2022 年 2 月:自己有点极度轻微的感冒症状,使用免费发的在家检测盒(抗原)但啥也查不出来,怀疑是 omicron 或者是过敏。周围的各种超市已经取消了口罩令。

2022 年 3 月:恢复电影院和餐厅,连续第二年完全没得流感。

2022 年 4 月:公司正式宣布开始混合模式,组里面 20% 的人回去了。超市里除了我们基本只有 10% 的人戴口罩了。周围其他地方亚洲超市好一些,还有 80% 的人戴口罩。朋友圈中又有好几个在欧洲的了,我们也再次准备欧洲行程。

知乎用户 Yiheyanyu 发表

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往新冠之前的生活靠拢点了。阳性统计因为没症状不测的缘故,可能不准确。死亡统计口径大约一直差不多。现在我所在的北卡总算是闯过了奥秘克戎的峰,希望继续保持吧。经历过以后,真是不想再来一波了。

从工作看,我和老公的岗位都是不直接涉及具体物品的。所以全面回家工作两年其实不影响产出:各种时间线基本上都保持了。当然因为同事间聊天八卦少了,现在我们很高兴能够选择性回归办公室。我最后一次去总部出差是 2020 年一月。后来一直没有坐过飞机,总觉得不太放心。但是去年十月我部门的大头(SVP),今年初公司的大头(CEO)都来我们这个地方的卫星办公室看望过员工,所以如今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差旅,准备五月飞去总部开会。两年未见面的同事们都很兴奋,大家在商量白天的团建和晚上私自约的饭局。

生活上受影响最大的是孩子们。他们 2020 在家完整地关了半学期,2020 秋天开始一半线上一半线下凑合了差不多一年。2021 秋季才算完整线下教学了,但是运动队和俱乐部的课外活动断断续续,直到 2022 才算全部恢复。小朋友的社交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特别是小学生,养成了一边做题一边浏览网页的坏习惯,还在督促改正中。在跳过两个暑假以后,今年孩子们的暑假活动将会丰富多彩。各种暑期活动都 “回来了”。大孩子准备跟着老师去旅行,小孩子喜欢的乐高和机器人夏令营也都招生了。

家庭生活上,因为在家时间多了,和孩子们倒是更亲密。之前每一次新冠的 “波谷” 我们都带孩子开车出去旅行,访问了周围的几个州。主要是做户外运动,爬山、划船、漂流、看海豚、看鸟…… 暑假在计划访问一下大城市和大学校园,开始为高中生申请大学做准备。

当然两年以来周围的社区为新冠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间接认识的两位老人因新冠过世了。钢琴老师 94 岁的老母亲 2020 的春末在封闭的养老院里悄然离去了。四个子女、十几个孙子女都没能陪伴最后的时光,只能通过视频告别。生命也在继续,老师的外孙女去年出生了,小儿子也在去年结婚,她又忙忙碌碌起来。同事朋友一直有人感染,从原始株、德尔塔、到奥密克戎,都有人中招,幸好都没有大碍。我们家大人小孩都打过疫苗,幸喜都没有啥不舒服。两个小朋友因为参加学校活动的要求,都做过数次 PCR 检测,大人倒是还没机会体验捅鼻子的感受。

我们所在地区属于新冠期间人口大量流入的地区。很多人因为在家工作的灵活性提高,从大城市搬到这个地区。因此周围小商业、餐馆还都晃晃悠悠熬过了困难时期,大部分活了下来,到我敢于去逛店、吃饭的时候,发现他们人气还挺旺。估计 2020 关得最严,连我家都线上购物、避免外出的时候,他们都有一把辛酸泪。人口流入对我的负面影响是想换房子太难了。现在房市过热,歪瓜裂枣都挂个高价让人争,动辄加十几万去抢房。我觉得太疯狂了。

房价上涨和政府发补贴(因我没领到 — 不确定有多少),加上打仗,造成食品和汽油价格上涨,还需要一段时间习惯这个高物价。幸喜工资也涨,股票投资跟着涨,目前对实际生活影响还不太大。

新冠对人类是灾难,个体面对空前的全球大流行,选择余地很少。在我的小世界里,我希望家人朋友都能够不仅活下来,而且尽可能保持身心健康。为此我觉得可以冒一些小小风险,比如带孩子们做过短途旅行,出门跑步,继续每年的体检,鼓励孩子们去学校上学,参加课外活动,买菜的时候给邻里的老人带点东西,给慈善机构做义工…… 做这些事就像打疫苗有发生不良反应的风险一样,因为综合考虑下风险比收益小,我和孩子们都在第一时间打疫苗。希望科学技术进一步发展,今后新冠和类似的流行病对人类的威胁越来越小。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张文宏不同意应对奥密克戎采用「躺平」办法,称「可能会付出比较大死亡代价」,如何从科学角度解读他的观点?

知乎用户 乘风破浪的爷爷​ 发表 因为有个很反直觉的事。 这里就不讨论关注比较多的较大死亡代价,或者造成的医疗挤兑间接伤害问题。 就讨论一点,躺平了真的社会能恢复正常吗? 是的,国内的防控看起来,是动不动就封城,封小区,隔离。看起来是对社会 …

2022 年中国是否有可能开放入境?

知乎用户 厉无咎 发表 我个人觉得,2022 年不可能开放。 看了一圈回答,没看到一个从广大乡镇农村的角度来考虑的。要么是国外,要么是大城市,看来咱农村人还真不算人啊。 我在乡镇卫生院工作 30 年了,对乡镇农村的医疗卫生资源太了解了,奥密 …

如何看待新加坡将与新冠病毒共存?

知乎用户 烟雾头 发表 编辑:cna 的两幅图都找不到来源,是社交媒体上的。我觉得还是删掉比较好,以新加坡卫生部的信息为准。评论中有朋友找出了来源,来自 CNA 的视频截图。 ==================== 原文: 新加坡要与病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