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KPI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收录于合集 #史海沉钩 50个

很多年前,笔者所在的城市曾将各种中小学分为两类:一类是直属学校,一类是地方学校。

其中,直属学校又有市教体局直属和区/县市教体局直属之分,它们位于“学校链”的上游和中游。

与城区不同,地方学校分布在广大的乡镇和农村里。

当一个镇同时拥有好几所中小学的情况下,地方学校会被进一步区别为镇中心校和村中/村小,即下游和末游。

直属学校和地方学校最大的区别在哪呢?

财政拨款问题。

直属学校的经费由市/区财政全额拨款;地方学校则不同,市/区财政只给一部分,剩下的需要由乡镇政府出钱。

比如学校修个厕所,得去找当地的镇长、镇党委书记请示,求镇里拨个三万五万。

更早些时候(九十年代),甚至连教师的工资都有区别——直属学校工资高且不拖欠,地方学校需要看镇里的财政情况吃饭,拖欠两三个月很正常。

此处插播一句,人得往高处走啊!

回顾历史,乡镇/农村与城区的体制内人员工资统筹问题,也就才二十年的光景;一旦财政不景气,重新回归地方自筹不是不可能的。

话题回来。

既然教育系统需要频繁的同乡镇政府打交道,这时候便出现了一个机构,名字叫镇教育委员会,作用类似于市/县里的教育局。

镇教委主任的一个重要差使,就是去和镇长、镇党委书记要钱——手下这么多人嗷嗷待哺呢。

在笔者的回忆里,曾听过这样一个小故事。

一位乡镇的教委主任去给镇党委书记汇报工作,从中学、小学、幼儿园一直汇报到农机校,千头百绪。

搞到最后领导不耐烦了,蹦出来一句:

“你们教育也就占5分,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江宁知府的读者朋友们有不少在体制内工作,估计也有个别是在组织部、办公室等核心部门当差的。

他们或许更清楚,地方官员们是有KPI的,而且是非常严格的KPI。

虽然类似的评价体系市面上没有见到过,但猜测起来或许是教育5分、卫生5分、安全10分、公共事件10分、GDP 30分等等。

上级会给地方官们设计好各种考核指标,以此作为晋升的依据。

想要重点抓哪块工作,随时调整KPI份额便可以。

比如将环境保护和大气污染防治从5分提到15分,下面自然会重视起来。

蓝天白云的天数慢慢增加,雾霾逐渐变少。

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间,GDP毫无疑问是众多考核指标里分量最重的那一个。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绝不是一句空话或者口号,它最直观的作用体现在干部人事任命上。

对于地方官员来说,搞好经济是考核升职的第一KPI,也是份内最重要的事情。

以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开篇时的小故事为例。

在丁义珍案件汇报会上,汉东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非常激动,希望由省纪委而不是最高检来侦办丁义珍案,以尽可能控制住影响。

当确认无法争夺到办案权后,李达康立即联系市纪委书记和光明区区长孙连成开会,当场任命孙连成为“光明峰项目”总指挥,并叮嘱他迅速走访稳住项目的开发商们。

为什么李达康如此谨慎敏感呢?

根据剧中背景介绍,原来八年前李达康干林城市委书记时,一位副市长兼开发区主任因受贿被抓。

那到底是收了谁的贿赂呢?

还没来得及查清楚,一夜之间投资商们跑个精光,大批项目烂尾搁浅。

由于任内林城GDP出现明显下滑,使得李达康仕途受挫,比高育良晚一届进的省委常委。

尽管电视剧只是艺术作品,但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当时GDP指标对地方官的仕途影响非常大,用李达康自己的话说:

“京州六百八十万老百姓要生存、要发展、要就业、要吃饭,我是第一责任人。”

站在普通人的角度,了解并判断领导们重视什么、不重视什么,是一件十分关键的事情。

你认为A事件是天大的事,可能它在领导的KPI中只占了很小一部分,这便会产生认知上的明显误差。

另一方面,假如B事件对领导至关重要,而你没什么感觉,同样会造成步调上的不一致。

那么政治人物到底在乎什么呢?

通常来讲,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竞选连任、职位晋升等涉及人事的问题,都是他们最最重视的。

相较而言,GDP在其中只是手段。

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与人事绑定,才有了达康书记的GDP执念。

与中国长期以来对经济工作的重视不同,目前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领袖都将外交、安全等议题视为工作重心,乐此不疲。

最典型的,普京和埃尔多安。

普京只要一露面基本就是跟国防部长绍伊古等军头在一起,背景要么战略轰炸机,要么导弹。

给外界的整体感觉,俄罗斯政府经济工作的KPI份额很低,经济官员的地位也不高。

土耳其与之类似。

自从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埃尔多安纵横捭阖,还在德黑兰晾了普京两分钟,一时间风光无限。

可回头一看,土国国内的社会经济问题似乎非常严重,其CPI同期上涨超过七成(一说真实通胀率为160%),远超欧美各国。

据说高通胀之下的土耳其人炒起了二手车,诞生了一大批“二手车专家”。

经济、贸易、发展议题逐渐被军事、安全、意识形态等议题所取代,这绝不仅仅是俄罗斯和土耳其一两个国家的境况。

欧美同样如此。

一旦涉及到军事安全,哪怕是再小的事都会被无限放大,牺牲社会经济利益来满足国安已经成为绝对的政治正确。

仿佛国安的KPI份额是70分,而经济只有30分。

回顾拜登上任的近两年,白宫将大量精力投入到阿富汗、乌克兰、中国台湾等热点地缘问题上,外加搞了一堆“民主峰会”、AUKUS、Chip 4、I2U2等形形色色的小圈子。

与在地缘问题上的迅速响应不同,特朗普时代遗留下来的贸易战问题被拜登政府一拖再拖,始终摆不上桌面处理。

从中大家不难发现,西方政客们其实已经将意识形态斗争上升到了高于经济贸易的地位。

那个大家和和气气一起赚钱的年代,正渐行渐远。

中国是一个“惯性”很大的国家,尽管KPI一直在做着调整,但GDP作为一项重要指标还是被保留了下来。

中国的老百姓们非常关心GDP,以前是每年出份省/城市排名,现在是每半年就会出一版。

谁上谁下,谁多谁少,街头巷尾热议纷纷。

按照笔者个人的理解,在当下社会分歧日益增大的情况下,经济工作其实是最能形成广泛共识的一项工作。

因为无论是持何种立场的群体,都希望自己兜里有钱。

不同群体争论的点无非是对“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最终实现……”这句话的理解与侧重。

一部分人强调前半句,一部分人强调后半句。

而根据历史的经验,当其他领域难以形成共识时,将已有的共识做大,便成为一件非常客观理性的事情。

实际上,早在1992年的南方谈话中小平同志就曾指出过这一点:

不要争论,抓住时机发展自己。

现在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比我们快,如果我们不发展或发展得太慢,老百姓一比较就有问题了。

要抓机会,现在就是好机会,我就担心丧失机会!

不抓呀,看到的机会就丢掉了,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当大家都玩下大棋的时候,正是“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的好时机。

一百年前的美国,就是在欧洲列强们醉心纵横捭阖的那段时间里,一步步走上了世界巅峰。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感谢分享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为了拿到北京户口,这些我统统可以放弃 | 故事重播

🎧 点击上方图片,跳转「故事FM」小程序,收听真人讲述。记得添加「我的小程序」,一键收听全部故事哟! 2018年,故事FM 播出了一个关于城市外来人口子女上学难的故事。故事的讲述者是一位在杭州打拼十几年的外地人,在她的孩子读小学的那一年,因 …

海南炮轰澎拜新闻事件中的时代趣味

疫情防控到了现在这个阶段,疾病和治疗都没啥新闻了,但是防控仍然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 毫无疑问,三亚的疫情会是2022年最特别的事情之一。相比之下,同样是疫情,成都就不太有意思,没有太大的关注度。 海南和任何地方都不同的是,它是国际旅游岛,突 …

记录发生在我身边的一场罢工

8.8添加 被大家的热情吓到了,在这里统一说一下: 1.工会是真的全程没有参与,我发誓,真的是因为他们还没到上班的时间。工会也没有什么用,顶多过年的时候发点可怜兮兮的小礼物,并且还是老师们一直交钱养着他们。(只要上过高中都明白高三开学是多么 …

女儿上学后,我看到的县城幼升小和小升初

我在县城念了小学、初中,度过愉快的童年和少年时光,后来考上了一所大学。在主动放弃一线城市的工作回到县城以前,我和我的同学们一样,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于是,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我的女儿也可以这样长大。 结果发现,一切都变了。 作者|石迈迈 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