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集 I 疯王川普脱轨记:川普盯上了彭斯 I 第七篇

by , at 13 February 2021, tags : 彭斯 川普 总统 选举 伊斯特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编辑:Schnappi

从2020年大选日开始, 在总统任期的最后日子里,川普溃不成军,也把美国拖入了泥潭,终致于任期还剩两周的时候,他的支持者们冲击了美国国会大厦。这个系列文章描述了川普是如何走上这条不归路的。

《疯王川普脱轨记》第5-6篇见今日推送第一、三条。

第 7 篇

川普盯上了彭斯

By | 子西

川普坚信副总统彭斯能解决他的问题,彭斯只要拒绝认证选举人的投票结果就可以。这是个简单的忠诚测试:是忠于川普还是美国宪法。

“要结束了,唐纳德。”

白宫的起居区,电视上“福克斯和朋友们”栏目中间的广告时段,一个低沉有力的男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要结束了,唐纳德……1月6日,麦克·彭斯就要埋葬你的政治生涯了”。

林肯计划,一个反川普的政治委员会,制作了病毒式的广告,一心一意要惹恼总统,他们巫术般的语言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暴跳如雷的川普总统,让副总统彭斯给林肯计划那帮家伙发禁止令。事实上,这样做只会让折磨川普的人更开心,也为新的广告提供了素材。马克·肖特(Marc Short),麦克·彭斯的总管,咨询了川普的竞选官员,他们的建议是:无视就好了。

这个广告的创意,是史提夫·施密特(Steve Schmidt)12月2日一早醒来的突发奇想。施密特是前共和党战略顾问,川普上台以后,他退出了共和党,并致力于搞垮共和党。

施密特也是林肯计划的联合创始人。这个组织里的活跃人士还包括乔治·康威(George Conway),前白宫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的丈夫,他在推特上发了无数的推文刺激挑衅川普。

那天上午11点,林肯计划的团队电话会议上,施密特跟前共和党战略顾问里克·威尔逊(Rick Wilson)和其他成员说:“川普绝不会想到1月6日会发生什么。”威尔逊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天哪,他怎么可能想到呢。”

依照法律,1月6日参众两院要召开联席会议,正式计算选举人团的投票,宣布乔·拜登获胜是作为参议院主席的副总统的职责。

那天下午,林肯计划最终敲定了一份70个字的文本,发给了他们的律师团。一段广告样片第二天一早就完成了,12月10日以前,这段38秒的广告就要播出了。他们选择了在DC运营的福克斯新闻的一个便宜时段。

他们的目标观众只有一个,那人住在宾夕法尼亚大街1600号。

选举人团12月14日开会确认了拜登胜选之后,一些白宫西翼的工作人员希望总统最终能够认清现实。肖特明白,如果川普不接受这个结果,那么他盯上彭斯只是时间早晚的事。

彭斯有权力改变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这样的虚假信息越来越多地灌输进川普的脑子里,生死关头,他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打算搏出一线生机。

在过去的四年里,在无数的丑闻中,彭斯尽职尽责地为川普辩护,他尽自己所能支持川普的大选舞弊抗争,远离那些荒诞不经的阴谋论,这些论调都是鲁迪·朱利安尼,悉尼·鲍威尔这类人,还有那些直达总统天听的狂人们宣扬的。

很显然,川普要在1月6日测试他的核心圈子里最忠实的贴身战士。这一天,根据宪法的要求,副总统要主持国会联席会议,确认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圣诞节前,川普明确地告诉彭斯,让他反对投票结果。彭斯提出了异议,解释说副总统在这个过程里的作用基本上是仪式性的,不过他会让他的总法律顾问格莱格·雅各布(Greg Jacob)查一下。

川普的外部律师团就副总统的宪法权限方面给他灌输了很多垃圾理论。其中有个叫马克·马丁(Mark Martin)的律师,他曾经是北卡罗莱纳州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后来成为位于弗吉尼亚海滩的瑞金大学(Regent University)法学院院长。在三人的电话会议上,川普要求彭斯听马丁的说法。

牵涉进来的还有白宫贸易顾问皮特·纳瓦罗(Pete Navarro),他当众宣布彭斯可以阻止拜登的白宫之路。这是川普爱听的话,也让他对副总统和执意按法律行事的工作人员更加强硬。

在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对纳瓦罗的说法肖特淡然回应道:“皮特·纳瓦罗有很多本领,不过他不是宪法学者。”

抢夺总统心智的控制权,对宪法解释权的争斗,引出了双方的斗士,在白宫内部展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大戏。

好的一面是,祈祷来自上天的启示,激发了信仰深厚的副总统和他的资深团队处理这个棘手烂摊子的智慧。他们中的一些人很快就会成为川普信徒的攻击目标。

纳瓦罗说服了川普,是肖特让彭斯反对他的,川普告诉助理们不再欢迎肖特来西翼。同时彭斯的团队对白宫总管马克·麦多斯很恼怒,他几乎不采取什么行动,任由那些虚假的消息流向总统。本该做个守门人的麦多斯,反而好像找来更多的狂人杵在总统面前。

到了12月28日,川普的支持者众议员路易·哥马尔特(Louie Gohmert),在联邦法院起诉彭斯,荒诞不经不知所云的诉求的一部分,就是要迫使彭斯废弃投票给拜登的选举人。

彭斯办公室怀疑是川普鼓动哥马尔特这么干的。几天以后,川普知道了自己的司法部介入为副总统辩护,他电话给彭斯表示很惊奇。

有几次肖特去向麦多斯寻求建议。川普的高压选情越发的迫切,已经进入了公众视野,副总统办公室需要麦多斯的协助,如何避免那可预见但是在不断逼近的不幸事件。麦多斯局促地回应,对彭斯抱有很大的期望,他说他们自己要想明白该怎么做。他似乎并不想控制住局面。

川普试图推翻11月3日大选结果的垂死斗争陷入了最执迷的地步。总统看待世界的方式就没有变:交易就是偷窃,偷窃就是交易;如果你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他作为一个好斗的恣意张扬的纽约房地产开放商的时候,这种看世界的方式不无益处。

任期的最后几周,总统越来越把他的核心支持者们看成弱者和逃兵。

态度温和的白宫律师帕特·希波隆尼,是椭圆办公室里一个克制的人,去年主理了川普弹劾案的辩护工作,他经常跟总统陷入激烈的辩论。

司法部长比尔·巴尔,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最忠诚的内阁成员,拒绝支持川普的大规模选举欺诈指控,辞职了。

1月4日晚间,离确认拜登的胜选只剩两天了,川普又使出了一招想让副总统转变心意,引进了另外一个外部专家。

“知道吗麦克,他真是个令人尊敬的宪法律师,”坐在决议桌后边的总统执意地说,“你真该听听他怎么说。”

川普指的是约翰·伊斯特曼(John Eastman),一位保守派律师,是那些声称副总统有权力阻扰选举人团认证程序的人中的一员。

白宫外南草坪上,海军陆战队一号(Marine One)直升机在轰鸣,等着总统登机前往安德鲁斯联合基地。空军一号会从那里出发,载他去佐治亚参加第二天为了参议院决胜选举而举办的集会。

之前肖特跟麦多斯说过,彭斯会同意在1月6日的联合会议前见伊斯特曼,但是他不希望有朱利安尼之类的角色在场。麦多斯同意了,朱利安尼不在与会之列,至少不会参与这个会议。

现在伊斯特曼坐在川普面前,在场的有彭斯和其他几位高级官员。彭斯耐心谨慎地仔细问询了伊斯特曼的法律依据,伊斯特曼其实就是认定副总统有单边的权力,可以把选举人驳回到州议会,如果他们坚信存在违反宪法的舞弊行为的话。

其中引用了一个例案,1801年,在提交的认证有缺陷的情况下,托马斯·杰弗逊把佐治亚州的选举人票算给了自己。

但是态度坚决的彭斯团队认为这个说法毫无意义。没有人质疑杰弗逊赢了佐治亚州,那件事的三年之后通过了第12修正案,使这个案例不再成立。更何况1887年通过的《选举团计票法案》进一步澄清了这一点。

外围的顾问们告诉总统,如果托马斯·杰弗逊能这么做,麦克·彭斯也能。但是彭斯自己的法律顾问团跟他说,这些说法都是垃圾,150年的法律先例可以证明这一点。

伊斯特曼引用了另外一个案例,1961年夏威夷州向国会提交了两份选举人名单,因为延迟的重新计票,得票差距非常接近,大选结果由红转蓝。这个案例跟2020年的还不同,那一次两套选举人名单都得到了确认,没有人反对尼克森大度地把民主党选举人票算给约翰·肯尼迪,因为肯尼迪是当之无愧的赢家。

彭斯的团队大体上认为伊斯特曼是在奉行一种极端主义的立场,不会有严格的保守派认同的,一个人能颠覆美国大选,这是君权主义思维。伊斯特曼不认可对他的这种界定,他告诉本社(Axios)他只是主张让彭斯推迟几天认证,好让州议会复审大选结果。

川普可不会放弃。佐治亚达尔顿集会那天的夜里,参议员决胜投票开始前,他对着一群闹哄哄的支持者们说:“我希望麦克·彭斯能够给力,我跟你们说,他可是个大好人。当然,如果他做不到,我不会再那么喜欢他了。”

在佐治亚州一叫米尔纳(Milner)的小镇,彭斯告诉聚集在教会的一群人:“我向你们保证,这个周三,会迎来我们的国会时刻,我们会听取异议,也会听取证词。”

1月6日上午晚些时候,川普打电话给彭斯,最后一次霸道地让副总统反对拜登的胜选认证。

彭斯坐车前往美国国会大厦主持国会联席会议的时候,川普在椭圆形草坪的灾难性集会上喊话:“如果麦克·彭斯做正确的事,我们就赢了,他绝对有权这么做。”

川普鼓动着这群人,他大喊着:“副总统彭斯只需要驳回到州议会重新认证,我们就是总统了,你们将是最幸福的人。集会结束后,我们出发去国会大厦,我跟你们一起去。”当然他说的不是实话,因为他根本不想跟暴徒们一起示威游行。

他还多加了一些药力,说:“你们要显示自己的力量,一定要强硬有力。”这话现在成为了煽动暴乱的证据。

川普讲话的时候,彭斯发布了一篇长长的声明,告知一个无奈的事实:他没有宪法的授权,以达成川普的愿望,他要忠于对宪法的誓言。

紧接着支持川普的暴徒们开始冲击国会,拼命要阻止计票。在他们洗劫国会大厦的时候,有些暴徒高喊:“绞死麦克·彭斯!”

彭斯和家人从参议院议事厅撤离,被安置在一个安全地点呆了几个小时。川普自己闷在私人餐室看电视上的直播报道,没有打一通电话确认彭斯的安全。

到了下午2点42分,川普依然在推特上辱骂副总统,过去的四年,没有其他政客像彭斯一样极尽所能地对川普效忠。“麦克·彭斯没勇气做他本该做的事,来保护我们的国家和宪法。”川普在推特上写道,不久推特对他禁言了。

一些支持川普的共和党人,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在冲击国会事件以后,再没跟川普讲过话,麦康奈尔认为川普应该为此事负责。

彭斯没有这么做。经过这么多的霸凌,羞辱,推特上长篇累牍的责骂,诉诸暴力,彭斯还是审视了自己的选择。他还是跟川普站在一起,没有抱怨,没有解释,一如既往的四年。他是个坚定的保守派,不止践行,更多的是意识信仰。在民主选举的神圣性这件事上,他跟川普不能相容,可他还有其他的事要做。

五天以后,彭斯打破沉默,1月11日在椭圆办公室跟川普再次会面。他们1月14日也见了面,15日通了电话。但是权力交接的前一晚,彭斯团队明确声明他不会参加安德鲁联合基地的川普送别会,而是选择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

很多人相信彭斯有意在2024年参选总统职位,他很可能想要在1月20日以后维持与川普的关系,至少维持一段时间,看看是否真的需要。

敬请关注今日推送第一、三、四、五条:《疯王川普脱轨记》系列报道第5-8篇,第1-4篇已于昨日推送

为了进行这个系列报道,Axios的采访团队(Jonathan Swan, Zachary Basu)对现任和前任白宫官员、竞选团队、政府和国会官员 以及直接目击者和接近总统的人进行了多次采访。消息人士已获准匿名分享他们不会被正式授权披露的敏感观察或细节。报道发表前,前总统川普和其他被提及的官员也获得机会确认、否认或回应报道内容。

Axios原文链接:

https://www.axios.com/off-the-rails-episodes-cf6da824-83ac-45a6-a33c-ed8b00094e39.html

纽约华人资讯网+

特稿 | 突如其来的账单:巨额新冠医疗费用

深度 I 为什么即使在美国,家暴受害者也不愿意报警?

特稿 I 华裔青年被枪杀背后的系统性危机:被警察枪杀的人中1/5患精神疾病

深度 I 疫情持续经济衰退,美国房市为何逆势飙升?

大西洋月刊 I 即使川普再次被判无罪,弹劾也是有用的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大西洋月刊 | 从追随者到被抛弃者,彭斯已无处可去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编译、编辑:江南 来源:大西洋月刊 作者:彼得·尼古拉斯(Peter Nicholas),大西洋月刊作者,负责该刊的白宫相关报道。 迈克·彭斯(Mike …

特集 | 疯王川普脱轨记:川普盯上了巴尔 | 第四篇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编辑:江南 从2020年大选日开始, 在总统任期的最后日子里,川普溃不成军,也把美国拖入了泥潭,终致于任期还剩两周的时候,他的支持者们冲击了美国国会大 …

特集 | 疯王川普脱轨记:椭圆办公室里的野蛮人 | 第二篇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编辑:江南 从2020年大选日开始, 在总统任期的最后日子里,川普溃不成军,也把美国拖入了泥潭,终致于任期还剩两周的时候,他的支持者们冲击了美国国会大 …

特集 | 疯王川普脱轨记:谎言的诞生 | 第一篇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编辑:江南 从2020年大选日开始, 在总统任期的最后日子里,川普溃不成军,也把美国拖入了泥潭,终致于任期还剩两周的时候,他的支持者们冲击了美国国会大 …

特集 I 疯王川普脱轨记:在佐治亚的最后一搏 I 第六篇

**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编辑:Schnappi 从2020年大选日开始, 在总统任期的最后日子里,川普溃不成军,也把美国拖入了泥潭,终致于任期还剩两周的时候,他的支持者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