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谈民族大义,就不是一个傻逼了?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在网络上发言,要躲着点人多势众的傻逼,他们往往在愚蠢的时候显得特别真诚。他们认为舆论战就是靠表情包和“NMSL”,他们还能找出张文宏崇洋媚外的证据,还能在自媒体里面进行虚构文学式的自嗨——《哈萨克斯坦”为何渴望回归中国?》。而且在安全的时候显得特别勇敢,不少人还坚信收复台湾迫在眉睫,中美开战也是朝夕之间,人们对于战争很有信心,因为在现在国内的媒体上,美国基本上已经快亡国了。

我以前总觉得骂人傻逼是不道德的,毕竟口舌之快并不会降低这个社会上傻逼浓度,反而会激起对立情绪,无益于解决矛盾。这段时间我改变了想法,一方面是因为现阶段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人们日益增长的民族大义和被调教的低下的智力水平之间的矛盾,夹杂了复杂情绪的一句傻逼真的很能让人痛快,另一方面则是我发现了比骂人傻逼更不道德的事情,那就是成为一个傻逼加入他们。

对内的舆论战已经成功了。什么是泛政治化,就是拿着一个民族大义的尺子丈量所有言论,仔细程度堪比张飞绣花。所有言论都只有两种颜色,一种是我们,另一种是敌人。张文宏医生建议人们特殊时期早上不要喝粥,而要多补充牛奶鸡蛋,都能被人指责为崇洋媚外。因为说粥不好,就是隐含中国美食不好,就是暗示中国文化不好,就是表达中国不好。这种联想能力说明他们不是来讨论的,而是站在民族大义的舞台上跳钢管舞的,你要说他们姿势不对,他们会说你在侮辱舞台。

只要泛政治化了,民族大义的门槛变得特别低,特别配得上《哈萨克斯坦为何渴望回归中国》这类割韭菜的自媒体文学。民族大义常常塑造了一种虚幻的共同体,让你996的老板不会因为你谈民族大义给你加薪,昂贵的房价不会因为你谈民族大义而为你下降,上流阶层不会因为你谈民族大义而停止享受特权,你的境遇不会因为民族大义而有丝毫改变,大谈特谈民族大义的唯一优点就是让你对这些的容忍度变高了。

相比之下,阿Q还是很幸福的,好歹有人告诉他“你也配姓赵”。如果有人问你,你为什么不可以开着大奔进故宫,你迅速就会得出答案——因为汽车污染空气,还是自行车环保。一谈起污染环境,你就立马想到了温室效应,也就立马想到了碳排放,还立马就想起了美国的碳排放,立马修正了自己答案:“我不能开着大奔进故宫都是因为美国”。骂骂咧咧几句万恶的美国,瞪着你的自行车,一骑绝尘消失在雾霾中。

疫情期间的舆论环境给所有心系国内公民权利的言论都上了一课,因为他们说“国外也有”,因为他们说“只盯着不好的地方,好的地方你怎么不说”。就比如烟台警方在调查高管性侵幼女中的不作为,我劝媒体们也别讨论这件事情,也别痛骂高管,因为这些国外也有,因为报道这些是给国外送子弹,而且他们看不到国家进步的一面,居心不良。

民族大义很像是脑子里的一块冰,煽风点火下头脑一热,就进了水。一边反对崇洋媚外,一边听到外国人说几句“我爱中国”就乐不可支;一边声称热爱和平,一边要动不动就伤害了我们14亿同胞的感情,要核平。这算哪门子的民族大义,不就是脑残和流氓吗?脑残抓住某个泰国明星的两年前的Twitter转发内容,流氓按耐不住要出征,要“犯我强汉者,虽远必骂你是猪”。他们以为泰国人民也一样幼稚的把政府当妈妈,当爸爸,想着侮辱泰国政府来羞辱泰国人民,不料泰国人民还来感谢他们批评自己的政府,为他们说出了实话。此情此景,不像是舆论战了,而是云课堂。

我也劝你一句,如果你不喜欢泰国,那就去做一个好的泰国人。对外的舆论战是无法进行下去的,自己浑身都是G点,就像鲁迅说的“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还一个劲的自摸,走过路过都会引来一身骚。哈萨克斯坦官方因为文章表达了不满,非洲的尼日利亚也对本国公民在广州的遭遇表示抗议,泰国和中国的民间舆论也水火不容,舆论战反而进一步败坏了中国的国际形象,中国被称为世界工厂,没有世界,哪来的工厂。这些爱国人士也别装无辜,在火灾发生的时候在上面浇油是无辜的吗?

很多爱国人士并不能理解这个逻辑,他们会感到委屈,“我也是爱国的,为什么你们要说我脑残流氓”,这种委屈还会进一步发展为愤怒,“你们还配做中国人吗?我看你才是脑残流氓”。其实舆论战的双方都在演戏,国外的政客想赢得选票总不能承认自己无能吧,国内的官员因为制度自信总不能负这个责任吧。进一步的说,他们算入戏比较深的群众演员,国外真的不好,为什么最近大家排队等着签证呢,官员的子女为什么在国外留学呢,很多企业家为什么要转移资产呢?尤其在认知上模糊的是,你们根本不知道爱国需要你做什么,宣传机器为你们指定好敌人,你们只负责来打倒它。

袁崇焕被凌迟而死,爱国百姓分肉食之; 谭嗣同被钝刀砍杀,爱国百姓欢呼雀跃。我也不想和你们争爱国的名声,你们喜欢这个称号就好好守护,别搞砸了,再让国外华人和留学生给你背锅。谁污染谁治理,谁开发谁保护。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真实处境,生活成本会不会上升,失业问题会不会加剧,反而对外吹毛求疵,对内狐假虎威。我也劝国际友人不要太照顾这些人的情绪,生意还得好好做,毕竟他们的情绪一会排成S型,一会变成B样,捉摸不定。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回首1998:那一年,我们是怎么熬过三次滔天危机的?

以下文章来源于翔哥有话要说 ,作者科比爸 历史太大太复杂,我们就选几个小切口。 01 血肉长城与豆腐渣工程 1998年8月13日,湖北省荆州市乌林镇的长江大堤,一群人簇拥着一位戴眼镜的老者走在大堤上,滔天洪水近在咫尺。那个夏天,中国大地被 …

方方日记,是老公知们最后的哀嚎

我讨厌公知,因为我是90后,而90后恰恰是被这帮人在思想上荼毒,言语上污蔑最厉害的一代。 我讨厌方方,因为我看过方方的日记,当她肆意造谣,把80、90后归类为极左的时候,我也将其归类为了老公知。 鉴于“下作”这个词太文雅含蓄了,我觉得用“下 …

为什么在国外呆久了发现自己已经「回不去」中国了?

知乎用户 青岚 发表于 5/21/2016 不光题主有这种困惑,也不光是中国新移民移民到国外有这种困惑,任何一个新移民到一个新的国家呆久之后,在不排斥当地文化的前提下都有这种“回不去的感觉”(排斥的话,自然就不会在当地呆下去)。 而且,所谓 …

中国人离开中国后很容易被同化吗?

知乎用户 释兰迦叶 发表于 9/14/2018 关键还是没有遇到事 知乎用户 同哥Same 发表于 3/24/2020 (不杠了,改成大家都喜欢的样子吧) 老哥你去过纽约 唐人街吗? 唐人街已经发展到吞并了意大利街,几十万人讲中文吃中餐,本 …

馄饨、抄手、清汤、云吞是同一种食物吗?

今日话题 食物和人一样有地域之分,而五花八门的差异,又是由环境气候等因素,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步塑造而形成的。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馄饨、抄手、清汤、云吞是同一种食物吗? ▼ (馄饨。视觉中国 / 图) 黄昏,如刀的风里你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