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丰话是否属于汉语的一种方言或分支语言?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kill_ccp 提问于 9/21/2020

众所周知,庆丰话的很多词语的读音,异于官话、吴语、粤语等汉语族各个分支的标准读音,比如特殊(chu)、秩(chi)序、歼(qian)灭、聚沙成塔(sha)。
字形上,有汉语族各分支都不具备的通假字,比如「农」和「衣」互通,「甚」和「湛」互通。
语序上,也有既不同于官话语序(公鸡)也不同于粤语语序(鸡公)的用法,比如萨格尔王、金科律玉、颐使气指。
甚至在俗语的用法都是独有的,比如「三只手」在多数汉语分支里面指代小偷、扒手,庆丰话里面「三只手合力」却表示力量大、效果强。

由此看来,庆丰话是否可以算作汉语的一种新的方言?

品葱用户 siau2tie1 评论于

应该发膜乎那去。

品葱用户 阿斯妙特灵 评论于

@siau2tie1:品 膜 共 荣 没毛病

品葱用户 Adelita 评论于 2020-09-22

讨论

阿姨曾说过,语言是典型的自发秩序。方言是卖自留地产品的农民小贩,国语是收铸币税的中央银行,匪语是人民公社的大食堂。

他还说过,方言在一定程度上是凝聚共同体的一个种子。

我对共同体的概念是,共同体是由人群和地方。地理时空上具体所占的、有模糊边界的土地相当于共同体的“身体”,而人群普遍认可的礼法、习俗、语言等等,则是共同体的“灵魂”。

庆丰话显然是属于领袖话语的一种,只有领袖一个人能讲,而别人不能讲;只有领袖一个人会讲,而别人不会讲。世界上也没有具体的哪个地方存在庆丰话,即便是领袖的兄弟姐妹老婆孩子,也没人可以跟领袖是共同体。领袖必须是孤独的,一尊的。庆丰话只存在于领袖的嘴边和大脑里面。领袖被消灭了,庆丰话也就会灭亡了。

如果要对庆丰话下更为精确的定义的话,那么它是无产阶级统治者傲慢的产物,随机自发无序的结晶,人民公社大食堂使用地沟油做出来的菜,冒充金币的劣质伪币一枚。

不,庆丰话并非任何一种方言,或新方言。它不配。

(我不是故意要谈姨学的,如果楼主真的很反姨学,我可以删)

品葱用户 李瑞环 评论于 2020-09-22

讨论

有长者风范,感到一股人生的精液哈哈。

 包子有肉不在褶

品葱用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评论于 2020-09-21

讨论

漢藏語系 > 漢語族 > 官話 > 幽燕冀魯官話 > 梁家河方言

感謝傻個兒皇給我們不斷提供笑料

品葱用户 大明之音 评论于 2020-09-22

讨论

不是
慶豐話是動物語言
一頭來自梁家河的肥豬感染了非洲豬瘟後胡言亂語

品葱用户 silverball 评论于 2020-09-22

讨论

按照中共機構的慣例,講話稿件都是由專業的秘書團隊執筆,無奈這位小學生博士水平太低,連初中生常用的詞語都念錯,那就怪不得別人了

品葱用户 fztest000 评论于 2020-09-22

讨论

梁家河方言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品葱用户 辱包尊蛤反包复蛤 评论于 2020-09-21

讨论

这是怎么回事,品葱要变成膜乎了吗?

凑个紫薯紫薯

品葱用户 NANA703 评论于 2020-09-23

讨论

[https://infotagion.com/factcheck-was-covid-19-created-by-a-us-military-lab/](https://infotagion.com/factcheck-was-covid-19-created-by-a-us-military-lab/")
The video claims that the COVID-19 virus was manufactured in the summer of 2019 at the US military facility at Fort Detrick in Frederick, Maryland. Then (accidentally or intentionally) spread to China.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习近平是什么垃圾?

品葱用户 币圈奇葩8964 提问于 9/21/2020 实行垃圾分类,既是民生“关键小事”,也是社会发展大事。小熊维尼习近平强调,实行垃圾分类,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关系节约使用资源,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那么在扔垃圾的时候习 …

母语角:分享你的母语中最令当局忌惮的一句话

尽管“宪法”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但这条同其它条款一样,只提了“使用和发展”的自由,而没有保证在“使用和发展”之后仍然拥有自由。 共产党非常忌惮语言的力量,对方言以及少数民族语言进行了持续的打压:不允许普通话之外 …

诸位施主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能把习近平哭死否?

习近平之于当代中国,已经如董卓之于东汉末年,倘若杀董卓,世道未必能变好,不杀董卓,世道必然会越来越坏。当然,总加速师在各位加速主义者心目中地位非凡,毕竟当政以来内忧外患,实在是不世出的大昏君。但是习近平一日不死,与各位加速主义者的期待相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