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帮助被反性骚扰运动吓得认知失调的职场成功男士治治病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最近美国和其他国家女性掀起了一场反对性骚扰的“MeToo”(“我也曾被骚扰”)运动。其要领是,公开站出来,说出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什么时候,被谁,用何种方式骚扰。这一运动造成了广泛和深远的影响,目前仍在不断扩大。被揭发有性骚扰行为的多位位高权重的男性,如参议员,明星主持人,制片商,都破天荒的头一次承担了后果。或者被迫辞职,或者被公司解雇。

不出意料的,这种情况造成了一些男性的恐慌和认知失调。

最近笔者参加了一个以反性骚扰为主体的微信群,听到一位群友讲述了如下一件挺典型的情况:

“圣诞节聚会,跟两个成功中年男性白人聊天,获得一个新视角。他们说到两件事。一,最近风声鹤唳,senator动不动就因为许多年前的不合适的照片或亲密举动而辞职。他们说这有点矫枉过正。如果是经济问题,还可以根据情节和金额决定惩罚轻重,而在性骚扰上,现在哪怕一个几十年前的不恰当照片,都直接意味着现在辞职:“it’s one or nothing” 他们说这样非黑即白的惩罚不合理。二, 女下属会有机会敲诈男上司,导致男人不知道在职场上该如何跟女人相处。一方面男人如果对在工作关系认识的女人有兴趣而追求和私人邀请,他们会尊重女性选择拒绝。另一方面,如果这个女人后来没有晋升,那她很有可能会说是因为她对这种追求说了No才导致没有晋升,从而导致在这个情形下的男人很难辩解。”

看到这些“成功中年男性”的苦恼和委屈,作为也在职场混了多年,不怎么成功,暂时还不足够中年,本身为男性(直)的本人,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但这些牢骚,还真是个不错的样板。有类似想法的成功男士们不妨读一读下面的几点简单分析,就当免费心理治疗好了。

一、对性骚扰问题和“经济问题”的惩罚孰轻孰重?

首先,这些成功男士拿“经济问题”做类比,认定对性骚扰问题“非黑即白”,“惩罚不合理”,是个明显的误解。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为何能产生出这种奇怪的误解。

因为对“经济问题”的处罚,也是非黑即白的,不存在什么“根据情节和金额决定处罚轻重”。

难道说一位议员被揭发出几十年前曾经有贪污,他就可以不辞职,而是视贪污的数额决定?

难道公司发现有员工贪污,会视数额多少考虑处罚?至少在我做过的公司,任何数目的贪污都会导致被解雇。这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是不折不扣的非黑即白。

其实他们说的“根据情节和金额决定惩罚轻重”,指的是司法介入,要对贪污者判刑的情况。而这些被揭发性骚扰劣迹的名人们还没有任何人受到法律惩处。但如果他们被揭发的是贪污等经济犯罪,反而倒会有法律后果。

如果真要和“经济问题”类比,那对性骚扰的惩处不是太重,而是太轻。

二、色狼袭胸被揭发而被迫辞职,你为何紧张?

再从这两位成功男士言论看,他们因为最近听说的反性骚扰案例紧张到了“风声鹤唳”的程度。但是,这些揭发出来的案例中具体的性骚扰行为都说的很清楚。

所以,难道成功男士们之前并不知道这些行为是绝对不能去做的,以至于现在一听说吓出了一身冷汗?

比如Al Franken趁别人睡觉前去袭胸,再比如福克斯电视台的O’Reilly被控“非对方同意状况下的性行为,发送色情图片”【1】,而NBC的明星主持Matt Lauer 非但在私下对女同事进行侵犯,甚至已经达到了直接在电视直播里动手动脚的程度【2】【3】。

成功男士们对这些行为的性质之前会有疑问?

还是他们在担心,如果坚决不做这类事,就没法在职场上和女同事相处?那他们大概还是早退休为妙。

三、将来会有“女下属敲诈男上司”所以提前紧张?

至于他们担心的女下属敲诈男上司的情况,首先该问一句,他们认为目前被揭发出来的案例里存在这种情况吗?这些案例中,或者有显示性侵犯发生的照片等物理证据,或者有多人举证(女下属联合起来敲诈男上司?),显示被举报者是多年持续作案的惯犯。

或许成功男士认为的是,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他们想象的诬告敲诈情况,但将来会有,所以有必要提前紧张起来。

但是“将来会有”这个说法无法证伪。要把这作为一个值得讨论的可能性,提出者必须承担举证责任,论述这可能性为何存在,又有多大,值不值得“风声鹤唳”。

说不出来现在具体哪件事属于这种情况,反而直接要别人承认“将来会有”并在此前提下讨论,这是不讲理。

四、女下属真的会如此敲诈男上司?

其实仔细一想,就知道女下属拿此事敲诈男上司的情况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甲敲诈乙,指的是甲逼迫乙违背自己意愿做出某事,逼迫的方式则是提出威胁:如果乙不做此事,甲就要做出一件对乙的利益有极大损害的事情。

但是,这种威胁要能奏效,甲就一定要让乙相信,如果乙不就范,甲真的会那么做。如果乙根本不信,威胁就毫无效果。敲诈也达不到目的。

有一种显然的情况会使这种威胁毫无可信度:甲声称要做出的举动,虽然对乙有杀伤力,但对甲自己的损害也是甲明显无法承受的。

“女下属敲诈男上司”就属于这一类型。

成功男士难道以为女下属指控男上司性骚扰对自己就没有后果?自己在公司内的前途会不受严重影响?

还不只是自己公司。至少在美国,一个职场常识是,你要跳槽,新东家往往会向老东家了解你的情况。所以你千万要注意和老东家好合好散(parting on good terms),维持基本脸面。如果真撕破脸搞坏关系,很容易在小圈子传开,非但在现在的公司待不下去,在整个圈子里都很难混下去。

这就是为什么女下属敲诈男上司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原因。别说敲诈,就算是真的有被性骚扰,那也是忍气吞声,保持面子,尽快换一家公司了事。敢于站出来揭发真相的,都是极有勇气的女性。

成功男性们在男权社会享受着一层层保护,这些保护是如此无处不在,到最后他们自己都忘记了其存在。以至于一看到有女性站出来挑战压迫,就觉得风声鹤唳,国将不国,职场将不职场,男上司将不男上司,女下属将不女下属,太可怕了,吓破胆了。

五、成功男士向女下属求爱,真符合伦理?

当然,公司里的男上司如果真诚的对女下属有好感,前去表白是否符合伦理,是一个单独的问题。

笔者不是伦理专家,没法给出有说服力的答案。但初步思考的结果,这也是不合伦理的,其原因和师生恋不合伦理是一个道理。

你在权力结构中处于上风,无论你怎么声称自己绝不会强迫对方,处于下风的下属都会感到压迫而难以按照自己真实意愿做出选择。

所以作为男性上司,难道不是应该主动避免给自己的属下造成这种困境和麻烦吗?

六、回去复习一下反性骚扰培训教程?

要说“男人不知道该如何在职场上跟女人相处”,在美国职场尤其不能成立。

因为美国大公司一般会有严格的反性骚扰培训。以我曾经工作过的大公司为例,培训的模式是上公司网站看材料,同时做题(选择题),达到及格线(例如正确率在八成五以上)才能过关。

按我的印象,这类培训和考试有两个特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我对吕频老师遭遇网暴一事的证词与分析

吕频老师最近遭遇网络暴力的具体情况,可见她本人所做描述。恳请大家阅读,转发下面链接中吕频老师文章(以及本文),为对抗网络暴力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假女权真网暴,公号“哲学社”诽谤黑文真相 我本人并不在“北美女权一群”,但却在“北美女权二 …

用米兔的理性和新知分析“北美女权群性骚扰指控”事件

图4:甲/乙争议 从图中看,甲提出的证据都属于乙在事后的表现。根据前面介绍过的米兔原则,我们用事后一方的表现来论证该方事前是否给出过明确的知情同意,要万分小心——因为这二者完全是没有关系的。比如,我们可以先接受,乙被甲肢体接触后,确实对甲产 …

哲学社文章中性骚扰指控被控方B的证词及分析

北大飞按:米兔运动是个理性的运动,在出现性骚扰指控后,绝不能禁止被指控者提供证词。下面就是”哲学社”最近大书特书的“北美女权群包庇性骚扰事件”中,被控性骚扰的群友B发布在微博上的证词。我认为,这份证词和指控者A的证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