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的水平到底怎样?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已注销」 发表

大约 25 年前,哲学家齐泽克用一本《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The Sublime Object of Ideology,1989)搅动了斯洛文尼亚学术界的一潭死水,也以此在英语世界据有了一席之地。书里机智地混杂了拉康式的精神分析、法兰克福学派的观念论、和对 1979 年的恐怖大片《异形》的分析。

今天,他无处不在。这个蓬头垢面的 “激进左翼” 哲学家已经成了所有名人里最不可思议的一位:他是大众偶像,也是死气沉沉的欧洲左翼的精神导师。

齐泽克已经出版了 50 多本书(最近的一本是《梦之危年》(The Year of Dreaming Dangerously),并主演过好几部纪录片。现有一份期刊《齐泽克研究国际期刊》(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Žižek Studies)专门研究他的思想。他被称为 “哲学界的波拉特”、“文化理论界的猫王”、以及 “最嬉皮的哲学家”。这些头衔为他深恶痛绝。

齐泽克

问:过去几年里你已经做过大量的访谈,这次我们希望搞得更抽象一点,把齐泽克作为一个现象来讨论讨论。

答:嗯,随你。

问:最近,《外交政策》把你列为 2012 年的全球百大思想家之一。

答:对,但放在最下面!

问:恩,你是第 92 位。你觉得你配得上这个榜吗?

答:别这么问!你这绝对是在折磨我!我知道按规矩我应该说不。这个榜上的第一名是那个缅甸的姑娘么?我总是记不住她的名字,她叫什么来着?

问:你说的是昂山素季?

答:对!我对她本人没意见,但你给我解释解释:她算哪门子哲学家或知识分子?

问:首先得说明一下,那是一个 “思想家” 的榜单,而不是 “哲学家” 的榜单。

答:是啦是啦,但她算哪门子思想家?她只不过是想给缅甸带来民主。当然,这很好。但不能仅仅把民主当作一个理想就完事儿了——“啊,民主!每个人可以高潮!让我们把它带给更多的人吧!”

思想始于你开始提出一些真正困难的问题的时候,比如:在民主进程中,究竟决定了哪些东西?

问:我最近看了看《齐泽克研究国际期刊》……

答:我从来没翻过这玩意儿!绝对!我从来没打开过那个网站。

问:你怎么看待这个主意?

答:我和这份刊物的编辑 Paul Taylor 的关系很好。我们是朋友。他觉得这会有助于他的学术生涯,但讽刺的是,结果它带来的只有麻烦。

你也看到了,就像你在那些我拍过的破电影里看到的一样,我是个神经质的人,我完全没法忍受在屏幕上看到自己。我从不去读那些讨论我自己的文章——除非他骂我骂得太凶,然后朋友们觉得我应该回应一下。

我在这方面有点羞愧。我害怕看到自己。

齐泽克

问:你之前也谈到过这个。而且你已经注意到很多记者都试图把你描述成一个丑角,一个小丑。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在多大程度上,这是你自己装出来的?

答: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干么?因为我极其害怕,如果人们真的打算知道,简单地说,我的真面目的话,他们会觉得非常无趣。

你知道,在私底下我是个相当沉闷的人。看看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吧,我在巴黎。

[齐泽克抬起他的笔记本,转向他的周围:一间空旷的客房,只有床和一扇窗。]

看到了?我在一家小旅馆的房间里。我从家里逃出来一周,没办法。在这里,我一天只出个一两次门去搞点儿吃的。除了和你以及另一个朋友 Skype 外,我已经一周没和活人讲话了。我非常喜欢这样!

我怕的是,如果我展现出真实的一面,人们就会知道,其实那儿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必须一直演一直演,以此掩藏自己。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真人秀非常无聊:因为人们不再是他们自己。他们在表演自己的某一种形象,这极其无聊、愚蠢。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被真人秀所吸引。我觉得它应该被禁掉。我觉得 Facebook 和 Twitter 也应该被禁掉。你不觉得吗?

你知道,我手头唯一的自己的照片,就是那些正式文件,比如护照上的照片。

但!是!这绝不意味着我非常讨厌自己。不是这样。我喜欢我的著作,我以此为生——以理论为生,真的。有点儿无耻的是,我痛恨这样一种左翼人道主义腔调:人民在挨饿!非洲的儿童!谁要理论?错!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无用的理论,我以为。

问:你说你还没看过 2005 年你主演的那部纪录片《齐泽克!》。我最近看了一遍。有一幕当时我就震惊了。你把你的导师 Astra Taylor 带到了厨房里——告诉她你把你的袜子放在那儿。

答:对,为了震她一下!那是个非常幼稚的事儿。我曾提到说我把袜子放在厨房里。她不相信我。她觉得:“哼哼这又是他那种后现代的夸夸其谈。” 我想说的是:“去你的!它们就是在那儿!”

有些蠢货对电影里的另一个镜头发表了很多看法…… 你还记得我半裸地躺在床上做访谈的那次吗?那些个蠢货马上就问了:咦,这里面有什么信息?

这实在是很俗啊。[那导演] 整天都在缠着我——缠得老子烦死了——我累得像条狗。她想要再问一些问题。我就说:“听着,我现在要上床了,你只能再拍五分钟。”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现在人们看着它说:“恩,他半裸着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老子他妈累毙了!

纪录片《齐泽克!》

问:但这不正是你在自己的写作里常干的事儿吗?搞来一个半裸的家伙,然后为他的半裸赋予意义?

答:是的!

问:回来谈谈厨房里的袜子这事儿。你显然知道,把这事儿展示给导演会有助于她把你描述成一个稀里糊涂的哲学家,没法过好日常生活?

答:错错错。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很有条理的人。我真是太有条理了。每件事都计划到分钟。这也是我能完成这么多事儿的原因——在数量上,我没说质量。

我训练有素,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这是我在军队里学到的。

我大概看上去很邋遢,嗯哼。这是因为我觉得给自己买东西这事儿实在是太恶心了:裤子、夹克、等等等等。我所有的 T 恤都是各种座谈会上发的礼物,所有的袜子都是飞机商务舱里拿的。在这方面我完全不在乎自己。

但我的屋子必须是干净的,我是个控制狂。这正是我为什么在为军队服务的时候感到失望。不是因为我这个糊里糊涂的哲学家没法对付纪律。我所震惊的是,在秩序和纪律的外表下,前南斯拉夫的军队是一个一塌糊涂的混乱的社会。我对如此混乱的军队感到深深的失望。我的理想是住在寺院里。

问:我们继续。你以前说过:“我是个哲学家,不是先知。” 但你的追随者非常虔诚,很多人都奉你为先知,为什么?

答:嗯,这事儿我不太确定。一方面,我会回到一种更为经典的马克思主义上,像是:“这是不会长久的!这完全疯了!清算的时刻会到来的!之类之类。”

同时,我非常痛恨这种政治正确的、文化研究的垃圾货色。如果你提到 “后殖民主义” 这类词,我会说:“去他的!”后殖民主义是一帮印度高富帅发明出来的,他们觉得自己可以通过玩弄白种自由派的负罪感,来在西方顶尖的大学里混到一份不错的职业。

问:所以你为那些试图避开后现代主义的成果——政治正确性、性别研究、等等——的年轻人提供了喘息之机?

答:对!就是这样!

但在这方面,我也有点狂妄自大了。我几乎把自己当作一个基督式的人物。来吧!向我开炮!我将牺牲自己,但我们的事业将继续前进!之类之类……

但是,悖论的是,我讨厌公开露面。这也是为什么我几乎完全停止了教学。对我来说,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和学生交流。我喜欢没有学生的大学。我尤其讨厌美国学生。他们觉得你欠着他们的。甚至还有专门的 “办公室时间”(Office Hour)用于约见老师!

问:你真是很欧洲化啊。

答:对,在这方面我完全站在欧洲——特别是德国的威权主义传统一边。英国已经完蛋了。在英国,那些学生觉得他们有权在半道儿上把你截住然后向你提问。我讨厌这一点。

应当说,我非常赞赏美国和加拿大。在某些方面,它们比欧洲更好。比如说,法国和德国目前在思想上处于一个非常萎靡的状态——尤其是德国。那里没有任何有趣的事情。而美国和加拿大在思想上的活跃则让我惊喜。以黑格尔研究为例,如果欧洲人想要理解黑格尔,他们得跑去多伦多或芝加哥或匹兹堡才行。

问:对于你的流行,黑格尔会怎么看?

答:他应该对此完全没有问题。我记得是在《精神现象学》的末尾,他甚至写道,如果一个哲学家真的说出了时代精神,他就会变得流行…… 即使人们并不真正理解你,他们也会以某种方式感觉到它。这是一个漂亮的辩证性问题:人们是如何感觉到它的?

问:你是一个虔诚的拉康主义者。如果 [精神分析师、心理学家] 拉康现在还活着,你会感到别扭么?

答:必须的!因为他完全是个机会主义者。他不会喜欢我的路数。在理论上,他是个彻底的反黑格尔主义者。但我试图证明的是,尽管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事实上是个黑格尔主义者。

问:当你在撰写那些你声称不喜欢的流行著作时,你脑子里想像的读者是谁?

答:停!停!我从来不问这个问题。我不在乎。另一个禁止的事儿是我从不分析自己。对自己进行精神分析这个主意真是太恶心了。在这方面,我是一个保守的天主教悲观主义者,我觉得,要是我们真的深入自己的内心,我们只会发现一堆垃圾。所以最好还是不要知道。在《齐泽克!》一片里我非常谨慎,所有关于我个性的八卦都是骗人的。

问:干嘛要这样?因为好玩儿么?

答:因为他们是一群蠢货!我痛恨记者!电影人!我觉得这事儿里有些非常下三滥的东西。当然,你也可以追问我:既然你认为它无关痛痒,为什么还要花心思去撒谎呢?好吧,这确实是个问题……

你知道,我在阿根廷结婚那会儿,真是囧死了。人们觉得是我自己策划泄露了我的婚礼照片。完全不是好吗!

问:我看过那些照片。作为一个把爱情描述成暴力的、不必要的东西的人,你貌似在这事儿上非常成功啊。你的妻子 [阿根廷模特 Analia Hounie] 穿了一件白色礼服,捧着鲜花。太传统了!

答:是的,但你注意到没?在那些照片里你可以看到,我并不开心。我甚至闭上了眼睛。这是一种心理逃避。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不在这里。

我在婚礼上安插了一些笑话。比如说,组织方来让我挑选音乐,所以,当我在婚礼上走向我的妻子时,他们演奏的是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交响曲的第二乐章,传说中的 “斯大林赞”。我俩拥抱的时候,他们演奏的音乐是舒伯特的《死亡与少女》。我像个孩子一样高兴!但婚姻完全就是一场不断不断不断持续的噩梦。

齐泽克和他的妻子 Analia Hounie

问:所以你是为了你的妻子才搞了这场盛大的婚礼?

答:是啊,她做梦都想着它。

从这个角度看,你知道我很不喜欢哪本书么?Laura Kipnis 的《反对爱情》(Against Love)。在她看来,“无爱不性!” 是资产阶级秩序最后的防线。这是一本朱迪思 • 巴特勒(Judith Bulter,女性主义哲学家——观察者网注)式的玩意儿:重构啦、认同啦、之类之类的。

在我看来恰恰相反。今天,激情婚姻已经几乎被认为是一种病态。我觉得这样的说法是具有某种颠覆性的:我愿在这个男人或女人身上赌上一切。这就是我从没试过所谓一夜情的原因。至少得有那么一点儿永恒的东西。

恩,但在个人层面上我和朱迪思 • 巴特勒的关系很好。她有一次跟我说:“老齐,你肯定觉得我是个贱人。” 我说:“不会,一个像你这样喜欢黑格尔的人,不可能完全是个蠢货!”

问:你觉得自己接近于哪些历史人物?

答:罗伯斯庇尔。或许还有一部分的列宁。

问:什么?不是托洛茨基吗?

答:1918 到 1919 年,托洛茨基比斯大林还要严厉。我确实喜欢这一点。但我永远不会原谅他在 20 年代中期干的那些蠢事。他太愚蠢,太傲慢了。你知道他会干点什么?他会在开党会的时候带上法国的经典著作,像福楼拜、司汤达的书,以此向其他人表明:“去你的,老子是文明人!”

问:你曾写道,我们应当多思考,少行动。但最后你却倾向于列宁:一个以行动出名的家伙。

答:对,但就是列宁没错的。1914 年一片混乱的时候,你知道他干了什么?他搬到了瑞士,开始捧读黑格尔。

(本文原刊美国《Salon》杂志 2012 年 12 月 29 日;观察者网特约撰稿人康凌 译)

知乎用户 实在狗子 发表

齐泽克的老读者来稍微谈一下。

首先,齐泽克的书总量很惊人,研究齐泽克的书总量也很惊人。不算合著的书,他出的单部著作就有快 50 多本了,这还只算他用英文写的书。自 1989 年出道以来,齐泽克只有 4 年没有出版过单行本。分别是 1990 年、1995 年、2005 年、2013 年。1990 年是齐泽克刚刚出版完自己的英文学术出道作《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的后一年,在 1991 年,他出版了和《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完全不同的,几乎没有笑话的晦涩难懂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过随后他又出版了一本面向大众的解说拉康理论的书籍《斜目而视》。从此以后齐泽克的风格基本上稳定下来,他一手写比较纯学术的书,另一方面面对大众写很多小册子。从《敏感的主体》开始,齐泽克又产生了写非常厚的学术砖头书的欲望,他的代表作《少于无》超过 1000 页,在《少于无》之后,齐泽克基本上每两年就会写一本超过 400 页的砖头书。说齐泽克的创作欲望到了病态的程度也不为过。并且他喜欢在书里频繁复读自己之前已经说过的各种东西,包括各种笑话。笑话是一种特别的创作,齐泽克说,是没有作者的,一个笑话第一次被讲出来的时候往往就是:“你听过那个笑话吗?”

《齐泽克的笑话》在美国的豆瓣上,是齐泽克所有书里评价最低的一本。所以……

齐泽克在《真实眼泪之可怖》这本论述基耶洛夫斯基的书籍中,说艺术大学的人请他看一幅画,他随口瞎编了一套理论说一下,但是在这本书的后半部,他又在正经分析电影的时候,一本正经地重复了那一段话。齐泽克说他的朋友怀疑他是不是老年痴呆,他还在《少于无》中花了一大段来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这看上去挺后现代的,但齐泽克是个标准的反后现代主义者,他早期著作中一有空就讽刺福柯和德里达,还经常讽刺美国的政治正确。齐泽克经常被←除籍,而且客观地说,现在的确越来越保守化。他的政治思想很大程度上就是反对美国,欧洲文明。齐泽克是旗帜鲜明地支持欧洲中心主义的,虽然是温和的那种。在《有人谈到了集权主义吗?》之后,齐泽克基本上每两年就会出一本有关政治的书。研究齐泽克的政治的书就有 5、6 本吧,就我所知,有一本写的挺好的,把齐泽克分成齐泽克 1 和齐泽克 2,齐泽克 1 支持拉克劳的激进 democracy,齐泽克 2 在理论上整出了一种谢林的决断主义,并以此为契机远离了拉克劳的理论。(后期齐泽克的政治理论完全是往巴迪欧那里靠了)英国音乐批评家马克费舍尔在大段引用齐泽克关于政治的论述的前提上写出了《资本现实主义》这本畅销书,齐泽克任何一本单著都没有这本卖得好。

至于齐泽克论述通俗作品,这个是大众最津津乐道的,他分析了很多好莱坞的大火的作品,分析得很精彩。齐泽克是一个影迷,喜欢盗版电影,喜欢大卫林奇、希区柯克、基耶斯洛夫斯基。他曾经的梦想是成为导演。他喜欢史蒂芬金这种在 “严肃” 文学研究中不太上档次的通俗小说作家,并且喜欢科幻小说,齐泽克的文学素养可能是被高估了,你会发现如果他引用一些文学家的话,大多是从一些他喜欢的批评家那里引用的,比如说伊格尔顿(从伊格尔顿那里引用 ts 艾略特)、柄谷行人(从柄谷行人那里引用坂口安吾)。

齐泽克在纯哲学的领域,他把拉康晦涩的观点解释得异常清晰,齐泽克最喜欢的哲学家是黑格尔。他面对任何黑格尔的批评者都能说 “不仅黑格尔已经想过你们正在说的东西,而且他想得更彻底”。或者 “其实你才是黑格尔主义者,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Ardian Johnston 在他的代表作《齐泽克的本体论》中就彻底削减齐泽克的文化研究成分,只提取齐泽克跟康德、黑格尔、谢林有关的硬核哲学成分,并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现在也独成一派。有一本说叫做《齐泽克:超越福柯》,基本上从头到尾都在说齐泽克比福柯高很多,这本书在读者中的评价非常不错。

齐泽克和量子力学的关系,从《不可分的残余》开始,齐泽克经常在书中试图把量子力学和哲学缝合起来,虽然他引用的量子力学一般也就是《量子力学入门》之类的书,但是这种姿态还是值得称道的,别忘了现代哲学和科学一直都有很深的联系,用齐泽克的说法大概是,任何严肃的哲学,都不应该回避科学。虽然这两门学科通常对对方都充满了各种偏见。

齐泽克和宗教的关系,他支持基督教,那是因为他认为基督教中的耶稣歇斯底里地呼喊 “父亲,你为何抛弃我?” 的时候,说明了 “大他者不存在” 的道理,在他看来,基督教生来就有激进的无神论维度。齐泽克在无数本书中无数遍复读 “基督教是唯物主义的,可惜现在信仰基督教的人们完全没有搞清这一点。” 用耶稣的话来说:“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做的”。

齐泽克是一个经常在媒体上露面的哲学家,对各种事情做评论。但齐泽克其实也不是那种紧跟时代的 “酷老头”,他应该没怎么玩过电脑游戏,除了儿子看的《游戏王》以外不知道什么是二次元,另外实际上在社交媒体上也并没有账号。

齐泽克跟 Peterson 的辩论,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他的一贯风格,齐泽克讨厌对话,喜欢一个人从头说到尾,他喜欢德勒兹的一句话:“谁找我讨论哲学,我就跑。”所以他会不停地插话,但同时对对方做到态度上最大的尊重,齐泽克喜欢日本的打交道方式,他认为维系 “基本礼仪” 是非常重要的,随口说脏话,随意口嗨,不能证明一个人的个性,只能体现一个人有多讨厌。

最后,齐泽克的口音非常重,而且说话非常有特点,所以有很多相关的梗。齐泽克在西方确实很火,尤其是在大学里面,他 youtube 上的视频有很多点击量超过 100 万的。

知乎用户 勇敢的转身 发表

关于齐泽克各个大型杂志都有专访,可以参考。
我说些我的意见。首先齐泽克在国内出名不是因为什么精神分析或者对于马克思主义的批判,而是他的影评。齐泽克影评写的很好,运用精神分析的手法对于电影进行评价。
其次齐泽克是一个精神分析大师,他师从拉康(关于拉康应该不需要解释),虽然他后来也批判拉康。但是他仍然被认为是拉康学派的重要人物。
最后应该是齐泽克最重要的身份:思想家。在 12 年欧洲杯时国内一家著名杂志列出欧洲五大思想家,齐泽克第二。哈贝马斯第一。当然这只是一个给普通人了解欧洲而科普的排名。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些事情。齐泽克在国内不出名我想应该是因为 tg 的一些抵制,毕竟他在演讲中经常黑 tg。他来中国次数不多,一般都是去南大,10 年来了一次清华。关于齐泽克国内真正了解的并不多,在学术界可能就是因为实在那几本书,其实我个人感觉齐泽克最出色的应该是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反思与批判,什么是共产主义?我们在后现代主义下该怎么办?
齐泽克为人幽默,经常用戏谑的语言来表达观点,喜欢讲黄段子。是一个非常流行的哲学家,看起来很奇怪一个哲学家与歌手一样流行。当齐泽克被问起此事时说道:当一个哲学家说出时代精神,他就会变得流行,这是黑格尔的话。

原谅手机回答,无法排版。

知乎用户 Leoplod 发表

一、没点病怎么会喜欢齐泽克?

斯拉沃热 · 齐泽克:左翼激进学者、二次元爱好者、行走的黄色笑话、脏话常胜将军、比喻家。

大众对齐泽克的认知多少都会承认,他看起来不像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反而更像一个满口胡话但是偶尔睿智的怪老头。

但是齐泽克是因为这种 “形象”(image)而在中文互联网越来越火热吗?

当我们看到齐泽克的拥护者们大多并不追随齐泽克嬉笑怒骂的洒脱状态,反而可能以比齐泽克对待他本人理论还严肃的态度来对待他的理论,并且试图把这一套话语扩展到所有领域的时候,我们大概可以隐约感受到,齐泽克对他们来说不是消遣,而是认真的——因为他们的严肃态度和齐泽克表现出的潇洒是相反的——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喜欢齐泽克。

齐泽克的火热和 “小说” 这种文学形式的兴起是异曲同工的

卢卡奇在《小说理论》中谈到,为什么我们这个时代 “小说” 成为了唯一的文学形式?

换言之,为什么 “诗” 和“古典悲剧” 没落了?

卢卡奇试图把这个问题建立在黑格尔主义的基础上,对他来说,文学形式的变迁表征着时代的依次演进——这个时代虽然可以 “诗”但是 “诗” 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了:因为这个时代的人已经不再相信诗所给出的自足的世界。在诗中,无论是悲伤还是喜悦,是感慨情感已逝还是天道无常,它都相信世界最终应该是有秩序的、有报应的。

小说抹去这层温情的纱幔,真正把现代性的问题暴露出来——客观世界就是我们所不能掌控的 “他者”,意义必须要主人公不断地寻求——因此小说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学。

无论是鬼吹灯还是盗墓笔记,不管主人公在墓里寻获多少宝藏,最终的结果都是拿到财宝—遇险—为了保命丢掉宝贝—继续踏上 “寻求”;

《老人与海》也不是主人公战胜了大海,他只赢了一次,回去还是要住破屋子。小说中的冒险的胜利永远是对生活意义的瞥见,绝不可能抓住意义,所以《老人与海》不会写带着大鱼回来的老人继续了怎样的生活。

因为小说必须和现实拉开距离,在残酷的现实中扯出一个有意义的片段

小说中为了维持主体和客体的张力,现实一定是坚硬冰冷的,但是主角一定是要站在现实的对立面,通过抗争来获得意义的——对现实主义者来说,小说主人公就是 “有问题的人”因此小说的张力就在于 “有问题的人”VS“冰冷现实”——这样说来,《小丑》这部电影是 “小说” 的本质的影像化。

小丑绝不是一个好人,他就是一个 “有问题的人”,一个 “有病的人”;然而作者试图给出的就是:现实更加病入膏肓,而小丑的病是可以与现实的病抗争的。

卢卡奇在《小说理论》中通过艺术哲学点出了现代人的普遍性特征——我们都有病

现代性带来的主客分裂,使得我们成为了潜在的精神分析者——潜在的齐泽克信徒。

这正是齐泽克之所以在这些年,而不是那些年在互联网上火热的根本原因。

不是齐泽克横空出世,完全凭借个人魅力占据了舆论场;而是这个时代和时代中的人将齐泽克呈攻击表示召唤了出来。所以虽然齐泽克一副荒诞幽默的态度,很多人也由于他的笑话而开始接触他,但是他们最终几乎总是极其严肃的看待齐泽克,甚至大有党争之势

这种个人的前后态度、齐泽克和信徒的态度的矛盾之处就在这种 “病人”和 “世界” 的张力之间被解释了。真正俘获我们的,并不是齐泽克的笑话,而是我们的精神分裂对精神分析的召唤

那么,我们的病是什么呢?

二、SCP-096 羞涩的人——现代性与主体性

现代人缺乏反思吗?

始终站在古典立场的人恐怕会同意这个观点——现代人还反思的不够。

但是我的观点恰恰相反——现代人的特点不是缺乏反思,而是过度反思

我们每个人都是 SCP-096“羞涩的人”[[1]]()

SCP-096 是一个无体毛人型生物,通常极其温驯,隔间内的压力探测器显示其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东侧墙边来回踱步。但是,当有人看到 SCP-096 的脸时,无论是直接看到,还是看到了视频,甚至是看到了照片,它都会进入严重的悲伤状态。
SCP-096 会用手蒙住脸,开始尖叫、哭泣并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大约在被看之后的一到两分钟时,SCP-096 将冲向看到它的脸的人(从此刻起用 SCP-096-1 代指)。
SCP-096 一到达 SCP-096-1 所在地就会杀死并 [数据删除]SCP-096-1。100% 的事例中 SCP-096-1 完全不剩一点痕迹。接下来 SCP-096 会坐几分钟,然后恢复镇静,再次变得温驯。之后它会尝试回到其自然栖息地

没有人知道 096 是不是因为相貌而悲伤,但是我们知道现代人会不断的自我审视

“货币” 一般被批判理论认作消极的概念,因为其结果是将一切,乃至于所有被认作高贵而独特的东西全部 “物化”、“商品化”;它还截断了人与人的社会联系,使得人的关系被货币普遍中介,并且被替换为货币的关系。

但是对于西美尔 [[2]]() 来说,货币制度还有一个面向,它使得客观经济活动和主体自我相分离,从而把人从客观世界中一定程度上解放了出来,可以更加关注人的内在性

换言之,现代性的结果是主体性的膨胀——这就是过度反思的人

但是主体性的膨胀是无根据的,在现代性中随时会堕落为对权威的盲从

启蒙运动最重要的成就就是把人从宗教神学的统治中解放出来,黑格尔直接宣告:上帝已死。

曾经的人的生活是以神为最终依据的,神具有对人的生活的最高决断权。那么当人类打碎了过去的虚幻偶像,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新的生活的依据是什么

这就是康德的实践哲学所给出的:只有人能为人的行为立法

换言之,人是人的根据,人是以自我为根据的。

但是康德显然洞察了这一切的隐含危机:人没有办法真正凭靠自我来生活

这不是指人应该结成共同体,而是比起神对世界的绝对掌控力,人是完全有限性的存在,会在碰壁现实的时候陷入自我怀疑;而神可以提供人无论如何提供不了的最终保证——你只需要信,然后只管做

当现代人陷入主体性的膨胀而无限的自我反思,必然陷入对主体性的最深刻怀疑——自我真的值得信任吗?

这个时候身处坚硬现代性中的主体性就会轻易走向自己的反面——放弃自由去寻找一个权威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人信奉精神分析,试图把一切社会现象都聚集到拉康 - 齐泽克旗下,宣布进行 “意识形态批判”,口号是 “自由和解放”。

然而在上文的分析中,他相信的是主体性的自由,还是齐泽克的无所不能呢

相信能依靠精神分析摆脱精神问题,恰恰是把精神分析当做了某种具有玄学力量的宗教仪式,这个时候笃信精神分析和笃信无所不能的神别无二致,这个神可以是上帝,可以是大他者,总之,是人的主人

启蒙的全部成果,都似乎在现代性的根本分裂之下走向自反。

当人想要一个主人,那他就一定可以得到一个主人——拉康

现代性中的主体反思的结果不是摆脱病症,而是由于灌进太多理性而导致反思不耐受,使人彻底精神病化。

这就是 “现代性 - 主体性” 时刻面临的危险

【总结一下】:现代性是一个极其辩证的概念,它创造了有史以来最为高涨的主体性革命,但是又亲手把自己创造的主体性摧毁——这一切的本质原因就在于 “病人” 和“世界”的分裂。

齐泽克给出的社会精神分析策略,恰恰切中了现代性的本质,言说出我们这些 “害羞的人” 的“悲伤”,从而俘获了我们这些过度反思的病人。但是这种过度反思是有限的人所难以承受的,而当齐泽克和其学说出现,他就成为了新的无所不能者 [[3]]()。

但是这种批评多少会受到反驳:意识形态批判起码有用,它能揭穿小布尔乔亚的骗局和社会的现实,从而为总体性革命做准备,反对这一点就是右翼分子

然而很遗憾,这是一种左派的幼稚病。

三、现代犬儒主义与失控的意识形态批判——墙后不是乌托邦

意识形态批判或许是 “破墙” 之举,但是墙后有乌托邦反而是意识形态批判最大的意识形态幻觉

除了意识形态批判的信徒以外,谁给出过 “墙后就是乌托邦” 的保证?

墙后不是乌托邦

客观世界的膨胀将我们压回主观世界,而主观世界的无限自我反思又压垮了主体理性,从而陷入到新的寻找权威的 “奥德赛之路”

当找到了这个新的权威,他就会激烈的为保卫 “家园” 而与一切质疑者作战,甚至会进行敏感而带有被害妄想色彩地进行 “防战之战”,因为这是他唯一拥有的东西。

这样 “害羞的人”就从 “新的主人” 身上获得力量,变成了“勇敢的家仆”。

此时理性主体就蜕变为现代犬儒主义的主体——反思理性→自我保存的理性

彼得 · 斯洛特迪耶克在《犬儒理性批判》[[4]]() 中提到:

“犬儒主义是启蒙了的虚假意识。它是现代化的不幸意识,在它身上,启蒙的努力既成功,又不成功。” 现代犬儒主义是启蒙的矛盾性的后果,是启蒙的意识和实践的分裂。

对于意识形态批判来说,穿透意识形态幻象,使人民获得真正的认识,从而引发现实革命是一条老生长谈的路 [[5]]()。

然而,现代犬儒主义的出现本身就宣告着意识形态批判的失败。

或者说现代犬儒主义本身就是意识形态批判失败的结果。它呈现了一副十分吊诡的状态:人们明明知道了真相,却依旧按照意识形态塑造的观念去行动。

“人们对意识形态的虚假性一清二楚,也完全知道在意识形态普遍性的下面掩藏着特殊的利益,但依然对这种意识形态依依不舍。”[[6]]() 如果说意识形态阶段表现为 “他们不知道,但他们这样做了”, 那么犬儒主义阶段的特征则是:“他们明知如此,但他们照旧为之”

每年的双十一、双十二都在不断地重复着 “消费主义” 这种最具代表性的现代犬儒主义

现代犬儒主义所揭示的一个重要问题,便是意识形态批判失效所暴露出的主体的被建构性

而当意识形态批判再次试图把主体的被建构性纳入研究范围,它就只能重复主体 - 欲望 - 压抑。因为它面对的是它本质上不能完成的任务

于是剩下的,就只是左的姿态和右的方法论

他们大有可能满足于吃着乐事薯片、喝着可口可乐,轻松惬意的谈论一下午综合了黑格尔、马克思和拉康的也许是迄今为止最具理论深度的资本主义批判,但是却无视了这种批判可能已经沦为生活的 “无害添加剂” 和“资本主义再生产的手段”。

他们的左翼态度和右翼本质都同样真诚和真实,因为我们本就是生活在这个矛盾的现代性中的 “羞涩的人”

我们要抓住齐泽克提出的问题,但是不要抓住齐泽克的学说。

四、拉康的马克思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的拉康——拉康马克思化的理论史

抓住齐泽克提出的问题,不要抓住齐泽克的学说。这句话其实很辩证法,因为根本上来讲这句话是矛盾的。当我们接受了齐泽克的问题,就必然接受了这个问题的提出本身所背负的理论背景;但是我们恰恰要超出这一点。

而这种要求则逼迫我们必须去简单的梳理一番拉康马克思化的理论史。

这个序列是:拉康、阿尔都塞(Althusser)、詹明信(Fredric Jameson)、齐泽克 [[7]]()。

  1. 拉康

最出名的就是镜像阶段和三界理论,相关介绍到处都有,在此不再赘述。

拉康的理论兴趣呈现出这个过程:想象界—象征界—实在界,后期拉康的核心关切是实在界 [[8]]()。

拉康从未界定过实在界,因为实在界本就是从象征界的裂隙中瞥见的前语言的世界;一旦我们尝试说出实在界是什么,就已经远离实在界了。其特征不是不可思议,而是 “可思、不可议”。

2. 阿尔都塞(Althusser)

阿尔都塞最出名的关于此的学说就是《意识形态的国家机器》,这篇文章把拉康的镜像理论从主体的内在性建构引向超心理的政治领域 [[9]](),阐述国家机器对主体的建构——意识形态询唤。

这种意识形态询唤是一种想象的误认结构,背后的意识形态(大他者)对人的建构就是诱使主体认同并服从的无意识过程。换句话讲,人的意识结构被 replace(替代)了。这里对拉康的借用严格来讲是完全 “六经注我式” 的,因为拉康的镜像理论存在一个原初的无意识主体,这个主体在镜子中把自己认作主体,然而阿尔都塞的主体不是原初无意识的。

在主体询唤中发生的实际上是 “臣服”,但是在意识形态的掩盖下被粉饰为 “承认”,其具体的作用机理特别包含了语言的建构作用。

3. 詹明信

如果说阿尔都塞只是按照自己的需要来攫取他想要的拉康概念,然后似是而非的安装到自己所建立的体系之中,詹明信就在试图真正缝合拉康和马克思。

詹明信最先打开了精神分析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连接 [[10]](),他从马克思主义出发,给出了拉康由于一直困锁在精神领域因而无法给出的实在界的定义——“大写的历史”[[11]]()。

如果说精神分析曾经是研究 “内在的主体”,那么阿尔都塞就把这个“内在” 推向 “社会”,詹明信则把“主体” 推向“大写的历史”

詹明信说:“精神分析无疑是一种唯物主义,而且被辩证法的取向所渗透”[[12]]()。

对于詹明信来说,真正重要的不是现在最火热的 “符号界” 研究,而是早期拉康的研究重点 “想象界”。“符号界” 一直以来被视为碾压 “想象界” 的存在,但是这把符号界的地位抬得太高了。想象界看似只是个胶水般的地位,但是这种被忽视的,但却事实上构成了普遍呈现的领域,反而有可能塑造出共同的认同,展开“意识形态内的乌托邦”。

然而这种路线是否可能,那也是见仁见智。

4. 齐泽克

经过这番梳理,齐泽克的神话形象应该已经被去魅的七七八儿八儿了,这成为了我们真正有可能接触到齐泽克,而不是直接拜倒在他脑后光圈下的前提。

齐泽克对马克思主义、黑格尔辩证法和拉康的缝合,实际上证明了詹姆逊的结论

但是齐泽克把真正紧要的政治经济学问题化为心理障碍,这不是 “化疗”,而是用谈话的方式治疗。

这一点尤其呈现在 “拜物教” 的问题上——价值被认作是属于物本身的 [[13]]()。

齐泽克把拜物教问题结构主义化,某物的价值来自于商品交换结构的自我指称。某物的价值是在于其他物品的比较中结构性的被确证的。并且在最终的资本虚拟化时代,这种结构的拜物教的本质被指认为 “空无”——拉康的 “匮乏的主体”

一方面拜物教的本质被掏空,另一方面匮乏的主体对匮乏的迷恋又再次引入 “物”。

这意味着原本 “承担” 着拜物教的 “物”,被作为 “替代”的 “空无的结构” 所取代。

主体永远需要一个 “代餐” 来代这个“匮乏”而这个匮乏是本源性的因而不可能抵抗的

“真 - 伪”“空无的幽灵” 所消解,无物承载的背后就是真假的彻底融合,因此再无揭示真实的可能——通向实在界的现实道路被事实上封闭了

符号秩序的内在否定,真的有可能打开通向实在界的道路吗

恐怕我们只能像贫民窟的儿童,偶尔在围栏边上垒起高台,再奋力一跳,才能稍微瞥见实在界一刹那的风景,然后就心满意足的认为自己已经住在那边了。

他没能真正敞开阿尔都塞 - 詹明信所努力的拉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而是转头退回到了带有马克思主义色彩的黑格尔主义的拉康主义

现实的背景在齐泽克的理论中消逝为能指的结构游戏。这种精神分析无法区分两个东西:

精神分析 in 世界 & 精神分析 of 世界

因为二者对他来说是一样的,社会存在≡社会意识。

他的信徒们也随之停在象征界,实际上已经承认象征界大他者的无限性了,这正是现代犬儒主义的另一种变体——极端理性主义

这就回到了我们前面的讨论。

五、大他者就是个蒙面 “神秘客”

齐泽克提出了真问题,但是我们想要得出问题的答案却不能沿着他的道路前进。

接下来的道路,必须回到马克思,回到政治经济学批判,重建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 [[14]]()。

大他者不是什么神秘的斗篷,当我们一把掀起斗篷却找不到任何藏在斗篷下的人。

他只是一个带着奇怪面具,会摆弄无人机投影仪的 “神秘客”;这个家伙无比强大,无比真实,但是他有着自己的内在界限,这意味着他必定是一出悲剧中的人物。当他真正演到投入的时候,他会把自己真的当做剧目中的人物,伴随着剧情走向自刎的高潮。

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深入真正的社会结构,不能用精神结构和匮乏 - 压抑三板斧来加以代替,所以这必然是一条艰难得多的道路,因为它不允许人掏出一堆既成的术语和分析路径,对 996、内卷等进行脱离具体研究的似是而非的精神分析,仿佛只依靠一套话语就可以完成对一切的囊括——这不过是现代犬儒主义罢了

至于这一条道路的具体理论地图,限于篇幅不能具体展开。日后有机会再说。

参考

  1. 0SCP-096 羞涩的人 http://scp-wiki-cn.wikidot.com/scp-096
  2. 0 又称齐美尔(simmel)主要作品是《货币哲学》
  3. 0 齐泽克的所有姿态都告诉我们,他根本不完全相信(注意,这里是不完全相信,而不是完全不相信!)自己的那一套理论,但是他的拥趸们却很少能拥有这种自觉,只能像溺者一般,死死捉住希望。这就必然使得那部分信徒实际上不可能真正达到齐泽克的自觉性——意识形态批判的界限,因此他近些年理论逐渐偏转。因此这里不是批判所有齐泽克的拥护者和研究者,此时特指宗教般的齐泽克 “信徒”。然而最好玩的就在这里,因为没有一个齐泽克的信徒会觉得我是在说他是 “教徒”,只会觉得自己是理智拥护者,而别人才是狂热粉。
  4. 0Peter sloterdijk “Critique of Cynical Reason”
  5. 0 这里我们暂且忽略掉把意识形态本身当做一种必要性存在的东西的观点,或者是通过制造出积极的意识形态来激发革命的态度,这一点在后面理论史讲。
  6. 0Peter sloterdijk “Critique of Cynical Reason”
  7. 0 换句话讲,这种梳理也是自我反思的重要方法,如果完全不知道前面几位而只知道齐泽克,甚至于认为齐泽克是首个把拉康马克思主义化的人,那么便很容易把齐泽克捧到他达不到的高度。因此我们梳理一番这个过程,非常有利于对齐泽克去魅。
  8. 0 这里指的是拉康理论兴趣的转换,不是每个阶段只研究三界中的一界
  9. 0 因此不是齐泽克最先把拉康的个体精神分析引向社会领域,这件事早就有人做了。
  10. 0 因此也不是齐泽克首先用马克思主义激活拉康精神分析。
  11. 0 这个大写的历史,依然是前语言的历史
  12. 0 因此也不是齐泽克首先把黑格尔辩证法和精神分析连接起来。
  13. 0 实际上是在人与人的关系中才有价值,而商品通过交换取得了这种价值的对象性。这使得人在时间中看不到彼此劳动的社会性和价值,反而只能看到商品呈现出的价值,因而不能把价值理解为一种关系,只能理解为一种属于物的实体。这就导致对物的崇拜,就是拜物教。
  14. 0 政治经济学批判不是常识意义上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是以德国 “新马克思阅读” 学派、“价值形式学派”、“体系辩证法”学派、“宇野 - 关根学派”、“开放马克思主义”等一系列思潮所朝向的,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再度展开社会现实结构的分析。



知乎用户 書風月 发表

可气的是!!!直至目前,邀请齐泽克发言的主持者都没有勇气在他侃侃而谈时捉住他的右手!请主持人效仿大利拉剪去参孙头发的先例,严格禁止齐泽克发言时高频触摸他的大鼻子!!——唯有这样我们方能判断齐泽克的真正水平。

知乎用户 南大鸟 发表

“文化理论界的猫王” 是对齐泽克非常恰当的评价。

齐泽克就像一个象征叛逆的娱乐圈明星,被符号化为 “激进左翼” 这个象征秩序中的空洞能指,令以 “左翼” 自居的人可以用幻想填充这个空洞,从而获得其想象性的自我认同。

知乎用户 园田青鸟 发表

到了在 b 站有时候看不见他说话的字幕的水平(

知乎用户 杜云飞​ 发表

试金石吧。

因为任何人,只要在对话里把 “齐泽克” 和“哲学”,这两个词以一种肯定的态度联系起来,那我就可以 “且待小僧伸伸腿” 了。

知乎用户 [已重置] 发表

本来不认识他,不过看到下面这句话,决定粉他!

知乎用户 万千结局的观察者​ 发表

就哲学水平来说,真的很强!起码,你要搞点哲学,避不开这种 “高产” 又“跳得很”的哲学家吧~

所以有人评论他,将两个臭名昭著的理论:黑格尔和拉康运用的和呼吸一样自如!

从理论本身的沿革和发展来说,充满着意想不到的发力点。

当今左派的左右护法,欧洲他和巴迪欧撑着?有这么点意思,绕不开,绕不开

但其实这样的思想家,也存在着理解的门槛,但不一定存在着理解的必要。
就像和处男讲技巧,他想的一定很混乱,他虽然好奇,但未必真的想听你手把手教。

但是要说一下也可以

哲学上气质是很重要的事情啊!至今还有人为共产摇旗呐喊,虽然——口号喊着有点怪?!

精神分析和黑格尔当然都是 “落后” 的理论,但这个落后,或者说,理论无法适应现当代形势,却并非完全 out,而是这些 “落后” 本身就是之前理论的结果。

齐泽克也说了,重要的不是造概念 —- 而是用。所以其实他没有创造什么了不得的系统学说。所以这点上还是要欣赏巴迪欧!——还在确认真理的存在,哲学新起点。

去看看吧,齐泽克是怎么像玩摇滚一样对待概念,太花哨了。看多了也烦,忽然一下,那份花哨马上就可以被读者在其他方面识别出来,意识形态幻觉马上退散,有的时候也不退散。

选择对意识形态进行:识别、除媚、再利用——是我对他的一部分认识。

从而彻底改变实践和现实样貌 —- 某人棺材板可能从来没有盖上吧,哲学是要再一次改变世界?不知道

但绕不开,就是水平可以

知乎用户 椰子里有天机 发表

很明显,老鼻炎他最常用的一种哲学实践方式,归根结底是拉康式的 —– 让自己符号化,借有符号学秩序自身的规律去重新建构自己。

但这个领域的他也是片面的。

我有一种时间甚至怀疑,他揩鼻涕这个动作是精心设计的。。。。。。

反正我总觉得这个看上去是个好老头的人,其实在秘密谋划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知乎用户 王凡​ 发表

欧罗万象 EuroScope https://mp.weixin.qq.com/s/2SEI95H2QTP1XmQKCRbc3w

你们怎么老给我发这个,齐泽克这个访谈基本上都是之前观点的通俗化表述啦,我平时也会引用的,比如 “生于末世” 和对政治正确的反思,没有什么特殊的。

如果有一点不同的就是他表达了对中国的矛盾态度。他个人偏爱民主,但是十分相信民主不会给中国带来当下的成就,这似乎让他有一些困扰。

这里就是阿兰巴丢想的更明白,他讲代议制民主只是选举,而不是民主。王绍光也有类似的观点:能否代表民意才是是否民主的观点,所以关键是代表而非选举。

这个很好理解,几乎每个议员都是富人,亚里士多德和孟德斯鸠认为选举出来的东西叫寡头制,因为如果选出来的都是 “最优秀的人” 的话,这是天然的贵族政治。

所以王绍光揶揄评价:最早发明现代选举的人是意大利城邦,他们恰好是反民主的,他们认为精英政治比民主要好,才会使用选举。

这也是为什么大清去美国调查的时候疑惑的得出了 “这难道真是蛮夷?” 的困惑结论,因为大清不是没见过军事民主制,八王议政不就是?部落联盟的博弈才需要这样的利益分配,谁在博弈呢?贵族们,铁帽子王们。

所以代表比选举更能体现民主,所以纳赛尔式的 “正确独裁” 因为代表了民意,反而比选举更民主。但是这个东西也有一个问题,就是你不能确保你的继任者也执行正确独裁,中国的药方是层层选拔的干部考察和培养模式,它到底有没有用,还有待时间的观察。而小国寡民的药方是直接民主,频繁的使用公投来为重大议题表决,目前看也是有利有弊。

人类一直在探索之中,这个答案本身还是非常积极的,不要担心我们进入末日,虽然我们一定要警惕末日。

知乎用户 dzdxy 发表

人们常说我是夜晚的耗子,活在阴暗的角落

低贱的事全由我做,脏活也乐趣十足

把尸体放在这边,把遗物放在那边

哼哧、哼哧

下着毒雨的天空,也阻止不了我的快乐

贫乏低贱、贫乏低贱

这就是我们一族,忙碌在夜空下

遭人唾骂,有什么大不了?

直到来了一个大明星,他提高了嗓门

“劳动的尊严!” 如同猪的哨声,呼朋引伴

不,等等…… 我有尊严?

是的——

不,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东西!

哈哈哈哈哈…… 好一阵哄堂大笑

猪们把我围了起来,捣毁了我的老巢

拿走了我的珍宝,那个是我捡来的水桶

别碰那个!那个是我的小黄鸭

“那是意识形态!一推垃圾!”

“生活无非是一场喜剧。”

去你妈的喜剧

那些垃圾难道不是你们造?

猪霸占了我的家园,我有六颗子弹

啪啪啪

啪啪

啪!

知乎用户 小说读者 发表

还行,但已经是后结构主义的余波了。

知乎用户 吉翁舰长​ 发表

《今日俄罗斯》(RT)喜欢经常采访他,定期获得反美段子,可见水平是极高的。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量鼻炎怪人的鼻涕,不能用职业哲学家的尺。无知者给老鼻炎最荒唐的身份标签是后现代主义者,指责老头乱缝合、不严肃;相反,老鼻炎的文化批评恰恰是最严肃的那一种,只是我们不能闷在书斋里逐行 check 他文本的逻辑。

因为齐泽克是一个反理论家。这里的反理论是指,不去造大房子,而是让房子有人住。老鼻炎和巴迪欧最大的分歧在于,他从来不相信或有左翼幼稚病色彩的,之于 Éloge de L’amour 的自我陶醉式的歌颂,更没有动力去构建一个疯狂的数学本体论世界观,反而让 working mathematicians 看笑话。他着力于在日常生活的琐碎细屑里进行症候式解读,克服所谓”taste” 的界限,鄙弃对意义宇宙的庸俗追寻(这里要 cue 一下龙虾教授),将那些衣冠楚楚的 “文明信徒” 所最羞于启齿的污渍融入文化批评。

反对理论的刻板印象或许是是【干就完事了】,但齐泽克也不是一个直接行动的鼓吹者。对于老鼻炎来说,晚期资本主义文化霸权所粉饰的一切观念都是 ideology at its puriest,但砸碎它们也不意味着自由王国。鼻炎极力反对那样一种政治神学,他强调盲动会 end up with Stalinism,现在的左翼应当去思考。这也是为什么他曾经支持川普——一个脱口秀小丑,无比反动,却可能通过政治惯例意义上的乱搞激活被麻痹的激进左翼的活力,所谓 “天下大乱,形势大好”。正是非行动家和反理论家二重立场的矛盾提供了张力,让老鼻炎处在一个特别的位置,乃至搞左派文化批评的人,实质上绕不开他。

以上。我避免用拉康和黑格尔的 jargon 来刻画齐泽克的观点,希望能让路人也听懂。暂时写这么多。如果有人看会更新。

知乎用户 风卷云 发表

比中国现在活着的学者哲学水平都高,中国现在没有哲学,只能看人家的东西

知乎用户 Dorian Electra 发表

已陷入黄昏的古典世界里到处是这种思想掮客啊,洞穴外的哲人王啊,之类的,先看看十九世纪后期的某位大神怎么说:

辛尼加去世后的一百年, 一个哲学家向当时的皇帝要求卡拉布利亚地方一个完全沦为废墟的小镇。他想在移走瓦砾之后, 根据柏拉图 “共和国 “的蓝图建立一个 “乌托邦”。他想称这个新城市为柏拉图城邦, 但是皇帝却认为称为驴子的天堂比较适合。他对于柏拉图的神圣理性或柏拉图哲学家的尘世理性都沒有信心。他对于哲学家的理性行为没信心到不愿意冒险让哲学家去统治一堆垃圾。

你们的哲人王如何建造 “去意识形态” 的驴子天堂?就靠当段子手?哈哈。

知乎用户 简 e 发表

齐泽克的水平就是,能搅动一潭静水,让水不再平。

刚柔相摩, 八卦相荡; 鼓之以雷霆, 润之以风雨,水平乎?

知乎用户 「已注销」 发表

我看的还没有他写的快,深感惭愧

知乎用户 Li Bingqin 发表

听完齐泽克和 Jordan Peterson 的辩论,齐泽克穿着破汗衫,擤着鼻涕,用最简单的词句就把西装革履、大辞儿乱蹦、花拳绣腿的 JP 绊了个大跟头。不得不表示同情地说:JP,赶紧洗了睡吧。

知乎用户 佩索阿的箱子 发表

这家伙水平相当高,但对于大众来说,就是经常不说人话,像我这种站在电影理论和精神分析缝合点的人来说,齐泽克还是相对好懂的。

我严重怀疑某些高贵左左并不怎么看书,相比于 Deleuze 或者 Foucault,齐(跳)大神的行文还是非常简单易懂的,既没有非常二蛋的几何学图形,也没有汲取布朗肖 / 巴塔耶式的整体文学书写,相比齐(跳)大神,Nick Land 可能还算有点恶心的那种… 我估计啊,要么是这些人连希区柯克或者刘别谦都懒得看(毕竟功夫都花在 cosplay beautiful fighting girls with Phi 上了),要么是他们对(后)结构主义文本完全无知,要么是他们对 Lacan / 精神分析完全无知……

知乎用户 初登场​ 发表

今天新看的上海书评。

毛竹评齐泽克《真实眼泪可怖》

毛竹评齐泽克《真实眼泪之可怖》︱做梦中梦,见身外身

知乎用户 人上人 发表

水平不错,不过和他打招呼不要握手,除非你喜欢粘粘的感觉

知乎用户 走路不长眼 发表

不怎么样,感觉他有点魔怔,很像对着量子力学发臆症的民科,狂热的宗教徒。看他还不如直接看拉康有意思。

我认为哲学最重要的就是质疑,对一切进行质疑,这点他做得还可以,其他的就算了吧,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终究都会被科学否定。

我们都知道,天才、普通人、疯子的大脑肯定是不一样的,被手术处理过的大脑肯定也是不一样的,这些都只有靠科学才能解答。靠个别人臆想能是搞出什么正经理论?

知乎用户 电子羊​ 发表

齐泽克的水平不容置疑,不过得把他的哲学水平和网红政治言论分开看。

知乎用户 安兰德的键政圈 发表

齐泽克这个人,我认为很复杂。一方面齐泽克先生在文学,美学和哲学方面的造诣是无可否认的,就是我们上课(英国 TOP 大学)都会用到齐泽克的谈话材料。他说的这一句话我非常认同:“我们可以把诺曼看作一种在两个建筑之间分裂的灵魂——现代的水平汽车旅馆和垂直的,哥特式的他母亲的房子。这个灵魂一直在两个建筑之间奔忙,从来没有找到一个他自己的位置。在这种意义上,这个神秘离奇的人格在电影的最后,以他对母亲的完全模仿,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家。对于现代主义的作品,就像《惊魂记》来说,这种分裂仍然是可以观察到的,对于如今的后现代建筑来说,就是要去混淆这种分裂。” 齐泽克对于后现代的看法我是基本认同的。

然而齐泽克也有令人费解的一面,他的极左倾向,以及他对川普的认同。他曾经公开表示川普是所谓中间自由派:“We encounter here the old problem: what happens to democracy when the majority is inclined to vote for racist and sexist laws? I am not afraid to draw the conclusion that emancipatory politics should not be bound a priori by formal democratic procedures; people quite often do not know what they want, or do not want what they know, or they simply want the wrong thing.” 以及他为川普洗地的一段话:”Read Trump closely – it is difficult to do, I know – and if you extract his total racist and sexist stupidities, you will see that here and there, where he makes a complete proposal, they’re usually not so bad.” 我认为就他的极左倾向和对川普的认同两点,他在政治上是倾向于反动的。

然而这并不影响我认为齐泽克是一位重要的当代学者,他的观点并非不重要。

知乎用户 Stone Chen 发表

知乎用户 jyc 发表

取决于他对 tg 的评价。

油管上搜一搜便知道。()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占个坑。暂且匿名。

你会发现他能在两分钟内从克莱因瓶扯到宇宙学再扯到认知神经科学,但从不尝试讲清楚这些知识和他的理论之间有什么关系。

知乎用户 私密斯密达 发表

和真正的雷霆之音,他不过就是小雨点,但人们太渴望听到动静了。

个人感觉他没有什么超前性,不过都是老调重弹新瓶装旧酒。与其说是启发性,更像是唤醒一部分已经遗忘的记忆,从新打开心底的恶魔。因为我们都变得越来越乖了,而本身可不是这样。

知乎用户 魏钦 发表

反正比龙虾好

归根到底还是水平高的哲学家基本都死了

齐泽克算是当代正统受训的哲学家,他对贴近大众的议题有很多比较新的想法和角度,虽然有些议题我个人觉得有种他自己强烈的同化,我也不太赞同他的部分观点。

至于为什么拉踩 JBP,我讨厌这虚伪的保守右派老头,我高兴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和媒体、出版社相处水平 高

表达水平 比较高

哲学水平 还行(不顶尖,不是正经做哲学的)

控制自己舌头的水平 低

知乎用户 HsuBright 发表

拉康水平不错,西马这方面只能说还行吧,很多都是被德法玩烂的概念

知乎用户 laoyouchu 发表

其实他就是告诉你他就是个混子,保持难得的天真的混子。

知乎用户 结构性暴力 发表

我只知道看齐泽克的书非常累,你需要花费很久的时间才能理解或者进入他的话语体系中,并且最烦的是,他的话语体系还是不断变化的,一个词在这里或许是这个意思,但到了后期的作品中,这个词的意义又变化了。他从来不喜欢在一种最基础的角度或者用最简单的话语来论述,类似维特根斯坦或者逻辑学派,而是喜欢 用语义非常不明确的话语。比如 A 最终成了 B —— 可 A 实际上有四五个含义,B 也 同样有四五个含义。 所以这句话要怎么理解,非常难理解,你必须看很多他的别的著作之后你才能理解 A 到 B 这句话具体是什么含义。

随便举个例子,在《幻想的瘟疫》中,齐泽克这么说:在心理分析治疗中,当接收治疗者主观的,充分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即他的身份毫无价值的时候,他对此的承认就毫无疑问的表明他已经充分克服了这种身份。———— 这句话有意义吗? 没有任何意义,因为 没告诉我们 克服了这种身份具体指代着什么。 而在齐泽克的书中 这种毫无意义 的 话语 数不胜数,说了一堆话,貌似有意义,但其中大部分的词语的概念和意义都模糊不清。或许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知道他在说什么。

总而言之 他的水平或许很高 但他的语言风格 真的很糟糕…… 如果所有哲学家都是这种语言风格,那就太不幸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齐泽克可能想不到,他能在中国这么火。

国内哲学学界做学术不行,但是通过炒齐泽克的 IP,发一大堆学术垃圾,成功地证明了自己站在了(国内的)国际哲学前沿。

还有人通过这种方式,加官晋爵。

不服不行。

至于齐泽克的水平,是完全配不上这么大的名气的。

知乎用户 莫得梨 发表

看他的东西就开始了解他的水平了,不看他就不需要知道他的水平

罗列他的成就和权威没啥意义

所以不知道咋回答

只能说我觉得他的东西是值得看的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网哲最爱的几个人之一。

毕竟没人在意分析哲学和不会说英文的人 lol

知乎用户 若若若 发表

小众学者,出书狂魔。本身不够主流,也比较另类,不说人话,还喜欢自说自话。但恰好迎合了部分年轻人的喜好,以及便于造神的特点,被送到了神坛。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不怎么样(字面意思)~听他说话浑身不舒服~感觉他在用语言攻击人类~让人类受罪~不信你们吃饭的时候盯着他的视频看 30 分钟~不吐出来算我说错了~反正我是看吐了(字面意思)生理性反胃~配合他手上的小动作真的是很反胃~

世界上有两种书籍让我看着头疼~一种是圣经~一种就是齐泽克的书~

多动症患者~

一个连控制自己手和鼻子都控制不了的人~在我们老家是会被送到特殊医院的~而且他这样的 “哲思类” 言论在特殊人群医院很多见~

他一秒不摸自己的鼻子就不能好好说话~这是他的精神病性~不信你去问问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我问过~是一种防御性人格解离前兆~

所谓的哲学家不过是男性力量无处安放~性驱离过剩~说白了~吃饱了闲的~哲学家改变不了疫情和饥荒~还得靠生物学医学救世~

你去看看人类历史~哪次重大改变是因为哲学家~不都是政治家和军事家和科学家和老百姓吗~哲学无用~特别是乱世和盛世~

说一套无用的理论~水平能有多好?不言自明~有本事的是马云和雷军~经济发展是硬道理~哲学家不过是匍匐在这些实业家裤子底下乘凉的人罢了~

没有家国~没有经济~没有基建~哪有你们高谈阔论的机会和资格~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今天的我们靠什么活着

今天的我们靠什么活着,想要讨论的当然不是我们现在做什么工作,操持什么生计,而是什么样的意识形态统治了当下的我们,我们的大脑中被建立了什么样的共识。这是一个庞杂的问题,但近来的许多事件,却都可以在其中找到三种意识形态不断壮大的轨迹——民族主 …

【重磅】中国新左三十年,“国师”的三重嬗变

民族主义如何终于跨越了意识形态的三个圈层,实现了政治菁英、知识阶层和大众之间的“通三统”? 2021年5月30日,遵义会议纪念馆内其中一部分,有历代中共领导人的照片,场内有小朋友带上国旗在内参观。 摄:林振东/端传媒 【编者按】:对中国自 …

为什么《道德经》中没有「努力」这个概念?

知乎用户 「已注销」 发表 因为道法自然。 努力是一个伪概念, 坚持也是一个伪概念。 当放下善巧的心,(妄心),合乎道而为,一切都是随顺自然,水到渠成的事。 你打篮球特别开心,打篮球时候没有时间感,所以你天天去打篮球,你看科比这么努力,实际 …

「贝叶斯的诅咒」偏见的胜利与因果性的破灭

重建因果认知 曾有人说,也许除了热力学第二定律之外,其余所有的物理定律都是人类的片面总结。在科学领域,假设永远不会被证明是绝对正确的——即便稳如牛顿定律的物理法则,也往往陷入自身循环论证的怪圈。 但科学往往总是在关键时刻选择最简单的假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