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国家到底是如何忍让中国的?

by Kenshiro, at 17 July 2020, tags : 互联网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Kenshiro 提问于 7/17/2020

或者说如何忍受中国的?

今天是一个互联网的世界,各种互联网产品极大的方便了人们的生活,这又是一个欧美白人创造的一次“工业革命”了,继满清后中国又一次成功脱离了这个世界,建起了越来越高的墙。

但是中国的互联网产品也并非真的在“自娱自乐”,也有很多走出去的,最为成功的应该是抖音了,所谓TIKTOK,在外国也很火的一个手机APP。

那么,欧美国家是如何忍受这样非常不公平非常不对等的交易的?不仅是这个互联网方面,当然也有其他领域。

把几乎所有外国公司互联网产品封禁,自己的相同产品却又在外国毫无阻碍大行其道,利用的是这些国家开放自由法制的环境。

中国真的是一个非常肮脏龌龊的生意对象啊,不仅生意,其他方面也一样,不知道欧美国家什么时候能真正联合起来,狠狠收拾一下这个满脸横肉满身恶臭的暴发户了

品葱用户 米高扬 评论于 2020-07-17

1.廉价劳动力,低端加工外包,包括重污染的加工环节
2.有潜力的消费市场
3.灰色行业
等等

说白了,看钱份上罢了。不过他们对中共以及中国了解太少,不知道赚中共钱都是有代价的。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7-16

因為不入流
說了半天,也只有一個tik tok,而且tik tok真的有什麼威脅性了?沒有
是的,tik tok可能會未經過用戶許可就偷取一些隱私情報,但這最多是無恥,和你說的平等不平等沒關係
就是一群屁孩在上面玩一些無聊當有趣的challenge,吃一些汰漬、蒙著眼睛過馬路而已,幫助一群用戶角逐年度達爾文獎不是一件那麼壞的壞事。更何況就算沒有tik tok,這些屁孩還是存在,他們只是會去youtube上吃汰漬
懲罰了tik tok有任何用處嗎?這些沒有智商的屁孩就算不接觸中國的任何東西,就算不被洗腦成紅衛兵,也可能會被洗腦成白左、極右、女法……蠢的人就是容易被洗腦,可你又不能以蠢為由把他們殺光

品葱用户 ZetaFC 评论于 2020-07-16

Again,我说了很多次了。贸易逆差对一个国家来说并不是坏事。别停留在17世纪的mercantilism思维上。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2020-07-17

这个我研究过一点,欧洲人(不包括美国),除了有些白左外,确实很多欧洲人因为文明提高了,居然比较片面的把八国联军等看作了是对中国的侵略,其实一言难尽,并不是完全的侵略。所以他们更对中国及全世界曾经殖民的地方怀有愧疚,这个我是在几个欧洲朋友哪里确认的。

还有多种因素,不光是什么肮脏的洗钱交易,就比如科学家,一心一意要为科学奉献的科学家们,因为欧美严苛的法律,比如禁止克隆人等,他们会去中国做这类科学实验,也就是说除了肮脏的勾兑,还有这类原因,比如研究人脸识别的,就可以到中国去使用这些不值钱的,没有隐私的“猪脸”来完善系统。

综上多种原因,造成了欧洲对中共的妥协,并不光只是背后的肮脏交易,其实还因为欧洲法律太严以及欧洲人自以为对前殖民地有愧这种心态。

当然更不要说肮脏的金钱交易那种了。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为何有的职业后期不给力

这是半佛仙人的第295篇原创 1 这段时间我刷后台,看到了很多朋友对于年龄的感知是越发担心的。 尤其是之前很多人在传35岁这个门槛,让很多接近这条线的朋友没有安全感,每次公司招了新人,都很担心自己被取代。 虽然说出来很残酷,但这的确非常现 …

从大厂出走的技术牛人,没有撇掉危机感

中国不同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本质上是靠数字人才的跨行业流动和溢出实现的 文 | 王凤 编辑 | 谢丽容 最近,某工业互联网平台AI团队的领头人李巍面试了一些从科技公司出来找工作的技术人才。这些人中,基本没有谁让他特别满意。 李巍其实是实打实的 …

再见,2010年代

新疆昌吉216国道。2017年8月20日 10年前,站在新十年的门槛上,我在我的blog上抄录了诗人食指的诗《相信未来》: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穷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