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人类的最大失败就是同理心的失败——即无法理解身为他人意味着什么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本文主要整理自本人在这个回答平论区文章下面的回复,感谢@jsglsjh @ZetaFC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等葱油提供的交流机会

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相信很多葱油都对明尼苏达Target超市被打砸抢记忆犹新,这是导致此次抗议活动从和平示威升级到对抗的标志性事件。为何是Target?仅仅因为这个名字容易给人造成心理暗示?葱油@jsglsjh 提到的这篇文章分析了背后的原因。

简单来说,Target被砸的直接原因是该商家毫无正当理由拒绝向被催泪瓦斯攻击的抗议者售卖可用做中和剂的牛奶。试想一下,假如你身为当事人,现在你有两个选择:1.强忍刺痛双眼的瓦斯,默默回到家中用仅剩的失业救济金向法院对Target发起民事诉讼请求,几个月后和企业委托的王牌律师对薄公堂,终因证据不足无法支持hate crime而败诉并要支付被告天价律师费,最后静静等待若干年后的历史重演。2. let the madafaka hear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不打人只砸店,像Target这种大型零售企业都有保险,商品损失都会被cover;至于店员是拿工资打工的,商品损失更不会对他们的收入造成任何影响。哪个答案更符合人性,显而易见。

事实上,Target在当地一直与低收入社区关系紧张。2004年,Target向Minneapolis市的警察局捐赠了30万美元,以在整个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downtown设置监视摄像机(据报道,监视摄像机的覆盖范围大约为40个街区),作为其SafeZone合作计划的一部分,后来它演变成一个名为“市中心改善区”的501(c)(3)nonprofit非营利组织。有过西方生活经验的朋友想必都应该知道,一个城市的市中心往往是低收入人群的居住区;此外,上述群体很容易遭遇racial profiling的困扰,i.e. 两个人一黑一白都是一样的普通人,偶尔都会犯很轻微的misconduct(比如违规停车之类的),但由于巡逻的执法者往往会把注意力放在少数族裔身上,这样便会造成黑人违停一直被抓,白人违停一直没人管的神奇现象。只针对downtown装摄像头便是如此,因为人不可能一直不犯错误,但downtown居民会因为仅安装在自己周围的大量摄像头就要交超过其他富裕社区数个量级的罚单,即使富裕社区misconduct的实际数量可能更多,这样真的公平吗?

更让当地人感到无力的是,SafeZone是501(c)(3)nonprofit项目,就像成立一家公司(只不过这个公司仅仅负责安装摄像头且不以营利为目的)而非city act,不需要向全民征求意见“嘿你们同意隔壁老王开个新餐厅吗”。Downtown residents在此全程都是教科书级的the unheard. 

有人可能会说,美国是民主国家,就不能通过选举的方式把这个做摄像头的市长选下台吗?很遗憾,低收入群体永远不是各方参选者争取的主要目标,更不会有任何一个candidates会把“斥资拆掉前任装的摄像头”作为竞选承诺。又有说美国宪法也没禁止低收入群体自己当市长啊,可惜竞选不是过家家,低收入群体根本无力掏出数千美元的注册费用和后续可能高达至少数十万美元的竞选基金(附上8年前的数据,仅供参考https://www.citylab.com/equity/2012/11/skyrocketing-costs-running-mayor-major-us-city/3814/

**“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
因为有些人根本没有选择。

当然,Minneapolis居民在人性驱动下的打砸抢在客观上鼓励了很多非正义行为。
比如打砸LV,甚至抢劫没有保险的个体商户等等,完全是彻彻底底的犯罪。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UPfPGS1.gif

不过下面这段视频就明白告诉了某些没有获取到全面信息的人,抗议人士不是,至少不是趁乱打劫的投机分子。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JYSWItT.gif
你不能因为有浑水摸鱼蓄意抢劫的存在就否认整个抗议活动的正当性。对所有抗议行为一刀切地无差别铁拳打击,真的正确吗?

其实抗议本质上是民主制度的社会实验。西方发达国家里素质最差的警察力量在此次实验中自然也暴露出了令人触目惊心的黑暗面。
比如警察向着在路边执行拍摄任务的媒体无理由射击pepper bullets

比如警察骑马冲撞和平示威者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zSkurzk.gif

比如警察用胡椒喷剂近距离直射路人眼睛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ZXLcKG5.gif

绝对中立的人可能会觉得“哪怕有一个示威者躺在Target门口快死了,Target却不卖他绷带结果人真死了,Target也不应该接受被洗劫的私刑”。可世界上没有金科律玉的法律,也没有颐使气指永远正确的政治体系。东亚人做事精明,违背道德没关系,只要不违法就好了,自愿把道德标准拉低到法律要求的及格线,造成法律门槛也水涨船高,恶法出现可能性剧增;同时东亚民族遇事隐忍,常常潜意识里认为精英制定的现有法律/制度/规定不可能是错的:黑警已经被控谋杀,还有不满那就走法律程序,程序走下来发现自己面对的势力在金钱、地位、种族、惯例(而非正义本身)拥有超过自己的优势(比如王牌律师)那就最后自认倒霉——这是违背人性与立法初衷的。

中国大陆的基础教育自1949年之后便一直呈现“重理轻文”的姿态,“工业化”的教育模式确实培养出了许多技术型人才,使得中国的工业基础迅速增强,并在改革开放后迎来了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三十年”。然而,随着人们基本的生存需求被满足,这种教育模式也开始暴露出种种弊端, 当下的中国人普遍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对问题难以有客观理性的认识。 人文教育的缺席,造成当下中国大陆社会同理心的普遍缺失,无法理解与包容他人,更难与他人建立情感上的联结。除此之外,缺乏了人文精神的科技成果,往往是变成控制与审查个人的工具,并不能真正的为人所用,因此,我认为中国大陆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在于无法培养出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和人文精神的公民。——Matters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Gary Plauche案,一个父亲得知当前法律无法给予侵犯自己孩子且毫无悔意的恶魔应有的制裁时,自己亲自动手结果了准备出庭的犯人。Plauche违法了吗?当然,众目睽睽之下一级谋杀人赃俱获。但Plauche受到作为杀人犯的惩罚了吗?很多人可能会很意外:法院没有裁定他入狱。是的,太多人嘴里叫着民主自由,但绝对不会理解普世价值观的真实含义。法国人称之为"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美国人说她是"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而爱尔兰人叫她"It’s our biggest failure, the failure to understand the other person."

“身为人类的最大失败就是同理心的失败——即无法理解身为他人意味着什么。”

以上。

品葱用户 molest 评论于 2020-06-01

你写得太好了。
东亚人隐忍,尤其中国人,其实就是刘仲敬说的费拉,也就是道德底线比较低。
但所有人都应该跳出现有制度思考一下,
如果一个法律,一个制度,一个体系,不能保证公平正义,那么人人有权利反抗它。
但中国人就非常容易放弃这种权利,而选择隐忍苟活。

温家宝总理在任时候说过一句话: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
中国人就是太德匹下了,现在看样子要几代人被ccp剥削压迫,
这都是他们自己作的,是罪有应得。
不仅把自己搭进去,把儿女孙子三代人都有可能搭进去,
没有自由,只有奴役。

品葱用户 **InspectorBen

molest** 评论于 2020-05-31

[

你写得太好了。东亚人隐忍,尤其中国人,其实就是刘仲敬说的费拉,也就是道德底线比较低。但所有人都应该跳…

]( “/article/item_id-398875#”)
谢谢你,过奖了。
我只是提供一个与品葱主流意见相左的观点供大家交流,不代表我的观点就是正确的。

品葱用户 EFG127 评论于 2020-05-31

Many locals on social media claimed the Lake Street location—which is in front of the 3rd Precinct police station that protesters overtook and burned down on Thursday night—was also targeted because employees were apparently refusing to sell milk, baking soda and other supplies to aid those who had been sprayed with or exposed to chemical irritants.

However, a video posted by a St. Paul resident on Twitter suggests that protesters were able to purchase milk from the Lake Street Target on May 26, the night before the bulk of the demonstrations began in the area.

就在主帖的那篇文章里

品葱用户 **molest

InspectorBen** 评论于 2020-06-01

[

谢谢你,过奖了。我只是提供一个与品葱主流意见相左的观点而已,不代表我的观点就是正确的。

]( “/article/item_id-398878#”)
我觉得你这个观点是对明尼苏达事件,比较成熟的看法。
大家不应该非黑即白的看问题。
香港事件和明尼苏达事件有相似之处,但最后美国的处理方式会让大家理解民主制度是怎么运作的,
以及为什么在一个好制度中,人会变好,更能理解同情其他人,
在坏制度中,人会变成坏人,争相欺压别人,占别人便宜

品葱用户 **InspectorBen

EFG127** 评论于 2020-05-31

[

However,  suggests that protesters were able to pu…

]( “/article/item_id-398881#”)
明白。
However, target still denied service to people who were doused with tear gas by police as they were protesting.
商家违法了吗?当然没有。商家有拒绝服务的权利,但是支纳壬有在赞比亚开“黑人与狗不得入内”餐厅的权力,自然也要承担被愤怒黑人疯狂揽炒的后果。黑人疯狂揽炒支纳壬违法了吗?Sure. 应该支持黑人疯狂揽炒支纳壬吗?暴力行为都不值得鼓励。我能理解黑人疯狂揽炒支纳壬吗?能。

品葱用户 华国锋 评论于 2020-05-31

我没有同理心,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就跟缺胳膊少腿一样。并不是你想有同理心就能有的,以为心理疾病只要努努力就能克服,等你自己活着家人得了抑郁症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了。

另外认为道德大于法律才是做人的失败,四清文革就是这种人搞的。

品葱用户 Onioner 评论于 2020-06-01

我其实想到这么一点:第一是打砸商店既可以作为一种政治表达,也可以是因为一己私欲。这两种动机前者在政治抗争的语境中是否合法是可以讨论的,而后者无论怎样都是不合法的。如何区分两者呢?我认为有这么几个标准可以判断,比如是否有特定针对的对象,比如香港的蓝店,比如歧视过黑人的商店。反送中就有装修了蓝店却对旁边的中立店铺秋毫无犯的。再者比如说针对其中商品,将其抱回家自己用了可以被看做满足一己私欲,而比如不碰,销毁或是免费散发给民众则不是。总之很多细节可以看出两种动机的冲突,而关于该商店和示威者关系如何就是很重要的信息了。这篇文章对我们理清其中细节有很大帮助。

品葱用户 fightclub 评论于 2020-05-31

民主自古以来就是人人有伤害能力的社会才能运作的政体。民小那一套「平等自由博爱」只是美国这个秩序输出者替大家把民主社会激烈的一面做了,让受它庇护的全球以为民主很和平而已。

品葱用户 ZetaFC 评论于 2020-05-31

well,我的central argument就是商家有权利无理由拒绝服务。以及人没有作善的义务,只有不作恶的义务。以及用暴力强制他人作善也是作恶。

我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逼着他人作善会有unintended consequences。举最基本的例子来说,如果target被强制开门然后商店因为混乱局势被偷,对target造成的损失就是这个政策做的恶。相反,target没有做任何恶,如果那天这个target完全不存在的话,游行者也不能从它这里买到牛奶,所以target不卖给他们牛奶的行为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对他们造成的是对他们喷胡椒粉的警察。虽然我可以理解你们生气,但是你们要搞清楚这里target只是没有作善事,并没有作恶。

一个是绝对不会对社会造成负增长,只有净增长的制度(有个别商铺可能会做慈善;自愿交易也创造增长,参考主观价值理论),和一个是有更大净增长可能性但是也有负增长可能性的制度,你们要选哪一个。这跟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一个道理,做好事效率更高,做坏事效率也高。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是从几千年来基本法中各种博弈里总结出的规律。对这个原则做出改动之前应该仔细地考虑下各种长远的后果。

品葱用户 Mrsanonymous 评论于 2020-06-01

基本随随便便点进一个thread就能看见几张几张的因为警暴去世的不同黑人的照片和名字,而且经历hate crime的人不计其数,之前才看到某rich black celebrity圈的一个人在自己家门口被捅了七刀,名人都这样了普通人呢。还有很多白人打报警电话的视频(实际上就是黑人站他旁边罢了也没做出格事),其实黑人自己也说厌了,blm讲了这么久,过程仍然极其缓慢,希望的当然是整个大环境的改善,并不是你葱某些人说的,啊,警察被处理了就完了的事,环境不改变下一个警察啥时候又冒出来了?还有为什么总有人觉得没提出诉求,这个最明显的就是不要想当然的认为黑人是罪犯所以就去攻击ta!!!
另外你葱部分人觉得支持blm这和ccp反美目的重合了,我完全反对,如果当初加速方向是“把黑人被警暴和香港人受到警暴对比”进行加速,已经有很多人在思考警察的权力滥用了,而且MLK那句话已经让我周围好多人开始思考riot和unheard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给ccp递枪,枪打ccp还差不多,不就是看你往哪方面加速吗

品葱用户 luzakeA 评论于 2020-05-31

很多华人不理解什么是identity,因为从小的教育就是集体主义,民族主义。当发现华人这个identity自己并不认同时,有一种急切地焦虑想要建立一种自由人的独立个性。
所以标榜自己“右翼”的华人实际根本区分不清左右翼。也根本没有政治的基本素养和斗争的常识。或者说基本没有独立的思考意识。典型来讲就是喜欢对事实战队,就是我根本不管事实怎样,反正只要我听说和我立场相反的人反对,我就支持;他们支持,我就反对。
这是逻辑思考吗?不是的,打群架骂街也要知道什么时候该跑。他们实际就是缺乏独立的人格,只求建立片面的认同。

很显然,你和这种人讲事实,它喜欢摆各种毫无关联的比喻,用各种自己都不知道的名词胡搅蛮缠。
你和它讲道理,他会举各种莫名其妙的,自以为有联系的例子,来给你泼脏水,扣帽子。

品葱用户 **ZetaFC

fightclub** 评论于 2020-06-01

[

民主自古以来就是人人有伤害能力的社会才能运作的政体。民小那一套「平等自由博爱」只是美国这个秩序输出者…

]( “/article/item_id-398895#”)

我好像听过某个保守派哲学家说过“只有有伤害能力却不使用的人才是君子。没有伤害能力也不行使的人只是绵羊罢了”类似这样的话。还有一句类似的“Virtue does not exist without the ability to sin”

品葱用户 **Mrsanonymous

Mrsanonymous** 评论于 2020-05-31

16年崔娃脱口秀:请问打砸抢烧是blm的口号吗!是这个运动的宗旨吗,并不是,如果只是有小部分人打砸抢烧那它并不能证明blm这个运动就是非正义的。(另外,大家也别搞这种完美受害者的论调了,要求别人是完美示威者,从一点做得不对上就能够完全否定一个运动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1

[

well,我的central argument就是商家有权利无理由拒绝服务。以及人没有作善的义务,只…

]( “/article/item_id-398898#”)

“商家有权利无理由拒绝服务。”这点请看几年前蛋糕案
”‘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是从几千年来基本法中各种博弈里总结出的规律。“这和博弈论没有关系。其次,深层来看和“商家有权利无理由拒绝服务。” 矛盾。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5-31

[

“商家有权利无理由拒绝服务。”这点请看几年前蛋糕案”‘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是从几千年来基本法中各种博弈…

]( “/article/item_id-398917#”)

我又没说我同意法院的所有判决。因为商家的生意是他自己的私有财产,所以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请看我之前对伤害/做恶的定义)他怎么运行都可以,你干预他的话,就是侵犯私有财产。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5-31

[

我又没说我同意法院的所有判决。因为商家的生意是他自己的私有财产,所以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请看我之前…

]( “/article/item_id-398922#”)
那你可表述,整个司法体系就不公正,我不认同这个司法体系,和这个司法体系建立的基础。那我认为你就没必要用美国的价值观或者逻辑来为自己的观点站台。
同样,你也可以直接指出美国价值观和司法有多么不人道,多么不讲求人权。让大家都能理解你的观点。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6-01

[

那你可表述,整个司法体系就不公正,我不认同这个司法体系,和这个司法体系建立的基础。那我认为你就没必要…

]( “/article/item_id-398925#”)

我说的很清楚了,我的观点就是个人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什么都可以干,美国建国初期一直到新政之前都很符合我的价值观。私有财产和个人主义作为美国建国理念我怎么就不能用?

品葱用户 **luzakeA

molest** 评论于 2020-06-01

[

我觉得你这个观点是对明尼苏达事件,比较成熟的看法。大家不应该非黑即白的看问题。香港事件和明尼苏达事件…

]( “/article/item_id-398884#”)

我非常赞同这场抗争会让人更能理解美国的制度是如何运作(不见得是唯一的民主制度,所以我不赞同将二者等同),以及为什么会形成美国的很多价值观。香港和明尼苏达,两个运动出发点不同,所面对的环境不同。但是共同点在于:都是底层民众对上层系统的不满,认为整个体系运作和当下环境不符。
最终明尼苏达这个运动结果如何对于华人实际上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偏向自由的环境中,各种权利实际上是互相竞争的。而民主就是在这种斗争和引发的社会思考中去完善和发展的。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5-31

[

我说的很清楚了,我的观点就是个人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什么都可以干,美国建国初期一直到新政之前都很符合…

]( “/article/item_id-398934#”)
你这里的“不伤害他人”显然和美国普遍的定义不同。

品葱用户 hun 评论于 2020-06-01

看完覺得很感動

出現現在這些現象是一個社會相輔相成的惡性循環,黑人群體團結+直接,導致他們裏頭有人被傷害他們就會激動的反抗,導致社會產生了偏見和恐懼,導致社會更加防範這個種族和產生既定的“他們沒教養沒道德"的印象,導致這個種族更加容易被傷害、誣衊或不能得到平等的待遇,導致他們更加團結。説不定這個真的是個無解的題目吧,因爲反對歧視并不是口頭説説就能解決,潛意識的歧視很難捕捉和糾正。

我的父母對黑人有比較常見的那幾種歧視,我們每次討論到這個的時候我總是站在黑人那邊,并不是我喜歡這個種族,而是覺得要糾正這種偏見需要鼓勵大家往好的地方看。對我來説吧……要理解對方的處境,那是難度很高的,就好像粉紅們只有自己被鐵拳了,才會知道別人在承受什麽痛苦。但我可以做到,也可以鼓勵身邊的人做的,就是無論對方是什麽膚色,都把他們當作一個和自己一樣的人看待,沒有先入爲主,沒有等級,給予對等的尊重。

啊,另外,商家永遠都有權無理由的拒絕服務。但商家也是有個形象存在的,一旦它們做了某些事情遭到社會的反感,那麽以後他們的利潤就會隨著大家的排斥而減少。這就是爲什麽企業要做公關,要捐款,不是他們真的多想做這些,而是他們必須讓自己的品牌和人們的好感連綫。就好像美聯航空拖了那個亞裔的醫生下飛機,現在大家記得這個航空公司的服務爛。當然,他們不會馬上破產,但他們在社會的形象已經比Delta低了半個等級。這麽説來,當地的Walmart應該寫信給Target:謝謝你拒絕服務,這會讓未來我們的顧客增加。(半開玩笑)

我在網絡上看到有兩個拿著槍的白人在保護一家商店,期間接受路人的詢問,其中一個人看到(還是知道)Target着火了,很隨意的説句“是哦,嘿Target起火了。”語氣沒有一點意外。法律不外乎人情,冷血的做法只有冷血的回報,也不會獲得社會的同情。當然,他們還是可以繼續拒絕服務。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5-31

[

你这里的“不伤害他人”显然和美国普遍的定义不同。

]( “/article/item_id-398943#”)

我用的古典定义法,启蒙运动时候的那个定义。现在的已经进化了。
给你再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有一个孩子在路边要饿死,而我拿着两个三明治路过他却不给他,结果他死了,我是不是对这个孩子造成伤害了呢?well,先假设我没有路过这个孩子,会发生什么?他会饿死。所以我不给他三明治之后他饿死不是我对他造成了伤害。一个相反的例子是我从他手中把他在啃的三明治抢了过来,然后他饿死了,在这个情况中我对他造成了伤害。

当然,我这么做上帝可能会把我送进地狱。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5-31

[

我用的古典定义法,启蒙运动时候的那个定义。现在的已经进化了。给你再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有一个孩子在路…

]( “/article/item_id-398952#”)
“举世皆浊我独清, 众人皆醉我独醒?”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6-01

[

“举世皆浊我独清, 众人皆醉我独醒?”

]( “/article/item_id-398961#”)
我给你介绍了一个不同的伦理法系而已。另外我又不是一个人,美国自由意识主义者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就是这样。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5-31

[

我给你介绍了一个不同的伦理法系而已。另外我又不是一个人,美国自由意识主义者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就是这样。…

]( “/article/item_id-398964#”)
我也只是评论“你”上一条论调,和别人是不是这么看没关系。同样有人支持灭了所有中国人,也不证明这个看法理性。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6-01

[

我也只是评论“你”上一条论调,和别人是不是这么看没关系。同样有人支持灭了所有中国人,也不证明这个看法…

]( “/article/item_id-398967#”)
你不赞同就别赞同,我已经说了我赞同的理由了。我唯一想提议的就是如果有朝一日有机会,希望你们能允许我们分裂出去自治

另外我写之前那两个回复的原因是你想以1.我的观念与美国精神不符,所以不成立;2.我的观点没别人支持,是我主观臆想所以不成立;来反驳我,我才那么回答的。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5-31

[

你不赞同就别赞同,我已经说了我赞同的理由了。我唯一想提议的就是如果有朝一日有机会,希望你们能允许我们…

]( “/article/item_id-398971#”)

不理解你的“你们”“我们”指什么。也不理解你所说赞同或者不赞同具体指什么点。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6-01

[

不理解你的“你们”“我们”指什么。也不理解你所说赞同或者不赞同具体指什么点。

]( “/article/item_id-398972#”)
你/你们指支持现代伤害定义的人,我/我们指支持古典定义的人。赞同不赞同的是古典定义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5-31

[

你/你们指支持现代伤害定义的人,我/我们指支持古典定义的人。赞同不赞同的是古典定义

]( “/article/item_id-398975#”)
所以你的认为是:对伤害的定义就分为两种,现代和古典。二者互相对立。每个人必须在二者当中取其一。而选择古典的那些人就是“我们”,剩下的人就是对立的“你们”?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5-31

[

所以你的认为是:对伤害的定义就分为两种,现代和古典。二者互相对立。每个人必须在二者当中取其一。而选择…

]( “/article/item_id-398980#”)

哈?所有不同于我之前说的那种算法都是你们,但是你们内部也有好多派别有微小的差别:有的认为更多的东西算harm,有的觉得更少。
话说你纠结这个有什么用?

品葱用户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评论于 2020-06-01

不该受洗劫的私刑,不是不受惩罚。见死不救也是作恶,但惩罚为什么是抢劫?
你举出的证据,我看不出店铺就得被洗劫的根据。
今天你做点事害得我不爽了,明天我去你家把你家给抄干净,这是原始社会啊。
你理解,我现在也理解了啊。是是是,(如果)我是店长,我可能某些做法是伤害到各位了。
有人觉得我应该赔礼道歉,我很乐意。
但你要进来抢劫?那就吃子弹吧。没子弹?这些抢我东西的家伙,一个个我都要把你们送进牢房里去。

我在生活中是超级大善人,超级有同理心,超级善解人意的那种。
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但从小班上的同学都喜欢找我聊天,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
“哎哎哎,你觉得他/她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喜不喜欢我?”
我有极强的察言观色能力,而且猜别人的心思很厉害,还很会说话。大家都找我。
班上最穷的同学、最坏的同学、班长副班长,能跟他们同时做朋友的只有我一个人。

但我觉得,不能逼别人行善。善良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行为,不是逼出来的。
我当然看到和平示威了,也看到推特上一个黑人驳斥抢劫行为的视频了。
可那又如何呢,店员放走了这些抢劫犯是善良,店员崩了这些抢劫犯是人性。
“同理心”……美好的言辞下传达出来的意思,让人不寒而栗。
做个有同理心的人当然是很美好的,可没人能选择自己的邻居吧?
极端点地说,邻居可以来自于全世界的任何角落。我可没自信跟任何人都能有同理心。
笨探长也做不到跟警察有同理心,但警察总归也算“他人”之一吧?
人类只能跟思想价值观上的同类有同理心,这是人性使然。其实人人都有同理心,只是同理的不是一条心。
这两天被疯狂点踩的种族主义言论用户“脱支入英”,根本不认为黑人跟自己价值观有丝毫的搭边,所以没法产生同理心。却被讥讽为“黄皮精白”,这说法真是对着空气打手枪。
我真不喜欢拿“同理心”指责别人,那只是指责别人“怎么不跟我有一样的同理心”。

提加里·普拉奇案,完全没明白有什么目的。
难道我否认这么有人性的判决结果?那怎么可能呢,我很感动啊。
问题是在于:
有些人相信,自己是非常善良非常明智的,大家都要学习自己的善良明智,世界就会变得愈来愈善良明智了。
也有些人相信,自己只能做自己,别人只能做别人。大家自由地活出本性来,在交往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会发现只有都善良忍让才是利益最大的选择,于是世界也会变得愈来愈善良又明智。
就好像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有些人觉得这很可耻,有些人觉得这很正常。
一个桃花源一般美好而虚幻的世界,或许就是这两种人握手言和的世界吧。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1

[

哈?所有不同于我之前说的那种算法都是你们,但是你们内部也有好多派别有微小的差别:有的认为更多的东西算…

]( “/article/item_id-398983#”)
你一直在说你的观点区别于通常认知,那么我只是想知道,差别在哪里?合理性在哪里?所以无非是给你机会阐释清楚。当然也是你自己下了定义,划分了派别,站好了队。然后你发现了自己的纠结,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5-31

[

你一直在说你的观点区别于通常认知,那么我只是想知道,差别在哪里?合理性在哪里?所以无非是给你机会阐释…

]( “/article/item_id-398986#”)
差别和合理性我之前不是都写了么?我第一个长回复就是。是你在一直问一些无厘头的问题

品葱用户 **luzakeA

ZetaFC** 评论于 2020-05-31

[

差别和合理性我之前不是都写了么?我第一个长回复就是。是你在一直问一些无厘头的问题

]( “/article/item_id-398991#”)
如果这些问题无非是是让你阐释清楚你所下定义,划定的派别到底是什么。如果你认为这些问题无厘头,无非是你对自己的观点考虑本身就不清晰,其中本身就存在自相矛盾的地方。
当然,你也可以说:别人就是没有资格去对你的观点提出疑问,所有疑问都没有意义,都是无厘头。

品葱用户 **ZetaFC

luzakeA** 评论于 2020-06-01

[

如果这些问题无非是是让你阐释清楚你所下定义,划定的派别到底是什么。如果你认为这些问题无厘头,无非是你…

]( “/article/item_id-398995#”)

我已经都回答你了,请你回去看我写的。

品葱用户 **InspectorBen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评论于 2020-06-01

[

不该受洗劫的私刑,不是不受惩罚。见死不救也是作恶,但惩罚为什么是抢劫?你举出的证据,我看不出店铺就得…

]( “/article/item_id-398985#”)

我可以理解美国警察因为众所周知的持枪率经常误伤甚至误杀无辜人群,只要事后追责无包庇、赔偿到位家人满意;但我确实无法理解对记者射橡皮子弹和对路人喷胡椒水的黑警,无论中外。

刚刚看到一组图片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4k1u6SJ.jpg
警察也是人,他们平日承担的误解与压力可能不比少数族裔更少,但我相信绝对没有什么人会抗议上面这些正常警察。层出不穷的黑警究竟是怎样产生的——选拔机制?心理关怀缺失?这或许是警暴问题的关键,但我没有能力给出答案。我只知道抗议者中的极端分子和警察队伍中的少数黑警一直将局势escalating,裹挟温和抗议者与普通警员持续对抗,我理解且同情后者双方,不过考虑到在类似社会活动中军警始终掌握着绝对武力优势,我会稍稍站抗议人士,毕竟“鸡蛋和石头,我永远支持鸡蛋”。

请不要误会,“身为人类的最大失败就是同理心的失败——即无法理解身为他人意味着什么”这句话,不是我批判和我意见不合之人的语言工具。就像黑警自然属于“他人”范畴,而我的确尽到最大努力也无法理解他们,这当然就是“身为人类”——The human race这个物种本身——的最大defect了。我们能做到的,就是用这句话自省:是否非有黑即白的看待对方?有没有有judge到无辜群体?And so on and so forth.

However, 正如我正文中说的,我认为抗议活动本质上是民主体制下的社会实验。通过历次社会议题推动制度建设的进步,我一直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有信心,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也再次感谢你提供的这次交流机会,感觉自己收获颇丰😉

品葱用户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InspectorBen** 评论于 2020-05-31

[

我可以理解美国警察因为众所周知的持枪率经常误伤甚至误杀无辜人群,只要事后追责无包庇、赔偿到位家人满意…

]( “/article/item_id-398998#”)
大家都善良忍让,我第一时间放弃说过的一切止暴制乱发言。这是最好的。
照片其实我看过了,很暖。
但我不能说,你们都该善良忍让一下。尽管知道这是最好的,但绝不要求别人这么做(尽管在这里BB不会要求到任何人)。
但善良忍让一下,都回到桌子边上好好聊一聊,确实是最有利益的解决方式。
美国确实很强大,人民心中向往自由与解放,当然会开出真正的爱之花。

品葱用户 **刁迈乎

华国锋** 评论于 2020-06-01

[

我没有同理心,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就跟缺胳膊少腿一样。并不是你想有同理心就能有的,以为心理疾病只要努努…

]( “/article/item_id-398893#”)
对。我来给大家说明一下这类情况。

抗抑郁药并不会激发正面情绪,抗抑郁药的疗效来自它的情绪钝化作用(情绪的两个极端的减退,负面与正面),就是说缓解负面情绪的同时也损失了正面情绪、性快感与同理心,人变得相对更理性了。这不总是好事,这也是患者主诉的药物副作用之一。

几乎所有类别的抗抑郁药(SSRIs、SNRIs、三环类)都有此副作用,目前还没有较为周全的解决方案。如果患者诉不能接受此副作用,那医生只能给你试着减药,但对于严重的患者可不能这样做,你不能因为副作用就不治病了吧。

所以,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还要考虑身心障碍的情况。现在最容易被误解的就是“没有同理心”和“没有自控力”了。

品葱用户 咸鱼之体 评论于 2020-05-31

非常好的一篇文章,建议管理员置顶加精

品葱用户 **InspectorBen

华国锋** 评论于 2020-06-01

[

我没有同理心,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就跟缺胳膊少腿一样。并不是你想有同理心就能有的,以为心理疾病只要努努…

]( “/article/item_id-398893#”)
谢谢你和楼上葱油@刁迈乎 说明情况,确实是我的ignorance会无意间冒犯到我不愿意伤害的伙伴,这里向您道歉!

请相信我原文中的表述如在评论中所言,“不是我批判和我意见不合之人的语言工具”。就像黑警自然属于“他人”范畴,而即使我,写这篇文章呼吁大家理解他人的笨探长,的确尽到最大努力也仍然无法理解黑警理解中共,这当然就是“身为人类”——The human race这个物种本身——的最大defect了,没有人可以例外。不知道这样解释是否能弥补我考虑不周而在正文里省略的内容给您带来的困扰。

最后祝您生活愉快!

品葱用户 Mircosoft 评论于 2020-06-01

这要是我的私人超市 我会直接开枪的

品葱用户 **貓咪不哭

Mircosoft** 评论于 2020-06-01

[

这要是我的私人超市 我会直接开枪的

]( “/article/item_id-399118#”)
看到有新聞是一對父女的餐廳被打砸了 結果他們站出來為示威者說話了

品葱用户 **InspectorBen

Mircosoft** 评论于 2020-06-02

[

这要是我的私人超市 我会直接开枪的

]( “/article/item_id-399118#”)
事实上已经有人这么做了
https://www.startribune.com/man-shot-dead-outside-lake-street-pawnshop-during-unrest-is-identified/570865962/

品葱用户 貓咪不哭 评论于 2020-06-01

你寫的真的好好啊

那天崔娃有個演講在牆內火了 他說社會是大家循序契約而形成的 但是當有一群人破壞了契約的規則讓自己受損 那為什麼還要去遵守契約 別人都要破壞了那難道我還要傻傻維護不屬於我的正義嗎 他最後提到如果你不能理解 那試著站在他們的角度 去想像那種自己堅守的契約規則遭到破壞帶來的憤怒感 感覺和樓主的觀點不謀而合

看到一些視頻 一個示威的妹子上台演講時說道:叫我們不要使用暴力 那請先自己做好榜樣 因為我們是從你們那裡學來的 還有一個是三代示威者分別為54歲、31歲和16歲 激烈再討論自己一直都在面臨種族歧視的社會問題 那一刻才發現社會體制對於黑人的限制和影響不是一兩天才形成的 那是一種積攢了幾乎幾代人的憤怒 當時就特別心酸

品葱用户 **Mircosoft

貓咪不哭** 评论于 2020-06-01

[

看到有新聞是一對父女的餐廳被打砸了 結果他們站出來為示威者說話了

]( “/article/item_id-399121#”)
他们当然可以随意支配自己的私有财产。但是私有财产的神圣性是文明的重要部分,个人有在法律限制内保护自己财产的权利。

品葱用户 Mircosoft 评论于 2020-06-01

还不如关心亚裔权利问题,1992年黑人暴乱给韩国裔美国人造成多大的伤害有几个人知道的?各种特殊照顾法案怎么亚裔都是吃亏的,要论少数族裔亚裔人数更少吧,要论对社会的贡献怎么看都是亚裔比较高吧。我就不纠结被人喷惨的亚裔细分法案了。从政策上来看到底谁是真正受歧视的?又是谁对合众国的贡献更大?

品葱用户 若狭悠里 评论于 2020-06-01

更正一个

其实downtown这个词在美国是没有严格定义的,有的downtown指市区,尤其是大LA地区和纽约,也有的downtown主要就是指摩天大楼扎堆的地方。像是迈阿密和休斯顿

后者地downtown住的全是有钱人。

品葱用户 **arc1999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2

[

well,我的central argument就是商家有权利无理由拒绝服务。以及人没有作善的义务,只…

]( “/article/item_id-398898#”)

Law and order, what a good point! 当年法国的一家小店铺也有拒绝冉阿让一条面包的权利。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品葱用户 Mircosoft 评论于 2020-06-02

近几十年亚裔从黑人运动中获得的好处乏善可陈 而近几十年黑人运动变质的问题也是老掉牙了 美国黑人如果想真正提升自己的处境 真正需要的社会运动是 建立新的社区文化 重视教育工作和家庭 大学录取都让了那么多分了还被亚裔打爆有什么好说的 政府应该提供帮助 但是总不能和中国一样靠公权力硬上吧 美国黑人自己要搞清楚这个问题

品葱用户 Mircosoft 评论于 2020-06-02

不讨论警暴只讨论歧视 黑人自己犯罪问题极其严重 只有从源头上降低犯罪率才能改变警察对于黑人的看法 为什么亚裔也是少数族裔 警察对于亚裔就没有很大的偏见 靠破坏来强行消除这种偏见 其他人表面上迎合你 内心对你的观点可能会更加偏激

品葱用户 **ZetaFC

arc1999** 评论于 2020-06-02

[

Law and order, what a good point! 当年法国的一家小店铺也有拒绝冉阿…

]( “/article/item_id-399160#”)

为啥法国一直革命却老不成功,就是因为一革命就抛弃所有法律烧杀抢掠变成暴乱。为啥美国独立运动就那么成功。因为独立有特定的诉求,独立了也还有法律和秩序,还给英国士兵公正的审判。

高下立判

品葱用户 Mircosoft 评论于 2020-06-02

早期亚裔移民对黑人是很有参考意义的 他们很多都是在很不好的条件下 通过努力工作家庭教育和社会贡献在新大陆确立了自己的社会地位 黑人现在面对的条件要比他们好的多 有各种特权优待 缺少的是合适的社会运动和引导让他们走上这条道路

品葱用户 **NZRdlClr5

华国锋** 评论于 2020-06-02

[

我没有同理心,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就跟缺胳膊少腿一样。并不是你想有同理心就能有的,以为心理疾病只要努努…

]( “/article/item_id-398893#”)
我支持你前一段話,但反對你最後一句話
如果道德不大於法律,而道德大於法律是做人最大的失敗
那有一個死美國人(不是辱駡,他真的死了)遺言要求他養的西施犬(健康)給他陪葬,因爲是死者的遺願而當地法律居然沒有禁止陪葬,於是他的律師就不顧世人反對把那隻狗殺了給他陪葬。這件事你怎麽看?
這都是真人真事,請問你覺得在這個故事裏,因爲道德(無法接受爲了陪葬而殺生)而反對合法行爲(殺生陪葬)的民衆是做人的失敗嗎?如果有人爲了救那隻狗而把他偷出來,是救了一條命但也是犯法,請問這是做人的失敗嗎?

绝对中立的人可能会觉得“哪怕有一个示威者躺在Target门口快死了,Target却不卖他绷带结果人真死了,Target也不应该接受被洗劫的私刑”

嗯……我覺得那不叫絕對中立,所謂的絕對中立是不會「覺得」的。有一個示威者,躺在target門口死了,target至他死都沒賣他綳帶,完。
不得不説這是一棟好樓,真相正在浮出水面,不管你逮捕或打傷多少記者。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真相
現在我也可以理解爲什麽要這麽對target

品葱用户 Mircosoft 评论于 2020-06-01

同理心,同情心是很好的东西,有利于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环境,但是彻底解决问题需要很多现实的考虑,中国人都知道“授人鱼不如授之与鱼”。粉红天天嘲笑印度人,印度裔在美国的平均收入是黑人的四倍,白人的两倍,印度人在美国不是什么优势种族吧?也不是靠暴力得来的吧?解决问题的道路就在黑人面前,只是你愿不愿意走而已。

品葱用户 **ZetaFC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6-01

[

我支持你前一段話,但反對你最後一句話如果道德不大於法律,而道德大於法律是做人最大的失敗那有一個死美國…

]( “/article/item_id-399178#”)

我知道你又要怼我,但是动物是主人的私有财产。爱狗协会也可以成立一个基金会尝试去买那些被虐待被陪葬的狗嘛。

品葱用户 Donald川普 评论于 2020-06-01

我忘了是哪个名人,好像是罗素,反战拒绝服兵役,自愿入狱。人家一方面宣扬自己的价值观,一方面尊重法律。甘地也是类似,推动了整个社会进步。

你们反对现行制度的,有几个有勇气甘愿入狱,贯彻自己的理念?中国人特别喜欢人人平等,只我例外这一套,刘晓波那样的勇士是越来越少了。

品葱用户 **NZRdlClr5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2

[

我知道你又要怼我,但是动物是主人的私有财产。爱狗协会也可以成立一个基金会尝试去买那些被虐待被陪葬的狗…

]( “/article/item_id-399190#”)
我哪裏怼你了,我覺得我態度還蠻好的啊
我希望你能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我有一次機會偷走這隻狗,我知道這樣可以救他一命但是會犯法,我做了,那我這個算是做人的失敗嗎?如果我沒做,那我算是做人的失敗嗎?哪一個才是比較失敗?

附帶一提,事實上有人嘗試過買狗,但那個律師堅持執行遺囑
法律上狗是人的私有財產,但是這不意味著法律就道德了(不然你以爲爲什麽那麽多「律師不能上天堂」美國笑話?)
當然我也覺得奇怪,明明都有防止動物虐待的有關法律怎麽會沒有禁止陪葬的
道理上來説應該要修法,嘗試從法律上禁止陪葬,但實際操作的話你修法完了狗也早死了

品葱用户 **ZetaFC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6-02

[

我哪裏怼你了,我覺得我態度還蠻好的啊我希望你能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我有一次機會偷走這隻狗,我知道這…

]( “/article/item_id-399205#”)
你不是个失败的人啊。但是你侵犯了他人的私有财产啊。其他的全部不论,这个行为本身是错的。

还有,我的意思是你可能反对我的看法,“怼”是我用词不当。

品葱用户 **Mircosoft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1

[

你不是个失败的人啊。但是你侵犯了他人的私有财产啊。其他的全部不论,这个行为本身是错的。还有,我的意思…

]( “/article/item_id-399209#”)
我对极左最大的恐惧的来源就是这点,建立某个神圣的或者占据道德高地的目的,然后以此突破法律和权利的边界。

品葱用户 **lnsien

Donald川普** 评论于 2020-06-02

[

我忘了是哪个名人,好像是罗素,反战拒绝服兵役,自愿入狱。人家一方面宣扬自己的价值观,一方面尊重法律。…

]( “/article/item_id-399194#”)
應該是梭羅?
反對美墨戰爭而入獄

品葱用户 **NZRdlClr5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1

[

你不是个失败的人啊。但是你侵犯了他人的私有财产啊。其他的全部不论,这个行为本身是错的。还有,我的意思…

]( “/article/item_id-399209#”)
我很同意你前半段,一個頂差點就點下去了。但這麽説吧,我覺得你最後那句話欠妥
你就知道我會反對,那意思是説我被你記住了?有點小開心欸

這個故事裏,如果我爲了救狗一命(道德)而把他偷出來(違反法律)不就是道德大於法律了嗎?按照我對你之前的發言的理解,那這不是做人的失敗嗎?
我以爲如果道德不大於法律,那法律就永遠無法變得更道德,而是人會不斷降低自己的道德去貼近法律。所以道德本來就應該大於法律,至少應該比法律大一點點

品葱用户 油庫氣小馬 评论于 2020-06-02

說點離題的話,沒有同理心的人我見到事業普遍比較成功而且好像較快樂,說他們失敗有些阿Q

品葱用户 **ZetaFC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6-01

[

我很同意你前半段,一個頂差點就點下去了。但這麽説吧,我覺得你最後那句話欠妥你就知道我會反對,那意思是…

]( “/article/item_id-399217#”)

哦。我忘了说一点,我们的道德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尊重他人支配其私有财产的权利就是最终的道德。我为了道德也可以违反法律。比方说如果政府要把我的房子充公,我认为道德的事就是拿着枪跟执法人员同归于尽。

*另外我记得你和我之前讨论过好几次动物权利

品葱用户 **UACCdmtz

luzakeA** 评论于 2020-06-02

[

很多华人不理解什么是identity,因为从小的教育就是集体主义,民族主义。当发现华人这个ident…

]( “/article/item_id-398909#”)
说得太好了,当你说出你是左派,这里的人就和立刻认为你支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立刻认为你支持中共
但是问题就在于国外的左右和中国特有的那种意识形态从根源上就完全不同,哪怕在国外上过高中都能了解到这一点

品葱用户 **NZRdlClr5

ZetaFC** 评论于 2020-06-01

[

哦。我忘了说一点,我们的道德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尊重他人支配其私有财产的权利就是最终的道德。我为了道德…

]( “/article/item_id-399222#”)
原來如此,那麽在我剛剛的例子裏,這就是既不道德(沒有尊重死者對他的私有財產的權利)也不法律了
可是這麽一來,在古代,當時的法律認爲奴隸是奴隸主的私有財產,那有人要解放奴隸,不就是不尊重奴隸主的私有財產(奴隸)支配權?如果有一個人提出要把所有的房子都充公,那那個提出的人是不是不尊重屋主的對私有財產(房屋)的權利?和那個提出解放奴隸的古代人有區別嗎?
啊,爲了防止文字交流看不清語調我先説好:我不是在質問你,只是在提出我對你的觀點的疑問而已

品葱用户 **ZetaFC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6-02

[

原來如此,那麽在我剛剛的例子裏,這就是既不道德(沒有尊重死者對他的私有財產的權利)也不法律了可是這麽…

]( “/article/item_id-399234#”)

简单来说我不认为人可以被作为私有财产。按照古代法律的话和我自己的道德来说的话,房子充公是不道德不合法,废奴是道德不合法。

当然你可能会说我的道德观跟当时大多数人不一致,不过我的道德还包括了政见不同者可以独立建国这一条。我赞成拥有和我相似道德观的人独立建国,我也赞成奴隶主独立建国,我也支持奴隶反抗主人独立建国。

品葱用户 **luzakeA

hun** 评论于 2020-06-01

[

看完覺得很感動出現現在這些現象是一個社會相輔相成的惡性循環,黑人群體團結+直接,導致他們裏頭有人被傷…

]( “/article/item_id-398946#”)
华人文化本来就是排外,种族主义无处不在。处在今天这个社会,这种种族主义在受过教育的人看来就和深山里的野蛮人一样没有教化。
我同学是怎么改变对黑人的歧视的呢?他去了一趟伦敦,他看到地铁上去city上班的黑人白领,精致的西装,开口“高贵”伦敦腔,和几个同事在讨论这个季节穿哪种皮鞋比较好。站在附近的黑人女士也是妆容精致,身材高挑。一张口你根本没办法分辨他是黑人还是白人。从那一刻起,他明白他的中国口音英语,贫乏的话题,对文化了解的粗浅使它永远都不可能企及到那个黑人所处的圈子和地位。而这种人,满大街都是。
同样你可以找得到对应“高端”版本的印度人,巴基斯坦人,菲律宾人。他们的地位比你窝在实验室大气不敢出的秃头华人博士和坐在Facebook,英语都不会说的可怜码农高到不知哪里去了,你可能几代人都追不上。所以,华人有什么种族优越感?

品葱用户 **luzakeA

arc1999** 评论于 2020-06-01

[

Law and order, what a good point! 当年法国的一家小店铺也有拒绝冉阿…

]( “/article/item_id-399160#”)
你没办法和他讲这种道理,他说了,他不认同普世的价值观和道义,也不信任所谓法律。你让他同情,他反问“谁来同情我?”

品葱用户 **luzakeA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6-02

[

原來如此,那麽在我剛剛的例子裏,這就是既不道德(沒有尊重死者對他的私有財產的權利)也不法律了可是這麽…

]( “/article/item_id-399234#”)
你可以看看他前面自我定义的“道德”真的极其有意思。他自己已经意识到,他的很多定义就是前后矛盾或者根本不合基本事实。于是你问下去,他就生气,他认为是你扯开他的遮羞布。

你不是在质问他,只是他认为别人没资格问他的观点,没资格要求他解释。

品葱用户 Fredrick 评论于 2020-06-01

太多的同理心,也会变为一种cliche

我很有同理心,我能理解任何人(心理变态的除外),哪怕是粉红,哪怕是白人至上者。

我理解他们的痛苦与斗争,那又如何? 一旦理解就任意表示支持,只会沦为圣母婊。

人最终要选择自己的立场与出发点。 我理解低收入人群的挣扎,但我无法支持他们提高社会福利的诉求;我理解巴勒斯坦人的痛苦,我也无法支持他们抹平以色列的决心。 

世界的确有很多的误解,我也希望人们多一些同理心。 但我不觉得这个能解决问题。

中国人应该自幸我们生活在一个历史上种族矛盾不是太大的社会里。 这是天赐的先机…… 我们没有美国的问题,并不说明我们有啥解决这个问题的智慧。

同情美国人就好了,千万不要幸灾乐祸。

品葱用户 **NZRdlClr5

luzakeA** 评论于 2020-06-02

[

你可以看看他前面自我定义的“道德”真的极其有意思。他自己已经意识到,他的很多定义就是前后矛盾或者根本…

]( “/article/item_id-399298#”)
我純粹是擔心我的一大串問號會讓人感覺態度不好,並沒有任何指控他的意思。這位網友我也臉熟的,基本上還是説得通道理的,而且你看他之後也有比較好的解釋了,態度也不像是生氣。我不完全同意他的道德法律觀,但我承認有點意思,值得我有空時花點時間慢慢想想的
再説,如果可以讓人意識到自己的定義前後矛盾,那我也是debug了一次,算是功德一件吧

品葱用户 **luzakeA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6-01

[

我純粹是擔心我的一大串問號會讓人感覺態度不好,並沒有任何指控他的意思。這位網友我也臉熟的,基本上還是…

]( “/article/item_id-399347#”)
那你确实心态良好。我的看法是,他的一些道理和想法乍一看有点儿理。但如果看过一些美国的最高法院案件(因为往往都是当下社会的争议事件,他们引导了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形成了真正的普世价值),会看出他的思考模式本质是大陆精致利己主义的衍生。所以我也不想和他辩论什么,或者列举什么例子。他有他自己的一套逻辑和价值体系。但精致利己主义最大问题在于:在西方的价值模式下,否定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合理性,这种价值观就是道德低下。但恰恰持精致利己主义的人非常在乎自己在他人面前的道德形象。

品葱用户 sora2021 评论于 2020-06-03

中共自然是有意压制国人的正义感的,方便自己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而以习近平尤甚。有709事件,有不计其数的名人大V被封杀,有周强公开说’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
中共总希望把正义和政治挂钩,和“习近平重要讲话”挂钩。粉红关心的往往不是正确和正义,而是自身利益和中共的报导和讲法。还是挺可悲的。

品葱用户 **匿名品葱用户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评论于 2020-06-05

[

今天你做点事害得我不爽了,明天我去你家把你家给抄干净,这是原始社会啊。…

]( “/article/item_id-398985#”)
反对装修蓝店是么?

品葱用户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匿名品葱用户** 评论于 2020-06-04

[

反对装修蓝店是么?

]( “/article/item_id-402647#”)
不支持,可理解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论专制与民主: 一个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观点

我在品葱上看到许多讨论专制与民主的帖子,在这里也讨论一下我的观点。 高效的独裁者如果制定了严格保护私有财产,放松市场/外资管制,执行契约的法律体系和轻松的税制,那么毫无疑问会比国企/私企混合,市场管控繁多,税制繁重而福利大的社会经济发展更 …

论专制与民主: 一个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观点

我在品葱上看到许多讨论专制与民主的帖子,在这里也讨论一下我的观点。 高效的独裁者如果制定了严格保护私有财产,放松市场/外资管制,执行契约的法律体系和轻松的税制,那么毫无疑问会比国企/私企混合,市场管控繁多,税制繁重而福利大的社会经济发展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