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的回家路

by 小昼, at 01 December 2022, tags : 学校 疫情 我们 室友 宿舍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 ****|**何香奕 魏荣欢

**编辑 **| 毛翊君

毕业大戏的喷花,用在了离别上

王枫,大四,在石家庄就读

18号傍晚,我们隔壁班同学们正在化妆室准备,毕业大戏还有两小时就开始了。突然,学校紧急通知大家赶紧回宿舍,不要到处乱跑。

我们是表演系,毕业大戏准备了两学期,没在学校时就开语音来对台词,线上排练。这关系到毕业论文,我们班已经演完了,寻思剩下的应该也要都完成,就算没有观众也会录像。结果过了一会儿,3个舍友穿西式戏服,带着黄色假发就回宿舍了。我本打算给他们送的鲜花和蛋糕,最终没送出去,网购的电子游戏礼物也因为疫情没到。

●庆祝毕业大戏的蛋糕。讲述者供图

那时学校让能走的尽早走,还签了一份离校申请书。我们宿舍8人,有和我一样是河北省内的,也有山东和江苏的,一部分的想法就是回家待着总比被封在学校强。他们买好了第二天的车票,或者联系家里接送。

各种小道消息出现,我们都在猜测。我没有很紧张,觉得谣言可能偏多一点。这个月有两三次传出马上就要封宿舍,大家都跑去抢东西,超市被抢空了。我室友抢了100多块钱的东西,方便面、面包、饮料啥的,最后都没派上用场。所以,18号那天晚上我犹豫完,决定还是不走,怕外面聚集,感染风险更大。

他们多是第二天下午走的,从学校的主路上把行李送到西门,我看到一个特别瘦的女生扛着大蛇皮袋,吃力地拖行李。大四的基本是把所有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打包不了的寄快递——其实当时也寄不出去,就先把快递填上名字,搁在校门口揽收处,堆了大概有几百个。

我从早上就一直在送他们离校,每个人都互相抱一抱。没有说太多,我用老师的话告别,“只管往前走,鲜花会一路开放。”之前给毕业大戏准备的喷花,用在了这个场景。

●庆祝毕业大戏的鲜花。讲述者供图

大概傍晚6点多,对面宿舍已经空了。我就在想要不也走吧,一个老乡室友也这么想,我们一起开始收拾。我的行李箱轮子坏了,准备留下考研的室友借了我一个,我把枕头、被子全搁在那里了。我看到室友拿起前女友送他的流体熊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没拿走。我前两天还答应同学,一块用鞋盒做个纸狗,现在那些东西也都扔了。

其实刚来这所学校时,我心理落差蛮大的,这不是我的第一志愿。到了军训时,才发现校区也就比高中大那么一点,周围像农村一样。我有了一种摆烂的心态,甚至想过辍学重考,但没勇气再来一年,毕竟这次高考也算超常发挥了。

大二的时候心态放松许多,想着来都来了,可能会遇到一些新的东西,到哪都是机遇。可疫情也来了,开始封校上网课。老师算很负责任的,偶尔会加课,比如让我们拍宣传片,剪各种视频,学习更多东西。

我们这个专业是需要很多演出机会的,但因为疫情封校,错过了蛮多。之前(没封的时候)可以去接活动,大概一天赚三四百块。后来,实习也受了影响——我本来打算去上海的,但怕封在那里,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家。

19号晚上离校时,能送我们的人已经很少了。那会儿下着小雨,雾蒙蒙的。下次再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都哭了。当晚朋友圈都在发:我们的大学结束了,没想到这么仓促,没有仪式感,留下了很深刻的遗憾。

●和同学告别。讲述者供图

当时我们三人一起,除了老乡舍友,还有个回保定的同学。我们顺利订到一家酒店的双床房,正好有一个刚退房的。河北本地的好多车次已经被取消,我们想过从北京走,但北京到石家庄的这一段也取消了。

最后决定去拼车,但价格给我们吓一跳——平时回家大概150块一个人,过年200块最多,结果问了20多个司机都说六七百块钱,你看走不走。当时我还想砍价,一问(对方)就直接删我好友了。他们不缺人,后来我有老乡回家,已经涨到1500块。

我们这个司机在付定金前,把身份证和驾驶本拍给我,应该算是靠谱的了,也还好说话,说420就走。大哥看起来30多岁,说家在石家庄,去内蒙开了公司,疫情不景气,公司的几辆车就都出来跑这种长途了,他妻子也在当司机。

这是个电车,中间充电太麻烦了,正常回去8个小时,这次走了13个小时。快到家的时候,一天没吃东西了,我们就停在一个服务站。我看里面东西不是很新鲜,犹豫要不要买,司机大哥以为我没钱吃饭了,给我递过来泡面,还说你看想吃啥随便拿,我结账。

我有个山东舍友到家之后去方舱隔离了,还有一个坐高铁时同一车厢有阳性,也去隔离了。我晚上10点多到家,心里才稳当。

「每个通知都很突然」

陈悠,大三,在郑州就读

国庆之后,我就一直在学校上网课,每天都做核酸,有时候是在宿舍楼里做。有段时间疫情严重,宿舍里只能一个人拿通行卡出去,在规定时间内买饭。我们宿舍6个人就抽签轮流,为了省力气,每个人都吃一样的东西,当时也不挑了,只要是不讨厌的菜就行。

这学期开学也推迟到9月中旬,上了三四周线下课,后来又变成网课。我们学的视觉传达设计,本来老师说这学期带我们去体验印刷工艺、书籍排版,我还蛮期待,觉得挺有意思,但是疫情越来越严重,一直没有机会。

21号班群里忽然通知,可以请假回家。上大学以来,我们就赶上疫情,都会提前放寒暑假,当时我也不是很着急,就买了25号从郑州去厦门的机票——我妈在那儿工作。那时候机票很好买,还有很多班,价格也正常。

结果第二天机票被取消了,我又买了25号的火车到武昌,再转厦门。22号下午班长在群里说,当天晚上能走就赶紧走。我一下急了,但22、23号的火车票、机票都没有了,我也没做核酸,只能待在学校里。

那天根本打不到车,也约不到车。3个室友买的第二天的火车票,看着她们很慌乱,我也帮她们看找车群。本来学校到车站只要40块钱,半个小时的车程,一下涨了几倍,100、200多块都有,而且有的车只送到高速路口,还要重新找车。一直到晚上11点才找到一个车,每个人收了200多,她们在车站等了一晚上才走成。

我没有退25号的票,想着看下情况。每个通知都很突然——23号学校又说,第二天早上6点会安排车送学生去车站,但只有十几辆。担心没车,有人4点多就去了,我到的时候人超级多,直到9点多坐上车。

上去我就开始睡觉,太困了,这两天都没睡好。10点多到了车站,但工作人员说发车前8小时以内才能进,而我的车是后一天凌晨的,只能在车站外等着。当时进站口很多人,我有点害怕疫情,拖着行李找了离检票口远点的地方坐着等,吃了点面包、喝了点水。

那天外面太阳很大,还挺暖和,等到下午三、四点,我走人工通道进了站。里面很多人,候车室坐不下,有的人带着被子,就在过道打地铺,都是大学生,还有富士康的人。车站里的店都已经关了,有些人就提着包卖方便面、充电宝什么的。我找了个人相对较少的地方待着。

●车站里等待回家的人们。讲述者供图

25号凌晨4点钟,火车到了武昌,我才下车吃了一碗方便面——在车上怕感染,不敢摘口罩。之后又转车去了厦门,晚上7、8点到免费的集中隔离酒店,没想到当时房间门口还有盒饭,但都凉了,吃了一点就吃不下去。房间条件还挺好的,我可以上网课。等结束隔离,我想去海边转转,已经半年多没有出过远门了。

本来对大学生活想象了很多,可以和朋友自由地出去玩,做很多有趣的事,参加好玩的活动,但从来没想过会这样——早上就躺在床上听网课,睡醒了网课差不多也结束了,就去食堂买饭,回来看看手机、电脑,下午继续上课,弄完作业,晚上看剧、看综艺,挺无聊的。

当时因为疫情,高三下半学期开学推迟了,高考也延了两个月,感觉救了我一命。我是艺术生,成绩本来就差一点,多了两个月就又多学了一点,高考比平时多了几十分,但是分数还是太低了,就随便报了一个郑州的学校。

感觉学校一年比一年管得严,后来周末请假出去也要导员同意,必须要说干嘛、去哪儿,一般情况都不太好请,五一、端午这种小长假学校也不让回家。疫情严重的时候甚至不能出宿舍。

班上有20多个人,有的人我都不知道名字,也不记得长什么样。每学期都会换老师,我也不记得老师的名字,感觉老师也不记得我们。宿舍里就各自玩手机、电脑,无聊了会一起打牌,平时谁生日也会在食堂聚着吃饭,喝一点酒。有个室友特别恋家,经常给她妈打电话,说她不想来学校,一边说一边哭。我们其他人都在旁边默默听着,也不知道说什么。

上大学来,我不怎么想吃东西,有时候饭都不想去食堂买,觉得很麻烦。心情很难过就找高中朋友倾诉,聊的都是学校这些,感觉大家状况都差不多。学校小花园里有人工湖,有时我会去散心,但是相同的风景看了三年,也厌了。

现在我已经不知道我理想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子了,也没什么毕业计划,就想着赶紧把这4年熬过去。这就是我在经历的大学生活。

都在等最后一年的实习

徐凯,大四,在郑州就读

大四要去医院实习,7月我就回了郑州的学校。线下课上了一两周,就一直网课,除了国庆节出校了3天,在学校待到现在,其中有一个月都不让出宿舍。

我念的康复系,本来实习要持续到明年4月,但10月中旬郑州疫情严重时,实习就停了。耽误1个多月,在家就是看电视、刷手机,有时健健身,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练习临床经验。医院每周会上一节45分钟的线上课,那些内容之前也学过了。

我不想浪费时间,11月15号想买第二天的票回家,可没票,后来买了24号的机票。22号学校通知可以请假离校,但没有具体说什么原因,第二天又让“能走赶快走”。当时我机票又被取消了,看了下,这个月回山东的机票、火车票也都没了。原来从郑州到烟台一天有6、7趟列车,现在只有1趟。

有人买到26号的票,24号就去火车站等着。也有同学去火车站窗口也买不到。碰巧我有个朋友有车,也要回烟台,凑到4个都买不上票的人。但问了老家那边,说我家里的老房子不具备居家隔离的条件,也没有多余的隔离点,还是没法回去。

去年寒假本来就打算回山东去企业或者医院见习,提前熟悉一下规则,当时郑州也有疫情,最后回去隔离了21天,什么也没有做。我们基本每一门专业都需要实操,老师在线上教怎么弄,我也没有能操作的对象。大家都在等最后一年医院的实习,会接触很多临床知识。

上一届的去年只实习了1个月,就封在学校出不来。今年实习单位给我们说,可以住医院或者租房住。因为这样,大三我就跟同学搬到外面租房。那会儿学校也要搬校区,才同意我们出来,还签了各种承诺书,保证工作地和居住地方两点一线,不去人多的地方。

出来更多原因也是不想再封在学校。今年初放寒假时,很多同学回家晚了,或者没买上票,就被封在学校,一直到快过年才解封回去。可现在,租房的小区又出不去了。

已经习惯了封控,这次我和室友提前去小商店囤了点货,路边全是人,有一种赶大集的感觉。买了一些菜、肉、方便面,以前也没有做过饭,但前段时间不让点外卖,社区3天配送1次物资,只能自己在网上搜搜菜谱,就地取材。

也有同学选择不走——一些考研的人不确定会不会考,怕折腾就留在学校,还有些人等着考英语四六级,因为25号通知原定的取消了。这几年感觉很多事没法提前做打算,做好了因为疫情又被打破。

(为保护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著作权归属极昼工作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另有声明除外。

- END -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11月28日清华疫情座谈会会议纪要

注:以下回答中出现的“某领导”意为不确定是谁的发言,也不确定是否是已经回答过问题的领导。本文为学生自行整理,如有疏漏敬请谅解。 PART 1 背景介绍 20221128清华疫情座谈会会议纪要 主持人:过勇 与会人员:张婷(校团委)、欧阳证、 …

怎样看待大学一直封校?

知乎用户 小杨生煎 发表 怎么看待,说轻点,这是懒政,从上到下,各级官员都怕担责任,索性一刀切。 对于大学,开学封一个月,大家都可以理解,毕竟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安全为主。可当封校变得越来越病态,越来越离谱,我不敢想象。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出 …

疫情这几年读大学的人真是倒了大霉了

01 这几年读大学的人真是倒了大霉了。 我们可以大胆地说,大学几乎是每个城市内管控最严格的地方。 就拿上海来说,从3月底才开始实行全程静态管理,但有高校在3月初出现第一例病例时,就已经宣布封闭了。 像长沙啊广东啊,前阵子有疫情,部分区域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