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罚10万,申请“瓶净悉净瓶”为哪般?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要说商标行业是一个专业度较高的领域,总有人跳出来表示不服。不就是把相关标识提交给商标局审批吗?行,他们就给通过,不行,他们就给驳回,也就这么回事,so easy! 正是这种思想的普遍存在,导致商标行业的服务费一直低得可怜,大批的商标行业人员得不到应有的专业尊重。

但华姐今天讲的这个案例可能要颠覆你的认知,商标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你想申请什么就可以申请什么;对于专业代理机构来说,如果没有足够专业的加持,代理一个商标的罚款可以去喝一阵饱饱的西北风了!

贵州一家酒厂于2021年的10月26日申请了枚“瓶净悉净瓶”商标,分别指定使用在啤酒和白酒商品上。

单看这五个汉字,没啥毛病。但连起来读一下,和我国国家领导人名字的读音是相近的。并且巧妙的是,这五个字从中间的文字无论是往左还是往右读,读音都是相同的。想必,申请人应该是绞尽了脑汁。这个申请人是略懂商标的,他肯定知道赤裸裸去申请那三个字,是绝对不行的。那就动下脑筋,玩下谐音,用五个字来“伪装”一下。中国的汉字博大精深,同音字千千万,看这文字和那三个字差了十万八千里,又是五个字,发音又不尽相同,拿去申请,“骗”过审查员,那还不是妥妥的?再说了,商标界不是一直都有谐音申请成功的案例吗?

比如我们熟知的“钟薛高”,它本来是“中雪糕”的谐音,如果直接用“中雪糕”去申请商标指定使用在冰棍、冰淇淋上,那肯定是必死无疑,但换个思路,玩个谐音,这商标不就下来了吗?还有,有人不也申请成功了“任证飞”商标并在明码标价出售吗?

向来都是一知半解最可怕。这些人不知的是,在商标领域,有些谐音可以玩,有些谐音却连碰都不能碰,别人能申请成功,不意味着你也能申请,一旦牵扯到政治性的东西,玩谐音,那就是在作死!

事实也证明了这点,“瓶净悉净瓶”商标申请人被罚1万元,而代理机构被罚10万元。为啥?相关行政机关认为,作为一家专业机构,应该知晓该商标名称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读音近似,但仍接受代理,审核把关不严,该罚。

这是一家2011年就成立的代理机构,在商标领域“深耕”了十多年,但遇到此商标时,并没有意识到该名称作为商标申请,会对我国政治产生重大不良影响,毫不客气的说,被罚一点都不亏。

总有人说,商标是门玄学,“个案审查”是个万能挡箭牌,殊不知,“个案审查”后面隐藏的是专业。每个商标的案情不一样,类似案情的商标获准注册情况不能随便拿来进行比较。

看似平常的五个字被罚10万元,平均一个字2万元,这就是不专业的代价。

商标领域的“专业”不是你以为的那么廉价。

作者简介:杨莉华,知识产权律师,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商标审查员。沟通交流,请添加下面微信。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终于拥有了“槽边往事”四个字

在三年零一个月之后,今天我终于可以大声讲一句:槽边往事是我的。 最早,《槽边往事》是我的博客名。为此我还专门写了一段话诠释它的意义: 我总觉得自己是头驴。为了追求脑门前的萝卜,不停地前进,不停地拉磨。我想我身在驴圈,在每一个疲惫的夜晚,站 …

国内疫情现状

国内疫情现状 作者:寒士 国内疫情发展到今天,好像要处于失控的边缘,但更严重的社会上出现的各种混乱。 现在媒体上、网络上各种说法太多,各种消息满天飞。儒家法家都站出来四处游说,造成各种混乱。 关键重要时刻,要控制舆论走向。 应该说谁都有说话 …

那些选择职校的年轻人

**新刊出炉!**点击上图,一键下单↑↑↑ 「好的职业教育**」** 主笔 | 张从志 21岁,是大部分高职学生毕业时的年纪,用作家王小波的话说,这是有很多奢望,想爱,想吃的“黄金时代”。但是,站在这个美妙的人生起点上,这些年轻人要承受更多 …

移民真的很容易吗?

知乎用户 勇武的加兰 发表 酒店隔离时差睡不着,上来答个题,正好觉得这个我还能说道说道。 要我说,中国人移民最缺的其实就是气魄二字。我们文化里有所谓的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我观察到许多中国人是真只有等到“光脚” 了他才开始不怕穿鞋的。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