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第一次上医院看病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我在美国第一次上医院看病

·方舟子·

我在美国没有生过病,所以从来没有上医院看过病。医院当然去过,都是为了做体检、做癌症的筛查或者是送女儿去接种疫苗。直到最近我才第一次去美国医院看病,跟我接种新冠疫苗有关系。

我以前谈到,我接种第二针辉瑞疫苗的第二天有一些不良反应,主要是有类似于得了感冒的感觉,全身觉得虚弱。还有一个症状是左眼睛充血。又过了一天,感冒的症状没了,眼睛的充血也减轻了,之后又过了三、四天逐渐地消失了。但是,接种了疫苗两周以后左眼的红眼突然又出现,第二天又减轻,也是过了三、四天又好了。除了红眼没有其他症状,所以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当时我觉得可能是疫苗的不良反应还没有完全消失。

又过了两周,突然这只眼睛又红起来了,而且红得更厉害,好像是出血了,但是也不觉得疼。我想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美国看病不能自己跑到医院去,那就变成看急诊了,除非有生命危险,不需要看急诊。看普通的门诊要先预约,而且是要跟指定的全科医生预约让他看,他看不了再由他转给专科医生,比如说眼科的医生。我的医保公司是可以在网上预约的,我查了一下,我的全科医生要十天以后才有空。那显然不适合我这种情况,十天以后可能眼睛已经好了。我想当天能够看上,就给医保公司的客服打了电话。他帮我查了一下,说今天他们医保系统的眼科医生都没空,如果想今天看的话,可以到医疗中心去看“紧迫护理”(urgent care)。美国看病除了普通门诊和急诊,中间还有一个urgent care,跟急诊不同,不属于有生命危险的疾病,但是不需要预约,去了就能看,只不过要多交一点诊费。

我的医保系统有一个医疗中心离我家很近,以前做体检、癌症筛查也都是在那里,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我就去那里看urgent care,跟接待人员说了我的情况。有两三个人排在我前面。等了一会儿,一个男护士出来领我进了看眼睛的地方。护士问了我身高、体重,给我量了血压,就走了。很快医生就来了,是一个内科医生。他用眼科的灯看了一下我的眼睛,说没啥事,是“结膜下出血”。结膜下面有毛细血管,破裂了,过几天血被吸收了就好了,毛细血管会自己再长回去的。这种情况最常见的原因是高血压,但是我血压很正常,刚刚量过是117/71,所以不是这个原因,还有的原因是不知道的。我接种了辉瑞疫苗第二针第二天首次出现症状,有可能是属于疫苗的不良反应。不管怎么样,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医生给我开了一种眼药水,说是可以收敛血管,让充血没那么明显。我看了一下,是缓解过敏症状的抗组胺眼药水。他又说,这种情况一般是一过性的,发生过一次一般不会再发生了。但是我一个月发生了三次,好像是有一些异常。所以他建议我还是去看眼科医生,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他说他会在系统里把我的材料都送到眼科那边去,一般过两天眼科就会跟我联系,预约什么时候去做检查。如果过了两天他们没找我预约,我就自己打电话去约。他给了我一张表,上面有眼科的电话。

整个过程就这么简单。花了多少钱呢?看urgent care要交90美元的门诊费,还有眼药水10美元。总共就100美元。按照美国的收入、消费水平,100美元大概就相当于100元人民币。我因为平时不生病,用的医保选的是最低档的,保费最少,但是每次看门诊要交70块钱挂号费(如果是那种保费很高的医保去看病是不用交费的),不预约就去,相当于多交了20块钱。

我就等眼科那边给我打电话,结果一直等不来。眼睛一天一天地充血量越来越少,几天以后就一点痕迹都没有了。我觉得去做一个检查也无妨,眼科医生不主动来找我,就给他打一个电话。眼科那边查了一下,说我们已经看过你的病历了,不是什么事,没有必要过来看,你如果要做眼科的常规检查,可以去找验光师。

我在北京的时候也去看过一次医生,也是眼科。那是2005年的事,我去了一趟青藏高原,突然觉得眼睛里好像有黑点在动。回北京后去查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好我家附近有一家眼科医院,是唐由之当院长的中医研究院眼科医院。唐由之因为给毛泽东做白内障手术出了名,变成了著名的中医眼科专家,专门搞了一家眼科医院。但是我知道中医是没有眼科的,虽然挂的是“中医研究院眼科医院”的牌子,用的手段肯定全部都是现代医学的手段。我就想去看看究竟是不是那样。的确如此。去了就做检查,都是现代医学的检查,没有把脉、看舌苔什么的。各种各样的检查都上了,我记得包括做眼睛B超和散瞳检查。查完了,医生跟我说,没事,就是玻璃体里边有浑浊物,俗称“飞蚊症”,开了一种眼药水,是西药。但是我知道,如果是玻璃体浑浊那是无药可治的,虽然医生我开的眼药水我去取了,但并没有用。过几天黑点就自己消失了,想必也不是“飞蚊症”,可能是由于海拔的变化让眼睛暂时出现了某种变化。

像这次的这种情况,既然看urgent care的医生建议我去看眼科,眼科已收到了我的病历了,如果在中国的话肯定是要我去查的,而且是会用各种各样能够想到的检查方法,把我彻底地查一遍。绝不会像美国的医生心这么大,而且有钱不赚,病人已经被介绍过来了,却说不要来了,没啥事。

中国医院的过度检查、过度治疗,我以前写过几篇文章批评过。它的原因主要是两条。一个原因是医院、医生为了赚钱。检查做得越多当然赚的钱也越多,最后开一大堆的药也都是为了赚钱。另外一个原因,是怕万一有什么严重的病没查出来,患者要闹,怕承担责任,所以把能够想到的检查方法都用一遍,即使认为没病也要看看是不是能够查出什么病。这是由于中国的医患关系比较紧张导致的。但是,这些医生也不想一想,中国的医患关系为什么会这么紧张?那也是因为医生首先把看病完全当成了赚钱、谋利的手段,其次是因为过度治疗、过度检查引起了患者的反感。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由于医患关系紧张怕承担责任,反而导致了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

2021.6.3.

(XYS20210712)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我接种了新冠疫苗

我接种了新冠疫苗 ·方舟子· 加州对新冠疫苗的接种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针对的是危险人群,分成了三个步骤按顺序接种。危险人群有两类:一类是容易被新冠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群,包括医护人员、一线的工作人员、犯人、无家可归的人等;一类是那些如果被新 …

绞尽脑汁寻找经络,这是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绞尽脑汁寻找经络,这是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来源:北小河FM 4月10日,上海交通大学与《科学》杂志联袂策划发行《125个科学问题——探索与发现》增刊,其中医学与健康部分的第六个问题便是,中医的经络系统有科学依据吗? 最近的研究为这个问题作了 …

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伍连德?

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伍连德? 来源:为何鸭 伍连德是谁?大众可能对其知之不多,但这个名字在新冠疫情的当下显得尤为重要。 伍连德(1879年3月10日-1960年1月21日),生于马来西亚,华裔。他是检疫与防疫事业的先驱,为中国的现代医学建设与 …

“吹哨人”再吹哨:是误诊还是误解?

■ 文|赵小刀  我是赵小刀,我是一名眼科医生。 近日,武汉吹哨人艾芬医生在爱尔治疗白内障后发生视网膜脱离!新年伊始,抗疫医生遭遇“错医”的网络维权视频在全网掀起一场风波。 很多网友来问我的看法 首先表明利益相关: 1.本人在一些白内障领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