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这次骚乱归根到底还是经济差距扩大贫富愈发悬殊的问题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直接导火索是floyd之死,表面看原因是民众受疫情影响的压抑爆发,实际根源还是各阶层经济差距愈发扩大引发的贫富愈发悬殊。 经济剥削造成的经济不平等是当前不平等的根源。数据显示从80年代以来美国中等以下阶级实际收入不增反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裕阶层尤其是超级富豪财富如火箭一般爆发增长。一遇危机,美联储以稳定就业为借口,奉行QE等资产价格注水膨胀政策,从博兰克开始到叶轮再到鲍威尔,维护的泡沫不断增大,形成了一种稳定的阶级间财富输送管道。尽管他们承认这种政策造成了不平等(inequality),但依然在变本加厉。而一遇到危机,这种经济地位差距的影响就爆发。这种现象也不止美国,在欧洲等地的官方金融机构也是奉行一样的方针,所以这次的示威骚乱很快就蔓延到这些地区。

这种差距一方面给美国以及其他地区人民造成痛苦,另一方面从客观上也给中共提供了盟友,因为这些富裕资本家阶层天然有朝向全球化扩张其剥削的动力,比尔盖茨就是个典型例子。而中共掌握的资源及其统治逻辑正中这些人的胃口,因为这些能通过各种极端手段控制劳力及其他资源是这些资本家做梦也想要的,同样这些资本家也有共产党需要的东西。所以他们暗地里合作就不奇怪了。要对抗共产党很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必须同时打破这些人的力量。

品葱用户 幼儿园博士 评论于 2020-06-05

(一)
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起,到今天为止,美国经济大体上有三种增长的办法,也可称为上、中、下三策。检讨三策,对其他国家也具有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

上策是工资增长。在欧美国家,工资是收入的基础。工资涨,则收入涨;工资高,则收入高。而拿工资的人又是国民的大多数,是消费的主力,决定了消费水平的高低,在消费占经济70%的美国,也就决定了美国经济的起伏。简单点说,在美国,工资定经济。

资本主义早期的时候,对工人是涸泽而渔的剥削方式,尽可能压低工人的工资。那是因为没有认识到工人工资对经济的决定性意义。后来认识到了,才开始增加工人工资。当然,个体资本家是没有这个认识水平的,主要是政府认识到了,加之工会不断抗争。现在,一般的经济学者都认识到了工人工资对经济的决定性意义,因此,把工资增长作为最重要的增长动力,置于书案的首位。

美国工人工资的大跃进,是二战后30年,那是欧美经济的黄金30年,是工资增长带动经济增长的典型案例,大多数美国人在这一时期成为中产阶级,过上了有车、有房、可以旅游、可以上大学、生病无忧的日子。

这也是经济增长的正途,是经济增长的上策。

后来,美国经济就开始偏离正途,而走入歧途。突出的表现,就是普通美国人的实际工资不再实质性增长,而陷入长期停滞甚至倒退。

美国经济学家Joseph Stiglitz认为,现在的普通美国人,其实际工资与40年前相比没有增长。也就是说,这40年,普通美国人工资虽然在名义上有了增长,但实际的购买力没有增长,甚至是减少的。

换句话说,40年前,美国中产阶段可以买车、买房,一年出国旅游两次,孩子可以上大学,医疗无忧,退休无忧。40年后,他们的生活并没有随着经济进一步向上,而是基本一成不变。甚至有人想维持40年前的生活而不得,因为囊中羞涩。

中层如此,下层境遇就更差了。

唯一得了好处的,是金字塔顶尖那1%的富有人群。美国这几十年来的收入和财富增值,主要体现为这些人的收入和财富暴增。他们得了最大的好处。

可惜的是,这样富的人,能消费的基本都消费了,消费的空间已经不大了。靠他们是拉不动消费这辆大车的。而能拉动消费这辆大车的主力军,普通的美国人,却因为实际工资(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即实际购买力)40年停滞,对经济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更谨慎一点的判断认为,普通美国人的实际工资从2005年才开始停滞至今,而之前的30年,虽不能与战后30年的大跃进相提并论,却也是增长的,只不过增长得比较平缓。

再乐观一点的判断认为,由于政府转移支付和不断减税,大多数普通美国人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实际工资+政府转移支付+减税)是在逐年增长的,只有2%的少数倒霉蛋在退步。

尽管在这些方面有分歧,但有一点是大家基本认可的: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最可靠的途径是增加工人的工资,这是增长之本。其他的方式都是不太可靠的,包括政府转移支付和减税。在美国的情况下,转移支付和减税的代价是越来越高的政府债务,现在已是19万亿美元了。

但是,工资不是可以随便或人为涨的。政府的认识水平再高、工会抗争再有力,也必须与工人的劳动生产率相配。所谓劳动生产率,就是这个工人能出多少活。出的活多,当然可以多得,出的活少,就不应该多得。

这方面的反面教材是希腊。希腊在加入欧元区后,工人的工资和福利增长远超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也就是说,工人出的活没增加多少,钱却翻着跟头地涨,福利也好得不得了。超过经济实际的这种人为增长,只能由政府靠借债垫付。2009年,希腊出现债务危机,经济严重倒退,人民生活直接退回解放前,应证了那句话:回来混,总是要还的。

所以,工资增长,是经济增长的正途,是增长之本。而如果进一步探求根本,则劳动生产率增长又是工资增长的正途。而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一靠技术进步,二靠制度创新。

从70年代起,美国经济结束了顺风顺水的30年,开始步入命运多舛的歧途,大体有两个原因叠加。一是劳动生产率的原因,一是收入分配的原因。如果两者良性共振,经济就大起;如果两者双管齐向下,则经济大落。其他时间,则是两者相克,你长,则我消;我长,则你消,相互拆台。

应该说,90年代至今,互联网堪称是一次革命,相应地,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就有了革命性的进步。但不幸的是,这期间的分配制度出现了根本性的问题。这就是法国人Thomas Piketty发现的问题:资本的回报远远超过劳动的回报。所以,拥有资本的1%塔尖人群,财富急剧增值;而以劳动为生的普通美国人,其劳动的回报 – 工资 – 却长期停滞甚至倒退。

劳动生产率增长,但工资却不能同步增长,原因就在于分配出了问题。资本得到太多,劳动得到太少。

美国决策层的应对之策只有两条。要么,分配纠偏,向劳动倾斜,这是增长的正途,是战后30年的正确经验;要么,想歪点子,走歧途。

美国决策层选择的,正是增长三策中的下策:财富效应。

如前所说,只有普通美国人的实际工资有了增长,他们的消费力才会实质性增长,从而推动美国经济增长。但是,美国人的实际工资是停滞的,如何才能增长?

一个办法就是让他们感觉有钱。如果一个人感觉有钱,他哪怕是借钱也会去消费。对决策层来说,这与口袋里有真金白银而去消费是一样的。

在美国,大多数人在股市、楼市都有投资,而不像我们的老百姓,把钱存在银行。所以,只要股市上涨、楼市上涨,美国人就会产生一种“我有钱”的幻觉。这种幻觉,学名就是“财富效应”。而实践证明,财富效应的确迷惑了多数美国人,让他们在没钱的情况下敢于放手借钱消费,从而推动美国经济的增长。

而刺激股市、楼市上涨,对决策层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只要美联储保持低利率,剩下的事,市场全部代劳了。

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次贷危机前的那几年(2002-2005年)。

至于这条路为什么是歧途,不用解释了吧。次贷危机解释了一切。因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希腊要还,美国也要还,而且拉上整个世界陪它还。

现在的美国经济,真是花儿一样,令人艳羡。但我实在是担心,这不过是美国人好了伤疤,忘了疼。看看美国的股市涨成什么样了?看看美国的网络股,不是泡沫吗?

据说,纽约现在的餐馆,又是人头攒动、一位难求了;美国的对冲基金,又有无数人拿钱往里冲了。商女已忘次贷恨,10年之后,犹唱后庭花。马照跑、舞照跳。好日子又来了。

有人说,这是特朗普繁荣(Trump Boom)。但也有人比较清醒地警告,特朗普退潮(Trump Fade)可能就在眼前,只需坐待美国股市有一天塌陷。然后,全世界再次陪它还。

因为,财富效应带来的增长,一定是靠不住的。

那么,上不得,下不得,有没有中策?

有。这就是特朗普承诺但迟迟未能兑现的基建。

基建之所以是中策而非上策,是因为它不是私营部门主动为之,而是政府被迫为之。私营部门是顺周期的,它们清醒地看到,普通美国人的实际工资没有增长,消费没有基础,投资就没有保证,所以宁愿袖手旁观。这个时候,只能政府逆周期出手,哪怕是举债,也要在经济中搞点动静出来。

如果私营部门动起来,经济就增长了,哪里需要政府这个守夜人从黑暗中走出来、越俎代疱?

政府可以做的事很多,而最有价值者莫过于基建。一则,基建带来需求,可以多招工人,带来工资上涨,带经济走上增长的正途;二则,基建改善基础设施的条件,可以促进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为工资的持续上涨创新了条件。

最主要的,基建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不是虚无飘渺、稍纵即逝的财富效应、有钱幻觉。

这个中策,罗斯福在80年前用了,很见效。在今天的美国,上策太慢、太费劲,下策已挺身而出、证明了自己高危,所以,激进如特朗普,也只能求诸于中策。

只有基建开花,美国目前这种有点虚幻的繁荣,才会让人稍许放心些

品葱用户 **kisuki

幼儿园博士** 评论于 2020-06-05

[

(一)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起,到今天为止,美国经济大体上有三种增长的办法,也可称为上、中、下三策。…

]( “/article/item_id-404472#")
原创?挺好啊,这是(一),还有(二)以后吗

品葱用户 幼儿园博士 评论于 2020-06-05

我认为美国底层工资不能增长和富豪财富越来越多的原因是有中国,首先中共可以利用自己的官僚系统和其掌握的企业及其法律这里的法律不是明面上的法律而是潜规则加上法律,就像劳动法其实在中国什么用都没有,这就导致了中国可以无下限的压缩工人的时薪而且这样做有利于中共的权贵,因为他们不需要人民币他们需要的是美元,如何获得美元呢就是靠低廉的商品价格用来出口换取美元这就导致了中国劳动人民的时薪会很低,这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就是有这样一个体量超大而且工人时薪几乎不会增长的地区的话导致了如果美国或别的国家增长工资其实没有用,因为你这样的增长工资的话就是扩大你的失业率,毕竟资本是逐利的,所以发达国家不敢增长底层的工资了。为什么富人越来越富是因为有中国这片这么便宜的大量的劳动力使他们的成本变低了,所以他们也就越富根据我上面那个回答和这个回答可以得出结论如果世界不干掉中共,世界几乎会停滞不前。(上面的是搬运品葱另一个人的)

品葱用户 **幼儿园博士

kisuki** 评论于 2020-06-05

[

原创?挺好啊,这是(一),还有(二)以后吗

]( “/article/item_id-404486#")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9608这是品葱的链接

品葱用户 **kisuki

幼儿园博士** 评论于 2020-06-06

[

我认为美国底层工资不能增长和富豪财富越来越多的原因是有中国,首先中共可以利用自己的官僚系统和其掌握的…

]( “/article/item_id-404492#")
结论和我一样。所以还可以进一步推出,FED之流之所以除了注水没别的能干(同时注水还没明显通胀)的原因部分来自这种劳动力价格压缩效应带来的消费能力萎缩。

品葱用户 **幼儿园博士

kisuki** 评论于 2020-06-06

[

结论和我一样。所以还可以进一步推出,FED之流之所以除了注水没别的能干(同时注水还没明显通胀)的原因…

]( “/article/item_id-404500#")
没错

品葱用户 看看外面的世界 评论于 2020-06-06

2019年美国的人均GDP世界排名第7,作为一个人口3亿的国家这很厉害。

但是你可以看看和美国GDP同在前列的那些小国,他们百姓的福利水平、贫富差距是要好于美国的。

当一个国家体量很大的时候,贫富差距似乎更容易变大,而且美国也有大量的钱用于其他方面比如科研以及国防,一些小国就没有这多的开支。

美国的贫富差距问题仍是需要解决的问题,绝对没有达到完美解决的程度。但是大国解决贫富差距要比小国困难许多,同时美国还伴有很多其他问题、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中国的底层人民,他们到底幸福吗?

品葱用户 csq202003 提问于 6/4/2020 在这个多事之秋,我和父亲无意间有探讨起了中国民生的问题。 在饭桌上,我们对中国低阶层人民的生活质量问题展开了些交流。 我的父亲说,我是因为身在海外,享受到了更高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所以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