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败诉 ≠ 性骚扰未曾发生:庭审无法否定的事实与历史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字版]

9月14日晚上23点17分,海淀法院宣布弦子诉朱军案的判决结果,原告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对其性骚扰,一审判决驳回了弦子的诉讼请求,简单来说就是一审弦子败诉了。

从下午两点开始的这场庭审,历时9个小时,就在判决公告发出的那一刻,据现场朋友了解,弦子还没有步出法庭。当庭宣判如今已经很不常见,这场耗时3年,远远超过民事诉讼的审理期限的案子,判决书竟然可以写得这么快,新闻通稿从撰文到审核都这么快,甚至连某些网络博主如“子某某士””理某记”,发微博的速度比海淀法院的官方公告都快

这不是弦子在寻求司法救济路上,遇到的第一个不合理现象。判决公告中显示的案由为“一般人格权纠纷”,事实上,2018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增加民事案件案由的通知》,“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首次成为独立案由,此后弦子一方就依法申请更改案由为“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

但即使在2019年7月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已做出国内首例“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的判决后,海淀法院的张钢成审判长,依然在2020年12月2日当庭拒绝更改案由,理由是:“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是“教育机构侵权纠纷”的下级案由,本案不发生在教育机构。

然而,最高法院2020年底调整的民事案由规定中,“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与“教育机构侵权纠纷”根本就是平级案由!是互相并列的关系!更荒唐的是,海淀法院要一整年的时间来确认这个案由是平级还是下级的问题,对比他们只花了几分钟不到就写出了判决书,写判决书的效率不可而语,特别是在当庭判决情况几乎不太发生的当代社会。

据弦子所述,2014年性骚扰发生后,她就以朱军猥亵为由报了案,6年后当她的律师调取当年的报案卷宗时,卷宗里记载了当时的笔录、DNA鉴定报告和监控录像截图。然而在2019年弦子向法院申请调取公安监控视频时,海淀公安的回应是自己从未调取过监控视频。可是,海淀公安若没有调取过监控,那卷宗里的视频截图是怎么来的?连朱军都亲口承认自己在卷宗里看到了视频截图,如果公安没有调取过央视的监控视频,难道是朱军自己提供的截

再来,许多网络舆论凿凿声称,弦子身上没有朱军的DNA,但这些声势忽略了一个实情就是,当年的DNA检测只提取了弦子所穿连衣裙的前胸、下摆和臀部三侧的粘取物,并且这份报告没有一份合格的鉴定报告应该有鉴定人的签名资质证明。仅就这衣料上三处布料里,没有提取到朱军的DNA,的确不足以证明性骚扰行为发生过,但同样也不能证明“弦子在说谎”。然而此种情况下,法院没有对进一步澄清事实作出努力,反而无理由地拒绝了弦子重新鉴定DNA的请求,任由舆论继续猜疑、夸大,走向撕裂与对立。

司法的随意性会破坏人们心中对正义的期待,与歪曲抹黑、不断挑起厌女仇恨的键盘侠不同,普遍民众期待的并不是一个谁输谁赢的吃瓜结果,而是想看到这个系统怎么对待遭遇性侵害的人,怎么合法有序地去展现“止诉定讼”的过程,怎么在面对芸芸众生与有权、有名望的人对峙时,给他们在法律的天平上,安放应有的位置。这一切都不是任由一方被消声、被禁言能回应的,不是靠挑起更复杂纷纭的臆测,去抑止本已存在的纠纷与侵害事实。

网友“胡鸾娇Aggie”在朋友圈中写道,无权无势的普通人们,被权力羞辱和欺压似乎是注定的,许多人没有力量和条件公然抵抗,只有默默忍受。但弦子抵抗了,并且她汇聚了持续的力量,让自己的抗争更加可见,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这个过程带来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判决结果,它会留在很多人心中,也会有持续的影响。感谢弦子,让我们看到了力量和勇气,接下来轮到我们带着这份力量继续前行了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西桃共学社区|走了法律程序的当事人,等待她的是程序正义吗?

今日下午两点,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将在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作为我国少有的进入司法程序的metoo案件,被指控者又是前央视春晚主持人朱军,所以此案一直被视为中国反性骚扰进程中的关键性诉讼,从而备受关注。 今天,我们借弦子案开庭想要 …

弦子败诉,但她没输

收录于话题 #女权 1个 弦子 牵动人心的“弦子诉朱军”案,日前已宣判,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弦子败诉。 两天来,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评论,都在指责她撒谎,诬陷了好人。我一个女性朋友看到后,跟我说:“朱军胜诉了。又一个玷污女权的案例。”我说:“但我 …

朱军涉性骚扰案 12 月 2 日开庭,该案将会有怎样的进展?

知乎用户 敏大​ 发表 2018 年 12 月 12 日,也就是弦子发朋友圈的五个月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法〔2018〕344 号文件,规定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增加一个案由: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 这份文件只有一百多个字,看起来只是行政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