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于全院士的无耻和中国科学院院士的“优秀”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魏于全院士的无耻和中国科学院院士的“优秀”

作者:司履生

最近,新华社怒发‘十问’。这是多年来十分难得的一次,说出了广大底层人民群众想问,而不敢问,想说而不能说,只能偷偷的私下议论的问题。我从心底里为写出这‘十问’的媒体人点赞,致敬。

这‘十问’一般老百姓,如我之辈,自然无能,也无资格回答。最有资格,最有权力回答的当然是中国最大的头头和他底下那一帮拿事的回答。但是,几乎整个一个月过去了,这么重要的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偌大的一个中国,几千名省部级官员竟没有一个站出来回答,十四亿人口也没见有人议论。我真不知道,这个中的原因何在?

新华社能提出这‘十问’,那新华社,加上党媒那么多记者,是不是可以分分工,组织起来,到有关部门、全国各地,实地考察和认真调查,把自己提的问题回答一下,也算给国人,给党国做了一个名垂青史的贡献,如果你找出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那贡献就会更大,更会流芳百世!

言归正传。我想就我所经历的一些琐碎小事,来解析一下中国花了那么多的科研经费却未能如愿以偿的问题。还是从赫赫有名的最无耻的魏于全院士说起,看看中科院和工程院院士的“优秀”。

魏于全何许人也

我想,大家对魏于全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不过,我还是愿意把百度百科对魏于全的介绍转贴如下,

魏于全 男, 汉族 1959年6月出生于四川省南江县,中共党员,肿瘤治疗及肿瘤免疫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原四川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魏于全于1978年入华西医科大学,先后获学士和硕士学位。1986年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1996获得日本京都大学博士学位后回国;1997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支持;2001年担任人类疾病生物治疗教育部实验室主任;2003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5年担任生物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四川大学)主任。主要从事肿瘤的生物治疗的基础研究,关键技术开发,产品开发及临床治疗等,有关肿瘤微环境,免疫治疗,基因治疗与靶向药物等,发现了HSP70表达,可诱导癌细胞凋亡。2020年9月8日,魏于全荣获‘全国抗击新冠肺炎先进个人’称号。

现今的中国有中国科学院,还有中国工程院,进了这两个院的人就叫做院士。人们一提起院士,不由得,就有一种肃然起敬,高山仰止的感觉。然而,时过境迁。今天的知识界,稍微有一点骨气的知识分子,听见院士的大名以后,多半表现出一种不屑一顾,甚至恶心,想吐。这怪不得老百姓。这是因为在两院的院士中,像魏于全这样坏了规矩的院士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大有人在。

我封给魏于全这样一个最无耻的头衔,是想了很久的。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这个形容词对他最为合适,恰如其分,实在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一是他搞学术腐败没有底线,是可以睁着眼睛胡说八道,背着牛头不认赃,吹牛脸不红心不跳的学术骗子,而且屡教不改;二是他以权谋私无道德底线,能干出来别人不干和无人敢干的不知羞耻的伤天害理的丑事。

魏于全封妻荫女

我们先说魏于全以权谋私的无道德底线的丑事。长期以来,魏于全发表论文时,必然要署上其妻赵霞的大名。然而其妻只是个妇科医生。按我的了解,一个妇科的全职医师,临床工作是十分繁重的,不大可能会抽出很多时间进行与妇科无关的实验室研究。魏于全的每一篇文章,不管是否与妇科有关,都要挂上老婆的名字,这就有些难免有吃空饷之嫌。比这个更荒唐的事,魏于全也做得出来。2019年,魏于全为其女儿魏霞蔚申请四川省科技奖,竟然能要他的几个研究生把自己为第一作者的几篇论文,让给其女,使其女成为第一作者申请报奖。最滑稽的是其中有一篇论文是2003年发表的,那时他的女儿魏霞蔚还在上初中三年级,另一篇2006年的论文,他女儿充其量是个高中生,也敢写在他女儿的名下。 能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要研究生写出转让第一作者的同意书的人得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一个道德原则,要做事,先做人。就是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是第一位的,只有具有诚信的人格的人,才配得上做事,他/她所做的事才具有公信力。像魏于全这种寡廉鲜耻,没有一点点道德底线的人能做出什么可让人信得过的事情,那才真是天方夜谭

!中国人还有一句非常流行的家喻户晓的名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魏于全一家子还真是应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俗话。这魏于全能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也就罢了,怎么赵霞和女儿魏霞蔚也能跟的那么紧,能明目张胆的,心安理得的,没有一点点愧疚的,自愿接受魏于全的安排,申请报奖和领奖。

赵霞这个泼妇一样的女人我是领教过的。那是10多年前的事了。我给Nature Medicine写那个评论后,魏恳求我撤稿,无果。于是赵霞接连给我打骚扰电话,不分白天,黑夜。先是恳求,说魏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天一天消瘦,看得她担心,······要我不要发表。当恳求无效,她就换了另一幅面孔,说,那么多人的论文有问题,你为什么偏偏揪住魏于全不放。并威胁我说,魏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和我就没个完······。最后,不知道她从哪儿得到消息,知道我的孩子在香港大学读博士生,于是在电话中说,如果我要投稿,她就要让我的孩子毕业不了。

我也深感奇怪的是,魏霞蔚和赵霞这样报奖,怎么四川大学和四川省政府竟然也能通过,这到底原因何在?难道这个奖就这么重要?

学术混混成院士

魏于全靠什么业绩评上院士,我不知道。但是我对他的申报院士的关键论文做过认真仔细的研究。从这两篇白纸黑字的论文,完全可以看出,魏真真正正是一个学术混混,连最起码的医学生的知识都没有,更没有做实验肿瘤学实验的基本常识。

2001年,魏于全以通讯作者在中华肿瘤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异种黑色素细胞疫苗诱导小鼠抗恶性黑色素瘤免疫反应”的论文。杂志社寄了一本杂志给我。下午我一上班,有人把杂志放在我桌子上。我随便看了一下目录,因为编者说,这篇文章开辟了预防和治疗肿瘤的新思路, 我就仔细读了一下。

我只翻着看了几张图。马上给了我第一个印象,就是这种文章怎么能登出来。小鼠接种黑色素瘤以后20天,长得绿豆大小。我自己是做过这种实验的,肿瘤的生长速度我十分清楚。再一看,实验中,没有空白对照组。我想,怎么魏于全号称是留日回国的博士,怎么能不知道做肿瘤动物实验一定要设计一个空白对照组,没有这样的空白对照,就不知道所用的肿瘤细胞株和纯种小鼠是否合格。魏怎么能连这个规矩都不知道。果不其然,他的小鼠在接种B16 黑色素瘤以后20天只长得豌豆大小,说明他用的小鼠,或者瘤株有一个是不合格的。魏在日本做博士生5年,拿了博士学位,怎么不知道B16黑色素瘤,这个实验肿瘤学研究中最常用的瘤株的生长速度。这个博士学位是怎么得到的(事实是有人查了,在京都大学没有找见魏于全的博士论文)。于是我把论文认真读了一遍。发现从方法到观察结果,统计处理到讨论都是错误的,胡说的。比如,用猪的视网膜黑色素细胞做瘤苗,免疫小鼠。这就是胡说嘛。猪的视网膜根本就没有黑色素细胞,魏于全怎么连这个组织学的常识都不知道,他出国前,已经上过好几年临床病理,已经晋升为病理解剖学讲师。对黑色素瘤的组织发生总该知道吧,应当知道眼球黑色素瘤起源于脉络膜和虹膜吧,怎么会用猪视网膜去分离黑色素细胞。又一看,他计算肿瘤体积的公式也是错的,他实验对照组和实验组的肿瘤没有标准差和标准误,可他得出了P值,说有明显差异。········还有许多,恕我不一一列举。做研究的人都知道,研究开始前,总要先做文献准备,实验设计,怎么魏于全连这个都不知道。

就凭猪视网膜中没有黑色素细胞,和没有设计空白对照组这两条就可以毫不含糊的否定这个论文。还能谈到开辟了治疗肿瘤的新思路。

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个在华西医大读了3年的硕士生,后来又去日本读了5年的博士就是这个水平,做肿瘤实验连最基本的实验设计原则都不懂,连最基本的统计学知识都没有。而且奇怪的是魏出国前还在病理解剖学教研室做过助教、讲师,做过病理医生,整天诊断黑色素瘤,包括眼球黑色素瘤,竟然连黑色素瘤的发生都不知道。这还不是一个学术混混是什么?

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是罗锋,是魏于全的博士生。文章署名作者一共13人,赵霞当然也名列其中。

第二篇论文是2000年11月发表在《NATURE MEDICINE》 “Immunotherapy of tumors with xenogeneic endothelial cells as a vaccine”的论文。这篇论文当时被评为中国卫生界2000年的十大成就之一,足见其影响之大。不过,因为凭我的肿瘤学常识,我对中国的这种自己评自己的伟大成就从来,也根本不大相信,加上图书馆没有这一份杂志,所以未予理睬。直到2002年才看到魏的这个大作。这一年,我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聘请为二审专家去北京开会。在会上,我看到魏申请的一个重点项目,资助强度100万元。他附了他的这一篇文章,作为申请的工作基础。我仔细的阅读了这篇文章。我的第一印象是这篇文章好的很,好到让人无法相信的程度。英语水平也很好,好到让我无法相信魏有这么好的英语水平的程度。再一看,材料与方法一节,让我感到文章不像是一个做过医学生物学实验的人写的。

第一段写的是他用了三种纯种小鼠和5种肿瘤细胞株,用了不同的作为瘤苗的血管内皮细胞和作为瘤苗对照的不同细胞一共6种以及PBS, 还有用不同的自(1 × 102 –1 × 107 cells/mouse) 的瘤苗对小鼠进行免疫,然后给小鼠接种1 × 105 –1 × 107 肿瘤细胞,检视预防效果。如果排列组合一下,他得有多少组动物。按他说的每组10只动物,得用多少动物。这么宏大的实验,得用多少人去完成,少说不要一个团,也得一个营的人,我不相信,他有这样大的研究队伍。尤其是免疫小鼠用的瘤苗剂量,即细胞数,从每只小鼠1x100做起,按10的指数一步一步向上爬坡,到1x1000000,1x10000000,这种做法不符合我们一般实验室的规矩。不符合高效省力和节约的原则。尤其是在现在文献中已经有很多类似的实验可供参考。特别是,作者也没有交代是怎么做的,是同时做了这么多组,还是做完一组再做一组。如果是同时进行这么多组的实验,那就需要一个批量的成千上万只纯种小鼠,中国当时哪里有这样的实验动物中心会一次提供这么多动物。同样的,作者的实验中,没有设计一个什么都不用的空白对照组。我又看了一下他的治疗组动物肿瘤的生长曲线。他展示了3种不同肿瘤细胞株在不同小鼠的生长曲线。按理说,不同肿瘤细胞株在不同种属小鼠的生长速度是不同的,怎么他给的生长曲线几乎完全一样,这怎么可能?

更让我吃惊的是魏于全所提供的免疫印迹图,用免疫小鼠的血清和人内皮细胞匀浆做的免疫印迹图怎么那么干净,只显示了那么少的条带。而且这几个条带就是他臆想的起作用的抗原,小鼠怎么那么听话,对异种内皮细胞的其它抗原就都不起免疫反应。特别奇怪的是,连人的HLA抗原,最强的排斥抗原,小鼠也不能识别,不引起免疫反应。这不是要改写移植免疫的规律吗?不同种属的非免疫缺陷动物相互间可以进行器官和组织移植了吗?

我越看问题越多。恕我不能一一列举。我当即否定了这篇论文的真实性。我认为这是一篇绝对的造假的论文。

综上所述,魏于全自称是具有博士学位的肿瘤免疫学专家,竟然不知道移植免疫的最基本的原理,胡吹冒料,用自己的臆想代替实验,瞎编论文。加上上一篇论文中的错误,他不是一个学术混混又是什么?

为了说明魏于全是一个学术混混,我可以再举一个例子。就在二审期间,我给基金委的一位小头头,冯雪莲谈了我对魏的申请标书和这篇论文的意见,她让我打电话给魏,直接谈谈。

我们谈了半个多小时。我提到了用异种血管内皮细胞免疫小鼠的不良反应,尤其是他用牛丝球体内皮细胞免疫小鼠后又做过继治疗,这就有一点像马杉肾炎模型的实验一样。他一口咬定,他的动物没有任何不良反应。我就告诉他马杉肾炎的例子,他竟然问我什么是马杉肾炎?

一个病理解剖学教研室的讲师,居然不知道马杉肾炎,那上课怎么给学生讲肾小球肾炎的发病机制?

我把我的意见告诉了二审专家组,大家都支持我,但基金委不顾二审专家组的否定意见,还是给了魏100万元的经费。

后来,我粗略的计算了他的实验分组所需的动物数量,他的一系列的实验和每个实验的实验周期,和回国后到论文发表的时间,进行实验所需要的人力。魏于全是1996.3.回国,Nature Medicine 收到投稿日期是1999.12.28.文章是2000.8.发表。这就是说。从魏回国到论文完成只有不到3年时间(其中还有两个月,1997年4月至6月,在四川省党校优秀知识分子学习班学习,另外魏还担任华西医大科研处副处长,有繁重的行政工作)。如果除去魏建立实验室,组织研究梯队,和组织撰写文章,魏真正进行实验的时间,最多超不过两年半。魏进行实验需要多长的准备时间不好乱说。但是只说他免疫动物要用的原代新生儿脐静脉内皮细胞和人真皮内微血管内皮细胞就是一个天文数字。要提供免疫成千上万只小鼠的原代脐静脉内皮细胞,得收集最少上万个新生儿脐带,这可不是几个月能办到的,尤其是当时正是中国执行一胎化政策的时候,哪里会有那么多新生儿?也许有人会说,我收集几个新生儿脐带,就可以开始实验了。或者抗原边收集,边实验。这是不太了解做这种实验的规律。因为为了避免实验中可能出现的偏差,用作抗原的内皮细胞的个体差异,只能把收集到的不同个体的脐静脉内皮细胞混在一起。否则会造成最后总结时遇到的无法分析的困难。

魏的论文包括了一系列的实验。简单的说,有瘤苗制备,瘤苗的预防效果,瘤苗的治疗效果,

用免疫小鼠产生的免疫球蛋白进行体外和过继性转输实验,删除免疫小鼠淋巴细胞亚群观察效应细胞的在体实验,微囊试验,和合成肽及用合成肽段进行肿瘤预防和治疗的试验。

除瘤苗的预防和治疗效果实验可同时平行进行以外,其余的实验都是一个接一个的序贯性实验。而且每一个实验都离不开对动物接种肿瘤建模,都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观察。尤其是那个过继性转输免疫球蛋白的实验,因为小鼠的血清量很少,每个小鼠平均采出1毫升的全血已绝非易事,1毫升全血只有5-10毫克免疫球蛋白,用到魏于全的三种小鼠,5种肿瘤和一大批不同组动物身上,每个小鼠给 免疫球蛋白(10–300 mg/kg),和接种1 × 105 –1 × 107 肿瘤细胞,然后治疗3周共转输6次。 这就需要制备相当大量的免疫血清,也就是说必须免疫相当多的小鼠,仅这一项实验就得免疫上万只小鼠,制备过继治疗的免疫球蛋白。这几组实验,从着手收集第一例脐静脉和引进细胞株,引进和购买小鼠开始到最后用合成肽段完成实验,就是十分精准,效率极高,一天都不耽误,2年半时间里也完成不了。更何况中国当时的条件并不那么得心应手。

事实是最好的证明。魏于全的免疫印迹电泳结果,已经彻底的暴露了他根本就没有进行相应的实验。时间是最好的考验。魏的异种血管内皮细胞治疗恶性肿瘤项目已经20年了,国家也花了多少亿元支持,为什么至今拿不出任何成果,连他自己也放弃了这个研究项目,甚至在他个人的简历中,连曾经从事过这一项辉煌的研究也不再提及。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现在是不是到了纳税人应当追责的时候了。

吹牛大王魏院士

魏于全不愧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虽然是学术混混,但是经过特殊组织的悉心栽培,练就了一身绝顶的吹牛功夫。根据《神州学人》,《香港文汇报》,《中国医学论坛报》,日本《医学论坛报》,《经济新闻报》,《人民日报》,《四川日报》等多家地方报纸对他的采访报道:“魏于全教授从事肿瘤免疫治疗及基因治疗研究17年,科研成果硕果累累。······”。“1983至1991年他在肿瘤的病理学和免疫学研究方面共完成科研论文27篇,先后在美国的《人体病理学》、《免疫学》,《中华病理学》、《中华肿瘤学》等杂志发表;其中,《人体肺癌中的淋巴细胞与癌细胞原位观察》、《中国人鼻咽癌中淋巴细胞杀伤癌细胞的直接超微结构》、《人体生殖细胞癌中炎性细胞与癌细胞原位观察》在美国的杂志发表后,先后有20多个国家的200多位学者来函向他索要论文。他的这些研究成果还多次被引用及证实,并逐步得到国际医学界的公认。”根据这一段介绍,魏简直就是一个天才,而且是四川省土生土长的华西医大自己培养的天才。魏1983-86年还是个硕士生。86年才拿到硕士学位。一个刚刚经过初步病理学训练的硕士到底有多强的研究能力,能在4年中发表27篇科研论文,平均每年6篇以上,即平均不到两个月就会完成一篇科研论文。而且论文的质量还很不一般,能在美国的顶尖杂志上发表,还得到20多个国家的200多位学者的仰慕,这的确是不寻常的,不是天才的超人绝对不会有这个水平。既然如此天才,不用说,他的免疫学和病理学知识和基本功自然是很扎实的。然而,魏于全就是忘了中国民间自古以来的古训,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牛皮总有吹破的时候。魏的两篇白纸黑字的论文彻底暴露出他的马脚? 我真想象不出来,华西医大怎么能培养出来这个连最基本的免疫学原理和最基本的病理学常识都不具备的学术混混,华西医大的党委还组织宣传部的专职干部写这种发表在《神州学人》等纸质媒体上发表为魏于全涂脂抹粉,抬轿子的文章。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利令智昏吧。

魏于全的吹牛本领的确是盖了帽的,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不但在中国吹,也能在日本吹,而且在日本,牛皮吹的更大。“《中国医学论坛报》对魏做了报道,日本报刊也对其在日期间科研成果做了报道。NHK(日本广播公司)跟随魏于全拍摄5个月制成1小时<向癌症挑战>的专题片”,“魏于全在日本留学的5年间,他共在美、英、日等国杂志上发表论文42篇。他的名字频繁出现,使国际医学界特别是癌症领域的研究者睁大眼睛关注这个 ‘中国魏’ 的研究进展”。“在日本, 他帮助这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培养了16名副教授和博士毕业生等高级人才。他的肿瘤免疫治疗方法已在日本的大学医院应用于临床癌治疗,经他治疗的就有300多病人,排队登记求诊的患者达万人。日本吉田公司深知肿瘤免疫治疗的价值欲买下一千万日元的设备,以拥有‘肿瘤免疫治疗’的一些股份挽留他,但被魏于全婉言谢绝,······” 上面的这一段是魏于全回国前在日本吹的牛。当然在日本不会有什么效应,他主要是面向国内说的,为的是提高身价,能谋一个好职位。因为他知道,中国的官员好糊弄。而中国是一个封闭的社会环境,很多人对日本社会不大了解。中国的高官经过多年来的洗脑教育和劣胜优汰已经很少有人能辨别真伪,能识别是真金白银,还是废铜烂铁。而且吹的越大,越容易被糊弄过去。就像1958年的大跃进一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说一亩地能产十几万斤稻米,也有人相信。这不,国家基金委,教育部,科技部,卫生部,一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石应康都被魏于全给镇了,都以为魏是一个天才的金娃娃,得到了魏,就等于得到了一个无价之宝。至今,被魏骗了又骗,还仍然爱不释手。其实,头脑稍微冷静一下,细细一想,魏的牛皮就不难识破。日本是一个什么国家,它的科技水平那么低,要中国一个拥有硕士学位的讲师为他们的重点实验室培养博士和副教授高级研究人才?再说,日本的医疗制度,和中国一样?没有医师资格认证制度,遍地都是赤脚医生(注,现在中国也有医师资格认证制度)和江湖骗子,谁想给病人看病,谁就能看。魏于全仅仅是一个实验室的实验员,哪里有资格上临床,看病?更不用说,有上万癌症病人排队等候魏于全治疗?这还不得把病人等死?还有NHK公司能花5个月跟踪魏为魏录制纪录片?似乎魏真是取得了人类历史上彻底征服癌症的伟大成就,要在联合国门前塑造金像似的。

这魏于全的吹牛真是达到了信口胡说,可以把毫无根据的子乌虚有吹成真的,没边没沿的地步。就在那个二审期间,冯雪莲让我给魏打电话,我劝他说,癌症治疗受到世界上很多人的关注,做研究一定得认真,······ 魏却信誓旦旦的给我说,他的研究绝对是真的,就是那么好。说他最近用牛的肺治疗小鼠的肺癌,用牛的肝治疗小鼠的肝癌都取得了成功,······。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觉得,两个人之间差距太大,只好挂断了电话。

至于其它的,如,魏发表了42篇科研论文,平均每年8篇,我真懒得再说,大家一看,自会明白。

魏于全吹牛在中国的确很有市场,尤其是在中国的官场上,每每能够得手,这还真是一个需要认真研究的重大问题。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包庇魏于全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包庇魏于全,是魏于全发迹的重要的一步。就在那个二审期间,我读了魏于全的那篇文章。当时我们组的二审专家也就几个人,组长是北大生化教授周XX,副组长是四军大黄教授,我,还有两个很年轻的中国医大和广州医学院的教授。我把我的意见说了,他们都觉得魏的论文无法相信,有作假之嫌。我们一起给基金委的联系人冯雪莲做了汇报。冯要我打电话给魏询问,核实。我打了电话,魏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弄虚作假,发誓说他的实验是绝对真实的,并说,他的实验有更好的结果,就是用牛的肺脏治疗小鼠肺癌,用牛的肝治疗小鼠肝癌也取得了成功。因为实在谈不拢,中国当时长途电话很贵,我只好挂断。我把同魏的电话向冯和我们组做了汇报。以后,我们一致的意见是魏于全的论文有假,魏的申请项目根据不足,不能给与资助。应成立专家组对魏的实验进行调查后,再决定是否给与资助。但是冯把我们的意见汇报给生命科学部负责人后,决定,召开生命科学的所有二审专家开会讨论。开会以后,所有专家毫无异议,一致同意,由基金委首先组织专家组对魏的实验室检查后,再行决定,是否给与资助。

然而,基金委悍然不顾所有二审的生命科学组的意见,还是给了魏于全用异种瘤苗治疗肿瘤的课题的资助。

魏于全是200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这次二审发生在2002年6月。如果当时基金委组织了专家组对魏的实验室进行了客观公正的调查,我相信,魏的真实面目一定会暴露无遗,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情。所以,自然基金委这次对魏的包庇是魏取得院士头衔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2006年,那个公开信之后,人民日报记者就那次二审采访冯雪莲,冯的回答竟是“无可奉告”。要知道,冯雪莲也是一个“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基金委为什么要包庇魏于全,我无法知道。

不过,我愿意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说明,国家基金委是一个十分腐败的单位。

我一共做过四次二审专家,有一次,我还是生理病理组的二审专家组副组长。在聘书中,每次都写着聘请我的任期是两年,但是,事实上,我每次都只干了一届,就没有第二年了。原因就是我太不合作了。不能贯彻基金委的意图。2002年这一次弄得太大,所以以后,就再也没有做过二审专家。

第一次做二审专家,二审的地址是四军大,那是在90年代,当时还没有那么腐败,也就是四军大请大家看了几场电影。这一次,我知道了一个内幕,那就是自然基金委给四军大留了

两个课题,就是不通过大家评审就可以获得资助的项目,或者说白白送给四军大两个项目。

第二次做二审专家,地点是在三军大。这一次,三军大搞得太疯。一是每天晚上都有宴请,在市里或三军大几个附属医院宴请,规格都很高,有一次宴请的一道菜是烤乳猪。二是每晚组织舞会,由年轻貌美的护士做舞伴。因为二审专家实在太忙,不堪重负,我们曾要求取消舞会。三是每天都有特殊礼物赠送,每天中午以回到宿舍,就能看见一个特殊的精心安排的礼物,有一天赠送的是当时刚刚上市的麻将凉席,一个价值是150多元。四是组织二审专家去大足县旅游观赏大足石窟,那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旅游,除宴请外,竟然动用了大足县的警车开道,尽显威风。三军大舍得如此掏钱,张罗,没有相应的回报是不可能的。

第三次,是在武汉医学院。这一次住的是五星级酒店“hollyday”。给二审专家包了一场刚刚上映的坦坦尼克号宽银幕英语电影。最有意思的是,武汉医学院为二审专家报销了来回路费。过去,都是回程时由基金委的人发给回程的机票或车票,我自然不知道是谁出的钱了。这一次,我去了三峡,是我买的票。从重庆回了西安。我找基金委报销机票,得到的通知是,我从重庆到西安的机票在武汉医学院报销。我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按理说,二审是自然基金委组织的,应当基金委出钱。武汉医学院出了钱,我想这笔钱绝对不是白出的。这给基金委省下的一笔钱又到哪里去了?

第四次,就是2002年的这一次。我每次去,学校的科研处都会叮嘱我,和基金委的人搞好关系。他们也想把基金委的二审拉到我们学校。但是我们学校怎么都竞争不过四军大,原因就是我们学校财力不够,地方审计比军队严格的多。不过,这一次,我还是想给学校拉个关系,因为这一次西安医科大学和西安交大合并了,西安交大的钱多的是。于是我邀请冯雪莲到西安来参加我的一个博士生的答辩,任答辩委员会主任委员,这当然是给冯的一个很大的面子和很高的荣誉。冯愉快的接受了。冯到西安来,学校高规格的接待了,在西安旅游观光,住五星级酒店,我只参加了第一天晚上的宴请,后面都是学校科研处的事情。后来别人告诉我,送给冯一个刚刚上市的日本的10000多人民币的数码相机。

还有一次,我做了一次自然基金委一项重大课题验收委员会的成员,验收四军大唐都医院骨科的一个重大课题。题目是分离成骨肉瘤的抗原制备单克隆抗体,找诊断成骨肉瘤的标志物。基金委的组织者是叶鑫生。验收组一共5个人,组长沈XX。一到会场,先每个人收到一个信封,回家一看,我的信封里装着1000人民币,在上世纪末,1000元可是差不多我半个多月的工资。课题的负责人向我们介绍了课题的完成情况,实际上根本还没有制备出来像样的单克隆抗体,更别说找出标志物了。我们觉得课题距离原来的设计差的太远。但是叶却千方百计的诱导我们,一定要在结论中写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内容。不让我们写上课题没有完成的内容。组长坚决不让步,僵持了很长时间,结果是写了一些含含糊糊模棱两可的内容,把问题给搪塞过去。会后,照例免不了一次盛宴。

因为基金委掌握着,也就是垄断着大量的科研基金。而且各个学校得到基金项目的多少又被看作是学校的政绩,各个高校都想巴结基金委的头头和联系人。基金委那些人,像叶鑫生,冯雪莲,顾锦坤等这些人一到西安,四军大和我们学校就像接待国家贵宾一样,请吃请喝请旅游,临别时一定要送上土特产。因为四军大财大气粗,我们学校总是竞争不过,一直处于下风。

中国科学院包庇魏于全

按照中国科学院网页的介绍,“中国科学院是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 中国科学院成立以后,“迅速凝聚了一批海内外优秀科学家”。 这当然是说,中科院的院士都是学术水平最高,而且道德方面也都是最优秀的。但是,根据所揭发的大量事实来看,魏于全不仅是个学术混混,死不悔改的在简历和科研中一贯弄虚作假的牛皮大王,而且个人道德品质极其恶劣。魏于全申报院士时,怎么那么多优秀的生命科学部的院士,连魏的论文中那么明显的违背免疫学基本原理和实践的破绽以及魏实验中所犯的低级错误都看不出来。是看不出来,还是不负责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不能不让人怀疑,中科院院士学术水平是不是“优秀”?

问题还不是到此为止。更令人怀疑的是中科院院士,包括它的院长以及道德建设委员会的道德水平是不是优秀?

2003年,我给《nature medicine》写了对魏那一篇文章的评论。魏一连五周利用周末到西安,死缠硬磨要我撤稿。同时,动用一切关系求我撤稿,其中,就有樊代明。樊打电话给我,说

大家都是朋友,应当互相帮衬,······,那个文章就不要发了,······。这就是院士的道德水平。

2006年,我给中科院写了公开信,揭发魏于全论文中存在的明显的弄虚作假。那可是白纸黑字,赃证俱在,铁证如山。在全国学术界引起了一场争论。中科院院士中,只有邹承鲁院士站出来表态。生命科学部那么多院士,有的就是免疫学家,或肿瘤学家没有一个表态说话。难道没有一个人看不出来魏论文中的问题。我想,他们的学术水平绝对比我高得多,我能知道异种组织移植到另一个不同种属的动物,一定会引起免疫排斥,他们能不知道?这只能用“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来解释。这就是院士们的“优秀”道德水平!

几个月后,我接到了中科院的道德建设委员会给我的回信,说,他们把信转给了四川大学党委,要他们对魏的实验进行审查,未发现有学术不端行为。此后,我给中科院院长多次写信,

指出,魏的问题根本就用不着调查研究,论文是白纸黑字,明摆着的。但是中科院院长就是

装成缩头乌龟,硬是不理。即使我用质问的口气,挖苦问他,你和魏于全坐在一起,面对面的开会,你怎么会心安理得,你难道脸不红,心不跳,难道不感到羞耻。他也不予回信。这就是中科院院长的“优秀”的道德水平。

四川大学 华西医大 卫生部 科技部 教育部 基金委 包庇魏于全

2003年,我给《Nature Medicine》写评论以后,四川大学领导给西安交大领导打招呼要我不要发表那个评论。校领导大概觉得为难,不便直接找我,就拐弯抹角通过一位同事约我吃饭。一天下午,学校的一位教授约我到南洋大酒店吃饭,我颇感惊讶,问他,怎么平白无故的请我吃饭,最后,他才说是交大主管科研的副校长要他约我吃饭。据他说,副校长是他的亲戚。我觉得奇怪,副校长为什么要请我吃饭,我又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值得副校长请我吃饭。我婉言谢绝,但推脱不过。只好答应了。当天5点多,接我们的是教授的外甥。一到餐厅,才发现就是那个副校长,那个教授,司机和我4个人。这副校长倒也十分诚恳,直奔主题,说,四川大学给交大领导打了招呼,要我不要发表那篇文章。但是他又加了一句,请我吃饭,并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这明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因为他是工学出身,我只简单的回了几句。说魏造假也太严重了。并未进一步讨论下去,然后就是胡扯了一些事情,我说我们实验室需要学校支持等。他也只是当耳边风听了。2006年,那个公开信发表以后,我的一位朋友,四川大学的病理教研室的教授给我说过,学校领导做过布置,要求全校师生不许议论。网上也有川大教师揭发,川大各学院召开研究生大会,布置“号召大家挺魏于全”。党委书记更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表示,对魏于全的揭发只是一场普通的学术争论。总之,如果四川大学的领导真的认为这仅仅是一般学术争论。又何须那么紧张,在校内布置研究生挺魏,不许师生议论,又何必惊动交大的领导,给我打招呼呢。这不是在明显的包庇魏于全嘛。

事情也奇怪的没法再奇怪了。2006年的那封公开信发表以后,连《人民日报》都发表了一篇“七问魏于全‘论文迷局’”的文章。我想,中国的那些高官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不会不动脑子想想,网上给魏于全抬轿子,吹牛的那些文章到底是真是假。要是思维还稍稍正常,不是无脑儿的话,要是真正像中国传媒界宣传的那样,高官都是把中华民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话,谁会相信魏于全是一个真真正正,做实事,做学问,有真才实学的学者,而不是一个学术混混 ,学术骗子。偏偏就在2006年以后,网上一再揭露魏于全在科研中弄虚造假,魏却一再飞黄腾达,步步高升,头上的光环一个接一个越套越多。卫生部给他封了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国家新药评审委员会评审专家,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理事长,国家生物治疗协同创新中心负责人等:教育部封了魏于全四川大学副校长,第五届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生物学二部常务副主任;科技部封了魏于全一个国家科技部重点基础研究973首席科学家,十五‘863’生物与农业技术领域生物工程技术主题专家组组长等桂冠。

直到最近,魏于全被揭露要学生把论文第一作者转让给他的女儿,由他女儿成功申报四川省科技进步奖的丑闻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成为全国学术界所不齿的绝无仅有的奇葩事件,然而魏于全照样堂而皇之获得了‘全国抗击新冠肺炎先进个人’称号。谁能否认,这不是人类科技史上的咄咄怪事!

难怪前几日新华社“新华视点”专栏连续怒发十问,其中一问,追问六,科研经费,我们的钱都去哪了,敢不敢给个交代?其中提到,仅2013年,全国财政科技支出超过5000亿元,但学术成果和技术创新并不尽人意。这里,新华社非常含蓄的为科技界留了足够的面子,只轻描淡写的说是“不尽人意”,其实,用“令人远为失望”一点也不为过。

新华社这个提问是在问谁?要谁回答?我想,问题是明摆着?只能由那些决策者,最大的头头,和那些管事的,中科院,科技部,基金委,教育部,······回答。他们把纳税人的钱拿去给了谁,他们都干了什么?

说实话,如果他们有一点点责任心,有一点点良心,稍微能倾听一点点普通群众的呼声和意见,他们也不会供养一群魏于全和魏于全之流的学术骗子,光拿钱,不干实事,只会弄虚作假,头上顶着院士、专家的光环,在全国到处兼职,做报告,捞钱、捞名,然后在他们的主持下瓜分科研经费。 他们少数不多的一伙人每年都是几千万、上亿的拿钱,留下的的一点点像撒胡椒面似的发给其他科研人员,······。如此腐败的学术界,还想做出什么像样的成果和创新,岂不是痴人说梦。

就拿魏于全的抗肿瘤血管生成的课题来说,做了10多年,拿了国家多少亿,交了一个白卷,

却捞了一个院士的头衔,还能封妻荫女。与魏于全进行同样研究的同时,国外抗肿瘤血管生成的单抗药物不是一个一个的上市,进入临床实际应用了吗?为什么反差如此之大?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魏搞的是虚的,假的花架子,人家搞的是真个的。

还有一个国产的 碘[131]美妥昔单抗注射液,说是可以诊断和治疗原发性肝癌的单克隆试剂,到现在在中国所开发的高科技生物试剂中都赫然注目,专利发明人也获得了国家发明二等奖,获得了工程院院士的称号。也是中国转化医学与生物技术创新联盟理事长。但是这个试剂到底是否真的,像宣传的那么有用。只要看看现在中国几个知名医学院校关于肝癌的诊断和治疗的网页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在肝癌早期发现的筛查栏目中,还是写着用甲胎蛋白和核磁共振,没有一个提到美妥昔。在治疗中,也没有给美妥昔留下一席之地。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就是说,这是一个没有用的发明,没有用的专利。既然没用,那为什么还要列入那个国产的高科技生物试剂目录里呢?不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其实,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这个单克隆抗体的专利发明人在硕士学位答辩时,我当时作为答辩委员会的成员,好像还是主任委员,就曾经提出过一个问题,他是用福尔马林固定的肝癌组织做抗原免疫小鼠制备单抗的。我知道,抗体识别抗原的表位是构象依赖性的。而蛋白质在固定以后发生变性,其构象与未变性的有活性的蛋白是不同的。于是,我提了一个问题,这个单抗未必能与病人的肝癌细胞结合,即识别病人的肝癌。他的导师是一个资深的真正做学问的很严谨的病理学家。当时,就表态说,我提的意见很重要,应当认真考虑。可是,就我所知,专利申请者一直是用的这一株单抗,并未再重新做其它的单抗。所以,这就是问题的症结。

我再说一下樊代明的胃癌单克隆抗体,这也是花了国家不少的银子,并以此获得了工程院院士。樊代明以做胃癌单克隆抗体起家,长达30多年,获得陕西省,军队乃至国家科技进步奖无数,最高奖是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并以这种成就获得四军大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称号,荣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实为赚的钵满盆满,名利双收。但是要真正上网搜索一下国内的主要医学院校网页的胃癌诊断与预防的网页,却没有一个提及使用樊代明所研制的试剂盒进行胃癌的早期筛查诊断。中国消化杂志刊载了“中国胃黏膜癌前状态和癌前病变的处理策略专家共识(2020)”也未见提及樊代明的胃癌单克隆抗体,而参加制定这个共识的就有空军医大消化病院的吴开春教授。还有一个更打脸的事实是,在樊代明的得奖奖项中2008年有一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其介绍是“经过18年的艰辛探索,在胃癌研究及预防领域取得重大突破。首次提出胃癌序贯预防策略,有效降低了胃癌的发生率和死亡率,填补了国内外医学界研究的空白。这标志着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已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然而2019年年底,即樊代明得奖的11年之后,看看我国的胃癌实际情况,和国际的差距就知道这个奖项到底有多么虚假!“我国目前的胃癌现状是发病率高,早诊断率低,死亡率高,······相反,韩国、日本虽然都是胃癌的高发国,但死亡率却较低。”“中国的胃癌生存率只有20%,日本高达80% ”, “韩国2015年的胃癌的5年生存率也高达71.5%”。既然樊代明已经提出了‘胃癌序贯预防策略,有效降低了胃癌的发生率和死亡率’而且 ‘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怎么实践了10多年,连一点点效果都没有呢?我真不知道中国的科技部怎么评的这个大奖? 其实,只要看看樊代明的个人品质,就知道他科研上和魏于全是一路货色。不要指望他会做出货真价实的像样的的东西。樊代明十分爱钱,爱到不要面皮的程度。我的博士生请他做博士论文评阅人,评阅一篇论文的报酬200人民币(10多年前的标准)。他竟然能在接到论文之后,连论文的题目都不看上一眼,给评阅意见书上把大名一签,把钱一收,告诉研究生说,你们回去自己写吧。研究生当然高兴!还有就是魏于全的那桩事情,我就魏于全的论文给《nature medicine》编辑部写信以后,第一个给我打电话劝我撤稿的就是樊代明。再有我曾经报过卫生部的一个奖项,报奖时我也不认识樊,后来认识了,他对我说,

评奖时他也给我投了一票。他说,他一看见是西安的,他就投了赞成票。说话的意思明显是要我买他的好。更不用说他最近的那个胆大不知羞的整合医学的报告和讲演了。这种人品,要是能做出认真的正儿八经的科研,鬼才相信呢?

我们的主流媒体及党国领导总是说,历来都说,我们的XX整体上是好的,腐败只是个别的谁要是不同意他们的意见,揭露腐败揭露多了就被说成是别有用心,甚至有更大更可怕的帽子。这完全是一种是自欺欺人,自娱自乐,掩耳盗铃的辩解。上面列举的新华社的十问就是明证。事实上,绝不是个别的。大家都知道,有个网站,《新语丝》,过去国内能看到,现在看不到了,在学术打假中曾经起过很好作用的,就曝光过相当多的院士的学术不端行为。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譬如说,中国科技界的领导引以自豪的是中国每年在国际期刊发表的论文数量已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但是,中国却是世界上论文撤稿的最大国家。截至2020年6月22日世界范围内共有23425篇SCI撤稿,其中中国有19303篇,占所有撤稿的44%。而且按逐年统计,撤稿的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在《知识分子》登载的另一个文章中统计了撤稿最多的单位竟是中国科学院,继而是全国最著名的211大学,包括清华大学。最近最引入注目的事件是曹雪涛的64篇论文的图像存在造假,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等机构共同完成的新冠病毒研究论文,被指图片造假。SCI文章,撤稿19303篇,每篇文章的发表费最少按10000人民币计算,就是差不多两亿人民币,如果算上课题的研究费用,应该更多更多。上面说的是国外发表的文章,那在国内的不入流的垃圾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就更多。这样一算,做题目,跑项目,办刊物,都要用钱养活。尤其是,像清华,中科院这样的单位,像曹雪涛这样的个人,那科研经费可不是几万、几十万能打发得了的。

如果把全国范围内的医院评级、创三甲活动,大学的评211、985活动一类的操作稍微认真检查一下,就会知道,造假绝对是普遍的。如果把教育部、科技部、其它部委搞的那些重点实验室的评比验收深究一下,就会发现学术腐败的程度真是触目惊心。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国家机构的负责人为什么要对魏于全和魏于全的同伙情有独钟,为什么包庇和支持魏于全和魏于全之流的一批学术骗子,与他们坑瀣一起,把持中国科技界,使中国的科技界的学术腐败登上世界之最,登上近代中国科技史之顶峰。

凡是稍微有点中华民族的良心,而不带有偏见的人都知道,学术腐败是政治腐败在学术界的表现。政治腐败是社会腐败,学术腐败的根源。没有清明的政治环境,就不可能有良好的严谨的实事求是的学术风气。问题该如何解决已经是不言自明的了。

(XYS20210121)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董晨院士涉嫌20余篇论文学术造假

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董晨院士涉嫌20余篇论文学术造假 作者:未雨 近期著名学术质疑网站Pubpeer爆出了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中科院2019年新科院士董晨有21篇论文存在一图多用和重复使用等问题,被举报的论文档次很高,有多 …

校方“非主观造假”调查结论 韩春雨事件引发更多质疑

校方“非主观造假”调查结论 韩春雨事件引发更多质疑 《财经》记者 贺涛 /文 王小/编辑 持续两年多的韩春雨论文事件有了最新结果。 8月31日晚,河北科技大学官网发布该校副教授韩春雨团队撤稿论文的调查和处理结果称,该校学术委员会成立调查组, …

我和吴咸中院士的一次近距离接触

我和吴咸中院士的一次近距离接触 作者:周光达 1998年在天津医大二院时,有同事告诉我,姜埃利有假论文在杂志上发表。正当我准备写揭露假论文的材料时被姜无理下岗。幸好血透的部分资料已收集,也有时间去图书馆看书和写材料了。阅览室静静的,墙上有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