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性,是怎么成为现在脱口秀最大笑料的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从2014年中开始被频繁讨论的「直男癌」,到2020年末引起巨大争议的「普却信」,再到如今两性犯罪事件中的「girls help girls」,这些年,女性在性别议题的讨论中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对于男性,尤其是固守传统性别观念和大男子主义的男性群体的集体讨伐,也愈演愈烈。

最新的讨伐集中在霍尊和刚刚上线的《披荆斩棘的哥哥》。

豆瓣用户@白目 评论节目中的男明星:「没有年龄焦虑,没有家庭事业平衡问题,只需要喊着追逐梦想就可以当个笨小孩,这不就是男性拥有的优渥选择的现实,而女性不断被凝视被忽视被指摘被定义被压迫的日常。」

而霍尊则在经受了网友们“出轨滥交、羞辱女性”的指责后,正式宣布退出演艺圈。

在新一季《脱口秀大会》放出来的最新预告片里,脱口秀演员Norah说,「那些网上的短视频会告诉女生,你要又盐又甜又酷又辣,简单一句话,你要色香味俱全,而你知道男生要变好看要做什么吗?只要干净就行。」

↑ 截图来自第四季《脱口秀大会》

从颜怡、颜悦到杨笠再到如今的Norah,「嘲讽男性」成为脱口秀的一大固定话题。

看起来,男性在互联网上正在被更频繁地质疑,也似乎正在逐渐被边缘化。近年来,关于「男性衰落」的声音也时隐时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声音?男性真的在衰落吗?当我们讨论这个话题时,需要警惕的是,对于直男群体的集体批判是否越来越泛化,越来越打击到全部男性群体,而这样的全面打击会带来什么后果,性别战争又是否掩盖了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性别议题上,直男在互联网上被边缘化了吗?

在社交网络里,一个持续性的现象是,男性气概正在被集体批判。

2014年年初,豆瓣和微博上出现了「直男癌」一词,用来形容那些坚持传统的父权制价值观,因此被认为是性别歧视和大男子主义的男异性恋者。

心理咨询师史秀雄认为,性别角色和性别分工在不同时代的变化,恰恰说明气质、打扮、行为举止的终极目的不是为了满足某种理想的性别形象,而是帮助个体更好地适应环境。广受吐槽的「直男癌」「大猪蹄子」等形象,是对中国当下成年男性的一种更准确的描述——物质导向、忽视情感交流、低审美、保守求稳、不重视个人形象、认同权力等级制度……这些特质实际上是集体无意识的适应环境行为,和审美,甚至和道德都没有必然联系。

但不管是父权制还是大男子主义,其本身的定义就模糊不清,导致「直男癌」一词在此后多年里轻易地被无限延展和解读,发展到今天,「直男」早已失去自己的舆论场,从早期的「男异性恋者」变为「一切不懂女性心思或者女性不懂其心思」的男性群体。

知乎用户@莫名 在解释「直男癌」一词的泛化时提出,虽然男性至上主义乃至对女性的挑剔等等并非直男所专有,但强烈的性别指向和模糊的字面意义,使得这个词必然被滥用。这种滥用使它成为一个「箩筐罪名」,几乎可以用来攻击任何男性。因为像「直男癌」这样直观、强力、可以直接用来与男性交锋的词,几乎不存在。

当然,我们后来又有了「普却信」,对男性群体的批判范围似乎又不着痕迹地扩大了一些。 

在这样的氛围中,女性在两性关系里逐渐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

最直观生动的例子是,豆瓣里的劝和小组有3万组员,而相对应的劝分小组却聚集了30万人,小组简介第一句是「不分手留着过年吗?」

领了证还没办婚礼的老公喊了好几次都不帮忙洗菜,一定要悬崖勒马,及时止损;

约会自带农夫山泉、吃饭只点一个菜的相亲对象,不值得继续磨合;

拒绝女朋友的性需求说再等等的男人,怕不是个骗婚gay;

等不起自己读研的男朋友,再继续就是互相耽误。

一个纠结到底要不要分手的女孩,说自己男朋友会做饭,会取关支持吴亦凡的游戏博主,会在自己父亲生病时多次飞过来带补品看望,毕业飞到女孩的学校帮忙收拾东西第二天再飞回去,但吃饭有时候要求AA,所有节日都只送红玫瑰,最近的七夕礼物送了个十几块的发夹,声称又便宜又可爱,评论区的高赞回复是「现在小学生都不送十几块钱的东西了吧」「不分就一起陪着丢人」。

女性给予了自己在亲密关系里更多的选择权和主动权,越来越敢于结束一段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眼里不那么契合和舒适的关系。

伴随而来的,是男性对亲密关系的新恐惧。

美国心理学家、斯坦福退休教授菲利普·津巴多在一场名为《男性的衰落》的TED演讲中指出了他观察到的现象:男性不断走向羞怯,这种羞怯是一种对拒绝的恐惧,尤其是跟异性一对一交流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怎么进行面对面接触,不理解言语和非言语的规则。男性越来越喜欢虚幻的网络世界,而不是社交关系中真实的互动,他们也完全脱离了逐步巧妙构建的浪漫的男女关系。

只需要看看知乎问题「是否存在越来越多的女性鄙视直男的现象?如果是,原因是什么?」下面的回答,就会发现女性这些年来为争取自身权益所做的抗争,激起了部分男性多么大的委屈和激愤。

↑截图来自知乎

这种用一种极端来试图抹杀女性争取性别平等合理性的态度,充斥着对自身失去话语权的愤怒和不满。

获得4万赞的一个匿名回答甚至高呼:「即使你们再抹黑我们直男,也不能改变我们是社会最重要支柱的事实!」

这样赤裸裸的父权宣言也恰好说明,随着传统的男性气概被质疑,随着女性在亲密关系中逐渐占据主动,男性群体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时代尴尬和焦虑。

「男性衰落」背后,性别对立是怎么愈演愈烈的?

8月16号晚上,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检察机关批捕。这起顶流明星性侵未成年少女的案件总算是尘埃落定。

早在7月31日晚,吴亦凡被刑拘的警方通报发出1分钟后,豆瓣鹅组的欢呼声紧跟而来。事发多日为此事付出了大量失望、愤怒、激越情绪的女孩们,怀着胜利的喜悦喊出了「伟大的勇敢的正义的中国女性万岁!」「女性的时代来临了!」的宣言。

引用一位女权主义者的话,在吴亦凡性侵未成年少女事件中,「比一个顶流倒下更长远的效应是,女性权利共识的再次被推进,男性权力共同体成员受到震慑,以及主流社会再一次确认女权的存在。」

仅最近一年里,围绕着杭州男子杀妻案、杨笠的「普却信」言论、吴亦凡性侵未成年人以及眼下的霍尊出轨事件等等,讨伐男性群体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这背后自然有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经济地位提升的时代背景。

如今,国内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数量已经超越男性。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在校生中女研究生占比50.6%,普通本专科、成人本专科在校生中女生分别占比51.7%和58.7%。

女性的职场地位也在不断提升。美国性别问题研究者汉娜·罗森(Hanna Rosin)2010年在《大西洋月刊》上写道:「后工业经济对男性的体型和力量漠不关心。如今最有价值的特质——社交能力、开放的沟通、静坐和专注的能力,并不是由男性主导的,事实还可能正好相反。」

数据显示了这一趋势。智联招聘《2021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当前中国职场女性整体收入较男性低12%,但这一差距已经同比收窄5个百分点,且分化程度连续两年下降;在不同级别的管理者中,中层女性领导占比已经开始反超男性;高层位置上仍略逊于男性,但差距已经不再悬殊。

随着女性消费能力的提升,资本闻风而来,热衷于在挑起性别对立的游戏中,让女性用消费为自己赋权。 

埃森哲2019年的研究报告显示,近4亿20-60岁的女性消费者每年掌控着10万亿元的消费支出,接近德国、法国、英国零售市场的总和。在综合电商领域,2021年女性用户的渗透率已经超过八成。

品牌围绕着性别话题和女权主义大做文章,在颜值经济里大肆掘金——「她,不需要被谁定义」「女生就应该做自己,美有道理」「别让催婚压力左右你的未来」……女性则通过买买买来收获自信。

小鲜肉、男男CP大行其道,满足着女性的欲望消费。男性成为欲望的客体,成为被女性凝视的角色。微博的CP超话里,TOP10长期被男男CP霸屏,杨洋和迪丽热巴因为新剧正在热播,成为TOP10里唯一一对男女CP。

资本总结出「少女>孩子>少妇>老人>狗>男人」的市场价值鄙视链,李佳琦直播间的男性护肤品刚上链接,女生们就一个个高喊:过过过,他不配。

显然,男性衰落的表象,和女性话语权的崛起,都是建立在消费语境之下的。北京林业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副教授方刚指出,在这场关于性别的对抗里,女性和性少数群体结成了同盟,用消费主义的方式投了票。

消费主义语境下的「男性衰落」,如何遮蔽女性面临的「第二代性别歧视」?

在公共话语空间里,女性通过一场场性别战争的获胜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在商业市场领域,女性同样通过强大的消费力逐渐走向了市场价值链的顶端。但一个问题是,互联网上男性衰落的表象就意味着女性的胜利吗?消费主义语境下的男性衰落,真的意味着男权的失败吗?

看上去,资本在利用女权谋利的同时,甚至没有维护男权和男性气概,但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看来,男色消费里欲望结构的反转,虽然反转了性别角色,却依然复制了父权结构。女性的消费者身份赋予了女性从「被看」到「看」的权利,从这个意义上说,观看者的性别已经不是重要问题,资本背后的权力关系才是。当女性经由消费、文化市场开始占有份额的时候,这种我有钱我就是大爷的消费心理背后,依然是对父权残暴逻辑的复制。

芮塔·菲尔斯基也在《现代性的性别》里写道,共情是与潜在的施虐结合在一起的,殷勤有礼则伴随着对女人无法抗拒诱惑的隐秘轻视。为了满足每个女人捉摸不定的心思,商家可谓挖空心思,这也让女人的利益在公共领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但与此同时又掩盖了这种作为女性气质现代崇拜基础的经济关系的压榨性。

女性,尤其是正在努力与传统性别权力结构做抗争的女性,似乎只有通过更加强势的消费行为才能为自己赢得应有的地位和话语权,但在这个过程中,女性其实依然处于一种被剥削的假性自由状态。

另外一个需要更为警惕的问题是,一场场日渐激烈的性别战争,正在将男女对立引向极端化,性别战争似乎正在成为一切社会问题的情绪出口,成为其他问题的曲折表达。

就像戴锦华所说的,“我们一边有真实的性别战争,一边这种性别战争其实是一个「化妆舞会」,很多社会问题经由这样一个「化妆」渠道而得以宣泄。”

性别,成为了人们讨论冲突时最先奋力攻击的标靶。

拿今年2月发生的货拉拉乘客跳车事件来说,对事件负有重大责任的应该是管理缺位、产品安全功能不完善、责任意识淡漠的货拉拉平台,但舆论矛头却大多集中在性别问题上,「司机做什么都是错的,只因为他是男的」「一个女生独自乘车被恶言相向还偏航,你们竟然还站男司机?」任何站队似乎都是对自身性别阵营的站队,站司机是「玻璃心蝻拳跳出来急眼了」,站女乘客就是女权,「建议出门带保镖」。

围绕着性别的战争让我们忽视了,个体差异和阶级差异,其实要远远大于性别差异。在史秀雄看来,性别主义的最大错误就在于认为性别有本质的价值和意义,对于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物种来说,性别只是一个功能性的区分,并不是物种的本质。

而在一场场声势浩大的对男性的集体讨伐中,在社会关于「男性衰落」「女性时代来临」的讨论中,很容易让人忽视的一个事实是:

女性正在面临第二代的性别歧视。

谢尔·布尔格·卡特在《优质女人》中提到了第二代性别歧视问题。她认为,如今的职业女性,尤其是就职于传统男性支配领域的女性,不再面临第一代性别歧视(有意识地排挤女性),而面临一支更难识破的敌人:第二代性别歧视。这种歧视阻碍她们进步,徒增她们生活的压力。根据西蒙斯大学性别研究中心的定义,第二代性别歧视是“某种职场文化和行事方法,表面看上去中性自然”,实质反映了男性价值观及生活方式,因为在传统工作安排的发展历程中,男人始终占主导地位。

虽然在接受教育、升职晋级等领域很少再出现直白的「男人能做,女人不能做」,但当女性真要和男性竞争某一管理岗位,通常只有当女性的技能和才华明显胜出男性时,女性才有机会赢。同样是出差,只有女员工会被反问"你家里安排得过来吗?“这看起来是对女性的照顾和关怀,却可能暗含了一种偏见:为什么我需要格外被照顾?我会不会因此损失一次可能的升职机会?这种职场政策和思维惯例中存在着的性别偏见,导致女性没有权力来决定自己的成功。

更不用说,由新技术革命引起的劳动生产方式改变和性别差异降低所带来的平权,目前还只发生在某一个社会层次,而不是发生在所有的社会层次之间。

正如格雷森·佩里在《男性的衰落》中所说的,随着女人获得应有的权力,部分男人的地位会下滑。那些发现自己能力不足,从而遭遗弃或走下坡路的男人必然会愤怒。他们要承受矫正的阵痛期,但矫正势在必行。如今权力阶层加入了新面孔开始比过去更能反映真实的社会面貌,但要其真正达到与现实相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1. 「英」格雷森·佩里,《男性的衰落》,张艳/许敏译,湖南文艺出版社,2020.6 

  2. 《三联生活周刊》:“直男”的消失:如何定义男性气质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21134661287955 

3.     国家统计局 2019年《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统计监测报告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012/t20201218_1810126.html 

  1. 智联招聘:《2021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

5.   「美」芮塔·菲尔斯基,《现代性的性别》,陈琳/但汉松(校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20.6

6.     戴锦华:性别战争是一场“化装舞会”,很多社会问题经由“化妆”的渠道得以宣泄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a64y167Hm/?spm_id_from=333.788.videocard.4
新技术革命没有改变性别歧视结构,女性仍然是弱势,是首先被排斥的段落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iL411H7NBfrom=search&seid=7808430942833433792
戴锦华讲电影:为什么影视作品越来越懂得取悦女性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8P4y1x7wffrom=search&seid=18229468573012053038

作   者 | 郭雅琼

编   辑 | 王朝靖

题   图 | ins@klauskremmerz

插   画 | ins@onlyjoke

               

 谈谈

你怎么看现在网上对男性的大讨伐?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看待某 B 站 up 主希望屏蔽所有男性,是否真实?

知乎用户 流浪的蛤蟆​​ 发表 希望 b 站能满足她 知乎用户 同工 Same​​ 发表 同工半年前的预言: 当类似 某 Y Li 现象开始获利(代言、带货), 仿效者则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极端。 (声明: 单纯复述预言 与题目中人物无关) …

为什么现在性别对立这么严重?

知乎用户 啊我是一条大鲨鱼 发表 给你们推荐一个人,张志军杀人案受害者家属侄女,大家可以去她主页里看看 [小白杨 yyyj​www.zhihu.com/people/xiao-bai-yang-yyyj …

学人说|疫情下的工作与家庭:对性别不平等的再审视

前言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目前世界多国疫情仍然呈蔓延趋势。截止2021年六月底,全球已累计近2亿人确诊新冠肺炎,近400万人因此丧生。 新冠疫情不仅是一次公共卫生危机事件,它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社会影响。一方面,疫情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与工 …

如何看待教育部答复「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提案,注重「阳刚之气」培养?什么才是「阳刚之气」,如何落实?

知乎用户 包吃公 发表 视频源于网络 这样很明白的诠释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德,以德育人,走在第一位,勇敢一点点,只需一点点,14 亿人都那么勇敢一点点,中国将不止是现在就是走在世界前沿,而是走在世界之巅。 智,张开双臂,拥抱属于自己的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