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恐中时间表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20世纪末的90年代:见人就说,哪怕是警察,都可以说说自己的不满,我爱美国,我羡慕西方生活。因为没有聚集很多人,不会把我抓捕;

电脑普及前的2002年及之前,在QQ群里说低烈度的中共坏话,也没问题,最多被封号;

2005左右,百度贴吧还都是一大堆反贼言论。5月35日之类的到处都是;

直到习二二粉墨登场前,进出中共国,基本不会被搜电子设备,表现的正大光明,一点都不怕;

2014:雨伞运动……那时候进入中共国,也不用担忧,在这之后到2019年初,天天默认开着VPN我都不怕,明确告诉周围的人,我没微信,我也不懂你们国家的什么滴滴、支付宝等东西。而且在2019之前,进出机场、出入境虽然要刷脸,不情愿,但刷就算了,没办法,反正难得,刷一下,表现自然,我还是不怕。

2019年反送中开始以来,如果要进入中共国,我……手机不敢带了,要么二手的别人的,自己的帐号登录,有资料的,不敢带。

2020年1月:习肺炎开始后,我敢去中共国,但只敢肉身,最好还不是飞机,而是陆路进入边境地区一日游之类的,我还敢。手机、电脑不带,或者无资料的那种。

扫码出现后,50%我裸体都不敢去了,以及传出了收缴护照,害怕被困死在那里。

直到最近,又要挖海外关系,人口普查等,哪怕我裸体,我也不敢入境中共国了。因为一进去,没绿码就别想出去,想要出境,更是难上加难。这么一来,也就是当下,如果我家人有什么意外,我都不会去收尸,当然,出钱买墓地自然是习习屁的阴谋,但即便就是去看一下,打理一下遗产等,我也不敢去,把命陪进去不合适。即将变成北朝鲜一样的西朝鲜,也许出境就再也不可能了。

没错,就是2020年6月,我对进入中共国的恐惧,增加到了100%。也就是,平日里如果我驻在国驱逐我或者签证无法延期,我会选择去另一国,或者护照丢了,我就会去补办或者短时间进入中共国,而2020年6月,对,宁可非法居住,也不敢进去中共国。如遇遣返,誓死要求庇护。其实我本来很害怕申请庇护,现在也怕,因为我在非民主小国,也怕激怒当地政府。而到了今天,撒泼打滚也要提出庇护,尽最大可能不能去中共国。甚至可以说,2019年以前是加拿大国籍的外国人也危险,而继续发展下去2020年底,即便是我持有美国国籍,我也不太敢去中共国了。

重申一下,我尚未有犯罪记录,王培尔应该不知道我是反贼,但因为常年不住在中共国,也没有微信等,说不定王培尔的爪牙找过了N多次了,只是没办法发微信群信息找我而已。

以上就是我对中共国历年以来增加的恐惧,大家看有没有点道理。还有大家有什么恐惧的么?

品葱用户 問心 评论于 2020-06-27

我看過好幾篇貼文了,其實我不建議你一直描述自己的事情,即便你自覺沒有泄露什麼資訊,甚至弄一些假的誤導,但專業人士透過蛛絲馬跡的拼湊,也許會還原一些事實也說不定。
或許你只是想要找人傾訴心情,但還請注意安全。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避免主动送中的测试方法

突然想到的,不是郝海东一反共就被删了微博么? 目前在墙外的,无论是旅游还是已经定居。如果有微博微信等帐号,最好还有银行账户,只要发现自己被封了,就不用回中共国送死了嘛,如果没被封,自己大概还没被暴露。好像挺准。 我是不想尝试,因为十多年以来 …

如何看待大选年两本对特朗普不利的回忆录?

品葱用户 渔民出海 提问于 6/19/2020 一是被特朗普解雇的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波顿John Bolton所著《事件发生的房间:白宫回忆录》将于6月23号出版,但因为涉及政府机密,美国司法部正以“危及国家安全”的理由提起诉讼以阻止其出 …

如何看待大选年两本对特朗普不利的回忆录?

品葱用户 渔民出海 提问于 6/19/2020 一是被特朗普解雇的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波顿John Bolton所著《事件发生的房间:白宫回忆录》将于6月23号出版,但因为涉及政府机密,美国司法部正以“危及国家安全”的理由提起诉讼以阻止其出 …

疫情中的纽约人-3月19日

星期四 *陌上美国*欢迎关注**  编者按 截止3月19日美东时间晚上7点,美国总确诊人数已达13653人,195人死亡。纽约州为美国疫情第一灾区,5365人确诊,34人死亡。华盛顿州1376人,70人死亡。加州排在第三,978人确诊,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