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过特别不是玩意的一件事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六神磊磊、kiki

杨过是大侠,但他干的事,也不是件件都好。有一些事就干得挺不是玩意的。

他非强迫刘瑛姑去原谅裘千仞,就很不是玩意。

这件事我小时候看书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很为杨过理直气壮。可后来长大了,越想越觉得不是玩意儿。

裘千仞是刘瑛姑的杀子仇人,几十年前打死了人家襁褓里的孩子。

打了还哈哈大笑三声,跳窗而去。

这事要搁到现在,裘千仞就该立刻毙了。

要是新闻报道出来,民愤一大,搞不好还从快批捕从速处决。

刘瑛姑一直想为孩子报仇,可是吊诡的事发生了,凶手裘千仞出了家,拜了一灯大师做师父,取了一个法名叫做“慈恩”。

这个法名真的也挺讽刺的。

一个凶残的作恶多端的家伙,瞬间就洗白了,成了武林正道自己人了。刘瑛姑这个仇,也就报不上了。

报不上就报不上吧,谁叫刘瑛姑弱势呢,打落牙齿自己和血吞。

她就隐居黑龙潭,自己去伤心。你当你的慈恩,我思念我的孩子,就这样一辈子吧。

然而操蛋的事发生了。

这个“慈恩”,也就是裘千仞,后来受了重伤,要死了。

不知怎么,他死前突然想起当年打死刘瑛姑孩子这一出了,哟当年老子手上还有一桩血案呢。

然后他一口气不肯咽,千里迢迢来找瑛姑,恳求刘瑛姑“原谅”。

你可得原谅了我,我才能死。这是俺这辈子最后一个愿望。

师父一灯大师还真疼徒弟,真就拿小平板车把慈恩给拖过来了,还来当说客:

“瑛姑你原谅他吧瑛姑。”

一个人犯了弥天大罪,想忏悔,想请罪,行不行呢?当然也行。

可是刘瑛姑不肯原谅,死活不愿见他们。

那裘千仞该怎么办?我想无非两个选择:要么滚蛋,要么自裁。

可是这师徒俩也有意思,赖着不走了,一灯大师每天对着黑龙潭用内功吼:

“瑛姑啊原谅吧,原谅吧瑛姑!”等于是挂了个大喇叭,连喊了七天。

这对于瑛姑是何等的摧残和折磨,对她的自尊又是何等的践踏。

孩子惨死的痛苦,埋藏在心里几十年的创伤,被你这一折腾,又给撕裂开来,鲜血淋漓。

每天都喊,等于每天都重重地撕裂一次。

如果你是一个能够共情的人,不妨体会一下,杀子凶手现在每天在你门外报到,你却没有能力将他绳之以法,没有能力为孩子主持正义,是什么心情?

最扯淡的,是杨过作为吃瓜群众,还跳出来为“慈恩”主持公道。

没看错,是为慈恩主持公道,不是为瑛姑主持公道。

杨过慨然道:“人孰无过,既知自悔,前事便当一笔勾销。这位瑛姑,胸襟也未免太放不开了。”

瞧这话说的,好一个“人孰无过”!好一个“慨然”!好一个“一笔勾销”!

他立刻霸气出手,用一发“长啸”冲击波,把刘瑛姑给震了出来。

否则刘瑛姑就得神智昏乱、大受内伤。

受害者毫无尊严到这个地步,真是可悲。

然后,杨过和一灯逼着刘瑛姑原谅慈恩,话里话外,口口声声,谴责刘瑛姑不懂宽恕。

说什么瑛姑“阴气森森”、“神色可怖”,总而言之是瑛姑不对,瑛姑不够宽大为怀、瑛姑气质风度不够好,不上档次。

一灯还拿大道理来挤兑人:你连他的样子都不记得了,居然还这样恨他,阿弥陀佛……

旁边还有一个郭襄,年纪轻轻,跟着不学好,当键盘侠,搞道德绑架。

郭襄居然对瑛姑说一句这样的屁话:

“他既已知道悔悟,旧事何必斤斤计较?”

——他杀了你刚出生的娃,确实不该,但是已经知道认错了,你怎么还斤斤计较?太不懂道理了。

郭襄本来挺不错一个人,但在这个事上的表现,就是个糊涂虫。

仅就这件事来说,一灯是老王八蛋,杨过是大王八蛋,郭襄是小王八蛋。

宽恕,当然是一种美德,但前提永远是自愿。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

宽恕不宽恕,那是当事人自己的事。如果伤害足够深,人家可以选择宽恕,也可以选择永不宽恕。

你踩了我一脚,道歉了,我还非不依不饶地骂街,那是我不对。

可你杀了人家的至亲至爱,人家可以永不宽恕你,哪怕斗转星移、海枯石烂。

试问,凭什么郭靖就可以死记住一个仇人“段天德”,理直气壮地报杀父之仇?

凭什么杨过自己可以几十年无休无止地揪杀父凶手?

凭什么人家刘瑛姑就要原谅裘千仞的杀子之恨?

还有天理没有?

慈恩的罪行,当年没得到惩罚,在世上逍遥地活了几十年,本来就已经是强奸了一次公平了。

现在临到死来,还来强行索要宽恕,是第二次强奸公平。

作为唯一的受害者,刘瑛姑凭什么成为你大彻大悟的工具人?

再往深里说一点,杨过、郭襄等口口声声谴责刘瑛姑“不宽容”,不过是幌子,其实质是另一句话,乃是说刘瑛姑“不识相”。

说白了,我们都是大高手,是强者,我们本可以不求你这个死老太婆的。

现在我们来求你宽恕,你怎么这么不识相?

用书上一句话说就是:

“一灯大师武功高出她甚多……何必如此苦苦相求?”

这才是根本。

弱者可以主张公平,但是不能过度主张,否则就是不识相。

强者给一点脸,弱者便应该立即感恩、屈服、宽恕,尊严也罢、仇恨也罢,那个只相聚了一点点时日就永别的孩子也罢,都要立刻冲到马桶里去。

瑛姑你作为弱者,及时收手,咱们还可以其乐融融,否则就不要怪我长啸了!

我现在看书,看到躺在担架上“求宽恕”的慈恩,真是觉得还是刘瑛姑一句话说得好:

“原来作下罪孽,出家便可化解。怪不得天下和尚道士这般多!”

又想到郭德纲说的:

那种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你一定要大度的人,离他远一点。

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

往期文章看这里:

张三丰这一百年到底有多牛?

记得公号加星标,漏文章就只能长啸了

帅呆的sixgod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岛妹说】谁让“家长委员会”变了味?

“世上有不拿工资还特别出力的临时工吗?” “有,家委会成员!” 最近,有关学校家委会的两件事成了新闻:深圳某校初中二年级家委会发动所有班级学生家长为教师送礼,负责人公然催促送礼进度,后被有关部门叫停;福州市教育局下发通知,严禁家委会收取“ …

北京幼儿园,一孩难求

​​ 2021 年 8 月 29 日,江苏连云港市连云区映象山海小区幼儿园,老师在布置开学文化墙。/ 视觉中国 2021 年 8 月 11 日,北京朝阳区入园登记报名服务平台信息显示,朝阳区目前仍有 136 家幼儿园尚有富余学位,一些幼儿园 …

双减后,鸡娃走入「地下」

**Sara **K12英语培训机构教务员 26岁 “小朋友们,我们在做不能发出声音的任务” 如果你在“双减政策”后第一次来到朝阳区芝麻街少儿英语,你会看到这里大门紧闭,从玻璃门外向内看去,机构大厅和教室都空空荡荡,杂物散落一地:几张可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