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案一审判决书与上诉状备份,我们都是弦子的朋友。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这几天,弦子使用自己的公众号与微博小号公布了她诉z军性骚扰案一审的判决书。这是一份十分详实的资料,诚实地列举了案件一审过程里所出现的种种疑点。我想,这就是弦子这段时间付出全部心血所完成的事。

当她发布出这份资料时,我无法想象她在这个月里是如何努力鼓起勇气,平复心情,趟过肮脏的泥沼后再次一遍遍重忆那些糟糕的过往。

九月对我们来说就像蝗群掠过的田地。在此之前,弦子的大号早已被无理由禁言一年,而经历过九月那场庭审后,大量弦子的支持者也都被禁言或炸号。9 月 14 日身在法庭之外的回忆已经让我痛苦,更别说身在法庭之内、在漩涡之中煎熬的弦子了。其实结果我早就在心中预演过千百次,但在她决定继续上诉时,我还是感到难过且震撼。这份情感只是为她那近乎恐怖的强大。

我希望自己也不要安于沮丧的情绪中,这样才能够陪她继续走完之后的路。

14 日现场摆放着的送给弦子的花

不出所料,作为支持者,我们像囚犯一样被剥夺了在互联网发声的自由。当一方的声音被人为隔绝后,蓄谋已久的另一方所编造的谣言便开始像病毒一样互联网蔓延。靠着对女权运动的污名与对选择发声的弱势群体的污蔑,弦子与她的朋友承受了巨量污秽不堪却十分荒谬的网络暴力。谣言的缔造者与传播者试图借由某种宏大叙事,给我们扣上子虚乌有的帽子来杀戮我们,而被迫沉默的我们只能选择忍受,不能做出任何回应。

前两天,弦子用微博小号发了四次她的上诉状,却都已被删除,且她的小号也被禁言 270 天。与此同时,她发布于公众号的文章也被删除,同时公众号本身因被恶意举报,已封禁至明年七月。

据我所知,也有部分转发过她上诉状的网友再次被禁言甚至炸号。

即使处境艰难,严酷的寒冬也不能冻结我们继续前行的决心。我们会陪弦子坚持抗争,牢牢记住每个彼此相拥的夜晚。在此,我备份弦子诉z军性骚扰案上诉状与一审判决书如下:

相信这会是留给历史的

一份非常有意义的底本

也许我们在之后一段时间里仍然不能被保有尊严地对待,但我们坚信开拓与坚持本身的意义。Metoo 让遍体鳞伤的女孩们拥有了彼此联结互相温暖的契机,先行者的勇气必将会被源源不断地传承。

请大家不要吝于向痛苦的人们表示自己的支持,也不要畏惧与她们站在一起。在这场不公的游戏里,如果有些东西需要用肉身去撞击,弦子不能也不应该是唯一的西西弗。

总之,让我们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最后,我把我 14 日的经历录制成了音频。那本该放在我的播客里,但遗憾的是无论如何也通过不了平台审核。

如果有朋友想要收听,可以添加我的私人微信:

请备注来意不然无法通过

我会将音频发给你,用这份不能言说的回忆点亮更多人。

我也会和她们一起坚持下去,相信长夜不会始终难明。

小葱 写于 10 月 26 日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第二次开庭在即 公开声援遭遇审查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于2021年9月14日下午2点在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此案于2020年12月2日第一次开庭,开庭首日,大约100多名支持者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外对弦子表达支持;在微信上,弦子的支持者建立了至少五个群进行“现场直 …

弦子与她的朋友们 为什么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她的朋友?应该是民主党的朋友吧?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没人记得天一案的时候,这人和她那几个朋友写半真半假小作文的事了吗? 被判十年有两年都能说是她的功劳,天一真爱粉事后还写小作文提出过质疑 弦子女士一开始塑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