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 中共“精塔”还是塔利班“精共”?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德国之声中文网)几年前,假如台湾有人把中共比作塔利班,那一定是”辱华”言论,小粉红可以”出征”了。但是,8月17日出版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台湾当局需要从阿富汗汲取的教训》,以阿富汗局势威胁台湾,并不避嫌被认为自比塔利班。

这些日子,全世界都为阿富汗人的前景忧心忡忡,但中国官方媒体和受其影响的民众一直沉浸在洋洋自得的气氛之中。这种得意首先不是因为自己成就了什么,而是别人没有成就什么,那就是对美国在阿富汗建立民主政权的努力以失败告终的幸灾乐祸。在这方面,《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再一次说出官方的心声: “阿变局对美国的不利无论如何会超过对中国的不利。”言下之意,大可欣慰。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本文作者、时评人长平

一般认为,胡锡进经常把政府不方便用外交辞令表达的意思,用市侩的语言说出来。其实,在战狼外交时代,也没有什么丑话是外交官不方便说的了。而且,胡锡进这段话也还是相当谦虚的–世界上任何反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政治集团的得势,都是中共政权在意识形态上的巨大胜利。

自六四屠杀以后,中共花费煞费苦心地宣扬”去正义化教育”,让国民相信世界上没有公义,普查人权都是虚假宣传,而且软弱无力;各国都有更适合国情的政治制度,阿富汗人民”选择”了塔利班,正如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共。中共专制不仅更适合中国国情,而且更有力量,更能带领中国走向国富民强。塔利班的胜利,为中共的”去正义化教育”提供了有力的最新证明。

延伸阅读——长平观察:”坦克人”,三十年后的污名化

塔利班指望中国的经济援助

塔利班上台可能给中共带来的不利因素,是指它可能让新疆出现更多不稳定因素。中共宣称打压新疆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理由是那里存在”三股势力”,即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塔利班显然都符合这三条定义。中国政府高调与塔利班交往,中国官媒对塔利班上台喜不自禁,都说明中共根本不在乎”三股势力”。它在乎的是这些势力是否为它所用。

所有专制政治集团都自私蛮横,经常损害邻国利益。历史上,俄罗斯从中国夺走的土地,要远远多过所谓日本占领的小小钓鱼岛。朝鲜核试验给中国东北居民带来的财产和健康损害,以及对中朝边境土壤和地下水的污染,也大大超过韩国”端午节申遗”给中国人带来的伤害。但是,中共与俄罗斯和朝鲜要亲近得多,同时鼓动和放任民众仇日和仇韩。

延伸阅读——长平观察:谁是朝鲜核爆受害者?

跟专制政权打交道固然不易,但是相比之下,中共更不愿意世界上多一个尊重普世人权的民主国家。而且,它跟这些政权进行利益交换得心应手。只要不是民主、自由和人权,别的方面都可以”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即便在一穷二白的年代,中共领导人也有这个信心,毕竟”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现在经济发展了,权力仍然集中,”大撒币”操作起来易如反掌。

西方国家已经冻结对阿富汗的国际资金援助,而塔利班已经未雨绸缪–上个月,塔利班领导人在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晤时已经表示,希望中方能够在阿富汗经济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小粉红当然可以猜想中方会趁机开发阿富汗的矿产资源,但是经济开发对中共来说并非必需,正如中国并没有开发朝鲜的自然资源一样。对于中国每年给朝鲜提供大量资金援助,朝鲜回报以核试验遗患,小粉红是不会介意的。

“精塔”与”精共”互为表里

Afghanistan Chinas Außenminister Wang Yi führt Gespräche mit Taliban-Führung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晤塔利班代表团

就在王毅和塔利班领导人见面的一个星期之前,一支运送中国工人的车队在巴基斯坦北部靠近阿富汗边境地区遭遇塔利班自杀式恐怖袭击,造成包括9名工人在内的总计13人丧生。 这些遇难者是参加中国政府”一带一路”重点项目工程去到那里的。

假如此事发生在美国或者日本,那一定是全民动员群情激愤,把抗议的音量放到最大。在中共严格审查的社交媒体上,只能偶尔谈及此事。通常有两个辩解:第一,”阿塔”不是”巴塔”,不能对此次恐怖袭击负责–按照这个逻辑,即便发生在阿富汗境内,我们也可以熟练地引导舆论说:这是地方官员胡搞添乱,跟塔利班中央加强中阿友谊的大政方针背道而驰;第二,国家利益为大,死几个人是小事。

人的生命和个体权利无关紧要,都可以随时为了更大的利益主体被牺牲掉。塔利班对此驾轻就熟。

以极端意识形态理论杀人,用煽动民族主义和保护传统文化为幌子来建构政权合法性。在这方面,所有极权政治都如出一辙,可以互相学习。

在中文互联网上,那些塔利班的支持者被称为”精塔”–精神上的塔利班人。其实,在统治者层面,到底是中共”精塔”,还是塔利班”精共”,还很难有单一的结论。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_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_ 

_© 2021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_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阿富汗的国家建构何以失败?

(编者按:本文为刘瑜“看理想”音频节目“可能性的艺术:比较政治学30讲”第21讲的文字稿。出于页面简洁的考虑,删除了原文的注脚。) 你好,我是刘瑜,欢迎来到比较政治学节目,今天是第21讲。 前面我们花了好几集的节目谈论国家能力的来源,我们谈 …

一个阿富汗在华留学生的自白:无奈、孤独和难以修复的家园

6 月 30 日清晨,佳蓝 · 巴泽旺从家里出来,准备开上朋友的 Jeep,带弟弟去喀布尔市中心的银行办事。 不远处大道上的几辆警车吸引了他的目光,几名警察和政府情报机构人员围聚在一起,商量事情。 “昨晚 11 点多,塔利班枪杀了一名阿富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