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贩母亲”案代购者被羁押至今,家属绝望呼喊:他没有害人,请让他回家过年!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罕见癫痫疾病的治疗过程中,全国各地医院的医生,都将氯巴占写入病历、医嘱,推荐患儿按量服用。

如果说,代购氯巴占用于癫痫治疗构成毒品犯罪的话,那是不是应该把这些医生也都抓了?这样的结果,是法律希望看到的吗?

为无数罕见癫痫疾病患儿代购救命药的“铁马冰河”,被中牟司法机关羁押超过五个月。他的家属不能理解:

他害了社会上哪一个人吗?有必要一直把他关着吗?他生病的女儿、年迈的父母都需要人照顾,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啊。能让他回家过年吗?

近日,“铁马冰河”辩护律师向中牟县法院申请了取保候审,希望司法机关对其变更强制措施,让其尽快回归家庭。

自2021年7月5日被河南郑州中牟县公安局刑拘以来,抗癫痫药物氯巴占的一名代购者“铁马冰河”,已被羁押超过五个月。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河南郑州35岁的母亲李芳(化名),其幼子罹患一种罕见的癫痫疾病,在医生介绍下,李芳开始购买一款药物氯巴占。

因该药物属于国家管制第二类精神药品,李芳和病友们不得不从代购者手中购药。

今年7月,李芳等4名患儿母亲,帮助代购者“铁马冰河”代收了海外购买的氯巴占包裹。

最终,李芳等4名患儿母亲被郑州市中牟县检察院认定“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因“犯罪情节轻微”不予起诉。

对检方“定罪不起诉”的决定,李芳表示,不认为自己构成毒品犯罪,检方“犯罪情节轻微”的结论,她不能接受,将进行申诉。

昨日(12月6日),李芳说,日前,中牟县检察院已经受理其申诉,检方表示将“依法办理”。

本案中,代购者“铁马冰河”是唯一一名被中牟县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犯罪嫌疑人。

中牟县检察院称,氯巴占系国家管制的二类精神药品,在国内药品市场不允许私自买卖,喜保宁在境内药品市场无销售;氯巴占、喜保宁对癫痫病人有较好的疗效。

中牟县检察院称,“铁马冰河”家中有身患癫痫疾病的未成年人子女,日常服用喜保宁治疗;

“铁马冰河”在为女儿购买药品的过程中,联系到境外贩卖氯巴占的人员,“为牟取利益”,非法从事氯巴占、喜保宁代购,即低价从境外购买,加价后通过微信群向患有癫痫疾病人的家属贩卖。

检方称,2021年5月以来,“铁马冰河”通过微信联系境外人员,购买氯巴占;为逃避相关部门查处,分批邮寄至李芳等人的住处或工作单位,再由李芳等人进行转寄。2021年7月4日,警方查获“铁马冰河”走私的氯巴占105000毫克。

“根据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印发的《100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依赖性折算表》,105000毫克氯巴占折算为海洛因10.5毫克。”

中牟县检察院认为,“铁马冰河”走私、贩卖毒品,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走私、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12月7日,“铁马冰河”辩护律师介绍,日前,他已向中牟县检察院递交《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同时向中牟县人民法院提交《取保候审申请书》,申请对“铁马冰河”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铁马冰河”辩护律师认为,根据目前已经查明的事实,“铁马冰河”从境外购买精神类药品,既用于自家患有癫痫疾病的未成年女儿,也出售给其他癫痫病孩童的家属,其从事代购的主观目的是为了方便癫痫病孩童用药,不具有实施犯罪行为的目的,更不可能是为了实施毒品犯罪。

且其购入的药物,全部用于有治病需要的患者,没有证据证实流入吸毒人员。

“铁马冰河”辩护律师还提及,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印发的规范性文件《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武汉会议纪要》)中关于“非法贩卖麻醉药品、精神药品行为的定性问题”中明确指出:

“行为人向走私、贩卖毒品的犯罪分子或者吸食、注射毒品的人员贩卖国家规定管制的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或者精神药品的,以贩卖毒品罪定罪处罚。行为人出于医疗目的,违反有关药品管理的国家规定,非法贩卖上述麻醉药品或者精神药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的理解与适用》(以下简称《理解与适用》)中阐明:

“麻精药品通常具有双重属性,无论通过合法渠道销售还是非法渠道流通,只要被患者正常使用发挥疗效作用的,就属于药品;只有脱离管制被吸毒人员滥用的,才属于毒品。

因此,列入《麻醉药品品种目录》和《精神药品品种目录》的麻精药品并不等同于毒品,也并非所有非法贩卖麻精药品的行为都应当被认定为贩卖毒品罪,而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此外,《理解与适用》还根据使用对象作出区别规定,“如果没有证据证明其是向走私、贩卖毒品的犯罪分子或者吸食、注射毒品的人员进行贩卖的,根据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一般不宜认定为贩卖毒品罪。”

“铁马冰河”辩护律师认为,《武汉会议纪要》及《理解与适用》明确排除了仅出于医疗目的贩卖精神药品构成毒品犯罪的可能;因此,“铁马冰河”显然不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可能被判处无罪,没有继续羁押的必要。

“铁马冰河”辩护律师说,“铁马冰河”家有年迈的双亲、患病的女儿无人照料,迫切需要他回归家庭。

在向中牟县人民法院提交的《取保候审申请书》中,“铁马冰河”辩护人表示,法律之上,应有天理人情在。

“恳请贵院充分考虑本案的实际情况,维护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最朴素的追求、尊重舐犊之情的高尚情感,将中央‘少捕慎诉慎押’的刑事政策落到实处,尽快对‘铁马冰河’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此前,“铁马冰河”家属接受采访时说,不接受毒品犯罪的罪名,“‘毒品’这两个字,对老百姓来讲是天大的罪恶。”

“病友、医生都说这个是‘药品’,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毒品’?”家属说。

家属还提及,在癫痫疾病治疗过程中,全国各地医院的医生,都将氯巴占写入病历、医嘱,推荐患儿按量服用,如果购买氯巴占用于癫痫治疗构成毒品犯罪,那是不是应该把这些医生也都抓了?

此前文章:

一位罕见病患儿的母亲决定去“贩毒”

罕见病患儿母亲收寄管制药物被指“贩毒” 检方定罪不诉

“贩毒”母亲之问:若氯巴占是毒品,我会给孩子吃吗?

海外代购罕见癫痫疾病“救命药”,为什么不应认定毒品犯罪?

如何让我们的孩子活下去?——1000余位罕见癫痫病患儿家庭向全社会的一封求助信

“毒贩”母亲正式向检方申诉:法律不应让一个妈妈在犯罪和救子之间抉择

河南“毒贩”母亲向检方申诉获受理:“你放心,我们会依法办理”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毒贩”母亲

记者:王剑强、严雨程 / 编辑:张寻 “你觉得我是坏人吗?”问完这话,李芳(化名)停住,双眼定定望着记者。很明显,她想要个否定的答案。 “我是为了自己孩子。在公安局,我做完笔录就办了取保,一天也没被羁押,还能在家照顾孩子。办案民警也很理解 …

1000 多位罕见病患儿家属联名求助:我们的孩子需要氯巴占

Source “请问谁家还有多余的氯巴占?”“家人们,哪里能买到氯巴占,我的孩子快断药了,着急!”…… 12 月 1 日,健康时报记者从一个 “加油吧宝贝” 微信群看到,多位患儿家属纷纷发布求助信息。他们的孩子患上了婴儿痉挛症、Drav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