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时评:倒川,为什么就这么难?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美国大选直播已经开始。点击阅读原文或者在《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后台回复关键词“大选”,第一时间获取大选进展。《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加美财经24小时为您全程直播美国大选选举日。

2020年的美国大选,实在不应该这么难。因为它是对特朗普的全民公投,是非功过一目了然,是判断题不是选择题,蒙都能蒙到50%。何况美国人根本不需要蒙。

摆在哪个国家,一个领导人放任900万国民感染不该下台?

更不用说他在新冠救济谈判上的出尔反尔,在种族问题上的劣迹斑斑。

搁在他对面的哪怕是条咸鱼,得票都该比他高。

但是选举日依旧拖成了选举周,漫长的计票给了极右分子挑衅的口实,在每一个可能翻盘就能让他们闭嘴的州,民主党人那口气就是始终提不上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美国实际上是个中间偏右的国家。

而民主党没有认清这个现实。

用一句我们熟悉的话说,叫脱离群众。

说是吸取了4年前的教训,说是到最后一刻都要按可能会输的哀兵策略作战到底,但是他们在心底是觉得自己能赢的,所以期望值设置得很高,而在真正要命的几个州,做法又过于机会主义。

在几个标志性的选民群体里,民主党人都有个喜欢犯理所当然的毛病:黑人理所当然应该投民主党,少数族裔理所当然会投民主党,女性会偏民主党,年轻人肯定偏民主党。

他们的这种理所当然是有民调支持的,在方向上不能说不对,但是在操作上,过分的理所当然,埋下了粗枝大叶的隐患。

先说拉美裔。

关于拉美裔,有一个过于简单的逻辑是:特朗普不止一次公开歧视少数族裔,所以少数族裔理应拥抱更多元的民主党。

原则上这么说并不算错,但是在细节里住满了魔鬼。

拉美裔在美国的很多区域历来是支持共和党的,有一些拉美社区普遍认同共和党在经济、社会和政治问题上的主张。这种认同不仅横向地存在于邻里和亲友,还在代际之间传递。

2008年,42%的拉美裔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麦凯恩。

特朗普这么不受欢迎,在全美国范围内也能拿到25%到35%的拉美裔投票。

具体到州,小布什在德州做州长的时候,是稳操40%以上的拉美裔选票的,2018年的中期选举,也是拉美裔的选票把佛州前州长共和党人里克·斯科特送进了参议院。

具体到县,德州大河谷地区几个拉美裔人口密集的边境县,41%的选民支持特朗普,拜登的支持率也不过47%。而大河谷地区算是民主党在德州的大本营了。

佛罗里达的迈阿密-戴德县曾经给过希拉里较大的优势,但是就在民主党希望拉美裔更加讨厌特朗普这个种族主义者(他确实是)的时候,特朗普在这个县的支持率反而大增。整个佛罗里达55%的古巴裔、30%的波多黎各人和48%的“其它拉美裔”(比如哥伦比亚裔、委内瑞拉裔)都把票投给了特朗普。

说起来,拜登在迈阿密-戴德最后都是占优的,但是这种优势远没有民主党人理所当然地以为的那么大,更没有一边倒。所以在大城市、人口稠密区积累的优势不足以抵消来自南佛罗里达的共和党优势。

说到最后,民主党看不到这些的话,就是太把拉美裔选票当成自己应得的了。

从理念上说,特朗普是种族歧视、是反移民没错,但是民主政治和选举,从来都不仅仅是理念对撞,它更有可能是一个家庭甚至一个族群的生活方式、记忆传承和固定习惯。

要让理念战胜习惯、战胜传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定要充分的行动和足够的说服。

在民主党人眼里天天嘴里吹歧视种族主义狗哨,还在边境把儿童和家长残忍分离的特朗普,在一个委内瑞拉裔的迈阿密居民眼里,却可能是一个上任不到一个月就公开在推特上发了一张自己和当时被关进监狱的委内瑞拉反对派主要领导人妻子合影的民主领袖,在大选前一个月还祝贺了哥伦比亚前保守党主席阿尔瓦罗·乌里韦从软禁中被释放,称他为“英雄”——你看,在拉美裔心中,他是不是个妥妥的灯塔?

特朗普这几年年年都要去佛罗里达,不但搞集会,而且时不时带去一点美国制裁古巴或委内瑞拉的消息去。对于一个对故国有怨愤,希望收养国能为自己出头的拉美裔来说(这样的拉美裔在佛罗里达很多,不止是古巴裔),一个类似的微小举动,就可能在社区的记忆里流传十几二十年。

特朗普这样的事情一年干到头,你不能否认这样的效果是真实存在的。要撼动甚至拔除它的影响,必须得付出比一两个星期的广告轰炸更有诚意的努力。

但是遗憾的是,面对疫情,民主党暂停了对动员选民至关重要的挨家挨户的拉票、活动和集会,这样战线收缩虽然从卫生角度来说非常合理,却给共和党人留出了选择。共和党人选择继续搞现场工作,敲门、集会、助选,看到了确实的效果。

再说行动。

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不缺大金主,特朗普在4年前就任时就准备好了要连任,趁着势头筹款很顺利,要不是从竞选账户往自己腰包扒拉钱的动作太大了点,在2019年初选时的手脚又太大了点,到2020年不至于出现资金紧张的局面。

而民主党人,就太把“特朗普竞选没钱”当真了。

诚然,竞选是一场烧钱的游戏,尤其是在双方比着烧钱的情况下。但是民主却不是烧钱就能完全搞定的,有钱不见得能买到大选。

说服选民是一个短+中+长期结合的工程。

基督教福音派选民为什么一直站在共和党一边?因为宗教的长期说服效果特别好,在竞选的最后几个月里别说多出一个亿的广告资金,就是再来几个亿,对这个保守人群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

中期洗脑呢?共和党在各个人群里对于民主党的抹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一直在把民主党的医疗保健或税收政策与极端左派联系起来,把拜登和民主党不断描述为左派主义者,这一点在别的人群里不好说,但在拉美裔里是真的有效。

佛罗里达地方上的民主党人看到了危险的苗头,在今年夏天和秋天一直警告说,民主党在该州不同的拉美裔群体,包括不断增长的波多黎各人中,都没有做足够的宣传。

民主党高层的表态是一笑置之,拜登对选民的表白就是问支持者:你们看我像左派主义者吗?他觉得这种抹黑很可笑。他们没有从选民的视角去看这个问题,如果他们真正走进了拉美裔社区,就会发现针对民主党的西语社交媒体虚假信息在增加,就会发现特朗普在保守的拉美裔美国人经营颇深,他不但去演讲,说堕胎,还称民主党候选人试图“使我们的教堂沉默”。保守派拉美裔是信以为真的。

这不是几天甚至几个礼拜的政治广告轰炸能够轻易动摇的。

说民主党人在行动上过于机会主义,也是因为有很多本可以早就行动的事项上,他们行动得过迟。

这里有个很好的靶子就是布隆伯格,亿万富翁他很舍得出钱,在佛州帮前犯罪人员交法庭欠款,好恢复投票权,在德州则在投放了上千万美金的广告。

不是说这些事不该做,而是说做得早、做得更有计划的话,效果可能要好得多。

看看德州也知道,德州地方上的民主党人一直在呼吁竞选团队把更多资源投入过来,奥罗克(Beto O’Rourke)在德州的势头一直很好,他和参加过民主党初选的朱利安·卡斯特罗一直呼吁民主党人加大在德州的支持力度,这个支持力度肯定不止电视广告。

但直到最后,拜登竞选团队到最后也只是派了卡马拉-哈里斯过去意思了一下。态度很明显,德州他们不觉得有很大把握拿下,所以宁可用添油战术往里零星下注,而不是一次落足资本。

当然,如果拜登真的在大选后期频频现身德州,民主党内肯定又会有呼声说他过于冒进,在一个把握不是很大的共和党腹地浪费资源,他本可以把资源用于巩固他们还不够稳的那些州,比如密歇根。他们在拜登去俄亥俄的时候就是这样批评的。

这就是民主党的问题,一方面背靠着民调过于乐观,一方面又不能真正地步步为营,唯一真正自信的地方就是钱大把,够用。花钱买心安。

如果特朗普这个Boss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么邪恶,又怎么会轻易被临时氪金买的装备打倒呢?

这是对对手的认识不清。

此外还有对自己的认识不清——

越是坚守“保守主义”的,越有可能几代人都投一个党,让他们往反方向前进就需要越多的推动;相反,坚持进步主义的人,在一个党不够进步或者在某些主张上不够进步的时候,就会愤然放弃该党。2016年桑德斯的年轻支持者拒绝支持希拉里,其实还在民主党的眼前。

最要不得的一种态度,就是认为只有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才会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而随着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越多,随着有色人种在全国比例的上市,他们已经把未来的趋势拿捏得死死的。

不是的,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也有投票给拜登的,而有色人种我们看到了,也有近4成投票给特朗普,同时,轻易地用“没受过教育”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简单化地审视选民,就会掉进自己挖的陷阱。

民主党的很多主张是值得称道,更加注重平等和弱势群体的,这个没有错,但是这么一个大党,如果始终把信仰建立在纸面上,对多数问题采用理所当然的态度,也会上了自己过于天真的大当。

在2016年的时候说“女人都该投票给希拉里”,这是不对的。

在2020年的时候说“不投票给我你就不是黑人”,这也是不对的。

倒川之难,就是你以为的友军里,其实有人心向敌营。而在真正敌营里希望你过去联合作战的,又没有得到足够的火力支援。

特朗普的下台不意味着倒川的必然结束,慎之,诫之。

推荐阅读:

专访|黄西:我不后悔对特朗普说“恭喜夺冠”

川普当政,美国一旦动荡起来,华人只会是砧板上的肉 |专访美国亚裔共和党执行主任李忠刚

  • 必读头条二条大征稿

  • 求移民与留学经历,加拿大华人生活感悟,亲历和采访均可,头条稿费最高可达千元。要求事实准确,逻辑清楚,只要是真情实感,文字朴素最好。

  • 投稿邮箱:yiqijianada@qq.com

  • **北美****留学、移民、海外生活读者交流群请先加小编微信**ID:*****yiqijianada **转发必读文章并截图,验证后可入群。*

  • 商业推广需求请发邮箱:fuchao@17getfun.com

如果你还没有关注加美必读,就麻烦你先扫码关注,再加一下“星标”吧。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看待美国民主党新党章删除 「一中原则」?

知乎用户 顾则羽 发表 奇怪吗?不奇怪。 在你不能攻台或者无意攻台的时候,它们会承认一中,在你武统之后,他们当然就会开始支持台湾流亡政府。就像你弱小无力,只能对香港放之任之的时候,他们会一个劲的大夸一国两制,等到你有了力量对香港搞二次回归的 …

特朗普与拜登谁当选对中国最有利?

知乎用户 阿乐 发表 “毛泽东:我是不喜欢民主党的,我比较喜欢共和党。我欢迎尼克松〔6〕上台。为什么呢?他的欺骗性也有,但比较地少一点,你信不信?他跟你来硬的多,来软的也有。他如果想到北京来,你就捎个信,叫他偷偷地,不要公开,坐上一架飞机就 …

如何中肯地评价美国总统特朗普?

知乎用户 小炒说 发表于 5/28/2020 胡佛第二! 疫情爆发以来,“懂王”特朗普又多了个烦恼:自己不知不觉与有名的差评总统胡佛扯到一起了。 5月7日,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说:“像麦康奈尔和麦卡锡这样的人,甚至包括特朗普总统,他们让 …