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双读《修缮失败国家》|从批判腐败到大搞腐败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编者按

近日,阿富汗局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月初塔利班武装夺取阿富汗第一个城市扎兰季,到最终占领阿富汗总统府,仅用了11天时间。阿富汗安全部队全面溃败,美军撤离,喀布尔机场混乱局面仍在持续。

保马8月19日推送了吴双老师的文章,该文介绍阿富汗前总统加尼的著作《修缮失败国家》,今天的推送再聊聊这本书。阿富汗作为一个有着国际援助及丰富自然资源的国家,是如何变得政治腐败、经济衰退、民不聊生的?本文作者吴双老师指出,阿富汗总统加尼在他的书中厉声批评腐败,但在他当上总统之后,又因为深度参与阿富汗政治,比较了解美国军方、国际机构、外国公司在阿富汗同当地权贵合谋搞腐败、进行利益输送的操作流程,继而搞起腐败更加得心应手。

本文原刊于“经略网刊”,感谢授权保马转载。

【相关链接】

吴双 | 阿富汗总统:“修补失败国家”的失败

从批判腐败到大搞腐败:

阿富汗“跑路总统”加尼秘辛

吴双 | 文

中文网络上,有一个源自日语的词“口嫌体正直”,意思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讽刺某些人说一套做一套。这个词用来形容阿富汗前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再合适不过了。我这样说,并不是落井下石,趁别人落魄的时候嘲笑他,而是有真凭实据的:自己心口不一、行为不端,就不能怪别人指出来。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际机场,美军在附近站岗。

上一篇文章(阿富汗总统:一个国家建构专家的跑路),我提到加尼的几个重要身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人类学学者、国家建构专家。在英语世界,阿富汗被视为典型的“失败国家”。作为一个长期游走在英语学术界和政界的阿富汗人,加尼长期关注国家建构(state building),颇符合中国人对知识分子做学问应当“经世致用”的期待。2008年,加尼与人合作出版了一本书《修缮失败国家:重建一个撕裂的世界》(Fixing Failed States: A Framework for Rebuilding a Fractured World)。今天,我们继续聊聊这本书。

阿什拉夫·加尼《修缮失败国家:重建一个撕裂的世界》

在这本书中,加尼提了一个经典的问题:很多失败国家既有国际援助,本国又有自然资源,为什么仍然发展不起来呢?

加尼意识到,修缮失败国家,光靠选举是不行的,毕竟,只给国民选票,却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上毫无建树,让国民拿着选票吃土,不是负责任的治国态度。权利是有成本的,保护、兑现公民权利首先需要一个具备基础能力、能执行各项职能的有效国家(effective state/capable state)。这比过去那些只关心有没有建立竞争性选举的所谓“政治民主化”研究,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而打造一个有效国家,需要进行必要的社会改革,去除那些对劳动力进行经济和超经济强制的落后社会关系,还需要建立国家机器、修建基础设施、大规模工业化、普及国民教育和医疗卫生服务、发展国防等等,这些都需要投入实打实的资源,非常烧钱。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国驻阿富汗使馆附近浓烟滚滚

可是,国际社会也给了不少援助啊,很多失败国家还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可以卖矿或者出售自然资源的开采权赚钱,怎么还是那么穷呢?比如阿富汗,都说美国人20年来一共砸进去2万亿美元。阿富汗2020年的GDP总共才190多亿美元,不到4000万人口,相当于中国的陕西省。2万亿美元砸进去,不说把阿富汗或陕西省建设成一个发达社会,至少足够打造几个像样的支柱产业,建立起码的基础设施、教育、医疗卫生体系,大大提高阿富汗人的生活水平吧。可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20年过去了,阿富汗还是那个阿富汗,仍然甩不掉“失败国家”的帽子……

美国在阿富汗花费高达2.26万亿美元,其中包括重建阿富汗政府和训练阿富汗军队的成本

加尼认为,这是因为失败国家存在系统性、结构性的腐败。他绘声绘色地写道,那些失败国家的领导人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开完会以后,回到自己的国家,就住进武装警卫重重把守的宅邸。大街上到处流传着“某某权贵又往国外的秘密私人银行账户存了多少钱”,“领导人的家族又从出售特许权中赚了多少好处”之类的小道消息。本国和国际的承包商早就排好队,等着贿赂政府官员,然后拿到利润丰厚的基建项目。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截图称,美军提供给阿富汗政府的武器,有相当一部分流入了塔利班手中。

而在那些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失败国家,开采权通常会被授予外国公司。这些外国公司之所以能拿到开采权,离不开本地权贵的合作,而授权过程又不公开,外界无法监督,因此中间存在大量利益输送。本地权贵拿到好处后,又将这些钱存进海外的离岸账户。而失败国家的普通民众被彻底剥夺权利(disenfranchised),被排除在政治过程之外,对公共事务没有发言权,他们根本不是国家的利害相关者(stakeholders)。

在加尼看来,(1)不问实际的国家能力(de facto capabilities),无差别承认法律主权(de jure sovereignty)的形式上的主权平等,加上(2)不干预主权国家内部事务的国际法原则,导致失败国家的政府既不用对本国公民负责,又不用对掏钱的国际社会金主们负责,严重缺乏透明度(transparency)和可问责性(accountability)。

结果就是,国际社会给的援助和本国出售自然资源的收入,大多数都被少数权贵勾结各种利益集团私吞了,真正用于国家建设的少之又少。于是,政府由于缺少资金,连治安、基础教育、清洁的水和食物等最基本的公共服务都无力提供,更不用说难度高出几个数量级的大规模工业化和国家建构了。

加尼的观点可谓“陈义甚高,持论甚正”。不过,行胜于言,在担任阿富汗总统的7年间,他自己又做得如何呢?

写这本书的时候,加尼还在担任喀布尔大学校长,但已经深度参与阿富汗政治,曾担任前总统卡尔扎伊的顾问并出任财政部长。2009年,加尼参加了总统竞选,但失败了。2014年,加尼当选总统,我们终于有机会看看这位曾写书严厉批判腐败的总统先生的表现了。

2014年9月29日加尼宣誓就职阿富汗总统

中文网络上已经有很多人说,加尼离开喀布尔时带了整整四车的现金,他的女儿玛利亚姆·加尼(Mariam Ghani)在美国住豪宅、搞艺术,儿子塔里克·加尼(Tarek Ghani)在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当助理教授,侄子苏丹·加尼(Sultan Ghani)坐私人飞机跑路去了迪拜还拍照发社交媒体等等,这里就不重复了。我就说一个“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简称OCCRP)发现的加尼家族涉嫌的腐败案。中文网络世界好像还没人写过。

阿富汗总统加尼的弟弟哈什马特·加尼宣誓效忠阿富汗塔利班(阿富汗黎明电视台画面截图)

2019年末,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且与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有密切关联的公司SOS International(以下简称SOSi)获得了阿富汗多种矿产资源的独家开采权。加尼总统任内,曾授予SOSi的子公司Southern Development购买阿富汗手工开采的矿石的权利,他的弟弟哈施马特·加尼(Hashmat Ghani)持有相当多这家公司的股份。

而Southern Development公司在阿富汗的采矿业务,要追溯到十年前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在阿富汗库纳尔省(Kunar)的一个项目。

2011年,美国国防部下属的商业和稳定任务组(Task Force for Business and Stability Operations)计划同东库纳尔省的军事组织合作建立采矿业,给当地人提供就业机会,减少当地年轻人加入敌对军事组织,稳定局势。东库纳尔省的两个军事组织领导人将当地的两个军阀介绍给美国国防部,于是美国国防部给这两个军阀提供了价值380万美元的关键设备,让他们在北约的一个军事基地Combat Outpost Penich开了一家工厂,加工矿石。

但这个项目是违法的。阿富汗法律禁止政府官员和亲政府的军事组织领导人持有采矿权,并禁止购买那些没有资质的工厂加工的矿石,因为它们通常雇佣童工,而且不符合环保标准。更重要的是,这些矿石恰恰来自那些反美武装控制的矿山,如果没有反美武装的配合,这个项目不可能运作起来。

阿富汗童工

运作了几年之后,这个项目被一家反腐NGO曝光,2013年,卡尔扎伊政府关闭了这个加工厂。

不过,投了钱的美国国防部商业和稳定任务组感觉很心疼,因为这个项目油水很丰厚,他们一直推动重启这个项目。有意思的是,美国国防部的一位官员Ryan Hartwig在批评禁止无证采矿的阿富汗法律时,还引用了当时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念研究生的加尼总统的儿子塔里克·加尼的观点,塔里克也认为阿富汗法律禁止采矿实在没必要。为了重启这个项目,美国国防部和阿富汗权贵们需要一个白手套。

苏丹·加尼与阿什拉夫·加尼

于是,Southern Development出场了,它就是那个白手套。它的母公司SOSi原先是一家翻译公司,主要客户是美国缉毒局、中央情报局和国防部。后来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相继爆发,这家公司又与美国军方和情报界高层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比如曾先后担任驻伊盟军和驻阿盟军最高指挥官、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大卫·彼得雷乌斯,布什政府的副国防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曾加入该公司的董事会。一位阿富汗政府高管说,SOSi是美国国防部的白手套,这是公开的秘密。

Southern Development自身则是SOSi和加尼总统的弟弟哈施马特·加尼的合资企业。哈施马特是Southern Development的原始所有人,而2014年6月17日,也就是加尼当选总统三天后,SOSi购进了这家公司80%的股份,同哈施马特联合持有这家公司。哈施马特的儿子苏丹·加尼,也就是加尼总统那个养狮子、坐私人飞机逃离喀布尔的侄子,2013年在SOSi实习过,他还将这段实习经历写进了自己的简历。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2日,苏丹·加尼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离开阿富汗。

在阿富汗,任何采矿申请都必须经过总统、内阁以及总统领导的高级经济委员会(High Economic Council)批准。OCCRP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19年12月26日,高级经济委员会在总统的监督下,授权Southern Development许可证,允许该公司在阿富汗的6个省购买手工开采的矿石,而这个项目的规模远远大于一开始那个项目,同时还授权该公司购买2万多吨阿富汗政府手里的铬铁矿矿石。

总统家族,包括他的弟弟、侄子,或许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亲朋好友,从中拿了多少好处呢?OCCRP从多个阿富汗政府官员得到的消息显示,总统府和高级经济委员会内部存在一个腐败网络,只要付钱给正确的人,你就能搞定一切事。而且,这个腐败网络还欺骗、误导总统,以便把自己的人安插到重要位置,把重要项目的合同给自己的客户,然后拿好处。加尼呢?他利用审批利润丰厚的采矿合同的权力,管理各个派系之间的平衡,维持自己的地位。

OCCRP的报告还指出,另一家美国军方的承包商DGCI公司,也与加尼家族有联系,曾与加尼的侄子苏丹·加尼合作举办过公共慈善活动。这家公司试图获取阿富汗的锂矿开采权,不过失败了。

加尼总统的女儿马里阿姆·加尼在中国的艺术展的作品,她依照1987年出版的《中国语言地图集》,使用彩色粉笔这一脆弱的材料,在黑板上精心制作了一部规模庞大的语言多样性地图。在展览过程中,这张脆弱的地图将逐渐消失,由此表达自1987年以来,中国乃至全世界的语言多样性都正逐渐减少并消失的观念。粉笔画的地图就像历史上这些文化所经历的那样:如风般消逝,如沙般易碎。

敢情总统先生在书中厉声批评腐败,可自己当了总统,又如法炮制,活成了当初自己讨厌的样子?难怪加尼书中描写腐败的段落充满了具体的细节,而不是一般书中那种比较概括、理论、缺乏细节的风格,原来是因为他深度参与阿富汗政治,比较了解美国军方、国际机构、外国公司在阿富汗同当地权贵合谋搞腐败,进行利益输送的操作流程,于是自己当总统以后,搞起腐败来反而更加得心应手。

从加尼身上,我们能看到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精英阶层的通病。他们出身富贵,去西方精英大学接受教育,拿到学位以后,继续留在西方学术界、政界或企业界发展,履历光鲜,他们个人可以活得很滋润。只不过,他们太脱离本国社会,不知道如何动员本国民众起来参与国家建设,眼光高度向外看,只知道眼巴巴指望国际社会或西方“友邦”的援助。他们个人的才能,对他们的国家、民族并没有多大意义,甚至,他们个人的财富,也许恰恰是合谋“友邦人士”吸血本国民众的结果,叫一声国之蠹虫,恐怕也不为过。

扫码关注我们

理论上的唯物主义立场

政治上的人民立场

推介“与人民同在”的文章

呈现过去和现在的“唯物主义潜流”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押沙龙yashl | 有些事情想想真让人毛骨悚然

今天本来想写一篇谈论茨威格的文章,但是看新闻以后,觉得茨威格可以等一等,先说说阿富汗吧。 01 关于阿富汗历史,市面上能见到的最好一本就是安萨利的《无规则游戏》了。 这本书中,我印象最深的是第12和第13章。这两章讲述了国王阿曼努拉的悲剧。 …

阿富汗留学生因发表反对塔利班言论遭网暴

编者按:该文原文已不可见,以下是其他公众号进行的内容备份。 作者:张楠茜 阿富汗喀布尔的7岁女孩Mohboba患有利什曼病,导致她的脸部皮肤上布满有如弹孔的斑纹。在阿富汗,许多贫困地区儿童都因细菌感染而患上这种皮肤病 最近几天,阿富汗青年、 …

阿富汗国家失败的经济逻辑:虚假繁荣的城市,停滞不前的农村

有竞争的思想,有底蕴的政治 2021年8月19日,阿富汗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民众在市场购物。 文|刘羽丰 【作者按】:本文在整理了若干篇阿富汗经济或经济史的论文之基础上,希望简要介绍阿富汗如今局势背后的经济逻辑。以下三点将不 …

杨丹旭:阿富汗变天后的中国舆论狂欢

“1975年西贡vs2021喀布尔”的合成图片过去几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转发。(人民日报微博) 作者:杨丹旭 两张美军直升机的照片,过去几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转发。 一张是摄于1975年4月29日的老照片,画面定格在越战结束之际,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